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长篇

即使全世界弃绝 --记“太圣洁的人”盖恩夫人

晓悦         盖恩夫人﹙Mrs. Guyon﹚,1648年生于法国蒙它其的一个贵族家庭。她的一生,是一部痛苦的、受逼迫的历史。而她之所以受那些迫害,只是因为她太爱神、“太圣洁”的缘故!        盖恩夫人从小受母亲忽略,因母亲偏爱她的弟弟。即使当她生病时,她的母亲也会从她手中夺去东西给她的弟弟。及至长大,她有出众的美貌,颇受瞩目,她内心也为 此骄傲。但是有一件事使她开始完全转向神。有一天,她有一位表兄要到中国去传道,路过她的家。事后家中的人谈到他是怎样圣洁爱神,又把他说过的一些话转述 给盖恩夫人听,盖恩夫人就非常受感动,甚至哭了一天一夜,认罪悔改。         从此,盖恩夫人一直在主的面前追求,一面读灵修的书,一面祷告。她特别恳求神给她祷告的恩赐,她的一生,都沉浸在这种“里面的”、与主交流的喜乐中。        她十五岁的时候下嫁丈夫盖恩,从此受到夫家、尤其是婆婆的虐待。他们嘲笑她的信仰,不许她祷告,逼她做工。然而这还仅仅是开始。后来,连教会、当时的政治 家、一般平民、她的朋友都联合起来反对她,逼迫她或离弃她,认为她爱神;她太过圣洁;她舍己助人;她有医病和辨别诸灵的特别恩赐;她教导人舍弃祈祷册,和 神有更亲密的交流;她被圣灵感动而撰写书籍……        她被人逼迫、侮辱、藐视、冤枉、辱骂、监禁,乃至最后死于流放之地,她都逆来顺受,非但不怨天尤人,反而说这是神敲打她的杖,并以满心的爱为逼迫她的人祈祷。         她已被神带到绝对无己的地步,她说,“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仍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她完全放弃了自我,甘愿融入神中,犹如一滴水融入大海。         她在一封信中写道:        “我唯一的愿望是将我自己弃绝给神,我不疑虑,不惧怕,也不急躁。哦!主,我既然在此地,除了快乐之外还有什么呢?一个心被神充满的人,看世界是多小啊!你是 我心中的心,是我生命中的生命。除你之外,我没有生命。我的主,让全世界弃绝我,只要爱主活着,我活在爱主里面就够了。这是深渊,是我在诸般的逼迫中藏身之所。哦!弃绝,蒙福的弃绝……当人与神合而为一时,什么都好了。”          盖恩夫人亦写过多首爱神的诗,在《不相信自己》和《神的后嗣的见証》这两首里,我们可以看到她对神的爱及彻底顺服。 不相信自己﹙节选﹚ 你是我每天的亮光,是我唯一的爱, 愿你使我与我的自己分开。 把我每一个意见、思想和感情, 都在你的模型里面铸定。 哦!愿你教导这颗不忠实的心, 使它成为一个坚定不变的器皿。 如果它有可能变得更加悖逆、冷淡、后退, 那么,求你现在就把它彻底打碎。 什么时候我不够刚强, […]

No Picture
成长篇

信主之后

远志明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三期         一转眼受洗快七年了。七年来,虽然东奔西跑、笔耕不缀见证天父鸿恩,其实祂在我 身上所做的工,远远超过我为祂所做的工。个人、家庭、生活、事奉,回头望去,每一步足迹上,都闪耀着天父无形的身影。祂的引领和爱护,每每细致入微又奇妙 莫名,说起来恐怕三天三夜也说不完、说不清。现在我只能简述天父做在我身上的三件圣事。 天父叫我放下世界          记得一九 九一年初春,我的“无神的世界”变成“有神的世界”,似乎霎时间,神的荣耀充满了我的心灵、头脑、耳目,洒向流亡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岁月的阴霾一扫而光。 阳光和小草向我述说天父的慈爱,蓝天和大海向我展示天父的胸怀,连原来熟视无睹的人间百态,此时也一齐佐证著天父救恩的宝贵。从此我再也不能无视神。我活 在了神国里。神国里处处见神。记得过去读到萨特的话“人生就是荒诞、恶心,从虚无中走来,向虚无中走去”,觉得不可思议。如今恍然大悟﹕这不正是一个无神 论者飘忽生命的本相、终其一生挥之不去的潜意识吗?过去听尼采说“上帝死了!上帝不死,我就不能活!”以为是无聊的疯狂。如今晓得,这是一个堕落的罪人面 对公义之神痛苦挣扎时,呼喊出来的真心话,难怪尼采很快疯癫不治了。不错,既使在我的专业--人类寻求神、漠视神乃至反对神的哲学智慧中,都闪耀着天父不 可磨灭的光辉。哈利路亚!这是天父自己向孩子显现。          世界立即露出了原形。它再也揪不住我的心。不是我可以放下世界,不,我生于斯长于斯,哪有能力离开呢?是天父太好太真了,将我的心吸住了;是天父有能力有权柄,将我轻轻拥进祂怀里。          我不能不放下手头上的政治文化研究,写出《受洗告白--扑向梦寐以求的故乡》,尽管不少人觉得突如其来、难以理解。我没有能力拒绝各方教会和团契的邀请,去 见证耶稣基督在我身上的救恩,尽管有人规劝我应先默默打好自己的灵命根基。我抑制不住喜悦的心情,不能不将大好的信息告诉远在北京的妻子,尽管我知道她听 起来可能像天方夜谭,难免误会百出。一年后,我终于不能不进神学院了,尽管赴美不久的妻子还没有信主,有牧长好心劝我“再等一等,免得跌倒”。尽管有一千 个情理、一万个规矩,我却无法抗拒神的呼召。         1992年9月我进入Jackson改革宗神学院后,写信给弟兄姐妹们说:“我立志研读 神学,弘扬真道,不是一时冲动,实在乃是神意使然。自从上帝进入我心,我便再也离不开祂。昼思夜想,所见所闻,莫不与祂相关;往日修学累积,也尽与神道融 会贯通。圣灵所至,俗念休矣。如此,我便无法不走这条天路了。我常因此感叹神的伟大奇妙,亦常因此心存感激。”(《失了大地得了天空》203页)          感谢天父,我一认识祂,祂便提醒我注意分辨祂自己与诸罪人--不管是蒙恩的罪人还是未蒙恩的罪人--之间的本质不同。祂叫我轻看不是祂自己的一切,只将信赖 和盼望放在祂身上。进入教会,看到各式各样人的问题,比如罪性、派性、狭隘性、虚伪性。这丝毫没困扰我,反叫我更直接、单纯信靠神。台湾《旷野》杂志发表 一位基督徒的退教声明,列数的原因尽在神学、教会和信徒身上。我连夜给他写了一封信﹕上帝与教会的区别,基督与基督教的区别,神与神学的区别,是天壤之 别。有时后者只是占有前者的名义,甚至玷污前者,这在历史上还少吗?神就是神,人就是人。信神的人仍是人。冲着人,我永远不会相信神;恰恰相反,对人(包 括自己)的彻底失望使我投靠神……归来吧,不要只回到教会,不要只回到神学,径直地、彻底地回到祂--你的永生之主。(同上书233页)         有一位从北京到哈佛进修的朋友,告诉我三种传说:远志明加入教会,是他在民运圈子里混不下去了,另寻出路;是他意志薄弱,情感脆弱,找一种心理慰藉;是他出 风头,赶时髦,就像当年入党、闹学潮一样。这些风言风语,叫我太太难过了许久。天父开启我:这些话一句也不值得理会,世人不这样想才怪呢!我那时有感而 […]

