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好书选介

平凡中的超凡身影——读《暗室之光》后有感

本文原刊于《举目》54期 罗博学       某天,听Z兄分享时,谈起《暗室之后后》的作者蔡苏娟。作为后生晚辈,我一向对充满灵性又颇多坎坷的前辈,极为瞻仰与敬佩。于是从那时起,“蔡苏娟”这个名字,便一直回响在我心里。         近日,无意中发现一本装帧格外醒目的图书,名为《暗室之光》。翻开书页,看到蔡苏娟年轻时姣美的面容,几十张黑白留影,记录了蔡苏娟以及那一个时代的风貌: 她在暗室中看似柔弱,却满有平安的身影;她与葛培理家人以及无数访客的留影……所有这一切,都冲击着我的心,也冲击著这个日益繁荣却渐显荒凉的时代。 最早接受现代教育的女性         蔡苏娟(Christiana Tsai,1890年2月12日─1984年8月25日),祖籍杭州。        1890 年(清朝光绪16年),蔡苏娟出生于南京的一个官宦世家。16岁时,她在美北长老会(Presbyterian Church i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传教士查理.李曼(Charles Leaman)设立的明德女子学校就读,不顾家庭反对,接受了基督信仰,随后又带领全家55人信主,并与玛丽.李曼(Mary Leaman)到处传福音,且到美国各地基督教会和神学院证道。         蔡苏娟是中国最早一批接受现代教育的女性,她精通英文和钢琴,周游中国大部分省份。 1931年冬天,蔡苏娟在上海患了严重的疟疾,又时值日军侵华,无法得到适当治疗,最后导至眼睛无法见光,行动不便。此后多年,她不得不关在暗室之中。        1949年,59岁的蔡苏娟,与玛丽.李曼一同迁往李曼的故里,美国宾州兰开斯特的乐园镇养病。 1953 年,芝加哥慕翟迪圣书出版社,出版了她的口述见证《暗室之后后》(Queen of the Dark Chamber)。该书非常受欢迎,译成50多种文字。之后,蔡苏娟在她的密不透光的暗室里,招待了许多访客,作见证,并出版了更多著作,包括《暗室之后 后续本》、灵修默想集《暗室珍藏》等。 […]

No Picture
成长篇

分分合合都是爱(川川双鱼)

本文原刊于《举目》54期 川川双鱼        以为眼泪已经流干了,不会再有;以为分手已经习惯了,不会再伤心;以为感情已经麻木了,不会再心痛……结果今天还是哭了。而且是在办公室,眼泪奔流直下,只好到洗手间,躲在一个小格子空间里抽泣…… 和你从最初的相识到最终的结束,将近2年。总是嫌弃你这样不好,那样不体贴,自以为有优势,可以在你面前做个女王……现在,你用你自己的方式拒绝了我的妄想。 竟是这样经不起风吹雨打         一直以为是我在忍受你,但不是,是我们忍受着彼此;曾经以为我们在一起是神的旨意,神要我们在恋爱、婚姻中,学习成为神喜悦的男人和女人。虽然我们这样的搭配不符合这世界的主流,但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们对婚姻有盼望,对未来有美好的憧憬。        然而,每次准备参加婚前辅导、进入婚姻倒计时的时候,都因各种各样的原因流产了──原来我们的决心竟是这样经不起风吹雨打,我们的信心并没有建立在磐石之上。         我总是埋怨你为什么不当“头”(一家之主),你说我的强势让你只能当乌托邦的头。请原谅我,我一直不知道,原来我给你的感觉是如此!所以,我感谢你,只有在和你的交往中,我才看见自己的问题。上帝借着你的口,让我知道我灵里面的罪。         其实长久以来,我对你没有把握,我不知道你是否真的心里有我,真的看重我、珍惜我。我常常怀疑你是否爱我。你若不对我说赞美和肯定的话语,我就会忐忑不安;你若没有实际的行动和表示,我就会怀疑你的诚意。所以现在,我反思,反思自己内心的自卑!         这自卑,源于我没有充分地明白上帝的爱,所以没有感受到满足和喜乐。上帝对我们的爱,是那样的纯全、美好、无条件、不改变、无误、无谬。若我对上帝的爱都不满足,我怎么可能在人的爱中得到满足呢?         主啊,求你保守我,能完全地感受到你的爱、满足于你的爱,让我学会真正地被爱,也让我因这丰盛的爱,将爱输出给他人,按照你的教导去爱人如己。 是我还不懂得爱与被爱         当我把和你分手的消息,告诉主内的姐妹时,有好几个姐妹都说不意外。真的很惭愧,我们留给她们的印象,都是吵架或者冷战。有个姊妹对我说,上帝给我们情感、 智慧和意志,是让我们分辨和别人在一起有哪些问题,怎样克服,能否容忍,是否合适。想清楚了,决定分手也好,这是更清楚地认识了自己,其实这也是在预备进 入婚姻。        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神让你我相处了这么久才分开,有好几次,我分明感到是神帮助我们挽回、继续交往。神的旨意是我测不透的,但 我相信必是美善的。神给我们自由意志,让我们可以自己去感受、思考和决定,也许我们会走错,偏离祂的旨意,但祂仍看顾我们。若我们继续走偏至危险之境,或 将有难以承受之痛时,祂会伸手拉住我们,带领我们回到祂为我们预备的道路上来。         我们的主,真是一位最有耐心、最有爱心的慈父。我不知明天的道路,但我知道谁掌管明天,我也知道谁牵我手。         虽然你我不再是恋人,但我们永远是主内的弟兄姊妹。我很认真地爱过你,我在心里准备好了,要接受你一切的好与不好,和你一起进入婚姻,直到死亡把我们分开。然而,我却没有预备好自己,我没有按照圣经的教导去正确地爱你。我总是发怒,总是埋怨你、否定你、批评你……         对不起,请原谅我,是我还不懂得爱与被爱。也请你遗忘我对你的批评、指责。很多时候,我的话根本没经过大脑,火气一上来,只想拼命发泄,只为了让你和我一起生气。         谢谢你这一年多来的陪伴。两个人交往,相互就像镜子,让对方更清楚地看见自己,也更深地明白,这是两个罪人在一起的磨合和挣扎。让我们共同向上帝献上感恩吧,尽管我们相处的结果并不是婚姻,这个过程却给了我们很多磨练。这样的经历,对我们各自来说,都是在预备未来的婚姻。 […]

