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無緣無故的愛

──寫給這個時代的“虎媽”、“狼爸”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姒玉明       “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是人們趨利而行的註釋,現在更成了功利、自私、市儈、犬儒的依據。 那9個人在哪裡?   《路加福音》17:11-19,記載了這樣一個故事:耶穌往耶路撒冷去,經過撒瑪利亞和加利利。進入一個村子,有10個長大麻瘋的迎面而來,遠遠地站著,高聲說:“耶穌!夫子!可憐我們吧!”耶穌看見,就對他們說:“你們去把身體給祭司察看。”他們去的時候,就潔淨了。        其中有一個見自己好了,就回來大聲歸榮耀與神,又俯伏在耶穌腳前感謝祂。這人是撒瑪利亞人。耶穌說:“潔淨了的不是10個人嗎?那9個在哪裡呢?除了這外族人,再沒有別人回來歸榮耀與神嗎?” 就對那人說:“起來走吧,你的信救了你了。”        “潔淨了的不是10個人嗎?那9個在哪裡呢?”耶穌對猶太人的詢問,就像耶和華上帝在伊甸園裡,向全人類的始祖亞當發出的呼喚“你在哪裡?”一樣,一直在歷史的廊道上迴旋,引導我們回去,回歸心靈的故鄉,領受上帝“無緣無故”的救贖。        可惜的是,人類墮落以後,靈魂和心智昏暗了。顯著特徵之一,是喪失了感恩意識。 人類的感恩意識,被古羅馬著名哲學家馬庫斯.西塞羅( Marcus Tullius Cicero)稱為,不僅是最偉大的美德,而且是眾美德之本。那9個人身體雖然得到醫治,但因為沒有回來感恩,心靈就沒有得到潔淨。         這其實是大部分人沒有得到上帝特殊恩典的寫照。我們就算沒有長大痲瘋,但無論是好人、歹人,是敬虔的、不義的,誰沒有享受過陽光、雨露、空氣等來自上帝的供 應,沒有得到過上帝“無緣無故”的愛呢?不僅如此,“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3:16)。        上帝愛人,不計損失、不圖回報、不動搖、無條件,是昔在、今在、永在的恩典。不像人間的愛,諸如友情、親情、愛情,難說沒有附加條件和限制,有的還別有用心。有交換條件的愛,最後總演變成傷害、摧殘和痛苦。        無論中外,拂去歲月的蛛網塵埃,展開浩瀚的歷史畫卷,只見:        千年春秋長河,流不盡兄弟鬩牆、夫妻背信、朋友反目、子女悖逆的傷心淚;        萬里人間舞台,演不絕情仇與共、愛恨交織、恩怨相連、榮辱膠著的悲情劇。 這是什麼“育兒經”?         功利的交易、扭曲的關懷,早在我們許多人身上打上了鮮明的烙印。即使移居海外,也會就地生根。一個大家熟悉的例子, 就是孩子的教育。不管孩子是否同意、是否樂意接受,我們總以冠冕堂皇的理由──愛,按照我們的意願、方式管束他們。 […]

