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啤啤熊導火線(下) ──認識伊斯蘭

羅惠強 (續上期) 本文原刊於《舉目》33期           伊斯蘭信仰內容有五項,信真主獨一、信封印先知、信靈界天使、信天啟真經以及信末日審判,而中國穆斯林則加上信真主前定一項。上期已談過真主獨一、封印先知和靈界天使的內容,本期談談餘下的三項,以及伊斯蘭敬拜的五項功修。 四、信天啟真經           穆斯林相信,安拉先後向人類差派了12萬8千位使者,還從天上降下104本經典,其中十本是由亞當而來,50本由塞特而來,30本由以諾而來,又十本由亞伯拉罕而來。但可惜,這100本經典都已失傳。最後,經摩西傳來了律法書,經大衛傳來了詩篇,經耶穌傳來了福音書。           穆斯林承認,猶太人和基督徒都是有經人(有真主經典的人),理論上與穆斯林最為接近。但可惜,這些人又已經失真了,因為他們不守經典的話,且他們的經典被篡 改過。例如猶太人不守律法,也殺害先知。所以受安拉懲罰,失去了原初的祝福。而基督徒的經典,是尼西亞大會以後才宣告成正典的,他們又在獨一真主之外,創 造了馬利亞和耶穌而成三位神,因此他們是拜偶像者,失去了無誤的真經。            在一片錯誤混亂中,安拉選中了穆罕默德,任他為最後的先知,差派他來印証哪些是真主的話,哪些是失真了的經典。所以摩西的律法書、大衛的詩篇和福音書中,那些與《古蘭經》相同的內容,就是安拉原初的話語;與《古蘭經》有 別的內容,就是被人篡改過的部分,不值得一讀。有些較保守的伊斯蘭國家,乾脆把聖經列為禁書,以免民眾受塗毒!           伊斯蘭先知穆罕默德所得的天啟真經,稱為《古蘭經》。據說穆氏是目不識丁的文盲,但他是個敬虔的人,常沉思默想永恆的事。有一天當他默想的時候,真主把真經顯示給他看,要他讀出。穆氏說不會讀,天使把他壓倒地上,要他跟著讀……就這樣,安拉開始向穆氏降下他的啟示。           所以,穆氏所受的真經,是與天上的真經完全相同的。他在接受真經的啟示時,沒有自己個人的思想,只是把領受的真經,一字一句地向人講說。聽見的人,也是一字一句地背誦。           後來啟示漸多,他也在麥地那成名,秘書便把所傳的真經錄下來。他的繼承人,又把先後的啟示匯集,而成《古蘭經》。           穆斯林相信《古蘭經》在天上有其正本,是真主原初給人的經典,是最完美、最無人間雜質的經典。所以穆斯林名義上相信摩西的律法書、大衛的詩篇和福音書,但實際上除了《古蘭經》以外,他們是不看重其它經典的。          《古蘭經》是詩歌体裁,而穆氏受啟示時也沒有加上個人的分析,所以,如果在研究經典時,用理性和批判手法去分析《古蘭經》,在穆斯林來說是大逆不道的行為,《古蘭經》是不容許人任何的挑戰的。 五、信末日審判           穆斯林相信安拉的賜福是兩世吉慶的,就是說,今世有福祐,來生有福樂。所以,家族強大、事業發展等,也是安拉賜福的明証。而弱小、困難或痛苦等,則証明沒有安拉的賜福。           穆氏在一生中,能在麥地那發展,又奪得麥加,同時向四方擴展,伊斯蘭又在阿拉伯原發地能立足1,500多年,這足以証明伊斯蘭是正教,得到了安拉的賜福。            末日時有安拉的審判。天使在世上的另一項工作,是在人的旁邊記錄人的一切行為。天使為每個人開設兩本記事簿,一本是德行記錄,另一本是惡行記錄。到末日審判時,天使會翻開功過記錄,如果功多於過者,便可以上天堂;如果過犯厚於功德,便要到火獄去受刑。           能否成功踏進天堂,除了看人的功過簿之外,也要看安拉的心情。因為穆斯林相信,安拉有絕對主權,不受到任何事情的約束,包括一切既定的規矩,也包括安拉自己 的承諾。他們認為安拉若忠守承諾,就是畫地自限,這點與絕對自由的主權有矛盾。為這緣故,安拉沒有給人任何永恆救恩承諾,所以審判之日要看安拉的心情。他 […]

