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發言?不發言?

本文刊於《舉目》64期 冬青        我參加的主日查經聚會,帶領者每次都會提出一些開放式問題,請弟兄姊妹討論,就是根據剛剛查考過的經文,請大家思考如何將其與生活實際相結合,基本上沒有統一的答案。比如,查過大衛犯罪的經文後,思考“信徒在平時的生活中如何警醒?”        我發現,參與討論的,往往是教會的同工。雖然帶領者常常呼籲大家參與討論,但積極響應的平信徒寥寥無幾。聽說某華人教會,每逢此時便採取“轉筆”的方式,筆尖指向誰,誰就必須發言。        為什麼一般弟兄姊妹不願意參加此類討論呢?我作為信主十多年的“資深”平信徒,談談自己的看法及經歷的掙扎。        我的經歷大致可分為幾個階段:從最初的沉默到開始發言;從開始發言到發言即開炮;從發言即開炮到再次閉口不言;從閉口不言到甘心傾聽,並積極、謹慎發言。 從最初的沉默,到開始發言        我最初不願意參加查經討論,覺得參加聚會是要受牧養。講聖經、參與討論,應該是同工們的事情,平信徒沒有資格東講西講。於是作“謙卑”狀,基本不發言。        隨著學習,我開始明白,信徒都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上帝的子民,都要宣揚那召我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參《彼前》2:9)。        雖然我自卑,覺得自己的表達能力不夠好,也常常懷疑自己是不是肢體中的那個闌尾,說話未必對別人有幫助,但想到聖經話語必須遵行,恐怕聚會中不發言,上帝不喜悅,再加上和教會弟兄姊妹逐漸熟稔……我開始打破沉默,對一些問題發表自己的看法。 從開始發言,到發言即開炮        我所在教會的大部分弟兄姊妹,或多或少都有些神學背景,大家常常各抒己見,沒有統一的看法。        沒有受過系統神學訓練、自認為超宗派的我,認為信仰的核心就是信心和恩典,很反對強調行為和律法。每當我聽到強調做法或行為,卻沒有提到信心和恩典時,都會提出質疑。當其他弟兄姊妹發言時,我也不注意傾聽,只想著自己該如何措辭,如何反駁。        當其他弟兄姊妹聽了我的觀點,提出不同的意見時,我就會再反駁……於是,往往一開始討論,我就像一個炮筒,發射砲彈般地發表看法。 從發言即開炮,到再次閉口不言        其實每次發生爭論後,我都後悔不已:“怎麼我講話如此沒有愛?沒看到自己眼中的樑木嗎?剛才如果閉嘴就好了……”然而同時我又覺得冤枉,“明明我說的是真理!對方是錯誤的嘛!大家怎麼就沒認識到呢?”         在參與討論時,我一方面小心翼翼,生怕自己講錯話、成為笑柄,另一方面非常希望自己的發言能帶給弟兄姊妹幫助。結果顧慮太多,一發表看法就緊張,有時說話都是帶著顫音。        漸漸,我對討論產生了恐懼。        於是在聚會中,除每人必做的禱告及唱讚美詩之外,我選擇噤聲,還找到一個藉口:“愚昧人若靜默不言,也可算為智慧”(《箴》17:28)。其實,我心裡對不同的見解仍有論斷,只是為了不傷害別人和自己,把想法強壓下去而已。 從閉口不言到甘心傾聽,並積極、謹慎發言         […]

No Picture
主題文章

“真我”與“假我”