No Picture
成长篇

有一天,他会说:“爸爸,早安!”

庭柯   我在智障残疾服务中心做心理咨询不算久,服务的对象都是成年人。他们不是患有先天的唐氏症,就是因后天疾病落下后遗症。这些令人诅咒的疾病使他们成为 永久的病人,无望再恢复成正常人。他们生活在一个狭小的世界里,除了政府提供的应有日常设施,他们能从大千世界得到的不外乎是同情和怜悯,要不然就是忽视 或远离。服务中心里有各方面的治疗和复健专家为他们工作,无奈缓慢的进步和他们的年龄已不成比例,再加上反反复复,常常令人沮丧、放弃信心。日复一日,我 们的一腔热情也渐渐变得有点麻木起来。   那天适逢一位名叫鲁的病人的半年度汇报,我拿着自己的总结文件赶去会议室,心想会议是例行公事,至多也不过是6个月前报告的重复而已。一踏进会议室, 只见鲁的爸爸笑眯眯地坐在那里已等候多时。不说也知他俩是父子,长得很像,若鲁不是个智障者,说不定还是个帅哥呢。可惜如今父子俩生活在两种世界。鲁老爹 看上去近70,一头银发,身体倒还硬朗,有着意大利人的热情和爽快;只要有关于儿子复健的大小会议,他再忙也要赶来,听听问问从不拉下。比起其他家长,他 可真不愧为模范父亲。   会议开始了,社工第一个作报告:“鲁,44岁,深度智障。他出生时一切正常,4岁得脑膜炎,此后失去语言功能……”报告准确无误,在座各位都熟知鲁的成长史。语言治疗师说道:“鲁听觉良好,不言语,今年计划让他发音……”接着是护士、肢体复健师、行为心理专家一一发言,大家用平淡的语调机械地讨论着, 为鲁安排、为鲁计划。谈论中的鲁正如他本人,苍白,漠然,眼光是直直的。最后是主席总结:“鲁半年来健康情况良好,无严重行为问题……下半年计划有如下几 项……”在座的大概只有鲁老爹兴致勃勃听着每人的报告,还不时提些问题。当主席问鲁老爹还有没有其它建议或意见时,大家都知道会议已接近尾声。   鲁老爹笑着感谢大家半年来在鲁身上花的心血和努力,他的笑容和好意似乎烘暖了会议室,大家开始随便松动起来。他看了一下手表说:“还有几分钟吧,我就多说几句。鲁是我的大儿子,他一生下来我和太太视他为心头肉,长到4岁真是人见人爱,小嘴说个不停,还有问不完的问题。我清清楚楚地记得他4岁的那年夏 天,他爬出游泳池向我跑来,把头埋在我的大腿里哭着说:‘爸爸,我头痛,好痛哟!’那天晚上他就送进了医院诊断为脑膜炎,现在想来这就是他最后对我说的话 了。40年了,他再也没有开口说过话。我带他回家,让他看看家里挂满他小时候的相片,他看不懂记不得,但他认得爹知道妈,常常看着我蠕动着嘴好像要说什么,可惜什么都说不出来……”   自以为熟知他背景的我们,如今发现对鲁的了解还有空缺的片段和不知的一面。大家听之动容,为那活泼可爱喊着头痛的小鲁,如今变成呆板无言的中年大鲁而惋惜感叹起来。   鲁老爹接着又说道:“40年了,真快呀!我也快70了。”他拍拍自己的肩膀,笑一笑说:“身体还算结实,我想还可以活10年。只盼有个奇蹟,等到有天 早晨,鲁过来对我说声:‘爸爸,早安!’这就让我有生之年再无遗憾了。”他轻轻地摇了摇头不作声,似乎觉得这是一种奢望。他平静的语气以及祥和的脸再也无 法平静全屋子人的心。我只觉得喉咙里一阵阵堵得慌,感受到此时鸦雀无声的会议室不是无动于衷,大家心底的叹息变成一种期望,重新汇聚成一股动力和信心。   鲁老爹起身向大家握手告辞,依然是乐呵呵的。大家崇敬地看着这位普通的父亲,明白他小小的愿望,体会到一种伟大的爱,绵长而不断。主席感谢他的到会和生动的故事,他笑笑说:“我常祈祷上帝给我信心,让我看到奇蹟。要谢的是我,谢谢你们大伙儿在这里实现这个奇蹟。”   我还在服务中心上班,每看到鲁我总会去想像他4岁时伶俐的模样,从那模样又联想到一个父亲的愿望。我知道同事们都在朝着一个艰巨的目标努力,让鲁有一天会说一声:“爸爸,早安!”哪怕是轻轻的,含糊的……□   作者来自中国大陆,现住纽约。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No Picture
成长篇

