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长篇

震动山河的政治家-记威伯大众,及其克拉朋联盟,与废奴运动(孙亚雷)

孙亚雷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4期 引言          今年9月,联合国在南非的德班(Durban),召开了第三次世界反种族主义大会。这次会议上争论最激烈的问题之一,就是导致了堪称人类文明史最黑暗的一页的贩奴与蓄奴问题。         或许我们从斯陀夫人(Mrs. Stowe)的小说《汤姆叔叔的小屋》(Uncle Tom’s Cabin),以及描绘美国南北战争的电影作品对黑奴的悲惨境遇有过一点点了解。但你可知道,历史上是谁站出来撕破这最黑暗的一页,帮助美国以外的成千上 万的黑奴获得自由的吗?         在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之前,让我们首先来了解一下黑奴问题的起源。 贩奴蓄奴的起源        十五世纪末,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欧洲殖民者掀起美洲“淘金热”,纷纷前往西印度群岛所属的加勒比海地带,开辟大面积的种植园(plantation)。殖民者把种植园出产的棉花,烟草,咖啡,蔗糖,大米,等等,运回欧洲,换取丰厚的利润。        以种植园为核心的殖民经济,属于劳动力密集型的产业,需要大量的人力资源。但当地的人民,由于反抗而遭到镇压,加上疾病,饥荒等原因,人口大量减少。以古巴 为例,在欧洲殖民者到来之前,岛上估计有一百万人口。二十五年之后,仅剩下区区不到两千人。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殖民者想出的唯一答案就是,从非洲,特别是 西非洲沿岸地带,运送黑奴到美洲。         欧洲与非洲的贸易交流,有很悠久的历史。欧洲人用船运载着布匹,工具,武器等到非洲,用以交换当地人的黄金,象牙,钻石。但到了十六世纪,这种“易货贸易”走上了一条邪恶的道路,人也被当成一种特殊的商品进行交易。这就是贩奴问题的起源。         起初,黑奴主要是部落战争的俘虏。但随着新大陆的加速开发,供需严重不足。欧洲殖民者开始采用暴力手段,强行虏取非洲人口,将他们用船运到美洲的种植园。这 种野蛮的人口掠夺,从西非沿岸一直扩展到非洲大陆的纵深地带。据估计,从十六世纪初到十九世纪中叶,大约有一千二百万黑人被当作奴隶贩卖到美洲。         贩奴活动发端于葡萄牙人称霸大西洋的时代,随着海洋霸主地位的更替,西班牙,法国,英国,相继投入到这场罪恶的交易中。在大西洋上形成了以欧洲、美洲和非 洲,为三个顶点的“三角形贸易”(Triangular Trade)。这个三角形的每一条边,对于欧洲商人和上流社会的贵族来说,都是金黄色的,但对于成千上万从此世世代代劳苦的黑奴来说,却是一个个血色梦 魇,几个世纪来挥之不去。 废奴运动的开始         在贩奴活动的初期,殖民者打着向非洲人传福音的旗号,骗取教会和社会大众的支 持。但随着黑奴在贩奴船和美洲种植园所遭受的非人待遇相继传回欧洲,人民开始渐渐觉醒。创立于十七世纪的贵格会(Quakers),坚信“在上帝面前人人 平等”的原则,从很早就站出来反对贩奴和蓄奴。他们成立机构,向一般民众介绍黑奴的悲惨遭遇,并向英国议会请愿,要求废止奴隶交易。 […]

No Picture
成长篇

只因伤在最痛处 ——犹太民族为何不信耶稣?

