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職場生活

怒氣為狂瀾

Dennis McCaan著/錢保羅譯 本文原刊於《舉目》16期 以眼還眼,以牙還牙?         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是商場上常見的。被“小人們”無中生有地造謠、中傷、毀謗、破壞,是我們每一個人都遇到過的。有的時候是因為別人嫉妒我們,有的時候是為拖慢我們的進 度,因為我們的成功威脅到他們的生意和生存。當然也有些時候,可能是因為我們曾經得罪別人,或者因為我們做錯事傷害了別人,引起別人的報復。          不過,當無端端地受攻擊,被冤枉,被陷害,沒來由地被錯誤對待時,我們要如何回應呢?常見到一些公司(或個人)被捲入莫須有的官司時,怒不可遏,為了爭一口氣,搞到傾家蕩產,家破人亡。難道沒有更好的辦法嗎?          本文將以惡性競爭的打官司為例,從基督徒處理怒氣的原則,說明神對我們職業所賦予的意義。          社會上對付誣告的辦法,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通常的態度是,“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此仇不報非君子,咱們走著瞧”。最多做到“忍一時氣,保百年身”,就已經是很了不得的了!          基督徒被呼召在工作場合示範一個更高的標準,要不同凡響,不要隨波逐流。請問與“申張正義,討回公道”相比,有什麼是更好的原則? 不要與惡人作對         關于打官司,神清楚地教導我們,原則首先就是不要與惡人一般見識;不要作對、不要還手;對方想要激怒我們,我們絕對不讓對方得逞!“你們聽見有話說:‘以眼 還眼,以牙還牙。’只是我告訴你們:不要與惡人作對。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要轉過來由他打;有人想要告你,要拿你的裡衣,連外衣也由他拿去;有人強逼 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二里;有求你的,就給他;有向你借貸的,不可推辭。”(《太》5:38-42)           對付惡性競爭的官司,最好的辦法就是忍讓,讓他,讓他,再讓他;但是千萬不要讓他得逞,不要被他激怒!物質的東西不重要,有什麼損失,不要計較,讓它過去就算了。           有一家新崛起的電子零件公司,產品功能與價格都極好。但是,市場上的主力供應商受不了,就誣告他們侵犯專利。雖然明知對方完全沒有道理,只不過是以大欺小,故意要牽扯競爭對手的精力,當事人還是氣得不得了,立刻吩咐律師應戰。          雖然像是以卵擊石,螳臂擋車,但是,事實上也似乎不得不應戰,難道還有其它出路嗎?何況,名譽攸關,沉默不就等于承認?那還得了!士可殺,不可辱;是可忍,孰不可忍?等等。人在氣頭上,是只會鑽牛角尖的!頭腦發燒的時候,是沒辦法冷靜考慮事情的!          這樣的遭遇,不只是老闆或高階主管會遇到,就是一般工程師、小職員,也常常遇到這種晴天霹靂,不白之冤。有苦沒處說,一個人越想越氣,不是得胃潰瘍,就是得憂鬱症。至于高血壓、心臟病也都可能會發生。          甚至報復的心油然而生。人失去理智時,惡向膽邊生,什麼事都有可能做出來!怒氣是極具破壞力的,這時候我們最需要的是冷靜下來。 到我這裡來得安息          人在盛怒之下,所想到的都是自己多麼委屈,因此不會、也不願意去分辨:什麼是比較明智的?什麼對公司最有利?該不該只是為了一口氣,為了面子,為了下不了台,而做出不理性的決定?          這時候我們最需要的是禱告,是來到神面前。要提醒自己:我的心深處受傷了,只有神能真的給我安慰。主耶穌明白、瞭解我的心情,他也曾經受過不白之冤,因此他才微聲邀請:來,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得安息。(《太》11:28)。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淺談婚前性行為(下)