No Picture
成長篇

如何明白神的心意(陳濟民)

陳濟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33期         作為人,我們經常會体驗到人的有限。無論在大自然界,或在政治、社會與經濟環境中,都充滿了變數,所以華人在許多時候只得承認“人算不如天算”,然後無奈地說:“天意難測”。        作為基督徒,則加上了另一份煩惱,就是我們相信神的旨意美善,而且神恩浩大,因此願意活在神的旨意中。可是在實踐時,卻發現上帝的旨意好難明白,上帝好像將自己隱藏在五里雲霧中。           記得在我信了主耶穌以後,有一次在教會中聽到傳道人的勸勉,因而定意要在凡事上討祂的喜悅,遵祂的旨意而行。所以有一陣子,一踏出門,都要禱告求問上帝:今 天應該轉左或是轉右(因為那時無論是左轉或右轉,都可以抵達目的地)?可是,坦白說,上帝從來沒有回應!當然,結交女朋友時,問題更大了:我在戀愛中嗎? 我怎知眼前這一位就是上帝預備的終生伴侶呢?           這篇文章就是想從聖經中提供的一些線索,特別是從兩位人物──主耶穌和保羅──的生平事蹟,來思考這個課題。 一、主耶穌如何明白神的旨意?            《希伯來書》的作者講到主耶穌在世的生活特徵,借用了《詩篇》的話,在10章5-7節說,祂生命的最高指導原則,是要遵行上帝的旨意。接著,作者在8-10節 加以解釋,指出上帝的旨意不僅涵蓋了耶穌基督的一生,也對信徒有一定的指示。根據四福音書的記載,主耶穌在世時的教導,確實認為人生最要緊的就是遵行神 旨。祂不僅教導門徒要求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天上”(《太》6:10,《路》11:2),自己也順服神的旨意,死在十字架上(參《可》14:36, 《太》26:39,《路》22:42),並且認為祂遭世人拒絕,是出於上帝的“美意”(《太》11:26)。            有人問:耶穌怎知道十字架的 路是上帝的心意?顯然地,當時的人並不這麼想(參《約》12:16)。近代聖經學者指出,主耶穌這種獨特的理解,是根據上帝在祂受洗後所說的話:“你是我 的愛子,我喜悅你”(《可》1:11;參《太》3:17,《路》3:22)。這句話是結合了《詩篇》第2篇7節和《以賽亞書》42章1節而成,表示神應許 大衛的君王就是受苦的耶和華的僕人。換言之,主耶穌對自己生平使命的理解,是根據祂受洗時上帝特別的啟示,而上帝這個啟示又是在舊約經文中有記載的。           根據《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耶穌受洗後,就在曠野受試探。魔鬼在試探時所提出的挑戰,在世人眼中看來,其實都很有道理,而這場試探很快就變成一場引用 聖經的比賽。主耶穌能勝過魔鬼,做出合乎神心意的抉擇,全是因為祂正確地理解並遵行舊約的教訓(參《太》4:1-11,《路》4:1-14)。           約翰在他所寫的福音書中,更是進一步地顯示,主耶穌如何在祂的事奉中掌握上帝的心意,特別提到“時機”的問題。在《約翰福音》中,可以看到“時候”對主耶穌 而言,是很重要的事情。其中一句名言是:“我的時候還沒有到,你們的時候常是方便的。”(《約》7:6)這句話提醒讀者,主耶穌在世行事有祂的時間表,這 時間表不是根據祂自己的方便,而是根據上帝的時間。            在《約翰福音》中,特別可以看到,主耶穌的死有祂的“時候”。雖然猶太人早就想要殺耶 穌(參《約》5:18,7:44,10:31-39),但是時候未到,所以始終未能得逞。約翰甚至記載,有一次猶太人要捉拿耶穌,耶穌“卻逃出他們的手走 […]

