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无缘无故的爱──写给这个时代的“虎妈”、“狼爸”(姒玉明)

本文原刊于《举目》54期 姒玉明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是人们趋利而行的注释,现在更成了功利、自私、市侩、犬儒的依据。 那9个人在哪里?   《路加福音》17:11-19,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耶稣往耶路撒冷去,经过撒玛利亚和加利利。进入一个村子,有10个长大麻疯的迎面而来,远远地站着,高声说:“耶稣!夫子!可怜我们吧!”耶稣看见,就对他们说:“你们去把身体给祭司察看。”他们去的时候,就洁净了。        其中有一个见自己好了,就回来大声归荣耀与神,又俯伏在耶稣脚前感谢祂。这人是撒玛利亚人。耶稣说:“洁净了的不是10个人吗?那9个在哪里呢?除了这外族人,再没有别人回来归荣耀与神吗?” 就对那人说:“起来走吧,你的信救了你了。”        “洁净了的不是10个人吗?那9个在哪里呢?”耶稣对犹太人的询问,就像耶和华上帝在伊甸园里,向全人类的始祖亚当发出的呼唤“你在哪里?”一样,一直在历史的廊道上回旋,引导我们回去,回归心灵的故乡,领受上帝“无缘无故”的救赎。        可惜的是,人类堕落以后,灵魂和心智昏暗了。显著特征之一,是丧失了感恩意识。 人类的感恩意识,被古罗马著名哲学家马库斯.西塞罗( Marcus Tullius Cicero)称为,不仅是最伟大的美德,而且是众美德之本。那9个人身体虽然得到医治,但因为没有回来感恩,心灵就没有得到洁净。         这其实是大部分人没有得到上帝特殊恩典的写照。我们就算没有长大痲疯,但无论是好人、歹人,是敬虔的、不义的,谁没有享受过阳光、雨露、空气等来自上帝的供 应,没有得到过上帝“无缘无故”的爱呢?不仅如此,“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上帝爱人,不计损失、不图回报、不动摇、无条件,是昔在、今在、永在的恩典。不像人间的爱,诸如友情、亲情、爱情,难说没有附加条件和限制,有的还别有用心。有交换条件的爱,最后总演变成伤害、摧残和痛苦。        无论中外,拂去岁月的蛛网尘埃,展开浩瀚的历史画卷,只见:        千年春秋长河,流不尽兄弟阋墙、夫妻背信、朋友反目、子女悖逆的伤心泪;        万里人间舞台,演不绝情仇与共、爱恨交织、恩怨相连、荣辱胶着的悲情剧。 这是什么“育儿经”?         功利的交易、扭曲的关怀,早在我们许多人身上打上了鲜明的烙印。即使移居海外,也会就地生根。一个大家熟悉的例子, 就是孩子的教育。不管孩子是否同意、是否乐意接受,我们总以冠冕堂皇的理由──爱,按照我们的意愿、方式管束他们。         […]

