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篇

如何向未信的家人傳福音

小剛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向未信的家人傳福音難,是不爭的事實。然而耶穌的追隨者,是世上的光,如燈檯上的燈,是可以、也應該照亮一家人的(參《太》5:15)。上帝雖與挪亞一個人立約,卻是要他全家進入方舟(參《創》7:1)。上帝救羅得逃離所多瑪,告訴他帶上女兒、女婿,及城中一切屬他的人(參《創》19:12)。逾越節,以色列人是以“房門”為單位,一家一家躲避滅命的天使(參《出》12:22、23)…… 2014年,我回老家墓園,為外婆、爸爸、媽媽三連穴墓碑的3個十字架描紅時,心中充滿了感恩。我的外婆,一位不起眼、連字都不認的小腳老太太,把福音傳給了後代。她光是為我,就足足禱告了30年。我家直系4代信主。至於堂哥、表妹,沾親帶故的家人,信主的更是難以計數。 我信主之後,就以外婆為榜樣,不斷向家人傳講福音。現應《舉目》邀稿,將自己的親身感受,與大家分享。 一 我們要明白,向家人傳福音是上帝對我們的呼召。上帝盼望藉著我們,將我們的家人帶入救恩的方舟。我們很可能是親人中唯一的基督徒,是上帝所預備的福音使者。 我的朋友Jason,在50歲那年信主。他哥哥則是大學時代就信主了。他氣憤憤地去找哥哥,質問哥哥:為什麼這麼多年,你從來沒有對我傳過福音?如果前幾年我就死了,我會去哪裡呢? 想想拉撒路故事中的財主,在陰間都在為他5個不信的弟兄焦急。我們不能不汗顏! 有個牧師在追思禮拜上說:“我們都要捫心自問,在我死的時候,有多少未信的人知道我是基督徒呢?”我們應當常常自問。 二  平日我們應當孝敬父母,報答親恩,善待兄妹,友愛親屬。我們若平日失了“情”,屆時就無“理”可講了。 我們要謹守言行,要慷慨、良善、公道,不要在錢財上小氣,在感情上吝嗇,在小事上計較。我們要以善勝惡,在遺產、房產、補貼父母等物質利益上,寧可吃虧,樂意謙讓。 保羅在講到教會肢體之間的關係時,問:“為什麼不情願受欺呢?為什麼不情願吃虧呢?”(參《林前》6:7)保羅的意思是說,在家裡,你若不情願受欺、吃虧,那受欺、吃虧的,就一定是你的兄弟了。 我們千萬不要為了辨明“你錯”、“我錯”,把彼此間的親情破壞了。我和太太出國多年,原來的房子一直給弟弟居住,讓他們可以就近照顧年邁的父母。我們也明確地告訴弟弟,父母的房產都歸你們,以感謝你們所盡的孝。 我們要主動關心家人的需要。他們的需要(不僅是物質上的),其實就是上帝賜給我們切入福音、見證耶穌的最好機會。向家人傳福音確實不容易。在同一個屋簷下,即使他久聽不信,你還是要對他有耐心、有愛心,還要繼續求上帝讓你對他的靈魂有負擔。 三 我們要多多使用自己悔改信主、蒙恩得救的見證。基督的信仰是真實的,你的過去和今天,家人都知道。所以,你要誠實地與家人分享你的生活和生命。危機可以化為轉機,你若曾經愚昧,可以放下身段、面具去悔改;你若曾經虧欠,應當心甘情願地去歸還“罪債”。 記得2000年,我來美8年之後第一次回國。那時我已經是牧師,一心想向未信的家人傳福音。誰知聖靈卻說:“你去悔改,我就與你同在。”原來,出國前我為著名雕刻藝術家張充仁(他為蔣介石、齊白石、司徒雷登、密特朗塑過像)寫小傳時,偷偷拿了他的一個光緒17年(清政府給陸徵祥)的實寄封。出國的時候,我把它藏在家裡,心想,張先生百年之後,我就是百萬富翁了。 那次回國,我拿著實寄封去歸還。然而張先生已經過世了。我遂拜托他人將實寄封轉交他在法國的兒女。 上帝是信實的,我回國19天,因這個悔改的見證,帶了28位親戚、鄰舍、朋友信主。 