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職場生活

人際關係的智慧:堅強的愛

Dennis McCaan著/錢保羅譯 本文原刊於《舉目》18期 一、愛是付出時間(Love is Spelled Time)         《標竿人生》的作者說:愛這個英文字的拼法是T-I-M-E。意思是說,沒有時間,就沒有愛。確實,良好的人際關係,必須花時間去建立。關係不夠,對別人是沒有發言權的,也沒有機會影響別人。因此,基督徒要在公司裡有影響力,必須要先付上時間的代價,去建立愛的關係。         人際關係的隔離與疏遠,是當今社會的普遍現象,基督徒的人際關係,也不例外。我們很容易落入兩個誤區:一個是律法主義,用聖經的標準當作教條,嚴格地要求別人,經常批評論斷,缺乏憐憫。         另外一個是把神的愛誤解為溺愛,軟趴趴地不敢要求別人,經常逆來順受,沒有原則。對于身邊發生的不合適、不合情理、不合道德、甚至不合法的事情,選擇息事寧人、視若無睹的態度。或乾脆走為上策,深怕沾染世俗的污穢,採取隔離與疏遠的消極迴避政策。         神要我們的人際關係是連結,不是隔離。耶穌自己作了示範:“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約》1:14)         耶穌說我們是世上的鹽,如果沒了鹹味,是沒有用的;我們是世上的光,要讓人看見基督徒的好行為,就歸榮耀給神(《太》5:13-16)。          因此,我們處理人際關係的態度,應該是入世的。要積極介入攔阻錯事,幫助他人做正確的事,而不是消極溺愛式的縱容默許──其結果往往是違背公義公正原則,坐視他人名譽或經濟受損,甚至公司和個人受到牽連,鋃鐺入獄。          每一個人在公司裡,都會碰到公德與私誼不能兩全,面子與原則不能兼顧的情況。基督徒處理人際關係的原則必須是“堅強的愛(Tough Love):既有愛心,能体諒人們不過都是罪人,都有軟弱;又要能堅強,以身作則,預備付代價維護合神心意的立場。         這是不容易做到的,但是,基督徒們被呼召,在工作場合示範一個更高的標準,要不同凡響,不要隨波逐流。 二、交情與發言權(No Relationship, No Right to Speak Up)         問題是,當我們想幫助別人選擇正確的立場,我們有沒有足夠的交情來進一言呢?因為,當我們被歸類為“自己人”的時候,我們的好意就是規勸;當我們被歸類為“外人”的時候,我們的好意就可能被當成攻擊。我們有沒有贏得發言權呢?         從最常見的對女同事性騷擾說起。比如有同事喜歡講黃色笑話,他認為這是不傷大雅的。當我們聽時,是隨聲附和、哈哈大笑,甚至于也加入,再多講一個粗俗下流的 […]

No Picture
透視篇

呼喚誠信 ──透視當代學子們的“誠信危機”

