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评析:当柳下惠作了陈世美

林杏音等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9期         如果要素描北美的中国学人基督徒,萧毅正是其中典型:自幼勤奋努力,出国后仍然继续他奋斗的人生;到了北美,有机会接触基督教,经过一番从无神到有神的挣扎后信了主,也愿意投入事奉,于是很快就与教会弟兄姊妹熟络起来,甚至成为团契中的领袖。         北美中国学人基督徒灵命的成长,多数是由个人灵修读经、听道、团契小组,阅读属灵书籍,或是参加退修会、培灵会等而来的(注1)。初信主、有追求的人,借着 神的话语及圣灵内住的提醒与责备,对罪的敏锐感会逐渐增强,行为上也因此有相当程度的改变,譬如对人温和、有爱心、“雷锋式”的表现等;不过理论性的认 知,可能还是多过救恩的体验、生命的变化,及内在彻底的更新。旧建筑虽已拆除,断垣残瓦若不清理干净,新大楼的施工必然会受到严重的影响。         属灵生命的建造也是一样,我们要是对内心深层的罪过与罪念没有清楚的觉察、对过往根深柢固的信念和价值观没有痛切的反省,就不易对自己的蒙恩油然生起“怎能 如此”的惊叹,也不易与主建立起爱的关系。这样的光景平日看不出有什么不妥,一旦遭逢“雨淋、水冲、风吹”的考验,那么“倒塌得很大”的后果恐怕是难以避 免的。         萧毅与夏雪的故事,可说是灵命“屋漏偏逢连夜雨”的例子。且让我们根据小说中的描述,先对萧毅进行一番“抓漏”工程(至于夏雪,我们将在下一期的评析中另文讨论): 一、对合神心意的婚姻观缺乏认识         萧毅虽信了主,许多想法还是宿命论式的,“特别是对婚姻的事儿,认为那是前世定好的姻缘”。姻缘既是命里注定,只好对交往了六年的女友采取“虽不满意但可接受”的消极态度。         被情势牵着鼻子走的萧毅,大概没留意到:非常看重婚姻的神,并不喜悦萧毅在这桩婚事上仅仅持着“要作个大丈夫”的态度。首先,圣经的原则是“你们和不信的原 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林后》6:14),这不是说基督徒可以拿对方不信主作为借口来解除婚约,而是说信与不信双方都应该坦诚地讨论婚后所可能因此引 发的种种冲突歧异,并寻求解决之道(注2);但是萧毅虽然与女友“在电话里一来二去地开始谈婚论嫁”,却似乎并不在意这位准配偶重生得救的问题。他可能不 怎么热心向女友传福音,恐怕也没有意识到与配偶在基督里同心同行的重要性。         其次,圣经说“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 为教会舍己”(《弗》5:25),但是萧毅虽然要求自己“应该行事为人合乎经训”,却没想到求神帮助他明白婚姻中的舍己之爱;他不知如何理解对未婚妻缺乏 激情的困扰,只好以“找媳妇是要过日子的,没有什?爱不爱的”来自我宽慰。如此粗糙马虎的婚姻观,就算夏雪没出现,就算萧毅和女友结了婚,婚后勃谿时起或 将就凑合、甚至发生婚外情的可能性都是不低的。 二、对爱的本质缺乏认识         有首流行歌的曲名叫《让我一次爱个够》,还有一 首情歌唱道 “It can’t be wrong, […]

