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言與思

菲勞便當事件(一):說實話,是最好的策略(吳蔓玲)2013.06.05

      菲勞便當事件(一):說實話,是最好的策略﹗ 就在台菲爭議期間,這位“董小姐”在臉書上自稱目睹了菲勞遭便當店老闆羞辱一事,在網友間引起熱烈討論。由於這篇文章造成台灣在國際惡劣的形象,並且增加台菲緊張關係的張力,警方遂著手調查事情原委。 董小姐說明自己本意是好的,但也承認自己是道聽途說,並用第一人稱PO文。這樣不誠實的行徑,在警方偵訊後,依違反社維法裁罰。 聯想到有時傳福音做見證時面對的一個試探,就是太熱情,太想上帝作為顯大,於是幫上帝一個小忙,在自己的經歷上帝的故事裡加點油、添點料,讓見證更精彩。殊不知,這一來反幫倒忙。小謊被揭發後,引人反感,甚至連原本故事中上帝美好作為也被一筆註銷。嚴重的情況,還惹人對基督信仰滿心憎惡。 說實話,是最好的策略﹗

No Picture
言與思

尊重你、我、他(吳蔓玲)2013.06.03

  尊重你、我、他 台大醫院女醫師車禍重傷致腦死,媒體大加追究是救護車來得慢,還是急救不得當。消防局和救護人員救傷之餘,還要應付媒體追究責任。 我只是想不通,為什麼媒體不用同樣的力氣,大加口誅筆伐那位酒駕闖紅燈、撞人後,還想溜的肇事兇手呢﹖那些喝酒仍坐上駕駛座的人何時腦海才清醒,明白人命關天,明白生命比一時不便(先搭小黃隔天再回來取車)的價值更可貴﹖ 我還記得學開車時,教開車的老師語重心長地一再提醒﹕“尊重人的生命﹗”不僅是你自己的生命,更是他人的生命。

No Picture
言與思

怎麼接納?先得看見(張怡昕)2013.05.27

      怎麼接納?先得看見 最近讀柴靜的《看見》,得到很多啟發。柴靜在中央電視臺的《時空連線》,《新聞調查》做過主持人和記者。《看見》這本書,記錄了一些她採訪經歷中沒能放進央視節目中的東西,還有一些她個人的成長經歷和感受。 書的第11章,叫“只求瞭解與認識而已”。這章記錄了一次關於對虐貓事件幾位主人公的採訪。在一段網路熱播視頻中,一位穿著高跟鞋的女子,臉上帶著笑,將一隻小貓踩死。 這位女士曾經是護士,發生了這件事後,她離開了醫院。柴靜他們爭取了很久,通過院長聯繫上了她。一開始,這位女士拒絕採訪。他們第一次見面時,賓館房間的電視裡正播放一個關於虐貓事件的節目,主持人評論她,“沒有人性”。 接下來還有很多互動,這裡我只摘錄書中的兩段話。 “她說這些年,心裡真是痛苦的時候,沒人說,房子邊上都是鄰居。她就把音響開得很大,在音樂掩蓋下大聲尖叫……我問過她的同事,知道她婚姻有多年的問題,但她從不向人說起。她的同事說:‘她太可憐了,連個說的人都沒有。’” (p. 204) “她忽然說起踩貓當天的事,李是怎麼找的她,怎麼說的。她根本不在乎錢,一口就答應了。他們怎麼找的地方,怎麼開始的。說得又多,又亂,又碎,像噴出來的,我和老范都沒有問的間隙。又說起22年的婚姻,她弄不明白的感情,她的仇恨……她強調說,是仇恨,還有對未來的絕望。”(p. 205) 這些,是虐貓視頻裡所沒有的。 柴靜可能不是基督徒,但是我覺得她有很深刻的看見。她在接觸真實的生活,她在花時間去瞭解被採訪者,她把他們當作活生生的人,立體的人,不是一個貼上“罪人”標籤的紙片人。 對別人的接納,可能需要有兩個基礎。第一是瞭解別人。 他/她經歷了某些事情,才成為現在這樣。第二是認識自己。原來我也是這樣的軟弱。人各有弱點。深刻認識自己軟弱的人,也更容易體諒別人的掙扎。 很多時候,我們沒有時間去真正瞭解別人,也沒有時間真正去瞭解自己。 於是,論斷來得太快,擠走了接納與憐恤。 注: 《看見》這本書目前排在Amazon.cn圖書銷量第一,豆瓣上有39500用戶評價,得分8.9(最高分是10). http://www.amazon.cn/%E7%9C%8B%E8%A7%81-%E6%9F%B4%E9%9D%99/dp/B00AH6OXP0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0427187/