全部的选择

春明   自从我认识基督,成为教会的一员以后,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上帝给我们家带来了数不尽的恩典和喜乐。   原来我只相信“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创造个人的幸福,更要靠自己。我来到美国原是为了追求更高的学位,更美满的生活。既然要靠自己,不 得不干这个,想那个,疲于奔命;即使睡在床上,脑子也不肯安宁,因为这世界上使人忧虑的事情实在是太多。我很向往无忧无虑,但一切都要靠自己,自己的能力 又十分有限,无忧无虑则成了可望而不可及的幻想。   多亏我来了美国以后,一直和基督徒们有来往。为了亲身感受上帝的存在,我开始假设有这样一位上帝,因此也学着基督徒的样子向上帝祷告,求祂担走我的担 子,除去我的忧虑,赐给我美好的睡眠。出乎我的预料,每当祷告之后,心里就轻松许多,很快就进入梦乡。而在这以前,我常常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才能入睡。经过这样不断地亲身体验,我愈来愈感受到上帝是存在的。   我是在1993年10月受洗的,那学期我选了4门课,再加上做实验,已经到了我能力所能够承受的极限。偏偏到了面临期末考的时刻,我的导师为我安排了 硕士论文答辩以及博士资格考试。几乎是在同时,我们系里的另外一位教授提出给我资助,使我能脱离我很不喜欢的水化学研究,并要我尽快做出答复。我是一个性 子非常急的人,若在信上帝之前,一下子这么多事压在头上,我早就急得睡不着觉。这一次,因为有了依靠,我的心里出奇地平安。我向上帝祷告,告诉祂我的能 力、精力均有限,告诉祂我看不见未来,不知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求上帝给我智慧和能力,求上帝为我做出选择并为我指出前面的路。那时我几乎天天都在祷告, 奇怪的是上帝没有答复我该怎样做,却使我过得非常安稳,好像上帝把我安排在一个十分幽静的地方,让我安心休息,祂要为我承受面临的一切。就这样,一个学期 平平安安地过去了,我每日吃得香、睡得好,硕士论文答辩考试通过了,4门功课,3门得了A,上帝却没有为我选择新的导师。   一晃新的学期又开始了,没多久,我的导师告诉我,我的博士资格考试不能免,因为硕士答辩时没有时间涉及博士资格考试的内容。又没有多久,我才知道,由 于我的导师其它的项目已经停止了,可她要保证给每一个学生资助,不得不减少资助。我得批改学生作业,才能另从系里拿到一点钱以达到我原来的收入水平。那 时,正值春天,我花粉过敏严重,终日涕流不止。当时我以为上帝一定催我早日离开,不要继续读博士了。因为我祈求过,如果上帝安排我继续读下去,就让我能免 去博士资格考试,偏偏未得到许可;因为上帝知道我不能没有资助,可祂为我选择的导师偏偏没有多少钱;因为我天天向上帝祷告,求祂除去我的花粉过敏,可是我 的过敏症一年重于一年。于是我开始找起工作来,但心里却非常不安、情绪也很不好。恰好,在主日的一次信息崇拜中,一位弟兄讲到如何明白上帝的旨意。他带来 的信息使我懂得,如果一件事出于上帝的旨意,在运行时必会感到平安喜乐。可是我在找工作这件事上一直感到心里不安,我放弃了找工作,又重新回到了平安喜乐 的生活。   我的导师手下原来有4个中国学生,除我以外,他们都比我年轻许多,没有孩子和拖累,而且学习成绩都十分优秀。其中一位早已通过博士资格考试,并完成了 所有的博士课程。然而,除了我一个,其他3位均因导师不再提供助教奖学金而纷纷离开,偏偏留下我一个人。我的助教奖学金也从原来的1/3长到2/3。 1994年秋季,我顺利通过了博士资格考试,这时我才认识到这次考试对我来说是十分必要的,原来那些似懂非懂的问题,正是在准备博士资格考试的时候才真正 弄明白。在我通过博士资格考试之后不久,那位系里愿雇用我的教授因项目资金不足而降低了他所有学生们的资助,又一次证明了只有上帝为我做出的选择才是最好 的选择。这种选择和结果绝对不是通过我个人的努力能实现的。   尽管在这个世界上,我还有许多不明白的事,不懂上帝的真正美意,但我坚信,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会愈来愈体会到上帝的信实可靠。□   作者来自北京,现就读于美国亚利桑纳大学水汶系。正文由土桑华人基督徒团契提供。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No Picture
成长篇

