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职场生活

人际关系的智慧:坚强的爱(Dennis McCaan著/钱保罗译)

Dennis McCaan著/钱保罗译 本文原刊于《举目》18期 一、爱是付出时间(Love is Spelled Time)         《标竿人生》的作者说:爱这个英文字的拼法是T-I-M-E。意思是说,没有时间,就没有爱。确实,良好的人际关系,必须花时间去建立。关系不够,对别人是没有发言权的,也没有机会影响别人。因此,基督徒要在公司里有影响力,必须要先付上时间的代价,去建立爱的关系。         人际关系的隔离与疏远,是当今社会的普遍现象,基督徒的人际关系,也不例外。我们很容易落入两个误区:一个是律法主义,用圣经的标准当作教条,严格地要求别人,经常批评论断,缺乏怜悯。         另外一个是把神的爱误解为溺爱,软趴趴地不敢要求别人,经常逆来顺受,没有原则。对于身边发生的不合适、不合情理、不合道德、甚至不合法的事情,选择息事宁人、视若无睹的态度。或干脆走为上策,深怕沾染世俗的污秽,采取隔离与疏远的消极回避政策。         神要我们的人际关系是连结,不是隔离。耶稣自己作了示范:“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约》1:14)         耶稣说我们是世上的盐,如果没了咸味,是没有用的;我们是世上的光,要让人看见基督徒的好行为,就归荣耀给神(《太》5:13-16)。          因此,我们处理人际关系的态度,应该是入世的。要积极介入拦阻错事,帮助他人做正确的事,而不是消极溺爱式的纵容默许──其结果往往是违背公义公正原则,坐视他人名誉或经济受损,甚至公司和个人受到牵连,锒铛入狱。          每一个人在公司里,都会碰到公德与私谊不能两全,面子与原则不能兼顾的情况。基督徒处理人际关系的原则必须是“坚强的爱(Tough Love):既有爱心,能体谅人们不过都是罪人,都有软弱;又要能坚强,以身作则,预备付代价维护合神心意的立场。         这是不容易做到的,但是,基督徒们被呼召,在工作场合示范一个更高的标准,要不同凡响,不要随波逐流。 二、交情与发言权(No Relationship, No Right to Speak Up)         问题是,当我们想帮助别人选择正确的立场,我们有没有足够的交情来进一言呢?因为,当我们被归类为“自己人”的时候,我们的好意就是规劝;当我们被归类为“外人”的时候,我们的好意就可能被当成攻击。我们有没有赢得发言权呢?         从最常见的对女同事性骚扰说起。比如有同事喜欢讲黄色笑话,他认为这是不伤大雅的。当我们听时,是随声附和、哈哈大笑,甚至于也加入,再多讲一个粗俗下流的 […]

No Picture
透视篇

呼唤诚信 ──透视当代学子们的“诚信危机”