No Picture
好书选介

安息

本文原刊于《举目》54期         Šabbat“安息日”的意义:        (1)安息日主要是说人生与世界历史一个永远的目标:永世的祝福。        (2)第一个安息日,不是因为上帝工作疲累需要休息,而是创造工作顺利完成,神感到非常满意,停下来庆祝。因为祂看一切所造的都“非常好”(《创》1:31)。        (3)安息日是时间的圣所,神造人要把人带入到安息敬拜中,而非巴比伦人所说的“凶日”。神造人是在第六日,祂虽然吩咐人要六日劳碌作工,第七日安息(《出》 20:9-10)。但是人受造以后,享受的第一个完整的一天,不是工作日而是安息日。祂赐福给那日,定为圣日(《创》2:3)。显示整个创造最重要的时 刻,就是安息日。        (4)这安息日预表新约,耶稣在第八日(即七日的第一日)从死里复活,引导所有信祂的人,一同进入永久全然的安息(《来》4:1-11)。 ——赖建国,《五经导论》(香港:天道,2011.10),p. 97。         我们这些有宗教信仰的人,在大自然美景中散步时,往往嘴巴说个不停,错过整个景致的色彩、声音、气味。甚至人可能身在大自然中,心却还是留在自己的封闭、人工灯光下的起居室。         于是,大自然所教导的功课遗失了;沉浸在创造主前,寂静无声赞叹的机会,也流失了。 充满恩典的宏伟壮丽世界,未曾扩展我们的心胸;上帝的创造,不曾安定我们困惑的心灵,也不曾恢复我们的洞察力,更不曾使我们喜爱自己的真我(注)。相反的,大自然提醒我们一堆世俗杂事:翻下一页日历,或该换轮胎了。         我们必须重新觉察恩典的福音和恩典的世界。         愿“主耶稣基督的恩惠、上帝的慈爱、圣灵的感动”开启我们,看见自己周遭处处有上帝神圣的作为,在满有爱心的生命中,格外能看到上帝美好的作为。 注:Joan Puls, A Spirituality of Compassion (Mystic, Conn.: Twenty-Third Publications, […]

No Picture
诗歌选粹

有一种声音

本文原刊于《举目》54期 新生命 有一种声音 在内心深处萦绕 日升月落 久久不肯离去 那是我听见主问: 你在山上找我吗? 你在耶路撒冷找我吗? 还是在教堂里找我? 免了,朋友 让心说话 我能看见你的诚实 因为,我只住你的灵里 你说跟我 却在逼迫中弃我而去 直到鸡叫三遍 才知道什么是肉体的软弱 你说爱我 却不照顾孤儿寡母 当你在困境中得到别人的帮助时 才明白什么叫无地自容 我付出了生命 为你的罪买单 没有理由和原因 只为爱你 不要只参加我的葬礼 和我同死 你便复活 有时,我的祝福来自苦难 不要埋怨和怀疑 凭信心 让你苦尽甘来 看野花 你便知道美丽本是神造 […]

No Picture
诗歌选粹

埃提阿伯太监.迦萨旷野

子翊 本文原刊于《举目》54期 半生攀爬,都从我年少引刀 自宫开始;在埃提阿伯女王手下,如何? 作了银库总管有了大权,又如何? 半生徒然于膜拜各类教主。就如 这回上耶路撒冷礼拜回来,骡车满载着 困惑。颠簸于往迦萨的旷野路上,我念 《以赛亚书》53章。有人贴近: “你所念的,你明白吗?” “没有人指教我,怎能明白呢?” 是腓利,人说那传福音的。快请上车同坐: “请问先知说这话,是指著谁呢?”就从 这经上起,开口向我传讲 耶稣。说他如羊被牵到宰杀之地;如羊羔 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他卑微的世代无人 述说;他从地上生命被夺,竟是为我… 颠簸止于有水处: “这里有水,我受洗有什么妨碍呢?” “你若一心相信,就可以。” “我信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 骡车站住。腓利领我 下水里去。给我施洗。 从水里上来,我不再见他了。 欢欢喜喜地,从此我走路…… (取自《徒》8:26-39) 作者来自台湾,现在波士顿一华人教会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