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社會、教會與牧會──對《有人定期代她打掃嗎?》的一點回應

神僕老麥 本文原刊於《舉目》43期          《舉目》41期第31頁的《有人定期代她打 掃嗎?》一文(一下簡稱《有》文),筆者讀後深有感觸。該文作者的熱心事奉,在工作上表現出基督徒的愛心,對於貧苦人的同情心,以及對北美華人教會現有問 題的反省等,都是非常值得稱讚的。特別是文中提及的骨髓捐贈,筆者也深有同感。的確,許多北美華人教會及信徒,在社會公益的參與上,落後佛教徒一大截。           不過,該文對教會的某些批評,筆者有不同的看法。筆者牧養一小型教會近10年,所學甚淺,但欲以個人教牧的角度,提出一些思考。          該文寫道:          過了幾天,有個中國城居民來告訴我,街頭有個抱著孩子的女人在哭,說想找我,又不知道去哪裡找。於是我叫人把她帶來。我安排了一位中國籍醫生替小孩看病,然 後打電話給一間大教會的牧師,因為我知道,他們一直以熱心傳福音為榮,想必也會願意幫助這寡婦。我想替這家人申請糧食券,但是必需先證明她有定期收入。我 要教會每月給他們20元。牧師沒有答應,但是很有愛心地回答:你請他們來教會聚會吧。           我心平氣和地收線後,另去找關係,拿到了證明,當天下午就替她弄到了糧食券。我破例地給了她我個人的電話號碼,如果她有急需,半夜也可以找到我。           整個過程,沒有一個教會肯伸手。           筆者的回應是:        不能私自以教會名義做決定           牧師在身分上代表教會,但絕不能私自以教會名義做任何決定,特別是大教會的牧師,以及有關於金錢的決定。           從作者的語氣來看,他(她)可能認為這麼大的教會、這麼少的金額,牧師應該立即答應,否則就太沒有同情心了。我個人認為,這樣思考事情,過度簡化了,也容易讓福音朋友甚或基督徒誤會。           我所牧養的教會,連100個人都不到。但要我當場答應某人,“教會每月給20元”,也是不容易的。要教會給出一塊錢,都要經過執事會,最少要經過關懷部的討 論。即使大教會資源豐富,分配起來依然要通過長執團隊的深思熟慮,並且認同。如此才能夠用教會的資源,最大限度地幫助不斷產生的需要,教會內也才有長久的 同心事奉。 這樣的案例太多了           在這種情況下,筆者認為,該文的作者請牧師個人每個月給20元,恐怕還容易一些。但是作者(臨床心理師)為什麼不能自己掏腰包呢?大概是“我要處理這樣的案例太多了”,幫了一個,另外還有20個等著哩!           […]