周學信 本文原刊於《舉目》56期        有一天,老師問一個小男孩︰“為什麼你總是常常對同學惡作劇?”他回答︰“在我腦子裡有一隻壞狗和一隻好狗在打架。當壞狗打贏的時候,我就會做壞事!”老師問他:“為什麼壞狗總是佔上風呢?”他回答︰“因為我餵它較多啊!” 世界上有兩種做人方式         這故事意味深長。也許在基督徒生活中,最常的掙扎,莫過於與自己在人性中沒有完全降服於上帝的部分的掙扎,要持續不斷地對抗內心中把自己擺第一的誘惑。當我們沒有達到自己的期望,我們就容易氣餒。我們要如何理解這種個人與罪之間的摔角呢?        古代的先知在《耶》17︰5-10中,寫道︰世界上有兩種做人的基本方式,一種是自戀式地相信自己,另一種則篤信上帝。         這兩種方式可稱為“假我”與“真我”。假我的本質,是將自己界定為:“我”與上帝、與人和創造,都是隔離的。        殘酷的現實是,這個“我”乃是在膚淺的宗教外衣下,骨子裡自以為是的自我,照自己的行事曆、自己的慾望、自己的目標而行。在看來屬靈的外表下,以“尊重他 人”的生活態度,來與人保持距離,以減少我們以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宗教或種族等為目的,進行操控時的阻力。當我們的操控不如我意的時候,我們就以暴 力相向, 卻產生更暴烈的反彈。         上帝的話清楚地教導我們︰我們從來不是遠離上帝的自治體。如果不明白我們是為誰而造,並上帝是要透過誰來 彰顯,我們就不能認識自己。人的出生,是上帝的恩賜;然而,更偉大的恩賜來自第二次的出生,即zoe,屬靈的生命,就是在我們裡面有基督的生命。(參 《加》2︰20 ;《西》1︰27。希臘文中有兩個字均可翻譯成“生命”,其中Bios指肉體的生命,zoe 是屬靈的生命)         我們之前的生命,是死的、瞎眼的及受捆綁的(參《弗》2︰1;《林後》4︰4;《 提後》2︰26),新我不僅是舊我的更新而已,乃是在上帝面前一個新的本體。(參《林後》5︰17;《弗》4︰24;《西》3︰10)        這新生命是耶穌基督的生命在我們裡頭,且透過每位信徒表現出來。為了與上帝有親密的交通,這新生命必須是改變的和完全的。新我,即我們在耶穌基督裡的內在生 命(參《弗》3︰16;《羅》7︰22),會逐漸改變我們的思想、性格,且行為也會逐步潔淨(雖然我們的生命在這地上不可能完滿或完全)。 當假我有了宗教的加持        在《加》5︰13-24 及《羅》7︰18,25中,保羅痛苦地形容老我乃是“肉體”。這“肉體”是以自我為中心的假我生命。當我們重生,上帝將祂的生命植入在我們的生命時,祂並 未塗掉我們舊的記憶,及過去的所有、所是和所行。因此,在生命逐漸成長的過程中,我們完全有思考、說話、行事的能力,來表達肉體的需求,而非聖靈全然掌管 的生命。        […]

No Picture
成長篇

謙卑

周小安本文原刊於《舉目》59期          《雅各書》4:6告誡我們:“上帝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所以,上帝的兒女必須謙卑。謙卑的人,必能多多領受上帝的恩寵。         上帝的救恩,這個最大的恩典,就是通過基督的十字架,通過我們的認罪、悔改,臨到我們。對於驕傲的人,基督的十字架是絆腳石;認罪、悔改也是絆腳石。所以,驕傲的人無法領受基督的救恩,願意降卑的人才能領受到。上帝其他各樣的恩賜,往往也是通過某種卑微的方式臨到我們的。         我看到太多的人,由於驕傲,把自己擋在了上帝的救恩之外。我也看到,教會中為數不少的信徒和領袖,因為驕傲而被上帝所阻擋,無法為上帝的國做出應有的貢獻。          我自己服事的經歷,也證明了這一點。         我於1998年從神學院畢業,到教會全時間事奉。我想立刻為上帝大幹一番,但是,上帝卻首先教我謙卑。在相當長一段日子裡,不僅減少了我站講台的機會,連教 主日學的事奉也被停止。我主要的事奉工作,變成了負責教會的週報,寫每週的代禱事項、服事安排、本週金句,和講道綱要等。         今天,回過頭來看,我發現,上帝給我的各樣的恩賜和祝福,都是通過某種卑微的方式臨到的。我今天能夠全時間服事上帝,為上帝的國結一些果子,都是因為一直在學習謙卑的功課。每當想到這些,我心中就充滿了對上帝的感恩。 一、謙卑的特質         被人稱為“中世紀之光”的伯拉德,在講道《論降卑的階梯》中說:“所有屬靈的追求,若不是建造在謙卑的根基上,都要崩潰瓦解。”          然而,什麼叫謙卑呢?根據神學家奧古斯丁對“驕傲”作的定義──“驕傲,是對我們自己優點的著迷”,伯拉德將“謙卑”定 義為“輕看自己的優點”。一個人若不真正認識到自己的脆弱、卑下、敗壞、微小,就不可能謙卑。          下面,我們從謙卑是什麼、不是什麼等4個角度,看謙卑的特質: (一)謙卑是從上帝的眼光看自己         謙卑是從上帝的眼光看自己,既不把自己看低,也不把自己看高,而是把自己看得合乎中道。然而,一個人要從上帝的眼光看自己,必須首先認識上帝、並且認識自己。        如果我認識上帝是獨一的創造之主,那麼我也就認識自己是一個受造者,並且有上帝的形象。如果我認識上帝是救贖之主,那麼我也就認識到,自己是蒙恩的罪人。         在我認識上帝之前,我是何等可憐!我一無所有:沒有永生、沒有歸屬、沒有意義、沒有盼望、沒有價值、沒有尊嚴、沒有自由、沒有良善、沒有愛。然而,今天我擁有了一切──永生、歸屬、意義、盼望、價值……         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從上帝而來,都是從基督的救恩而來,一切都是恩典﹗那我還有什麼可以自誇的呢?         認識自己是受造者,是蒙恩的罪人,原本一無所有,一切都是恩典……這就是謙卑。         謙卑的人,對自己現有的一切都很滿意,滿足於現在的身分、地位,滿足於自己的外貌、性別、家世,滿足於上帝造我奇妙可畏。所以,謙卑的人感謝主,滿意主給他的一切──上帝造我不那麼漂亮,上帝造我不是聰明絕頂……但我滿心歡喜上帝給我的一切,這就是謙卑。 […]