离婚女人

陈继红   作人难,作女人更难,作一个离婚女人更是难上加难。在我所认识的单身朋友中,还没有人是自愿单身的,大多是因婚姻破裂。当我们还没有从离婚的沉重打击中醒来,我们就要面对严酷的生活现实了。这对一直做家庭妇女和年纪较大的人就更加困难。   我们要独自承担生活和教养儿女的重担。从换灯泡、开车,到报税、打官司,都要我们自己动手或自作主张。是的,生活把我们磨练得坚强了。在我的同事和同 学中,有不少人在教养子女的同时,完成了学业,或在事业上做出了出色的成绩。人们佩服她们的坚强和毅力,但有多少人知道她们的苦闷呢?   一个朋友曾说:“有时我真害怕,要是我生病或受伤住了院怎么办?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不是吗?如果单身在美国,在那生与死的关头,谁能帮你出主意、 替你担责任呢?也有人说:“有时闷得真难受。回到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快乐、悲伤都没人和你分享,真想大哭一场。”又有人说:“将来儿女们各有自己的家 庭事业,只剩自己形孤影单,连个说心里话的伴儿都没有。想想真寒心。”   婚姻的失败,改变了我们,有人变得成熟、坚强了,也有的人变得消沉或放浪了,甚至做出一些不可理喻的事情。人们轻视与嘲笑她们,但有多少人理解他们孤独的痛苦与独自面对人生的恐惧呢?   作为一个基督徒,我觉得自己很有福气,因我实实在在地经历了上帝的爱和医治。不知多少次,在我苦闷迷茫时,上帝卸下我心中的重担,赐给我平安喜乐;在 我软弱时,上帝用祂大能的手扶持我,祂擦干我的眼泪,给我信心和勇气去面对严酷的现实与人生。并且我的周围有亲人和几个可以交心的朋友。   但是,孤独的感觉还是时常袭击我,有时会使我的情绪低落消沉。这是我的软弱,我还摆脱不了肉体、世俗和私欲的纠缠。比如有一次,我遇到不顺心的事,很 灰心,觉得活得太累了。当时我多么渴望有一只大手轻轻地拍拍我,不需要一句话,只要那么一点点理解和鼓励;或有一个宽大的肩膀能让我靠一靠,哪怕只一分 钟,甚至几秒钟。上帝造男造女,要他们结为夫妻,原是要他们相互爱护扶持,一起走完人生之路的。夫妻之爱是父母、亲朋之爱所不能代替的。当我们因种种原因 失去这一切,必须独自面对人生时,孤独往往成为噬心的痛苦。我们许多人用工作、事业、忙碌等来压抑它,但一有机会,它就会钻出来咬你一口。   并且离婚带给我们的不只是孤独。   记得一位朋友在谈起做单身女人的苦恼时说:“我们和别人不一样。有的人平常是你的好朋友,但开party 时不会请你,说是怕你看到别人成双成对的心里难受。有人对你避而远之,像是怕你抢她的先生似的。更有人可怜你,好像你事事需要照顾。”我觉得大多数人是不 知道怎样对待、帮助或接近我们,但是在社会上甚至在教会中,对单身女人的偏见或歧视还是存在的。   比如有人就觉得离婚的人都犯了罪、不祥或低人一等,所以我们会面对或明或暗的指责。         其实,无论自愿与否,在迈出离婚这一步时,每一个人都经历了长期的痛苦挣扎。这是不得已的选择,并且这痛苦会长期伴随我们。许多人在面对新机会时,往往顾 虑重重,正是“一朝遭蛇咬,十年怕草绳”。我们往往有很强的罪恶感,自尊心、自信心都受到强烈的打击。尤其是那些被自己最爱最信赖的人抛弃伤害的姐妹们, 心灵上所受到的伤害是言语无力形容的,旁人也难以体会。   在人群中,我们往往拘谨,怕被人误会。我们心中彷佛有一道屏障,使我们难与人交心。也许有人觉得我们孤傲,其实婚姻的失败带给我们深深的自卑感。一个朋友曾说:“我不太想去团契。人家都是成双成对的,只有我们好像是异类,多别扭。”   也有人觉得我们很可怜,其实能从困难中站起来的人往往更坚强。并且过多的怜悯,不只会使一些人更自怜、软弱,甚至变成“祥林嫂”(注)式的人物,也会更深深地刺伤一些人已受伤的自尊心。   现在破碎的家庭越来越多,使我们的队伍不断地壮大。这是社会的悲剧,严酷的现实。看看你的周围,有多少人正走在这条坎坷的路上。   兄弟姐妹们,伸出你的手,把基督的爱带给她们,尤其是那些还在痛苦中挣扎,不能自拔的人。多给她们一些理解、尊重、宽容、耐心和真诚的帮助与爱。当一 个孤独的朋友找到你时,多听她讲,少讲一些大道理,给她一个机会来发泄心中积郁的苦闷。让她们能从我们这些基督徒身上看到上帝的爱,看到在这冷酷的世界 上,还有希望、温暖、真诚与无私的。   单身的朋友们,时代、命运和罪使我们受到更多一点伤害。但我们不应停留在过去的阴影里。怨恨、痛悔只能束缚我们,折磨我们,使我们生活在痛苦烦躁之 中。只有来到上帝的面前和靠着上帝,我们可以卸下这个包袱,得到真正的解脱、平安和康复;我们可以重建破碎的自尊,勇敢地面对人生与未来。我们也并不孤 独。上帝会医治我们的伤口,给我们足够的爱和勇气活出活泼全新的生命。上帝也会为我们开路,并陪伴我们走完人生之路。□   注:祥林嫂,鲁迅的小说《祥林嫂》中的主人公。祥林嫂的遭遇悲惨,她反复地向人讲述自己的遭遇。开始她得到许多的同情和怜悯,但人们逐渐地嫌弃她,躲避她,最后她孤单地死去。   作者来自北京,美国新泽西州医学院护理系毕业。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No Picture
成长篇