No Picture
事奉篇

黃岩“唐牧師”—記唐震聲牧師伉儷

亦文 本文原刊於《舉目》43期          我和Cyril同屬一個大教會,紐西蘭的Northcote浸信會。在慶祝教會的英語大堂成立45周年的聯合聚會上,Cyril對我說起一件事:“剛才和管檔案的執事聊天時知道, 當年建立我們這個教會的Thompson夫婦,到中國當過宣教士。而我們現在又有華人團契……這些事連在一起滿有意思的,也許你有興趣研究一下。”           Cyril的寥寥數語,勾勒出一幅時空交錯的圖畫,豈止是一般的“有意思”?但是在跳進故紙堆之前,先要確定一件事:“你知道Thompson夫婦屬於哪個差會?”            因過去一鱗半爪的閱讀,我大約記得,紐西蘭南島的長老會,因為與淘金華工的關係,主要在中國南部廣州一帶宣教。而聖公會下屬的英行教會(Church Missionary Society),主要在北京和杭州一帶工作。至於在其他地區宣教的紐西蘭人,多半屬於國際性的宣教組織──中國內地會(China Inland Mission)。           Cyril一時無法確定,但他知道哪裡可以獲得答案:“Thompson的兒子寫過一篇紀念父母的文章,我回去找找。”           Cyril說到做到,兩天後,我在信箱裡收到了一篇英文短文,迫不及待地打開──“約瑟.湯普森夫婦(Mr.& Mrs. Joe Thompson),中國內地會(CIM)”。           馬上寫郵件給太平洋彼岸的望華姐,因為CIM宣教士名冊保存在香港OMF辦公室(CIM在1950年代改名OMF,Overseas Mission Fellowship),望華姐就在這個福音機構工作。“能幫忙查找Joe Thompson夫婦,這兩位宣教士的中文姓名嗎?”           幾天後,答案收到:“唐震聲和丁裕儉”,以及,“Thompson夫人的閨名是撒拉.哈德斯提(Sarah Hardisty)”。兩人抵華的時間,分別是1912年11月27日,和1912年10月26日(註1)。這符合當時中國內地會的常例,男女宣教士通常 分成兩隊,搭乘不同的船期。 揚帆出海           注視著電腦上“唐震聲”、“丁裕儉”,這六個從語文到涵義都非常中國化的漢字,縈繞我心頭的第一個問題便是:遠在南太平洋一隅的兩位紐西蘭青年,怎麼會突發奇想,前往遙遠而陌生的中國宣教? […]

No Picture
成長篇

你所讀的你明白嗎? ──淺談解釋聖經的原則

陳濟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43期           每次談到這個問題,筆者都會說說自己第一次讀聖經 的經驗。在教會前輩的鼓勵下,筆者年輕時開始拿起聖經來讀,而且是依照建議,從新約第一卷書,《馬太福音》讀起。《馬太福音》一開始就是一大堆名字,每一 個字都是中文,但是,在我們那個時代,中國人沒有一個叫亞伯拉罕的,也沒有一個叫大衛的,而且這些人有名而無姓,好奇怪!覺得這是另一個世界的事。更糟的 是,那時自己只是一個少年人,又生長在一個不中不西的環境中,連族譜在社會中的重要性都不懂!因此讀完《馬太福音》第1章前面17節經文,心中的感受是: 寫這些幹嘛?可是,說完全讀不懂嗎?也不是,因為再讀下去,經文明文說是記載耶穌降生的事(《太》1:18),這句話看得懂。信了耶穌以後有好幾年的時 間,就是在這種似懂非懂的情況下讀聖經。           在上帝的恩典中,筆者有機會在團契裡接觸到一些讀經的方法,後來又進入神學院讀書,整理出一些解讀聖經的基本原則,如今與讀者們分享。 一、用心聆聽           讀聖經的第一個基本原則是要聆聽。這是因為聖經雖然是藉著人,而且是用人的語言而寫,它卻是上帝的話,不是人的話。我們聽任何人說話,最要緊的就是要用心 聽。讀聖經,就是聽上帝說話,更需用心。許多時候我們讀經之所以會讀不懂,或是讀錯了,都是因為我們沒有用心聆聽上帝在說些什麼。           上面提 到筆者初讀《馬太福音》,覺得讀不懂,一個主要的原因便是沒有用心,而且自己年輕不懂事卻又自以為懂得不少。後來再仔細讀《馬太福音》第1章,便發現這段 經文其實有好幾個線索,讓讀者知道它主要的信息。首先,在第1章1節,它便提到耶穌是亞伯拉罕和大衛的子孫。其次,家譜就是從亞伯拉罕開始,第6節提到大 衛,而且稱大衛為“大衛王”。第三,家譜最後是講到約瑟,又明文指出這約瑟就是馬利亞的丈夫,而耶穌就是馬利亞的兒子。第四,天使向約瑟顯現時,稱約瑟為 “大衛的子孫約瑟”(《太》1:20)。從這幾個線索看《馬太福音》的家譜,我們起碼可以得到一個相當清楚的印象,那就是:這家譜表示耶穌是一個叫大衛王 的子孫!來頭不小!           用心讀聖經,聽上帝到底要說些什麼,我們就會發現經文本身提供足夠的線索,讓我們明白一段經文的要義。讀聖經若是不用 心,有時還會讀錯了。有一次,筆者就把《馬太福音》第1章讀錯了。在那個時候,中文和合本聖經用詞還沒有分男女性別,筆者看到《馬太福音》1:19說: “他丈夫約瑟是個義人,不願意明明的羞辱他,想要暗暗地把他休了。”以為約瑟不願意羞辱他自己,為了面子問題而想廢除婚約。那時,一點都沒有覺得自己這種 解讀是錯的,反而覺得約瑟這樣做也是天經地義的事,因為在我們華人文化中,一個好人是要顧自己的面子的。後來讀英文聖經和希臘文聖經,才發現讀錯了,因為 這節經文中三個“他”字原來都是女性代名詞,指的是馬利亞,不是約瑟。發現了這一點,自己也就跟著省悟到一件事,約瑟這個義人雖然不贊同另一個人的行為, 採取行動時卻還是有恩典,為人留餘地! 二、文化背景           聰明的讀者看了上一段話,一定會發現我們並沒有解決兩個問題。第一,為什麼《馬太福音》講耶穌的來歷,要提亞伯拉罕和其他一大堆的人?第二,筆者發現自己讀《馬太福音》第1章19節的錯誤,事實上是因為懂英文和希臘文,若是不懂這些語言,怎麼辦?            也許我們可以從第二個問題談起。讀聖經的時候,確實是要記得中文聖經本身是一種譯本。舊約大部分是用希伯來文寫的,新約是用希臘文寫的。世上的語言經常都有 一些特點,難以用另一種語言表達,因此所有的譯本都沒有可能百分百地表達原意。所以,嚴格地說,解讀聖經必需以原文為最終的根據,而懂原文在讀經上是有它 […]

