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聖經信息

光照之下

利未編 ▲認罪是得救的開始。……馬丁路德 ▲若人仍在罪中生活,他就不能說他恨惡罪。悔改使我們看到罪的可惡,並非理論,而是實際--像一個被火灼傷的孩子怕火一樣。…… 司布真 ▲我寧可看見一百個徹底悔改、真正重生成為上帝兒女的人,勝於看見一千個聲稱自己是基督徒,卻從未順從聖靈認罪悔改的人。……慕迪 ▲我們不可以告訴一個活在罪中的人說:“你只要站起來表白你的信仰,完全不必恨惡離棄罪惡。”只求主讓每個人看見自己心中的敗壞,那麼才能認罪悔改,所作的工作才會真實、深刻,工程才能經得起烈火的試驗。……慕迪 ▲如果你發現所愛的人被人刺死了,試問你對那兇器是寶貴它、保存它?還是痛心疾首、發誓永遠不再見它?把主耶穌釘在十字架的正是因為你我的罪,如果我們還愛我們的罪,捨不得離開罪,說明我們從未認識上帝。……司布真 ▲犯罪是為自己製造地獄,小罪引到大罪,心思的罪更可怕,所有的罪都是從意念開始。……田雅各 ▲撒但將兩個行囊加諸我們身上:一個裝着我們自己的過失,它放在我們的背後;一個滿載着別人的過失,放在我們的前面。因此沒有人能見到自己背後的行囊。……非德拉斯 ▲心眼愈明,見罪愈微;靈覺愈銳,痛罪愈深。……盛足風 ▲罪使天使變成魔鬼,你若犯罪要變成誰?……田雅各 ▲悔改是對罪徹底的革命。……佚名 ▲地獄的火為誰而設呢?還不是為你的罪嗎?你現在放縱自己–實在是為你自己積聚更多的地獄火焰的燃料罷了!……但丁《神曲》 ▲悔改包括四個因素:知罪、為罪憂傷、認罪、離罪。……佚名 ▲人裡面有許多層皮遮蓋着他內心的最深處,人認識很多不同的事物,惟獨不認識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因為有30或40層皮,就像牛皮或熊皮一樣,又厚又硬遮蓋着靈魂。你要進入你內心的地土,在那裡認識自己。……厄克 ▲蓋恩夫人寧可揀選地獄,而不願犯罪,並不是怕罪的刑罰而恨罪,而是表明她有上帝那種聖潔,越親近上帝,越近極亮的光,就越看出前所未曾看見的微塵,就會對自己的罪愈加敏銳,就愈要依賴祂的恩典。……佚名 ▲每個信徒最終都向上帝交代。但是一個自稱只需向上帝交代,毋須向人交代的信徒,是陷入自我孤立的危機中,很容易自欺欺人,陷在罪中而不自覺,或是不願被人察覺。……蔡元雲 ▲“不要自欺,上帝是輕慢不得的;人種的是甚麼,收的也是甚麼。順着情慾撒種的,必從情慾收敗壞;順着聖靈撒種的,必從聖靈收永生。”(《加》6:7-8)種下思想,收成行為;種下行為,收成習慣;種下習慣,收成個性;種下個性,收成結局。……斯托得 正文編選者來自北京,曾任中學教員,現於紐約市從事文字及福音工作。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人類的放肆

天甄         聖經《希伯來書》警告我們“落在永生上帝的手裡,真是可怕的!(《來》10:31)”,然而人類的光景自古以來,就好像詩人所說的“惡人面帶驕傲,說:‘耶和華必不追究’他一切所想的都以為沒有上帝。”(《詩》10:4)《雅各書》說:“你信上帝只有一位,你信的不錯;鬼魔也信,卻是戰驚。”(《雅》2:19)這裡講到的戰驚是毛骨悚然那樣的恐懼。連鬼魔都知道自己在上帝面前的地位,然而,“愚頑人心裡說,沒有上帝。”(《詩》53:1)         1996年6月26日,美國北卡州的一份地方報《The News & Observer》刊登了一篇當地一間教會Olive Chapel Baptist Church的牧師Dr. Bobby Touchton的投書,題目是《我們是否已失去了敬畏上帝的心(Have We Lost the Fear of God)?》。文中提到近幾年來美國社會不再用罪惡和邪佞(sin and evil)的字眼來描述人類的敗壞行為,僅僅稱之為病態和迫不得已(sickness and compulsion);對於各種傷風敗俗的行為,法律專家,社會學家,心理學家,上至政府國會,下至教會家庭,總是想盡辦法提出各樣合理的解釋。文中問到,我們對神聖的知覺(sense of holiness)到哪裡去了?他提到最明顯的例子:美國近年來40多個教堂被人縱火焚燒。如果連敬拜永生神的家都不被尊重,請問百姓還會尊重什么?的確,克林頓總統曾下令撥款700萬加強教堂周邊巡邏,但是在7月3日,當300多位地方警政首長和宗教領袖齊聚Durham商討防火對策的時候,卡州的首席檢查官就坦白承認,如果整個社會不合作,單靠警力是無法遏止歹徒惡行的。在那篇文章中有一句話是非常正確的,“No society can survive long when the people have no sense […]