No Picture
成長篇

洪水過後 ──挪亞對迦南的咒詛(蔡金玲)

蔡金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33期           由於上古世界人類的敗壞,神以洪水毀滅世界,刑罰惡人,使一切的生 命可以重新開始。藉著這次的洪水,掌管宇宙的神毀滅了那個世代,只有義人挪亞和他的全家,領受神的恩典,進入新的世代。洪水的審判可以說是神的“反創造” (uncreation),因為除了挪亞一家之外,地上所有的一切, 全部被洗滌除滅。罪影響到生命的每一方面,因此必須要有新的開始(recreation)。          《創世記》9:18-29 記載,挪亞成為農夫,開始在地上耕作;他栽種了一個葡萄園,卻因喝醉酒而赤身躺在帳棚裡。這樣的行為,讓他的兒子有冒犯的機會。許多人會問,洪水之前,挪 亞被神稱讚是個義人,他曾與神同行,怎麼現在卻如此糟糕?聖經的記載,總是真實且毫不隱瞞地展現人的黑暗面,藉此讓人知道,自從墮落之後,人是無可救藥 的,即使是義人,都無法免除罪的試探。           五經的作者摩西在此刻意安排,寫下亞當與挪亞之間的平行對照。兩者都受了神的吩咐,要他們生養眾多,也同時擁有管理的權柄。此外,又有另一類的相似,就是兩人都經歷赤裸的窘境,且都有一個兒子被罪所勝。 挪亞的醉酒與赤身(《創》9:18-21)            故事一開始,介紹了挪亞一家,包括他的兒子,閃,含,雅弗。他們成了全人類的祖先,並且特別提到含是迦南的父親,為整個故事拉開序幕。雖然洪水除滅了世上犯罪的人類,然而人犯罪的傾向,仍舊潛伏在挪亞和他兒子的心裡。在這個經歷新生的家庭中,即將發生一場不愉悅的事件。           希伯來經文在20節裡形容挪亞是“屬地的人”,這可以指在洪水過後,挪亞是這地上存活者的主人,所以他是這地的主人(註1)。他開始栽種一個葡萄園,也許因著葡萄園的收成,他樂得渾然忘我,沒有警覺到酒喝多了之後可能的惡果。          有些人認為,挪亞事前不曉得洪水之後,葡萄園所收成的果子,會產生發酵作用,所以他是在無知的情況下,造成這種窘況。另有些人責備挪亞容讓惡者進入他的帳 棚,以致造成問題。也有人認為,挪亞的醉酒不是出於無知。無論如何,故事的確暗示,雖然經過洪水的審判,地上的邪惡被除去,然而,人內心潛伏的罪性仍然沒 有改變。並且挪亞的醉酒與赤身,將帶給他兒子極負面的影響。            就像亞當夏娃犯罪以後,眼睛被打開了,看見自己赤裸的羞恥,他們知道自己的赤裸是墮落的後果;挪亞的赤裸躺臥,也表明他並未脫離人類墮落的處境。此處經文雖然低調地記載挪亞的弱點和失敗,但表達了人類仍未脫離犯罪的光景。 含的不當之舉(《創》9:22-24)           故事說到含是迦南的父親,“看見他父親赤身,就到外邊告訴他兩個弟兄”(9:22)。到底挪亞最小的兒子含作了什麼事?我們今天無法判定。作者僅用了最小篇 幅的報導與描寫。這是一種委婉法,亦即用含蓄的方式,表達一些令人不舒適的事件。對這段經文,學者提出許多見解,在此作簡要的歸納(註2):           1. 有人建議,“小兒子向他所作的事”(24節),以及含“看見父親赤身”(22節),是指含向他父親作出同性戀的舉動。然而,從希伯來文的字面意思來看,並 沒有含對父親作出同性戀侵擾的意味,因為若是如此,經文應該是“他使父親赤身”(使役動詞,galah)。相反地,21節記載挪亞自己赤著身子 (wayyitgal),這是反身動詞的用法。所以,含並沒有使他父親赤身。           […]

