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3.06.18

      “當活物站住,將翅膀垂下的時候,在他們頭以上的穹蒼之上有聲音。”(《結》1:25,直譯)       “如何聽見上帝的聲音?”當活物站住,垂下翅膀時,全能者的聲音就發出來了。“站住”和“垂下”的意思——停止自己的活動。我們不到上帝前去尋求祂的旨意,一意孤行;自然聽不見上帝的聲音。  

No Picture
编者心

捐腎者(談妮) 2013.06.17

  捐腎者 在巴拿馬參加華福主辦的泛美宣教大會時,遇到一位姐妹,她來參加我的文字講座。 這位女士身材瘦削,臉上總是因為笑容而放光。她告訴我,目前平均約半年住加拿大,替一個宣教機構工作,另外半年住巴拿馬,在一個神學院中服事。 這次會議是借用一個大型的旅館。旅館的建築圍繞著一個極為漂亮的游泳池。我們每天數次,揮汗繞過游泳池,去參加各種聚會和吃飯。終於到了最後一天,有一兩小時的空檔,讓我們這些帶了泳衣的人,可以下池鬆弛一下。我注意到這位姐妹,她抬著頭,熟練地在水里來回和聊天,毫不見疲態。 我問她,是不是身體很好,常常鍛煉?她愣了一下,彷彿重來沒想過這個問題;她略微遲疑後回答:“是啊,我好像一直都蠻健康的。”然後她很興奮地問我:“你猜我幾歲?”答案是:72! 她告訴我,她從未結過婚,但也不算是“單身”,因為她一直有主內同伴,彼此照顧。她還告訴我,她曾將一顆腎,捐給了一位牧師。 我當時驚異地有點反應不過來:一位精神爍耀、喜樂充滿的“耆老”,卻是一位單身生活豐富,大方捐出一顆腎的在職宣教士? 透過媒體,每一天,我們可看到許多悲慘的、不公的、令人氣餒的,或令人毛骨聳然的報導;但同時,也有許多基督徒在默默見證上帝的恩典和大能。我們需要有人來記錄、傳揚這些故事,給世界、甚至也給主內的肢體,更多的光亮、鼓勵與希望。 註:附圖是在巴拿馬聚會時,借用的酒店游泳池,當地基督徒有很好的職場見證,建立良好的社會關係。酒店泳池內常有其他住客歡樂地隨音樂沉浮,我們卻多半只能望水興嘆。

No Picture
天下事

犯罪極嚴重的非洲國家剛果,開始有了和平的希望(裴重生編譯)2013.06.17

根據《今日基督教》的報導,在犯罪極嚴重的非洲國家剛果,開始有了和平的希望。世界救濟會(World Relief)在剛果東部成立村莊和平委員會(Village Peace Committee)。世界救濟會主席 斯地文·包曼說:我們把所有事務都與和平綁在一起。我們仍提供小額經援、食品安全、保健,但我們成立了22個和平委員會,通過地方教會來開始。如果教會和部落間(tribes)沒有合一,所有其它的活動都有可能面臨危機。

No Picture
言與思

不叫撒迦利亞,要叫他約翰(陸加)2013.06.17

      不叫撒迦利亞,要叫他約翰       “子承父業”至今在我們華人的文化裡仍有一席之地,而在2000年前的中東猶太社會就更顯重要。當時的社會不給下等人自由選擇職業和向上進階的機會,作為兒子,如果不能繼承父業,維繫父親為整個家族所建立的地位、身份,那將是全家族的恥辱。       我們推測耶穌是個木匠,就是因為聖經提到他世間的父親約瑟是個木匠。       遠比做木匠要好的是做祭司,在聖殿裡供職,服侍上帝。這是個很“高尚”的工作;不僅如此,還加上良好的工作環境,細軟的祭司服和上好的飯食。       做一個好祭司,在上帝面前敬虔、安舒的度日,再教導出敬虔的兒子,讓他合情合理的繼承這份工作,這大概是撒迦利亞和他妻子伊利沙伯原本的心願。甚至眾人都以為是大好事,當這對夫婦老來得子的時候,人們想當然的要給他起名叫 – 撒迦利亞!是的,讓這孩子就用他父親的名字,因為他早晚也會在殿裡做祭司的!看,子承父業的觀念到了何等的地步,連名字都直接繼承下來。       不過,這裡有個變數。上帝對這孩子的將來另有打算:他不能像他父親一樣在殿裡過安舒的日子,他要活得像個野人一樣,住在曠野,穿駱駝毛的衣服,吃蝗蟲野蜜。因為上帝要讓他有超出常人的心志,於是眾人因此被吸引,用心聽他所講的話,為耶穌的到來鋪平道路。       不錯,這孩子被揀選,要為上帝做一件特殊、意義深遠的事。可對撒迦利亞來說,撫養這樣的兒子,一旦允許他走這條路,在他漫長的成長期,將會面對何等大的社會壓力,人們會不會譴責他養了一個逆子?他整個家族榮耀如何維繫?       撒迦利亞選擇了順服,也選擇了逆境,選擇了放棄:他沒有給孩子起名叫撒迦利亞,而叫他約翰!這是上帝給他的名字,這是讓上帝主管他一生的標誌。       我們今天作父親的,對我們的孩子一定有許多期盼。華人的父母最捨得給孩子投資,為要讓他將來活的比我們還好。恰逢父親節,願我們悄悄地問一問自己,如果上帝在我孩子身上的旨意,與我的打算大相庭徑的話,我會選擇順服嗎? – 2013 父親節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3.06.17