No Picture
事奉篇

啟航三疊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陶其敏 開弓沒有回頭箭         離神學院開學只有不到3個月了,林哲心中充滿企盼和憧憬。5年前,神就把全身心事奉的感動放在他的心中。隨著在教會中服事,這感動越來越強烈。他清楚地看到禾場的需要,聖工的美好…         年過半百之際,林哲決定重新回到學校作學生——他要去讀神學院,進而全時間事奉。 啟航三疊         面對這人生巨大的變化,林哲夫妻早早就開始為以後新的生活方式做準備。         首先要輕裝簡從,清除多餘的東西。         原以為自己的家當比較簡單,但一收拾,還是有太多東西需要處理。兩人商量了基本標準:笨重不好帶的,如臺式電腦、玻璃荼幾、豆漿機、傢具,和兩年內沒用過的東西,如餐具、衣服、沙灘折疊椅等,通通送給教會的弟兄姊妹,或送給救世軍……        看到妻子在滿屋子的紙箱中間忙碌,林哲很感動。這個年齡的太太們,大多在樂享天倫,在大房大院中作主婦。妻子在這一生中隨自已奔波,如今剛過了幾年安穩日 子,又開始了翻天覆地的折騰。然而她毫無怨言,對將要開始的簡樸生活,表現出極大的理解和全力的支持。這個“鐵杆兒同路人”,是上帝賜給他的最大福分。         妻子要把林哲喜愛的運動用品:網球拍、籃球、啞鈴送人,林哲竟有些捨不得。他家附近就有網球場、籃球場。天氣好時,他常在早晨出去過過球癮。鍛煉也給了他拒絕衰老的感覺……他說:好吧,送走吧。         本著誠實、守信的原則,林哲早早地向老闆表達了提前退休的想法,老闆也表示理解。看看林哲手中的幾個課題,按計劃,結束日期恰好都在七、八月份。老闆說:good timing(時間正好)!         房子也租出去了,一切都緊張而有序地進行著。林哲開始數日子,他盼著在裝備中靈命得以堅固和昇華,盼著有機會弄清一直困惑他的神學問題,盼著能成為更合神心意的器皿…… 這支射出的箭,似乎在穩穩地飛向箭靶。 變數橫生         趁還有公司的醫療保險,林哲去做身體檢查。結果發現,一項生化指標超正常值10倍。醫生感到有些擔憂,建議做穿刺活檢。         他又看了第二個醫生。這個醫生明確告訴他,接下來需要做全面的檢查,也許還要治療。因此,他不能放棄現有的醫療保險,否則花費不可承受。         與此同時,林哲負責的課題,因種種原因進度遲緩。按期完成似不可能。課題進行到這個階段,不容易找到人來接替。老闆希望林哲能做完。         這些突發狀況,讓林哲有點亂了陣腳。面臨身體健康的不確定性、工作的職責,他有些不知所措。他的禱告似乎也不如以往那樣充滿平安。下一步到底怎麼走?他一下子拿不定主意。 妻子意見 […]

No Picture
事奉篇

靈程三問——回應《啟航三疊》之一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新民        林哲弟兄有感於神多年來對他越來越強烈的呼召,決定提早退休,全時間攻讀神學,走上全職傳道之路。就在他清理家當、出租房子、結束公司的工作時,在體檢發現身體有恙,急需診治。         雖然極力支持他獻身傳道的妻子認為,他需要放慢腳步,安靜等候神的進一步帶領,林哲弟兄卻堅信,這些困難是惡者的攔阻,他必須毅然決然地按原計劃走下去。        周圍的弟兄姐妹,或勸他慎重對待病情,或勸他再度察驗神是否真的呼召他全職奉獻,或勸他安靜主前、徹底認罪、求神赦免醫治……        林哲弟兄面對各種勸說,不改初衷。但是,他也求問神,當以多快的節奏和多大的步子邁出第一步。         他的故事,引出基督徒信心生活的3個基本問題:神對我們的心意是什麼?我們如何察驗神的心意?我們如何走進並活在神的心意中? 一、神對我們的心意是什麼?         神對祂兒女們既有整體性的呼召,也有個人化的呼召。整體而言,神呼召蒙愛的兒女分別為聖,效法耶穌基督。個人而言,神按照祂的主權劃定我們生活的疆界,賜給我們夠用的恩典和恩賜,要我們在生活的每個層面敬神愛人、榮神益人。        響應神的呼召,獻身全職傳道,誠然屬於個人化的呼召。        教會內外常見的誤解是:神的呼召有大小、輕重、聖俗之分。全職傳道比一般信徒更加神聖。全職傳道中也等級有別——初代教會有使徒、先知、傳福音的,有牧師和教師,當今教會有主任牧師、副牧師、助理牧師、傳道……         這種把信徒聖俗兩分法,既缺乏聖經的正解,也誤導教會弟兄姐妹安於“平信徒”的現狀。神要求祂的兒女們都要“分別為聖”,為主而活,因為他們都是被耶穌基督十字架的重價所買贖的。恩賜的不同,不代表神的呼召有高低貴賤之分。所有的恩賜,都是“為要成全聖徒,各 盡其職,建立基督的身體”(《弗》4:12)。        在聖徒人人皆祭司的聖經真理之光中,重新省思神對我們群體與個人的呼召,我們發現,宣揚那召我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參《彼前》2:9),是我們共同的使命。傳道,不只是全職傳道人的責任,更是所有信道、行道者的天職。        蒙召成為基督徒後,我們可以像織帳篷的保羅那樣,守住正當的職業(參《林前》7:20),帶職服事神,引人歸主。我們也可以像彼得與安德烈兩兄弟那樣,拋開 自己打魚的職業,成為得人的漁夫(參《太》4:19),專心以祈禱傳道為事(參《徒》6:4)。帶職還是全職傳道,是下面要討論的第二個問題。 二、我們如何察驗神的心意?         基督徒之所以走上全職傳道之路,有不少個人化的原因,但共同之處是,他們在事奉中心意不斷更新,越來越清楚地察驗何為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參《羅》12:1-2),越來越深切地感受到神對他們個人特別的帶領,願專心替神牧養群羊。         想要察驗神是否有這特別的帶領,在一般情況下,我們至少有4項可行的考證:         第一是內心深處羡慕善工(參《提前》3:1),渴望當全職傳道人。         […]