慧能 本文原刊於《舉目》16期 性放縱的幾種形式       然而,上帝對人類的這一特殊祝福,只限夫妻之間,並且是一夫一妻之間。這是《創世記》上說得清清楚楚的,是耶穌重新教導的,也是保羅再三強調的。          可是,人們卻濫用了上帝對人類的這一特殊賜福,做了許許多多神所不喜悅的事。例如,一夫多妻制,娼妓体制,情人制,同居制,還有最新潮的所謂“過渡性一夫一妻制”,即每三到四年換一個丈夫或妻子……一句話:發明了許許多多不同的淫亂方式。          許多人甚至還以性伙伴多為驕傲,認為那些一輩子只與一個女子性交的男人是傻瓜。其實,俄羅斯的大文豪托爾斯泰,早就討論過妓女的心理(《見復活》),許多妓 女正在為她的性交伙伴,遠遠超過只與一個男人睡過覺的貴婦人,而感到一種職業的驕傲。所以,這種所謂大男子的驕傲,也只不過是職業妓女一樣的驕傲吧。          有一位以扮演浪漫角色著名的電影演員,受到電視台的採訪,被問到:“怎樣才能成為一個偉大的情人?”他說:“一個偉大的情人應是這樣一個人:他能使一個女人一輩子感到滿足。同時,他也一輩子滿足于一個女人”;“一個偉大的情人並不是這樣一個人:老是從一個女人跑到另一個女人。任何一隻狗都會這樣。”這一原則 當然也適合于女人。         性解放運動的另一種現象,是越來越高的離婚率。許多人認為,離婚是用來解脫不幸福的婚姻、改正錯誤的一種方法。于是,夫妻之間一有矛盾,馬上就用離婚來解決。離婚成了越來越時髦的行為。人們普遍希望通過離婚來找到理想的配偶,通過離婚來建立幸福的家庭。          同時,人們又發現,離婚會帶來許多法律上的麻煩。于是,很快就發明了所謂的“試婚”。也就是先像夫妻一樣同居試試,好的再結婚,不好的還可以簡簡單單地改正錯誤,再換一個同居試試。這是用婚前同居和婚前性行為,作為找理想配偶的一種手段。          其實,這是一種非常錯誤的天真想法。並且,這種把童貞當兒戲的做法,更是極為有害的。         “童貞”不是生物學問題。          其實,“童貞”並不是一種在古代被人們神化了的概念,也不是一個簡單的處女膜等生物學問題。更重要的是,“童貞”是一種重要的心理問題。從心理上來說,無論是男是女,第一次性行為都會產生終生不可逆的心理狀態改變。          我們可用一個不很恰當比喻,來形容第一次性行為,對一個人的心理造成的不可逆影響。例如,“9.11”事件就對美國人產生了巨大的心理震撼以及永遠不可逆轉 的心理改變。儘管世貿大廈可以重建,也完全可以建得比炸掉之前漂亮得多。但是,“9.11”的影子卻永遠也不會從美國人的心中消失了,美國人從此失去了以 前那種認為美國本土不會受到攻擊的安全感。          所以,人的第一次性行為,並不是簡單地失去完整的處女膜,而是永不可逆地失去了童貞的心理。這種不可逆的童貞的心理改變,對男的也是一樣的。          這種心理改變,可能有很正面的影響,也可能會有很負面的影響。          如果第一次的性行為是與神聖的婚姻相聯繫的,這種心理的改變,就會與一種對婚姻的神聖感緊緊相連,從此認定了與自己一輩子同行的忠心伙伴。這是一種神所喜悅的改變。          […]