No Picture
事奉篇

受刑人之盼

莎莉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8期        回到家,看见一个大包裹,就知道是《海外校园》寄到了。我总是先睹为快,抢著抽一 本来阅读,要不然,我先生就会整箱带到教会去,在团契分发给每位来参加聚会的人。这已经是我们团契最喜爱的一份刊物,而且若团契里有人写了文章登在杂志上,大家就更争先传阅。捧著《海外校园》阅读,就像读家书一样,很亲切,很感动。         当初《海外校园》开始的时候,我们就有感动,愿意全力支持。因为这份杂志非常特别,登的都是由中国来到海外信主的人的真诚见証,也写出海外游子的心声。这些如云彩的文字见証,成了最有效的福音媒介。我们去芬兰 短宣的时候,总是带着不同期的《海外校园》,分送给那儿的学者朋友,有的则放在图书室供人借阅。过期的也没有关系,因为震撼人心的文章是不会过期的。         在教会里,我常影印《海外校园》的文章,当作主日学的辅助教材。在慕道班里,各人虽有不同的问题,从不信到虔信的路程也各不相同,但别人走过的路,想过的问 题,对我们都有帮助,有启发。这些文章写出个人内心的挣扎,得道的喜乐,成功及失败的经历,都能成为我们的借镜,使读者常有“与我心有戚戚焉”的感受。         每逢探访,我总要带点属灵的粮食与人分享。《海外校园》是最好的选择。无论是慕道的朋友,初信的朋友或是灵命较深的,都可以赠送此刊物。它也是打开话匣子的引子,非常管用。留下的刊物还可以经由他们转送给别人看,一直传阅下去。         最令我惊奇的事,发生在几年前。有一次,我们收到一封从监牢里寄来的信简,写信者提到他因故关进监牢,在受到拘禁、举目无亲之际,居然读到《海外校园》,并在“海外学子服务处”栏目里看到我先生的名字与地址,所以写信来求救。         还有一次﹐有一位因非法入境而滞留在拘留所里的同胞,也是通过《海外校园》看到了我先生的电话号码。他致电给我先生﹐要求送他一本圣经。我心里很讶异,这份 杂志竟然也送进了美国的海关拘留所及监狱里,让那流落异乡的受刑人,也能得到心灵的供应,使他们有盼头,不致绝望。我深深地祈祷,愿更多的人,因这份刊物 而蒙福。 作者来自台湾﹐旅美已有四十年。在北加州从事医学资讯工作。

No Picture
事奉篇

留法中国学人现状

刘在胜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8期 一.数量与分布         最近几年,从中国来法国留学生的人数,是以翻番的速度增加。1999年来法国的中国留学生,大约有一千多人;2000年为两千多人;2001年大约五千人左右。至于改革开放以来到法留学的中国学生的数字,则由于时间久以及人员流动,很难统计,估计大约四到五万人。         在法国的中国留学生很大部分集中在巴黎地区,估计至少占百分之六十。由于考虑学费、住房费用以及就读之专业等方面的问题,也有不少学生在外省就读。 二.特点趋势         在法国的中国留学生以读文科、商科、金融贸易为主。读理工科的学生不像在北美那样多。         最近几年来法的中国学生有年轻化的趋势,年龄在廿到廿五岁间的居多。早期的中国学生以访问学者、就读研究生为主,一般至少是大学毕业,许多在国内已有相当的工作经验。而这几年的学生,许多都没有大学毕业,有些只是中学毕业,在法国从大学本科开始读起。         由于中国经济的发展,最近几年留学生的家庭经济条件,和过去不可同日而语。许多家庭完全负担得了孩子在外留学的生活费用,有的则能供应他们一部分。当然仍有相当一部分留学生,需要打工来辅助自己的留学费用。 三.思想状况         目前来法的学生大多都是独生子女。每个人都是家庭的中心,父母寄之厚望。他们也有很好的自信心。         中国目前的改革开放、经济发展、物质主义、信仰危机,都对这一代人有着相当的影响。他们被迫要在这种大环境下寻找自我、寻找人生的价值及意义。         由于各种原因,这一代人的思想比过去要开放,更容易接受新的事物。对过去的怀疑和反思、对未来的向往以及自我实现,是他们的思想主流。         多数人对基督信仰不了解。许多人受佛教影响较大。 四.对福音的反应         对于信仰,当前来法的留学生比起前辈来较容易接受。虽然无神论、唯物主义、进化论对他们仍有很大影响,但他们更关心福音对他们有什么意义。 本文是2002年4月海外校园在巴黎主办的“欧洲中国学人事工会议”的发言稿。 作者来自山东,曾获人工智能博士,现为法国学园传道会同工,在中国学人中事奉。