No Picture
事奉篇

與神有約——回應《啟航三疊》之二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林秋如        林哲的故事,充滿了許多人的聲音,因為他活在典型的華人教會,窩心的溫情和犀利的論斷,常是夾心餅乾的兩面。在眾說紛紜中,在他的徬徨無措裡,我細聽林哲自 己的心聲。雖然困在未知與不確定的雲霧裡,但他清楚一件事——他,與神有約。那份篤定,是信心的種子與順服的動力。是清醒的心,使他意識到與神的約,這也 是信心的回應,使他面對人生下半場,毅然轉換生命的跑道。         神是與人對話的神,聖靈邀請林哲踏上新的跑道。我相信林哲面對的挑戰,不僅是生命的轉戰,更是與神的對話之旅。跟隨主的人,學習認得主的聲音,效法主的生命內涵,聽從主的調遣,才能與神共舞,經歷約的實際——不是束縛,乃是祝福。         可惜的是,教會裡有許多人,喜歡扮演上帝或約伯的朋友,卻不理會對自己與神的約。林哲的故事,反映出華人教會神學的薄弱,和屬靈觀的分歧亂象。聖俗二分法,誤導了許多基督徒對神的呼召和事奉的詮釋。         神對每一位基督徒的恩召是相同,且不打折扣的——“你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你的神。”(《可》12:30)但擁有的恩賜和委任,卻是人人不同。天國 大業開展的禾場,在全世界,需要各類的基督徒全然奉獻,成為精兵。牧師的職分是牧養、教導、訓練信徒成為各行各業的傳道人。        有人認為,全身心或全時間事奉神,等同於當牧師或宣教士;把進神學院視為入至聖所,而錯把牧師或宣教士高舉為最高級的基督徒,並以為平信徒是對神的愛不夠完 全,奉獻有所保留的。如此狹窄扭曲的觀念,限制了信徒對神心意的瞭解,也牽絆了教會的成長。看到許多全然愛主的基督徒,滿有才情,就是沒有當牧 師的恩賜,卻因傳統的教導,混淆了普遍恩召及個別的呼召委任,誤己誤人,實在悲哀。         普世的宣教機構,因應每一時代不同的挑 戰,面對每一族群不同的需要,發展多元又具創意的傳道策略。全身心為主而活,不一定得放棄個人的專業。職場就是宣道的禾場,基督徒選擇專業時,應慎 重尋求神的引領,明白神的心意與呼召,好讓我們在職場上成為稱職的傳道人。而放棄專業,任專職的牧師或宣教士,也必須有神的委任。筆者曾聽某知名神學 院的實習生,在高談闊論他的神學見解時,指稱某資深基督教出版社的主編和社長不是傳道人,“只是”文字工作者!如此井蛙之見,恐怕保羅再世,也難逃此生之睥昵眼光。而此神學院的神學底氣,實足堪憂。         華人信徒和教會,若能奠基於正確的解經,拓展眼光,必能更貼切地明白神對個人及堂會的引導。         林哲的屬靈同伴對神的心態,似乎敬畏多於親愛。林哲對專職傳道的生活方式,有相當狹窄的理念。這兩方面都反映出華人教會的神觀和人觀。         許多人認為,會錯神的心意,神必管教。他們的神是嚴厲的法官,不是慈愛的父親。神必管教蓄意的不順服,而孩子因懵懂無知而困惑迷茫,父神必會開導安慰。         林哲捨棄運動用品,決心專一傳道,生活從簡。這樣的捨棄,似乎表達了約束自己的愛慕,專一服事。其實,基督徒非常需要培養生活情趣和幽默感,專職的牧師和宣教士更是如此,有健康的身心靈才能服事得長久又喜樂,也才能自在地活在人群中。         華人教會充斥著儒釋道的文化根底,仙風道骨加上道貌岸然,是典型的“屬靈人”形象,這樣的文化屬靈人無慾無趣、索然無味,很難令人體悟神的智慧與榮美,更難令人信服基督徒的生命有何豐富與色彩。         林哲這場揪心的衝激,起因於健康的威脅;屬靈同伴的會談,顯露了教會的苦難神學。儘管摩西老爺沒抱怨風濕痛、關節炎,保羅倒是坦承神沒答應拿走他的刺。這2 位前輩聽從神的委任,牧養的是三教九流、參差不齊;排山倒海的災難沒少過,被自己人恨之入骨的苦痛搗心扉;多少次在靈魂的暗夜裡,向主哭號:讓我早日脫離 […]

