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時代廣場

當殭屍走上街頭

本文刊於《舉目》64期 王星然 有一天,地獄擁擠到再也裝不下死人時,他們將會走上街頭…… ——電影Dawn of the Dead                         正值美國萬聖節期間,附近的住家社區猶如鬼城,到處掛滿蜘蛛網,有的門上還噴了血印手掌。我有許多鄰居在院子裡,大“曬”他們自己“收藏”的骷髏頭、墓碑、鬼魅、巫婆、掃帚、人體骸骨;學校、辦公室、大賣場則舉行變裝秀,看誰的恐怖打扮最具創意;孩子們提著南瓜桶,挨家挨戶trick or treat討糖吃……萬聖節是美國全民運動,受重視的程度和聖誕節有得一拼。     就在這時候,美國AMC電視頻道,開始了第四季的《陰屍路》(The Walking Dead,或譯作《行屍走肉》)劇集。根據A. C.  Nielsen的統計,2013年初,《陰屍路》第三季完結篇(Season Finale),以1,240萬的收視率,創下美國有線電視史“戲劇影集類”的最高記錄。 《陰屍路》為什麼受歡迎?    《陰屍路》深刻探索人性,蘊含了倫理學和哲學議題,充滿創意,張力十足,常有令人意想不到的劇情發展。過去三季,其導演、編劇實力強大,連3次獲奧斯卡提名的Frank Darabont(導演了電影《肖申克的救贖》)都招攬來了。     再加上傑出的演員、畫妝、場面調度,《陰屍路》獲金球獎最佳電視影集,以及美國編劇工會獎,並不令人意外。 21世紀的集體戀屍癖     《陰屍路》大受歡迎,並非偶然。分析當代文化,殭屍(zombie)絕對是21世紀的媒體新寵。走進電影院,打開電視,或翻開小說、漫畫,殭屍無處不在。     殭屍主題的電子遊戲,儼然自成一類。幾款大受年輕人歡迎的遊戲,都是以對抗殭屍為主題,如Resident […]

No Picture
言與思

老化與更新(王星然)2013.09.12

老化與更新 媽媽的聲音沙啞已有一段時間,我常叮她去看醫生,今天通電話時,她告訴我醫生說,這是聲帶老化的自然現象,無藥可醫,只能靠多休息和保護嗓子來延緩老化。另外,最近她發現只要吃熱食或是稍微口味重的東西,就會有口腔灼熱的感覺。醫生說,這也是因為老化,唾液分泌不足,口腔少了滋潤和保護,容易受傷。所以現在儘量吃冷飯,忌鹹辣等刺激性的食物。 媽真的已經到了老化的年齡了嗎?無疑,是的!她的兒子現在都已經被叫大叔了!大叔的媽自然是年高德劭。那個曾經那麼埾強,那麼吃苦耐勞的女人,慢慢進入一種愈來愈脆弱的人生階段,而且不會往反方向進行,歲月如流水一去不復返。 老化是人世間最自然又最殘酷的一件事,只要活得夠久,沒有一個人能逃脫,這就是人生。我想起《詩篇》90篇神人摩西的祈禱: “……你使人歸於塵土,說:你們世人要歸回。在你看來,千年如已過的昨日,又如夜間的一更。你叫他們如水沖去;他們如睡一覺。早晨,他們如生長的草 ,早晨發芽生長,晚上割下枯乾……我們一生的年日是70歲,若是強壯可到80歲;但其中所矜誇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我們便如飛而去……求你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們得著智慧的心……求你照著你使我們受苦的日子,和我們遭難的年歲,叫我們喜樂。” 感謝上帝,聖經應許有一天祂的選民要得著一個榮耀不朽壞的身體,不需要施打肉毒桿菌,不必拉皮除紋,不用再染頭髮或擔心雄性禿,也不必再吃五榖雜糧排毒餐……“就在一霎時,眨眼之間,號筒末次吹響的時候……死人要復活成為不朽壞的,我們也要改變。這必朽壞的總要變成不朽壞的,這必死的總要變成不死的……感謝上帝,使我們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勝。”(《林前》15:53-57) 我心何等盼望萬物更新得贖的那一天!

