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言與思

不去找,怎麼能有呢? –單身的心情(張怡昕)2015.06.29

不去找,怎麼能有呢? –單身的心情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 單身很久了,雖然對什麼剩女的說法覺得可笑,但是確實感到孤單。 不過,有時看到寫給基督徒單身女生的一些文章,我常常有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糾結 其實不僅不少單身的姐妹,我也認識一些單身的弟兄,在為找女朋友糾結的。我身邊的這種人,很多都是真心信主,堅持要找主內的。在等待中,有時會糾結。很多糾結的人,有的是因為不想將就,有的是自己也不知道什麼適合自己吧? 反觀我自己,我覺得在婚姻戀愛的問題上,我不夠積極。過往在這個話題上,我聽到最多的,就是要禱告,等待。其實我是比較被動的人,也很謹慎,蠻能等的。(如果你是特別活躍而主動的,或者不夠謹慎的,那你可能要學另外的功課。) 而且我還蠻裝備自己的,學習從屬靈相關到專業相關的各種知識,還學習做飯和教養孩子。我常看文怡女士,燈芯絨女士教做飯的博客,協和醫院兒科張思萊醫生的博客,還有劉志雄老師蘇緋雲老師講婚姻和教養兒童的視頻和書,等等。 有時我覺得我可能是太能等了。或者說,太被動了。 創意 好幾年前,我就聽帶我信主的美國媽媽講,她30歲左右單身時裝作發問卷讓別人填,來認識男生。問卷上的問題還起到初步篩選的作用。她還帶著自己壞了的自行車到運動品商店,找偶遇的人來修,通過這樣的方式來認識願意幫助別人的人。那時聽著覺得有趣,現在才意識到,她是多麼主動,多麼有創意的一個人!當然,她也是非常認真禱告的。 有時我覺得上帝也問我,做研究還需要收集資料,需要去寫,難道找另一半不需要去找嗎?但我很困惑的是,那要怎麼找啊?這時我也想到,以前我的一個女老師跟我提過,去參加一些社團,和志同道合的人多打交道。聽廖志姐妹的分享,她就是在做志願者服務那些也需要假肢的人士時,認識的她的先生。 以前我對通過網路找男友總覺得怪怪的,但我的想法在逐漸改變。我有好朋友是通過網站認識她的先生,也有好朋友正在通過網站嘗試去認識人。現在我們的社交圈子往往很窄,需要一些幫助才能多認識一些人。當然,無論是通過網路還是朋友介紹,肯定都要謹慎地去認識人。 改腦迴路? 我還有個感受,就是不要fantasize(浪漫化)感情。我曾經有個很喜歡的中學同學,是我在沒信主前就認識的。他不喜歡我,但作為朋友對我挺好挺幫忙。我喜歡他很久,即使信主以後逐漸明白上帝覺得我們不合適,都還是反反復復難以完全放下。 我曾經祈求上帝,讓這個人可以信主,讓他可以喜歡我。我還問上帝,王的心在你手中,就好像水隨意在壟溝流轉,那改變這個人對你很容易啊,可能改改腦迴路,讓某幾根神經搭上就好啦! 我覺得上帝很清楚很嚴肅地告訴我,祂尊重每一個人,不會做改腦迴路那樣的事情。而且上帝很清楚地提醒我,不可以任憑自己陷入對還不認識上帝的人的那種情感中。上帝非常清楚地警戒我,祂非常看重婚姻,婚姻非常重要,人要非常慎重。 放下 終於在上帝的幫助下,我可以對上帝說,好吧,聽你的,我放下。這中間很多糾結。終於,我真的放下了!非常非常奇妙,真正放下之後,一身輕鬆的感覺。我覺得這是上帝奇妙的恩典,讓我能在情感上得自由。 我甚至覺得這是上帝的搭救!因為當你只是想著某個人(而這個人並不合適)的時候,你會看不到其他人。而且你可能給那個人加了很多光環,你喜歡上了一個自己構想出來的人,卻還沒有意識到。 不僅女生會這樣,男生也會吧!我認識一個很好的弟兄,還不能對別人敞開心,因為他還對他理想型的女生念念不忘。他也知道那個女孩子不喜歡他。但他總還是覺得要是不能跟那人在一起,就一定會若有所失。 感覺 我覺得有感覺是必要的。但是要到什麼程度呢?雖然覺得電視劇裡那種一見鍾情有時很可笑,但我們會不會有意無意地都受了影響呢? 我的美國媽媽說,她覺得先生是她最好的朋友,家庭是一個有共同目標的團隊。其實我第一次聽到這個說法的時候,還是有些震撼的。感覺好像有點兒平淡。因為不知道為什麼,想到婚姻和愛情,總還是先會想到那種瞬間的吸引,感覺。 但仔細想想,其實最重要的是志同道合,有共同的人生目標。還要人品好,並且彼此瞭解,欣賞,都願意付出。我的爸爸媽媽在做愛的五種語言的測試時,大比分勝出排在第一位的,都是服務的行動。最後,如果能有感覺,那真的是很感恩。 再想想,自己以前可能也遇到過合適的人,但當時沒有意識到吧。 禱告 有時我還覺得,主啊,我已經為婚姻禱告了啊,難道要我天天向你求嗎?我跟我爸媽說讓他們幫我帶大棗,只要說一兩次就夠了啊,難道要我每天去說嗎?有時真的是帶著埋怨去禱告的,還有很多時候灰心地停止了禱告。 但現在我想,首先,靈界的事情我們不清楚。但以理禱告的時候,從他起初禱告就蒙了應允,但波斯國的魔君還攔阻上帝的使者。(《但以理書》10章)其次,禱告應當是帶著信任和盼望。 我曾想過,如果以色列人在曠野沒有水喝的時候,好好跟上帝說,“上帝啊,我們很渴,請你給我們水喝,好嗎?”,這樣多好!為什麼他們不能好好說?我想,他們在潛意識中,覺得上帝不會給他們水,甚至覺得上帝故意帶他們出來虐待他們,所以才會一肚子怨氣。 當我埋怨的時候,檢視內心,不得不承認,有時我覺得上帝在故意戲弄我。但我覺得,這是撒但的謊言和我自己不信的惡心。這時我向上帝認罪,求上帝赦免我的愚昧無知,我也宣告,主啊,你全然光明,毫無黑暗,求主讓我完全信賴你。 我的美國媽媽還教過我一個禱告,主啊,無論是單身還是結婚,就照著你覺得好的方式來成就,讓我信靠順服你。這其實是個非常需要信心的禱告,求主幫助我們。還有,禱告些什麼。難道只是說,主啊,給我婚姻!我想,我們禱告時常常太懶太缺乏創意了。 溫偉耀老師曾說,他不是光讚美上帝,你真偉大你真偉大,他會每次想上帝的某一方面,或者某個例子,來很具體地讚美上帝的偉大。大衛也是這樣,對他而言,日月星辰都在訴說上帝的榮美。他是否要去迎敵,具體怎麼打,他都會求問。我們也可以求主指點我們,如何更具體地禱告。 需要恩典 […]