No Picture
事奉篇

北欧学人事工发展状况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7期 李洁人 编者按:今年4月4-6日,《海外校园》在巴黎近郊举办了第一届“欧洲中国学人事工会议”。四十位来自美国、台湾及欧洲七个国家的同工们彼此分享欧洲各地中国学人事工的现况与经验,并共同前瞻事工远景及伙伴关系。本文是其中一篇报告。 过往背景         北欧五国(瑞典、挪威、丹麦、芬兰、冰岛),地处边远,华人福音工作的开始不过二十多年。其中华人学生、学者的福音事工,则在十年左右的时间。        据笔者的观察,目前仅在瑞典、挪威、芬兰三国,有针对华人学人的福音工作。        芬兰的学人工作最早由当地芬兰籍宣教士(信义会、五旬节派)开始,并得到美国华人短宣队的大力支持。加州的康郡福音教会的短宣队,从1992年就开始到芬兰短宣。        华人学人的团契,先后在芬兰的几个大学城成立。但学人团契的发展不很理想。主因是在芬兰留学生人数很少,再加上当地华人也不多,当然缺少各种资源。        瑞典和挪威两国的学人福音工作,主要由北欧华人基督教会的三个福音堂来推动。         挪威奥斯陆福音堂(Oslo)的工作,基本上是由一对国语学者夫妇来做。他们成立的国语团契,先后带领了近百位留学生归主,其中已经受洗的有五十多位。         他们主要的福音对象是奥斯陆大学的留学生。由于学生受到移民政策的限制,许多已经信主的学人已先后离开挪威,去北美或中国工作了。        除了在首都奥斯陆,他们的工作也涉及了另外一个大学城特隆汉姆。当地有个华人学人团契,也有十位左右的基督徒。当地的挪威自由教会也对华人工作投入很多,所 以这些年来学人团契都不断推展。但由于不少学人毕业后去北美,所以不可能在当地建立华人学人教会。奥斯陆华人教会每三个月派短宣队前往探望他们。         瑞典学人工作较为成功的是在第二大城市,哥登堡(Gothenburg)。当地有两所世界级大学(哥登堡大学和Chalmers理工学院),有数百位华人学 生、学者先后就读毕业。当地华人教会中有一对大陆知识份子背景的夫妇,从事学人福音工作已经超过十年。在他们的爱心关怀下,已先后有几十位华人学生、学者 信主。        当地教会对华人学人事工投入也很多﹐先后邀请李健长老、林治平教授、苏文峰牧师、饶孝楫牧师等关心学人工作的牧长、同工,来到当地开布道会、夏令会。教会还有不少对留学生的福音预工性的事奉。        斯德哥尔摩福音堂的学人工作相对少些,那与当地对留学生工作投入不足的传统有关。实际上那里华人学生最多,工作潜力也最大。另外在隆德大学(Lund),有一个小型的学人查经班,聚会人数在十人上下。七、八年来,由于缺少带领的牧者和同工,一直不能壮大。 现状概述         奥斯陆华人学人工作目前相当兴旺,当地教会中至少有50%会友是学人背景。而且他们有潜力开始讲国语主日崇拜。但由于缺少国语讲员,所以至今还没开始。但每两周一次的国语团契聚会,有二十至三十人参加。        哥登堡堂,由于牧者本人是学人背景,在留学时奉献传道,所以对学人福音工作有极大负担。在担任牧职的三年半来,当地学人工作也稳步发展。每年都有五至十名留 学生决志,也有同样数目受洗。但由于当地流动性较大,许多学人在教会中,可能只停留三、四年左右。这些学人离开本地的主要原因,仍是为了谋职、居留缘故。 […]