No Picture
事奉篇

启航三叠

本文原刊于《举目》54期 陶其敏 开弓没有回头箭         离神学院开学只有不到3个月了,林哲心中充满企盼和憧憬。5年前,神就把全身心事奉的感动放在他的心中。随着在教会中服事,这感动越来越强烈。他清楚地看到禾场的需要,圣工的美好…         年过半百之际,林哲决定重新回到学校作学生——他要去读神学院,进而全时间事奉。 启航三叠         面对这人生巨大的变化,林哲夫妻早早就开始为以后新的生活方式做准备。         首先要轻装简从,清除多余的东西。         原以为自己的家当比较简单,但一收拾,还是有太多东西需要处理。两人商量了基本标准:笨重不好带的,如台式电脑、玻璃荼几、豆浆机、家具,和两年内没用过的东西,如餐具、衣服、沙滩折叠椅等,通通送给教会的弟兄姊妹,或送给救世军……        看到妻子在满屋子的纸箱中间忙碌,林哲很感动。这个年龄的太太们,大多在乐享天伦,在大房大院中作主妇。妻子在这一生中随自已奔波,如今刚过了几年安稳日 子,又开始了翻天覆地的折腾。然而她毫无怨言,对将要开始的简朴生活,表现出极大的理解和全力的支持。这个“铁杆儿同路人”,是上帝赐给他的最大福分。         妻子要把林哲喜爱的运动用品:网球拍、篮球、哑铃送人,林哲竟有些舍不得。他家附近就有网球场、篮球场。天气好时,他常在早晨出去过过球瘾。锻炼也给了他拒绝衰老的感觉……他说:好吧,送走吧。         本着诚实、守信的原则,林哲早早地向老板表达了提前退休的想法,老板也表示理解。看看林哲手中的几个课题,按计划,结束日期恰好都在七、八月份。老板说:good timing(时间正好)!         房子也租出去了,一切都紧张而有序地进行着。林哲开始数日子,他盼著在装备中灵命得以坚固和升华,盼著有机会弄清一直困惑他的神学问题,盼著能成为更合神心意的器皿…… 这支射出的箭,似乎在稳稳地飞向箭靶。 变量横生         趁还有公司的医疗保险,林哲去做身体检查。结果发现,一项生化指标超正常值10倍。医生感到有些担忧,建议做穿刺活检。         他又看了第二个医生。这个医生明确告诉他,接下来需要做全面的检查,也许还要治疗。因此,他不能放弃现有的医疗保险,否则花费不可承受。         与此同时,林哲负责的课题,因种种原因进度迟缓。按期完成似不可能。课题进行到这个阶段,不容易找到人来接替。老板希望林哲能做完。         这些突发状况,让林哲有点乱了阵脚。面临身体健康的不确定性、工作的职责,他有些不知所措。他的祷告似乎也不如以往那样充满平安。下一步到底怎么走?他一下子拿不定主意。 妻子意见 […]

No Picture
事奉篇

灵程三问——回应《启航三叠》之一

本文原刊于《举目》54期 新民        林哲弟兄有感于神多年来对他越来越强烈的呼召,决定提早退休,全时间攻读神学,走上全职传道之路。就在他清理家当、出租房子、结束公司的工作时,在体检发现身体有恙,急需诊治。         虽然极力支持他献身传道的妻子认为,他需要放慢脚步,安静等候神的进一步带领,林哲弟兄却坚信,这些困难是恶者的拦阻,他必须毅然决然地按原计划走下去。        周围的弟兄姐妹,或劝他慎重对待病情,或劝他再度察验神是否真的呼召他全职奉献,或劝他安静主前、彻底认罪、求神赦免医治……        林哲弟兄面对各种劝说,不改初衷。但是,他也求问神,当以多快的节奏和多大的步子迈出第一步。         他的故事,引出基督徒信心生活的3个基本问题:神对我们的心意是什么?我们如何察验神的心意?我们如何走进并活在神的心意中? 一、神对我们的心意是什么?         神对祂儿女们既有整体性的呼召,也有个人化的呼召。整体而言,神呼召蒙爱的儿女分别为圣,效法耶稣基督。个人而言,神按照祂的主权划定我们生活的疆界,赐给我们够用的恩典和恩赐,要我们在生活的每个层面敬神爱人、荣神益人。        响应神的呼召,献身全职传道,诚然属于个人化的呼召。        教会内外常见的误解是:神的呼召有大小、轻重、圣俗之分。全职传道比一般信徒更加神圣。全职传道中也等级有别——初代教会有使徒、先知、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当今教会有主任牧师、副牧师、助理牧师、传道……         这种把信徒圣俗两分法,既缺乏圣经的正解,也误导教会弟兄姐妹安于“平信徒”的现状。神要求祂的儿女们都要“分别为圣”,为主而活,因为他们都是被耶稣基督十字架的重价所买赎的。恩赐的不同,不代表神的呼召有高低贵贱之分。所有的恩赐,都是“为要成全圣徒,各 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弗》4:12)。        在圣徒人人皆祭司的圣经真理之光中,重新省思神对我们群体与个人的呼召,我们发现,宣扬那召我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参《彼前》2:9),是我们共同的使命。传道,不只是全职传道人的责任,更是所有信道、行道者的天职。        蒙召成为基督徒后,我们可以像织帐篷的保罗那样,守住正当的职业(参《林前》7:20),带职服事神,引人归主。我们也可以像彼得与安德烈两兄弟那样,抛开 自己打鱼的职业,成为得人的渔夫(参《太》4:19),专心以祈祷传道为事(参《徒》6:4)。带职还是全职传道,是下面要讨论的第二个问题。 二、我们如何察验神的心意?         基督徒之所以走上全职传道之路,有不少个人化的原因,但共同之处是,他们在事奉中心意不断更新,越来越清楚地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参《罗》12:1-2),越来越深切地感受到神对他们个人特别的带领,愿专心替神牧养群羊。         想要察验神是否有这特别的带领,在一般情况下,我们至少有4项可行的考证:         第一是内心深处羡慕善工(参《提前》3:1),渴望当全职传道人。         […]