No Picture
成長篇

教會史話27:見賢思齊

呂沛淵 本文原刊於《舉目》33期           皇帝提爾多修(Theodosius)於381年5月在康士坦丁堡召開“大公會 議”,這是繼尼西亞會議之後的第二次大會,共有150位東方主教參加,西方並無代表出席。提爾多修指派安提阿主教米力提(Meletius)擔任大會主 席;米力提於會議中過世,拿先素斯的貴格力(Gergory of Nazianzus)被大會選為繼任主席。貴格力身為康堡主教長,靈命學識精湛,實為最佳人選。 貴格力的退隱            貴格力在大會中推薦羅馬主教所支援的保林納(Pualinus)繼任安提阿主教,雖然保林納與米力提素來對立,但是此舉可促進東西方教會的和睦與合一。然 而,反對此舉的東方主教們因此非議貴格力,甚至質疑他出任康堡主教長之合法性。貴格力一片好心,卻招來風暴。他灰心失望之餘,決定辭去大會主席,並且辭去 康堡主教長之職,返鄉退隱潛心修道。            大會選出米力提的同工弗樂文(Flavian)繼任安提阿主教,並選立傑出的行政長官聶克泰瑞(Nectarius)為康堡主教長。雖然聶氏原非聖職人員,然而他的立場中立與行政專才,贏得各方接納。聶氏也繼貴格力之後,出任大會主席,領導大會繼續議事。 康士坦丁堡信經            康士坦丁堡會議的主要成果,是再次確認《尼西亞信經》,堅守“聖父與聖子同本質(homo-ousios)”之立場。關於康士坦丁堡會議所制訂的信經,被稱 為《尼西亞──康士坦丁堡信經》,是根據《尼西亞信經》修飾並增補。修飾部分,略去原有的定罪“亞流派”四句;增補部分,是在末句“我信聖靈”之後,加上 一段敘述說明:“聖靈是主,是賜生命者,是從聖父所出,是與聖父聖子同受敬拜尊榮,是藉著先知說話”。           大會定罪亞波留尼斯主義(否認基督 的真實人性)與馬其頓派(反對聖靈的神性),但是並未將定罪的字句寫入《信經》。總的來說,《尼西亞──康士坦丁堡信經》是早期教會在神的護理引導之下, 根據聖經將“三位一体”基要真理,作清楚扼要的告白;不只是根除亞流異端,更是為後世教會奠定了正統信仰的根基。其內容意義是教會生死存亡的關鍵,是不容 今日教會忘記或忽略的。 第三條            大會也制訂了七條“教會法規”,其中以第三條最具深 遠影響:“康士坦丁堡主教應該排名僅次於羅馬主教之後,因為康堡是新羅馬”。此條款招致埃及亞歷山大的憤恨,因為亞歷山大長久以來被認為是帝國的第二大 城,僅次於羅馬。羅馬主教也不高興,因為雖然此條款承認羅馬是教會界的首席,但是暗示羅馬的首位是以該城的政治地位來決定。            西方教會長期 抗爭不肯接受這第三條,不接受聶氏被任命為康堡主教,不滿大會拒絕接納安提阿的保林納。這“第三條”反映出東方教會當時政教關係的消長,也是造成後來教會 分裂的濫觴:在東方教會裡,亞歷山大主教長與康士坦丁堡主教長的爭權不斷;羅馬教皇與康堡大主教之間的政治鬥爭,導致了11世紀的東西方教會的分裂。這真 是令人欷噓扼腕! […]

No Picture
成長篇

“兩約之間”的猶太民族(下)