言與思

不要在冬天砍樹(張怡昕)2015.04.26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 枯枝逢春 夏天,我買了一株植物,放在辦公室。它的莖桿長長的,上面開了一些白色的小碎花,挺好看的。後來,這株植物逐漸乾枯,明顯地失去了水分,莖桿從綠色變成了米黃色,那些白色的小花也成了乾燥花。 有時,我想把它扔了,但是又覺得它好像還有希望,就又留下來了。土乾的時候,我還是照樣澆水。 後來,在莖根部側著長出來好幾個小芽,讓我很開心。但看著那米黃色的莖桿和小乾花,有時我很想把它們給剪掉;其實也就是一剪刀的事,但大約我比較念舊吧,一直沒剪。 眼看那些側著長出來的小芽,倒是越來越高,清清楚楚地讓人感到春天的氣息。 突然有一天,我發現米黃色的莖桿上,也發出來很多小芽!也不知道它們什麼時候冒出來的,我發現的時候,明顯它們有一段日子了。我真慶辛,當初沒有一刀把它給剪掉! 人也有冬天 我突然想到一句話,好像是說,不要在冬天砍樹。冬天看任何樹木,恐怕都以為它死了吧?毫無生氣。那個時候誰能判斷一棵樹還有沒有希望呢? 這句話對我們,也適用吧?只不過每個人的冬天,來的時候不一樣。我自己也有在冬天的時候。那時很想躲起來,誰也不要見。以往的挫折,過犯,就好像烏雲籠罩在頭頂,覺得好像做什麼也做不成,也沒意義。 此刻,活力好像離開了身體,就連喝水吃飯上廁所這些事情,也是到必須做的時候,才做。心裡面,有一種說不出的無趣和沒勁。 人有時把自己看得太高,有時把自己看得太低……在冬天的時候,我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價值,甚至有時不能覺察到,自己正是在冬天。 但是,感謝天父,我常被提醒,我是天父帶著愛所創造的人(是的,你我都是上帝帶著愛所創造的!)。因此,只要我還活著,只要我還有一口氣,那就說明天父上帝沒有放棄我,我還有機會! 要懷著希望 不要在冬天給自己判死刑,也不要在冬天給別人判死刑。其實把這個時間狀語拿掉,我覺得更準確。 在任何時候,要對自己懷著希望,也要對別人懷著希望。因為歸根結底,知道上帝還沒有放棄我們。 其實,我有時看新聞真是氣得夠嗆,覺得怎麼會有這樣的事情?怎麼有這樣的人?簡直不可救藥。這時我常提醒自己,上帝知道人幹的一切壞事一切惡念,但卻還帶著希望在拯救人——如果上帝對人類還懷有希望,那我對自己,對別人,為什麼要看死呢? 植物要等待季節輪轉,而人可以在任何時候選擇振作。這個選擇很多時候並不容易做,因為低落帶著慣性。但在內心深處要有一個信念,那就是,上帝向我所懷,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上帝希望我振作,也一定幫我振作! 人就算已經認準了自己在做對的、合乎上帝心意的事,但其努力與專注的程度,仍然會很容易受心態和情緒的影響。而心態和情緒,又總是在受事情發展和周遭環境的刺激。 關於這點,我從植物身上學到很多——它只是照著本能,努力地生長。它不知道,或者也不在意,自己只是在在室內的一個小小盆子裡,不能常照到太陽,也不能被輕風吹拂。它就是專心生長。 如果說,植物的專注是不自覺的專注,植物的努力是設計好的努力,這都是靠著本能運行。那麼,我們人自覺的專注,可以選擇的努力,要靠什麼才可以持續呢? 這個問題,留給大家吧!