No Picture
成長篇

教會史話37:從“主教”到“教皇”

呂沛淵 本文原刊於《舉目》43期           論到早期教會的信仰生活,在當時羅馬帝國人民眼中,是非常高尚 的。凡是不抹黑誣陷基督徒的人們,都承認基督徒的言行舉止令人欽佩。例如第2世紀出名的醫學家加倫Galen說:雖然基督徒的信仰根據是寓言故事,但是他 們的言行,有時與哲學家一樣真誠;他們不懼死亡,貞潔自守,崇尚道德,一點也不落在真正的哲學家之後。           教會是神子民的團體,是蒙召與世人 分別出來的聖約團體。有些外邦信徒在信主之前,是放蕩度日的;但是悔改歸正加入教會,都深信神在基督裡已經洗淨他們的罪。然而,如果在受洗之後,又再犯罪 跌倒了,特別是嚴重背道的罪,則應當如何處置呢?例如在大逼迫時否認信仰或向羅馬神明燒香者,教會領袖應如何施行勸懲紀律呢?            認為應該嚴 格勸懲以潔淨教會者,如諾瓦天派Novatians(德修Decius皇帝大逼迫之後),埃及米利都派Melitians,北非的多那派 Donatists(在戴克里先Diocletian大逼迫之後),都因為一般教會採取較輕的勸懲措施,或容讓失節的主教繼續任職,而離開大公教會另立門 戶。當然,問題的關鍵在於“教會治理”的領袖職分與組織架構。 眾長老治理教會           教會在 第一世紀是採取“眾長老治會”。教會的領袖被稱為“長老elders”。新約聖經說到教會中的治理者,有“長老”,“監督”,“牧師”等不同的名稱,然而 這些名稱都是指同一個職分“長老”。這些名稱在聖經裡交替使用,例如《徒》20:17、28;《彼前》5:1-4。           神的子民由“長老”來 治理,在舊約裡就已經清楚記載。當神差遣摩西去解救以色列子民,脫離埃及的奴役時,神吩咐摩西“去召聚以色列的長老,對他們說‘耶和華你們祖宗的神,就是 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向我顯現……’”(《出》3:16)。在摩西時代,“長老”是神子民的領袖與立約代表(《申》21:19;《出》 24:1;《民》11:16;《利》4:15)。在士師時代,王國時代,以及被擄時期,“長老”都是民中領袖(《士》8:14;《撒上》16:4;《王 下》19:2;《結》8:1,14:1,20:1-2;《拉》5:5、9,6:7-8、14)。兩約之間猶太子民的歷史,也清楚見證:會堂是由“長老”治 理的。            當主基督第一次來臨時,福音書多次記載“長老”與“管會堂的”。雖然猶太人領袖在當時是如此腐敗背道,但是他們仍然不敢廢除聖經的 “長老治會”制度。所以,從舊約到新約時期,神子民團體的治理架構是一致的。新約中的使徒們,選立教會中的長老們,乃是根據舊約與福音書的背景。使徒並未 創新更改從舊約已有的“長老治會”,乃是承繼遵照聖經一貫的啟示。            […]