张路加 本文原刊于《举目》18期 “诚信缺失”泛滥成灾 一段时期以来,“大学生考试作弊”,成为了与“农民工讨薪”并驾齐驱的社会焦点。一向以“立信、立德”为育人之本的校园课堂,如今竟然发现,作弊队伍“不断壮大”,几到了泛滥成灾的地步。         而作弊者的心态竟也愈加“坦然”,且作弊手段不断翻新,作弊工具“现代化”程度不断提高。甚至出现了借此大发横财的“职业作弊”行业,公然登报大卖广告,明码标价。而且 “生意好得出奇”,出现从“枪手代考”到“论文代写”的“一条龙”式服务。        “学不在精,作弊则灵;功不在深,偷看就行”的课桌文化,居然堂而皇之地在校园中大行其道,广泛流行。         国人们在震惊之余,不由得对今日育人育德的“神圣殿堂”,投以狐疑的眼光:到底走出校门的毕业生队伍中,货真价实的有几许?         为了遏止日益猖獗的考试作弊之风,各地教育部门也着实动了不少脑筋。如东北大学专门研制出一种移动通信干扰器,用以干扰弥漫于考场上空的手机信号。湖北省武 汉理工大学等四所院校的考场中,安装了近200台屏蔽仪,以扰乱考生利用通讯工具传递考试信息。教育部则于去年史无前例地下发通知,要求参加高考的所有考 生,都要签订考试“诚信协议书”,否则不准参加考试。        “天之骄子”们的“诚信危机”,还包括了论文剽窃、作业抄袭、买假证书、编造虚假简历、拖欠甚至不还助学贷款等等。可说是层出不穷,花样繁多。        无怪乎许多大学纷纷开展“诚信教育”。北京9所高校,于去年10月联名开始为期一年的“诚信我为先”活动,试图通过轰轰烈烈地诚信漫画大赛、诚信辩论赛、诚信主题电影巡回演出等,弥补今日大学生的“诚信缺失”。        其实,“诚信”的丧失,并非始于走进高校。今日的中小学校园,也面临同样的严重问题。《中国青年报》去年的一项调查表明,高达49.7%的小学生和高达79.9%的中学生,承认自己说过假话。大学生中承认自己说过谎,则高达99.52%。         为此,去年3月,教育部火急火燎地下发通知,要求进一步加强中小学生的诚信教育,提高诚信意识,建立学生诚信纪录评估表,同时确定每年9月,为全国“中小学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教育月”,期待从中国传统文化中寻找诚信美德。 诚信崩盘原因何在?         今日学子们诚信意识如此淡薄,其实正如一滴水珠,折射出的是整个社会大环境的诚信危机。         据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研究生院朱云林教授的分析,其原因至少有三个方面:家庭教育、学校环境、整个社会环境,与诚信问题有关。         中国当前的家庭教育,偏重于“智育”,只要得高分,进名校,其它方面都是次要的,甚至是可以忽略的,包括诚信在内。         许多家长只重视子女的学习成绩,对子女平时的不诚实行为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有的甚至还起了教唆的作用。许多家长本身在工作和日常生活中的“诚信缺失”,也有声无声地对子女产生著示范作用。        而今日许多学校的教育环境也同样令人担忧。且不说许多学校在一味追求经济效益,大兴土木、大扩校园的同时,教育辅导质量渐次下降,许多教育工作者本身,本当 为人师表,却也同样诚信破产,比如抄袭剽窃学术文章,或是他人捉刀,甚而买卖书号、虚假鉴定、徇私关照、项目垄断等。“上梁不正下梁歪”,让学生们有样学 […]

No Picture
事奉篇

姊妹献身宣教的挑战

李林静芝 本文原刊于《举目》18期 一、女性——传统社会的弱势群体         从传统及普世的角度来看,一般而言,女人一直是被压制、被轻视的弱势群体。中国传统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并要女人“三从四德”(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亡从子;妇德、妇 言、妇容、妇功);生儿子是弄璋、生女儿就变成弄瓦;儿子是万金、女儿则是千金……真是个重男轻女的社会。虽然在今日中国,女人号称“能顶半边 天”,但大部分骨子里仍有重男轻女的思想,所以农村常有溺死女婴的现像。        传统犹太人比中国人更加重男轻女,犹太拉比走在路上不可以碰女人,也不与女人讲话,甚至有一派连女人都不可以看,在路上行走时“不幸”遇到女人,立刻把眼睛闭上,以致撞跌得鼻青脸肿,被称为“鼻青脸肿”派。        东方社会重男轻女,西方社会也不例外,以致妇女们痛恨不平等之苦,极力鼓吹“男女平等”、高举“女权主义”运动大旗。         再从宗教方面来看:回教规定女人要把脸盖起来,全身到脚也都要遮住,以免引起男人不正当的欲望;《可兰经》中规定:在法律事件上,两个女人才等于一个男人。 至于印度教和佛教,也都把女人压制成二等公民,只有等待“来世”投胎做男人。故此,历世历代、古今中外,女性在传统社会中受压、挣扎,为肯定自己的角色, 争取自己的地位,必须不断辛苦地奋斗。          根据2004年2月27日World Pulse(普世脉动)的报导:在全球“福音未及之民”及全世界“难民群体”中,百分之八十是妇女和孩童,其中每年有四百万人被贩卖为奴。妇女及女童被视 为世界上最没价值、最不得温饱、最没机会受教育,也最常被抛弃、被凌虐、被遗忘的群体。又根据美国福音派2004年宣教手册报导:全世界还没有一个宣教机构专门针对这批最不幸的妇女为宣教的对像。         女人,何等可怜、可悲的弱势群体? 二、从神的创造,认识神心目中姊妹的角色         根据圣经第一卷书《创世记》的记载,从神造女人的过程中,让我们看到神造女人的目的:         1. 因为“男人独居不好”(《创》2:18a),所以神为他造了女人;以致女人成为使“不好”变成“甚好”(《创》1:31)的关键人物。         2. 因为“男人需要一位配偶帮助”(《创》2:18b),所以在神创造的设计中,祂赋与男女的角色是“相帮、相配、互补、互助”的关系。         再者,神造女人时,祂刻意地从男人最“贴心”之处,取出肋骨,为他造成一位“骨中之骨、肉中之肉”的亲密伴侣——女人。祂让女人:         1. 与男人有同样尊贵的生命价值,因为,男与女都是神按著自己的形像造的(《创》 1:26、27)。 […]