No Picture
事奉篇

讓教會回歸教會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神僕老麥 《舉目》52期中,有關教會架構的《絕對服從》(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afab8c01011hcf.html)(下稱《絕》文)一文,舉的一些例子挺好,做法也很實際。而筆者眼見這個世代,教會的設立與運作,已與聖經中的大相徑庭,因此亦提筆撰文,算是感嘆吧! 這些制度,在神的眼中根本不算數         我們華人多來自極權與專政的背景,到西方看見民主制度帶來穩定的社會,於是自然地把民主中的“制衡”、“監督”等觀念,也帶進教會。其實,聖經中的“監督” 一詞,絕非三權分立的監督,也不是監察院的監督,而是從上至下,一人監督多人的監督(長老與牧師,即是類似的位份與功能)。不過,筆者要談的不是教會制 度,而是要大膽地說:“教會不應太有制度。”或者:“這些制度,在神的眼中根本不算數。”         若把《使徒行傳》中的耶路撒冷大會一次開會記錄,以及保羅書信中的教導,視為教會的規章或作事原則,其實是不妥的。這兩處,都是為了處理問題、回答問題而產生的。連《使徒行傳》第6章中,執事的產 生,都不是因為教會需要屬靈領袖,而是飯食管理上出了問題,需要解決。這些針對特定問題制定的解決方式,以及針對各地教會特殊的問題所做的因地制宜的回 覆,不應該成為21世紀教會的規章,或是會友拿來彼此攻擊的“根據”。        聖經記載了耶路撒冷大會,並沒有說千秋萬世的教會要如此照做。我相信,這是為了讓我們看見教會的領袖,如何按照聖靈的帶領,以謙遜的態度和屬靈的智慧,來解決爭論或矛盾,而不是要我們套用他們的答案,在今天的教會中製造爭端或矛盾,以達到個人心中沒有講出的目的與私慾。           《絕》 文的2位作者,介紹了他們教會的制度與運作方式。從民主憲政的觀點來看,把權力從少數人手中,分散到更多人手中,更令我們放心。然而,從聖經的角度來看, 實在沒有孰優孰劣的問題。從聖經歷史中我們看到,君主專制的國家有好有壞。從現代歷史中我們同樣看到,民主憲政的國家,依然有好有壞。         當然,民主體制能夠使我們“雖然不至於太好,但也不會太壞”,不過,這種說法如果搬到教會來,那就好像說監控體制可以使教會,“雖然不會復興,但也不至於分裂或關門”。但是,這是我們的目標嗎?         專制不等於暴政。我們害怕專制,因為掌權的人可以剝奪我們的權利。然而,順服一位全知、全智、全能、愛我們的神,祂的掌權,比任何一種民主都要好。保羅在 《羅馬書》引用神對摩西說的話 ,“我要憐憫誰,就憐憫誰;我要恩待誰,就恩待誰”(《羅》9:15,本篇引用經節,均出自新譯本)。他不是要說神有多任性,乃是說明神以完全的主權,施行憐憫。 99%的爭論,都不是大是大非        有一回在婚姻輔導時,筆者碰到一位要離婚的姊妹,她個性極強、能說善道,又極有能力。當我們按照婚姻輔導的資料,談到順服丈夫時,我問她:        “你順服嗎?”        “我當然不順服!你知道我絕對不聽他的。”她也心直口快。 […]