No Picture
言與思

"我討厭他"(張怡昕)2015.01.26

團契中,有我不太喜歡的人。好吧,直說,我討厭他。因為我覺得他虛偽。他在團契分享討論時,引用起聖經那是一串串的,禱告時的聲音似乎都和平常講話時的聲音不一樣,顯得更莊重真摯。可在生活中,他嬉皮笑語起來,好像換了種語言。作為學生,他對待學習卻並不認真,跟他講過某事他做的準備不夠,事情做得不盡責,但下次還是這樣,也沒有流露出什麼不好意思。 […]

No Picture
言與思

爸爸去哪兒(張怡昕)2013.10.31

爸爸去哪兒 《爸爸去哪兒》是湖南衛視最近推出的真人秀節目。五位明星爸爸,帶著孩子,到生活條件比較差的地方過幾天日子。 節目組給他們製造了各種挑戰,比如,拿50塊錢去買三天兩夜所需的食物,爸爸們要自己做飯,孩子們要去村裡找菜,找鍋,放羊。 這檔節目的收視率非常高,在網路上也有很多討論。孩子們和爸爸的互動非常有意思。跳水冠軍田亮的女兒Cindy剛到靈水村,很不適應,特別能哭。而且她繼承了父親的好體力,一直哭一直哭能哭好久。田亮說什麼也沒用,真是快面無表情了。導演王岳倫不會做飯,對著麵粉,一籌莫展。他做出來的東西,女兒Angela會喜歡嗎?還有演員林志穎的小Kimi,在大家給他準備的生日party上,心心念念“奧特蛋”,對節目組送的小吉他不感冒。可是過了一會兒,和爸爸玩起來,就自封自己是“吉他武士”了。 10月25日播放的這集裡,爸爸們帶著孩子去了寧夏中衛的沙漠。這次有個滑沙遊戲。高高的沙坡,人坐在類似雪橇的東西上,從坡上滑下來,很有趣,也有點兒驚險。因為從沙坡頂到平地大概有60多米的距離,坡度差不多有 70度,很陡。 一開始,是孩子和爸爸一起坐在橇上往下滑。後來爸爸們讓孩子們從比較低的地方自己滑,張亮的兒子天天試著從高坡上滑下來,被田亮的女兒Cindy看到,鬧著也要滑。 Cindy不停地懇求,“爸爸!爸爸,來一次嘛!行嗎?爸爸!爸爸!” 這時出現了字幕和配音,是田亮當時的心裡活動,“那個斜坡太高了,而且很陡。但是我女兒不停地要求我,我不想讓她失望。” 我當時想,不會吧!真的讓她滑呀!那可是很高的斜坡呀!萬一橇翻了怎麼辦!也太危險了吧! 接下來的場景,實在讓人感動。 我建議大家自己看看。可以從06:37開始看 Cindy滑沙這一段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I2MzQ2MjQ4.html(一開始會有一段廣告) Youtube上也有。可以從1:22:24開始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1QM5HEIO3PI 當Cindy從那個差不多有60, 70度的斜坡往下滑的時候,田亮一直跟在橇後面,彎著腰,拉著撬後面的把手,快跑跟著控制平衡。一直到比較低的地方,才放手。 很多網友說,看到這裡,都哭了。我也眼睛濕濕的。 田亮說,“她滑得有多快,我就跑多快,等到了一個安全的地方,我再放手。”他還說:“她有時候,還是會問媽媽在哪兒?奶奶在哪兒?但是我告訴她,爸爸在這兒,還有爸爸,爸爸一直都陪著你。” 爸爸在這兒。 爸爸陪著你。 爸爸不離開你。 這就是爸爸。 我們在天上的爸爸,一定也是這樣的。