祂永远信实-戴德生的信心之旅

可安歇 一         读《属灵的秘诀--戴德生信心之旅》一书,会使我们觉得犹如在观看一出以人的信心和上帝的信实为主题的活剧;读着他在书信中的见证与分享,又使我们在灵命长进上获益匪浅。         将近一个半世纪以前,戴德生,一个20刚出头的英国青年,无财无势,形单影只,抵达中国。当时的中国门禁森严,兵荒马乱。清政府忙于扑灭太平天国起义的连 绵烽火,枪弹横飞,曝尸遍地。再加上瘟疫猖獗、盗匪横行,更不用说缺衣少食、无医无药。更可怕的是,当时的中国人对西方传教士怀着深度的恐惧和不信任,更 有一些人对西方人视若仇敌,必欲“杀尽洋鬼子”而后快。那时的戴德生要在这样一个情形下深入中国内地开辟福音之路,就像是一叶小舟,却欲穿过狂风暴雨、险 礁丛生的汪洋大海一般,简直是不可能的。         但是,我们的父神以祂的信实和大能,借着这名内心坚实的青年,展开了祂在中国大地上的福音运动。从戴德生初次踏足上海港口,直到他73岁逝世于湖南长沙, 他在经历一连串难以想像的艰难险阻中,始终对上帝抱着百折不挠的信心;而上帝本着信实的本性对他的信心一一回报以丰厚的祝福、保守、引导和供应,实践了祂 对人的应许:“你求我,我就将列国赐你为基业,将地极赐你为田产。”(《诗篇》2:8) 二        戴德生的信心之旅和他宝贵的灵训,给了我们很大的教益:首先,对上帝信实的属性要有一个真理把握的认识。         慈爱、信实、神圣、公义,是神基本的属性。如同圣经里有许多经节启示上帝的慈爱、神圣、公义一样,也有好多金句表明了上帝的信实。“耶和华啊,你的慈爱上 及诸天,你的信实达到穹苍。”(《诗》57:10)“神非人,必不致说谎,也非人子,必不致反悔。他说话岂不照着行呢?他发言岂不要成就呢?”(民 23:19)“各样美善的恩赐和各样全备的赏赐都是从上头来的,从众光之父那里降下来的;在他并没有改变,也没有转动的影儿。”(《雅》1:17)“我们 纵然失信,他仍是可信的,因为他不能背乎自己。”(《提后》2:13)戴德生对此有极为深刻的认识,他在书中写道:“与‘不信’之罪相比,我所犯的其它罪 似乎是微不足道了。‘不信’其实是一切的主因,是我没有或是不愿意相信上帝的话,因而使祂成为说谎者!‘不信’是这世界的致命之罪……”         上帝说,凡信靠我的我必成就,在我没有难成的事;而我们却说,上帝啊,我投靠你,但我不太肯定你是如此爱我,我也不相信你能成就此事。这实际上就等于说, 上帝啊,你说你是万能的,但你却不能为我做成此事,你是在撒谎啊!这难道不是在以小信的人之心猜度、羞辱大能全能的上帝吗?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一遇到难 事、困境、失败,一般地,首先的反应是唉声叹气,惶惶不可终日,然后想靠自己的智慧和能力去解决、去弥补,结果只能使事情愈搞愈糟。即便我们知道转向上 帝,在祷告中向上帝求,但也因信心不足,内心里疑疑惑惑,以至终不见功效。这就是因为我们对上帝的信实没有一个真理把握的认识。         戴德生在这方面给了我们一个好榜样。每当困难来到、打击临头,他自然而然地头一个反应就是仰望上帝,并全心全意信靠祂,因为他知道并且坚信这是唯一解决问 题的途径。正如他所说:“我有一位无所不能的父亲,我又何求于一无所能的人呢?”他在中国的50多年里真正做到了“依靠耶和华而行善,住在地上,以祂的信实为粮。”(《诗》37:3)         其次,凭信心求,要按照上帝的心意而行,上帝的信实就必然会大大彰显。戴德生在给他创建的中国内地会同工们的信中说:“我们是上帝的儿女,顺服上帝的命令 去做上帝的工作,并单一依靠祂的供应。”他多次强调:“要记住,按照上帝的方式来做上帝的工作,断然不会缺乏上帝的供应。”主耶稣给了我们凭信心求的准 则:你们所需要的这一切东西,你们的天父是知道的。你们要先求祂的国和祂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太》6:33)戴德生就是严格按照这一准则做 的。 […]

