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言與思

未被更新的寄情(吳蔓玲)2013.04.05

未被更新的寄情 前一陣子,新墨西哥州一位15歲孩子拿萊福槍殺了母親和三個弟妹,然後埋伏槍殺執班服事歸家的父親。令人髮指的是,事後他毫無悔意,還與自己女友和女兒家人待一整天。他的父親是牧師,除了牧養自己教會,還熱心監獄事工。槍是父親的,槍法也是父親教的。牧師信主之前是幫派人物,警方從家裡搜出四把槍,都沒有妥善收好。 想起曾見一位幫派老大信主做見證,提到拿槍上街隨意掃射的過去時,他眼神中的那種快意,我忘不了。思索著這位牧師父親,可否在改邪歸正後,仍忘情不了槍擊的快意,於是把它變成父子同樂的活動﹖ 忍不住聯想,信主後的我們是否執著某種快意不放﹖它本身不見得是罪,卻是我們寄情之處。對有些人,也許是看電影、電視劇;而對某些人,是讀煽情催淚小說或偵探小說;或許對另一些人,是悠遊網絡,並對某些人,是玩電動遊戲。做這些事都不是罪,但寄情於它,讓它來滿足我們內心的虛空時,是否會奪走我們對耶穌基督的忠貞愛情﹖

No Picture
言與思

媒體人,回到你們該有的崗位吧(吳蔓玲)2013.04.01

媒體人,回到你們該有的崗位吧! 馬英九總統女兒馬唯中成婚了。台灣新聞和政治界又是沸沸揚揚的,挖新聞,造新聞。先是說馬唯中婚後住香港,會成為北京的“肉票”牽制馬英九,嚇唬百姓;接下來,又有人在國會議事質問馬唯中是拿什麼護照出境;然後,又爆新聞,男方父母為婚宴“新娘落跑”而不高興;後又有一說,馬唯中就算對方另有曖昧情愫,10年不離不棄。這些八卦事,我寫不下去了。 這些捕風捉影的新聞,沒事找事,捏造出的成分多於事實。用恐懼、詆毀、無中生有、挖人隱私、猜測的手段來製造新聞,似乎已經成為台灣新聞媒體的常數。然而,每回返台,我看到的是,市井小民的溫馨、謙和、熱情;上公車零錢不夠,正要放整鈔,馬上有人為你投幣,為你省錢;老先生上車立即有人讓座;處處充滿人情味!我實在不懂,台灣播報出的新聞與我在台灣的地方見聞,差距怎麼那麼大﹖ 我也想不懂,台灣新聞媒體何不報導馬唯中不依賴權勢﹖為什麼不能成全馬唯中的低調,讚賞她做自己的精神﹖為什麼不能祝福她的婚姻﹖社會新聞不就是該揭露社會真實面,當然包括美善的一面﹖ 媒體人,回到你們該有的崗位吧!讓你們的筆不但可呈現社會真貌,伸張正義,並改善社會風氣,成為多人的祝福﹗

No Picture
言與思

從禁槍想到的(張怡昕)2013.03.28

從禁槍想到的 去年底,美國康州的槍擊慘案讓人痛心。這個事件也引起了關於禁槍的討論。在我有限的知識中,記得美國的國父們特意保有了私人持槍的權利,因為擔心政府走上錯誤的道路後,群眾沒有辦法抵抗。我覺得這個原則是有意義的。 帶我信主的美國爸爸Bill說,用於打獵的槍,和這次兇手使用的能夠快速連發無需重新裝彈的Rifle,殺傷力大有不同。而且有很多槍擊事故,是孩子們在家裡玩鬧的時候,誤用了大人藏起來的槍械。 這些事實讓我意識到,公共政策的制定實在需要智慧,不能只是停留在原則性的討論上。

No Picture
言與思

籠中兔(張怡昕) 2013.03.25

籠中兔 最近室友們養了一隻兔子。兔子喜歡待在它的籠子裡,即使我們把籠門打開,它也不出來。其實我們的客廳是木地板,地方也算大,室友們也很喜歡兔子,都照顧它。據說兔子將籠子看做自己的領地,覺得那裡最安全。可它因此失去很多“探索的樂趣"和“與主人互動的樂趣"。它大約還是不够信任我們吧!我覺得自己也很像這兔子,喜歡待在自己的舒適區,對上帝的信任也很有限,恐怕錯失了很多祝福別人、祝福自己的機會。

