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與思

回國服事,你準備好了嗎?(一碗粥)2015.10.18

我們暢遊了神學的書山文海,便覺得自己生命的成熟度已與之等量齊觀。無論是去還是留,我們都在尋找一個更配得上“我如今的學識”(而非“我這個人”)的事奉。因此,當我們做出歸國服事的決定時,我們不僅期待人們以學位來看待我們屬靈的成熟度,更錯誤地將這種自以為的“成熟”,帶入教牧的事奉中。 […]

No Picture
天下事

安樂死:最後出路?(潘柏滔)2015.10.15

這個美其名為“安樂死,最後出路,及臨終有尊嚴”等的安排,是否真的使病人能夠得到解除痛苦的善終? 安樂死是否是患上絕症的病人,面臨難以忍受的肉體痛苦時的唯一出路? 容許醫療人士幫助病人安樂死的法例, 會不會演變成除滅老弱殘病或社會中不受歡迎人士的工具? […]

成長篇

帶著抑鬱的碎片

本文原刊於《舉目》75期。文/胡林宜蓁。我們敬重和信任的人,背叛、出賣了我們;原來口口聲聲說愛我們的人,卻無情地傷害、丟棄我們。我完全感覺不到愛,掉入抑鬱症的深淵,嚴重失眠,經常頭暈、頭痛。 […]

成長篇

藍色的憂鬱

本文原刊於《舉目》75期。文/歡然。3歲時,我離開外祖父母,跟著父母到大西南。據說,我一連幾天不說一句話,無心飲食,憂傷至極。外祖父母的愛,永遠留在我心靈最深處;我心中從此種下憂鬱的種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