No Picture
成长篇

晓楠蒙恩记

高鲁冀   凄风白夜一孤星   在明尼苏达州工作的大女儿洁打来电话:“爸,晓楠到了芬兰,给我来了一封信,我念了10遍,哭了10遍……”我说:“乖女儿,别哭,把信传真过来我们看看,再想办法。”   晓楠是我甥女,妹妹的女儿。她儿时父母离异,离婚协议书写明,男方不付赡养费,也不看望女儿。(有这么绝情的父亲!)晓楠从小没有父亲,我两个女儿洁、阳和她一起长大,情同亲姐妹,我也把她视为自己的另一女儿。   以后,洁、阳及我太太相继来美,全家团聚,合家归主。两个女儿争气,在名牌大学以优异成绩毕业,都在美国顶尖大公司找到很好的工作。我们“凡事……常 常感谢父神。”(《弗》5:20)我们也常为晓楠的前途祷告,她还没有信主。妹妹看到我两女儿出国后,变得这么出息,也执意让楠楠出国。我的表弟小和在芬 兰开餐馆,托他为楠楠联系学校,楠楠便到了芬兰。这是她第一次离开母亲,第一次出国。到芬兰是要参加入学考试的,考不中便要回国,因此是短期签证,须买往 返机票。只身到芬兰赴考,很大的冒险!   楠楠信上写道:“亲爱的高洁姐姐,来这儿一个星期了,我还活着。我住一学生村,由于现在是暑假,所以只有一个40多岁芬兰女人与我同住。她原对我不 错,但近来常带男人回来过夜,全喝醉酒,大吵大闹,酒气冲天,我都要吐了。很烦,很孤单,很害怕,没处躲。这个城市有‘秃头党’,专门与外国人为敌,我好 怕。从国内带来一只小闹钟,一直是国内时间,我怎么也舍不得把它调过来,每次瞥一眼,知道在国内是这时候,眼泪就哗哗地流。   考试很难,150道题,参加的人很多,仅我一个亚洲人。到哪儿都要走路,很远。那天去图书馆回来,下雨,我也没伞,边走边哭。天很冷,阴沉沉,真是鬼 地方。天也不定,没有黑夜。所有的东西都很贵,我不买,也不做饭,多亏来这小城前,小和舅舅给了几包方便面,凑合著过吧。我现在什么都不知道,只希望自己 快些有个着落,日子难过死了!”   晓楠在苦难中,我们恒切祷告,求恩主为她开路。我们恳求恩主,先给她开天上的路,再给她开人间的路。“常常祷告,不可灰心。”(《路》18:1)   恒切祈祷达天庭   主垂听了我们的祷告,派祂的仆人朱乐华牧师,适时地打来电话。朱牧师、师母及我们教会的梁姐妹正要去芬兰短期宣教,那里有一个5天的夏令会福音营。朱 牧师问我有没有事?我连说:“有事,有事!”遂把晓楠的困境告诉他。朱牧师说,最好叫晓楠到夏令会,我也正做此想。一方面,她可以听到福音好消息;一方 面,可以认识许多中国留学生。朱牧师给了我福音营负责人的电话,叫我们找到晓楠后,与他联络,到福音营去。朱牧师也马上给他发E-Mail。   难处是,晓楠住的宿舍没安电话,找不到她,只有等她有急难时,打给小和。但夏令会在即,也没有小和家里的电话。   为了尽快把消息传给楠楠,我分别给加拿大多伦多市、美国圣地亚哥市、明尼苏达州以及芬兰、中国的许多亲戚朋友打了电话,并各处发出了E-Mail,我事后噱称为全球性的“拯救晓楠运动”。   当然,我们的电话和E-Mail首先发到了天上。“他在无可指望的时候,因信仍有指望。”(《罗》4:18)上帝的拯救,常是在我们极端困难、极端痛苦、极端危险的时候才会出现,好叫我们清清楚楚看见这是上帝的手指。天父倾听了我们的祷告,为我们接通了晓楠的电话。   一个深夜的两点钟,接到小和自芬兰打来的电话,说找到楠楠了,当前她正在一个小城餐馆里,等我们打电话过去。我们告诉她有夏令会的消息,希望她能去。 她也告诉我们,经过严格的考试,一周写出一份读书报告,又是两个小时严格的面试,校长当面告诉她,她被录取了。她说,当她听到这句话后,以后的一切都听不 到了,她所知的是,她就这样幸运地被录取了!她从心里涌出的一句话是:“感谢主!”我听到她讲被录取了时,心中也正想着同一句话:“感谢主!”主先叫晓楠 在芬兰安定下来,然后才放心地去福音营,这真是主的大能。否则,一切未卜,不要说没心思去,就是去了,也极不安心。晓楠说开学在9月份,所以有时间去福音 营。   我们为晓楠准备了一点东西,托朱牧师、梁姐妹带去。我给她写了一信,信中说:“自你去了芬兰,我的心就被揪着,我们天天为你祷告,求主恩待你、托住 你,使你能在芬兰立下脚,不致扫兴而归。你太远,很多事我们照顾不到,但你要知道,在遥远的美国,我们全家在为你祈祷,求天父看顾你,你心里就有了力 量。”   在主怀中得安息   晓楠到福音营的情况,是我们事后得知的。但在寻找晓楠的过程中,多次打扰了小和。表弟小和惊叹,这么多基督徒,并不认识晓楠,但为了寻找她,多次打电话到他餐馆,使他感受到上帝的力量是何等的大。他说:“我从心里也相信上帝的存在。”他还不是一个基督徒。   朱师母、梁姐妹回美后,说起了晓楠的情况。她们兴奋地说,晓楠到了夏令会的次日,就决志归主。妻说:“看晓楠的信,像是个老基督徒了。”   晓楠写道:“亲爱的二舅舅、二舅母、高阳姐姐:我于7月8日坐了6个小时的火车到了这儿,7月9日晚上,我决志信主,我要记住这一天--我的第二个生 日。其实这决定并非一夜的功夫就做得出的。以前高洁、高阳回国时对我传讲的福音,与我的争论及那时我对主的一大堆疑问,都是在为我的悔悟做了充分的准备。 […]