No Picture
事奉篇

关于网络传媒的一点感想

小约翰 本文原刊于《举目》18期 且不说“五四”之性质如何评价,其影响确不同凡响。而“五四”作为一场新文化运动又和一份刊物《新青年》分不开。这份刊物初名《青年杂志》,1915年由陈独秀创刊于上海。第二卷改名为《新青年》,1916年底迁至北京。陈独秀被北大校长蔡元培邀请作文科学长。1918年起陈独秀邀请李大钊、钱玄同等轮流主编《新青年》。接着,钱玄同邀请已在北京抄了多年古碑的周树人加入。当时的周树人正处在愤懑、绝望、消沉之中,看不到任何希望。居然被钱玄同说动试着写了中国现代小说史上第一篇白话文小说《狂人日记》,用笔名发表在1918年五月的《新青年》上,此后竟一发不可收拾。 这个笔名就成为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史上最有名的笔名,不用说您就猜到了是谁,对,鲁迅! 到底是鲁迅成全了《新青年》和白话文,还是《新青年》和白话文成就了鲁迅?如果没有《新青年》的话,还有鲁迅吗? 不必论及白话文和古汉语孰优孰劣,白话文更近于那个时代人们的口语,这是事实;也不必提及《新青年》全盘反传统倾向之问题所在,这份杂志对专制之批判,对国人之启蒙,确功不可没,有目共睹。 可以这样说,那时的白话文之于古文,《新青年》杂志之于经传注疏,就像今日网络语之于书面语,网络传媒之于文字书籍、广播影视等传统传媒。 有时,媒介的使用很重要,甚至促进了思想和历史的转折。 不单单是思想改变了历史。 而对于自以为拥有真理的人来说,用什么样的方式对人说出真理,在哪里说,由谁说,有时很关键。 就像研究十六世纪宗教改革,如果抹杀了刚刚使用的印刷术在当时所起的伟大作用,就有点闭目塞听了。 全世界这么多人在使用网络,我们最好不必认为文字就一定优于网络。怎样用最先进、最便捷的工具传达想要传达的内容才是最重要的。任由色情、游戏、花边、无聊、庸俗等等在网络上大行其道,却关起门来说自己拥有最伟大的真理,不必使用最方便的工具,“酒香不怕巷子深”,岂不有点太孤芳自赏的味道? 就像那么多人喜欢看表达了都市人迷惘和失落情怀的几米漫画,最好不要一上来就摆出道学家面孔,嘲讽看漫画者“孩子气”,要人家提升到自己欣赏抽象文字的高水准趣味。既然认为自己有最棒的东西,那为什么不迁就一下大家的口味,给最棒的东西穿上最为喜闻乐见的衣服呢?用基督教理念画漫画,满足青少年需要的漫画家在哪里?把圣经画成小画册的人才在哪里?造出圣经网络游戏的人才在哪里? 笔者在几年前曾热心参与一家大陆基督教网站的工作,几年下来,觉得在大陆从事网络工作最大的艰难,从外部来说是缺少专业性的基督徒知识份子人才,从内部来说就是教会对网络工作的普遍轻视。笔者所在的网站,几年下来面临的最大危机,从外部来说就是缺少专业人才(不单是电脑人才),从内部来说就是观念上并不重视网络自身的工作。同一个班子,又是上神学课,又是培训主日学课程,又要牧养教会,又要开书店……很多时候被教会的地面事工牵着走,并不能向独立性、专业性、机构性方面发展。有时候,整整半个月大家都忙着搞地面培训去了;甚至网站好几个月不能更新。如果缺少原创性和更新性,办网站的意义就不太大了。当然,也并不是在里边的人不重视,而是很少有教会重视。网站拿教会的钱就要受教会管,限制了网站的发展。 因此,思前想后,觉得还是从观念上呼吁教会对网络工作的重视最重要。 记得在一次网络、文字工作会议上,一位资深的基督徒文字工作者说:广播兴起的时候,我们基督教在这块阵地上输了;影视兴起的时候,我们基督教在这块阵地上也输了;现在网络兴起了,我们基督教很可能还要输。 这话语重心长,让人沉思。 小约翰,1972年生,1997年受洗,曾参与大陆某网站工作数年,现已从此网站辞职。

