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流行文化

有人求失戀

本文原刊于《舉目》60期 歡然         那天在班車上,聽到電台主持人在聽眾中徵集短信,主題是:我最遺憾的事。        大多數聽眾發回的短信,都說遺憾失去年少時的天真。不過,有一個回答與眾不同:他最遺憾的是沒有失戀過!因為他的妻子是他的第一個女朋友,所以沒嘗過失戀的滋味,很想嚐嚐!         我第一感覺是:真逗!世上真是什麼人都有啊!         第二感覺是:真傻!失戀有什麼可羡慕的?!我曾經的理想,就是一生只談一次戀愛、結一次婚。可惜我的戀愛一塌糊塗,到現在也沒結成婚。        對此,我感觸頗深:怎麼這個人得到了我求而不得的,卻反而想要我的那份得不到的悲哀? 難道我們都是小美?          小美是我朋友的女兒,今年4歲了。她家很早就有車,大家都羡慕的。她媽媽卻說,小美卻羡慕坐公交的小朋友,因為車大,人多!        難道我們都是小美?        仔細一想,我們可不就是小美嗎?至少,我就是!舉個例子,我的頭髮多,做了離子燙拉直後,還是很蓬鬆。於是我心中羡慕那些頭髮少、服貼而柔順的人。不記得我 有沒有為此求上帝,反正我開始掉頭髮了,每次洗頭都掉一把。我慌了,這才發覺,頭髮多是多好的事啊!其實很多人都羡慕我濃密的黑髮呢!要是真的掉完了,可 怎麼辦?即使沒掉完,但只要頭髮變稀疏了,我的一大特點也就沒有了,挺可惜的。         上帝給我的容貌,多年來我也不能接受,總想變得更美。心中為此憂愁,沒有喜樂,整天沒有一個笑臉。結果,弄巧成拙,越變越醜。信主後,不為此憂愁了,才知還是上帝最早給我的那副容貌最美。 何需為得不到的悲哀?         其實上帝怎能不懂美是什麼呢?祂造的一切盡皆美善!祂又這麼愛人,怎麼會不將最好的給我們呢?        可是我們卻常常意識不到這一點!        整本聖經都在講一個美麗動人的故事,就是上帝把自己的兒子給我們,救贖我們。不,這不是故事,是事實!祂已經把最好的給了我們,我們卻不明白。我們為工作上的成就歡喜,為得到某人的愛情歡喜,甚至為買到一件美麗的衣服歡喜,卻忽略了最好、最美的,就是主的救恩!        上帝瞭解我們每一個人,祂對我們有精心的安排、計劃。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一切,都是祂的手量過的。我們又何需為得不到的那些而悲哀?以得到的為知足,才是上帝 對我們的期望。“……以耶和華為樂,祂就將你心裡所求的賜給你”(《詩》37:4),上帝已經把祂自己給我們了,我們若能單純地以此為樂,看重祂、愛他勝 過其他一切,就是知足,才有幸福! 又擔心又覺得沒面子 […]