No Picture
成長篇

儘管做你愛做的事——再讀奧古斯丁的《懺悔錄》有感

晨華 本文原刊於《舉目》28期         “Love God and do what you want.”在愛上帝的前提下,儘管做你愛做的事──這是第四世紀聖奧古斯丁的名言,也是十分值得每一位基督徒反覆玩味的話。 總算沒白養         五月中,新婚三個月的兒子、兒媳婦,以及我的女兒女婿、還有兩個孫輩,一塊兒來多倫多看我們。多麼快樂的相聚啊!可惜我的神學院課程也是於五月中旬開始,只好忙裡抽空,趕著做點功課……         我這個暑假修的是初期教會歷史。教授給的第一個作業,就是研讀我最愛的書之一:奧古斯丁的《懺悔錄》。由於和奧古斯丁神交已久,因此當我的靈魂再度進入他的敬虔時,那真是一種不可思議的享受。         一天清晨,我靈修剛完,見兩個小孫兒還沒起床,趕緊打開電腦寫報告。這時兒子、女兒看我忙得緊,好奇地擁上來,瞧瞧這老媽到底在唸啥玩意兒。結果兩人異口同 聲地說:“啊,您在唸Saint Augustine’s Confession(奧古斯丁的《懺悔錄》)!我好喜歡這本書!”兩個人最後竟還加上一句:“媽媽,我覺得奧古斯丁跟您很像哎!”         不知道孩子們的意思是我像奧古斯丁那麼愛上帝,還是我很像奧古斯丁那麼愛認罪。不論是哪種,都讓我很感動——總算沒白養他們,好歹還算能瞭解我這做母親的苦心。         我確實是一個看重認罪的人。原因之一,是我盼望能在孩子們面前做一個榜樣,讓他們學會時刻到神的面前認罪悔改,時刻求神鑒察內心隱而未現的罪,在神和人的面前手潔心清,能登耶和華的山,能站立在祂的聖所。(《詩》24:3-4)          兒子八、九歲時,我陪他參加小朋友的足球練習,常常看見一個來自中東的年輕母親,帶著三個兒子,利用等候教練的片刻時間,在車子裡一同垂首禱告。母子四人是那樣的專注,外面的嘈雜絲毫不能影響他們。          我到現在仍記得這位母親的面容,以及她那因著禱告時不住點頭,而不斷輕輕顫動的深色蒙頭巾……          後來在與她的交談中,我驚訝地發現,原來這一天七次禱告,竟是他們伊斯蘭教信仰中的最基本要求!          暫且別笑話人家伊斯蘭教的一日七次禱告,或儒家的一日三省吾身很呆板,先讓咱們做上帝兒女的,在神面前問問自己:“上一次我在神的面前和人的面前認罪,離現在已經多久了?” 一切因為愛          基督徒之所以認罪,不是因為道德觀念(當然有道德觀念是好的),也不是因為良心問題(良心也是重要的)。基督徒認罪的最大原因,是因為愛上帝。 […]

No Picture
編者的話

一粒种子

編者 14世紀的聖徒茱莉安(Julian of Norwich)在30歲時遭遇一場大病,上帝在病榻上藉着一幅圖畫啟迪她:有一粒很小的種子,躺在一個人的手心。上帝讓她明白:這粒小種子得以存留,是因為上帝創造它、愛育它、保守它。 我們若與上帝緊密聯合,即使我們的生命弱小得像一粒種子,仍然可以不被罪惡侵害,可以茁壯成長。 我們建議本刊讀者: 1、每天早上起來時,首先敬拜禱告說:上帝創造我!上帝愛育我!上帝保守我! 2、在整天生活中,隨時隨地禱告祈求說:是上帝創造我!求上帝愛育我!求上帝保守我! 3、在晚上臨睡前,感恩禱告說:感謝上帝創造我!感謝上帝愛育我!感謝上帝保守我!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呼喚