No Picture
成長篇

不要把自己當醜八怪 ──我們最大的財寶是什麼?

【《羅馬書》5:1-8釋經講章】 本文原刊於《舉目》43期 作者/Dr. David Eckman;譯者/種籽           我所在的機構,受中國高教部心理諮詢研究協會的邀請,到北京培訓大專院校的心理諮詢教師,教他們辨識什麼是健康的價值觀,以及家庭如何塑造價值觀。           我們編寫了大學生健康心理教育的教材,教這些心理教師如何幫助學生,消除不健康價值觀帶來的負面影響。我給這些心理教師講課的時候,偶爾會引用聖經上的話來 說明問題。每當這時,在座的教師中,總會有一兩位基督徒,會心地微笑起來,因為他們知道一個秘密:我們所教導的,是基督徒的價值觀。           上次我在北京講健康心理的時候,我說:你的財寶(treasure)在哪裡,你的心也在哪裡。意思說,你內心看為貴重的價值是什麼,你的心思意念,就會本能地、不住地按照這個價值觀,去回應環境中的各種事情。           在座的心理教師都好像找到了一塊智慧的寶石,認真把這句話記在筆記本上。他們不知道,這不是我的發現!這是2,000年前,耶穌講的最深刻的“心理學”真理──你心裡所確信、所看重的東西,決定你的心境和你的行事為人。 我們的行為,決定他快樂與否?            耶穌說,要為自己積攢財寶在天上。不要以為耶穌是在講金錢,或是在講各式東西,他講的是你與天上父神的關係,這個財寶,這才是你應該看重的!你若看《馬太福音》6章中,這段經文的上下文,就知道,這才是耶穌談論的話題。            我牧養教會、教授神學院課程多年,接觸了許多美籍亞裔的信徒,可以說對華人的文化有相當的瞭解。我可以很公道地說,華人的文化是注重群體的文化。在華人中間,表現──或被人看見的表現,對華人來說,是極其重要的。            對我們白人來說,個人的成就和表現也是重要的,可是我們不管別人怎麼想。而對華人來說,給別人的印象、在別人面前表現出來的,才是最重要的。實際如何,反倒未必那麼重視。           這個價值觀帶到基督信仰中,就產生一個問題──我們是把與天父的關係看作最大的財寶呢,還是把自己的表現看作最大的財寶,想用表現來賄賂神、得他的喜悅?           耶穌說,我們不是惡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我們不可能同時事奉兩個主。所以,今天我們必須選擇:什麼是我們的人生焦點,或最大的財寶?           大多數人從來不思考自己的選擇,不思考自己的價值觀。他們的價值觀是文化、家庭背景傳給他們的。這是悲劇。因為神對我們說,你是有選擇的,你可以選擇什麼是你的財寶。           你選擇珍惜與神的關係呢?還是選擇用你的表現,來贏得神的喜悅?耶穌說,你無法兩樣都要,因為這兩樣是互相排斥的。           […]