No Picture
言與思

我的德國鄰居(陸加)2013.03.21

我的德國鄰居         我的一位華人同事嫁給了美國老公,說是美國老公,其實他家也是移民,是二戰後過來的德國猶太人。這位先生是個典型的學者:邏輯、理性,尊重事實。不久前在他家中,他給我看一組舊照片,讓我猜哪個是他母親。這是一組典型的黑白老照片,在我看都是些很有自尊、家境不錯的普通白人。猜過之後,他指著其他人說那些都是她母親的親人,包括父母和好幾個兄弟姐妹,這些人全部死於猶太集中營,他母親是唯一活下來的。(而且後來竟然在美國拿到博士學位。)        然而他話鋒一轉,笑眯眯地說:現在的猶太青年人和德國的青年人關係很好,沒有過結。甚至彼此批評的時候也不會多想。德國人真誠地悔改,也真誠地面對自己的黑暗。兩族之間已經翻過了歷史的那一頁。的確,這倒是真得提醒了我,我似乎從未聽說德國和以色列之間有什麼保釣、抵制德貨之類的抗議遊行耶。        不過這位美國老公也有個抱怨,不是抱怨德國人,而是他們夫婦從國內接來美國讀書的小留學生。他說他們帶她去了西雅圖,本想去看他仍健在的母親,結果她不去,只是一門心思的陪朋友逛街、下館子、買衣服去了。        經他這麼一講,我都想去見見他母親,看看一個真實的被傷害又經醫治的人。我希望作為一個基督徒,我的靈魂是常常保持在蘇醒的狀態,因此才能有內心的敏銳去做喚醒沉睡中的人們的善工。

No Picture
言與思

學費與成績(陸加)2013.03.18

學費與成績 每一次,我們和其他華人父母講到孩子上大學的費用時,我都提到要讓兒子想辦法自己負擔一半的學費。隨之而來的總是很負面的反應,表示不理解、不相信,或乾脆就嘲笑我一下。 今天終於讀到一篇美國大學生的社會學跟蹤調查。結論既是預料之中,又令人驚訝。 父母給子女上大學提供越多的經濟支援,孩子的學習成績就越差!相比之下,沒錢的孩子上大學的可能性低(可以理解,因為沒錢),畢業率也低(也是因為錢不夠),但他們在大學裡卻學得好!這種有錢不好好學的現象在昂貴的私人學校最明顯,對中産階級家庭影響最大。因為富裕階層經濟上負擔不大,子女畢業後又因為社會關係多,容易為子女找出路;中産階級則省吃儉用、花盡積蓄,結果孩子卻“出息不大”。 大學4年在一些年輕人的眼中,是既有錢、有自由,又不用負責的人生最佳組合期。這類懶惰、逃避責任等所謂“罪”的陷阱,許多人都要面對和必須勝過。同時,華人父母希望用給錢可以使子女“少分心、專一讀書”的理由,也容易使子女忽略了健全人格的發展需要:孩子需要學習自立、需要人際關係的實踐,也需要在衆多的選擇中,學習掌握優先次序。允許,甚至“計劃”讓孩子經歷艱難、早點兒嘗嘗對自己負責的苦與甜,是父母們的堅韌之愛(tough love)。 “神啊,你曾試驗我們,熬煉我們,…… 把重擔放在我們身上,…… 我們經過水火,你卻使我們到豐富之地。”(《詩》66:10-12) “Parents’ Financial Support Linked to College Grades”   – New York Time