No Picture
事奉篇

瑞士短宣的回顧

明立中 本文原刊於《舉目》16期 有沒有搞錯﹖       “到瑞士去短宣?有沒有搞錯?”這是很多弟兄姊妹聽到我們 去瑞士短宣的本能反應。在一般人的心目中,瑞士是個風景優美、出產名錶的地方。許多人也知道,瑞士是十六世紀宗教改革時的重鎮,以基督教為國教,全國的基 督徒達90%。通常只聽說有人去觀光,有人去買錶,或去重溫一段重要的教會歷史,怎麼會想到去宣教?向誰宣教呢?          然而我們教會,確實是長途跋涉地去了瑞士。不但去了一次,而且在過去六年中(1998-2003)去了五次。          我們想利用《舉目》這塊園地,和大家分享我們前後五次去瑞士短宣的來龍去脈,也盼望我們這一點點在服事上的經驗,能讓那些想開始短宣事工的教會,有一些參考與幫助。 為什麼要選擇瑞士?          說來話長。生長在瑞士法語區的蘇耀宇弟兄,在青少年時期開始對華人福音工作有負擔。十五歲開始學中文,後來到北京唸大學,之後到夏威夷大學深造,因此加入了我們教會,成為我們的會友。          1997年他回瑞士探親,從瑞士寄來一封長達七頁的中文信,和我們分享了他的“新發現”,那就是在他家鄉周圍二十英里之內,大約有四百位中國人,大多數是最近幾個月到瑞士的。          他們在很偏僻的村莊的酒店管理學校唸書,然後到更偏僻的村鎮去實習。一般的學生都只會英語,不會法語,而他們讀書和實習的地區,都是法語區。他們連一個瑞士 人都不認識,生活非常不容易,心情很苦悶、很孤獨。蘇弟兄認為這是一個福音的異象,表示那裡有很大的福音的需要。他不只盼望我們為那些中國同胞禱告,更盼 望教會能考慮差派短宣隊去和他家鄉的教會配搭,把福音傳給那裡的中國人。          很多弟兄姊妺看完了那信都深受感動,知道這是上帝藉著蘇弟兄傳給我們的“馬其頓呼聲”,到瑞士的短宣隊,就是這樣開始的。          從1997年12月初,教會把決定要去瑞士短宣的消息向會眾公佈,到1998年2月報名截止日期,一共有九人報名參加短宣隊的行列,其中包括我們的主任牧師李永成。          有這麼多弟兄姊妹願意自費,用自己的假期加入短宣,是聖靈給我們另一個很強的印證。在隨後四個月的培訓中,大家在個人得救見證的分享、福音性小組查經、個人 的陪談與跟進,以及詩歌的領唱上,都得到很多的預備與操練。六月中旬,李牧師帶著我們八位弟兄姊妹前往瑞士,與蘇耀宇弟兄及他所屬的法語教會互相搭配,一 起展開向中國學生、學人及同胞傳福音的工作。          前後兩個星期,通過福音營會、中法文化交流聯歡會、各個團契的佈道會、福音座談會,及校園的 探訪,有很多的同學、同胞信主,很多的基督徒被激勵,甚至願意奉獻一生為主所用。一個語言學校的校園團契也因此而誕生。在這短短的兩個星期,我們短宣隊真 是看見上帝奇妙的作為,也讓每位隊員都清楚地經歷了與主同在、與聖靈同工的能力與信實。我們也深深地体會到能夠參與短宣的工作,是何等的福氣! 為什麼持續去?           當時,在整個瑞士,只有一家位于蘇黎世(Zurich)的華人教會,卻沒有全時間的傳道人或牧師。日內瓦湖畔法語區的日內瓦和洛桑(離蘇黎世超過三小時車 […]