No Picture
成長篇

“個體戶”樓伯登夫婦

滕勝毅 本文原刊於《舉目》43期           一年多前,在一次小組聚會上,我初見樓伯登夫婦。高大憨厚的弗雷德•樓伯登,有50歲開外,寡言少語。而他妻子阿蒂,卻滿臉笑容、談笑風聲。他們剛剛從非洲撒哈拉地區短宣五週回到西雅圖來。          一年後,在國際團契自願服事者的禱告和工作聚會裡,我再次遇到阿蒂,而且還坐她的車,一同輪渡,到一個島上聚會。來回路程數小時,也正好給我機會,去深入瞭解這對喜歡短宣的夫婦。 泰國女兒           國際團契(TGIF, The Gathering of International Friends),是教會為國際學生、學者及家屬而設的團體,有晚餐、英語教學和查經。通常,星期五下班後,很多人口中哼著另一個“TGIF” (Thank God It is Friday,感謝神,今兒是星期五),逍遙自在地去過週末。為什麼這些義工,卻願意在週五晚上,花時間在這個TGIF上?這是我問阿蒂的第一個問題。          “因為我們有一個泰國女兒姵妮。”她說得輕鬆自如,卻引起我更多的好奇。          “我們要給她找個舒服自如的環境,聽說教會有個TGIF,所以我們就來了。一到這裡,我就喜歡上了這些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於是,阿蒂結合自己在Toaster Master國際組織的經驗,給學生們開設了極受歡迎的英語演講訓練課。            說起姵妮,阿蒂眉飛色舞。姵妮是個泰國女孩,20歲,一年前才來美國。她原是樓伯登夫婦通過國際慈善組織Mission of Mercy,每月定期資助的七個外國孩子之一。他們彼此沒見過面,但一直保持著電話或信件聯繫。有一次在與姵妮通電話時,阿蒂脫口而出:“如果你想來美國 學習,我們可以幫助你。”說完後連自己也愣了半天,不知這話從何而來,又如何去兌現。           樓伯登夫婦並不富裕,兩個人都是個體戶,先生做專業合同工,幫人整修房屋。妻子有時打下手,有時幫人家清理房間。既然話己出口,那總得有落處,可這一大筆學費從哪裡來呢?       […]