陳慶真 (續上期) 本文原刊於《舉目》33期           西元1947年在昆蘭山洞發現的 “死海古卷”(Dead Sea Scrolls),被聖經考古之父阿爾拜德教授(W. F. Albright)稱之為近世紀聖經考古學上最大的發現。發現後的60年間,新的古物不斷“出洞”。目前已有1,100件手稿,其中有完整的,更有超過 100,000件之多的碎片。手稿多半是用希伯來文或亞蘭文,也有少數是以希臘文撰寫在羊皮或草紙上。稀奇的是一純銅片古卷(Copper Scroll,圖五),這卷罕有的文件記載著,在猶大沙漠、耶路撒冷等64處,埋藏了聖殿的金、銀、財寶。好一卷“聖殿遺物藏寶圖”!讀者若有興趣多瞭解 這些二千年前寶貝埋藏處,請參閱考古學家普來斯(Randall Price)的書《死海古卷祕辛》(Secrets of the Dead Sea Scrolls,註4)。            截至目前為止,已發現的手稿有230件是舊約經文。它涵蓋了除《以斯帖記》以外所有的舊約書卷。其它手稿包括解 經書、偽經、讚美詩歌、宗教禮儀、生活書劄及宗派文件檔案等(註5)。最有趣的是一些裝在小盒子裡紮得很緊的經文卷(Phylacteries)。有的是 掛在門楣上的裝飾品(Mezuzot),有的是戴在額頭上、手臂上的經文匣(Tefillin)。足見當地的居民,嚴格地遵守摩西在《申命記》中“耳提面 命”的囑咐:“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話,都要記在心上,也要殷勤教訓你的兒女,無論你坐在家裡,行在路上,躺下、起來,都要談論。也要繫在手上為記號,戴在額上為經文。又要寫在你房屋的門框上,並你的城門上。”(《申》6:6-9)            對後代基督徒而言,在中國宋朝畢昇發明印刷術以前,二千多年 來,聖經經歷了數不勝數的抄謄,累積的筆誤在所難免。我們何以知道現在通行的版本就是幾千年前神所啟示的話呢?圖六所示為一高10吋、長24呎的死海古 卷,張開部分為《以賽亞書》38-40章。此手稿被鑑訂為西元前二至一世紀抄本。在這以前,最古老的舊約抄本是在阿勒坡(敘利亞西北之城市)發現,訂期為 AD935的《阿勒坡古抄本》(Aeppo Codex)。專家將其《以賽亞書》與“死海古卷”平行比對,竟然是一字不差。它的發現,將舊約最早抄本距原稿又拉近了至少1,000年。“死海古卷”証 明猶太文士在抄襲古卷上,是多麼地精準細心。如此更堅定了我們對聖經的信心:“我實在告訴你們,就是到天地都廢去了,律法的一點一畫也不能廢去,都要成 全。”(《太》5:18)            筆者在波士頓教書的時候,曾聽過猶太同事形容他們文士抄謄舊約的謹慎態度:據說文士沐浴更衣後,正襟危坐在處理 過的無疾羊皮前,按照舊稿,高聲朗誦地一字母一落筆,用的是按照傳統調配的墨汁。每逢寫到耶和華神的名字(YHWH),必定清洗鵝毛筆,因為耶和華神是絕 […]

No Picture
成長篇

走出同性戀泥沼(波阿斯)