No Picture
言與思

仁慈的人自己獲益(張怡昕)2013.10.28

仁慈的人自己獲益,殘忍的人自己受害。(《箴言》 11:17,新譯本)大學新蓋了商學院大樓,樓後有一棵橡皮樹,樹身約有三人合抱。明顯不是移栽過來的,是山上本來就有的。想必建築師設計大樓的時候,就給它留下了生存的空間。建築工人們施工的時候,也足夠小心,它才仍能枝繁葉茂。 以前我家住的樓前要蓋一個農貿市場。工人們來了,他們做的第一件事情是砍倒了一棵大樹。那棵樹很高,很粗,濃蔭滿地。後來市場蓋成了,是方形中空的佈局。我驚訝地發現,這棵樹原來生長的地方,是很大的天井。被砍倒的樹其實完全可以被保留下來。如果它在,一定能讓商戶們在夏日涼快很多。 我有一個朋友,是經濟學的博士,上海人。有一次我們聊天,我說起坐飛機去上海,在虹橋機場降落前,從飛機上俯瞰上海,全是樓,很少樹。我說,上海應該多種些樹,有一些街心公園。他說,上海寸土寸金,哪可能呢? 後來他回上海工作了。一段時間以後他回到香港,我們聊天,他說回去以後鼻炎犯了,因為空氣品質不太好。他在家裏擺了很多植物。他還告訴我,虎皮蘭,白掌,格外好養。 樹木的經濟效益,不是那麼明顯。房地產卻能在短時間內把GDP數字搞得很好看。但綠化好的地方,人們的身體是否更加健康?心情是否更舒暢?工作效率是否更高?孩子們的近視率是否較低?衷心希望城市的規劃者和建設者們更有智慧,更仁慈。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耶穌爲什麽愛用比喻?

張怡昕 本文原刊於《舉目》52期                 耶穌講話時常用比喻:         什麼葡萄啊,橄欖啊,芥菜種啊!         什麼天上的飛鳥啊,野地的花啊!         什麼建造房屋啊,做生意啊,找到一顆昂貴的珍珠啊!         什麼得人如得魚啊,風往什麼方向吹啊!         什麼浪子回頭,父親接納啊!         替朋友半夜敲門求餅啊……         不是講天國的道嗎?怎麼用那麼多比喻呢? 如果我是他,我也呆不住         我曾經邀請一個未信主的朋友去團契。當天團契唱完詩歌就禱告,禱告了20分鐘,中間有一些停頓、靜默的時間。大家禱告時,用了不少基督教術語。禱告完,我朋友說有事兒,先走了。         我當時想:如果我是他,我也呆不住。因為根本不知道這些人在幹嘛?        我深深體會到,要想讓別人明白,就要用別人能理解的方式、話語說話。也就是說,你要是真想讓別人明白,就要先想想,自己講的話別人能不能聽懂。        耶穌是真想讓門徒聽懂。天國、天上的事情,人沒見過,想也想不出。耶穌就用各種比喻,選取聽眾熟悉之物、之事(莊稼、水果,捕魚、牧羊,等等),好讓人明白。        有一次,祂教導門徒信任上帝,祂就問他們:你們的孩子要餅,你不會給石頭吧?孩子要魚,你不會給蛇吧?你們是不完美的人,尚懂得把好東西給孩子,何況天父呢? 想分享,也說不出來        讀福音書,你會發現:        耶穌沒有用高妙的詞語,表達祂高深的學問、高超的見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