No Picture
成長篇

同學會

雪然 本文原刊於《舉目》47期        近年來,從國內到海外,不時地聽到同學聚會的故事。有自己同學的,也有別人的同學的。有歡笑,有眼淚,等等,甚至還聽到一首打油詩,描述同學聚會帶來的舊情復燃、紅杏出牆等造成的婚姻破裂:“同學會、同學會,拆散一對算一對……”        聽到這首打油詩後,我心裡感歎。來美國快20年了,以前總擔心離開故土太久,自己會變成邊緣人,不中也不美。而今看來,我已不是邊緣人,而完全是局外人了,已經不能理解這樣的同學會了。        幸運的是,不是所有的同學會都這樣!上個週末,我去參加了丈夫的高中同學聚會,聽到了許多催人淚下的故事。 彈指一揮間        我先生是亞特蘭大的“古董”。他生命歷程的每一站,都是同一個站名,“亞特蘭大”。出生,成長,讀書,工作,婚姻,家庭,一切的一切,都發生在亞城。        他們的高中同學聚會,就選在亞城美麗的石頭山公園內(Marriot Evergreen Resort)。聚會的主題是,“戰勝人生旅途中的高山”。        大家報到後,都領取了一個掛牌,上有每個人的名字,及當年高中畢業時的照片。幾十年未見面的老同學,不少人只能憑著掛牌上的黑白照片喚回記憶。人人的臉上都刻有高山蒼海的記錄,對照著照片上十七八歲青春洋溢的面孔,真讓人感慨歲月如梭,幾十年彈指瞬間!        他們高中畢業時,舉辦過一個Baccalaureate Service(畢業禮讚,又稱大學畢業感恩崇拜),主題是“讚美神”。同學聚會的第一天,他們就以同樣的主題,再度舉辦了感恩崇拜——當年是朝氣蓬勃的 少年分享青春的夢、人生的理想,伴以充滿希望和信心的祈禱,而今則是已過中年、頭髮灰白的同學,分享珍藏的記憶,暢談人生的苦難和上帝的恩典! Ray的故事        一個同學,Ray,幾十年,和妻子照顧天生植物人的女兒及生病的岳母。是的,幾十年,他們一天一天地走了過來。他辭掉了大公司的高薪職位,在家中開了一個公 司,這樣他可以照顧女兒及岳母,減輕妻子的負擔。他說,上帝通過他的女兒及岳母,讓他們夫婦及家中其他的孩子,學會什麼是愛,什麼是忍耐,什麼是信心。每 一天,他們的日子都是靠著上帝走過來的。        他還說,岳母已去了天堂,女兒仍在他們的愛中生活。但他們不擔心,將來有一天他們去了天國,女兒會怎樣。這幾十年,上帝沒有丟棄他們,將來也不會丟棄他們的女兒!多麼堅定的信心! 輪椅上的Marva         另一個同學Marva坐在輪椅上的分享,更是讓我流淚。10年前,Marva被診斷為腦腫瘤,手術雖然保住了她的生命,但她得從頭如嬰兒一樣學習坐、立和走路。直到今天,她也只能走幾步。         幾年後,當她還在學習挪步子的時候,她的女兒也患了腦腫瘤。全家再次經歷同樣的苦難歷程。她先生被折騰得夠嗆。除了工作外,他成天忙於照顧兩個心愛的家人。當女兒手術後,病情漸漸穩定時,癌症的魔手卻伸向了他自己。直到今天,他還做化療……         我的心在痛,我的淚在流。神啊,為什麼?當我這樣質疑的時候,Marva為我們朗誦了她用心血和淚水寫的讚美詩: […]