波阿斯 本文原刊於《舉目》33期            大概是在13歲、青春期到來之時,我就染上了手淫的惡習。而且,班上和學校裡的漂亮男孩子,我都想跟他們親近,會對他們產生情慾。           大學期間,通過互聯網路,我知道了很多同性戀網站,開始在上面看同性戀小說。這些小說裡面有很多色情描寫。終於大二的時候,我開始網上交友。           很快,四年過去了。我在此期間交過三、四個男朋友,還和其他人發生過性關係。然而回想起來,卻感到無盡的空虛和痛苦。這些性關係,並沒有給我帶來心靈的慰藉。而建立在情慾之上的感情,也實在是脆弱難當。 舊疾難痊癒          就在這時,我以前的一個大學同學信了基督教,這使我心裡有所觸動。我身邊也有一個朋友是基督徒,儘管他從沒有向我傳過福音,但他恬靜的性格和樂於助人的品行感染了我。           接著,我在網上瞎轉的時候,看到了一些基督教的文章,逐漸瞭解了這個信仰。於是我開始在網上看電子版的聖經。儘管裡面有一些拼寫錯誤,但我還是從其中找到了真理。           我一個人詳細查考聖經。沒有人帶領我,神親自帶領我。通過讀聖經,我發現上帝禁止同性性關係:           不可與男人苟合,像與女人一樣,這本是可憎惡的。(《利》18:22)            以色列的女子中不可有妓女;以色列的男子中不可有孌童。(《申》23:17)           男人也是如此,棄了女人順性的用處,慾火攻心,彼此貪戀,男和男行可羞恥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這妄為當得的報應。(《羅》1:27)           等等。           在這段時間,我跟神的關係十分親密,我心靈得到了很大的安慰。差不多有一年,我都很少再去犯同性戀的罪。只是手淫還沒有戒掉。           但是,內心的情慾終於還是捲土重來,我又開始在同性戀網站上找人。我明明知道神的律法,卻還是被罪勝過。          《哥林多前書》說:“豈不知你們是神的殿,神的靈住在你們裡頭嗎?若有人毀壞神的殿,神必要毀壞那人;因為神的殿是聖的,這殿就是你們。”(3:16-17)“要把這樣的人交給撒但,敗壞他的肉体,使他的靈魂在主耶穌的日子可以得救。”(5:5)           我心裡知道神的救恩、神的憐憫、神的寬恕,知道神會赦免我一切的罪,卻把自己的自由當成了放縱情慾的機會。我也有掙扎,但每次決心棄掉同性之罪,一兩個月之後就舊疾重犯(我後來意識到,我沒有戒掉手淫的惡習,是一個重要原因)。 第一次管教            神的管教來到了。            […]

No Picture
成長篇

芳草滿校園

陸百加 本文原刊於《舉目》33期 一          我於2000年接受了主耶穌,那時我17歲,讀高一。         高中時我長期失眠,幾次想退學。老師們都鼓勵我好好學習,爭取考上大學本科。結果,我高考考了全年級文科第一名。老師們都很驚奇,不知道這是為什麼,我卻深深知道原因。         我在高中時一直和神較勁兒,不願順從祂的帶領。高考前我連續三天失眠,吃三片“安定”都沒有用。在第三天的深夜,我痛苦極了,終於俯伏在神的面前痛哭起來。 我向祂禱告,向祂承認自己的軟弱和無能。我說就算是豬和狗都能隨意睡覺,我徒有滿腔的驕傲,以為一切都在自己掌管中,卻無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我終於對神 說:“我願意順服你,我願意放下自己的驕傲,我願意改變。我把自己完全交在你的手中,你看著辦吧!”做完這個禱告,我竟然立刻就沉睡了。 第二天上考場,我絲毫不覺得睏倦,反而像得到了新生,內心充滿喜悅和安寧。能否考上大學,對我來說已經不再是最重要的了。最重要的是,我知道耶穌在我的身邊,祂會陪我進考場,更會陪我走完一生的路途。         接下來每場考試前,我都默默的禱告,不是求祂讓我考好,而是求祂帶領我,使我走在祂為我預備的路上,求祂永遠不離開我。         考試結束後,我已經做好了補習一年的準備,不管結局怎樣,有耶穌在我身旁,我一點都不害怕。         成績出來了,高得驚人。我的心立刻充滿敬畏。我知道這是主做的。我跪在地板上,向祂獻上感恩。 二 2002年9月,我進入北京的一所著名高校。         然而入校後,我卻很沮喪。我生性自由散漫,對政治之類的東西有天生的抵觸情緒。但是這所學校政治氛圍濃厚,周圍的人幾乎全部是黨員和入黨積極分子。而且,我的身邊沒有一個基督徒。媽媽對我千叮嚀萬囑咐:“在學校中可千萬別再提主的事兒了,抓緊入黨吧!”         我覺得壓抑,就在神面前哭泣禱告:“你為什麼把我帶到這樣一個地方來?我身邊一個基督徒也沒有,我該怎麼辦?“         忽然一句話進到我的心中:“我把你放在最黑暗的地方作光作鹽。”         我說:“主啊,我只是個邊遠地區來的、土裡土氣的小姑娘,入學成績全班倒數(所有同學的高考成績都很高),誰會聽我呢?”          主對我說:“放心,我與你同在。”           四年來,這句話給了我力量和勇氣。         我們新生上一門課,叫“大學生發展輔導”。老師說:“我們來做一個遊戲,先報名再說遊戲規則。”我和一個男生報了名。老師說:“你站在講台上,我給你五分鐘的時間,你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於是就開始了計時。         […]