No Picture
主題文章

掌控vs. 順服

志秋 本文原刊於《舉目》57期        耶穌基督和其他宗教信仰的創立者有一個明顯的差別──所有其他信仰體系的創立者,都有一個完整的人生。他們離世的時候,都有足夠的影響力,保證其所創立的信仰體系會延續,並發揚光大。        猶太教奠基人摩西活到120歲。他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過紅海,在曠野漂流40年,臨終之前傳授《申命記》,再三告誡以色列百姓,並且在約旦河東岸集結以色列百姓,使他們重立聖約、立誓遵行。        佛教釋迦牟尼活到80多歲,生前留下大量著述,也有許多弟子跟隨他。他親手締立了佛教的組織制度,也親眼看到這些制度推衍繁盛。        回教默罕默德活到60多歲,生前征戰殺伐,統一了阿拉伯半島,實現平生夙願,留下政治和信仰制度,奠定了阿拉伯世界的發展方向。         所有這些信仰體系的創立者,都站在其宗教的源頭,活出一個“成功”的生命,親手開創體系,並且親眼看到這些體系開始繁盛與發展。        耶穌基督則完全不同。祂死時只有33歲,並不“成氣候”。跟隨祂的門徒或出賣祂,或背棄祂,祂也被當時的權勢人物和普通民眾唾棄,釘在十字架上,在痛苦、掙 扎、失敗中死去。祂在壯年時突然離世,他的人生似乎沒有完全展開,祂的教導也散失淹沒,後來靠門徒的回憶才有了福音書。從人的角度看,耶穌的人生是完全失 敗的。        然而,在所有上述歷史人物中,耶穌基督的影響,卻是最大的,而且隨著歷史的推移,影響力越來越大。這到底是什麼原因呢?耶穌基督和那些“教主”的實質差別,在哪裡呢? 如此不同        其他宗教信仰體系的開創者,都發起自己的信仰、學說,且對其後來的發展有相當程度的掌控。唯有耶穌基督在苦難中順服,在卑微中堅守位分,甘願成為逾越節的羔羊,獻在祭壇之上。祂一生順服天父的旨意,至死不渝,是天父所喜悅的愛子。        如果說所有其他信仰體系的創立者以掌控獲得成功,那麼耶穌基督的秘訣在於順服。掌控者凌駕於體系之上,締造體系,操控體系。而順服者則在一個更大的體系之 中,找到自己的位置,找到自己的呼召、使命、異象,努力忠於呼召,忠心實踐使命,把自己交託給信實的上帝,讓上帝藉著自己的順服來實現祂的旨意。這是順服 的人生,這是憑信心交託的人生。        基督徒的順服是在明白信仰體系的大框架之後的信心行動。上帝是比我們大的,上帝的旨意超過我們的想像,上帝的話是我們腳前的燈,是我們路上的光,照亮我們前面的路。        如果說整個宇宙是一台戲,那麼編劇和導演是上帝,不是我們。我們只是其中的一個角色,儘管微小,卻有著自己的位分。順服就是盡忠盡職地“扮演”好這個角色,對於整個人類歷史,對於上帝完美的旨意,有一個忠心、良善的交代。        這是順服的基本含義。這是人在上帝面前當盡的本分。即便是道成肉身的耶穌基督,祂也一樣在苦難、卑微、渺小中學習順服,成為我們順服的榜樣。熱衷掌控、操縱的人不明白這一點,唯有真正效法基督的人,才曉得順服的奧秘。 都不明白        耶穌當年的門徒,似乎不太明白這個道理,所以急吼吼地爭論誰為大,想要掌控耶穌所創立的國度。賣主的猶大就更不明白了,眼見著耶穌對局面失去控制,他就失去了信心,失去了希望,在焦慮、懷疑中出賣了主,聊以自保。        […]