No Picture
成長篇

侄子

沈逸珊           侄子Ben,年逾而立,一直以乖張自許、叛逆自命、失喪自得、墮落自喜,竟於上個月痛改前非,過起了禱告靈修、聚會向主的生活。所有看著他出生、長大,也被他整得昏頭轉向,卻未停止為他禱告的家人,因此再一次經歷主奇妙的恩典與權能。           多年以來,為了不聽訓,Ben大半時候躲著他的大姑(我的姐姐)和小姑(我)。然而偶爾興起,他也會給兩個姑姑打電話,除了報告近況,多半是找了一些信仰的難題,示威、“踢館” 來的。           我不比姐姐謙沖寬容、溫柔節制。許多時候,Ben和我在使性互嗆、負氣對槓中,草草掛了電話。和他結束通話之後,我總是在主前深深自責——自己讀經不求甚 解,無法有條不紊地為他釋疑解惑。另一方面,我也切切求告主:“主啊!求你垂憐,求你伸手吧!除了你,我們真是無能為力。”           耶穌本就是要拯救世上罪人,他果然親手釋放了Ben的捆綁,解答了Ben的疑惑,親自召喚浪子回頭。Ben不由自主地回到主前,不但認罪悔過,領受恩典,並且真心信靠,潛心追求。           Ben決志,最得安慰的,當然就是他年近90的奶奶了。奶奶常年不斷地為Ben禱告。Ben是她從小帶大的長孫,在Ben偏行己路的年歲中,奶奶憑著信心,向主求憐憫:“主啊!求你把Ben當成99隻羊之外的那第100隻迷路的羊吧!求你去找那失去的羊,直到找著吧!”            信實的主,應允了奶奶的祈求。 電話新內容            自此,Ben來電話,不再挑釁。他會因為靈修有所領悟,歡喜快樂地打電話來分享;會因為讀經時有疑問,謙卑、渴慕地打電話來請教;或是因為生活中遭遇的事件印證了主耶穌的權能與恩典,感恩、順服地打電話來見證……            有一次,我們談到主耶穌道成肉身,為我們死在十字架上。他在電話另一端語不成聲,斷斷續續,好不容易才說完:“小姑,我每次一想到這裡,我真的忍不住、受不了。我真的沒有辦法相信,連像我這樣悖逆的人,也能得到他的愛。他的愛,怎能如此……”           又有一次,他打來電話,和我分享:“小姑,我讀《羅馬書》第1章,讀到毛骨悚然。”我好奇地問他:“為什麼?”他回道:“如果不是神的啟示,保羅怎麼可能在近兩千年前,把我過去的所作所為都寫得清清楚楚呢?”他讀給我聽:           “他們既然故意不認識神,神就任憑他們存邪僻的心,行那些不合理的事;裝滿了各樣不義、邪惡、貪婪、惡毒;滿心是嫉妒、兇殺、爭競、詭詐、毒恨。又是讒毀的、 背後說人的、怨恨神的、侮慢人的、狂傲的、自誇的、捏造惡事的、違背父母的、無知的、背約的、無親情的、不憐憫人的;他們雖知道神判定,行這樣事的人是當 死的,然而他們不但自己去行,還喜歡別人去行。”(《羅》1:28-32)           還有一次,Ben經歷著屬靈的爭戰、老我的掙扎。他發了一封電子郵件給我,說:“我知道,這段時日的爭戰,是主耶穌讓我去對付我過去的罪。他同時讓我瞭解,若不倚靠他,我自己是何等的軟弱與脆弱。” 我也曾如此           Ben 在每一通電話裡,都提到“陽光小組”的弟兄姐妹,多麼密切地和他交通互動,多麼積極地為他提供幫助。我相信,這個充滿愛,充滿活力,又能確實關懷他的團 契、教會,正是主耶穌為他預備的屬靈的家。回顧過去多年,兩個姑姑使了多少勁、費了多少心,想方設法,要讓Ben去教會聚會,卻毫無效果。現在的這個“陽 […]