No Picture
事奉篇

Placentia教会个案研究

钱天刚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6期          在《海外校园进深特刊》第八期〈当务之急〉一文中,曾介绍目前海外中国学人为主体的教会约有四种模式;其中一种模式是“中西教会增设普通话堂”。这种模式在各地日渐增加,其发展过程中所面对的问题和作法得失,必有共通性,可彼此交流学习。         因此,本期《举目》特别刊登洛杉矶一间中国学人教会的个案研究。盼望今后也有不同模式的教会进行类似的、更深入的研究工作。 一、前言         位于洛杉矶东边的Placentia基督教会,因为尚未正式向政府注册,从关系上讲是美国教会Placentia Calvary Church 下的中国事工(Chinese Ministry);但是从财务上、行政到主日崇拜及各种事奉都是独立的,所以,从1996年1月21日开始中文主日崇拜起,就习惯上称之为“教会”。         感谢神从九十年代开始在北美乃至整个西方国家兴起了中国学人事工,神将开展这事工的负担放在许多西方教会及华人教会的牧长和弟兄姐妹心中。在圣灵的感召 下,Placentia Calvary Church的牧长们决定开展大陆人事工,由当时尚在神学院装备的赵莉姐妹牵头;几乎在同时,神已经呼召三个台湾家庭,在Placentia的一个家庭 中,开展每月一次的月末福音聚会(后来成为教会的月末福音聚会,一直到今),主要对象为大陆人。Placentia基督教会就在这样的情形下产生。 二、发展大事记         1. 1995年9月16日在Calvary Church下开始中文团契,由赵莉姐妹牵头,美国同工参与服事。         2. 1996年1月21日开始中文主日崇拜,第一次才六人参加,由一位神学生弟兄証道。         3. 1996年四月份黄国梁等三个台湾同工家庭加入教会,成为教会同工的主要骨干。从此,教会中有大陆同工、台湾同工和美国同工一起参与服事。        4. Mary姐妹等待换肾期间(1996年至1997年)全教会为此祷告、禁食,享受到神的同在和医治,许多弟兄姐妹受造就和激励。         1997年五月第一位在本教会信主受洗、受主呼召作全职事奉的张小冬弟兄,决定读神学。 […]

No Picture
事奉篇

海外中国学人事工的历史渊源(传承)

苏文峰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5期 说明: 第一波 (1945~1950神州):         抗战胜利后,中国沿海大学校园中兴起了属灵复兴运 动,领导者有赵君影及宣教士艾得理、孔保罗等。1945年7月“中国各大学基督徒学生联合会”(学联)在重庆成立。1945年在重庆及1947年在南京的 全国大专院校学生夏令会中,许多大学生灵命大得复兴并蒙召事奉,约一百所大专院校有福音工作。这些基督徒大学生后来成为国内家庭教会的中流砥柱和海外华人 教会的领袖。 第二波 (1950神州→台港、东南亚):         中国政权改变后,许多深受校园复兴运动影响的西方宣教士、中国信徒和传道人移居香港、台湾、东南亚,直接促成了香港学生福音团契(FES)和台湾校园福音团契(CEF)的校园福音工作。 第三波 (60~70年代台港→北美):         北美的华人查经班(或称团契)在六0年代蓬勃兴起,主要源自台、港、新、马学生工作的果效。许多基督徒留学生出国后成为校园福音事工的创导者,毕业后成为北美华人教会的牧长和讲员。神在北美预备了福音据点和人才,在国内的知识份子中则预备了心田。 第四波 (1978~神州→海外):         1978年中国开放留学政策后,大批知识份子到达海外,可自由接触福音。在国内家庭教会受过造就的留学生和事奉多年的传道人也有机会到海外,与华人及西方教会同步投入学人事工。 第五波 (1989~“六.四”事件):          1989年“六.四”事件后,海外及神州大地均掀起“基督教热”。大批中国学人归主、献身,许多针对中国学人的福音机构(如1992海外校园杂志)及学人团契、教会成立,这是中国学人事工的转折点。 第六波 (2001~海外→神州):          随着中国经济及学术地位的提升,西部大开发的机会,并2001年申奥成功及加入世贸,许多海外的中国学人有心回国工作;越来越多的基督徒也愿带着传福音的使命感长期或短期归国事奉。 第七波 (2007~神州→普世):         基督教(更正教)来华将于2007年达二百周年,盼望那时神州大地有千千万万的中国宣教士传承过去“福音进中国”的佳美脚踪,承担“福音出中国”的使命,与海外华人教会共同成为普世宣教的生力军,让廿一世纪成为“中国人献身宣教的世纪”。 本文的图表参考李秀全《校园福音团契事工发展图》,并由吕允智协助绘图,特此致谢。

