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篇

禱告 ——每天都是感恩節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67期 李修遠       在2年前極艱難的時候,我絕對想不到,自己會有如今的喜樂。就算在1年前,受洗歸入耶穌基督之後,我也想不到,自己領受的祝福會如此長闊高深。 什麼都做了       還記得剛受洗的時候,我和上帝之間如此親密。我覺得世界特別美好。雖然困難還是有,但是來自上帝的感動總是會讓我熱淚盈眶,來自上帝的智慧總是讓我無限折服。       然而,感動來得突然,走得也快。“蜜月期”過去了……我心想:上帝的旨意、上帝的力量,大概就是這樣虛無縹緲,讓人捉摸不定吧?要想活下來,還是得靠自己。       於是,主日崇拜的時候,我想著下星期的考試;查經分享的時候,我盤算等會兒去哪裡逛街;聽別人的感恩見證,我覺得都是機緣巧合,何必當真?       我也知道,自己的靈魂開始乾枯,因為我不再像以前那樣平安、喜樂。可是,我不知道怎麼挽回。在我看來,去教會、和兄弟姐妹一起查經、按時完成慕道班的作業……我已做了該做的!       我唯獨忘了好好禱告。 太急著離開       上帝一直藉著聖經,藉著屬靈偉人的故事,告訴我,禱告是多麼重要!       有一天,我讀到了一句話,讓我非常吃驚:“有時候魔鬼不怕我們讀經,但是最怕我們謙卑、敬虔地禱告。”       我開始反思——我每天禱告不到10分鐘:躺在床上,不但經常睡著,連內容都是千篇一律,求這個、求那個,保守這個人、保守那個人……像極了上下班的打卡簽到。       我想禱告,但不知道應該怎樣禱告。甚至,我不知道從哪裡開始。我只能像一個無知的孩子,對爸爸說:“天父,我不知道怎樣禱告。求你的聖靈感動我!”       我的禱告生活,開始改變了。我微弱的信心,開始更深建立在磐石之上。我的生命,也從那個時候開始大大更新。       我認識到,自己之所以沒有感受到上帝“比死更堅強”的愛,是因為每次我都太急著離開,太急著轉身做自己的事情。在我的時間表中,我沒有給上帝足夠的時間,讓祂親自搭建起我靈魂的高臺,成為支撐我整個生命的骨架。       我自己不親近上帝,卻怪上帝的力量如此微弱!很多時候,我在乎時間,卻忘了永恆是什麼;我在乎自己的目標,卻忽視了上帝的美意;我希望“與上帝同工”,卻忘了工作之前,要先禱告,讓自己的心思意念合乎上帝的旨意。 我終於明白        真正用心靈和誠實去禱告,我才認識到,上帝是如此高、偉大,我是如此渺小、卑微。上帝立大地根基的時候,我在哪裡呢?我不知道光亮從何處分開,我不知道東風從何處分散遍地,我不能用雲彩揚起聲來,我不能用智慧數算雲彩……當我通過禱告,用心去領受聖經的時候,就深深體會到,我能做的,就是謙卑地來到上帝面前。        用心靈和誠實的禱告,使我認識到,自己是悖逆的。我勸別人悔改,自己卻犯罪;勸別人謙卑,自己卻驕傲。上帝知道我所有的罪——看得見與看不見的罪,但祂仍然愛我。這種恆久忍耐的愛,讓我折服! […]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4.17

    “我為你們起的憤恨,原是神那樣的憤恨”。(《林後》11:2)      神愛你遠勝琴師愛琴,他發現你的聲音不和諧;就緊緊抓住你,用力撥你的心弦;他側耳細聽,豈知你所發的聲音仍是咒詛和怨言;他絞緊你的心弦,再撥,再彈,直等到你發出讚美,感謝,和順服的美妙旋律。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4.16

    “他就修理乾淨,使…結果子更多。”(《約》 15:2) 信徒阿,你願意作神流通活水的管子麽?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4.15

     “從此起首,……交給你,你要得……為業”。(《申》2:31) 我們生活中多少的煩惱都是出於自己的紛擾,魯莽和焦急。我們想和神同行,不料神行得很慢。這些都是我們的失敗,不能耐心等候神。然而聖經中還有另一方面的真理。就是神常等待我們,可惜我們總是耽誤神。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從擅长找復活節彩蛋談起(談妮) 2014.04.15