No Picture
成長篇

雖然面值很小

榮子 本文原刊於《舉目》33期         我先生自從信主以後,就非常火熱。特別是96年底,去美國參加了“國際橋樑組織”舉辦的基督徒培訓會之後,簡直像變了一個人。不是出去短宣,就是去配搭外地來巴黎的短宣……所有的假期,全都用在向中國學生傳福音上面。我高興,也納悶,更想明白個究竟。 97年底,當先生再次去參加培訓會時,我也請假與他同往。培訓會裡,我不僅明白了先生變化的原因,自己也受到很大的震撼。我們倆似乎都感覺到神對我們有一個期望,但又不十分清楚。在會中的一次靈修默想時,“窮寡婦的兩個小錢”的故事,突然呈現在我的腦海裡。 兩個小錢 這個故事我聽過、讀過多次。第一次聽到這個故事,是信主不久的時候。當時的印象是耶穌喜歡窮苦人,不喜歡有錢的財主。同時,我看到的窮人,多喜歡得到社會上 的救濟或別人的幫助,不可能把自己的錢拿出來。而這位窮寡婦在自己不足的困境下,還投了兩個小錢,實在是難能可貴。所以耶穌誇獎這位窮寡婦,是有道理的。 當時,我雖然不是窮寡婦,可剛到巴黎,沒有工作。所以聽了這個故事後,覺得自己能為教會奉獻兩個小錢也就行了,做不到什一奉獻也沒關係。耶穌仍然會喜歡我這樣的奉獻。 不久,我小兒子幫一位朋友寫了一些發廣告用的信封,得了200法朗的酬勞。他很珍惜這有生以來的第一筆收入,整天帶在身上,卻不捨得花。但有一次去教會的路 上,他看到有人在為非洲貧窮孩子募捐,就將那200法朗全部捐掉。當他告訴我時,我有些生氣,說:“如果我也把掙的錢全部奉獻,你靠什麼生活?”可是兄弟姐妹們卻誇獎我兒子,批評我,讓我學習“窮寡婦的奉獻”。 我於是再次去讀聖經,並且理解了:耶穌並不是喜歡窮寡婦投上的“兩個小錢”,而是看重她投的是她的“全部”。可是,如果全部都奉獻了,我怎麼生活呢?如果神希望我們全部奉獻,為什麼聖經還要講“十分之一”的奉獻呢? 這“兩個人”        在這個培訓會上,神又讓我重讀這段經文:         耶穌抬頭觀看,見財主把捐項投在庫裡,又見一個窮寡婦投了兩個小錢,就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窮寡婦所投的比眾人還多,因為眾人都是自己有餘,拿出來投在捐項裡;但這寡婦是自己不足,把她一切養生的都投上了。(《路》21:1-4)         難道神就是要我們把“一切養生的”都投上? 在中國,我們已經一無所有。我變賣了所有的家當、還借了3萬元人民幣,才償還我先生公派出國的費用。這對當時每月工資只有一百多元的我來說,實在是一個不小的數字。         92年,我揹著沉重的債務,半喜半憂地踏上法蘭西的國土。如今,債務早就還清了;先生在我們來法國前買的房子,貸款也很快就可以還清。孩子們在繼續讀書,學習都很優秀……         我們遇到過很多困難,即便現在,也並不富裕。但是,我們沒有缺乏。靠的是什麼?是神的憐憫、神的看顧,使我們夫婦同心合力,努力工作。我突然明白:對我們來說,藉以養生的就是我們這兩個人,這就是神所喜悅的兩個小錢。         我明白了,卻也害怕了。順服?這太冒險;不順服?心裡又不得安寧。我們夫妻二人禱告到深夜,翻來覆去,左右為難,真的是“剪不斷,理還亂”,“才下眉頭,又上心頭”。直到98年底的橋樑培訓會上,我們夫婦都站起來回應神的呼召後,心裡才平靜下來。         現在,我們常常想,我們真的像窮寡婦手中的兩個小錢,面值太小了,丟在路上都沒有人願意多看幾眼。可是,將它投進天國的國庫裡,就會被神祝福、被神使用,增值若干倍,這是多麼有價值的投資啊! 作者現居巴黎,與先生同為學園傳道會宣教士。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活在戲服裡的罪

