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詩歌選粹

封三 以利亞·何烈山

  張子翊 從哪叼來餅和肉?基立溪旁的烏鴉 是因你“懇切禱告”,或你說的“不禱告” 過了些日子,溪水就乾了;然則   罈內的麵不減少 瓶裏的油不短缺 身無氣息的孩子復活,啊撒勒法的寡婦家   迦密山上眾民驚呼:“耶和華是神!” 基順河邊手刃450巴力先知; 迦密山頂 七次屈身在地,臉伏兩膝之中,果然   有一小片雲從海上來 霎時間,天因風雲黑暗,降下大雨 束上腰,你奔在套車的亞哈前頭,直到   耶斯列的城門。三年零六個月乾旱解除了 如何?耶和華的靈曾降在身上又如何? 只因耶洗別撂下狠話,你就起來    逃命別是巴曠野,羅騰樹下求死 卻是向耶和華;如約拿在蓖麻樹下 如摩西不願見自己苦情   但你睡著了,直到天使拍醒 見頭旁有一瓶水,和炭火燒的餅 吃了喝了睡了,又被拍醒又吃了喝了    仗著這飲食的力,走了40晝夜 到了神的山,就是何烈山 進了一個洞,就住在洞中   “以利亞啊,你在這裡做什麽?” […]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以利亞·何烈山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67期 張子翊   從哪叼來餅和肉?基立溪旁的烏鴉 是因你“懇切禱告”,或你說的“不禱告” 過了些日子,溪水就乾了;然則   罈內的麵不減少 瓶裏的油不短缺 身無氣息的孩子復活,啊撒勒法的寡婦家   迦密山上眾民驚呼:“耶和華是神!” 基順河邊手刃450巴力先知; 迦密山頂 七次屈身在地,臉伏兩膝之中,果然   有一小片雲從海上來 霎時間,天因風雲黑暗,降下大雨 束上腰,你奔在套車的亞哈前頭,直到   耶斯列的城門。三年零六個月乾旱解除了 如何?耶和華的靈曾降在身上又如何? 只因耶洗別撂下狠話,你就起來   逃命別是巴曠野,羅騰樹下求死 卻是向耶和華;如約拿在蓖麻樹下 如摩西不願見自己苦情   但你睡著了,直到天使拍醒 見頭旁有一瓶水,和炭火燒的餅 吃了喝了睡了,又被拍醒又吃了喝了   仗著這飲食的力,走了40晝夜 到了神的山,就是何烈山 進了一個洞,就住在洞中 […]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四月

本文原刊於《舉目》67期 黛昀 四月,杜鵑花啞然綻放。 在悲傷中為四月尋找詞語, 當黑色逼近血色的黃昏。 烏鴉成群飛過, 點燃一個奇異的春天。 搭一輛火車,穿過無風的港口, 向一片濃霧駛去。 那裡,無數聲音像灰塵 被呼嘯的車碾過, 壓進大地,驟然間, 憂鬱比藍色更深。 路旁,光在草間閃爍, 風被尖叫聲刨犁, 越是壓迫,就越是堅韌, 祈禱形成詩篇。 編註:此詩為作者仿鮑利斯‧帕斯捷爾納克的《二月》(北島譯)所作。帕斯捷爾納克(Boris Leonidovich Pasternek, 1890-1960) 生於俄國的猶太家庭,為詩人、小說家和文學翻譯者。他以《齊瓦哥醫生》(或譯《日瓦戈醫生》)一書,獲1958年諾貝爾文學獎。 作者現居中國,為文字工作者。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摩西.尼波山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封三 張子翊 登臨這毗斯迦山頂,有請蒼鷹 凌空、盤旋前方迦南地,且遍灑 四百七十年來釀成的鄉愁   鄉愁,是亞伯拉罕栽種的 垂絲柳樹;以撒、利百加相識的 田間向晚;以法他路旁   雅各立起的拉結墓碑 風沙掩埋了的 別是巴水井   這客袍,自出蘭塞那夜披上 不曾更換呢。四十年 結成的層層汗鹼,只當   涉足約但河,今日就可以消解、流入 喏,左前方的鹽海…… 罷了。   莫回頭走四十二站曠野路;莫再提 當年如何不肯稱為法老之子,不願 享受罪中之樂,不怕王怒   約瑟的骸骨,約書亞你且 葬埋示劍;基立心和以巴路山上 祝福或咒詛,你且宣佈   如暮天裡的一隻鵜鶘 我隱去……   註: 1. […]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主賜的安靜

本文原刊於《舉目》65期 王誠 靜謐── 那大雨中林間的房舍 主所賜的安靜 是歇工休憩;是喧囂時的安息屋 凝然── 那寒風裡雪掩的莊稼 主所賜的安靜 是藏匿保守;是掃蕩時的避難處 恬淡── 那山頂上連綿的草場 主賜的安靜 是穩行高處;是除卻世俗的屬靈路 悄然── 那夜燈下母親的懷抱 主賜的安靜 是陪伴呵護;是溫柔同在,不輕易發怒 安息── 那星空中皎潔的月色 主賜的安靜 是比雪更白;是除去罪,平安的歸宿 深沉── 那藍得深邃的太平洋 主賜的安靜 是數不盡的美意,是比海更深的大愛,人難領悟 雋永── 那雁過不留痕的蒼穹 主賜的安靜 是靜候應許的永生,天上永恆家鄉,再無啼哭 作者是律師,現住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