No Picture
事奉篇

初代教會的門徒訓練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宋主恩        當你知道,那位通過編造耶穌基督的身世,因《達芬奇秘碼》成為億萬富翁的作家,丹.布朗(Dan Brown),也聲稱自己是基督徒時,你有什麼感想呢?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教會普遍地認為,人只要聽到福音,祈禱主耶穌潔淨他的罪,並接受主耶穌為他生命的主,這個人就可以受洗,加入教會。當然,在受洗之前,要以洗禮班的形式,用幾個小時的時間,將基督信仰的關鍵問題,重點式地向預備受洗的人介紹一下。         之後,各人在教會裡的成長,便得自求多福了──許多教會缺乏長期的、系統的、行之有效的計劃,來栽培初信者,確保他們的信仰建立在磐石上,以致於能信心堅定、遠離罪惡、抵制異端。        所以,丹.布朗這樣的人就層出不窮,一面聲稱自己是基督徒,一面肆無忌憚地編排耶穌基督。        人從願意接受主耶穌為自己的救主,到真正過與主同行的生活,不可能一蹴而即。教會到底應該給信徒哪些幫助呢?         新約教授阿諾德(Clinton E. Arnold為)在論文《初代教會的教理問答與當代福音派的初信造就》(註)中,回答了這個問題。         首先,他詳細介紹了初期教會對初信者在信仰方面的教導。用來對照當代福音派教會在這方面的欠缺,進而呼籲教會,認真地投入初信造就,使當代聖徒可以經歷信仰認同,增加信仰知識和體驗信仰帶來的生命轉變,讓行事為人與所蒙的恩相稱。 一﹑ “新人認信”聖工         初期教會的領袖們,對那些接受福音、初步認識基督信仰的人,用大概3年的時間,有計劃地栽培他們,並且指導他們按照新的信仰生活。然後再為這些人施行洗禮,接納他們入教會。         初期教會是從以下4個方面,展開“新人認信”這項事工的: 1. 把新人引到神的話語前        接受福音的人,必須承諾接受教會的教導。教會指派合格的教師,帶領這些新人,在特定的一段時間裡,專門讀神的話語。例如俄利根(Origen)在該撒利亞展開這項聖工的時候,每天聚會,先誦讀一大段聖經經文,然後由他證道,用3年時間把聖經講一遍。        這樣做,是為了讓新人聽到完整的信息,明白救贖歷史的來龍去脈, 從起初神創造天地,一直到教會建立,所有這些改變人類歷史的重要事件,初信者都有明確的認識。 2. 教導信仰的核心內容         […]

No Picture
事奉篇

如何建立查經小組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龔慕良        從無到有,建立一個新的查經班,是不容易的。負責建立查經班的人,通常會先找一位強而有力、能言善道的領袖做指導,然後招兵買馬,每週親自帶領查經。一方面傳福音,一方面訓練同工,再加上關懷,及尋找、培育接棒人…… 一個查經班,從建立、成長到成熟,往往會把這個負責人纏得數年不得抽身。而且畢竟不是每一個教會或是團契,都找得到一個有空閒,又可以完全投入的領袖。更何況許多偏遠地區,根本連教會或是團契都沒有。        新約裡記載,保羅除了在安提阿培訓(參《徒》11:25-26),在雅典人中開荒(參《徒》17:16-33),在哥林多建立教會(參《徒》 18:1-11)外,他也回到他傳過福音的地方,短暫地培訓過數次(參《徒》15:36;16:1)。甚至,連他沒去過的歌羅西城,他也扮演監督的角色, 以書信勸勉。         為了傳福音,到沒有信徒的地方建立查經班,就像上述保羅開荒的工作,不在本文討論的範圍內。我們要討論的是,當一個地方,有兩、三個信徒,因聖靈感動,想組織查經聚會、在神的話語上扎根的情況。        這種情況下,這些信徒的確需要一位有經驗的人來指導。從保羅宣教之旅的模式來看,有經驗的指導者,可以有其他的事奉在身、不在當地久居。        當有需要時,能不能找到這樣的指導者,來指導新的查經小組? 筆者認為,是可以的。僅以過去7年《海外校園》歐洲培訓的團隊為例,為大家提供參考。       《海外校園》歐洲培訓的團隊,學習保羅的榜樣,扮演指導的角色,藉著網絡,著重分工與預查,得以在各地設立查經班。概言之:輪流事奉,協同治理,一次預查,同步查經。 今天的人,比保羅時代方便多了。有汽車、飛機、聲視媒體與網絡,取代徒步跋涉、傳遞手稿。所以,要成立規模比教會小的查經班,應該不是難事。 指導者的責任         建立查經班,必須要有指導者(Counselor)。         查經班的創立,應該由當地人尋找地點、聚會禱告、和眾信徒分享異象開始。指導者,顧名思義,就是指點、建議者,而非決策者,也非執行者,更不是講道者。         認清指導者的身分之後,我們就知道,在成立之初,指導者親往當地是不可少的。但是開創工作完成後,指導者不必常駐該地。因此,想建立查經班的人,若是在本地找不到合適的人選,可向外地教會尋求協助和支援。       《海外校園》歐洲培訓團隊的老師們,所做的就是這樣的工作。他們短期居留各地,建立查經班之後離開。不過,藉著網絡,他們依舊是查經班的指導。加上不定期的回去探訪,始終和各地的查經班保持良好的互動關係。最終,他們培訓的人能獨當一面,老師們就可抽身而退了。 指導者的任務        指導者的主要工作,是預查、支援與參加聚會。 預查         預查,可以當面,亦可使用網絡 (例如Skype […]