夏維東 我聽到了來自天頂的聲音 在人工培植的花朵之間真實地綻放 於是 春天再次擁有原始的生機 我看到了來自天頂的聲音 在疲憊不堪、遮天蔽日的旗幟之間燃燒 於是 真理露出純粹的蔚藍 簡潔如陽光 柔軟似清風 洞穿午後面無表情的房舍和昏昏欲睡的房客 於是 聾子聽見童年父親的歌謠 在記憶的青草地上嘹亮 於是 瞎子看見兒時故鄉的炊煙 在淚水的漩渦中溫柔起舞 我們還等什麼? 旗幟已經破碎 口號已經嗚啞 激情已經枯萎 流浪已到終點 收拾起心情吧 順着那聲音 讓我們踏上歸途。 作者來自安徽省,作家,現於美國東岸工作。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一期,1997年。

No Picture
成長篇

請勿用特權

恩羔         二千年前,人們憎恨耶稣,是因爲祂的話語像壹把利劍,把壹切遮住人醜惡罪性的僞裝不留情地剝掉了。但二千年來,人們又打著祂的旗號,歪曲、篡改祂的話爲己所用。神學家加爾文所提出的“一次得救,永遠得救”,原指上帝對真正重生者的保守,但卻被壹些人做爲招募信徒的廣告,誤用爲斷章取義的金字招牌,用帶著誘惑性的潛台詞暧昧地向信徒們暗示:“妳在這裏可以領取壹張犯罪許可證(License)。”“我們代理耶稣保險公司的業務(Insurance)。”就這樣,耶稣的寶血,彷佛在壹夥街頭耍雜的咬喝聲中,被廉價出賣了。 救恩的標準也在一些不同稱號的教堂裏,猶如插在“唐人街”衆多水果攤上的牌價互相壓價。壹大批趕時髦的“教徒”在教會裏好像顧客(Customer)一樣,他們對“天國之門”的尺寸大小,沒概念;更有些人私下暗暗希望聖經的排版方面能出些差錯,印刷時把類似于《馬太福音》7章21-23節那樣的經文統統遺漏掉,福音工作也許就輕松多了。但事實並不那麽妙,因爲主耶稣對罪從來就沒有妥協過。《馬太福音》5章29-30節,主有明確指示。盡管主在這裏並不是真的要我們把犯過罪的手砍下,或是把眼珠挖出,但我們應清醒地認識到,祂要我們面對罪時,應有壹個非常堅決、徹底、壹刀兩斷的立場。如果我們只傳得救、但不注重悔改;闊談重生、但免議舍命;高喊愛心、可又不說原則;追求聖靈、但又不敢抵抗撒但;大講永生、卻沒有提到要背十字架;就會導致基督徒時常在不知不覺中,輕而易舉地、也不大顯眼地去犯罪。 濫用救恩特權,這是魔鬼誘導信徒放心去犯罪的“罪根”之壹,必須除去。“因爲我們得知真道以後,若故意犯罪,贖罪的祭就再也沒有了。”(《來》10:26) 主耶稣對壹群要用石頭砸死壹位行淫婦人的文士、法利賽人講:“妳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約》8章)是啊!我們中間誰沒有罪呢?但請注意主最後對那婦人說:“我也不定妳的罪。去吧!從此不要再犯罪了。”(《約》8:11)可見上帝救恩的宗旨是要人悔改,從罪惡中被拯救出來(《太》1:21)。千萬不要把主耶稣用鮮血換來的救贖恩典,白白地得來,又因故意犯罪不知悔改而自己白白地失去。壹個真正重生得救的基督徒的壹生,乃是跟隨主耶稣的腳步,不斷地更新、順服、得勝、歡歡喜喜走向永生的過程。 作者來自上海,原上海樂團男高音獨唱演員,現住紐約,從事歌劇演唱。 原載于《舉目》前身,《進深特刊》第一期,1997年。