No Picture
事奉篇

与神有约——回应《启航三叠》之二

本文原刊于《举目》54期 林秋如        林哲的故事,充满了许多人的声音,因为他活在典型的华人教会,窝心的温情和犀利的论断,常是夹心饼干的两面。在众说纷纭中,在他的徬徨无措里,我细听林哲自 己的心声。虽然困在未知与不确定的云雾里,但他清楚一件事——他,与神有约。那份笃定,是信心的种子与顺服的动力。是清醒的心,使他意识到与神的约,这也 是信心的回应,使他面对人生下半场,毅然转换生命的跑道。         神是与人对话的神,圣灵邀请林哲踏上新的跑道。我相信林哲面对的挑战,不仅是生命的转战,更是与神的对话之旅。跟随主的人,学习认得主的声音,效法主的生命内涵,听从主的调遣,才能与神共舞,经历约的实际——不是束缚,乃是祝福。         可惜的是,教会里有许多人,喜欢扮演上帝或约伯的朋友,却不理会对自己与神的约。林哲的故事,反映出华人教会神学的薄弱,和属灵观的分歧乱象。圣俗二分法,误导了许多基督徒对神的呼召和事奉的诠释。         神对每一位基督徒的恩召是相同,且不打折扣的——“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可》12:30)但拥有的恩赐和委任,却是人人不同。天国 大业开展的禾场,在全世界,需要各类的基督徒全然奉献,成为精兵。牧师的职分是牧养、教导、训练信徒成为各行各业的传道人。        有人认为,全身心或全时间事奉神,等同于当牧师或宣教士;把进神学院视为入至圣所,而错把牧师或宣教士高举为最高级的基督徒,并以为平信徒是对神的爱不够完 全,奉献有所保留的。如此狭窄扭曲的观念,限制了信徒对神心意的了解,也牵绊了教会的成长。看到许多全然爱主的基督徒,满有才情,就是没有当牧 师的恩赐,却因传统的教导,混淆了普遍恩召及个别的呼召委任,误己误人,实在悲哀。         普世的宣教机构,因应每一时代不同的挑 战,面对每一族群不同的需要,发展多元又具创意的传道策略。全身心为主而活,不一定得放弃个人的专业。职场就是宣道的禾场,基督徒选择专业时,应慎 重寻求神的引领,明白神的心意与呼召,好让我们在职场上成为称职的传道人。而放弃专业,任专职的牧师或宣教士,也必须有神的委任。笔者曾听某知名神学 院的实习生,在高谈阔论他的神学见解时,指称某资深基督教出版社的主编和社长不是传道人,“只是”文字工作者!如此井蛙之见,恐怕保罗再世,也难逃此生之睥昵眼光。而此神学院的神学底气,实足堪忧。         华人信徒和教会,若能奠基于正确的解经,拓展眼光,必能更贴切地明白神对个人及堂会的引导。         林哲的属灵同伴对神的心态,似乎敬畏多于亲爱。林哲对专职传道的生活方式,有相当狭窄的理念。这两方面都反映出华人教会的神观和人观。         许多人认为,会错神的心意,神必管教。他们的神是严厉的法官,不是慈爱的父亲。神必管教蓄意的不顺服,而孩子因懵懂无知而困惑迷茫,父神必会开导安慰。         林哲舍弃运动用品,决心专一传道,生活从简。这样的舍弃,似乎表达了约束自己的爱慕,专一服事。其实,基督徒非常需要培养生活情趣和幽默感,专职的牧师和宣教士更是如此,有健康的身心灵才能服事得长久又喜乐,也才能自在地活在人群中。         华人教会充斥着儒释道的文化根底,仙风道骨加上道貌岸然,是典型的“属灵人”形象,这样的文化属灵人无欲无趣、索然无味,很难令人体悟神的智慧与荣美,更难令人信服基督徒的生命有何丰富与色彩。         林哲这场揪心的冲激,起因于健康的威胁;属灵同伴的会谈,显露了教会的苦难神学。尽管摩西老爷没抱怨风湿痛、关节炎,保罗倒是坦承神没答应拿走他的刺。这2 位前辈听从神的委任,牧养的是三教九流、参差不齐;排山倒海的灾难没少过,被自己人恨之入骨的苦痛捣心扉;多少次在灵魂的暗夜里,向主哭号:让我早日脱离 […]