No Picture
事奉篇

帶領90後學生團契的藝術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學生工作的受託者系列(3) 高智浩 一、聚會怪現象 90後團契查經聚會時,不管是福音性查經,或是造就性查經,只要不是小組查經,而是有講員在講台上的那種,學生們就一定會有如下表現(與講員的魅力、所講的內容無關):         1. 專心聽講,振筆疾書,猛記筆記。不然就是拿出筆記型電腦或i-Pad來打字,看誰的輸入法快。再不然拿出手機,猛拍講員PPT(演示文檔),因為來不及記…… 這是講員最喜歡的一類學生!         2. 聖經擺在膝上,或是把玩著手機中的聖經軟體,眼睛望向講台,一副很專心的樣子,也會跟著講員的節奏,一起笑、鬧、歎息與感動。不過,事後問他:“今天講員說了什麼?”回答是:“不知道……”然後有“感”而發,說一堆似是而非的話! 這樣的學生,讓講員啼笑皆非。        3. 自顧自地看著手機上的簡訊,或著盯著i-phone打遊戲…… 講員遇到這種人,有抓狂的傾向!         4. 聽講過了5分鐘,表情進入“螢屏保護程式”,開始呆滯而恍神,10分鐘內開始休眠──打瞌睡。         講員遇到這種人,只能搖頭。會眾高居不下的“昏睡率”,則成為講員心中深深的“痛”!! 這是時下學生團契的普遍現象。很多人嘆息:這就是“90後”的團契,你還能怎麼辦? 二、 “一次性” 聚會 90後的學生團契聚會理念,和其他人不一樣。在他們當中,我們這些帶領者會感覺自己好像外國人,不,像是外星人!! 1. 非固定、非常態的聚會模式 他們不喜歡一成不變的聚會模式,喜歡變化,喜歡創新,喜歡與眾不同。同時,他們又希望被認同,期盼與別的教會團契看齊。這導致聚會程序不是重點,團契形態卻很重要。 2. 嘗試性聚會         寧可多嘗試,也不要匆匆固定成為既定模式,這是標準的90後做事態度。所以,在不改變基本內容──“真理”的前提下,聚會的形態可以多元化,可以實驗,以鑑別可行性,不亂打死纏。 3.“ […]