No Picture
事奉篇

网络:无边无际的未得之地

燃烧的海水 本文原刊于《举目》18期 怎样在城市展开       当普世教会都陷入低潮时,中国的教会增长,在西方教会界成为一振奋人心的消息。         然而,身在中国,我们却可以感受到,中国的教会正处在一个宣教的低潮中。据说,在农村真正在传福音的人非常少。一位老弟兄提到:在经历了前些年的复兴后,中国教会增长得不如从前了,因为我们现在有点自满。         随着农村复兴的逐渐消退,以及中国城市化进程的推进,显然,今后城市将成为今后中国福音的主要禾场。         然而,城市的福音怎么开展,是我们要面对的一个重要挑战。以往二十余年农村的复兴中,有一个有利因素,就是农村的社会控制相对弱一些,比较有利于福音的传播。         但是中国的城市却不是这样的。据说,上海等城市装的探头,达到数千万个。在北京,我在一则新闻报道中看到,市长王岐山到一个区的交通指挥控制中心视察,通过 控制中心的屏幕,看到一座天桥上有人在散发小广告。这个信息马上通知给城管部门,城管人员随即出现在天桥上,将这个散发小广告的人带走。以此类推,在这里 散发福音单张的人,将面临相同的命运。         随着中国对城市控制的加强,进行公开宣教活动的空间将越来越少。        面对广大的城市人口,我们纵使像保罗在雅典时那样“为道迫切”,我们却难有机会,像保罗当年那样对着众人大声疾呼。 我们怎样完成城市福音的使命呢? 面对互联网我们显得迟钝         感谢上帝,有另外一道门为我们打开了,就是互联网。        《哈巴谷书》中宣告说:“认识耶和华荣耀的知识,要充满遍地,好像水充满洋海一般。”(《哈》2:14)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一种传播工具,可以像互联网一样,更加迅速让这个宣告成为现实。        “主要在世上施行祂的话,叫祂的话快快地完结,速速地成就”,我们相信上帝掌管世界的历史,并且相信历史的每一个细节,都是为了主耶稣福音的传播。         当马丁‧路德兴起时,上帝预备了印刷术,同样,这一次的互联网的兴起,是为了将福音传播直到地极。每一次传播技术的革新,都会为福音的拓展,打开一个新局面。这一次互联网的兴起也将这样。         从1990年代末期,互联网大范围进入中国人的生活以来,中国知识份子已经很好地利用这一次的机会,使自由思想得到极大的传播,以致今天自由思想在网络上,几成不可收拾之势。但是,这五年的时间,基督徒应对互联网的挑战时,显得略有迟钝。 无边无际的未得之地         如今,互联网正在成为中国人获取信息最重要的渠道。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透露,截止到2004年6月30日,中国网民已经达到8700万。这些网民中,三成 以上是学生,18岁以下的达1500多万。而据另一份预测,未来一年网民数量将激增到1.2亿至1.5亿。而网民中35岁以下的占大多数,这一年轻群体正 […]