No Picture
言與思

如何感受上帝的愛(新民)2013.05.21

    如何感受上帝的愛 這是今天妻子轉給我的問題,來自中國唐山的一位慕道友。 先打一個比方。一個搖籃裡的嬰孩如何感受父母的愛?我們必須承認,我們對自己嬰孩期的記憶少之又少。這顯然不是因為當時父母的愛太少,乃是因為我們對父母之愛體會理解與存儲回顧的機能還不夠成熟老練。後來長大了,我們越來越多地經歷並刻骨銘心地記住了父母的愛。父母對我們的養育之恩,對我們無微不至的呵護,對我們必要的管教,對我們苦口婆心的忠告,都是父母之愛的一部分。 同樣,我們對上帝的愛,也可以尋著這個思路來體會。人類祖祖輩輩,生生不息,繁衍不止,無不出於上帝起初精心美好的設計與創造,輪到我們出場,透過我們的父母,體會天父上帝的愛。我們兒時的搖籃,放在溫暖的住房裡。上帝創造的地球,是人類共同的大搖籃。上帝把太陽這個巨型核反應堆,懸掛在大約九千六百萬英里遠的天邊,配合大氣保護圈,給予我們足夠的溫暖與能源。而上帝特設的綠色植物跨國公司,以平均每秒生產上萬噸碳水化合物的超產高速,為地上的活物提供瓜果菜蔬為養生之糧,植被木材為安居之巢。上帝更使用全球洋海巨型蒸餾方法,使水變雲,又用大小適中的無線重力,拉扯白雲如放風箏,風行天下,熱冷空氣相遇,凝結成純淨的水珠或雪粒,回饋大地,滋潤生靈。這是上帝偉大創造之厚愛。我們對天文地理生命科學知道得越多,感恩的心就越大。 上帝的愛更是表現在救贖之恩裡。人類從恩典中墮落後,就跟隨惡者集體出走,遠離天父,流浪在罪惡谷與死亡山裡。我們都患上了斯德哥爾摩綜合症,與罪姘居,自甘沉淪。但上帝不離不棄的愛,始終沒有離開人類。上帝打發自己的獨生子耶穌基督,降落凡塵,成為十字架上代罪的羔羊,呼喚浪子,回返父家,得享永生之福。這是不惜一切代價的犧牲大愛。我們蒙恩的罪人,每每思念十架大愛,內心無不感激之至。 上帝還賜給我們父母之愛,兄弟姐妹朋友之誼,夫妻兒女之情。總而言之,天地萬有,十字寶架,世上親情,無不述說上帝對我們在在之愛。上帝的愛,如空氣之瀰漫,無影無踪,無色無味,無時無刻不在環繞著我們。我們生命的每一波脈搏,每一次呼吸,每一聲感恩祈禱,都在見證上帝愛的真實。