No Picture
言與思

周董信主(王星然)2013.09.08

周董信主 “周杰倫受洗歸主了! Yeah!” 教會裡一個年輕姐妹開心地在微博上轉發這個消息。“周董信主”最近在社群媒體上瘋傳。 其實,早在去年周杰倫就已經受洗了,這個話題之所以到現在才爆,是因為9月1日在台北新生命小組教會的主日講台中,周董首次公開作見證,證實自己的信仰,不再讓人有揣測的空間。 我為周董信主感恩!我開心不是因為他是“周董信主”,而是因為他是一個弟兄,一個失喪的靈魂回到主耶穌的懷抱! 教會界不該對藝人有太多期待,藝人和你我一樣都是蒙恩的罪人,他們不是我們仰望的對象,我們所仰望的,永遠是那為我們的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基督。 無疑的,周杰倫在流行文化界和年輕人當中的影響力,非常具大,因著這樣的影響力,藝人自己要更加警醒,既然得了這“王后的位份(超乎常人的影響力)”,就要存敬畏的心,善用這個影響力,在音樂創作上,在生活中,成為耶穌基督美好的見證。 願主名得榮耀! 編按:讀者可上網https://behold.oc.org/?p=2721 讀王星然另一篇作品《周杰倫的驚嘆號》,原載於《舉目》54期,2012年3月出版。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迪士尼的“美夢福音”

本文原刊于《举目》63期 王星然 “The whole marriage is what you want……well, I am not going to be like you……(整個婚事都是你想要的……我才不要變成你……)”         週末傍晚,我們一家坐在客廳裡觀賞一部大獲好評的迪士尼動畫《勇敢傳說》(Brave),電影裡的小公主Merida和她的母后激烈地爭執著,面對看起來笨拙無比的王子,她可一點都不想嫁!        不久前,這部動畫片剛拿下2013年奧斯卡“最佳動畫”的殊榮,果然,畫面相當優美細緻,劇情也緊湊動人,我的兩個孩子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全神貫注到連搶爆米花都牢牢盯著銀幕。         跟著導演設定好的情緒,我們的心不由自主地為小公主的可憐遭遇而感到不平,接下來她的種種“勇敢”抗爭也就名正言順了。小公主開始了全面“反撲”!在一場全國性的射箭比賽中,她忤逆父皇母后,當著天下群臣的的面,挑戰他們的權柄;盛怒下,小公主把母親手織的珍貴圖毯用劍割破,象徵母女關係的決裂;最後還設計,讓母親吞下毒餅,把她變成一隻熊(雖然小公主並不知道吞餅的後果會如此嚴重)。經過這一連串來自女兒的“示威抗議”,“熊”媽終於願意反省,學會放手,尊重女兒的決定。他們一起為國家訂立了一條新法令:“從此王國裡的青年男女可自由戀愛”,眾臣民無不歡欣喜悅……        等一下!        妻子轉過頭來和我互望了一眼,然後我們的視線同時停在孩子的臉上,只見他們仍聚精會神,看得津津有味。我知道,妻子和我想到的是同一件事──我們的孩子會不會有一天也變成這個超級“勇敢”的小公主?   為何這樣描寫父母?        當然,每個人對電影的解讀有所不同,也許有些讀者會覺得我們夫婦倆想太多。但我想問,有多少父母會故意找一個明顯不合適的人,給自己的孩子作婚姻伴侶?難道父母都是缺乏判斷力?還是就喜歡看兒女受苦?一位朋友聽我碎碎唸之後,語重心長地說:“這種父母很多啊!”好吧,也許是!但請容許我相信,還是有很多人努力避免自己成為那樣的父母,至少我是。        可是,即使我很努力,我的孩子會不會仍舊認定,我就像動畫裡的父皇母后那樣,不知道他們喜歡什麼,適合什麼,也不尊重他們的想法,以至於必須用這種激烈的方式來“溝通”?         還有,未成年的孩子們看了這一部電影,或是看了很多類似這樣的電影之後,會不會開始懷疑父母管教的動機,甚至對賜父母權柄的上帝有不同的看法?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解讀電影《生命樹》