No Picture
事奉篇

让教会回归教会

本文原刊于《举目》54期 神仆老麦 《举目》52期中,有关教会架构的《绝对服从》(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afab8c01011hcf.html)(下称《绝》文)一文,举的一些例子挺好,做法也很实际。而笔者眼见这个世代,教会的设立与运作,已与圣经中的大相径庭,因此亦提笔撰文,算是感叹吧! 这些制度,在神的眼中根本不算数         我们华人多来自极权与专政的背景,到西方看见民主制度带来稳定的社会,于是自然地把民主中的“制衡”、“监督”等观念,也带进教会。其实,圣经中的“监督” 一词,绝非三权分立的监督,也不是监察院的监督,而是从上至下,一人监督多人的监督(长老与牧师,即是类似的位份与功能)。不过,笔者要谈的不是教会制 度,而是要大胆地说:“教会不应太有制度。”或者:“这些制度,在神的眼中根本不算数。”         若把《使徒行传》中的耶路撒冷大会一次开会记录,以及保罗书信中的教导,视为教会的规章或作事原则,其实是不妥的。这两处,都是为了处理问题、回答问题而产生的。连《使徒行传》第6章中,执事的产 生,都不是因为教会需要属灵领袖,而是饭食管理上出了问题,需要解决。这些针对特定问题制定的解决方式,以及针对各地教会特殊的问题所做的因地制宜的回 覆,不应该成为21世纪教会的规章,或是会友拿来彼此攻击的“根据”。        圣经记载了耶路撒冷大会,并没有说千秋万世的教会要如此照做。我相信,这是为了让我们看见教会的领袖,如何按照圣灵的带领,以谦逊的态度和属灵的智慧,来解决争论或矛盾,而不是要我们套用他们的答案,在今天的教会中制造争端或矛盾,以达到个人心中没有讲出的目的与私欲。           《绝》 文的2位作者,介绍了他们教会的制度与运作方式。从民主宪政的观点来看,把权力从少数人手中,分散到更多人手中,更令我们放心。然而,从圣经的角度来看, 实在没有孰优孰劣的问题。从圣经历史中我们看到,君主专制的国家有好有坏。从现代历史中我们同样看到,民主宪政的国家,依然有好有坏。         当然,民主体制能够使我们“虽然不至于太好,但也不会太坏”,不过,这种说法如果搬到教会来,那就好像说监控体制可以使教会,“虽然不会复兴,但也不至于分裂或关门”。但是,这是我们的目标吗?         专制不等于暴政。我们害怕专制,因为掌权的人可以剥夺我们的权利。然而,顺服一位全知、全智、全能、爱我们的神,祂的掌权,比任何一种民主都要好。保罗在 《罗马书》引用神对摩西说的话 ,“我要怜悯谁,就怜悯谁;我要恩待谁,就恩待谁”(《罗》9:15,本篇引用经节,均出自新译本)。他不是要说神有多任性,乃是说明神以完全的主权,施行怜悯。 99%的争论,都不是大是大非        有一回在婚姻辅导时,笔者碰到一位要离婚的姊妹,她个性极强、能说善道,又极有能力。当我们按照婚姻辅导的资料,谈到顺服丈夫时,我问她:        “你顺服吗?”        “我当然不顺服!你知道我绝对不听他的。”她也心直口快。 […]

No Picture
事奉篇

初代教会的门徒训练(宋主恩)