從擅长找復活節彩蛋談起 在離復活節還有一週的團契活動中,大家按著指示,分組在夜色裡室外、室內地找蛋。 遊戲結束後,在我們這組籃子中的5個蛋,居然有2個是我找到的,還有一個是我與另一位女孩同時看到的。我在找到第二個蛋的時候,用兩隻指頭高高地捏著,誇張地擺出一臉得瑟樣,邏輯不符地說,我雖然人老眼花,但眼睛還是尖的。逗得幾個十幾歲的孩子發笑。 我本來只是好奇,湊在幾個人的後頭作旁觀者;但看他們那找蛋無果的焦急樣,就忍不住加入了。可今晚偏偏我運氣超好,居然一眼就看到枝葉覆蓋的密藤下,或是隱藏在不起眼角落中的彩蛋。這令我自己非常驚訝,因為我從來不是玩遊戲的好手。對此,我只能解釋,大概是幾十年家庭主婦訓練的結果,所以能一眼看到地上的頭髮、孩子錯置的衣物玩具……以及復活節的彩蛋。 實力來自長期的操練 在補習文化中長大的我們,有時可能會以為成績、資格或能力,是可以速成的。但從人生經驗得到的結論,有時卻恰恰相反。《南史·陳暄傳》有一句名言:“兵可千日而不用,不可一日而不備。” 即所謂“養兵千日,用兵一時”,指的是,平時要不間斷地供養、訓練軍隊,以便在戰爭來臨時,有可用之兵。應用在個人身上,就是平時要積蓄能量、操練功夫,如此在關鍵時刻,才有足夠能力應對,勝過挑戰。 耶穌則用了一個更為淺顯的比喻,來說明耕耘與結果之間的關係。那就是聰明人會選對的地方、用對的方法,來建造房子,如此“ 雨淋,水沖,風吹,撞著那房子,房子總不倒塌”。(參《太》7:24-27) 從上下經文看,這對的地方為“磐石”,就是上帝的旨意;這對的方法,為能在磐石上打下根基的功夫,就是對上帝的旨意不間斷地遵行(參《太》7:21。和合本中文聖經只將希臘文ποιῶν,即英文現在正在進行式 的“doing”,譯為“遵行”。雖然NIV與NAS英文版聖經皆翻為現在式的“does”。但英文Message版聖經的詮釋,卻更耐人尋味:“serious obedience—doing”,即“認真嚴肅的順服——不間斷地遵行”)。 堅持,更像耶穌基督 約十五、六年前,有一次跟蘇文峰牧師聊起,說我觀察到,有些人在信主的時候,已經是出社會多年、在待人處事上都比同輩更老練圓熟的,所以常讓人誤以為這就是靈命的成熟。而生命的內涵,卻往往只有在某些特殊時刻,才顯出其在認知上是否更合乎聖經、在價值觀上是否更脫離世俗,以及在性情上是否更有“新我”的模樣。 我在探索這些現象,並比較、回顧自己的成長經驗時,發覺只有長期、完整的基本動作操練與環境養成,才能讓人免於在生命中,有許多不易被察覺的、一碰即塌陷的屬靈黑洞。 只要根基對、方向對,那些日復一日的無悔堅持,那些看不見立時效果的不懈努力,必然能積累出真實的“能力”:不論是以更像耶穌基督的生命——智慧與溫柔,信實與平安、勇敢與謙卑、公義與慈愛、忍耐與喜樂——來面對生命中的順利與艱難;或是在暗夜中,分辨、尋找出象徵生命(和盼望)的復活節彩蛋。