No Picture
事奉篇

当“相对主义”碰撞“绝对真理”(彭加荣)──如何解答90后的信仰问题

本文原刊于《举目》53期 彭加荣         最近几年,北美和欧洲的华人教会,涌进了大批的90后学生。基督徒想尽方法向他们传福音,请他们吃饭,陪他们玩,和他们建立友谊……          和他们建立起良好的关系后,他们开始提出信仰上的问题。他们的问题,其实和80后,甚至70后的学生的问题很像——“神真的存在吗?”“有证据吗?”“那么 其他的宗教呢?”“真的有来生吗?”“为什么圣经对罪的定义这么严苛?”“和自己爱的人同居,真的有罪?”“我感觉不到有神!”等等         这些问题,都是基督教护教学必须处理的问题。在这有限的篇幅里,我只能谈一些最基本的护教理念,希望对传福音的同工有一点帮助。 要系统化地了解         护教有两个功能,首先是回答未信主的人的问题,另外就是坚定信徒的信心。面对未信者的问题,信徒们也需要知道,他们所信的是经得起考验的。         护教学的根基是系统神学。信徒必须首先知道自己信什么,然后才能知道如何“护”。如果人对自己所信的内容,没有系统化地认识,他就无法有效维护。使徒保罗对 提摩太写道:“你当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悦,作无愧的工人,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后》2:15)这里的“按著正意”,原文是 orthotameo。按著“Ortho”(正统)来分割(tameo)真道,就是要提摩太用正统神学来分解神的话(参《提后》1:13-14)。可见, 护教绝不是只要知道常见问题的答案就行了,而是必须对基督信仰中对神、基督、救恩的定义,甚至末世的看法(即,神论、基督论、救恩论、末世论等),都有一定的了解。 古典式护教法重证据          在护教学里面,又分为两大方法,一是古典式护教法 (Classical apologetics),另外就是前提式护教(Presuppositional apologetics)。         古典式护教比较注重证据,或是证人。基督教传到今天,基本上是靠当时见证耶稣基督复活的证人,及其证词(福音书,新约书信等)。我们并没有太多其他的证据。 我们没有耶稣复活的直接证据,我们无法证明那空坟墓就是耶稣的坟墓。就算能证明,我们也没有办法证明耶稣是复活,而不是身体被移走了。我们有的只是一群目 击证人,他们宁愿为自己所见的事实牺牲生命,也不改变证词(有关这方面的护教,在Lee Strobel的Case for Christ 有更详细的解释)。         所以,如果有人说:“你把神证明给我看,我就相信”,我们千万别被这个不信的人拉着鼻子走。他要证据,我们就想办法找给他,那我们就上当了。然后我们找来的证据,还是令他不满意。所以比较好的方法,是质疑他要证据到底是否合理。这时候,就要使用前提式护教法了。 前提式护教法强调的         […]