       “我的盼望是從他而來。”(《詩》62:5)       我們禱告了以後,常不關心上帝的答應是否來到,這就表明我們的禱告並不誠懇。上帝答應我們的禱告,有兩個分不開的目的:榮耀自己的名和祝福祂的兒女。禱告的答應耽延,不單是信心的試煉,也是我們用堅信來尊重上帝的機會。  

No Picture
事奉篇

冬天的客旅

本文原刊于《举目》62期 林秋如            1970年代的一首流行歌“It Never Rains in Southern California”,描寫流落南加州街頭的尋夢客,失業、慌張、尊嚴掃地、無人關愛、三餐不繼、無家可歸……他們聽說南加州從來不下雨,哪知這兒的冬雨傾盆!他們在心裡低泣:“請告訴我的鄉親,我差點兒就飛黃騰達了,得到許多工作機會,只是我不知道該挑哪一個。別告訴我的鄉親你在哪兒找到我!” 加州的流浪客         40年後的今天,這幅圖畫仍是南加州流浪客的寫照。根據2010年的統計(U.S. Department of Housing and Urban Development, www.pbs.org/now/shows/526/homeless-facts.htm),全美國的流浪客有159萬人,加州占20%,居全國之冠。時至今日,加州的失業率仍居各州的第一名。每一個淒冷的夜晚,加州街頭數十萬無家可歸的流浪者,帶著破碎的夢尋找棲身之處。在寒冷的冬夜,更分不清雨水或淚水,貧病交加,與生存的現實搏鬥。         寧靜的千橡城,是排名全美第7名最富裕的城,每天也有100多位流浪客穿梭在大街小巷。他們安靜地站在路口,舉著牌子:“如果您有能力,請施捨,如果您無能為力,請為我們禱告。”大部份人的反應是立刻鎖上車門,揚長而去,並自認有理地說服自己的良心:“給他們錢,他們只會去買毒品!”         然而,有一小群人,帶著無奈的心情,一次次壓抑心中的憐憫,讓揮不去的牽掛日夜縈迴:他們越禱告越不安。 從一小群人開始         內向害羞的Joyce,讀伯克萊大學時,每週和學校團契的人到街頭探望流浪客;回到南加州教書,每個月帶青少年團契和社青團契,到救濟中心分派食物給無家可歸的人。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上班的Clifton,經年累月地捐錢給交流道旁的流浪客;年輕夫婦William和 Xiao-Chen,厭倦感恩節大吃大喝的過節方式,到鄰近城市流浪客聚集的公園和他們過節,詢問他們的需要,隔天就帶一車的睡袋和日用品送給他們。退休的劉教授,人人叫他Uncle Sandi, 除了每週的監獄福音事工,常思考如何效法德蕾莎修女去服事貧窮人。這幾位朋友共同的感慨是,零星的贊助與關懷,對滿街的流浪客實在是杯水車薪,他們決定去觀摩美國教會,看他們怎麼關懷流浪客。 引起軒然大波         路德會社會服務中心結合了7個教會,每年冬天從12月初到3月底,輪流開放教堂,接待流浪客過夜,並為他們預備3餐。2009年春天,其中一個教會決定退出,我們教會英語堂這群寶貝朋友,深深覺得這是我們教會投入社區關懷的好時機!他們既興奮又戰兢,迫切為這新事工的籌畫禱告。興奮之情,感染了英文堂的男女老少;而戰兢,也顯出他們對華語堂的深刻瞭解——這項充滿使命感與熱情的議案,果然掀起軒然大波! 反對的理由         華語堂的會眾是第一代移民,勤勤懇懇,五子登科,功成名就,安居樂業,胸懷世界,心繫祖國。每年總有好幾梯次的短宣隊,到中國和海外華人社區宣道; […]