No Picture
事奉篇

浅谈网络时代的福音使命和文化使命

默歌 本文原刊于《举目》18期 网络社会已崛起      1995年,麻省理工学院的尼葛洛庞帝教授出版了著名的《数字化生存》一书,在该书中,预言了资讯技术尤其是网络技术,给社会和人类生活带来的革命性影响。该书一经问世,即引起轰动,旋即被翻译成数十种文字在世界各地出版,其中文版也在1996年问世。         该书问世10年以来,资讯和网络正以成数量级的速度快速成长。在1997年10月31日,中国互联网络资讯中心的《第一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中,上网人数只有63万,www站点只有1500个。         但2005年1月19日发布的第15次报告显示,目前中国上网用户总数为9400万,www站点有668,900个。由网络所带来的数字化生存时代,比尼葛洛庞帝所预言的,更快地到来了。         正如社会学家卡斯特尔所说:“一个网络社会已经崛起。”         网络,已经不只是一种技术和手段,而渐渐成为一种生存方式。网络正深刻地影响和改变着世界和人类的面貌。 新媒体话语狂欢        “媒介即资讯”,这句麦克卢汉(Marshall McLuhan)的名言,最早出现在其上世纪六十年代的《理解媒介──人的延伸》一书中。但真正被大众关注,还是在网络勃兴的上世纪九十年代,这句话当今 几乎成为现代传媒学的标语。媒体(媒介)与资讯、受众之间,不再是传递与被传递的关系,而是有着互动和交联。         正因为此,网络因其与传统媒 体殊然的特征,而被称为“新媒体”。网络的“即时性、互动性、多向性、个体性”等特征,颠覆了传统媒体,却赢得了越来越多的读者。据统计,越来越多的人不 再从报纸、电视获取资讯,而是从网络。九一一、伊拉克战争等新闻事件的报道中,我们看到唯一的赢家就是网络。         网络最重要的一个特点是平民化和个体化。媒体正走下精英媒体的神坛,也走出大众媒体的媚俗,大步走向个人媒体。网络也改变了大众传媒的本质和资讯的流向,“推”(Pushing)送 资讯给受众的过程,变为受众“拉”(Pulling)取所需资讯的过程。互动和多向性,成为网络媒体的典型特征。         假如说,八十年代的中国,是精英话语狂欢的时代。那么,在经历了九十年代初期的沉寂之后,从九十年代末始,随着个人网站、论坛、虚拟社区、Blog的兴起,当下的中国则迎来了一个大众话语的狂欢时代。         经历了长久失语的中国人,在网络这一公众空间,迸发出令人惊讶的话语能量。新浪刊出的一条新闻,或许在短短几天内,就有上千甚至上万条评论。孙志刚事件、宝马撞人事件、乙肝维权案、西安彩票案等公众事件及后续发展,无不与网络切切相关。         网络正成为影响中国的一支重要力量,各大论坛的意见领袖,甚至成为一呼百应的新绿林英豪。而Blog作为个人媒体的新兴代表,满足了“人人都有发布资讯的愿望,人 人都希望能够自己去选择资讯”,资讯流向直接从个人流到个人。         公众的话语狂欢带来了民主和透明,正推动着社会的进步。同时,也呈现著“反权威、反逻辑、反和谐、去中心、反讽”等后现代文化特征,从而影响了社会。在网络 中,影响力为王,点击率说话。在各大搜索引擎的排名中,我们可以看到,性及相关的条目,始终占据前几位。而很多网络公司的盈利方式,就是靠相关的擦边球资 […]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对话,进入BBS——公共论坛

健新 本文原刊于《举目》18期 一、网络阵地       “网络阵地”这个词,出自网友 转载的官方评论。大意是,必须重视网络阵地,引导舆论。不过,“阵地”这个说法我很熟悉。在我早年接受的革命教育中,各行各业都成了各条战线,像什么工业 战线,农业战线,宣传战线等等,数都数不清。既然是战线,就得打:占领阵地啊,打仗啊,冲锋陷阵啊,彻底消灭一切敌人啊,全都来了。利用网络这一最新科学 技术的成果,来大力传播官方的意识形态,这就是“网络阵地”这个词汇的发明者们所要达到的目的。         那么,我们基督徒,要不要在“网络阵地”前缴械投降?答案当然是不!我们也可以使用网络来表达并且传播我们的信仰,在公共论坛上与朋友们对话。上帝既然把这么好的传播媒介赐给我们,我们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问题是如何使用?只建立几个基督教论坛是远远不够的。基督徒成天聚在一起,未必属灵。我们应当采取早期教会的作法:按照耶稣基督的命令,走出去。走到大陆的公共网站中间,参入讨论,传播福音。        牧师和传道人们,要上网。        教会的差传事工,应当把网络宣教作为一个重要的项目。        盼望在北美的华人教会中,能出现几百个甚至几千个“网络传教士”,几万个“网上基督徒”。 二、自投罗网         一转眼,我在网上写作也好几年了。一开始只是好奇,想尝尝上网是什么滋味,一尝,味道还不错。后来,就陆续地贴了一些自己以前写的东西,后来的后来,就主动 地到网上写文章了,并且写了一篇又一篇,乐此不疲,逐渐上瘾。上网,成了我的日常生活、工作的一部分。我不得不承认,这真是自投罗网。         但这一个自投,不是被俘虏,关进了死囚,而是解放,出了这个论坛,又进入那个论坛。写你自己想写又可能写的文章,随时可以写,随处可以发表;一发表,就立即 可以看到反映,评论,有叫好的,有辱骂的,叫好的说“顶”,辱骂的被称为“拍砖”,这些词都是上网后才知道的。更结识许多朋友,我们彼此讨论、切磋、补 充,甚至有人主动问到关于基督教信仰的种种问题,这一切,我要是不上网,哪里会知道。          再说,写篇文章不容易,虽然写得不好,但毕竟是自己花大力气写成的,敝帚自珍,这是老话。在网上。看到自己写的千百字文章,竟然有一万,两万,甚至三万的点击率,还不算转载到别的论坛上的,累点,值得了。         说到自投罗网,先得说这个“投”字,“投”,首先得投入时间。每天不花上两三个小时,你是无法与网友们讨论问题的。虽然这样非常费时间,但是,人是最珍贵 的。尊重上帝,就不能不尊重上帝所创造的人,无论这一个人的社会地位如何。当我们把写跟贴的网友看成是自己的朋友时,我们就知道怎样做了。耶稣寻找罪人做 自己的朋友。我们也应该通过自己的笔,寻找人作耶稣基督的朋友。“投”字说到这里,就是一个“爱”字了,要带着耶稣基督的爱,投入到网络论坛中。 三、在爱中写作         在网络上,大家都带着面具,一个笔名ID,就可以把自己包裹起来,并且,这ID还可以换来换去。但问题是,无论ID怎么换,你的心要是不换,用老百姓的话说,那是到头来,狐狸的尾巴还是藏不住的。换心,就是以基督之心为我心。 […]