張路加 本文原刊於《舉目》18期 “誠信缺失”氾濫成災 一段時期以來,“大學生考試作弊”,成為了與“農民工討薪”並駕齊驅的社會焦點。一向以“立信、立德”為育人之本的校園課堂,如今竟然發現,作弊隊伍“不斷壯大”,幾到了泛濫成災的地步。         而作弊者的心態竟也愈加“坦然”,且作弊手段不斷翻新,作弊工具“現代化”程度不斷提高。甚至出現了藉此大發橫財的“職業作弊”行業,公然登報大賣廣告,明碼標價。而且 “生意好得出奇”,出現從“槍手代考”到“論文代寫”的“一條龍”式服務。        “學不在精,作弊則靈;功不在深,偷看就行”的課桌文化,居然堂而皇之地在校園中大行其道,廣泛流行。         國人們在震驚之餘,不由得對今日育人育德的“神聖殿堂”,投以狐疑的眼光:到底走出校門的畢業生隊伍中,貨真價實的有幾許?         為了遏止日益猖獗的考試作弊之風,各地教育部門也著實動了不少腦筋。如東北大學專門研製出一種移動通信干擾器,用以干擾瀰漫于考場上空的手機信號。湖北省武 漢理工大學等四所院校的考場中,安裝了近200台屏蔽儀,以擾亂考生利用通訊工具傳遞考試信息。教育部則于去年史無前例地下發通知,要求參加高考的所有考 生,都要簽訂考試“誠信協議書”,否則不准參加考試。        “天之驕子”們的“誠信危機”,還包括了論文剽竊、作業抄襲、買假證書、編造虛假簡歷、拖欠甚至不還助學貸款等等。可說是層出不窮,花樣繁多。        無怪乎許多大學紛紛開展“誠信教育”。北京9所高校,于去年10月聯名開始為期一年的“誠信我為先”活動,試圖通過轟轟烈烈地誠信漫畫大賽、誠信辯論賽、誠信主題電影巡迴演出等,彌補今日大學生的“誠信缺失”。        其實,“誠信”的喪失,並非始于走進高校。今日的中小學校園,也面臨同樣的嚴重問題。《中國青年報》去年的一項調查表明,高達49.7%的小學生和高達79.9%的中學生,承認自己說過假話。大學生中承認自己說過謊,則高達99.52%。         為此,去年3月,教育部火急火燎地下發通知,要求進一步加強中小學生的誠信教育,提高誠信意識,建立學生誠信紀錄評估表,同時確定每年9月,為全國“中小學弘揚和培育民族精神教育月”,期待從中國傳統文化中尋找誠信美德。 誠信崩盤原因何在?         今日學子們誠信意識如此淡薄,其實正如一滴水珠,折射出的是整個社會大環境的誠信危機。         據南京航空航天大學研究生院朱雲林教授的分析,其原因至少有三個方面:家庭教育、學校環境、整個社會環境,與誠信問題有關。         中國當前的家庭教育,偏重于“智育”,只要得高分,進名校,其它方面都是次要的,甚至是可以忽略的,包括誠信在內。         許多家長只重視子女的學習成績,對子女平時的不誠實行為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有的甚至還起了教唆的作用。許多家長本身在工作和日常生活中的“誠信缺失”,也有聲無聲地對子女產生著示範作用。        而今日許多學校的教育環境也同樣令人擔憂。且不說許多學校在一味追求經濟效益,大興土木、大擴校園的同時,教育輔導質量漸次下降,許多教育工作者本身,本當 為人師表,卻也同樣誠信破產,比如抄襲剽竊學術文章,或是他人捉刀,甚而買賣書號、虛假鑒定、徇私關照、項目壟斷等。“上樑不正下樑歪”,讓學生們有樣學 […]

No Picture
事奉篇

姊妹獻身宣教的挑戰

李林靜芝 本文原刊於《舉目》18期 一、女性——傳統社會的弱勢群体         從傳統及普世的角度來看,一般而言,女人一直是被壓制、被輕視的弱勢群体。中國傳統認為“女子無才便是德”,並要女人“三從四德”(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夫亡從子;婦德、婦 言、婦容、婦功);生兒子是弄璋、生女兒就變成弄瓦;兒子是萬金、女兒則是千金……真是個重男輕女的社會。雖然在今日中國,女人號稱“能頂半邊 天”,但大部分骨子裡仍有重男輕女的思想,所以農村常有溺死女嬰的現像。        傳統猶太人比中國人更加重男輕女,猶太拉比走在路上不可以碰女人,也不與女人講話,甚至有一派連女人都不可以看,在路上行走時“不幸”遇到女人,立刻把眼睛閉上,以致撞跌得鼻青臉腫,被稱為“鼻青臉腫”派。        東方社會重男輕女,西方社會也不例外,以致婦女們痛恨不平等之苦,極力鼓吹“男女平等”、高舉“女權主義”運動大旗。         再從宗教方面來看:回教規定女人要把臉蓋起來,全身到腳也都要遮住,以免引起男人不正當的慾望;《可蘭經》中規定:在法律事件上,兩個女人才等于一個男人。 至于印度教和佛教,也都把女人壓制成二等公民,只有等待“來世”投胎做男人。故此,歷世歷代、古今中外,女性在傳統社會中受壓、掙扎,為肯定自己的角色, 爭取自己的地位,必須不斷辛苦地奮鬥。          根據2004年2月27日World Pulse(普世脈動)的報導:在全球“福音未及之民”及全世界“難民群体”中,百分之八十是婦女和孩童,其中每年有四百萬人被販賣為奴。婦女及女童被視 為世界上最沒價值、最不得溫飽、最沒機會受教育,也最常被拋棄、被凌虐、被遺忘的群体。又根據美國福音派2004年宣教手冊報導:全世界還沒有一個宣教機構專門針對這批最不幸的婦女為宣教的對像。         女人,何等可憐、可悲的弱勢群体? 二、從神的創造,認識神心目中姊妹的角色         根據聖經第一卷書《創世記》的記載,從神造女人的過程中,讓我們看到神造女人的目的:         1. 因為“男人獨居不好”(《創》2:18a),所以神為他造了女人;以致女人成為使“不好”變成“甚好”(《創》1:31)的關鍵人物。         2. 因為“男人需要一位配偶幫助”(《創》2:18b),所以在神創造的設計中,祂賦與男女的角色是“相幫、相配、互補、互助”的關係。         再者,神造女人時,祂刻意地從男人最“貼心”之處,取出肋骨,為他造成一位“骨中之骨、肉中之肉”的親密伴侶——女人。祂讓女人:         1. 與男人有同樣尊貴的生命價值,因為,男與女都是神按著自己的形像造的(《創》 1:26、27)。 […]