No Picture
成長篇

聖經中罪的含意

里程         談到罪,很多人會理直氣壯地問道:“我不偷不搶,沒有殺人、放火,從未被判刑,何罪之有?!”從世俗的觀點看,此話是有一定道理的。沒有觸犯社會刑律、或 觸犯了但未被他人發現、甚至雖然觸犯了刑律而出庭受審,卻因律師辯護有方而推倒起訴的,都算無罪。人們這裡所講的乃是刑事犯罪(Crime),然而聖經中 所講的罪遠較世俗的罪的含義深廣。 聖經中講的罪,按希伯來文和希臘文的含義,都是“未中鵠”,或射箭沒有射中紅心;也就是說,所謂罪,是指人無法完全達到上帝的道德標準。上帝對人在道德上 的要求,集中體現在以色列的偉大先知摩西從上帝那裡領受的十條誡命:耶和華是唯一的上帝;不可拜偶像;不可妄稱耶和華的名;當紀念安息日;當孝敬父母;不 可殺人;不可姦淫;不可偷盜;不可作假見證陷害人;不可貪戀別人的房屋、妻子、僕婢、牲畜並他一切所有的(參見《出埃及記》20:2-17)。 新約的作者指出,“人若知道行善,卻不去行,這就是他的罪了。”(《雅》4:17)在這種意義上,應該做的不去做,是消極地在犯罪,即虧欠就是罪。這些作 者也指出另一種犯罪的表現,“凡犯罪的,就是違背律法,違背律法就是罪。”(《約一》3:4)這種罪乃是人用言行直接對抗上帝的誡命,是所謂“積極犯 罪”,如,不顧許多確據、故意不信上帝,和一切惡行和不義。使徒保羅尖銳地指出,“他們既然故意不認識上帝,上帝就任憑他們存邪僻的心,行那些不合理的 事;裝滿了各樣不義、邪惡、貪婪、惡毒,滿心是嫉妒、兇殺、爭競、詭詐、毒恨……他們雖知道上帝判定行這樣事的人是當死的,然而他們不但自己去行,還喜歡 別人去行。”(《羅》1:28-32) 平心而論,誰能說自己與這些消極和積極的罪不沾邊呢?達不到上帝的道德標準的人,雖不一定觸犯世間刑律,在上帝眼裡仍是罪人。 作者來自北京,現於美國威州一華人教會任差傳牧師。正文摘自[海外校園機構]出版的《遊子吟--永恆在召喚》一書。 原載於《舉目》前身,《進深特刊》第一期,1997年。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振翅高飛

       許多基督徒認為,聖經中的標準高不可攀,不可能達成。“我只是個凡人,怎麼可能不犯罪呢?” Anthony de Mello在《The Song of the Bird》一書中,說過一個故事: 有一個人找到一隻鷹蛋,就把它放在後院的雞窩裡。小鷹與小雞們一起破殼而出,跟小雞一同長大。 那鷹便一直像後院的雞一樣生活,且自以為是一隻雞。它在泥地上抓挖,尋覓小蟲。它咯咯啼叫。它也會拍打着翅膀在空中飛行三數英尺。 年復一年,那鷹愈長愈老了。一天,它抬頭看見高高的晴空上,有一隻豪邁不凡的大鳥。那大鳥在疾風中優雅莊嚴地逕自翱翔,偶爾才揮動一下那雙強壯的金翼。 地上的老鷹帶着敬畏的目光凝神張望。 “那是什麼?” “那是鷹,是萬鳥之王。”它身旁的夥伴說,“它是屬於天空的。而我們卻是屬於地上的--我們是雞。” 於是,那地上的鷹就如同一隻雞似地終老一生,因為它自以為是一隻雞。(注) 每隻小鷹都應該知道:你有鷹的生命,你可以不必像雞一樣抓挖泥土!你可以振翅高飛! 因為“凡從上帝生的,就不犯罪,因上帝的道(原文作“種”)存在他心裡。他也不能犯罪,因為他是由上帝生的。”(《約翰一書》3:9) 註:這段故事的中文版摘自王志學《奇異恩典在中年》,基道出版社,1996年。 原載於《舉目》前身,《進深特刊》第一期,1997年。

