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時代廣場

接納不等於認同

吳蔓玲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7期         1996年美國總統克林頓簽署了一項超越政黨的聯邦婚姻保障法案,讓各州自行決定婚姻的合法性。          目前,有卅一州已立法通過一男一女的婚姻保障制度,也有許多州的法庭修定了這項尺度,允許“同性間的婚姻”;加州今年三月七日投票後通過了廿二號法案,即贊成加州家庭法案加上“加州只承認一男一女婚姻的合法及有效性”(“Only Marriage between a Man and a Woman is Valid or Recognized in California”)這十四個英文字。 為什麼這件事如此重要?         是否基督徒不尊重同性戀者的信念和生活方式呢?本文代表許多中西基督徒的見解。 場內場外都熱鬧          1999年10月23-24日,在美國維吉尼亞州林奇堡(Lynchburg)湯姆斯路浸信會(Thomas Road Baptist Church),舉行了一個特別聚會,引起了美國國內傳媒的注意。這個聚會是由浸信會的費維爾牧師(Jerry Falwell),和全國聞名的擁護同性戀的大都會社區教會(Metropolitan Community Church)的領袖懷特牧師(Mel White),共同領會。共有兩百位保守派基督徒,以及兩百位同性戀基督徒參加這個聚會。          在會中,費維爾牧師當眾為自己過去視同性戀為魔鬼的言論致歉,他並且表示今後將緩和對同性戀的批評。然而,他同時也堅決強調自己絕不改變“同性戀的行為是罪”的主張。懷特牧師則是把握這次機會,向會眾動之以情。他讓一些擁護同性戀者的群眾做“見證”,其中包括,一位母親敘述傷心的往事。當她一聽自己的女兒是同性戀,就叫女兒滾遠一點,除非悔改,不然別回家。結果,她的女兒自殺身亡。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平信徒時代的來臨

熊璩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5期 一、引言     拿起1999年元月1日的報紙,上面報導了1998年年底的一個民意調查結果。克林頓總統當選為美國人心目中最受敬佩(most admired)的人物。教皇保祿名列第二,著名佈道家葛培理牧師排名第三。這項民意調查的目的,並非評估每個當選者對社會的貢獻,乃是衡量他在人們心目中的英雄地位。     這位最受美國人敬佩的人,也就是美國歷史上第二位被國會提出彈劾的總統。這位在白宮公事房利用職權與手下實習生偷情兩年,而且在國人和大陪審團前公然說謊的總統,竟然是許多美國人心中最敬佩的人!這真是不可思議。     在1月19日的年度國情咨文裡,克林頓更是不負眾望開出許多新的支票,使得左派與右派皆大歡喜,真好像是聖誕老人。他這種不講究理念,只要討好選民的做法,正是這個新時代非常貼切的寫照。難怪前教育部長班奈特(William Bennett)寫《義憤的死亡》(The Death of Outrage :Bill Clinton and the Assault on American Ideals, 1998)一書了。 二、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時代?      六年多前在超市買菜,偶爾聽到兩位收銀員在大談他們家用電腦上“視窗”的利弊。我當時剛從中西部鄉下搬到加州“大觀園”不久,真是驚服不已,覺得加州“往來無白丁”了。      自從1994-1995以來,“萬維網”(world wide web)藉著“網際網路”(Internet)的管道風行全球。這個新工具更是革命性改變了你我認知、彼此溝通、商業行為,甚至娛樂的方式。今天,50﹪以上的家庭都備有家用電腦。人類的“大村落”真是已經達到了“天涯若比鄰”的境界。     如果說“裝配帶”(assembly line)的發明引進了市場大量消費的平頭主義,那麼卄世紀末期的“資訊革命”(information revolution)所帶來的,便是“多品味”、“專精化”的生活。我們不再只是蒼白的“快樂的机器人”。今天許多人都有自己的網頁(home page),我們的“網路書籤”(bookmark)正反映了我們個人的品味。我們或許不認識自己的隔鄰,但是我們可以在“交談室”(chat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人類的放肆

天甄         聖經《希伯來書》警告我們“落在永生上帝的手裡,真是可怕的!(《來》10:31)”,然而人類的光景自古以來,就好像詩人所說的“惡人面帶驕傲,說:‘耶和華必不追究’他一切所想的都以為沒有上帝。”(《詩》10:4)《雅各書》說:“你信上帝只有一位,你信的不錯;鬼魔也信,卻是戰驚。”(《雅》2:19)這裡講到的戰驚是毛骨悚然那樣的恐懼。連鬼魔都知道自己在上帝面前的地位,然而,“愚頑人心裡說,沒有上帝。”(《詩》53:1)         1996年6月26日,美國北卡州的一份地方報《The News & Observer》刊登了一篇當地一間教會Olive Chapel Baptist Church的牧師Dr. Bobby Touchton的投書,題目是《我們是否已失去了敬畏上帝的心(Have We Lost the Fear of God)?》。文中提到近幾年來美國社會不再用罪惡和邪佞(sin and evil)的字眼來描述人類的敗壞行為,僅僅稱之為病態和迫不得已(sickness and compulsion);對於各種傷風敗俗的行為,法律專家,社會學家,心理學家,上至政府國會,下至教會家庭,總是想盡辦法提出各樣合理的解釋。文中問到,我們對神聖的知覺(sense of holiness)到哪裡去了?他提到最明顯的例子:美國近年來40多個教堂被人縱火焚燒。如果連敬拜永生神的家都不被尊重,請問百姓還會尊重什么?的確,克林頓總統曾下令撥款700萬加強教堂周邊巡邏,但是在7月3日,當300多位地方警政首長和宗教領袖齊聚Durham商討防火對策的時候,卡州的首席檢查官就坦白承認,如果整個社會不合作,單靠警力是無法遏止歹徒惡行的。在那篇文章中有一句話是非常正確的,“No society can survive long when the people have no sens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