No Picture
事奉篇

關于網路傳媒的一點感想

小約翰 本文原刊於《舉目》18期 且不說“五四”之性質如何評價,其影響確不同凡響。而“五四”作為一場新文化運動又和一份刊物《新青年》分不開。這份刊物初名《青年雜誌》,1915年由陳獨秀創刊于上海。第二卷改名為《新青年》,1916年底遷至北京。陳獨秀被北大校長蔡元培邀請作文科學長。1918年起陳獨秀邀請李大釗、錢玄同等輪流主編《新青年》。接著,錢玄同邀請已在北京抄了多年古碑的周樹人加入。當時的周樹人正處在憤懣、絕望、消沉之中,看不到任何希望。居然被錢玄同說動試著寫了中國現代小說史上第一篇白話文小說《狂人日記》,用筆名發表在1918年五月的《新青年》上,此後竟一發不可收拾。 這個筆名就成為二十世紀中國文學史上最有名的筆名,不用說您就猜到了是誰,對,魯迅! 到底是魯迅成全了《新青年》和白話文,還是《新青年》和白話文成就了魯迅?如果沒有《新青年》的話,還有魯迅嗎? 不必論及白話文和古漢語孰優孰劣,白話文更近于那個時代人們的口語,這是事實;也不必提及《新青年》全盤反傳統傾向之問題所在,這份雜誌對專制之批判,對國人之啟蒙,確功不可沒,有目共睹。 可以這樣說,那時的白話文之于古文,《新青年》雜誌之于經傳注疏,就像今日網路語之于書面語,網路傳媒之于文字書籍、廣播影視等傳統傳媒。 有時,媒介的使用很重要,甚至促進了思想和歷史的轉折。 不單單是思想改變了歷史。 而對于自以為擁有真理的人來說,用什麼樣的方式對人說出真理,在哪裡說,由誰說,有時很關鍵。 就像研究十六世紀宗教改革,如果抹殺了剛剛使用的印刷術在當時所起的偉大作用,就有點閉目塞聽了。 全世界這麼多人在使用網路,我們最好不必認為文字就一定優于網路。怎樣用最先進、最便捷的工具傳達想要傳達的內容才是最重要的。任由色情、遊戲、花邊、無聊、庸俗等等在網路上大行其道,卻關起門來說自己擁有最偉大的真理,不必使用最方便的工具,“酒香不怕巷子深”,豈不有點太孤芳自賞的味道? 就像那麼多人喜歡看表達了都市人迷惘和失落情懷的幾米漫畫,最好不要一上來就擺出道學家面孔,嘲諷看漫畫者“孩子氣”,要人家提升到自己欣賞抽象文字的高水準趣味。既然認為自己有最棒的東西,那為什麼不遷就一下大家的口味,給最棒的東西穿上最為喜聞樂見的衣服呢?用基督教理念畫漫畫,滿足青少年需要的漫畫家在哪裡?把聖經畫成小畫冊的人才在哪裡?造出聖經網路遊戲的人才在哪裡? 筆者在幾年前曾熱心參與一家大陸基督教網站的工作,幾年下來,覺得在大陸從事網路工作最大的艱難,從外部來說是缺少專業性的基督徒知識份子人才,從內部來說就是教會對網路工作的普遍輕視。筆者所在的網站,幾年下來面臨的最大危機,從外部來說就是缺少專業人才(不單是電腦人才),從內部來說就是觀念上並不重視網路自身的工作。同一個班子,又是上神學課,又是培訓主日學課程,又要牧養教會,又要開書店……很多時候被教會的地面事工牽著走,並不能向獨立性、專業性、機構性方面發展。有時候,整整半個月大家都忙著搞地面培訓去了;甚至網站好幾個月不能更新。如果缺少原創性和更新性,辦網站的意義就不太大了。當然,也並不是在裡邊的人不重視,而是很少有教會重視。網站拿教會的錢就要受教會管,限制了網站的發展。 因此,思前想後,覺得還是從觀念上呼籲教會對網路工作的重視最重要。 記得在一次網路、文字工作會議上,一位資深的基督徒文字工作者說:廣播興起的時候,我們基督教在這塊陣地上輸了;影視興起的時候,我們基督教在這塊陣地上也輸了;現在網路興起了,我們基督教很可能還要輸。 這話語重心長,讓人沉思。 小約翰,1972年生,1997年受洗,曾參與大陸某網站工作數年,現已從此網站辭職。