本文原刊于《举目》54期 宋主恩        当你知道,那位通过编造耶稣基督的身世,因《达芬奇秘码》成为亿万富翁的作家,丹.布朗(Dan Brown),也声称自己是基督徒时,你有什么感想呢?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教会普遍地认为,人只要听到福音,祈祷主耶稣洁净他的罪,并接受主耶稣为他生命的主,这个人就可以受洗,加入教会。当然,在受洗之前,要以洗礼班的形式,用几个小时的时间,将基督信仰的关键问题,重点式地向预备受洗的人介绍一下。         之后,各人在教会里的成长,便得自求多福了──许多教会缺乏长期的、系统的、行之有效的计划,来栽培初信者,确保他们的信仰建立在磐石上,以致于能信心坚定、远离罪恶、抵制异端。        所以,丹.布朗这样的人就层出不穷,一面声称自己是基督徒,一面肆无忌惮地编排耶稣基督。        人从愿意接受主耶稣为自己的救主,到真正过与主同行的生活,不可能一蹴而即。教会到底应该给信徒哪些帮助呢?         新约教授阿诺德(Clinton E. Arnold为)在论文《初代教会的教理问答与当代福音派的初信造就》(注)中,回答了这个问题。         首先,他详细介绍了初期教会对初信者在信仰方面的教导。用来对照当代福音派教会在这方面的欠缺,进而呼吁教会,认真地投入初信造就,使当代圣徒可以经历信仰认同,增加信仰知识和体验信仰带来的生命转变,让行事为人与所蒙的恩相称。 一﹑ “新人认信”圣工         初期教会的领袖们,对那些接受福音、初步认识基督信仰的人,用大概3年的时间,有计划地栽培他们,并且指导他们按照新的信仰生活。然后再为这些人施行洗礼,接纳他们入教会。         初期教会是从以下4个方面,展开“新人认信”这项事工的: 1. 把新人引到神的话语前        接受福音的人,必须承诺接受教会的教导。教会指派合格的教师,带领这些新人,在特定的一段时间里,专门读神的话语。例如俄利根(Origen)在该撒利亚展开这项圣工的时候,每天聚会,先诵读一大段圣经经文,然后由他证道,用3年时间把圣经讲一遍。        这样做,是为了让新人听到完整的信息,明白救赎历史的来龙去脉, 从起初神创造天地,一直到教会建立,所有这些改变人类历史的重要事件,初信者都有明确的认识。 2. 教导信仰的核心内容         […]

No Picture
事奉篇

如何建立查经小组

本文原刊于《举目》54期 龚慕良        从无到有,建立一个新的查经班,是不容易的。负责建立查经班的人,通常会先找一位强而有力、能言善道的领袖做指导,然后招兵买马,每周亲自带领查经。一方面传福音,一方面训练同工,再加上关怀,及寻找、培育接棒人…… 一个查经班,从建立、成长到成熟,往往会把这个负责人缠得数年不得抽身。而且毕竟不是每一个教会或是团契,都找得到一个有空闲,又可以完全投入的领袖。更何况许多偏远地区,根本连教会或是团契都没有。        新约里记载,保罗除了在安提阿培训(参《徒》11:25-26),在雅典人中开荒(参《徒》17:16-33),在哥林多建立教会(参《徒》 18:1-11)外,他也回到他传过福音的地方,短暂地培训过数次(参《徒》15:36;16:1)。甚至,连他没去过的歌罗西城,他也扮演监督的角色, 以书信劝勉。         为了传福音,到没有信徒的地方建立查经班,就像上述保罗开荒的工作,不在本文讨论的范围内。我们要讨论的是,当一个地方,有两、三个信徒,因圣灵感动,想组织查经聚会、在神的话语上扎根的情况。        这种情况下,这些信徒的确需要一位有经验的人来指导。从保罗宣教之旅的模式来看,有经验的指导者,可以有其他的事奉在身、不在当地久居。        当有需要时,能不能找到这样的指导者,来指导新的查经小组? 笔者认为,是可以的。仅以过去7年《海外校园》欧洲培训的团队为例,为大家提供参考。       《海外校园》欧洲培训的团队,学习保罗的榜样,扮演指导的角色,借着网络,着重分工与预查,得以在各地设立查经班。概言之:轮流事奉,协同治理,一次预查,同步查经。 今天的人,比保罗时代方便多了。有汽车、飞机、声视媒体与网络,取代徒步跋涉、传递手稿。所以,要成立规模比教会小的查经班,应该不是难事。 指导者的责任         建立查经班,必须要有指导者(Counselor)。         查经班的创立,应该由当地人寻找地点、聚会祷告、和众信徒分享异象开始。指导者,顾名思义,就是指点、建议者,而非决策者,也非执行者,更不是讲道者。         认清指导者的身分之后,我们就知道,在成立之初,指导者亲往当地是不可少的。但是开创工作完成后,指导者不必常驻该地。因此,想建立查经班的人,若是在本地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可向外地教会寻求协助和支援。       《海外校园》欧洲培训团队的老师们,所做的就是这样的工作。他们短期居留各地,建立查经班之后离开。不过,借着网络,他们依旧是查经班的指导。加上不定期的回去探访,始终和各地的查经班保持良好的互动关系。最终,他们培训的人能独当一面,老师们就可抽身而退了。 指导者的任务        指导者的主要工作,是预查、支援与参加聚会。 预查         预查,可以当面,亦可使用网络 (例如Skype […]