No Picture
事奉篇

回應《給願意看的羊友》

王永信 本文原刊於《舉目》55期         看到初熟小羊的泣血文章,我相信他是一邊流淚,一邊寫出來的。雖然,我對他或他的教會不認識,但從他的痛苦描述中,可以看見此事件之嚴重性,也可想像,受傷的人大概不只他一位。         教會的諸般問題與難處常常來自兩方面。一方面是外來的逼迫與壓力,另方面是內部的分爭與腐化。        一般來說,外來的逼迫與壓力,有時反而使教會更為煉淨、堅強與團結;內部的分爭與腐化,卻是極大的傷害,好像毒瘡,越爛越大。         內部問題之起因又來自幾方面,如:個性、驕傲、自我、權位、罪惡、個人利益及神學立場等,而且,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若不靠主恩典及時處理,則後果嚴重。         保羅於主後56年,第三次旅行佈道回到以弗所時,因他聽說在哥林多的教會中,有種種問題。所以,保羅寫信給他們。他的信中有問安,有鼓勵,也有責備。他也特別提醒他們中間有嫉妒分爭的事:        “你們仍是屬肉體的,因為在你們中間有嫉妒分爭,這豈不是屬乎肉體,照著世人的樣子行嗎?”(《林前》3:3)         其實,哥林多教會的問題,也是歷代教會的通病──屬肉體。所以,保羅曾勸勉羅馬的教會說:“隨從肉體的人,體貼肉體的事;隨從聖靈的人,體貼聖靈的事。”(參《羅》8:5)         歸根結底,這仍舊是生命的問題。聽起來有點老套,但卻是不變的道理。我們信主之後,我們裡面的“老我”(老亞當)到底“死”了多少?保羅教導歌羅西的信徒們 “要治死你們在地上的肢體”(《西》3:5)。他並且向加拉太的教會作見證說:“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 著。”(《加》2:20)        但願我們大家在主面前,不單追求福音的果子,引人歸主,建立教會等(參《約》15:1-5,《弗》4:11-12),同時也要追求聖靈的果子:“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加》5:22),在工作與生命雙方面有均衡的成長。        如此,我們一方面得蒙神的喜悅,另一方面在人的面前,有美好的見證。阿們﹗ 作者為大使命中心創辦人。

No Picture
成長篇

怎樣被聖靈充滿?(饒孝柏)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饒孝柏        一位姐妹看完拙作《靈恩問題面面觀》(台灣校園書房出版。編註)後,提出3個問題:一、什麼是聖靈充滿?         二、聖靈充滿重要嗎?我們應當求聖靈充滿嗎?         三、怎樣才能被聖靈充滿?         問得好!這也是許多弟兄姐妹的問題,且攸關靈命。看看聖經怎麼說。 一、“充滿”一字的字義及用法         “充滿”﹕:新約希臘文原文編號G4130(編註:此編號是依據James Strong, The New Strong’s Exhaustive Concordance of the Bible),動詞,共用了24次。英譯為fill。 這個詞用於“被聖靈充滿”,有8次:﹕:        《路》1:15(施洗約翰在母腹中)。        《路》1:41(施洗約翰的母親以利沙伯見馬利亞)。        《路》1:67(施洗約翰的父親撒迦利亞說預言)。        《徒》2:4 (門徒五旬節經歷)。 […]