No Picture
言與思

“傳統”的殺傷力(陸加)2013.05.16

    “傳統”的殺傷力 5月初,在肯德基州一個5歲的男孩因玩槍走火,射殺了他2歲的妹妹。不可思議的是,這個男孩玩的竟是他自己的槍,是不久前他父母作為禮物送給他的;而且是槍行專為兒童特製的步槍(Crickett rifle)。這種槍的扳機很小,適合於小孩子的手。 送槍給小孩子在美國曾經很普遍,我的一位60幾歲的同事在8歲生日的時候就得到他的第一支槍。不少父母至今仍然非常驕傲地把“承擔力、勇氣、責任感”的培養歸功於這一類相當悠久的“傳統”。即便出了這樣的不幸,這個肯德基社區的人們仍拒絕“換位思考”,堅持這個送槍的傳統是絕不會停止的。 無可否認,很多傳統都有其特定的意義和價值,因社會、文化的原因而被人特別擁戴。然而時過境遷,如果對已經遠遠落後于時代的傳統仍竭力維繫,我想,這可能更多折射出人內心的某種脆弱和缺乏安全感了。 在如今這個飛速發展的社會裡,如何處理傳統的問題,成為教會的一大挑戰。坦率地講,今天在北美的教會和信徒,常常被人認定是“保守和維繫傳統”的代表(甚至我們自己也這樣認為)。好的傳統的確應該被保存,然而這不應當是教會的形象。使徒時代的初期教會和近代歷史上許多的教會,曾經給人帶來巨變,又同時驅動社會改變,這種為福音大能所驅動的突破力是我們極需要的。 很多年前,有一個教會守主餐的時候就產生紛爭,因為老一代的信徒堅持只許用一個公用的大杯子傳遞分杯,原因是這是當時主耶穌設立主餐的方式。當一種方式、傳統被認定為“討主喜悅,最合神心意”的方式的時候,這種“傳統”就被聖化為“正統”。在教會的敬拜、聚會和教導的許多方式上,這類被正統化的禁區仍然不少,也使得有些誤入禁區的人傷痕累累。 再一個例子就是中文聖經新的譯本的使用。當各教會在積極地籌畫向E時代,被網路語言浸泡的90後的新一代傳福音的時候,我們卻仍然使用百年不變的譯本。不錯,上帝的話有能力,可以跨越文字的局限。但是,上帝的話同時也需要是道成肉身的,與時代連接,成為易讀、易懂的文字。 誠然,教會需要持守亙古不變的真理,然而真理和屬靈生命的傳承,不是傳統的方式的持續。如同人不是為安息日設立的,傳統不應成為活潑的屬靈生命的約束、甚至是禁錮。教會需要在對傳統的突破上有勇氣,甚至可以成為時代的見證,因為教會也承擔著文化更新的使命,使福音的種子有更新的文化作為土壤而廣傳。

No Picture
言與思

波城爆炸案的兇嫌要葬在何方?(王星然)2013.05.13

波城爆炸案的兇嫌要葬在何方? 波士頓爆炸案的兇嫌之一,已經死亡的Tamerlan Tsarnaev終於下葬了。這裡面有一個美麗的小故事。 不久前,情緒沸騰的波士頓民眾在存放Tsarnaev大體的殯儀館前示威抗議,他們一致認為這個殘忍變態的兇嫌不可以葬在波士頓,Cambridge市府(哈佛大學所在地)也隨即發表聲明,不准Tsarnaev葬在其轄區內。到底要葬在哪裡?這成為一個很複雜的政治事件。 那天早上,Martha Mullen,一個住在維吉尼亞州Richmond的女人聽到了這則新聞,她放下了手中正在啜飲的咖啡,反覆思量:“耶穌說要愛你的仇敵,但現在這個穆斯林卻因為他的特殊身份而被眾人厭棄……..”受過神學院訓練的她,從事諮商輔導多年,她感覺到應該為這個素未謀面的人做點什麼。 Mullen聯絡了波士頓警方、Richmond當地的穆斯林殯葬社、以及Tsarnaev的家人,在她的努力奔走下,終於在Richmond北郊找到一處願意收留Tsarnaev的穆斯林墓園,把他的遺體下葬。 自此Mullen成為當地媒體攻擊的對象,面對民眾的質疑和不諒解,她說:“我不能裝作沒事……但任何時候,當你願意跨越種族、甚至宗教的藩籬,伸出援手,和一群與你大不相同的人站在一起,我認為那是上帝的呼召,才能讓我如此行。” 早上,我坐在家裡喝咖啡,聽著NPR(美國國家廣播網)News的報導和Mullen的訪問,我的心也深深地被震動。“只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這樣就可以作你們天父的兒子。”(《太》5:44-45)