──“我立大地根基的時候,你在哪裡呢?” 王星然 本文原刊於《舉目》56期         電影《生命樹》(The Tree of Life):        2011年,獲坎城影展金棕櫚獎最高榮譽。        2012年,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影片”及“最佳導演”提名。         獲選美國《今日基督教》雜誌2011年“十大年度佳片”第一名。        獲選美國《今日基督教》雜誌2011年最具救贖意義電影(The Most Redeeming Film)第二名。        《芝加哥論壇報》(Chicago Tribune)評論:該片是繼2004年“基督受難記”(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之後,最公開打入主流影壇的基督教電影。 才知道什麼叫痛        如果,你只是想在週末夜晚,舒服地躺在沙發上,讓腦袋放空,看一部好萊塢娛樂片來犒賞自己,這部片子很可能讓你非常失望。別以為這部電影得了那麼多獎項,以 及影評人的肯定,外加布萊德‧彼特(Brad Pitt)的帥,一定大受歡迎。事實上,許多人從電影院裡走出來時,一臉困惑,大罵“搞什麼東西”!        可是,如果你喜歡探索頻道(Discovery Channel),喜歡古典音樂,你大概會喜歡這部作品。如果你認真讀過《約伯記》,對人生有足夠的閱歷和體會,也許,你會愛上這部作品!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惠妮休斯頓 ── 一個教會女孩的故事

王星然 本文原刊於《舉目》55期        “我選擇的每一條路都引我走向後悔,        我不知是否還能抵達終點,        我已經沒有力氣,只能抬頭仰望……”節譯自《我仰望你》歌詞         正當林書豪在2012開春的NBA球季,寫下最不可思議的一頁:“林來瘋”Linsanity現象橫掃全美,教會弟兄姐妹欣喜若狂、奔相走告,華人媒體競相追逐這一顆冉冉升起的體壇巨星之際,突然傳來美國流行歌手惠妮休斯頓(Whitney Houston)猝死的消息。         那天晚上,我們家的學生小組剛聚完會,大家嚷著要上ESPN看林書豪是否帶領尼克隊五連勝,沒想到轉到CNN,竟看到惠妮的死訊,一時大家傻眼:這消息來的太突然,每個人都暫時失憶,忘了他們的“豪哥”是不是贏了。         這晚,好多朋友在微博和臉書上辦起了惠妮的“追悼會”,有人在Youtube上聽了一整夜的惠妮。從60、70、80、到90後,好像每一個人的生命歷程都 有各自擁有一段對惠妮的記憶!她的“I will Always Love You”,儼然就是過去這20年生活文化的背景音樂!        再一次,我感嘆流行文化和音樂藝術對時代的巨大影響。        身為一個非常有影響力的基督徒藝人,該如何看待自己舉足輕重的“王后”位份呢?面對愈來愈多自稱是基督徒的明星,教會對他們的期待該是什麼?或是不該期待什麼呢?        林書豪和惠妮休斯頓這兩位看起來風馬牛不相干的人物,卻有著相似的背景!第一,他們都出生在基督徒的家庭,都在教會長大。第二,他們都擁有上帝所給的、足以 感動世界的才華!他們各自為美國亞裔和非裔族群樹立新的典範,打破刻板的社會成見並重塑形象。第三,他們都在公開場合或訪談裡,自然地流露出他們的信仰。         然而,基督信仰似乎在他們的生命中,留下極為不同的刻痕…… 出身福音音樂世家         出身在基督教家庭的惠妮休斯頓,從小跟父母在浸信會教會長大。她的母親西西休斯頓(Cissy Houston),是一位知名福音歌手(這裡指的福音音樂Gospel Music, 是黑人教會特有的音樂曲風,深受五旬節教派崇拜方式的影響,非常即興,大量反覆強調某些樂句,注重啟應對話,它和時下流行的Christian […]

No Picture
成長篇

博君一燦:開心的第二名

本文原刊于《举目》62期 王星然        全家一起吃早餐,弟弟跟哥哥比賽誰先吃完,結果哥哥贏了。        弟弟開心地說:“哥哥第一名!弟弟第二名!”啊!孩子的心思真單純,沒有輸贏,只有先後次序之分!