No Picture
事奉篇

基督徒知识份子在公共网络上的言说

基甸 本文原刊于《举目》18期 话语霸权?         近年来,随着中国知识份子信主的逐渐增多,和互联网在中国的飞速发展,在网络上参与和发言的“网上基督徒”已经不再稀有,而成为一个人数众多的群体。越来越多的基督教网站和论坛建立起来,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网上基督徒”的队伍。         网络为中国基督徒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言论空间。基督徒在基督教网站和论坛上,可以进行基督徒之间的团契和交流,也可以跟非基督徒慕道友讨论信仰问题。这方面的发展,从1990年代至今,仍然可以说是方兴未艾。         本文的主题是介绍中国基督徒的另一类的网络参与和言说,即基督徒在非基督教甚至非宗教性的“世俗”的网站论坛的参与和言说。这些网站论坛多为思想性、文化性和学术性的网上空间,借用一个当前很热门的词,我们可以称之为“公共”网络。         2004年的中文网络上,对关注社会文化的基督徒来说,发生了一些意味深长的事情。在这一年,“公共知识份子”的话题,成为中文网最热门的话题之一。在网友评论对 中国最有影响的公共知识份子的过程中,很有影响力的青年网络评论家王怡,提到三名基督徒知识份子:余杰、远志明和任不寐。         随后,“基督徒知识份子群体”的提法,和基督徒知识份子在公共网络的言说,在公共论坛上引发了一系列的争论。甚至有网友惊呼,如今的中文网络和知识界,“已悄悄进入了基督教话语霸权时代”。         2004 年,无论是提出“基督教宪政”理论的基督徒经济学家杨小凯的去世、电影《基督受难记》的卖座、小说《达芬奇密码》的畅销、还是美国大选的“道德议题”,都 一再在公共网络引起对基督教信仰的热烈讨论和争论。在国内较有影响的一些学术思想类论坛,关于基督教信仰的论争,持续“发烧”不下。 边缘空间         “基督教话语霸权”的提法,我认为是言过其实的。我当然不否认“基督徒知识份子”作为一个群体的现实存在,但是我认为基督徒知识份子在以公共网络为主的公共领域的言说,仍然是声微势弱的,而且基本上只局限在网络这个比较边缘的言论空间之中。         中国知识份子有非常深厚的反宗教、尤其是反基督教的传统。历史上基督徒(包括身为知识分子的基督徒),在中国社会中一直处于边缘化的地位,在社会上是被嘲笑、歧视甚至逼迫的对象。在公共领域中就更是“沆默的羔羊”,对社会文化等方面的公共议题,鲜有自己的言说。         近年来基督教信仰在公共网络上,成为一个被广泛讨论和争论的话题,主要是因为当前中国知识份子最为关注的社会和文化议题,包括民主、宪政、传统文化、工作伦理、家庭价值、科学技术等等,都必然涉及西方文化和思想,因此常与基督教信仰相关。          一些基督徒知识份子,在网络上和思想学术界有一定的影响力,主要是因为他们言说的议题本身,是当前中国知识份子最为关注的社会文化议题,而不是因为其“基督 教”的性质(远志明弟兄是一个例外。《十字架--耶稣在中国》等,完全是宣教甚至培灵性质的。其在国内民间的流传,和对社会文化的影响,可以说是“副产物”)。         基督徒知识份子在公共网络上的言说,当然是与言者的信仰背景分不开的。同时这些言说具有主动介入和参与的性质。在多元化的声音中,基督徒知识份子的言说,也为公共网络带来一种独特的视角和透析。         基督教信仰的话题,在国内的公共网络上如此“火爆”,是一个很独特的值得深思的现象。众多的年轻人如此充满激情地在网上批判基督教信仰或者为其辩护,这在 “后现代”的今天,实在是很难得一见的。激烈的争论说明,人们对基督教信仰是否 “真”,也就是说对真理,仍然是在乎的。对一个有福音关怀的基督徒来说,这个现象本身就反映出一种对信仰的需求和呼唤。 坐而论道 […]