No Picture
成長篇

最後的燈光

董良杰 本文原刊於《舉目》43期           不論天堂多麼美好,塵世上的訣別還是讓人傷感。因為離別是一種割捨,是生活網絡裡出現的一塊缺失。           周泊,一個平凡而又不平凡的主內姐妹,在與癌症搏鬥經年之後,於2010年2月19日的凌晨,悄然辭別她熱愛的家庭和朋友,像黎明前的晨星,消逝在天際。享年61歲。           周泊於1971年自台灣到美國,當過精算師、教會兒童部主任和老師,也是相夫教子的好主婦,勤懇的社區義工。她沒有顯赫的頭銜,沒有炫目的事業,平常得就像一塊石頭。           然而,這是一塊上帝揀選的石頭。1992年,當家庭需要她的時候,她毅然辭去報酬豐厚的工作,成為家庭的柱石和丈夫事業的墊腳石。她的丈夫明立中,能成為夏威夷大學的終身教授、學科領域的佼佼者,她功不可沒;她的兒子學業有成,並成為教區青年的領袖和榜樣,她的功勞也難以磨滅。           當教會的兒童事工需要她的時候,她毫不推辭,把自己變成一塊用信仰砥礪孩童的石頭。十幾年來,多少頑皮不拘、令人頭疼的孩子,在她的砥礪下發出光芒,長大、升學、就業,成為社會的棟樑之才。           特別是當年教會還沒有自己教堂的時候,她開放自己的家,成為“慕道友俱樂部”,自己則成為“全能”主婦——豐豐富富的飯菜,熱熱鬧鬧的聚會,快快樂樂的交流,成為了很多人美好的記憶。 不要英雄氣短          甘做墊腳石的人,有一種特殊的、真誠的、激勵人的力量。在周泊身上,就有這種品格和力量。在她生命的最後幾年,我有幸在她身邊受益良多。           2005年的時候,我還是夏威夷大學中,一個職位最低的初級研究員。因為看到飲水重金屬污染導致孟加拉-印度地區幾百萬人患上癌症,看到癌症病人掙扎的慘狀,我決心發明一種安全的過濾器,幫助數以千萬計受癌症威脅的人。           經過艱苦的努力,還真的做出了技術上的初步突破。可是,因為我職位低、課題的難度大,所以很少有人相信,像我這樣名不見經傳的人能做出這方面的成果來。我將我的煩惱和喜悅一併告訴明立中弟兄。明立中弟兄和周泊姐妹給了我熱情的鼓勵,並為我真誠地禱告。            明立中弟兄帶動另外幾個同事,無私地幫助我完善試驗、驗證結果。這項科研成果終於得到學校的認可,獲得了2006年夏威夷大學技術獎第一名和商業發展獎第一名。接著,技術又被美國工程院看中,進入治理砷污染的百萬大獎的決賽。            我信心百倍,覺得大獎已如囊中之物。可惜,決賽時一個小小的操作失誤,導致與大獎失之交臂。           消息傳來,研究團隊很失望。我自認為是一個堅強的、耐打擊的人,也心緒惡劣、常常嘆氣。周泊姐妹見我灰心的樣子,不斷鼓勵我。記得她對我說:“沒得大獎不等於失敗,上帝給你使命,豈是讓你去得獎?不要英雄氣短呀!”           我苦笑著說:“你真的這麼看重你老弟?我哪能是上帝看重的‘英雄’?我只不過是一個山東農民罷了。”她說:“不管你是一時得意還是失敗,我一直認為,你是一個受上帝重用的人,定會大有作為。”她後來又不只一次地這樣鼓勵我。 […]

No Picture
成長篇

我們可以觸摸天堂

盼望 本文原刊於《舉目》43期           在我二女兒出生前,我想給她起個名字。起名字可是重要的事,我來到神的面前禱告。我求問神,我這個女兒,會是怎樣的性情與模樣。神在異象中讓我看到,女兒性情可愛,且滿有神的恩典,還有一雙美麗的眼睛。興奮中,我給她起名珍尼斯(意思是“神恩典的禮物”)。 為什麼是我?            我妻子在懷孕32週時,生了病,而且劇烈咳嗽,結果造成早產。            孩子出生後,醫生並沒有將孩子遞給我們,而是急匆匆地抱走了。我有點奇怪,但轉念一想,可能是例行檢查。           一個多小時過去了,孩子並沒有送回來。我不禁有些擔心。最終,一位醫生進來對我們說,孩子情況穩定了。我才知道孩子出生後肺衰竭,經急救才脫離危險。           雖然孩子的情況是穩定了,但因她的肺尚不能正常工作,血液含氧水平低, 必須住院。            快到感恩節時,我的心情非常陰沉。女兒在加護病房中差不多兩個星期了,肺功能還沒有任何改善的跡象。看著各種各樣的導線和管子纏著她弱小的身體,我的心都碎了。             醫院的大廳中有一些美麗的節日裝飾,但是我沒有任何過節的心情。我找到一把椅子坐下,把頭埋到雙手中。“上帝!”我默默地問到,“這為什麼發生在我身上?我為什麼不能有一個正常的孩子?”            我還有更多的問題,但是我感覺非常疲累,只好安靜地呆著。突然,有聲音臨到了我——不是正常可聽見的聲音,但是那聲音直接進入我的心:“不要憂慮。你將在感恩節,為我做感恩的見證!”           我抬起頭,但周圍沒有人。喜樂充滿了我的心,我衝去告訴妻子,我聽見了來自於神的安慰和承諾。           感恩節的前一天,我和妻子跨入加護病房,護士高興地告訴我,孩子所有的肺功能指標,今晨都達到正常。她終於可以自己呼吸了!等復查後,她就可以出院回家了。            我的心,因神的信實而充滿了喜樂。            感恩節的禮拜日,講道之前,牧師出人意料地問會眾,有沒有人想分享感恩的見證。我立刻舉起手。噢,天父,我想要獻上對你的感謝!我要見證你的恩典! 兩週的掙扎           女兒八個星期時,要入院手術修復腸子。雖然醫生一再保證,這是沒有危險的,只需在醫院逗留非常短的時間。但當我們將孩子遞給護士時,孩子似乎意識到了什麼,突然大哭起來。我們覺得心都碎了,只能強壓住將她抱回的衝動。            […]