No Picture
事奉篇

同心亦同堂 --訪西雅圖東區基督教會青少年聚會

華歆 本文原刊於《舉目》16期 獨特的方式          美國西雅圖東邊 Bellevue市東區基督教會(Eastside Christian Community Church)作主日崇拜的人,都會注意到,這教會的青年人是與成年人一起崇拜的,台上負責翻譯的,也是一位青年人。而北美的華人教會,大多數另為青年人 成立英文崇拜。于是人們就很想知道,為什麼東區基督教會採用這種比較獨特的方式。          今年5月9日正巧是母親節,用風和日麗來描繪當日的天氣,是再也恰當不過的了。筆者夫婦走進了東區教會的聚會大堂。         會眾陸陸續續地進來,青年人很自然地都聚在一起,坐在大堂靠左邊的位子,估計有五六十人,幾乎佔全會眾的三分之一。         這次的整個崇拜過程,從宣召、頌讚、禱告、信息到歡迎報告,都是以英文為主,中文翻譯。所選的詩歌,有古聖先賢所留下的老歌,也穿插有輕鬆活潑、使人身心一新的現代聖詩。成人、青年一堂,可各自選用習慣的中文或英文詞句歌唱讚美。         這讓我們聯想到,我們去過的幾處美國教會,在敬拜頌讚中,也是新舊聖詩交互編排,主日崇拜的前半段,連兒童都在一起,到詩歌唱完後,孩童們才安靜離開。由此可見,讚美詩歌的曲調,是不會專屬于某一年齡階段的。         在將近兩個鐘頭的崇拜時間裡,我們注意到青年人與成人一樣安靜聚會,沒有任何吵雜或坐立不安的情形。會後,與坐在旁邊的一位姊妹交談,她告訴我們,這教會每月有兩個主日崇拜以英文為主,其它二至三個主日則以中文為主,但一定都設有翻譯的雙語崇拜。 區別與合一         次日,東區教會的三位監督(彭、王、楊三位弟兄)特別撥出時間,和我們見面。我們才知道他們主日有兒童、青少年(Youth Worship)和成人三組的崇拜;各組成員分別是小學生、初中與少數高中生、高中生以上至成人。         教會沒有規定青少年組成員的年齡上限,當高中學生漸漸成熟,願意去參加成人組的崇拜時,就可以轉過去;成人組崇拜的時間較長,信息也比較深入。         青少年崇拜完全是用英語。每月有一個主日,全体青少年與成人聯合崇拜。         綜和我們與三位監督將近兩個鐘頭的談話,我們看到東區教會青少年組有幾個特色: 第一, 教會非常注重整体合一的崇拜。         1983年教會初成立時,除小學兒童外,主日只有一堂雙語崇拜。後來許多父母都認為,成人崇拜對初中孩子來說,時間太長,內容也太深了。于是經過一段時間的討論和禱告,開始了青少年英語崇拜。但是每個月還是特別安排一個主日,讓他們與成人共聚一堂,聯合崇拜。         […]

No Picture
事奉篇

多一點中國味

范學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16期 一、千萬別洋味十足       多年前還沒信主耶穌時,我也時常去教堂,聽講道,聽佈道,有時聽進去了,有時聽不進去。聽不進去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有些道講得實在是太洋味十足了,內容不去說它了,單說這形式,就令我不舒服。比喻,一講到例子,就統統都是西方人的故事,好像中國就沒出過什麼基督徒似的,就連引用格言,也只有西方的,沒有東方的。要不是看著講道的人長的的確是東方臉,說的也是中文,還真以為這是一個西方人在對著一群西方人講道呢?          多年來,國人一直把基督教視為“洋教”,這自然有偏見,不必細說,但是,反省我們基督徒自己,難道就沒有我們的原因嗎?我們對西方教會的一切都照抄照搬,弄得教會洋味十足,天長日 久,連自己也搞不明白了,到底什麼是基督教的根本內容,到底什麼是基督教的外在形式,什麼是不變的,什麼是可變的?         無論如何我們都得承認,基督教是從外國傳到中國本土的,絕對不可能沒有洋味,也就是說,在基督教中包含了中國文化中從來沒有的新信仰,新思想,新概念,新的宗教儀式,而最重 要的,是一位炎黃子孫從來沒聽說也不認識的救主耶穌基督,一本中國人從來沒有讀過的經——聖經。如果基督教一點洋味也沒有了,全是地地道道的中國土特產,那麼,大概也就不是什麼基督教了。          但耶穌基督的信仰若能在神州大地落地生根,那麼,就絕對不能洋味十足,必須有本土味,中國味,有鄉土氣息,讓中國人一聽到就覺得這是我們自己的,或者說,是上帝向我們中國人說話,並且,這話說得令我們感到親切,熟悉,有一種回到家裡的感覺。          在傳福音中,這一點尤其重要,鄉土味,這是我們縮短與朋友們的精神距離的粘合劑。我們應當重視這種粘合劑,並且善于使用它。 二、鄉情         “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這句俗語突出地反映了中國人是多麼重視鄉土觀念。就更大的範圍來說,中國人都是一家人,都是老鄉。          在傳福音中,我們要認親,即在思想上感情上認同自己是一個中國人,至少要認同那十三億大陸人,是我的骨肉同胞。不論我們離開了故鄉多久,不論我們是在大陸出 生長大的,還是在臺灣、香港、東南亞,甚至美國出生的,也不論我們在國籍上屬于哪國的國民,我們都要在心理和感情上認同我們是一家人。          這種認同,就是濃郁的鄉情。         《耶利米書》中記載了先知的話,“因我百姓的損傷,我也受了損傷。我哀痛,驚惶將我抓住。在基列豈沒有乳香呢?在那裡豈沒有醫生呢?我百姓為何不得痊愈呢?但 願我的頭為水,我的眼為淚的泉源,我好為我百姓中被殺的人,晝夜哭泣。”(《耶》8:21至9:1)而保羅則說:“我是大有憂愁,心裡時常哀痛,為我弟 兄,我骨肉之親,就是自己被詛咒,與基督分離,我也願意。”(《羅》9:2-3)          耶利米和保羅都是聖徒,聖徒有真情,且是大悲大喜之情,于此可見一斑。          這種感情上認同我百姓、我弟兄、我骨肉之親,更強烈地激發了聖徒傳福音,宣講上帝的話的信心和勇氣。我們不必以這種感情上的認同為恥,為狹隘,反而,我們要 祈禱上帝,讓我們牢記我還有許多骨肉之親沒有得救,他們還在黑暗中徘徊流浪。我們應當像那首歌唱的那樣:給我一顆中國心,一顆中國心,每當我在寄居地歌 唱,想到你就哭了。          我們若不認親,別人常常就不認同我們所傳講的信息。 […]