四 在家人面前,我們要勇敢,知道自己如今還有一個屬天的身份。 我的父親很傳統。他踏進家門,若聽不到孩子喊他“爸爸”,或吃飯時小孩的腳在桌下碰到了他,他會沉下臉來斥責。所以,直到我自己當了爸爸,我心裡仍然有些怕他。 那一年我回國探親,我告訴自己,在父親面前,我不僅是兒子,要盡兒子的孝心,我也是福音的使者,是上帝的僕人,是奉命來向他傳講基督福音的。禱告之後,我就不再膽怯,敢直接向父親講罪、審判和救恩了。 我們不要怕家人(特別是長輩)的拒絕,也不要灰心、抱怨。我們要跟隨耶穌,做一個“勉強”人的人(參《路》14:23)。你若能堅持,你會看到效果。 10多年過去了,我拜托順路去看望我父親的傳道人,不下10個,但父親依舊不信。父親從來不承認自己是罪人。 那幾年我母親嚴重失智,父親對我說,如果耶穌能治好你媽,我就信。誰能曉得,父親88歲竟然信而受洗(那年我媽躺在床上仍然還毫無知覺)。受洗的那一天,父親在安老院的病房裡,逢人就說,耶穌阿爸真好! 家人打電話告訴我,父親還說了叫人噴飯的話:“我兒子在美國是最好的牧師!”一年之後,我父親就被主接去了。上帝憐憫我們,真的聆聽我們為家人的禱告。 五 我們要真心愛主,有好的生活見證(特別是婚姻的),使自己在家人面前,有道德的勇氣和說話的底氣。 當我們在家人面前表明,我們是認真的基督徒時,他們會本能地察看你的生命——有的出於好奇,有的存心挑你的毛病。我們不要懼怕、躲避。 向未信的家人傳福音,其實對我們自己也很有幫助——努力讓家人相信我們所信的上帝,會大大強化我們自己對上帝的信心。還會令我們自覺地在品行上維持高的標準。這就好像你在養育孩子的同時,孩子其實也在努力把你“培養”成合格的父母。 我和妻子恩愛有加,我們的兒女也走正路、聽話。我們在家人面前即使不說什麼,也是他們羨慕、稱道的對象。 六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大學禮物

星星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我從小跟著媽媽信主。上高中時,我更經歷了上帝的同在。 我的高中是所普通的學校,沒有很好的環境條件和師資力量。然而我很熱愛讀書,甚至加點熬夜也樂在其中。我的夢想是考上名牌大學,改變自己的命運,讓家人幸福! 機會總是來了又飛走 身為 “老信徒”,我遇事都向上帝禱告,就好像買保險一樣。只要學校有重要活動或競賽,我就禱告上帝的帶領、幫助。然而我所求的時常不如我願,所以我常常不快樂,沒有喜樂。 高一那年,我的政治科成績,考了全年級第一。老師通知我寫體會報告,同學推薦我當政治科代表。機會來了!我滿心歡喜,到上帝的面前祈求祝福。我首先感謝上帝垂聽我的呼求,然後求上帝賜我才幹、智慧和勇氣,以勝任政治科代表的工作,來榮耀祂。最後,還不忘加上請上帝不要按我的意思,乃是按祂的意思——這種“謙卑”,我還是有的,畢竟信仰那麼久了。 然而很快,我的期待破碎了——班主任說我性格內向,又不合群,不適合這個科代表的工作。我心裡有些失衡,我那麼努力,同學那麼信任我,憑什麼不讓我當科代表? 接著,發生了另外一件事:我的英語發音很棒,成績也不錯,老師和同學蠻欣賞我的。終於可以申請英語科代表啦!我滿心盼望,上帝賜另一個福給我。可是機會總是來了又飛走了。 我內心越來越消沉,越來越懷疑自己的能力,苦悶越來越多。最後,我開始懷疑上帝是否真的愛我,是否真的在意我。難道我用我的才能榮耀上帝,不對嗎? 我對上帝只有一個詞來形容,那就是“失望”! 信上帝不應該得到快樂嗎?為什麼那麼多的不順利,那麼多的痛苦?我心中充滿恐懼、疑惑、怨恨,和上帝陷入冷戰中。 緊接著,是漫長的掙扎。最終,我知道和上帝拗是拗不過的,躲也躲不掉的,只能順服。我只好沉默下來。