No Picture
主題文章

尋回失落的藝術──師徒關係式的屬靈指導(顧莉華)

顧莉華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保羅說:“你們該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樣。”(《林前》11:1)“你們在我身上所學習的,所領受的, 所聽見的,所看見的,這些事你們都要去行,賜平安的神,就與你們同在。”(《腓》4:9)         基督徒生命的成長,是從生命影響生命的關係中學習而來的。教會同工、領袖的成長,更需要有屬靈老師、師傅的陪伴和指導。可是在今天的教會中,一對一、面對面、手把手的、師徒關係式的屬靈指導方式,已漸漸成為失落的藝術。         什麼是屬靈指導(Spiritual Mentoring)?就是通過屬靈師傅(Mentor),與徒弟(Mentoree)之間的良好關係,屬靈師傅將自己的智慧、知識、技能、洞見、資源、關係、經驗和價值觀等,轉移並加力到徒弟身上,使徒弟能完成神在其身上的心意。         聖經中,不乏屬靈指導的榜樣和模式,例如舊約中:        以利指導撒母耳。 撒母耳指導掃羅和大衛。 大衛指導他的軍隊領袖和所羅門。 以利亞指導以利沙。 以利沙指導他的門徒。 末底改指導以斯帖,等。         在新約中:         耶穌帶領12個使徒。 12使徒帶領教會領袖。 保羅指導提摩太和提多。 提摩太和提多指導以弗所的信徒和克里特的長老。 百基拉和亞居拉指導亞波羅,等等。 一路有人同行         一個基督徒,在靈程中一路有人同行、指導,那是神極大的恩典。我非常感恩,神賜給我多位屬靈的師傅,他們像雲彩一般,圍繞在我身邊,幫助我成為更成熟的門徒,及更忠心的工人。         我的第一位屬靈師傅,是帶領我信主的傳道人,也是我的“門徒訓練者”(Discipler)。她與我在一個屋簷下,生活了一年的時間,操練我過基督徒的生活,從靈修、禱告、查經、十一奉獻、聚會、傳福音、發掘恩賜,為我的生命成長,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當我需要進一步深化與神的關係時,神又賜下一位屬靈師傅,擔任屬靈導引者(Spiritual Mentor)。我們每個月面談一次。他幫助我在每一天中看 見神的作為,看見自己身上的長處及軟弱;排除成長的隱憂,發現方向和動力;擴大屬靈的眼界,增加屬靈的見識,對神更加委身。         […]

No Picture
主題文章

讀傳記,學榜樣(吳迦勒)