No Picture
天下事

凱•華理克(Mrs. Kay Warren):走過一年的悲痛(裴重生編寫) 2014.04.14

凱•華理克(Mrs. Kay Warren):走過一年的悲痛 2012年11月,我92歲高齡的母親安息主懷,別人都以為她活了這麼久又如此辛苦,我該鬆一口氣。可是我卻掉入極度的哀傷裡以致生病了。鮮花、卡片、電話都不能幫助我。最後我們決定遷離居住了30多年的家,重新開始。在其間聴到華理克牧師失去他們的孩子馬太(Mathew)的消息。我的心都痛了。不能想像我如果失去我的孩子,會是哪種狀況,我還能繼續走下去嗎?她是我屬靈的導師,讀完這篇訪問,心中充满了上帝的愛和醫治。 時間過的真快,馬太離開他們已經一年了。最近華理克師母接受《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資深主編提摩太•莫根(Timothy Morgan)的訪問,分享她這一年的心路歴程。因為失去了孩子,他們的生活永遠不再一樣,過去的他們也永遠不會回來。因為愛,他們有了孩子,馬太是凱身體的一部份。現在這部份不在了。知道馬太是用自殺的方式了結他的痛苦,這種創傷改變了她,她怎麼可能再回到以前的自己呢?一年過去了,有人對凱說:是向前行的時候了!其實哀傷沒有期限,不能比較,它只是以不同的方式展示而已。她提到去世6年的父親,就是現在提到他,仍然心疼,儘管他有很好的婚姻,美满的人生。而馬太失去生命時如此年青,他以暴力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馬太的死讓他們不光僅經歴哀傷,還有遺憾和恐懼。 失去親人的人會因為被哀傷重挫而有罪惡感,也因為走不出哀痛感到羞耻。 對那些因自殺或他殺而失去孩子的父母,親人,她以過來人的身份給予忠告:不要強迫自己,也不要用超出自己能力的速度走出哀痛。至於在身邊關心的朋友總是會說:我完全知道你的感覺。凱華理克回答:對不起!你並不知道!她建議的最好表逹方式是:我和你一樣的心碎,我的心和你一樣的痛!千萬別說“至少,至少你擁有他27年,至少你還有其它的孩子。”每一個愛都是唯一。 她提到去年暑假聴到布萊恩•休士頓(Brian Houston)的講道“榮耀的摧殘"(Glorious Ruins)談到以西結,耶利米的哀歌,上帝如何重建受盡摧毀的以色列。這與李愛銳(Eric Liddell)的名言相應:“外在環境摧毀了我們的生活和上帝的計劃,但上帝在其中並不是無助的。” 馬太去世的當晚,她竭力嘶底地說:不該這樣結束的!為我摰愛的信仰,我得到了什麼?她丟掉了她儲存在盼望之盒內的經文,她對盼望失望了。問自己可以再相信嗎?她向上帝求……上帝給她的第一條經文在《哥林多前書》15章43節:“所種的是羞辱的,復活的是榮耀的,所種的是軟弱的,復活的是強壯的。”當她跪在馬太的墓前,她知道埋葬的是一個破碎軟弱的身子,復活時是強壯榮耀的。她重新有了盼望。所以盼望是我們信仰的本質。 我們為什麼如此不善於表達我們的哀傷?她從小生長在父親是牧師的家庭裡,只能有喜樂,快樂而不能表達負面的情緒;哥哥有毒癮,不能讓教會知道他們的痛苦;自己遭到性侵也沒有去面對處理;婚前的幾天,她面無表情的告訢華理克牧師:這和我無關,已是過去的事了,導致她們的婚姻在蜜月期就成了爛攤子。經過婚姻輔導,才看到她學習的榜樣有多糟。有一次輔導後回到家,她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第一次感受到上帝的愛和接納。她的心翱翔。他們決定,如果以後牧會,一定要讓人知道他們就是一般人,也是罪人,是破碎的。 有時她會不確定上帝的存在,有時感到所信的好像粧飾過的笑話。但他們決定需要上帝與他們共渡每一天。 在面對失去所愛的人,想哭,想尖叫,怒吼,埋怨上帝不愛我們,但最終會回到信靠。 華理克牧師曾說過;就算一棵破舊的樹種在上帝的花園裡,它也會結果子。 馬太的死讓許多有自殺念頭的人怯步,他們對凱說他們不願使愛他們的人經歷同樣的傷痛。 三月28日華理克牧師和夫人發起一個最大的聚會,召聚一些教會領袖,討論教會面對心理健康(mental health)問題時該扮演的角色。  