No Picture
事奉篇

带领90后学生团契的艺术

本文原刊于《举目》54期 学生工作的受托者系列(3) 高智浩 一、聚会怪现象 90后团契查经聚会时,不管是福音性查经,或是造就性查经,只要不是小组查经,而是有讲员在讲台上的那种,学生们就一定会有如下表现(与讲员的魅力、所讲的内容无关):         1. 专心听讲,振笔疾书,猛记笔记。不然就是拿出笔记型电脑或i-Pad来打字,看谁的输入法快。再不然拿出手机,猛拍讲员PPT(演示文档),因为来不及记…… 这是讲员最喜欢的一类学生!         2. 圣经摆在膝上,或是把玩着手机中的圣经软件,眼睛望向讲台,一副很专心的样子,也会跟着讲员的节奏,一起笑、闹、叹息与感动。不过,事后问他:“今天讲员说了什么?”回答是:“不知道……”然后有“感”而发,说一堆似是而非的话! 这样的学生,让讲员啼笑皆非。        3. 自顾自地看着手机上的短信,或著盯着i-phone打游戏…… 讲员遇到这种人,有抓狂的倾向!         4. 听讲过了5分钟,表情进入“萤屏保护程式”,开始呆滞而恍神,10分钟内开始休眠──打瞌睡。         讲员遇到这种人,只能摇头。会众高居不下的“昏睡率”,则成为讲员心中深深的“痛”!! 这是时下学生团契的普遍现象。很多人叹息:这就是“90后”的团契,你还能怎么办? 二、 “一次性” 聚会 90后的学生团契聚会理念,和其他人不一样。在他们当中,我们这些带领者会感觉自己好像外国人,不,像是外星人!! 1. 非固定、非常态的聚会模式 他们不喜欢一成不变的聚会模式,喜欢变化,喜欢创新,喜欢与众不同。同时,他们又希望被认同,期盼与别的教会团契看齐。这导致聚会程序不是重点,团契形态却很重要。 2. 尝试性聚会         宁可多尝试,也不要匆匆固定成为既定模式,这是标准的90后做事态度。所以,在不改变基本内容──“真理”的前提下,聚会的形态可以多元化,可以实验,以鉴别可行性,不乱打死缠。 3.“ […]