No Picture
事奉篇

網絡:無邊無際的未得之地

燃燒的海水 本文原刊於《舉目》18期 怎樣在城市展開       當普世教會都陷入低潮時,中國的教會增長,在西方教會界成為一振奮人心的消息。         然而,身在中國,我們卻可以感受到,中國的教會正處在一個宣教的低潮中。據說,在農村真正在傳福音的人非常少。一位老弟兄提到:在經歷了前些年的復興後,中國教會增長得不如從前了,因為我們現在有點自滿。         隨著農村復興的逐漸消退,以及中國城市化進程的推進,顯然,今後城市將成為今後中國福音的主要禾場。         然而,城市的福音怎麼開展,是我們要面對的一個重要挑戰。以往二十餘年農村的復興中,有一個有利因素,就是農村的社會控制相對弱一些,比較有利于福音的傳播。         但是中國的城市卻不是這樣的。據說,上海等城市裝的探頭,達到數千萬個。在北京,我在一則新聞報道中看到,市長王岐山到一個區的交通指揮控制中心視察,通過 控制中心的屏幕,看到一座天橋上有人在散發小廣告。這個信息馬上通知給城管部門,城管人員隨即出現在天橋上,將這個散發小廣告的人帶走。以此類推,在這裡 散發福音單張的人,將面臨相同的命運。         隨著中國對城市控制的加強,進行公開宣教活動的空間將越來越少。        面對廣大的城市人口,我們縱使像保羅在雅典時那樣“為道迫切”,我們卻難有機會,像保羅當年那樣對著眾人大聲疾呼。 我們怎樣完成城市福音的使命呢? 面對互聯網我們顯得遲鈍         感謝上帝,有另外一道門為我們打開了,就是互聯網。        《哈巴谷書》中宣告說:“認識耶和華榮耀的知識,要充滿遍地,好像水充滿洋海一般。”(《哈》2:14)在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一種傳播工具,可以像互聯網一樣,更加迅速讓這個宣告成為現實。        “主要在世上施行祂的話,叫祂的話快快地完結,速速地成就”,我們相信上帝掌管世界的歷史,並且相信歷史的每一個細節,都是為了主耶穌福音的傳播。         當馬丁‧路德興起時,上帝預備了印刷術,同樣,這一次的互聯網的興起,是為了將福音傳播直到地極。每一次傳播技術的革新,都會為福音的拓展,打開一個新局面。這一次互聯網的興起也將這樣。         從1990年代末期,互聯網大範圍進入中國人的生活以來,中國知識份子已經很好地利用這一次的機會,使自由思想得到極大的傳播,以致今天自由思想在網絡上,幾成不可收拾之勢。但是,這五年的時間,基督徒應對互聯網的挑戰時,顯得略有遲鈍。 無邊無際的未得之地         如今,互聯網正在成為中國人獲取信息最重要的渠道。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透露,截止到2004年6月30日,中國網民已經達到8700萬。這些網民中,三成 以上是學生,18歲以下的達1500多萬。而據另一份預測,未來一年網民數量將激增到1.2億至1.5億。而網民中35歲以下的占大多數,這一年輕群体正 […]