No Picture
成長篇

另類教導──創意學感恩

永芳 本文原刊於《舉目》38期        “咚、咚……”,我聽到了輕輕的敲門聲。開了門,幾個十來歲的小伙子,或捧著鮮紅玫瑰、或提著購物袋、飲料等,一言不發地走了進來,笑咪咪地看了我一眼,快速穿過教會的副堂,走進大堂。        這是週五下午,青少年團契(Morning Star Fellowship)在教會的聚會。有時聚會之前先聚餐,通常是姐妹們在廚房忙前忙後,遇特殊活動也多半是姐妹們在製作生日卡、邀請卡等,所以平常是姐妹們較早來到教會,今天小伙子們先來教會倒是有點特殊。         感覺到這些小伙子進進出出、忙得緊,我繼續埋頭準備成人查經聚會材料。“請問您們今晚查經還是八點開始嗎?”抬頭一看,一個小伙子不知何時已站在我身邊,沒 頭沒尾地問了一句,我點了一下頭。“那八點以前我們可以用副堂嗎?”“當然可以,八點以後你們若要繼續使用,我們可把今晚查經聚會換到大堂。”“不、不, 八點以前就行了。”小伙子滿意地轉身走了。         將近六點,我走向大堂。才步入大堂,立刻眼睛一亮:屋頂上綴著彩帶,平日崇拜的椅子全移到一 邊,空出來的地方搬進兩張大長桌,桌上鋪著漂亮桌巾,配著鮮紅玫瑰、金邊裝飾的餐盤,同色系的金邊紙巾,長桌兩邊整齊放著高背椅子。“你們今晚有特別聚會 嗎?”“是的,今晚是感謝姐妹之夜(Sister’s Appreciation Night)。”“因為平常姐妹們辛苦了!”我還沒會過意來,他們已經解釋了。我再抬頭向廚房望去,只見兩個大男生圍著圍裙,正在忙著,“你們要請她們吃 飯嗎?”他們點了點頭,我這才看清已到的全是年輕弟兄們,而屬於青少年團契的姐妹們一個也沒到。好一個感恩之夜!感謝姐妹們!        晚上八點後,陣陣笑聲不時由大堂傳進副堂,我心中暗想:好熱鬧!成人查經聚會散會時,青少年團契還在繼續。週日,見到青少年團契的姐妹們,我問:“感謝姐妹之夜還好嗎?”,她們立刻眼睛發亮、笑著說:“太好了!太驚喜了!”        原來那晚姐妹們來到教會後都被請到副堂。副堂的桌上零散地放了一些前一個週五晚聚會後吃剩的點心,和幾個罐頭,及長短不一、大小不齊的筷子、叉子、餐盤。姐 妹們在“感謝姐妹之夜”看見這樣的擺設,難免有些失望,但想想小伙子們平常在這方面本來也就少有機會練習,他們有心辦“感謝姐妹之夜”,也算不錯啦!         姐妹們正努力打起精神之時,聽到“請到大堂集合”,心想大概是去大堂唱詩歌吧,於是起身向大堂走去,一進大堂,就被華貴高雅的整体佈置所震懾,不由得歡呼驚 叫起來,這時弟兄們奉上一人一朵長梗玫瑰,再端出弟兄們精心製作的晚餐,餐後開始遊戲聚會。不但如此,會後姐妹們又各有禮品一份。         弟兄們的安排,姐妹們大大驚喜,使她們個個High(快樂)到極點。          我年少時把客氣話“都是自己人嘛,別說謝啦”當真,以為“謝謝”是對外人才用的詞句。親朋好友之間若說上一句“謝謝”,那就見外了。只能把謝意藏在心中,待 他日有機會再回報。因此我只有在作文時,會寫幾句感恩的話。事實上正由於平日缺少練習,機會來時也就不會說,更別說回報了。當別人覺得我驕傲的時候,我也 總覺得別人不了解我。長大後体會到說聲“謝謝”,並沒有自己人與外人之別,這是花了很大的代價才明白的,至於學習如何用行動表達,就更是在代價中再加上淚 水,一點點學來的,直到今日。          […]

No Picture
成長篇

黃昏路上共成長

梁幗冰 本文原刊於《舉目》37期          我因為丈夫病了近30年,退休後又深感人情冷漠,內心像結了冰一樣,了無生趣。        移民到澳洲後,丈夫病逝了。但這時我已經信主兩年,神與我同在,衪醫治了我心靈上的病痛,使我冰冷的心溶解,讓我重獲快樂。         感恩和敬畏,使我願意擺上自己,去服事神。最近,我們教會的鍾牧師,安排我帶領五位來自中國的長者,一同進行福音性查經學習。我雖然知道這任務不容易完成,但還是欣然接受下來了。         這五位長者長期受的是無神論的教育。當中有一位學習過聖經,其餘的聽了一年的主日聽道。我們一起學習《扎根於永恆》這本小冊子,每週學習一次,每次兩小時,一共學習了近兩個月。          學習的結果相當令人鼓舞:五位長者全部受洗! 從拒絕去教堂到主動舉手        長者中有一位,原先一直拒絕去教堂。因為中國的教科書上,把基督教定義為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的工具。按此推理,教堂理所當然是個毒害人的地方。        然而,神藉著一件事把她領入了教會——她的女婿借了教會一位姐妹的治療儀使用,事後托她去教會,把治療儀還給那位姐妹。在教堂裡,她所看到的笑臉、關懷和熱情,消融了她的警戒,她在不知不覺中被吸引了。         於是,她從被動到主動,每週高高興興到教會,參加主日崇拜及各種活動。以前她看到女兒讀聖經,就說是迷信;看到女兒禱告,就警告不要走火入魔。現在隨著每週的聽道,她的看法,就逐步改變了。         然而,還有一個疑問阻攔著她——她認為聖經說的童女產子,不可思議,無法接受。她也因此很難相信耶穌是神。於是神就感動她參加了我們這次的查經學習。         在學習即將完成時,我們一起去參加馮秉誠牧師在悉尼的佈道會。會上她突然一下子明白,人不能做的事,神能夠做到!         於是,當馮牧師發出呼召時,她高舉起了手,決志信了主。         更沒想到的是,同去的其他幾位長者,也不約而同地舉起了手,表示了決志信主的心。我的淚水奪眶而出,連話也講不出來! 從想也沒想過到回國傳福音         另一位姓王的長者,她在中國是國家幹部,壓根兒沒想過要信仰基督。但到澳洲後,她深受信了主的女兒的影響,從對聖經完全不感興趣,到不拒絕聽道,到後來決定要在澳洲受洗歸向神,並回中國去傳福音。        她禱告,祈求在回國前,能學習聖經真理、能受洗、能得到傳福音的裝備。她的這個想法並沒有告訴任何人,神卻讓鍾牧師受感動,專門為這幾位長者組織學習。她是第一個報名參加學習的,並如願受洗。學習結束後,她預備了不少福音資料,滿懷信心地回國去了。         神是聽祈禱的,正如聖經所說的:“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腓》4:6-7) 從眼中只有錢到寧靜安穩 […]