吳迦勒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今天的教會裡,忠心服事主的人,誰心目中沒有屬靈榜樣呢?        要說榜樣,主耶穌是我們最好的榜樣。而使徒保羅呢,他說:“你們該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樣。”(《林前》11:1)         聖經裡,神的忠心僕人、使女,都是我們的榜樣。除此之外,還有教會歷史上的忠僕,也都激勵我們。         這些忠僕,這些屬靈前輩,他們忠心服事,甘心奉獻,激勵了許多後輩走上服事道路。他們榜樣的力量特別大,因為他們和我們一樣都是普通人。他們能做到的,我們也應該能做到。         而他們的傳記,比起聖經人物更詳細、更具體,包含了方方面面的事情,讓我們可以從中瞭解:如何對付自己,如何順從神旨,如何忠於託付。所以,信徒多讀傳記,是很好生命長進的方式。         以我為例,教會歷史人物對我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1987年我讀中專時,在奮興會上把自己奉獻給神,願意一生服事神。1989年一畢業,我就立即參與教會服事。         我的父親極力反對我信主。他辦了一個小廠,苦心經營。他要我下班後去幫忙。我因為要去聚會或做聖工,時常不能去。他很生氣,威脅說,如果我不去幫忙,將來我結婚也別向他要錢。         有時看看父親確實很辛苦,他都是為了我們兄弟幾個才拚命地幹,我心裡很矛盾,想放下聖工……但最終我沒有退後,仍堅持服事主。究其原因,是書中看到的,或聽道時聽到的教會歷史人物,對我有榜樣作用。他們對我有這幾方面的作用: 一、建立和堅定了我的心志         我最先聽到的感人見證,是宋尚節和戴德生。宋尚節回國後不要金飯碗,寧當一個窮傳道;戴德生說了那句名言──“我若有千萬英鎊,中國可以全數支取;我若有千萬條生命,絕不留下一條不給中國。”         每次聽到講道人講這些時,我都熱血沸騰,情不自禁地對主說:我要像宋尚節那樣,我要做中國的戴德生,一生傳揚主的福音。         我媽媽借了一本油印本《世界大奮興》,這本書打開了我的眼界,讓我知道,一個人可以有怎樣大的作為。書中的慕迪和約翰·衛斯理,是我最羨慕的,巴不得上帝能興起我成為一個奮興家。         那時我還在讀中專,我自此開始讀聖經。一畢業,我就參加教會舉辦的試講班,追求講道恩賜。在我服事主的頭七八年時間裡,面對忠孝難兩全,面對經濟的壓力,我 就是靠著戴德生、宋尚節的激勵,靠著對慕迪、約翰·衛斯理的傾慕,才堅守了下來。如果沒有這些榜樣的力量,我可能早就撇下聖工了。 二、使我早早學到屬靈功課         我一畢業,就在教會裡參與各樣事工,參加禱告會、探訪,教小子班等。大家都很喜歡我,長輩們對我也很好,就像自己的兒孫一樣。         但是,由於我自大、任性,頂撞教會長輩,長輩開始叫大家不要理我。我感覺自己成了一個蒙著臉的人,每次到教會,心裡總是氣忿忿的,認為他們不該這樣對待我。 […]

No Picture
事奉篇

因為痛過,所以明白傷痛的人

——回應如音《對教會的八個困惑》 盧潔香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如音: 你好﹗《舉目》編輯將你的信轉來給我。從你的8點困惑中,看得出您是認真追求信仰的人。 讀了劉傳章牧師對您的回應,我的補充是: 一問:教會與社會的異同        我也有過這樣的經歷:信主初期,被教會弟兄姊妹的愛所感動、震撼,後來卻失望,想逃,怕受到傷害,甚至決定永遠離開教會。但就在我做出這決定的時候,聖靈光照我,將神對我的拯救和愛,一幕幕浮現出來。我在嚎啕大哭中向主悔改……        基督徒生命的成長,有一個從嬰孩到成熟的過程。嬰孩時期,自然在搖籃中被百般呵護。我們當然很想停留在這享受中,不用面對困難,不需要經風雨。然而溫室裡的花朵,是沒有生命力的。        我們不要將教會看成烏托邦和世外桃源,有人的地方就有問題和矛盾。而且很多時候,我們自己也是有責任的。在基督裡裡,這些都會成為我們走出溫室、生命成長的契機。        例如我,正因為經過了熬煉,對苦難有了更大的承受力,所以,在過去11年的柬埔寨宣教中,才有力量學習將基督捨己的愛實踐出來。         我非常喜歡意大利中世紀聖法蘭西斯的禱文,願和你共勉:        “主啊!求你使我成為和平之子,在仇恨的地方,讓我播撒愛心;在傷害的地方,讓我播撒寬恕;在懷疑的地方,讓我播撒信心;在絕望的地方,讓我播撒希望;在黑暗的地方,讓我播撒光明;在悲哀的地方,讓我播撒歡樂。        “不求人的安慰,但求能安慰人;不求人的理解,但求能理解人;不求人的憐愛,但求能憐愛人。因為在施捨中,我們有所收穫;在寬恕他人時,我們也被寬恕;在喪失生命時,我們將復活而獲得永生!” 二問: 教會的組織方式為何與共產黨相像?         要知道教會有2,000年的歷史,而馬克思和恩格斯的《共產黨宣言》,是在1848年2月,在倫敦以單行本問世。馬克思出生於猶太人的家庭,他的父親後來成 為基督教路德派的信徒,所以聖經對馬克思而言,是不陌生的,甚至是非常熟悉的。所以他借用聖經的某些形式,表達共產主義理念,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可是, 兩者的內容,卻是截然不同的。         在《出埃及記》裡,第一次提到以色列民族領袖的設立:“並要從百姓中揀選有才能的人,就是敬畏神、誠實無妄、恨不義之財的人,派他們作千夫長、百夫長、五十夫長、十夫長,管理百姓﹔”(《出》18:21)。         在使徒時代的初期教會,因為事工發展、人數增多,設立了長老(《徒》6:1-6),教會的管理架構和行政組織按需要而產生。         按聖經所記,教會有不同的職分(《弗》4:11)。但目的是為了彼此配搭、同心事奉主,而不是為了掌握權力。聖經裡也提到選執事和監督的標準(《提前》3:1-13),這都成為教會設立領袖的重要根據。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神在創造的時候,已經將秩序的原則給了我們。保羅也說,“凡事都要規規矩矩的按著次序行”(《林前》14:40),為的是榮神益人。 […]