陈庆真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3期 伤痛难愈合         在海外的华人,特别是居住在美国东部及中西部的,多少会在生活及工作中接触到犹太人或犹裔美国人。相处久了,发现他们极大多数不信基督教。他们至多承认耶稣是个好老师,但绝非他们旧约圣经(犹太人称之为Torah)所预言的“弥赛亚”(救世主)。         我不免纳闷:耶稣不是犹太人吗?耶稣的门徒不也全是犹太人吗?新约的作者,除路加医生外,不也是清一色的犹太人吗?甚至早期教会的成员,也大都为犹太人。那么,为什么连我们这些被犹太人视为“外邦人”(Gentiles)的,都相信耶稣基督是弥赛亚,是真神的儿子,而犹太人却反而拒绝呢?犹太人不原是橄榄树上的“好枝子”吗?(参《罗》11:17-24)         十九世纪末开始,欧洲各国的排犹运动,导致大量犹太人移入美国,集中居住在东部的纽约、 波士顿、费城及中西部的芝加哥、圣路易等大城。他们的入迁逐渐破坏了原本以基督徒为主,天主教徒为副的宗教平衡,遂引起社会上的反犹思想。及至目前,断断 续续反犹的活动,已自台面转入地下。犹太人和其他族裔的移民一样,在凡事“Politically Correct政治正确”的粉饰之下,享有表面上的平等。         笔者的同事,百分之六十就属犹裔。朝夕相处十多年,又同是移居美国的少数民族,惺惺相惜之余,慢慢体会到,他们对基督教的误解、排斥,与整个民族难以愈合的伤痛有关。 民族的苦难         先天上,以色列民有其可骄傲的本钱,因他们确实是神的选民。只是外表乔装的骄傲,常是为了掩饰内在的不安全。犹太民族缺乏安全感,有其历史的背景。上帝应许 他们的产业,只不过是一方小小的巴勒斯坦。他们梦寐以求的,也只是在这块地上建立家园,像其他民族一样,子子孙孙安居乐业。然而连这点愿望,也是苛求。         也许是“天之将降大任于斯民族”吧,以色列民族在过去十九个世纪中所受的苦难,绝非“苦其心智,劳其筋骨”所能形容。他们颠沛流离,四处逃散,忍受欺凌压迫,多少次面临种族灭绝的厄运。         长期为奴的羞辱,塑造就了强烈内聚力的民族性。自从由巴比伦回归,他们就将安全感紧系在传统教条与律法的恪守上。即使是早期教会的犹太信徒,也是如此。因此 保罗在致各教会的书信中,循循向犹太信徒解释“因信称义”的道理,俾使各族裔的基督徒在恩典下得以爱心相待,和谐相处。         早在公元七十年, 从罗马提多将军的铁蹄下,犹太民族开始了他们近两千年的流亡。被放逐驱散到各地的犹太人,在异国的统治下,再度胼手胝足重建家园。秉着他们克勤克俭的民族 性,以及祖先在巴比伦习得的经商本事,渐渐在异邦定居下来,甚至聚有财富。犹太人集居在自己的社区,鲜与外界混杂,对当政者采取消极抵抗,拒绝臣服的态 度。财富遭至眼红,隔离带来猜忌。于是中伤他们的谣言,渐渐在民间流传。         公元三百年后,基督教成为罗马国教。西方各“蛮”族也逐渐归化为 基督教国家。散居各地的犹太人,由先前对当地政权消极抵抗,拒绝臣服演变为敌对的立场。在各地政府眼中,犹太民族是一群食古不化,有钱势、不合流的眼中 钉。十一世纪至十四世纪之间,由英国东部到法国,犹太人被诬告“杀婴魔”,说他们将外族的婴儿杀害后,喝他们的血,并将肉做成犹太人的无酵面球 (Matzoh Ball,犹太人逾越节食物),欧洲社会史上称之为“血诬案”(Blood Libel)。十四世纪欧洲黑死病流行时,民间又传此病源自犹太人放毒于井水中。这一类的中伤,犹太人有口难辩。在他们眼中,逼迫他们的多属信奉基督教的 […]

No Picture
成长篇

回首(苏文峰)

当我在时间的隧道里漫游的时候,不知不觉地睡着了。我梦见自己正穿过暮霭弥漫的平原,来到一座小山上。这一个易引人回忆的黄昏,加利利海正在夕阳的余晖下发出粼粼波光。忽然,我看到五个人坐在山坡上。他们正是耶稣的五个弟子彼得、安得烈、马太、约翰和保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