No Picture
成長篇

縱痛猶快

星學 本文原刊於《舉目》17期       記得在決志、受洗之後的一段日子,我與上帝的關係十分甜美。禱告很管用,求啥有啥。人逢喜事精神爽,服事得也帶勁,對神的信心可以說與日俱增。         然而,“蜜月期”一過,不順遂的事便接踵而至:失業,趕上添丁;生病,外加手術;打工,領班特刻薄;連教會裡同工,也有點“同攻”了──生活與生命都陷入了低潮。         我拼命禱告,卻不靈光;心底很掙扎,時時禁不住泛出疑惑:上帝到底在哪兒?于是熾情近乎成燼,熱念亦降趨冰點。        但是,我雖然行過“死蔭幽谷”,卻沒有遭害,神的杖和竿一直在安慰我。         靠著反復思考聖經的話語,我逐步走出了靈裡的徬徨消沉。上帝在旋風中,對約伯那沒有解答的解答,即是對苦難最好的解答。而自己過去諸事如意時的“感覺良好”,實際上是一種假象,一帆風順陶冶不出人的真性情。在嘗過一些考驗以後仍然不動搖,那才叫真信。         也正因為初信時信心小得像個芥菜種子,一陣風就可以被刮跑,神便將它捧在手心,格外呵護。等到生根發芽之後,便要移植到野地裡經風見雨。雖然被日曝霜打,神依舊看顧,方得以茁壯發旺,終成百年樹材。         也由著正在拉拔女兒──主賜的產業長大,我慢慢悟出了天父愛子的真諦。就拿我兒子學步來說吧,剛開始,在他踉蹌之際我便趕緊去扶,確保不摔重跤。他則咧著嘴笑,以為自己本事不小。        當他走得穩當點了,再趑趄時,我雖緊隨,卻故意不伸援手,任其跌倒,因為料他已能夠承受了,然後叫他自己爬起來。他咧著嘴哭,明白了自個力量還不夠。含淚再次努力,直到完全硬朗,獨行自如了。這時候,我就是想攙他,他還不幹呢!          基督徒在成長中,也終有一天要斷“靈奶”,改吃“乾糧”,自己走路,脫離“小學”升“大學”。這交替、轉換的過程,不正是我眼下的境遇嗎﹖原來,上帝並非撒手不管,而是另有一番美意,是為了我們的長進。         明白了這些,我漸漸排出了心中的愁煩憂悶,試著換個角度。去思考目前的困難:失業算啥,並沒喪失勞動能力嘛;添丁添亂,可在國內能撈著生二胎嗎﹖得病、開刀,畢竟屬于手到病除的小疾患;工頭刁蠻,可起碼我還沒被炒魷魚;服侍中的異象不一致,但未影響了事奉主……         如此一來,果然豁然開朗,心平意足了許多。原來,神的祝福滿滿,我身在福中不知福呀!         俗話說,今晚脫了鞋和襪,不知明早穿不穿。其實,我們清早能安然醒來,已經比幾百萬因各種緣故正在死去的人強了;未逢遇飢荒戰亂,天災人禍,就又優越于另外十億人;能敬拜主,傳福音而不遭逼迫,福氣又在一半地球人口之上。         加上衣食無缺,有房有車,則比世界五分之四的人優越。若再荷包不癟,銀行裡有積蓄,便躋身全球頂尖百分之八幸運一族。最後,上有高堂健在,中有婚姻美滿,下 有兒女雙全,簡直就是少之又少的“天之驕子”了。這般走運,對神感激涕零都來不及,為何“小病大叫”、“無病呻吟”呢﹖人生之旅無坦途,一些我們能承擔得 住的暫時的“困難”,實際上是教我們舉目仰望主。因為逆境讓從前風聞有神的我們,得以親眼看見,藉著低潮的反作用,重新得力,如鷹展翅上騰,躍攀信心新高 峰。          信心靈命收成的豐歉,每每決定了基督徒生活苦樂的体驗。只要我們靈裡富足,外部際遇再艱難,縱“痛”仍“快”,雖苦猶甜。 作者來自山東,現居加拿大多倫多。