No Picture
事奉篇

宣教士的心理健康

陳彰儀 本文原刊於《舉目》16期       宣教士離開家鄉去到異鄉、異國,為要叫當地人得福音,這種使命是多麼神聖!然而,與親朋 好友分離、工作負荷沉重、缺乏成就感、教會弟兄姊妹們過高的期望等,無不帶給宣教士莫大的壓力。再加上學習語言的挫折、跨文化差異的適應,還有家庭問題 等,也都會影響宣教士的心情。這種種的壓力,容易使宣教士的心理變得不健康,進而使他們在宣教工場上感到挫敗、崩潰,甚至離去。          筆者期望透過本文,幫助宣教士了解造成心理壓力的個人個性因素,並從中釐出一些克服壓力、調整情緒,使心理更健康的方法。 一、 宣教士的主要壓力來源         造成宣教士感受到壓力的主要來源有三:         1.來自工作──例如服事超過負荷量、別人的期待過高、與同工們無法共事,及宣教環境資源不足等。         2.來自生活──例如子女教育的安排,及文化、語言、氣候與飲食等方面的不適應。         3.來自個人性格──外在的環境及事件確實會給個体帶來壓力,但相同事件發生在不同的人身上,卻未必會構成同樣的威脅;因此,個人如何看待壓力事件,以及個人的性格,才是造成壓力感的主要因素。         由于篇幅有限,本文僅就個人的特性部分加以說明。 二、個人特性對心理健康的影響         個人有許多的特性常會把自己綁在重重的框框裡,以致潛力無法自由地發揮,甚至使心理健康也受到了威脅。本文僅就最常導致我們產生壓力感的三個特性,來加以說明: 1.不能自我肯定 不能自我肯定的人,就是自我價值感較低的人。這種人非常在意別人的看法,也很敏感于別人的評語,聽到人家一、兩句負向的言語,就會覺得自己“一無是處”,因此常不喜歡自己,常覺得被傷害,常怨天尤人。          不能自我肯定的人生活得很辛苦,當他完成了十件事,即使有八件事被別人肯定,只有兩件事不被讚許,他也會被後兩件事所帶來的不舒服情緒所籠罩,完全忽略了那八件事所應帶來的興奮。          此外,不能自我肯定的人會因為害怕得不到肯定,而經常患得患失,因此容易處在憂鬱、焦慮不安及自責中,壓力自然很大。 2.追求完美 追求完美的人把每件事的標準訂得很高,原本只需一、兩個小時就可以完成的工作,他往往為求盡善盡美,而多花了兩小時的時間。神給每個人的時間是一樣的,因此 追求完美者常覺得時間不夠用。為了解決時間不足的問題,只得選擇犧牲睡眠、與家人相處、運動、休閒的時間,導致長期失眠、缺乏與家人相處的時間、終年處于 緊繃狀態。因此,對事情要求太高的人往往不容易喜樂與放鬆。 3.非理性思考 情緒是源于個体的想法、態度、價值。引起情緒的,不是事情本身,而是人對于事件的看法或其“自我對話”(self […]