No Picture
言與思

《挪亞》的狂野想像–到底《挪亞》是大爛片?還是有思想深度的好電影?(王星然) 2014.04.14

《挪亞》的狂野想像 —-到底《挪亞》是大爛片?還是有思想深度的好電影? 本文原刊於《舉目》網站“言與思”專欄 據說今年是好萊塢聖經年,繼《上帝之子》後,Darren Aronofsky執導的史詩大片《挪亞》,千呼萬喚,隆重登場,在北美上映一週,立時登上票房冠軍寶座,許多教會朋友歡呼慶賀,奔相走告,手拉手前往朝聖…… 結果接下來的兩個小時,發現自己痛苦地坐在電影院裡掙扎,興奮之情逐漸變成了焦燥不安,滿心期待最後轉為生氣抱怨,有人甚至看完片子,憤怒到當場要求退票。臉書上不少人開砲,後悔花錢看了一部DLP(大爛片),顯然這部電影大大地冒犯了許多弟兄姐妹! 也許我應該順應民情,寫一篇文章,引經據典,列出這部電影諸多與聖經記載不合之處,把導演和編劇痛罵一番,然後結論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在網路上,大概你很容易找到一打像這樣的文章。但是我不明白,為什麼基督徒認為好萊塢應該拍一部讓我們爽的電影? 《挪亞》是罪人嗎? 當然,我不否認《挪亞》極盡狂野想像之能事,但導演Aronofsky畢竟不是省油的燈,整部作品其實有許多很深刻的思想,是值得我們花點時間來討論的。例如,有一幕戲令我感到十分地震撼,至今仍深印腦中揮之不去:挪亞潛入敵人的世界,觀眾藉著他的眼睛,看見什麼叫作《創世記》第6章裡所描述的“人在地上罪惡很大,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創》6:5)”,導演Aronofsky把那個弱肉強食,你爭我奪的人類社會,拍得很露骨,很有說服力……忽然間,其中一個作惡的人回過頭來,挪亞嚇得倒抽一口涼氣,上帝讓他看見那個作惡的人竟是他自己! 導演想藉這一幕告訴我們,所有的人都罪惡淊天,天理難容,甚至包括挪亞自己。因此,上帝毁滅這個惡貫滿惡盈的世界,絕對是一場公義的審判。電影中的挪亞很清楚:上帝之所以揀選他,非因他道德完美,乃是有任務要給他──保護整艘船的動物,在新時代來臨時生命得以延續,而當使命完成,挪亞一家就可以養老以終了(等死了),他們也不會有後代(註2),到時人類一族就按著上帝的公義審判全都死光,罪的工價乃是死! 不料,船上誕生了兩個女嬰,打亂了他對上帝心意的理解,因此他痛苦掙扎、經歷嚴重的認知危機、信仰瀕臨崩潰。至此,挪亞成了導演Aronofsky最拿手的題材,Aronofsky擅長處理哲學家人格類型的角色,在電影《黑天鵝》(註3)裡,他深刻描繪善與惡的內心激烈衝突,他讓一個天使般的乖乖女一步步走向黑暗邪惡,至終崩潰,Aronofsky成功塑造了一個矛盾徧執,精神分裂的芭蕾舞者……這個神經兮兮的角色為Natalie Portman贏得2011年奧斯卡最佳女主角。 電影裡的挪亞壓抑、憤怒、不安,看起來就像是個有躁鬱症的病人。挪亞方舟從來就不是某些兒童主日學所描繪的“卡娃伊”動物園,它也絕非快樂逍遙的加勒比海愛之船七日遊。挪亞面對的是:空前絕後的種族滅絕和大屠殺,一整個世代就要在他眼前消失,其內心之巨大衝擊是一般人無法想像的,這給了導演一個盡情發揮操作的空間。 電影《挪亞》的冒犯 “只要扔一根繩子到船外,就可以救幾條將要溺斃的生命”,為什麼這麼狠心?家人向挪亞的抗議合情合理,反倒是公義的上帝顯得殘酷無情?還有,家人們無法理解,為什麼挪亞相信上帝拯救他全家,還要讓他們在洪水後,絕子絕孫含恨而終?從人的角度來看,我們都覺得自己挺不錯的,配活著,配得救,像我們這樣的好人,值得上帝保守,本該世世代代,綿延不絕,這是挪亞家人的想法;但電影裡的挪亞有不同的看見,他知道所有人都得罪了上帝,沒有人配活著,洪水審判的時刻到了!聖潔公義的上帝怎能容忍罪惡繼續蔓延? 因此,兒子媳婦與他敵對,連妻子也不諒解他,挪亞為了“順服上帝”,成就上帝的“義”,付上很大的代價。這一段家人與挪亞的衝突,拍得很有意思,電影為聖經沒有記載的部份提供了一個無限想像的空間:活到九百多歲的挪亞為何只生了三個兒子?為什麼除了閃、含、雅弗,洪水後挪亞再無子嗣?是因為妻子與他交惡從此形同陌路嗎?還是他和妻子成功避孕了幾百年?還是兒女們讓他太失望,所幸不生了?為什麼洪水後的挪亞赤身醉酒?他們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內心有太多的痛苦和糾結,家中無人可傾訴嗎? 電影裡挪亞的“義行”不僅冒犯了他的家人,更直接冒犯了買票進場的基督徒。在戲院裡,我們看到一個十分陌生的挪亞,為了成就上帝的“義”,為了讓人類一族徹底滅絕,竟然瘋狂到要去殺嬰,義人與喪心病狂只一線之隔?雖然,劇情安排最後挪亞放下了屠刀,選擇了愛與憐恤,但這場痛苦掙扎的天人交戰,究竟是太扯太反動的劇情?還是合理的其情可憫?