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重建 ——當領袖跌倒時

本文原刊於《舉目》67期 《舉目》雜誌編輯室       編者按:近日發生許多名牧因金錢或男女關係跌倒的事件。(注)大部分的評論都著墨於發生之因,或防堵之法,但很少關心對跌倒領袖的重建。本刊特從《當領袖跌倒時》([海外校園機構] “建造教會領袖”材料,《今日基督教》出版)之“規劃一個重建的方案”一章中,摘選部分,供大家參考,也盼望喚起華人教會對跌倒牧師重建的關注。       多數時候,教會能容忍“牧者是罪人”的認知。但是,教會也責無旁貸,要按情況免除牧者的職務,並重建他們回到事奉的崗位。然而,該如何做呢?怎麼做決定呢?      《領導期刊》(Leadership Journal)請了四位處理過這類複雜的重建過程者,來探索這些問題。他們分別是:     ×吉姆‧迪福萊斯( Jim DeVries),醫療設備公司DLP的董事長,曾任“平信徒重建委員會”主席。。     ×里察‧艾利(Richard Exley),俄克拉荷馬州突沙市(Tulsa, Oklahoma)一間神召會教會的牧師。     ×威廉‧福雷(William Frey),聖公會主教,亦為神學院院長。     ×路易斯‧馬克班尼(Louis McBurney),心理學家,在科羅拉多州瑪珀市的瑪珀退修中心(Marble Retreat in Marble, Colorado)工作。 牧者犯了什麼罪需要作重建?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遲暮的歸途

煙花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我老了, 拖著蹣跚的步履, 踟躕在空寂的曠野中。 枯乾的身軀蠕動著, 彷彿感到大地收納萬物的預召。 明日的陽光將充滿寒氣, 在生命的另一端等待著我。 迷蒙中出現一位牧者, 他用悲憫的眼神,望著我苦弱的靈魂。 他用無盡的慈愛,替我卸下一身的憤怨和勞煩。 他聆聽天穹間一切呼求和吶喊, 卻讓這蚊蚋之聲成為叩天國之門的洪音。 我不再是個瀕臨死滅的蟲蛾之體, 而是那隻即將破蛹而出的彩蝶。 怒放生命的蓓蕾,重又含苞, 這一季, 是永不凋零的花期。 這是哪裡? 這不是曠野嗎? 不是! 這是我遲暮的歸途。 作者居上海,從事建築行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