No Picture
事奉篇

海外中国学人如何溶入华人教会

苏文峰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3期 海外华人查经班和教会的发展,早在1950年代就已开始;尤其在北美,随着60年代留学生事工的成长和移民政策的改变,到了70年代,过去同质性的学生查经 班已发展成多元化的华人教会。从80年代起,海外教会所面对的挑战不单是对外的布道、宣教和社区的关怀,也包括内部多源背景(台、港、东南亚、美生华裔) 彼此溶合的问题。          到了90年代,随着中国的“出国热”和美、加、澳、纽各国对移民采“改革开放”政策,大量的中国留学生、访问学者、投资 及技术移民,并他们的眷属,不断地涌向世界各地,并进入海外华人教会,成为新受洗的会友和事奉的同工。如何接纳这一新群体溶入本地教会,成为原已多源化且 有宣教心志的华人教会,必须再次学习的课题。         近几年来,笔者亲身参与并观察各地中国学人溶入华人教会的情况,发现许多地区已有成功的榜样 可供参考,也遇到一些共同的困难;各教会间需要彼此交流。而《举目》杂志的使命之一,就是藉这园地作为海外华人教会和中国学人沟通的桥梁。因此本文试将中 国学人溶入教会的困难和双方应有的心态、作法归纳整理,盼可见到教会中“不分希利尼人、犹太人(即今天大陆人、香港人、台湾人、新马人、第二代华裔)…… 惟有基督是包括一切,又住在各人之内”(歌罗西书三章11节)。 一. 中国学人溶入华人教会的困难 1. 初来乍到         大多数中国学人出国前从未去过教堂,到了海外虽有心溶入“主流社会”,但毕竟初来乍到;对中西教会的礼仪、用语、节目、讲道、决策、金钱奉献等都觉陌生,觉得自己只是个局外人。若随意参加教会的“活动”尚可,要正式加入教会这个“组织”,就难免有些保留了。 2. 身份背景          少数中国学人在国内的身份、地位较为特殊,若公开受洗或加入事奉成为教会中的“积极份子”,对回国后自己或家人的前途可能有影响。另有些长辈虽已退休,但因过去多年养成“谨慎戒惧”的习惯,也不敢轻易溶入教会中。 3. 人生经历         过去五十年来,老、中两代中国学人经历过的政治、社会、家庭环境,与海外生长的华人的确有极大的不同;因此在交谈、沟通、相处时常缺乏“共同语言”。双方有兴趣的话题或关心的事物不同,造成深入交往的困难。 4. 用语说法         有不少中国学人告诉笔者,他们对一些用语感觉十分刺耳;例如:“自从大陆沦陷以后”“你们上海人都是……”“你现在还没有钱,这次我来请客好了”“我们今晚预备了这么丰富的聚餐,就是为了请你们来听福音……”这些话可能说者无心,却难免令听者耿耿于怀。 5. 事奉心态         […]

No Picture
事奉篇

海外中国学人事工鸟瞰(二)

苏文峰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2期         第一期《举目》中,笔者曾宏观介绍美国以外各国的中国学人事工概况。本期将集中报告美国地区的发展沿革和现况。 一.事工发展沿革(Historical Developments)         若从局势环境的冲击和教会的回应(Contextual and Institutional Factors)这两方面研析,美国的中国学人事工可分为三个时期:         1. 初步接触期(1978~1989):自1978年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以来,初期来美的大陆人士以年长的公派学者为主。80年代中期之后,中、青代的公、自费 留学生来美数目与日俱增,但大多数仅以“访客”心态到华人教会或去校园查经班,对基督信仰基本上持怀疑及排斥态度。这时期的华人教会尚未普遍重视对这群体 的福音工作,但一些美国教会、机构和信徒却积极的接待他们,开放家庭,提供各样的关怀和帮助,撒下美好的福音种子。         2.基督教热时期 (1989~1993):1989年的“六、四”事件成为美国及海外中国学人事工的转捩点。一方面来自中国的学生学者因“六、四”悲剧的冲击而对基督教信 仰抱有浓厚的兴趣,对福音的态度空前的开放和渴慕;他们主动进入中西教会、团契、查经班,探讨信仰。另一方面美国的华人教会及基督徒也因着“六、四”拉近 了和大陆人士在思想感情上的距离,更为关注中国的情形,主动回应这一波慕道友的热潮。许多中国学人团契、福音机构(如《海外校园》杂志、“中华展望”等) 纷纷成立,并举办布道会、专题讲座、家庭聚会、福音营会等。同时中西教会开始有组织、有策略的投入许多人力物力向这个群体传福音,神也开了一个又大又有功 效的传福音之门。北美“基督教热”在大陆群体中蔚然成风,成千上万的中国学人决志信主。          3.多元化时期(1993~迄今):1993年7 月起,约八万的中国留美人士因美国的“六、四”保护法(即S1216 法案)而得以长期居留美国,对福音工作有具体而明显的影响:中国学人更无后顾之忧,更敢公开决志、受洗、奉献;因着他们的配偶、子女、父母出国探亲和移 民,更多大陆人士接触到福音;在海外落地生根后,许多人加入当地的华人教会、团契,成为会友和同工,甚至成为传道人。这一时期,许多造就、训练性质的培训 营、培训材料、刊物,也相继开展;如:1996年第一届中国学人培训营和“大陆基督徒灵命与使命研讨会”;1997年《生命季刊》和《海外校园》进深特 刊;1998年中国学人培训材料开始出版等。许多学人因着回国探亲、讲学,而有机会向家人、亲友、同乡传福音,扩大了福音在中国的接触面。目前美国的中国 学人事工已由早期以学生、学者为主而向多层次、多背景发展,其中最明显的现象是大批大陆背景的专业人士已进入美国主流社会和华人社区的中产阶级,留学生的 年龄普遍年轻化;而且来自大陆的各类签証持有者及新移民,甚至包括非法移民等,其数目正在超越学人的数目。福音事工及策略皆须因应这一多元化的需要而改 变。 二、团契/教会分布状况         […]