No Picture
成長篇

教會史話10:神的道卻不被綑綁

呂沛淵 本文原刊於《舉目》16期         使徒保羅在主後56至57年間,完成了第三次宣教行後,起程前往耶路撒冷。目的是將外邦教會的奉獻捐項,帶到耶路撒冷,幫助教會中有需要的聖徒。對保羅而言,這不只是外邦教會幫補耶路撒冷母會,表彰教會合一,彼此相助,更是具有普世禾場豐收的末世意義。 所獻上的外邦人          固然,這些外在的捐項是“外邦人的奉獻”,然而其內在的屬靈意義深遠。當保羅在《羅馬書》中論及此點時,說:“叫所獻上的外邦人,因著聖靈成為聖潔,可蒙悅 納”,他是表明自己是“作神福音的祭司”,而外邦信徒是他所獻上的“奉獻”(《羅》15:16)。“外邦人的奉獻”是“所獻上的外邦人”之外在可見的記 號。外邦人悔改歸主,與猶太人同為神的子民,這是舊約眾先知的預言(《徒》15:16-18;《摩》9:11-12);而外邦人到耶路撒冷來奉獻,這正是 舊約《以賽亞書》66:20與《西番雅書》3:9-10的應驗。《使徒行傳》20:4列出與保羅同行,來到耶路撒冷的各外邦教會代表,意義非凡。 步向耶路撒冷          保羅知道此次耶路撒冷之行意義重大,也深知必會面臨許多危險。所以,請羅馬教會的弟兄姊妹特別為他向神祈求:叫他能脫離猶太地不信之人的迫害,所辦理之捐項 可蒙聖徒悅納(《羅》15:30-31)。當保羅的旅程愈來愈近耶路撒冷時,各港口城市的基督徒都勸他不要去,先知亞迦布也預言了保羅在耶路撒冷要遭綑 綁,所以眾弟兄苦勸保羅不要去。雖然保羅深知捆鎖患難在前面等待他(《徒》20:23;21:4,10-14),但是他仍然定意要去,因他知道這是神所命 定的,所以,他效法主耶穌面向耶路撒冷前行,願意死在那裡(《路》9:51)。 向猶太人,就作猶太人          保羅到了耶路撒冷,受到雅各與眾長老的歡迎。他們勸保羅與四位有願在身的弟兄,同行“拿細耳人”潔淨禮,並且替此四位拿出規費,叫他們得以剃頭。“拿細耳”是“分別為聖 歸主”的意思,舊約律法(《民數記》6章)規定:人可特別許願作“拿細耳人”,在一特定期間,不沾染任何與葡萄有關的食物或飲料,不可剪頭髮,直到離俗的 日期滿了,獻祭並剃頭。雅各與眾長老的建議,是針對流傳的謠言說“保羅叫在外邦的猶太人離棄律法”。          根據約瑟夫《猶太古史》的記載,希律 亞基帕一世曾為許多貧窮的拿細耳人,出獻祭所需的規費,博得了猶太人的歡心與認同。倘若保羅如此參與“拿細耳人”的潔淨禮,幫助此四位貧窮的弟兄遵行律 法,就可杜絕謠言。這對耶路撒冷教會接待保羅,以及保羅日後傳福音,都可闢謠,不遭猶太人非議。至於對外邦信徒是否會帶來負面影響,雅各與眾長老重申“耶 路撒冷會議”的決議,外邦人不需遵行舊約律法(《徒》15章;21:25)。          這權宜之計,對保羅來說沒有困難,他自己是猶太人,先前也許 過“拿細耳人”之願,在堅革哩剪過頭髮(《徒》18:18)。他向猶太人就作猶太人,為要得猶太人;雖然他不在律法以下,但是為要得律法以下的人,所以向 律法以下的人,就作律法以下的人。凡保羅所行的,都是為了福音的緣故,為要與人同得福音的好處(《林前》9:20-23)。 在耶路撒冷的見證          然而,事與願違,七日期滿,保羅與四位拿細耳人進入聖殿時,從亞西亞省來過五旬節的猶太人,聳動群眾捉拿保羅,下手殺他。此時耶路撒冷全城大亂,聖殿區旁的 安東尼營樓的羅馬駐軍,在千夫長率領之下,逮捕了保羅。保羅獲准,在營樓台階上向百姓分訴,見證自己如何歸主、領受使命赴外邦傳道。第二天,保羅被帶到公 會受審,引起法利賽人與撒都該人爭論。當夜,保羅被羈押在營樓裡,主向他顯現,對他說:“放心吧!你怎樣在耶路撒冷為我作見證,也必怎樣在羅馬為我作見 […]