No Picture
事奉篇

淺談網絡時代的福音使命和文化使命

默歌 本文原刊於《舉目》18期 網路社會已崛起      1995年,麻省理工學院的尼葛洛龐帝教授出版了著名的《數字化生存》一書,在該書中,預言了資訊技術尤其是網絡技術,給社會和人類生活帶來的革命性影響。該書一經問世,即引起轟動,旋即被翻譯成數十種文字在世界各地出版,其中文版也在1996年問世。         該書問世10年以來,資訊和網絡正以成數量級的速度快速成長。在1997年10月31日,中國互聯網絡資訊中心的《第一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中,上網人數只有63萬,www站點只有1500個。         但2005年1月19日發布的第15次報告顯示,目前中國上網用戶總數為9400萬,www站點有668,900個。由網絡所帶來的數字化生存時代,比尼葛洛龐帝所預言的,更快地到來了。         正如社會學家卡斯特爾所說:“一個網絡社會已經崛起。”         網絡,已經不只是一種技術和手段,而漸漸成為一種生存方式。網絡正深刻地影響和改變著世界和人類的面貌。 新媒体話語狂歡        “媒介即資訊”,這句麥克盧漢(Marshall McLuhan)的名言,最早出現在其上世紀六十年代的《理解媒介──人的延伸》一書中。但真正被大眾關注,還是在網絡勃興的上世紀九十年代,這句話當今 幾乎成為現代傳媒學的標語。媒体(媒介)與資訊、受眾之間,不再是傳遞與被傳遞的關係,而是有著互動和交聯。         正因為此,網絡因其與傳統媒 体殊然的特徵,而被稱為“新媒体”。網絡的“即時性、互動性、多向性、個体性”等特徵,顛覆了傳統媒体,卻贏得了越來越多的讀者。據統計,越來越多的人不 再從報紙、電視獲取資訊,而是從網絡。九一一、伊拉克戰爭等新聞事件的報道中,我們看到唯一的贏家就是網絡。         網絡最重要的一個特點是平民化和個体化。媒体正走下精英媒体的神壇,也走出大眾媒体的媚俗,大步走向個人媒体。網絡也改變了大眾傳媒的本質和資訊的流向,“推”(Pushing)送 資訊給受眾的過程,變為受眾“拉”(Pulling)取所需資訊的過程。互動和多向性,成為網絡媒体的典型特徵。         假如說,八十年代的中國,是精英話語狂歡的時代。那麼,在經歷了九十年代初期的沉寂之後,從九十年代末始,隨著個人網站、論壇、虛擬社區、Blog的興起,當下的中國則迎來了一個大眾話語的狂歡時代。         經歷了長久失語的中國人,在網絡這一公眾空間,迸發出令人驚訝的話語能量。新浪刊出的一條新聞,或許在短短幾天內,就有上千甚至上萬條評論。孫志剛事件、寶馬撞人事件、乙肝維權案、西安彩票案等公眾事件及後續發展,無不與網絡切切相關。         網絡正成為影響中國的一支重要力量,各大論壇的意見領袖,甚至成為一呼百應的新綠林英豪。而Blog作為個人媒体的新興代表,滿足了“人人都有發布資訊的願望,人 人都希望能夠自己去選擇資訊”,資訊流向直接從個人流到個人。         公眾的話語狂歡帶來了民主和透明,正推動著社會的進步。同時,也呈現著“反權威、反邏輯、反和諧、去中心、反諷”等後現代文化特徵,從而影響了社會。在網絡 中,影響力為王,點擊率說話。在各大搜索引擎的排名中,我們可以看到,性及相關的條目,始終佔據前幾位。而很多網絡公司的盈利方式,就是靠相關的擦邊球資 […]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對話,進入BBS——公共論壇