No Picture
成长篇

坡旅甲

本文原刊于《举目》54期 李亚丁                    坡旅甲(POLYCARP,又译波 利卡普)是士每拿教会的监督,使徒约翰的门徒,也是安提阿教会监督伊格那丢的好朋友。关于他的生平与殉道,在二世纪著名教父爱任纽的著述,及优西比乌的 《教会历史》中,都有记载。坡旅甲自己的著作,仅有他写给腓立比教会的书信保存下来,这是极有价值的文献,能帮助我们了解初期教会及坡旅甲本人。 一、坡旅甲的生平和教训         坡旅甲大约生于主后69年左右。根据《坡旅甲生平》记载,他原出生于一个奴隶家庭,后来有一位名叫卡丽斯托(Callisto)基督徒贵妇,在异象中听了天 使的吩咐,就买下并收养了他。坡旅甲长大后,就成了卡丽斯托的管家。后来接受了她的所有的遗产。坡旅甲年少时,就跟从了使徒约翰,并和那些曾亲眼见过主耶 稣,亲耳聆听过主的教诲的人来往甚密。老约翰在世时,他多次聆听其教诲,与之交通。年轻的坡旅甲是士每拿教会的执事,在传讲福音的同时,也从事写作。不 久,又接续布克鲁斯(Bucolus),作了士每拿教会的监督。根据古教父特土良记载,是约翰指定他为士每拿教会的监督的,而另一位教父爱任纽则说,他是 从众使徒手中,领受了这个职分。         坡旅甲作士每拿监督达半个世纪之久,为人纯朴、慈祥、谦卑,在管理神家的事上,尽职尽忠。在信仰上,他坚 守使徒传统,毫不妥协地反对异端,特别反对当时流行的、对教会危害很大的“诺斯底派”和“马吉安派”。二世纪教父爱任纽在写给弗罗伦努 (Florinus)的信中,生动地记述了坡旅甲的有关事迹。爱任纽和弗罗伦努都是坡旅甲的学生,但可惜,弗罗伦努后来陷入了异端。        177年,爱任纽作了里昂教会的监督。他在信中说:我能详细描述出,这位蒙福的坡旅甲,当年讲道时所坐的位子,他怎样走进走出,他的生活方式,他的容貌,以及他向众人所讲的道。他也讲述他怎样和约翰,以及那 些见过主的门徒的交往情况,并从他们听到的关于主耶稣的事情,他所行的神蹟,他的教训……。蒙神的恩典,我那时专心听取这些事,并把它们记下来,不是记在 纸上,而是记在心上。并且蒙神的恩典,常常在信心里反复覆思想。”        这段话是坡旅甲形象的一幅美丽的素描。爱任纽接着说:         “我敢在神面前说,如果这位蒙福的、使徒所按立的长老听到这等事(指弗罗伦努陷入异端之事),一定会暴跳如雷,掩耳不听的,一定会从他所坐或所站的地方逃出去的。” 由此可见,坡旅甲对一切异端的憎恶,和使徒约翰一样。        在坡旅甲殉道前不久,他曾到罗马,在街上碰到异端首领马吉安(Marcion),坡旅甲没有理睬他。马吉安趋前来问:“你认识我吗?”坡旅甲冷静地答道: “是的,我认出你是撒但的长子。”这句话是坡旅甲对付异端的惯用语,他曾针对异端这样教训说:“凡不承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就是反基督的(参《约 一》4:3;《约二》7),凡不认十字架为证据的,就是属于魔鬼的;凡肆意歪曲主的圣言,并且说没有复活和审判的,那种人即是撒但的长子”(注1)。         坡旅甲虽然如此憎恶异端,但他却仍然爱罪人,包括那些误入异端的人。他曾说:“不要把他们当敌人看待,而应像对待弟兄一样劝戒他们”。他认为,只有这样,才 能感化他们错误的心,使他们重归正路。当时,在腓立比教会,有一位名叫瓦伦斯的长老和他的妻子,因被异端所惑,堕落了。坡旅甲对此感到痛心的同时,也仍然 […]

No Picture
成长篇

怎样被圣灵充满?(饶孝柏)

本文原刊于《举目》54期 饶孝柏        一位姐妹看完拙作《灵恩问题面面观》(台湾校园书房出版。编注)后,提出3个问题:一、什么是圣灵充满?         二、圣灵充满重要吗?我们应当求圣灵充满吗?         三、怎样才能被圣灵充满?         问得好!这也是许多弟兄姐妹的问题,且攸关灵命。看看圣经怎么说。 一、“充满”一字的字义及用法         “充满”﹕:新约希腊文原文编号G4130(编注:此编号是依据James Strong, The New Strong’s Exhaustive Concordance of the Bible),动词,共用了24次。英译为fill。 这个词用于“被圣灵充满”,有8次:﹕:        《路》1:15(施洗约翰在母腹中)。        《路》1:41(施洗约翰的母亲以利沙伯见马利亚)。        《路》1:67(施洗约翰的父亲撒迦利亚说预言)。        《徒》2:4 (门徒五旬节经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