No Picture
成長篇

坡旅甲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李亞丁                    坡旅甲(POLYCARP,又譯波 利卡普)是士每拿教會的監督,使徒約翰的門徒,也是安提阿教會監督伊格那丟的好朋友。關於他的生平與殉道,在二世紀著名教父愛任紐的著述,及優西比烏的 《教會歷史》中,都有記載。坡旅甲自己的著作,僅有他寫給腓立比教會的書信保存下來,這是極有價值的文獻,能幫助我們瞭解初期教會及坡旅甲本人。 一、坡旅甲的生平和教訓         坡旅甲大約生於主後69年左右。根據《坡旅甲生平》記載,他原出生於一個奴隸家庭,後來有一位名叫卡麗斯托(Callisto)基督徒貴婦,在異象中聽了天 使的吩咐,就買下並收養了他。坡旅甲長大後,就成了卡麗斯托的管家。後來接受了她的所有的遺產。坡旅甲年少時,就跟從了使徒約翰,並和那些曾親眼見過主耶 穌,親耳聆聽過主的教誨的人來往甚密。老約翰在世時,他多次聆聽其教誨,與之交通。年輕的坡旅甲是士每拿教會的執事,在傳講福音的同時,也從事寫作。不 久,又接續布克魯斯(Bucolus),作了士每拿教會的監督。根據古教父特土良記載,是約翰指定他為士每拿教會的監督的,而另一位教父愛任紐則說,他是 從眾使徒手中,領受了這個職分。         坡旅甲作士每拿監督達半個世紀之久,為人純樸、慈祥、謙卑,在管理神家的事上,盡職盡忠。在信仰上,他堅 守使徒傳統,毫不妥協地反對異端,特別反對當時流行的、對教會危害很大的“諾斯底派”和“馬吉安派”。二世紀教父愛任紐在寫給弗羅倫努 (Florinus)的信中,生動地記述了坡旅甲的有關事跡。愛任紐和弗羅倫努都是坡旅甲的學生,但可惜,弗羅倫努後來陷入了異端。        177年,愛任紐作了里昂教會的監督。他在信中說:我能詳細描述出,這位蒙福的坡旅甲,當年講道時所坐的位子,他怎樣走進走出,他的生活方式,他的容貌,以及他向眾人所講的道。他也講述他怎樣和約翰,以及那 些見過主的門徒的交往情況,並從他們聽到的關於主耶穌的事情,他所行的神蹟,他的教訓……。蒙神的恩典,我那時專心聽取這些事,並把它們記下來,不是記在 紙上,而是記在心上。並且蒙神的恩典,常常在信心裡反復覆思想。”        這段話是坡旅甲形象的一幅美麗的素描。愛任紐接著說:         “我敢在神面前說,如果這位蒙福的、使徒所按立的長老聽到這等事(指弗羅倫努陷入異端之事),一定會暴跳如雷,掩耳不聽的,一定會從他所坐或所站的地方逃出去的。” 由此可見,坡旅甲對一切異端的憎惡,和使徒約翰一樣。        在坡旅甲殉道前不久,他曾到羅馬,在街上碰到異端首領馬吉安(Marcion),坡旅甲沒有理睬他。馬吉安趨前來問:“你認識我嗎?”坡旅甲冷靜地答道: “是的,我認出你是撒但的長子。”這句話是坡旅甲對付異端的慣用語,他曾針對異端這樣教訓說:“凡不承認耶穌基督是成了肉身來的,就是反基督的(參《約 一》4:3;《約二》7),凡不認十字架為證據的,就是屬於魔鬼的;凡肆意歪曲主的聖言,並且說沒有復活和審判的,那種人即是撒但的長子”(註1)。         坡旅甲雖然如此憎惡異端,但他卻仍然愛罪人,包括那些誤入異端的人。他曾說:“不要把他們當敵人看待,而應像對待弟兄一樣勸戒他們”。他認為,只有這樣,才 能感化他們錯誤的心,使他們重歸正路。當時,在腓立比教會,有一位名叫瓦倫斯的長老和他的妻子,因被異端所惑,墮落了。坡旅甲對此感到痛心的同時,也仍然 […]

No Picture
成長篇

怎樣被聖靈充滿?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饒孝柏        一位姐妹看完拙作《靈恩問題面面觀》(台灣校園書房出版。編註)後,提出3個問題:一、什麼是聖靈充滿?         二、聖靈充滿重要嗎?我們應當求聖靈充滿嗎? 三、怎樣才能被聖靈充滿?         問得好!這也是許多弟兄姐妹的問題,且攸關靈命。看看聖經怎麼說。 一、“充滿”一字的字義及用法         “充滿”﹕:新約希臘文原文編號G4130(編註:此編號是依據James Strong, The New Strong’s Exhaustive Concordance of the Bible),動詞,共用了24次。英譯為fill。 這個詞用於“被聖靈充滿”,有8次:﹕:        《路》1:15(施洗約翰在母腹中)。        《路》1:41(施洗約翰的母親以利沙伯見馬利亞)。        《路》1:67(施洗約翰的父親撒迦利亞說預言)。        《徒》2:4 (門徒五旬節經歷)。        《徒》4:8 (彼得面對官府審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