本文原刊於《舉目》33期 摘譯自:《比雪更白:罪與憐憫的默想》(Whiter Than Snow: Meditations on Sin and Mercy, by Paul David Tripp.)           罪,活在戲服裡,因此很難辨識。它看似美妙,恰是它如此可惡的原因之一。為了完成其邪惡的工作,它必須不讓人覺察它的邪惡。在墮落世界中的生活,就像是參加一場最偉大的化裝舞會。           缺乏耐心地對人吼叫,穿著渴求真理的戲服; 貪念,可以偽裝成愛美; 搬弄是非,穿戴的是關心人、替人代求的裝束; 渴望權力與操縱,戴著恪守聖經領導模式的面具; 對人的懼怕,打扮成僕人的心; 自以為義的驕傲,總是以熱愛聖經的智慧為化裝。           邪惡不會以邪惡來表現,這正是其迷人之處。           除非你認識罪的DNA就是詭詐,否則你無法明白罪那輕撫的手。這對我們個人的意義是什麼呢?就是身為罪人,我們都是自我欺騙的高手。我常對人說,沒有人比他 們對自己的影響更大,因為對他們說話最多的人就是他們自己。我們最擅長的,就是把自己的錯看成是美善的。我們對看見別人的罪、軟弱和失敗都比較在行,卻看 不到自己的。我們願意寬容自己,卻不能容忍別人做同樣的事。追根究柢,是因為罪使我們無法準確地聽見或看見自己。我們不只是盲目,並且老是把事情搞得很複 雜,使我們看不見自己的盲點。           這意味著什麼?這意味著正確的自我判斷全來自恩典。只有以神的話為鏡子,靠著聖靈賜給我們心靈眼力的幫助, 我才能看見真正的自己。在那些看見真實的自己的痛苦時刻,我們也許感覺不到神的愛,但這恰是所發生的事。神,是如此愛我們,為了救贖我們,犧牲了祂的兒 子;祂在我們裡面動工,以至我們能清楚地認識自己,不讓我們被自義所蒙蔽,而能懷著卑微的個人需要,尋求那只能在祂裡面才找得到的恩典源泉。 來源: http://theologica.blogspot.com/2008/07/sin-lives-in-costume.html […]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找回冠冕

火百合 本文原刊於《舉目》33期 星星在幽暗裡閃爍 沉思的歌者在凝視 我的心一天天憂傷 我的骨一天天枯乾 心中羡慕你 裡面的靈切切尋求你 請給我光 照亮暗昧的心和回家的路 離開你的日子 我的心缺缺殘殘 飲盡西風踏上歸程 在修剪葡萄枝的季節 我本是家裡的兒子 卻在異鄉飄流討乞 每個夜晚 你都在期盼呼喚我的歸來 我回來了 淚灑落在你敞開的胸懷 渴望照你的旨意行 渴望伏臥你腳前 上好的袍子呵 你為我存留依舊鮮亮 擦去我的眼淚 我就不再哭泣 百合花開放的山谷 才是我棲息的港灣 依然慈愛的手 牽我認識父的家園 雙眸噙滿淚水 仰望錫安山巔 父啊 請讓我努力找回那屬於我的冠冕 作者來自江蘇,現進修基督教神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