No Picture
成長篇

美德的必由之路

範學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48期 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        “求主垂憐”,這是一個古老的祈禱詞,釵h基督徒都非常喜歡用這個詞,我也一樣。        記得幾年前的一個黃昏,兒子學完了鋼琴,我開車載他回家。在車上,我們聊天, 我說,兒子,如果老爸有一天死了,老爸希望在墓碑上刻上這幾個字:“求主垂憐”。         可能這幾個中文字太典雅了,兒子不明白,就問我,什麼意思?我說,就是求主憐憫我。         我說,你還記得《路加福音》里講的那個故事嗎?兩個人到聖殿里禱告,一個是法利賽人,一個是稅吏。法利賽人覺得自己是好人,而稅吏都不敢抬頭看天,只是一個勁地捶著自己的胸膛說:神啊,開恩可憐我這個罪人!這也就是我在人間的最後祈求,求主憐憫我這個罪人。         兒子說,爸,太悲觀了吧!這要是寫在碑上,別人會以為你做了多少壞事哪!我說,我的確做了不少的壞事。最壞的事都發生在心裡,可能別人都不知道,連我自己有時也不知道,但上帝知道。          曾經看到路德這樣說:來到上帝面前,就要做一個實在的罪人。所謂“實在”,就是承認我有罪。這罪,包括那些“隱而未現”的,即自己沒有意識到的罪,甚至自己認為不是罪而是功德的東西。但實際上,在上帝的眼中,那些恰恰是罪。         法國大革命中,羅蘭夫人被革命黨人送上了斷頭台。就在被砍頭前,她留下了一句千古名言:自由啊,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其實這句話,也可以改寫為:美德啊,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因為,在我們引以為榮的美德之下,隱藏了多少罪惡啊!        中國古代歷史上最著名的例證,就是描繪理學的那個成語:以理殺人。這個“理”字,也可以換成“德”字——在統治者宣導的美德之下,是血淋淋的兩個大字:殺人。        以我所經歷的那個時代為例,我們被要求沖進火場,犧牲生命搶救國家財產。我們被要求學雷鋒,甘做革命的螺絲釘。這樣的結果,就是做好事,往往也陷入一個 “偽”字——小學生在街道上撿不到一分錢交給警察叔叔,於是,只好回家跟父母要一分錢,然後再送給老師,說這是我在大街上撿到的……        對於基督徒來說,最可怕的“偽”,就在於以為自己是最愛主的,或自己是最虔誠的。如此這般,就會自覺不自覺地把自己當成上帝的化身、基督的代表。而人如果冒充上帝,結果必然化為魔鬼。 美德形成的必由之路        基督徒大都知道使徒保羅的一句話:“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腓》1:20-21)這是不是說,保羅覺得,他可以做得像耶穌基督一樣?        不是!就在《腓立比書》中,保羅告訴兄弟姐妹:“我不是以為自己已經得著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穌里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腓》3:13-14)        這就是說,保羅並不認為自己能像耶穌基督一樣完美、完全,他只是朝著這個完美,竭力地追求。竭力這兩個字,說明他需要付出巨大的代價和努力。        基督徒追求美善的重點,不在於此生達到完美。恰恰相反,基督徒清楚地知道,無論自己怎麼竭力追求,都不可能達到完美。並且,他越是奔向完美,就越能發現自己的缺失,發現自己怎麼也不可能完全擺脫生命中的邪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