No Picture
成長篇

是你

詩恩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5期     我們在天上的父神,我主耶穌基督和那賜平安喜樂的聖靈保惠師:     你的恩典是年歲的冠冕,你的路徑都滴下脂油。     哦,主啊!當我們在工作中遇到困難的時候,我們來到你的面前求問,你便賜下那屬天的智慧,使問題解決。主啊!這是我們的親身經歷。我們感謝你!是你賜給我們所羅門的智慧。     哦,主啊!當我們在一天早晨醒來,發現那積蓄在我們心頭的、對同事、對朋友、甚至對親人的隱隱約約的怨恨突然消失的時候,主啊!我們感謝你!是你教導我們懂得什麼是寬容,什麼是原諒。     哦,主啊!當我們有一天突然面對失業的來臨,經濟的窘迫,我們並沒有像以前那樣惊慌失措,寢食難安。我們學會了在平靜之中等候,在交托之後仰望,因為我們知道主你必親手預備。主啊!我們感謝你!是你賜給我們以利亞的信心。     哦,主啊!我們曾經有過不誠實,也時常發生夫妻口角,難免在背後議論弟兄姐妹。是你讓我們意識到人性的軟弱,看到我們自己的過錯。主啊!我們感謝你!因為從我們接受你為救主那一天起,你就把聖靈注入我們心裡。用你的光芒驅散我們心底的黑暗,以你的充實填補我們心靈的空虛,讓你的慈愛融化我們心頭那經年累積的冷漠和怨恨。     哦,主啊!當我們看到那幼小的兒女,以他們稚嫩的童聲在餐桌旁向你謝飯禱告時,當我們看到他們在你面前感謝讚美或者認錯悔改時,主啊!我們感謝你!是你教育他們從小就懂得什麼是對,什麼是錯,什麼是愛,什麼是信。在他們開始認識這個世界,認識他們自己之前,他們首先認識了你。     哦,主啊!當我們看到年邁的父母在與兒女的短暫相聚中認識了你,他們兩手空空而來,卻帶著豐豐滿滿的愛歸去。主啊!我們從心底感謝你!因為在我們無法與他們同行的時候,有你與他們同在。主啊!在他們今後的人生旅途中,你始終是他們的依靠,是他們的信心。願有更多的父母踏上歸途的時候,都有你的恩典伴隨。     父啊!我們祈求你的國早日降臨,我們祈求你的旨意在地上如願行走,我們祈求你降下洗禮的聖火,燒去該燒去的,興起該興起的!     哦,父啊!讓我們每一個人用自己生命的改變,做你榮耀的見証!     奉主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作者來自北京,現居美國維吉尼亞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