誰來解這孤獨世代的渴?(雷鳴)

雷鳴

 

隨著中國城市化的進程,城市人口越來越多,大都市的生活節奏越來越快。與此相反,人們的內心卻越來越孤獨,生活越來越單調,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遠到相鄰10年卻不相識。

有人將這一現象稱為“城市孤獨症”。

 

擁擠之城寂寞之人 

城市孤獨症有別於醫學上的孤獨症,它不是生理疾病,而是一種心理感受。生活在繁華喧囂的都市,白天西裝革履,精神緊繃,和客戶談生意,和同事談工作,忙得不亦樂乎;晚上回家,終於有了片刻安靜,心卻是孤獨的,沒有歸屬和安全感。於是,網路成了下班後的精神寄託。但網路,也無法醫治心靈的孤單。

英國作家兼導演加里·特克製作過一部視頻《抬起頭來》(Look Up),它曾紅遍網路,其中有一句話:“我有422個好友,卻感到孤獨。我每天都和他們聊天,但是沒有一個人真正懂我。”這是目前城市青年的普遍心態。事實上,對於大多數生活在都市中的人來說,喧囂帶來的不是親密,反而越發凸顯內心的孤獨。

“朋友”的數量越來越多,品質卻越來越差;知己,更是一種奢望。在電影《非誠勿擾》中,葛優有一句臺詞:“錢不是問題,就缺朋友!”道出了物化社會下人們的“孤獨症”困擾。

“這麼多年來,知心朋友,甚至親人總容易被忽略,大量時間用於各種人際、利益關係的應酬,形成看似膨脹實則空虛的人際泡沫,表面熱鬧,內心孤獨,成了很多現代人的通病。他們沒有真正打開自己,而慣用社交面具,久而久之,容易感到身心疲憊。”從事心理學研究的張先生這樣評價。

可以說,張先生道出了孤獨的部分原因,但他並沒有意識到,現代人並非孤獨症的專屬人群。事實上,孤獨感是歷世歷代的“魔咒”。

李白在《將進酒》中曾如此總結——“古來聖賢皆寂寞”,而凡夫俗子同樣難逃厄運:寂寞是所有人的通病,孤獨是每個人的病態,它超乎時代,超乎種族,也深入家庭。

 

孤獨是婚姻的魔咒 

教會的麗姊妹,結婚兩年多,丈夫大劉雖然也受洗了,卻屬於掛名基督徒。婚後,大劉每天只知玩遊戲。面對丈夫的軟弱和逃避責任,麗姊妹只好獨自承擔家事,並變得越來越獨立堅強。大劉因工作需要長期去外地出差,兩人經常兩地分居,飽嚐孤獨之苦。沒多久,大劉有了外遇,在麗懷孕期間,大劉竟提出離婚。他認為麗太強勢,感覺自己不被需要,沒有存在感。

後來,在和麗姊妹交流的過程中,我們發現,麗和大劉最主要的問題,就是他們都感覺自己在婚姻中有很深的孤獨感。他們認為彼此難以理解,難於溝通。婚姻不是兩人的祝福,反倒成了魔咒,使兩顆原本憧憬幸福的心變得破碎。

在輔導中,他們看到,不是他們彼此的感情出了問題,而是錯誤地採用了其他方式來解決各自的孤獨問題。當他們願意放下各自的怨恨、指責和冷戰,並依靠上帝的力量來解決問題時,奇妙的事情發生了。幾個月之後,兩人的冷戰關係有了明顯的好轉;孩子出生後,大劉徹底了斷了與外遇的來往。如今,兩人不但恢復了關係,大劉也開始認真地尋求信仰。一個原本瀕臨破碎的家庭,在基督裡被重新建造起來。

 

寂寞的真相與解答 

孤獨不是某一時代的問題,它幾乎伴隨人類從誕生到死亡的整個過程。我們的生活模式和社會環境會影響內心孤獨感的程度,但它們卻不是孤獨感誕生的根源。16世紀,才華橫溢的法國數學家和物理學家帕斯卡說:“每個人心裡都有一處空位,是上帝特意為他自己存留的。天下任何被造之物,都不可能填滿這空位,只有那已經藉著耶穌基督顯明給人認識的上帝,能夠滿足這個空虛。”也許,這才是人心靈會寂寞的根源所在。這空缺沒有被上帝填滿之前,孤獨就如附骨之疽,始終伴隨,而任何以別物(如金錢、權力、名聲、娛樂)代替上帝的企圖,其加增的必是愁苦(參《詩篇》16:4)。

同時,上帝在造人之初,已賦予人類愛和社會性,我們彼此需要,所以上帝會說“那人獨居不好”(《創世記》2:18)。但是,因著始祖的悖逆,罪開始進入世界,人與人之間的和諧關係被破壞,由彼此相愛到專顧自己。

一方面我們渴望相愛的溫暖,另一方面罪卻橫亙在你我之間。我們就像刺蝟,彼此靠近,卻不由自主地互相傷害。

面對寂寞的真相,也許信仰是我們最好的答案。經上說:“你們從前遠離上帝的人,如今卻在基督耶穌裡,靠著他的血,已經得親近了。因他使我們和睦,將兩下合而為一,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以弗所書》2:13-14)耶穌為你我流血犧牲,將人與上帝、人與人之間一切的阻隔統統拆毀,這樣就徹底斷絕了寂寞的溫床,使人心中的空缺被填滿,使人與人之間重新和好成為可能。

 

本文原刊於《海外校園》134期,2016年5月,原文鏈接:https://yzd.oc.org/oc134-12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