No Picture
言與思

美國教育界“去宗教化”的反思(王星然)2013.03.11

美國教育界“去宗教化”的反思 美國教育界最近再度掀起宗教是否該進入學校的討論。公立學校為求信仰中立,在校園裡禁止宗教活動。但隨著瑜珈課程進駐校園,印度教的思想不知不覺滲入孩子心靈中,諸如有課程要求學生每天早晨面向太陽,感恩賜予光和溫暖;倒空思想,與靈界合一 …… 開始時,有家長向學校反映,瑜伽作為一門“全人身心健康(The Whole Wellness Program)”的課程,不該灌輸孩子宗教思想,但支持這個活動的基金會( K. P. Jois Foundation)答覆,瑜珈不可能脫離印度教的信仰而獨立;再加上,許多家長及老師認為早晨修習瑜珈課程,有助孩子集中注意力,可提昇一整天的學習效果。最後,這個爭議事件不了了之,瑜珈及印度教成了學校信仰中立的例外。 姑且不論校園信仰中立政策的對與錯,但如今碰上了時下流行的新紀元運動,立時見風轉舵,獨厚印度教,不免令人懷疑“中立”的政治正確,終究只是一個晃子。校園該去除宗教的影響嗎?校園有能力完全去除宗教的影響嗎?“去宗教”在執行的層面上可能嚴守中立的分際嗎?而“去宗教”的本身是否又成為另一種宗教?這些都值得深思啊!

No Picture
言與思

《亞果出任務》(吳蔓玲)2013.03.06

《亞果出任務》 新出爐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影片《亞果出任務》(Argo)改編自美國中情局機密檔案故事,由影壇帥哥班艾佛列克自編自導自演。班艾佛列克上台領獎時,一聲“謝謝加拿大”是絕對必要的。因為電影為了提供緊張刺激虛構許多情節,淡化整個事件背後運籌帷幄的加拿大政府。若當時沒有加拿大大使和加拿大政府堅守道德勇氣,在伊朗革命軍攻擊美國大使館時冒著自身的生命危險,秘密藏匿美國使館人員,並提供加拿大護照,只怕亞果沒有任務可出。 聯想去年美國利比亞大使館被襲事件。當時附近海軍特種部隊成員Glen Doherty聽到大使館呼救信號,和另一位同志違背命令衝進大使館,讓20多名館員逃生。他們激戰7小時,同時一直向上級求救,當時有無人飛機在領事館上空,把使館情況直播白宮,但政府相關人員坐視不管,毫無救援動作。顯然,應有人出面為整件事處理不當負責任。儘管聽證會時,前國務卿希拉里情緒激動回應,但事情似乎以不了了之結束。 到底戲如人生,抑或人生如戲﹖可悲的是,事實真相往往淹沒在媒體炒作或政治炒作中。

No Picture
言與思

李安拿獎(吳蔓玲)2013.03.04

李安拿獎 李安再次拿到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導演,是華人的光榮。他領獎時說話得體謙遜、又有自信,然而他有一句話讓我心痛,就是他舉著手上的金像獎,感謝電影之神。 前些日子,讀到他接受記者訪問信仰時,他回答﹕“沒有,我母親是受洗的基督徒,所以小時候她要我週日上教會,我14歲以前每天祈禱4次。學校裡,同學看我祈禱會在旁邊笑。後來我不祈禱了,過了2週,沒什麼異樣,之後就沒再祈禱了。” 我們身邊有多少像李安的年青人,待在教會裡,最後從教會出走﹖問題可能不在於做錯了什麼,我相信教會領袖們和信徒們,總是竭盡全力以正道傳揚福音和聖經的道理。問題可能是在於,少了什麼﹖這些李安們少了與基督建立一份親密的個人性關係,該是關鍵所在。

No Picture
言與思

We are what we eat(張怡昕)2013.02.25

We are what we eat 12月去美國開會,和帶我信主的美國媽媽Judy採購。她提到年輕人現在很流行吃cup cake,樣子很好看,可是非常的甜。她說那是很不健康的食物,家長應該抵制才對。關注身體健康的人往往也關注飲食健康,因為We are what we eat。那麼靈性的健康?其實也是We are what we eat。流行的各種思潮,很像cup cake, 所帶來的問題還很隱蔽,不會看到血糖颼地飆升,但會讓生命爛根。唯有合乎聖經真理地思想,叫我們的生命真正得到滋養。 在某種意義上,真道是具有強抗氧化功效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