健新 本文原刊於《舉目》18期 一、網絡陣地       “網絡陣地”這個詞,出自網友 轉載的官方評論。大意是,必須重視網絡陣地,引導輿論。不過,“陣地”這個說法我很熟悉。在我早年接受的革命教育中,各行各業都成了各條戰線,像什麼工業 戰線,農業戰線,宣傳戰線等等,數都數不清。既然是戰線,就得打:佔領陣地啊,打仗啊,衝鋒陷陣啊,徹底消滅一切敵人啊,全都來了。利用網絡這一最新科學 技術的成果,來大力傳播官方的意識形態,這就是“網絡陣地”這個詞彙的發明者們所要達到的目的。         那麼,我們基督徒,要不要在“網絡陣地”前繳械投降?答案當然是不!我們也可以使用網絡來表達並且傳播我們的信仰,在公共論壇上與朋友們對話。上帝既然把這麼好的傳播媒介賜給我們,我們有什麼理由拒絕呢?         問題是如何使用?只建立幾個基督教論壇是遠遠不夠的。基督徒成天聚在一起,未必屬靈。我們應當採取早期教會的作法:按照耶穌基督的命令,走出去。走到大陸的公共網站中間,參入討論,傳播福音。        牧師和傳道人們,要上網。        教會的差傳事工,應當把網絡宣教作為一個重要的項目。        盼望在北美的華人教會中,能出現幾百個甚至幾千個“網絡傳教士”,幾萬個“網上基督徒”。 二、自投羅網         一轉眼,我在網上寫作也好幾年了。一開始只是好奇,想嘗嘗上網是什麼滋味,一嘗,味道還不錯。後來,就陸續地貼了一些自己以前寫的東西,後來的後來,就主動 地到網上寫文章了,並且寫了一篇又一篇,樂此不疲,逐漸上癮。上網,成了我的日常生活、工作的一部分。我不得不承認,這真是自投羅網。         但這一個自投,不是被俘虜,關進了死囚,而是解放,出了這個論壇,又進入那個論壇。寫你自己想寫又可能寫的文章,隨時可以寫,隨處可以發表;一發表,就立即 可以看到反映,評論,有叫好的,有辱罵的,叫好的說“頂”,辱罵的被稱為“拍磚”,這些詞都是上網後才知道的。更結識許多朋友,我們彼此討論、切磋、補 充,甚至有人主動問到關于基督教信仰的種種問題,這一切,我要是不上網,哪裡會知道。          再說,寫篇文章不容易,雖然寫得不好,但畢竟是自己花大力氣寫成的,敝帚自珍,這是老話。在網上。看到自己寫的千百字文章,竟然有一萬,兩萬,甚至三萬的點擊率,還不算轉載到別的論壇上的,累點,值得了。         說到自投羅網,先得說這個“投”字,“投”,首先得投入時間。每天不花上兩三個小時,你是無法與網友們討論問題的。雖然這樣非常費時間,但是,人是最珍貴 的。尊重上帝,就不能不尊重上帝所創造的人,無論這一個人的社會地位如何。當我們把寫跟貼的網友看成是自己的朋友時,我們就知道怎樣做了。耶穌尋找罪人做 自己的朋友。我們也應該通過自己的筆,尋找人作耶穌基督的朋友。“投”字說到這裡,就是一個“愛”字了,要帶著耶穌基督的愛,投入到網絡論壇中。 三、在愛中寫作         在網絡上,大家都帶著面具,一個筆名ID,就可以把自己包裹起來,並且,這ID還可以換來換去。但問題是,無論ID怎麼換,你的心要是不換,用老百姓的話說,那是到頭來,狐狸的尾巴還是藏不住的。換心,就是以基督之心為我心。 […]

No Picture
事奉篇

基督徒知識份子在公共網路上的言說

基甸 本文原刊於《舉目》18期 話語霸權?         近年來,隨著中國知識份子信主的逐漸增多,和互聯網在中國的飛速發展,在網路上參與和發言的“網上基督徒”已經不再稀有,而成為一個人數眾多的群体。越來越多的基督教網站和論壇建立起來,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了“網上基督徒”的隊伍。         網路為中國基督徒提供了一個獨特的言論空間。基督徒在基督教網站和論壇上,可以進行基督徒之間的團契和交流,也可以跟非基督徒慕道友討論信仰問題。這方面的發展,從1990年代至今,仍然可以說是方興未艾。         本文的主題是介紹中國基督徒的另一類的網路參與和言說,即基督徒在非基督教甚至非宗教性的“世俗”的網站論壇的參與和言說。這些網站論壇多為思想性、文化性和學術性的網上空間,借用一個當前很熱門的詞,我們可以稱之為“公共”網路。         2004年的中文網路上,對關注社會文化的基督徒來說,發生了一些意味深長的事情。在這一年,“公共知識份子”的話題,成為中文網最熱門的話題之一。在網友評論對 中國最有影響的公共知識份子的過程中,很有影響力的青年網路評論家王怡,提到三名基督徒知識份子:余杰、遠志明和任不寐。         隨後,“基督徒知識份子群体”的提法,和基督徒知識份子在公共網路的言說,在公共論壇上引發了一系列的爭論。甚至有網友驚呼,如今的中文網路和知識界,“已悄悄進入了基督教話語霸權時代”。         2004 年,無論是提出“基督教憲政”理論的基督徒經濟學家楊小凱的去世、電影《基督受難記》的賣座、小說《達芬奇密碼》的暢銷、還是美國大選的“道德議題”,都 一再在公共網路引起對基督教信仰的熱烈討論和爭論。在國內較有影響的一些學術思想類論壇,關于基督教信仰的論爭,持續“發燒”不下。 邊緣空間         “基督教話語霸權”的提法,我認為是言過其實的。我當然不否認“基督徒知識份子”作為一個群体的現實存在,但是我認為基督徒知識份子在以公共網路為主的公共領域的言說,仍然是聲微勢弱的,而且基本上只局限在網路這個比較邊緣的言論空間之中。         中國知識份子有非常深厚的反宗教、尤其是反基督教的傳統。歷史上基督徒(包括身為知識分子的基督徒),在中國社會中一直處于邊緣化的地位,在社會上是被嘲笑、歧視甚至逼迫的對象。在公共領域中就更是“沆默的羔羊”,對社會文化等方面的公共議題,鮮有自己的言說。         近年來基督教信仰在公共網路上,成為一個被廣泛討論和爭論的話題,主要是因為當前中國知識份子最為關注的社會和文化議題,包括民主、憲政、傳統文化、工作倫理、家庭價值、科學技術等等,都必然涉及西方文化和思想,因此常與基督教信仰相關。          一些基督徒知識份子,在網路上和思想學術界有一定的影響力,主要是因為他們言說的議題本身,是當前中國知識份子最為關注的社會文化議題,而不是因為其“基督 教”的性質(遠志明弟兄是一個例外。《十字架--耶穌在中國》等,完全是宣教甚至培靈性質的。其在國內民間的流傳,和對社會文化的影響,可以說是“副產物”)。         基督徒知識份子在公共網路上的言說,當然是與言者的信仰背景分不開的。同時這些言說具有主動介入和參與的性質。在多元化的聲音中,基督徒知識份子的言說,也為公共網路帶來一種獨特的視角和透析。         基督教信仰的話題,在國內的公共網路上如此“火爆”,是一個很獨特的值得深思的現象。眾多的年輕人如此充滿激情地在網上批判基督教信仰或者為其辯護,這在 “後現代”的今天,實在是很難得一見的。激烈的爭論說明,人們對基督教信仰是否 “真”,也就是說對真理,仍然是在乎的。對一個有福音關懷的基督徒來說,這個現象本身就反映出一種對信仰的需求和呼喚。 坐而論道 […]