No Picture
言與思

為什麼選派哈比人?(王星然)2013.05.09

為什麼選派哈比人? 最近,在長途飛機上終於一償宿願,看了期待已久的《哈比人-意外之旅》,下面這一段電影中的對話,使最近疲於奔命的我,一顆忙碌的心安靜了下來。 葛拉卓瑞兒(精靈女王):“為什麼選派哈比人?” 甘道夫:“薩魯曼(當時功力最高的大法師)以為只有強大的力量才能抵禦邪惡,但我發現事實並非如此。我發現細微的事物,平凡人物每天生活中的一言一行,簡單的行為,諸如恩慈與愛……就能使邪惡的勢力遠離。為什麼選Bilbo Baggins(哈比人)?也許因為我怕,而哈比人給了我勇氣。” 在成聖的道路上,很多時候,我們不免掉入薩魯曼的迷思,總認為自己要十八般武藝,三頭六臂,為主圖謀大事,轟轟烈烈地過一個得勝的生活,然後留下可歌可泣的見證故事……但我們多容易忘記?跟隨主,走祂的十架路,從不在乎我們有多少能力,祂已經付上了代價,且為我們得勝,祂的擔子是輕省的,祂的軛是容易的。在我們微不足道的日常生活裡,即使是面對看起來再平凡不過的小事,我們仍應專心倚靠祂,討祂的喜悅,在這個邪惡的世界裡,見證祂的恩典和慈愛。這就足以使仇敵羞愧。 萬軍之耶和華說:“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撒迦利亞書》第4章6節

No Picture
言與思

罪的兩面性(陸加)2013.05.06

罪的兩面性        藥廠制藥,藥房賣藥,看起來分工很清晰,但實際上並非如此。在美國,特殊情況下,藥房也可以用現成的藥劑配製一些簡單的藥品,供給極少數病人使用。大藥廠的品牌藥很貴,而小藥房配的藥成本很低,容易賺錢;藥房、病人皆大歡喜。於是,個別膽大的藥房悄悄地做起“配藥”的生意,雖然美國藥檢局只容許個別配製,但他們卻批量生產,變成了實際的藥廠。去年10月開始,美國各地爆發的真菌性腦膜炎,後來發現,正是這樣一個小藥廠造成的悲劇。他們配製一種注射用的麻藥,行銷美國許多州。但是因製劑被真菌污染,幾個月內造成了720人患腦膜炎,其中48人死亡!        究其原因:一是貪心,做藥房不該做的事;二是不負責任,在消毒保障上不做該做的事。若只一方面做錯,後果還不致於此。現代的制藥管理監督制度一般都是多重設防,一處有漏洞一般不會出事。換句話說,即使這家藥房私自制藥,如能認真確保衛生條件,也不會出什麼危險。        可是人之罪性就常有這種兩面性:既有因貪欲驅使而積極主動做錯事的一面,也有因懶惰懈怠而消極被動做錯事的另一面。做不該做的事,又不做該做的事,兩者疊加,就發生了如同服藥過量一般的“中毒”反應。        罪性在主動、外顯的一面還有報復、爭競、論斷、炫耀;而消極、內隱的一面則表現為懦弱、退縮、自卑、放棄、隨波逐流等等。認真的基督徒,要同時對付“舊我”的兩種趨向,不讓其做主掌權。