No Picture
事奉篇

海外中国学人事工鸟瞰(一)

苏文峰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期         2000年11月,在一次海外中国学人事工研讨会中,21位来自8个国家的负责同工共聚一堂。其中一个优先的课题,就是对各地学人事工的现况,作宏观性的了解。         本文根据各地同工所提供的资料,概略介绍目前海外中国学人教会和团契的数目和分布。由于中国学人的流动性极大,要作科学化的、全面性的统计几乎不可能,但各 地同工根据亲身参与者的观察(paticipant observation)和电话调查、深入采访等方式,已尽量进行较可靠的估计。下述资料或许不能视为学术性的数据(data),但应可做为了解全貌的参 考。 一、加拿大         目前加拿大华人总人数将近九十万,华人教会超过三百五十间,主要集中于几个大城市,如:多伦多、温哥华 及蒙特利尔。根据加拿大华福会2000年3月的统计,加拿大全体华人信徒人数约占华人总人数6.7%。近年来自大陆的新移民剧增(1990年至99年,总 人数为152,471人),许多教会纷纷开始对大陆人士的福音事工,除了原来以台湾、东南亚来的信徒为主的国语教会外,不少香港人为主的粤语教会亦投入其 中。据估计,现在全加拿大约有一百二十间有国语(普通话)事工的教会。估计每间教会平均国语人数为80位成人,全加拿大国语聚会的总人数约有一万,已信主 的约65%。          2000年3月起加拿大校园团契曾做了一个全国性的问卷调查,寄出1500份,总共收回906份,代表8个城市的22间教 会、团契。这次调查统计中,可看到这22间教会有40%是95年以后才成立的,各教会中平均有30%是慕道友,一半的会众是两年内到加拿大的新移民,约三 分之二的会众来自大陆,年龄在26至45岁之间,多数是已婚夫妇,有高学位。         显然,目前加拿大中国学人事工的状况是:新(国语)教会、新移民、新同工、新气象。 二、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根据2000年的统计,澳大利亚来自中国的人数约十万人,这不包括约二万名留学生(高中生、语言生和全国36间大学的本科生、研究生)。         全澳大利亚的40万华人主要集中在东岸的雪梨和墨尔本,因此华人教会及中国学人事工也主要集中在这两个大城市。但首都坎培拉、南部的阿德蕾、西岸的佩斯、北 部的达尔文和东北部的布里斯本及其他城市,都有华人教会针对中国学人和移民传福音。本地的华人神学院已栽培多位中国神学生毕业后到教会牧会。         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一样,在九十年代先后通过类似“六四保护法案”,接纳中国人士永久居留。因此过去五年大批高学历的技术移民及留学生家庭到达 新西兰。目前中国学人和移民总数约三万人。北岛的奥克兰已有36间华人教会,南岛的基督城和但丁城各有3间华人教会,其他城市也有华人团契及西人教会参与 中国学人事工,尤其注重对长辈的关怀和布道。在东南岸的大学城Dunedin有特为长辈成立的中文阅览室。今年12月《海外校园》则将与当地教会合办全国 性福音营和培训班。 三、日本、新加坡和香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