這實在讓觀眾傷透了腦筋!很多人看到這裡,毫不猶豫將《挪亞》直接歸入DLP之列。義人挪亞竟然企圖殺嬰,導演編劇在這裡玩得太過火,太任性,太自我沉溺,當然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許多保守回教國家禁演這部電影,並不意外。 對於聖經偉人,很多人心中早有定見,他們的優質形像不容污衊,我們習慣性地把聖經人物看得太過簡單平面化,除非聖經直接記載他們的罪、軟弱、和複雜,我們通常傾向於把他們“美”化,“簡”化,彷彿聖徒在信仰上從來不掙扎,心理從來不衝突,成長過程從來沒缺陷,都不會和家人有矛盾,他們總是家庭和樂,美滿健康的典範。《挪亞》注定要成為一部冒犯我們的電影,不單是因為這部電影部分情節與聖經記載有所出入,更是因為導演和編劇在他們的狂野想像中,把聖經裡的信心偉人拉下寶座,變成了會痛苦掙扎,會誤判情勢,有血有肉的凡人。 神義論的深度探索 什麼是義?為什麼聖經說挪亞是義人?《希伯來書》告訴我們挪亞的義是從“信”而來的,“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悅,因為到神面前來的人必須信有神,且信祂賞賜那尋求祂的人。”(《来》11:6-7)聖經提到挪亞的義,有一個重要的關鍵──就是他“與神同行”,挪亞與上帝有很親密的關係,他的義是一種來自關係的義。很可惜導演對這部份毫無發揮,上帝在整部電影裡是一個很糢糊的概念(我懷疑Aronofsky的上帝觀是沒有位格的),祂遠離塵世,不發一語,只透過夢向人說話,祂的存在十分單薄,我認為這是全劇最大的遺憾。 所幸,電影裡的挪亞很清楚自己是罪人,導演並沒有把他塑造成一個道德高超的完人,挪亞得救非因道德上的義,不是因為他積了功德配得救贖,這樣的處理值得喝釆。 身為猶太裔導演, Aronofsky似乎對“義”這個題目特別有興趣,他告訴《Christianity Today》,他認為義(righteousness)就是“公義與憐憫的完美平衡(a perfect balance of justice and mercy)”,當人想要堅持秉行絕對的義,必然帶來無盡的痛苦。鏡頭下的挪亞,一方面對於彰顯上帝的公義是那樣的熱心,幾乎到了瘋狂徧執的地步,但另一方面,在面臨大義滅親的天人交戰時,他痛苦地向上帝雙手一攤,承認無能為力。 面對公義,怎能談憐憫?這是千古難題,對挪亞而言太沉重。然而矛盾的是,冰冷而嚴峻的公義,若沒有憐憫與慈愛的平衡,就無法真正成就上帝的義。一個非基督徒導演,能有這種體會和見識,我想給他拍拍手! 古往今來,只有耶穌才真正地成就了上帝的義,慈愛與公義看似形同水火,卻能在恩典的十字架上完美交會。基督受難成就神的義,比起Aronofsky的挪亞掙扎殺嬰,更加瘋狂,更加荒謬,其驚人的程度何止千萬倍?在受難節期看《挪亞》這部電影,讓我們再次思考那為你我在十架上受苦的基督──“奇異的愛,怎能如此?我主我神,竟為我死!(註4)” 註1:除非特別說明,本文裡提及的挪亞是指電影裡的挪亞,而非聖經裡或歷史上的真實挪亞。 註2:還想看電影但還未看的,可忽略這個劇透。電影裡挪亞進入方舟時,他的三個兒子,除了閃有妻子外,含與雅弗都還未婚,但閃的妻子不孕,所以挪亞認為他的下一代都不可能再綿延子孫。人類的命運,到他們這一家就終止了,電影裡的挪亞認為這是上帝的心意。豈料上帝醫治了他的兒婦,使她懷了一胎雙胞的孫女,挪亞擔心家人破壞了上帝的計劃。 註3:電影《黑天鵝(Black […]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4.14

            “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詩》23:4) 在打仗的時候,緊急的風聲使我們心慌意亂,神給我們的杖是:“他必不怕兇惡的信息;他心堅定,依靠耶和華”(《詩》112:7)。這杖扶持我們經過許多黑暗的日子。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4.11

     “但…鴿子找不著落腳之地就回到…挪亞那裡…到了晚上, 鴿子回到他那裡,嘴裡叼著一個…橄欖葉子”。 (《創》8:11) 那些只信靠神的話而不用其他憑據的人們,常得到許多看得見的憑據。暫緩不是拒絕。許多禱告上批著:“我的時候還沒有到”。神有規定的旨意,也有規定的時間。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4.10

     “耶和華啊,你為什麼站在遠處?”(《詩》10:1) 我們無論在黑暗的通道中,無論在光明的天路中,我們的父是一樣貼近我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