No Picture
事奉篇

天國的軍隊 ——對照兩種性質的社會改革運動

本文原刊于《举目》62期 蘇文峰         19世紀中葉,清廷統治下的中國和工業革命後的英美,都同樣面臨歷史的轉折期;人心思變,社會改革勢在必行。 天平天國的社會改革        當時的中國正處于內外夾攻的困境中,外有西方列強撕開中國政治、經濟、社會的缺口,內有1851年太平軍在廣西起義的大患。        太平天國一方面傳承了歷代揭竿而起的農民革命,一方面提出“奉天討胡”的民族立場。但基督徒更關注的,是其“天下一家,共享太平”的願景及其“人間天國”的“天命”能否實現。        1853年太平天國定都南京後,強力推行新的社會改革制度。由于洪秀全和族弟洪仁玕都曾到廣州隨美國來華傳教士羅孝全學習聖經,也閱讀過梁發的《勸世良言》;因此他們建國之初所訂的《資政新篇》、《天朝田畝制度》及禁煙酒賭娼妾、放天足、設女子科舉考試、辦平民教育等政策,都明顯帶有基督教社會主義色彩。難怪一些西方傳教士樂觀的報導說“中國即將基督教化了”。        可惜隨著太平天國諸王掌權後的神怪、荒淫、腐化及內訌,加上諸多外來因素的涉入,這些社會改革的措施隨著太平天國1864年的敗亡而結束。這場被期待為“中國基督教本色化”的運動,卻混雜了傳統宗教、封建迷信、民俗的社會改革,竟以生靈塗炭的代價告終,留給中國社會、教會一場慘痛的教訓。 19世紀英美的社會改革        正當太平天國建國後北伐西征的同時,英美社會也經歷了另一種性質的社會改革。面對貧富不均、道德敗壞、買賣奴隸、剝削工農的亂象,許多基督徒挺身而出,承受召命。他們也有軍隊,但不用武力;他們人多勢眾,但不靠強權;他們痛時弊,但不自以為義。        這時期的英美社會改革運動源自屬靈復興。著名的復興史學家歐伊文(James Edwin Orr)描述:1857年9月23日在紐約市一次市民中午禱告會中聖靈開始動工,禱告會從6人增至每天約4,000人。火熱的禱告會從一城到另一城遍及全國,教堂及公共場所聚滿了禱告的人,大量美國民眾明顯的轉向上帝。當時有一位年輕的牧師在服事時去世,他末了一句話“興起盡忠為耶穌”成了這次復興的標語(著名的詩歌《Stand up, Stand up for Jesus》就是1858年在費城牧會的George Duffield所寫的)。據估計,美國一年內得救的人數達50萬人。         1859年初,復興之火燃燒到愛爾蘭、威爾斯、蘇格蘭,全英國約十分之一的人歸向主。這時期上帝興起了一批著名的傳道人和宣教士成為屬靈領導者,如戴德生、司布真、慕迪等;上帝也另外興起了許多平民信徒和學生,加入社會慈善事工。         1865年,與中國內地會創辦的同一年,救世軍的“大將”卜威廉(William Booth)號召許多人加入“以愛心代替槍砲”的軍隊。他們自願接受軍隊般的紀律,獻身街頭佈道,救濟貧民,設食物站,於是“熱湯(Soup)、肥皂(Soap)和救恩(Salvation)”這3S成為這支軍隊被人稱譽的口碑。救世軍的影響遍及全球各地,今日參與的總人數達200萬人。        這一段時期前後,被稱為孤兒院之父的穆勒(George Müller),1836年已在家中收容了30個孤兒,1849年建立了第一所可容300人的孤兒院Ashley Down。他一生設立了117所學校供12萬個兒童受教育,其中大多數是孤兒。 […]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3.06.14

      “因下大雨,就都戰兢。”(《拉》19:9)       少有人歡迎雨。雨使人掃興;雨破壞你的計畫。可是,上帝所安排的雨,都是帶著祝福的。上帝的目的絕非喜歡你受苦,乃是要你得祝福。雨後,你乾枯的心田才得滋潤;雨後,你萎縮的生命才會長髮;雨後,你才能結果;雨後,你才能聖潔。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3.06.13

      “我已經為你祈求,叫你不至於失了信心。”(《路》32:22)        在患難中間麼?我可以藉信心得到幫助。我現在將被仇敵打敗麼?我可以藉信心躲在大元帥背後。沒有信心,我便無法呼求上帝。我怎麼能和上帝交通呢?信心尊重上帝,上帝尊重信心。

No Picture
天下事

俄國下院通過反對同性戀法案(鄭期英編譯)2013.06.12

   俄國下院通過反對同性戀法案 俄羅斯議會下院(State Duma),週二以436票對零票,1票棄權,壓倒性地通過一項法案,禁止向兒童提供任何有關同性戀的資訊。此法案還需經上院通過,然後由普京總統簽署成為法令。 這是維護傳統婚姻的努力之一。克理姆林宮和俄國東正教都一致認為,西方的自由主義是造成俄國年輕人腐化的原因。立法者指控同性戀已經造成俄國生育率下降,他們應該被禁止擔任公職,強制接受醫療或被放逐。 下院週二還通過另一條法案,即冒犯宗教感情的犯罪最高可判處三年徒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