No Picture
成長篇

醫療傳道的來華宣教士 ——鍾愛華

魏外揚 本文原刊於《舉目》16期       有些人會以為,中國對于西方宣教士的猜疑、敵視、逼迫、殺害等負面反應,都屬于十九世紀,而在世紀之交的義和團事件到達頂點。進入二十世紀後,宣教士應該可以告別悲情,得享天時地利人和的新環境吧!其實不然,二十世紀宣教士所面對的困難與挑戰,絲毫不減于十九世紀。         醫療傳道是宣教運動中最適合打先鋒的團隊,人們會質疑十字架的意義,但不會輕視手術刀帶來的益處。從馬禮遜以來,無數的醫療宣教士在中國對抗疾病,傳揚福 音。由于站在醫療最前線,接觸細菌病毒的機會較多,他們所犧牲的健康與性命,也特別令人感動。這一課我們透過鍾愛華(L. Nelson Bell, 1894-1973)醫生的雙手,來体會一個醫療宣教士,如何在二十世紀前期的中國為主而活。 一、握住球棒的手          鍾愛華生在美國維吉尼亞州的一個商人家庭,家境小康,父母親都是敬虔的長老會信徒。從高中時代開始,他就是運動場上的一顆明星,尤其是擔任棒球隊的投手,擅長投變化球,所向披靡,令他倍受矚目。          在他就讀維吉尼亞州醫學院時,有一支棒球隊的經理請他簽約加入球隊,他答應了,不過在合約中聲明他不在主日旅行及出賽,也獲得經理的諒解。一年多後,他面臨 進軍職棒大聯盟和完成醫學院學業之間的抉擇,結果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後者,因為他學醫的動機就是為了成為醫療宣教士,這個在1911年底清楚臨到的呼召, 不容他在學醫的道路上半途而廢。          二十世紀初年,美國的大學校園被海外宣教的風潮所籠罩,成千上萬的基督徒大學生簽下願往海外宣教的誓約, “我們這一代完成大使命”的口號成為最響亮的口號,“學生自願海外宣教運動”(The Student Volunteer Movement for Foreign Missions)成為規模最大的學生運動。鍾愛華不但個人回應上帝的呼召,還擔任過全維吉尼亞州學生自願宣教團契的主席,鼓勵許多同學加入這個運動。          1916年醫學院畢業後,正好美國長老會在中國淮陰清江浦的仁慈醫院需要人手,二十二歲的鍾愛華就帶著新婚的妻子,由美國西岸的西雅圖登船,經過十九天的航行,抵達上海,轉往清江浦,展開為期二十五年的醫療傳道生涯。 二、握住手術刀的手           美國長老會在淮陰地區設立宣教站,始于1880年代,是由賽兆祥(Absalom Sydenstricker)牧師所開拓,他的女兒就是以描寫中國農村社會而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賽珍珠(Pearl S. Buck)女士。之後有家雅各(Jimmy Graham)牧師夫婦來到,他們也來自維吉尼亞州,後來成為鍾愛華亦父亦友最親密的同工。 […]