No Picture
成长篇

教会史话12:火炼真金

吕沛渊 本文原刊于《举目》18期        关于耶路撒冷教会,在主后49-50年“耶路撒冷会议”(记载于《使徒 行传》15章)之后的发展情形,圣经并无详细记录。主的兄弟雅各是主要的使徒,继续领导当地的教会。虽然他在“耶路撒冷会议”最后发言定案,“外邦人得救 不需遵行旧约律法条例”,然而他身为犹太人,继续遵行律法,过禁欲的生活,得众民的喜爱与尊敬,被人尊称为“义者雅各”。特别在信主的犹太人中,对律法热 心的有成千上万,雅各是他们的当然领袖。主的兄弟雅各        雅各的事奉对象与事工处境,可从其著作即新约《雅各书》中,看出 特色。《雅各书》是承接旧约先知书的信息,类同“登山宝训”的笔调,指明神子民的生活见证。书中斥责听道不行道、以貌待人、有信心无行为、倚靠自己夸口的 人,更是警诫压榨贫穷人的富人。《雅各书》充满了实际生活的教训,教导读者如何面对试炼、得胜试探;讲明真实的“义”,控制舌头,真实的智慧。书中提到这些信奉“荣耀的主耶稣基督”的读者,是参加“会堂”的聚会,有其犹太背景(《雅》2:1-2)。         雅各特别坚持“真实的信心必定结出行为的 果子”,他引用了“亚伯拉罕献以撒”与“喇合接待探子”为例,说明真信心必定是藉行为显明出来。奇妙的是,《希伯来书》11:17,31也引用这两个例 子,说他们是“因着信”而如此行。保罗在《加拉太书》5:6说,“唯独使人生发仁爱的信心,才有功效”。可见,雅各与保罗所教导的是一致的,因为他们都是 被圣灵感动,写出神的话。 保罗与雅各        保罗在外邦人中所传的福音,是“单单因信基督称义,不靠行为”。此消息传到耶路撒 冷,遭到“律法主义者”的诬陷,说“不靠行为得救,不就是作恶以成善吗?”。所以,保罗在《罗马书》中回答说:“这是毁谤我们的人现在说的,并且也有人现 在认为我们有这话”(《罗》3:8,原文直译)。保罗写此书时,是主后57年左右,在第三次宣教旅程将近尾声,要回耶路撒冷之前。可见当时在巴勒斯坦的 “割礼派”犹太信徒,仍在谣传诋毁保罗所传的福音。         所以,不久之后,保罗带捐款奉献抵达耶路撒冷,面见雅各与众长老述说宣教见证后,他们 对保罗说:“兄台,你看犹太人中信主的有多少万并且都为律法热心。他们听见人说你教训一切在外邦的犹太人,离弃摩西,对他们说,不要给孩子行割礼,也不要 遵行规条。众人听见你来了,这可怎么办呢?”(《徒》21:20-22)。为了让众人知道这些谣言是无中生有,他们就规劝保罗赴圣殿行洁净礼。保罗怀着 “向犹太人,我就作犹太人,为要得犹太人”(《林前》9:20)的心,就照办了。         不料,保罗的圣殿之行,因人造谣他带外邦人进殿,引起了全城暴乱。后来,罗马驻军千夫长逮捕保罗,将他解送至该撒利亚,交给罗马巡抚腓力斯。腓力斯虽知保罗无罪,为要讨好犹太人,就将他拘留在监。两年后腓力斯 下任,由非斯都接任。由于保罗上诉罗马皇帝,就被解送罗马,约于主后60年抵达。保罗在该撒利亚作监两年期间,耶路撒冷教会相安无事。一般民众称教会为 “拿撒勒教派”,视之为可和平共存的犹太人团体。 雅各殉道         但是好景不常,当主后62年巡抚非斯都死于任内,阿比那斯 (Albinus)被任命为犹太巡抚。在他赴巴勒斯坦到任之前,有三个月空档。大祭司亚拿二世(Annas […]