No Picture
成长篇

两次流泪

何刚   我出生于1967年,成长过程一帆风顺,小学、中学在上海外国语学校度过。91年从上海第二医科大学毕业,在学校附属的瑞金医院血液科--工作3年。95年来到加拿大的蒙特利尔就读。         大约在6年前,我曾经去过教堂。那时我开始朦胧感觉到这世界冥冥之中有一个超自然的主宰--上帝。但这位上帝是怎样一位上帝,祂的存在方式,祂和我们的关 系,我都不明白,我也不去关心。因我觉得祂和我没多大关系。以后我也曾买过一本圣经看,但看看觉着厌烦,也就没有再看下去。   来到蒙特利尔就读后,因为有奖学金,而且这儿的研究生学习并不像出国前想像的那么紧张,所以反而觉得很空虚无聊。96年10月,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一 位姐妹带我到恩典堂参加主日崇拜。当时看到弟兄姐妹的唱诗、祷告、读经、奉献,牧师、传道讲道时,我坐在教堂中不知所措。但是我有心去了解一下基督教,去 知道他们为什么那样做。以后凡是教会团契(查经班)、家庭聚会、主日崇拜,我都去参加,阅读了一些属灵书籍,并开始认真阅读圣经,和主内弟兄姐妹谈论我的 一些看法。渐渐地我从字面上理解了上帝是天地万物和人的创造者,祂是有大能的,甚至是全能的;主耶稣基督来到世上是为我们这些罪人钉十字架,并且祂复活战 胜死亡是为赐我们永生。但是这些道理并没有撞中我的心灵。我承认有上帝,但我没有感觉,我甚至认为圣经中和其他弟兄姐妹所说的神迹奇事不见得可靠。我不肯 定也不否定这些神迹奇事,除非神迹临到我身上,否则我是不会相信的。结果上帝以奇妙的方式引领我。   就在我说出以上看法的第二天,在恩典堂的小组聚会中,一些慕道朋友在学习祷告,我想我向上帝求些什么呢?我相信有上帝,但我没感觉,我需要上帝继续引 领我,于是我很诚心集中我的心思意念,说:“上帝啊!我需要你。”接着有一位姐妹替每位在座的祷告,当祷告到我的名字的时候,我开始觉得有股光环来环绕 我,我开始觉得上身肩以上发热,想哭。我想把哭的感觉压下去,但突然有股压抑不住的强大力量一下子从我身上冲出,眼泪扑簌簌地掉下来,心里有从没有过的美 好、舒服、畅快感觉,整个身心都被这种感觉抓住,都哭不出声来。连有人给我递纸巾擦眼泪我都不知道。这样,据在场者说大约持续有15至20分钟。以后那种 感觉渐渐消退。我当时就说:“人是渺小的,上帝是伟大的。”我体验到上帝的存在和祂的大能。聚会后我马上就去找我的一些好朋友,讲述我当时的经历,希望他 们能分享到我的那种美好、快乐的感觉。但他们很不理解我当时的表现,怀疑我在当时的日常生活中有特别的感情波折。而实际上,那一段时间却是我很平静的生活 期。   信主以后,别人说我,我自己也觉得,性格、脾气、为人和爱好有很大的改变。以前无聊,现在觉得有很多事情要做;以前急躁烦恼,现在平静快乐,心胸好像 也开阔起来。开始喜爱看圣经,觉得旧约、新约中真是包含着很多人生道理,并且可以指导人的日常生活。发生在我身上的奇蹟,圣经中早就有这样的话语:“你们 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太》6:7)但圣经中又说:“上帝是个灵,所以拜祂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祂。”(《约》 4:24)又说:“上帝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雅》4:6)我觉着一些从中国大陆来的留学生朋友,探讨上帝的存在与否,探讨圣经,很多凭着 自己的知识、理性,按自己的需求,甚至很多对圣经、对基督教都还没深入了解,就开始否认上帝的存在,对圣经中阐明的真理不屑一顾,甚至按主观判断对之加以 攻击,而不是深入了解讨论后才下结论。   信主以后,每天读经、祷告,平安喜乐陪伴着我,学习生活中遇到的困难,变得容易应付了。慢慢地,3个月过去了,圣经也读一遍了,祷告也松了,我的懒散毛病又出来了。         但每次我不好好学习,放松自己去玩乐过后,心中总有不平安。我又开始急躁、烦恼,对人也不再温和,不再积极关心周围的人,失去了以往所有的喜乐。终于有一 天,我在家听赞美诗的时候,又是上帝的奇异大能藉圣灵引领我。我又一次地痛哭。这次痛哭,是因我感到我是一个罪人。上帝拣选了我,白白地赐给我救恩,祂要 让我做完全人,要有祂的质量,要除了尽心尽意尽力爱上帝外,还要爱人如己,并且要祂的儿女结出圣灵果子: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 柔、节制。而我老是背弃祂,以自我为中心,贪图享受、物质以及世界的名、利、位。当时一边哭一边痛悔,一边又有一种枷锁解脱的舒畅感觉。以后我又恢复了往 常的读经、祷告、灵修生活,平安喜乐又回来了。   最近几个月,我临近毕业,又为工作开始有所担心。但是圣经中又提及,神的儿女祂必看顾,所以我在祷告中把我的事情交托,心中常常有平安喜乐。倒是很多 朋友为我的工作而担心,但是我相信上帝会看顾我,就像《马太福音》中所说的:“不要忧虑,说,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们需用的这 一切东西,你们的天父是知道的。你们要先求祂的国和祂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感谢上帝,最近工作的事情差不多定了,我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了上帝的 无所不在。祂的全能,祂的信实,和祂的慈爱以及圣灵对上帝儿女们的保守。只要信靠信实的上帝和主耶稣基督,祂会保守我们平安喜乐地走完人生寄居旅程!□ […]