No Picture
成長篇

超越宗教

基督教的道理究竟等不等於聖經真理?——鄭路 我是於95年復活節受洗決志信主的。這一年多對我而言非常不平凡;這一年多我也經歷了不少試煉,使我在認識真理的過程中思考了許多問題。        我自從來到美國後,6年之內沒有離開紐約。信主後我卻換了好幾家華人教會,聽過許多華人牧師講道,也參加了他們的查經班,從而聽到了許多基督教的道理。當 我自己讀聖經時,發覺有些牧師所講的,無法在聖經中得到證實。比如說有關信徒犯了罪能否進天國的問題,他們都肯定地告訴弟兄姐妹們:“可以!因為經上有講 得救的確據,主耶穌一次獻上活祭就都贖了我們的罪了,且信祂就得永生,我們有主耶穌在天上做中保了。因為肉體存在一天,就免不了要犯罪的。”可是我並沒有 聽見他們講過一句有關犯了罪之後,必須徹底悔改,才可能得救的話。         為此我自己查閱聖經,其中《馬可福音》9:42-47中,耶穌在論述罪的誘惑中講的十分清楚:有罪的人不能進天國!《希伯來書》10:26-31,也清楚 地闡明這個真理。那為何牧師們竟然這樣教導人呢?我又翻到《馬太福音》15:9,耶穌講到:“他們將人的吩咐當作道理教導人,所以拜我也是枉然。”所以我 今天給你們寫信,是想與你們討論一個問題:當今基督教所講的道理究竟等不等於聖經的真理?許多人只講“一次得救,永遠得救”卻不注重對付罪,合乎聖經真理 嗎? 超越宗教——蔡選青 親愛的鄭路姐妹: 您好!我自己也是從大陸來美國後信主的(1987年),信主後也曾有過與您相同的困惑。您在信中很尖銳地提出二個重要問題:一個是基督教中“人”的問題;另一個是有關“罪”的問題。我沒有讀過神學,也不是牧師或傳道人,屬靈生命也很幼小。所以下面的話,只是個人的分享。 一、超越宗教,見主耶穌 基督信仰與宗教一個最大也是最根本的區別就是:我們不是信一套基督教的宗教教義和形式,而是得到一個屬天的新生命。當年的共產主義就其理論和理想來說,美 好崇高,許多道理並不遜於基督教的某些教義。但這畢竟只是一種知識,一套道理,根本不能也無權賜給我們生命,充其量只能改變我們一些思想和行為。 從主耶穌來到這世界上一直至今,這個從天而來的新生命一直就與人的宗教常規發生衝突。所以說,一個重生的生命者與宗教常規完全合拍,那倒是一個不太正常的現象。 我們信主後,不管我們願意不願意,都不知不覺地涉入了宗教。我們被教導如何做一個基督徒,主日去教堂做禮拜,參加查經班、詩班等一些活動,也開始實行十一 奉獻和在教會內、外做些好人好事,等等,這些也都是初信者必需的經歷。但我們中間會有一些人漸漸從內心深處開始不滿足這些東西。這些東西“似曾相識”,令 我們想起當年盛行中國大陸的一些形式化、教條化的東西。原來我們是在“人的殿”中看到人的東西,現在我們在“神的殿”中仍然看到人的東西。當初心中被神吸 引的強烈渴慕與所面對的某些僵化的宗教現象生成了日漸增大的反差。 其實,這些必須面對的宗教困惑,甚至提醒我們這些天路客,應將我們的信仰超越錯誤複雜的“宗教現象”,儘早準確紮實地定位在主自己和主的話語上,從“信教”進入“信主”,從道理進入生命。 宗教就是人找神。人生來就有宗教心理(一種投射本能),人的天性就需要宗教,創建起宗教來滿足自己的宗教心理。第一,宗教終止了我們的投射本能向生命源頭 (神自己)的投射,有其麻痹人心的功能。在這個意義上講,“宗教是人民的精神鴉片”不無道理。第二、宗教有一整套規範化的教義和形式,供人學習模仿。這 樣,很容易根據一些“人的吩咐”和“人的遺傳”,漸漸步入假冒、偽裝和修行。第三、宗教也同樣需要有一種組織,好讓每一個人在人前有表現,無形中形成互相 監督、互相挾制,讓人的眼光注意在人的評價上,讓人的虛榮心互相得到滿足,也迫使人“違心”地做一些事和說一些話(這種現象在大陸文革期間達到登峰造極的 地步)。 神的靈是自由自主運行的,這是神的主權。但人的本性(罪性)喜歡將自己認為善的東西固定化、規範化、制度化,簡言之,偶像化。有些東西在某個歷史階段曾經 是極好的屬靈祝福和帶領(例如某種崇拜方式、聚會方式等),但這些東西一旦被人固定成一種僵硬的宗教形式,就會限定聖靈在現階段的自由運行和自主帶領。 對個人而言,宗教是一種無形的控制力量,或是輿論場(經過毛澤東時代的人比較容易明白)。生命的超越則是對自己的這種宗教意識的超越,是一種靈性的超越。 這種超越的基礎在於一個重生得救的生命,一個被聖靈開啟了的眼睛;而這種向上超越的動力來自主耶穌自己的吸引和聖靈的引導。“你們從主所受的恩膏常存在你 們心裡,並不用人教訓你們,自有主的恩膏在凡事上教訓你們。這恩膏是真的,不是假的;你們要按這恩膏的教訓住在主裡面。”(《約壹》2:27)超越不是離 開教會。肢體生活中有不少愛主愛人且聖潔的弟兄姐妹,身在教堂,心在主耶穌。他們已超越了自己的宗教意識,不落在宗教的俗套里,時時處處都活在恩膏的帶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