No Picture
成长篇

空坟与信心之探究(曾思瀚著/吴莹宜译)

曾思瀚著/吴莹宜译 本文原刊于《举目》18期         空坟的事实,为基督教信仰奠定了基石。使徒约翰(注1)以独特的手法,将耶稣复活事实,淋漓尽致地呈现在读者眼前(《约》20:1-29)。        约翰是如何巧妙地引领读者身临其境的呢?情节探索         约翰审慎地布置了情节(《约》20:1-29)。他刻意地以“耶稣的显现与隐藏”、“入口的开与关”、“时间的提及”、“门徒负面情绪的表现”、“耶稣的问安”,及“耶稣的最后教导”为主题,使其在复活叙事所描述的三组事件中交替出现。         复活叙事之第一段描述(《约》20:1-18),以深陷于困惑及悲伤中的抹大拉马利亚为中心人物。她深切的情感表现,不但肯定了空坟的事实,同时也成为耶稣自我显现的前奏曲。约翰以耶稣对抹大拉马利亚成为祂复活见証人之吩咐,结束了耶稣复活第一次显现的描述。         复活叙事之第二段描述(《约》20:19-23),以恐慌的门徒们为焦点人物。当耶稣受审时,大祭司以耶稣的门徒和祂的教训盘问祂(《约》18:19)。无 怪乎,这群门徒在耶稣受难之后,被层层的惧怕所包围。当耶稣显现时,门徒们的惊惧随之消逝。耶稣重复地问安(《约》20:19,21),使得一般性的问候 语,成为平安的确据。而耶稣对门徒将接受圣灵,并有能力成就大事的最后教导,则自然地结束了对耶稣复活第二次显现的描述。         复活叙事之第三段描述(《约》20:24-29),以被怀疑所困的崭新人物多马为主要角色(《约》20:26)提醒读者,主在一周之前,刚向这群门徒显现说:“愿你们平安”。现在耶稣以同样的方式向多马显现。         耶稣不但亲自向多马显现,并更进一步地,回答了多马在一周前,对耶稣复活所发出的怀疑之语(《约》20:25,27)。耶稣的亲自显现,除去了多马的怀疑, 而耶稣“全知”的彰显,则为多马的疑问,提供了最佳的答案。最后,耶稣以“那没看见就信的,有福了”的信心教导,结束了复活第三次显现。         讨论至此,我们可以概略地总结情节纲要,在复活叙事经文中的出现次序:入口的描述(约20:1,19,26)、对耶稣复活的误解(《约》 20:4,19,25)、复活主的显现(《约》20:16,19,26)、误解的消除(《约》20:16,20,28)、及命令的给予(《约》 20:17,21-23,29)。         三组复活显现的叙事,皆以时间的注明及经文中心人物的带出为开始。         复活第一次显现叙事,明显是抹大拉马利亚的记载。而复活第三次显现叙事,则属多马的记载。约翰以不同的笔法描述此二事件,乃是为谨慎地选择叙事之内容,以达传递信息或教导之目的。         在复活第一次显现叙事中,抹大拉马利亚好似引导耶稣两位门徒进入场景的先前人物。然而,叙事的后段描述,却清楚地显示,马利亚才是此叙事之中心人物。         而在复活第三次显现叙事中,因为多马的怀疑,耶稣亲自显现并对多马说话。为什么多马会怀疑呢?因为他没有亲眼看见复活主肉身显现。         “入口开或关”(The Opening and Clos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