No Picture
成长篇

第一份薪水

肖进   “收割庄稼的时候,要将初熟的庄稼一捆带给祭司。他要把这一捆在耶和华面前摇一摇,使你们得蒙悦纳。”(《利》23:10-11)   毕业几个月后终于找到一份工作,开始上班了。真盼望公司早点把第一份薪水给我。   对我来说,这份工作真有点来之不易。来美后6年多的“游子”生活,念了一个生物学学位和一个计算机学位,整个读书期间的学费和生活费大部分是靠校外打工支持的。从某种意义说,工作和赚钱比读书更难一些。记得十多年前大学毕业,我把领来的第一份薪水,给了我奶奶一点,她高兴极了。我明白她不仅仅是因这点钱这样快乐。   我盘算着怎么花这第一份薪水,尽管我还没有拿到手。        我和妻子结婚快10年了,还从未给她买过结婚纪念礼物。来美国几年,她也很少置添新衣。第一份薪水,该给她买一份礼物;来美这么多年了,还未曾回家看望父 母,第一份薪水,该给父母寄一点,以表达孝敬父母之心;女儿对我找到工作更是高兴,每天下班便问:“爸爸,你拿到钱没有?”女儿一直想要一双滑冰鞋,我答 应找到工作后一定给她买,我家的一辆老爷车,现在冬天来了,常常发动不了,是该换新一点的车了……   前几天,我对妻子说:“过去几年虽然我没有钱,来美国时,身上没有分文。但上帝从未让我们饥饿过,我还能完成我的学业。你和女儿也没有买过医疗保险, 感谢主,我们都很健康……”妻子似乎明白我说什么了。我说:“现在我开始上班领薪水了。我想把第一个月的薪水作一个计划。那些全时间事奉主的弟兄姐妹们, 他们把时间都给主了,我们应该记念他们的生活。有位弟兄,你也很喜欢他在主面前的见证。两三年前我就有心愿给他一点经济上的支持,一直心有余力不足。虽然 他还不认识我们,但这是我内心的感动,第一份薪水该是可以做点表示的时候。”妻子同意我的想法。   我又说:“有一所教会一直很支持和关心我所在的学校的福音工作。几个月前这个教会计划建自己的教堂,当时我没找到工作,凭着信心,写了一张奉献的意愿条,现在该是我兑现的时候了。”妻子说:“你的信心真大,你当时知道什么时间找到工作吗?”   我继续说:“在我过去几年的求学阶段,有所教会的弟兄姐妹都很有爱心,他们不仅供应我们圣经真理知识,在经济上也曾帮助我们,到今天我们也不知道这些 钱是谁奉献的。第一份薪水该是我‘还债’的时候了。”我又接着说:“你知道,那所曾带我信主得救的教会,上帝一直很祝福这家教会的福音工作,‘主将得救的 人,天天加给他们。’(《徒》2:47)虽然你还没有见过他们(因我离开这所教会时,我妻子尚在中国大陆),但每月收到教会《家书》和问候,我想你对他们 也不陌生。过去多年他们一直没有一个固定的礼拜聚会之处。我的第一份薪水应该拿一点出来,记念这件事……”   我说到这里,妻子有点沉不住气了,很认真地对我说:“要是老板把你解雇了怎么办?”我回答说:“圣经说:‘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太》6:34)所以,我只安排了第一份薪水的去处。”   妻子和我都笑了起来。□   作者在1990年初由中国湖北到夏威夷,以考察农业的名义出国,实际上是被安排在农场中充当廉价劳工,生活十分艰苦。一年后合约期满,他留在夏威夷继续升学,1991年圣诞节在檀香山华人信义会领受洗礼,1993年离开夏威夷到美国德州继续深造,当前在德州定居。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No Picture
成长篇

为“歹人”祷告

刘航        1996年6月,我来到了美国洛杉矶。因为是自费留学,要筹措学费和生活费,就趁着还没开学,先在茶楼打了3个月的工,每天从早上10点一直到夜里1点钟。9月份一开学,我就边读书边继续打工。很快,我发现,没有车,我很难兼顾这两件事。于是我买了一辆旧车,又去考驾照,居然一次就考过了--这在周围人当中,是绝无仅有的,我满心欢喜。可是,就在一个星期以后,当我驾车到家,要把车停进我所住的公寓的公共停车场时,却一不小心撞了另一位相识的中国人的八成新的车。        我的车还没买保险,所以我得自己掏腰包赔。我陪那位邻居去了三四家修车厂,估价结果都是七八百美元左右。“我赔你800块钱,行吗?”我问那位邻居,一边“肉痛”。他看了看我说:“我再考虑一下。”        忐忑不安地过了几天,他来敲我的门,把一张新的估价单递给了我。我的天,1500美元!他居然要到城中最贵的修理厂修理!“我刚刚交了学费、买了车,确实没有这么多钱……”我好声好气地说。        他冷冷地打断了我的话:“你的情况我都知道,不过,有没有钱是你自己的事。这个周末我去修车,你付钱,否则我会和你打官司。”         若真的打起官司来,我一定败诉。无奈之下,我四处挪借,才还了他那1500美元。“碰上他算你倒霉。”朋友们对我说,“那个家伙对别的中国人也是这么狠。”        他的车修复一新后,又停在停车场上。过了两三个星期后,我发现他的车从早到晚都停在原处。偶尔几次见他早上西装毕挺地出去,不到中午就回来了。后来才知道,他被lay off(裁员)了。         那时,心中一阵快感,觉得上帝替我报复了他。        这件事是我决志信主后不久发生的。身为初信者,生命尚幼,对他这种“歹人”确有报复或幸灾乐祸之心。但有一点,自从我信主后,我就决心遵照主耶稣的教训,彻底顺服遵行祂的话。         一个月以后,在一次祷告会中,牧师要我们学习为“最不喜欢的人”代祷。我立即想到了那位邻居。我之所以能不假思索地想起他,是因为午夜梦回,或每次见到他的车子时,他的嘴脸已不知在我脑海里出现过多少次了。         那次祷告会,可以说是我信主后最困难的一次祷告。我本来就很少为人代祷,更何况为这种人!一想到他在我经济最窘困的时候,明知我的境况,不仅不同情,而且落井下石,我的心中就很愤怒。然而,我的愤怒被另一种东西压倒了,主耶稣的话浮现在我的脑海里:“……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这样,就可以作你们天父的儿子……你们若单爱那爱你们的人,有什么赏赐吗?就是税吏不也是这样行吗?……”(《太》5:44-46)         我虽心中极不情愿,但我深知主的吩咐必须单纯顺服,否则怎能算作基督的门徒?主耶稣饶恕仇敌、为钉祂十字架的人祷告,我当效法。我终于平静下来为那位邻居祷告,因不太知道怎样讲,祷告的内容很简单,只是说:“主啊,求你让他找到工作!”       几天后,那个人真的找到工作了。他的车,也不再整天趴在那儿,而是天天早出晚归。        我不知他找到工作是否因为我诚心的祷告,但这件事却使我自己的生命有了极大的转变。我开始领会饶恕和代祷的喜乐,也经历了生命成长的愉悦。对上帝、对自己的认识都有了突破,心中的恨也被超越了,犹如重担卸下,顿时轻松开朗起来。我并且体会到:信而顺服,生命才会成长;立志遵守耶稣的命令,圣经的话才不仅仅是道理,而是生命的粮。□ 作者来自北京,现在美国洛杉矶读书。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