No Picture
成長篇

教會史話12:火煉真金

呂沛淵 本文原刊於《舉目》18期        關于耶路撒冷教會,在主後49-50年“耶路撒冷會議”(記載于《使徒 行傳》15章)之後的發展情形,聖經並無詳細記錄。主的兄弟雅各是主要的使徒,繼續領導當地的教會。雖然他在“耶路撒冷會議”最後發言定案,“外邦人得救 不需遵行舊約律法條例”,然而他身為猶太人,繼續遵行律法,過禁慾的生活,得眾民的喜愛與尊敬,被人尊稱為“義者雅各”。特別在信主的猶太人中,對律法熱 心的有成千上萬,雅各是他們的當然領袖。主的兄弟雅各        雅各的事奉對象與事工處境,可從其著作即新約《雅各書》中,看出 特色。《雅各書》是承接舊約先知書的信息,類同“登山寶訓”的筆調,指明神子民的生活見證。書中斥責聽道不行道、以貌待人、有信心無行為、倚靠自己誇口的 人,更是警誡壓榨貧窮人的富人。《雅各書》充滿了實際生活的教訓,教導讀者如何面對試煉、得勝試探;講明真實的“義”,控制舌頭,真實的智慧。書中提到這些信奉“榮耀的主耶穌基督”的讀者,是參加“會堂”的聚會,有其猶太背景(《雅》2:1-2)。         雅各特別堅持“真實的信心必定結出行為的 果子”,他引用了“亞伯拉罕獻以撒”與“喇合接待探子”為例,說明真信心必定是藉行為顯明出來。奇妙的是,《希伯來書》11:17,31也引用這兩個例 子,說他們是“因著信”而如此行。保羅在《加拉太書》5:6說,“唯獨使人生發仁愛的信心,才有功效”。可見,雅各與保羅所教導的是一致的,因為他們都是 被聖靈感動,寫出神的話。 保羅與雅各        保羅在外邦人中所傳的福音,是“單單因信基督稱義,不靠行為”。此消息傳到耶路撒 冷,遭到“律法主義者”的誣陷,說“不靠行為得救,不就是作惡以成善嗎?”。所以,保羅在《羅馬書》中回答說:“這是毀謗我們的人現在說的,並且也有人現 在認為我們有這話”(《羅》3:8,原文直譯)。保羅寫此書時,是主後57年左右,在第三次宣教旅程將近尾聲,要回耶路撒冷之前。可見當時在巴勒斯坦的 “割禮派”猶太信徒,仍在謠傳詆毀保羅所傳的福音。         所以,不久之後,保羅帶捐款奉獻抵達耶路撒冷,面見雅各與眾長老述說宣教見證後,他們 對保羅說:“兄台,你看猶太人中信主的有多少萬並且都為律法熱心。他們聽見人說你教訓一切在外邦的猶太人,離棄摩西,對他們說,不要給孩子行割禮,也不要 遵行規條。眾人聽見你來了,這可怎麼辦呢?”(《徒》21:20-22)。為了讓眾人知道這些謠言是無中生有,他們就規勸保羅赴聖殿行潔淨禮。保羅懷著 “向猶太人,我就作猶太人,為要得猶太人”(《林前》9:20)的心,就照辦了。         不料,保羅的聖殿之行,因人造謠他帶外邦人進殿,引起了全城暴亂。後來,羅馬駐軍千夫長逮捕保羅,將他解送至該撒利亞,交給羅馬巡撫腓力斯。腓力斯雖知保羅無罪,為要討好猶太人,就將他拘留在監。兩年後腓力斯 下任,由非斯都接任。由于保羅上訴羅馬皇帝,就被解送羅馬,約于主後60年抵達。保羅在該撒利亞作監兩年期間,耶路撒冷教會相安無事。一般民眾稱教會為 “拿撒勒教派”,視之為可和平共存的猶太人團体。 雅各殉道         但是好景不常,當主後62年巡撫非斯都死于任內,阿比那斯 (Albinus)被任命為猶太巡撫。在他赴巴勒斯坦到任之前,有三個月空檔。大祭司亞拿二世(Annas […]