No Picture
成長篇

火熱的真理

文:Bruce Christian 譯:怡晨 本文原刊於《舉目》43期           迫於人類社會中寬容主義的壓力,今日的教會為了要受 人歡迎,往往不願意放膽傳講主耶穌的宣稱。由於這些宣稱完全超越了屬血氣之人(天然的人)的思維模式,從耶穌的時代以來,世人一直以相同的方式作出回應。 他們會認為這是很荒謬的,例如,相信耶穌是神以人的樣式來到世上;每個人最終永恆的命運取決於他如何回應耶穌的宣告;如果你不信耶穌,即使你為人誠實,一 生端正,也不算數。教會今天需要重拾宣教的熱忱,和耶穌(以及教會在過往的歷史中所作的)一樣去宣講真理。比起其他三部福音書,使徒約翰更強烈地表達了耶 穌獨斷的、尖銳的、冒犯人的這個層面的事工。因為耶穌明白,不能靠理性的論證來說服天然的人進入天國的思維——他們必須被重生。耶穌知道天父託付給他的話 語和事工,會讓他不受歡迎、失去民眾的支持、最終甚至會賠上他自己的性命。           我們是否也在乎人數的多寡?在乎被接納的程度?在乎能不能滿足 人們感覺上的需求(尤其是想要受人呵護、被人取悅、或自我感覺良好這一類的需求)?或不想被人貼上宗教狂熱者或者古怪這一類的標籤呢? 我們真的為那些不信者、他們未來在永恆裡的處境而擔憂嗎?我們是否已經準備好,要為挑戰人們(包括教會裡的一般會眾)的宗教感性情結,而付上代價呢?           當耶穌宣講真理時,有許多人會感到不自在——但其他的人卻相信了。 第一日:十字架的道路 經文:《約》7:1-13            要點:耶穌身旁有些好意卻蒙昧的親朋好友們曾對他施壓,要他避開十字架的道路(他所受的試煉,請參《路》4:1-13)。今天,他的教會也面臨同樣的壓力。 說明: • 在猶太領袖的教唆鼓動下,耶穌毫不懷疑他會在耶路撒冷受難——他知道這正是他來到世上的目的(參《可》10:33-34)。但在何時受難,是相當重要的(1,6-9節)。 • 耶穌的兄弟代表的是“天然”的人的想法:名望和成功是他們的優先考慮,高度曝光和行銷則是捷徑(3-4節)。很不幸的,今日的教會也經常採用世俗非信徒的方式(參第5節)想要吸引人,卻完全忽略了十字架的意義(參第7節)。 • “上去”過住棚節有兩種方式:按律法要求所有猶太人的方式,正式地參與(參《出》23:17);或是非正式地悄悄跟著,人到場,但不參加活動。耶穌決定這回不和他的弟兄一同公開前往,而是毫不張揚地暗地裡去(10節)。 • 許多猶太百姓仍然猜測耶穌可能是從神而來的,但是猶太領袖們卻已經做好了決定(11-13節)。 默想……並禱告: • 對今天的教會來說,6-7節暗示了什麼? 第二日:律法主義者氣瘋了 經文:《約》7:14-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