No Picture
成長篇

亞伯拉罕的故事(下)

陳慶真 本文原刊於《舉目》16期 四、所多瑪城的“存”與“亡”          羅得選擇的滋潤之地,後來竟淪為 “罪惡甚重”的所多瑪、蛾摩拉城。聖經一再以此二城的命運警惕後世(《申命記》29:23;《耶利米書》23:14;《馬太福音》11:23;《啟示錄》 11:8等)。然而這兩座由地平面消失的城市,它們的舊址卻一直是個謎。幾年前一位考古學家在接受公視(PBS)訪問時,竟公然聲稱這兩個城在歷史上從未 存在過,有關它們的記載只不過是“迷思”(myth)罷了!          前章所介紹過的以伯納泥版(Ebla Tablet),記載著亞伯拉罕出生前2300BC時米蘇不達平原上的生活習俗。考古家就在其中一塊泥版上翻譯到一位商人寄給所多瑪城另一位商人的貨物發 票。發票上寫明了貨品的種類及數量。既使在那遠古時代,一個生意人也不會愚蠢到將真實的貨物寄往一個假想的城市吧!更何況要“寫”這麼一張發票,還得煞費 苦心來“刻”呢。          猶太歷史家約瑟夫(Josephus)認為西汀谷(四王與五王戰役地)之又稱為“礦泥坑”(Slime pit)是因它充滿了柏油瀝青。聖經上也有“西汀谷就是鹽海”的記載。這表示鹽海也是瀝青坑(或瀝青湖)。去過死海的觀光客,可以見到附近的礦岩山,鹽層 高達150呎,綿延6哩長。那真是一個湖面奇臭而四周鹽山發亮的地方。阿拉伯人至今仍稱這些鹽山為Jebel – V – Sedum,即所多瑪山;也形容湖面上升的臭氣讓飛過的鳥兒會墜湖而死。這些奇臭的礦泥,就是以色列人賣到全世界的“死海鹽”(Dead Sea Salt),含豐富的礦物質,有養顏美容之效。1996年筆者與一位姊妹在死海“游泳”時,就有一位“死海鹽”的推銷員來兜售:“買一瓶帶回美國吧!保證 讓你們年輕十歲!”我倆面面相視,這麼又黑又臭又粘的東西,我們決定維持實際的年齡!          著名聖經考古學者古魯克(N. Glueck)由出土的陶片等遺物證實在2000BC時,這裡曾是人口稠密的繁榮都市,卻在旦夕之間化為烏有。古生物學家也由相同時期的地層中發現肥沃的 土壤化石。證實了所多瑪的肥沃“如同耶和華的園子,也像埃及地。”(《創世記》13:10)          自有考古學,就有對所多瑪城遺址的尋索。半世紀下來,已有多種成形的理論。著名的有“下沉消失論”、“死海東南角論”、“死海西北角論”等。每個理論都是考古學者嘔心瀝血的科學報告,但每個理論多少都與聖經稍有出入。看來這種研究還會繼續下去。           耶和華神並未將所有隱藏的事告訴我們(《申命記》29:29),但在所多瑪遺址的事上卻有許多事是明顯的:例如由以伯納泥版我們確知所多瑪曾經存在;也知道 它和其他四小城(蛾摩拉、押瑪、洗扁、拉沙)同為迦南由迦薩往東的境界(《創世記》10:19);它與蛾摩拉、押瑪、洗扁、瑣珥的王就是“四王戰五王”中 的“五王”;戰敗的所多瑪與蛾摩拉王逃跑時還掉在奇臭無比的“瀝青坑”裡(《創世記》14:10)。有瀝青的地方,就代表它的地底下有石油礦;有礦鹽山就 表示是地底窪,高溫曝晒死水蒸發的副產品。最後,耶和華將硫磺與火從天上降下毀滅了所多瑪、蛾摩拉,其實連洗扁、押瑪全都化為灰燼。亞伯拉罕出來觀看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