No Picture
成長篇

空墳與信心之探究

曾思瀚著/吳瑩宜譯 本文原刊於《舉目》18期         空墳的事實,為基督教信仰奠定了基石。使徒約翰(註1)以獨特的手法,將耶穌復活事實,淋漓盡致地呈現在讀者眼前(《約》20:1-29)。        約翰是如何巧妙地引領讀者身臨其境的呢?情節探索         約翰審慎地佈置了情節(《約》20:1-29)。他刻意地以“耶穌的顯現與隱藏”、“入口的開與關”、“時間的提及”、“門徒負面情緒的表現”、“耶穌的問安”,及“耶穌的最後教導”為主題,使其在復活敘事所描述的三組事件中交替出現。         復活敘事之第一段描述(《約》20:1-18),以深陷于困惑及悲傷中的抹大拉馬利亞為中心人物。她深切的情感表現,不但肯定了空墳的事實,同時也成為耶穌自我顯現的前奏曲。約翰以耶穌對抹大拉馬利亞成為祂復活見証人之吩咐,結束了耶穌復活第一次顯現的描述。         復活敘事之第二段描述(《約》20:19-23),以恐慌的門徒們為焦點人物。當耶穌受審時,大祭司以耶穌的門徒和祂的教訓盤問祂(《約》18:19)。無 怪乎,這群門徒在耶穌受難之後,被層層的懼怕所包圍。當耶穌顯現時,門徒們的驚懼隨之消逝。耶穌重復地問安(《約》20:19,21),使得一般性的問候 語,成為平安的確據。而耶穌對門徒將接受聖靈,並有能力成就大事的最後教導,則自然地結束了對耶穌復活第二次顯現的描述。         復活敘事之第三段描述(《約》20:24-29),以被懷疑所困的嶄新人物多馬為主要角色(《約》20:26)提醒讀者,主在一週之前,剛向這群門徒顯現說:“願你們平安”。現在耶穌以同樣的方式向多馬顯現。         耶穌不但親自向多馬顯現,並更進一步地,回答了多馬在一週前,對耶穌復活所發出的懷疑之語(《約》20:25,27)。耶穌的親自顯現,除去了多馬的懷疑, 而耶穌“全知”的彰顯,則為多馬的疑問,提供了最佳的答案。最後,耶穌以“那沒看見就信的,有福了”的信心教導,結束了復活第三次顯現。         討論至此,我們可以概略地總結情節綱要,在復活敘事經文中的出現次序:入口的描述(約20:1,19,26)、對耶穌復活的誤解(《約》 20:4,19,25)、復活主的顯現(《約》20:16,19,26)、誤解的消除(《約》20:16,20,28)、及命令的給予(《約》 20:17,21-23,29)。         三組復活顯現的敘事,皆以時間的註明及經文中心人物的帶出為開始。         復活第一次顯現敘事,明顯是抹大拉馬利亞的記載。而復活第三次顯現敘事,則屬多馬的記載。約翰以不同的筆法描述此二事件,乃是為謹慎地選擇敘事之內容,以達傳遞信息或教導之目的。         在復活第一次顯現敘事中,抹大拉馬利亞好似引導耶穌兩位門徒進入場景的先前人物。然而,敘事的後段描述,卻清楚地顯示,馬利亞才是此敘事之中心人物。         而在復活第三次顯現敘事中,因為多馬的懷疑,耶穌親自顯現並對多馬說話。為什麼多馬會懷疑呢?因為他沒有親眼看見復活主肉身顯現。         “入口開或關”(The Opening and Clos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