雖然還相信上帝,雖然還去教會,也參加每週的青年團契,也服事,也敬拜,但我真實的內心,是焦慮、不喜樂和不陽光的。 雖然我相信,除了信耶穌,人無法得救,但我覺得上帝很難理喻,並未使人 “福杯滿溢,恩膏滿滿”。我不再傳揚主的名、傳遞上帝的愛了——我沒有愛心去和別人分享上帝的愛。 多是忍受而不是享受 科代表的事過後,我調整心態,回到題海,努力學習。我不再去和別人爭榮譽了,一心“唯讀聖賢書”。這回上帝該祝福我了吧? 不過,上帝好像並不在意我的感受。在學習和生活中,困難和壓力都日益增多。高二那年,爸爸生病了,很嚴重。我的心情很糟糕,每日唉聲歎氣、抱怨連連。 我的生活這麼苦,學習壓力這麼大,我在班裡這麼普通……面對巨大的壓力,我苦澀地吼道: “我恨上帝!” 高中3年,我與上帝的關係並不好,多是忍受而不是享受。我沒有什麼朋友,也不願交朋友。同學都不願和我說話,因為覺得我很傲慢、對人冷淡,以學習成績劃定朋友界限。在宿舍裡,也少有人主動幫助我。 這樣的環境,反而促使我對自己的信仰進行了反思。在生活中,我沒有任何可以依靠的,每天都有巨大的挑戰,每天都有具體而繁重的壓力。這使得我來到上帝的面前,迫切禱告。 我在同學中受到排擠和壓迫,我沒有辦法,只能抓住上帝的話語,好像瀕死的人抓住唯一的救生懸梯。上帝透過聖經,安慰我、鼓勵我、引導我。 上帝沒有立時消除我的困難,卻賜給我平安。祂用話語和每日的恩典,幫助我穿過一個又一個困境。我慢慢發現,我所懼怕的、我所不願面對的事,靠著上帝,竟然都安然度過了。 過去,我總是逃避困難,享受安逸。我不願面對上帝,只依靠自己的聰明、才幹,把上帝放在生命中的次要地位。上帝卻教我學習仰望祂,唯獨依靠祂去直面困難,而不再靠自己。我看到了上帝的恩典和能力,而我,真的沒什麼可自誇的。 在困境中,我恢復了讀經、禱告,與上帝的關係也越來越好了。上帝的話語是如此真實,指引我前方的道路,成為我每天的糧。上帝的話又如此有能力,賜下平安與安慰。 以前我看聖經很大意,沒有把上帝的話放在心上,所以遇到試探時,沒有抵擋魔鬼的武器。而今我意識到,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祂的話是生命的光,是活水的源泉,愚頑人才會藐視祂的訓誨。 為什麼總是覺得“苦”? 可是,我為什麼還是覺得生活“苦”,心裡不喜樂?我認真讀經、禱告、思索,慢慢明白了自己的問題——我越是把自己擺在第一位,越是追求自己想要的,就越看不見上帝,越迷失自己。罪人如何能喜樂?想要認識上帝,就要把上帝擺在第一位,讓祂在我的生命中做主。 想起我曾經的那些期待,上帝並不成全,反而一點一點地拿走。雖然我以為得到了那些,我就會幸福,但實際上,那些期待阻攔了我瞭解上帝,搶佔了上帝在我心中的位置。在低谷中,我才懂得注目上帝的話語和祂的心意。我看到耶穌來的真正目的,也重新思考什麼是“幸福”,什麼是“永生的盼望”。 我開始明白,上帝沒有應允我的禱告,也是恩典,因為我不知道我真正需要什麼。我追求的只是自己的好處,是自我中心的。我把上帝當做滿足我的喜好、需求、心願的僕人。我總希望上帝幫助我、滿足我。 上帝對我的祈求,是有選擇的回覆。在祂對我的沉默或應允中,打掉了我內心的幌子,讓我看到,我所謂的榮耀祂,其實是為了榮耀我自己。祂讓我明白,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讓我以耶穌為榜樣做出選擇。 上帝也讓我看到,我信主多年,但根基不牢,對信仰很多地方模糊。試探一來,我就左右搖擺。所以我常常會感到枯乾,活不出基督生命的樣式。 雖然上的是普通大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