No Picture
言與思

以善報惡(吳蔓玲)2013.04.29

以善報惡 加拿大總理哈珀說﹕“真令人作嘔﹗”一語道出大家內心的憤怒。 蕾塔‧帕森斯(Rehtaeh Parsons)原本是品學兼優的好學生,但4月初自殺身亡。探究她自殺背後的原因,激起加拿大人的憤怒。一年半以前,她被四個同校男生強暴,並且他們拍下她被強暴的照片,在學校和居住的社區到處傳送。她還沒時間處理強暴的驚駭和傷痛,就必須面對網絡霸凌,再加上同校學生的霸凌,她接到不斷的text信息,男孩子約她做愛,女孩子們罵她婊子。沒有人同情她,更沒有人為她仗義執言。 更離奇的是,警方花了一年的時間偵察強暴案,而居然事發10個月後才約談那四個男孩,但提訴時法官認為證據不足不予起訴。蕾塔轉學了,在新的學校得到友誼的支持,但仍擺脫不了這揮不去的惡夢;最後,在無法處理自己情緒之下,上吊自殺。教育局聲稱有竭力幫助她和她們家,但顯然並沒有妥善處理。有同學說,看見那男孩得意洋洋地傳送照片。 是誰逼她走上絕路﹖我們可從蕾塔自殺前一週,在臉書上引用馬丁路德金博士的一段話找到蛛絲馬跡。這句話是﹕“到了最後,我們會記得的不是我們敵人說的話,而是我們朋友們的沉默。” 在眾人激憤下,加拿大匿名駭客組織用電腦找出到處發送照片、犯案的那四個男孩,打算公佈他們的名字,以牙還牙,讓他們嚐嚐網絡霸凌的滋味。但蕾塔母親立即發出呼籲,請他們不要公佈,她要求公義伸張,執法單位還她女兒一個公道,但她拒絕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蘿塔對世界失去盼望,但蘿塔母親仍決意用善意和愛心,給予世界盼望。

No Picture
言與思

上帝從未遠離(張怡昕)2013.04.26

上帝從未遠離 我最近經歷了一些“求,卻不得”的痛苦。這一類的痛苦人們都有,但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時候,感覺特別深刻。難受到一個地步,我的腦袋裡冒出這樣的想法:“上帝就是這樣冷漠”,“上帝不在乎我。 也正是在這段時間,我在Facebook上留意到,Rick Warren牧師的兒子過世了。這個年輕人受不了憂鬱症的折磨,自殺了。類似的事情在我的教會也發生過,我認識那對失去了兒子的夫婦,他們非常敬虔愛主,非常樂意幫助我們這些學生。當時我的第一個感覺是,這個時代也有約伯。 我非常感恩聖經裡有《約伯記》這本書。我覺得約伯最深的痛苦,還不是失去財產兒女健康。讓他最痛苦的,是上帝在他受苦時的沉默。他不僅難以忍受密友的論斷,更讓他難以忍受的,是那位公義的上帝似乎在遠離他,甚至對付他。他痛苦到一個地步,已經不想活了,他甚至詛咒自己的生日。 當上帝用一連串問題使約伯啞口無言的時候,我想約伯內心不僅僅是充滿敬畏的。他大受安慰。啞口無言的約伯,大受安慰。他知道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上帝一直在關心著他,上帝從未遠離。 我們可能求而不得,甚至無故失去。很多事情,我們難以知道為什麼。但有件事情,我們可以確信,上帝深愛著我們。上帝已經真心,全心愛了人。祂知道我們會製造一堆麻煩,祂仍然在愛中創造了我們。祂知道我們難以自救,祂讓自己的獨生愛子為我們死,好讓我們能真地活。 我決定,不讓困惑與難過侵蝕我與上帝的關係。就算什麼也不知道,但有件事可以確信,那就是,上帝愛我。 *這次的經歷還提醒我幾件事情,也想和大家分享。 1. 我在讀社會新聞時,常常因為壞事而生氣,低落。但上帝似乎提醒我,自從人類陷在罪中,發生壞事就不再新鮮。如果不是上帝一直在干預,在拯救,我們早就爛透了。我們沒理由問為什麼發生壞事,我們應當感恩還有好事發生。 2. 當我難過時,我知道有些想法是撒但的謊言,但我難以拒絕。我實在是個弱者。但是我發了“求救信”,和我主內親密的姊妹們簡單而坦誠地分享了我的感受,請求她們幫助我,為我代禱。第二天晚飯時間我就在餐廳偶遇兩位姐妹,我們可以有很坦率的分享,並且一起禱告。在低落的時候,不要羞於求助。我們都有需要幫助的時候。 3. 我讀《約伯記》的另一大收穫,就是學習說“不知道”。如果約伯的朋友能夠誠懇地說,“約伯,我也不知道這些事情為什麼發生在你身上。”這恐怕都算是一種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