No Picture
言與思

史諾登的駭客任務(王星然)2013.07.02

史諾登的駭客任務 美國國家安全局(N.S.A.)史上最大洩密案的主角,史諾登(Edward Snowden)近一個月來行踪備受全球媒體囑目。六月初史諾登以出國就醫為由請假,帶了四台筆記型電腦及其儲存的國安資料,出走香港。有趣的是,以往都是中國人飛美國告洋狀,這回一個美國人飛中國,選擇香港做為他的人權發聲基地–史諾登控訴美國政府監控網路活動的規模之龐大,超越應有的正當性。 史諾登在N.S.A.的職稱是網路系統分析師(Infrastructure Analyst),其實說穿了主要工作內容就是擔任網路駭客,用最尖瑞的科技駭入各國的網路及電信系統,竊取情報資料,史諾登任職的團隊堪稱全球最龐大,技術最純熟的駭客團隊。根據紐約時報紙六月30日的一項報導,這個團隊可以在必要時(如戰爭)發動電信戰,摧毀敵人的電腦硬體,癱瘓敵人的電話系統。 另一個被史諾登公開的秘密,是美國政府迫使各大電信,網路,及社交媒體公司(Google, Facebook, Twitter, Yahoo, Microsoft, YouTube, AT&T, Verizon…)提供一般客戶交換信息的所有資料,包括他們的電話記錄,電子郵件,社交網站上的活動。美國政府在猶他州建立了一座超大型的電子資料庫,把收集來的資訊儲存在其中,當然,限於人力不足,大部份的資料入檔後,即束之高閣,不會有人再去過目,但若有必要,政府可隨時調閱。 在美國生活的朋友!凡走過的必留下痕跡,你和我在電話裡,在網路世界裡的一言一行,全都被記錄下來,愈來愈多的刑事案件,以社群媒體的活動,電話記錄,電郵為證據。如果有一天出了什麼事,可是鐵証如山。「掩藏的事沒有不顯出來的,隱瞞的事沒有不露出來被人知道的。」路加福音 8:17 其實在天上還有一座功能更強大的,情蒐更完整的超級資料庫,一個容量無限量的超級硬碟,記錄古往今來所有人的言行生活記錄,在末日審判的時候,我們說過的閒話(我相信這也包括了我們寫的email,Facebook留言,messenger, texting…)都要句句供出來;「因為要憑你的話定你為義,也要憑你的話定你有罪。」馬太福音 12:36-37。上帝不需要出駭客任務,祂是全知全能的,我們做過的事,甚至我們的意念和動機,在祂面前都是赤露敞開的,終將在審判台前被顯明出來。想到這兒就足以嚇出一身冷汗! 羅馬書八章33-34說:「誰能控告 神揀選的人呢?有 神稱我們為義了。 誰能定我們的罪呢?有基督耶穌死了,而且復活了,現今在 神的右邊,也替我們祈求。」感謝天父,若不是基督,面對祂的審判,我們是毫無指望的。

No Picture
言與思

安潔莉娜‧裘莉的斷尾求生(王星然)2013.06.10

      安潔莉娜‧裘莉的斷尾求生 最近娛樂圈和醫學界,有一則炒得很熱的新聞,現年38歲的好萊塢女星安潔莉娜·裘莉(Angelina Jolie)投書《紐約時報》,自曝因有家族遺傳病史,乳癌發生率為87%(5月底才傳來她的姨媽因乳癌過逝),為了防範未然,她動了預防性的乳房切除手術,把發生率降低至5%。 此擧立刻在網上引發激烈的討論,有人盛讚裘莉勇氣可嘉,打先鋒為預防醫學做了良好示範,值得有類似遺傳問題的婦女同胞效法;有人懷疑她的高調炒作,是沽名釣譽,為摶取新聞版面;有人甚至影射她動機不單純,和醫界掛勾,為龐大的醫療商機(乳房切除及重建手術)作廣告;對倫理學有興趣的人則是關心:切除“只是極可能患病,但尚未發病的身體部位”,是否涉及醫學倫理的議題? 我不打算涉入上述這些爭議。我想談談信仰問題。 整個裘莉事件讓我聯想到,罪就像癌細胞,引發靈性的死亡。聖經告訴我們:“如果你的右眼使你犯罪,就把它挖出來丟掉;寧可失去身體的一部分,勝過全身被丟進地獄裡。如果你的右手使你犯罪,就把它砍下來丟掉;寧可失去身體的一部分,勝過全身進到地獄裡去。”(《馬太福音》5:29-30) 誠然,基督已經在十架上解決了罪的問題,但在成聖的路上,基督徒仍需靠主的力量,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我們在對付罪的時候,是否願意防患於未然?不該去的地方,靠主的力量不去;不該上的網站,靠主的力量不上;不該看的節目,靠主的力量不看;不該交往的對象,靠主的力量不交……雖然做這些事也許不是犯罪,但極可能引誘我們(高誘發機率),讓私慾懷胎,生出罪來。 我不是在宣傳行律法稱義,只是思想成聖的過程中,靠主的力量過一個得勝的生活。和您共勉。

No Picture
言與思

波城爆炸案的兇嫌要葬在何方?(王星然)2013.05.13

波城爆炸案的兇嫌要葬在何方? 波士頓爆炸案的兇嫌之一,已經死亡的Tamerlan Tsarnaev終於下葬了。這裡面有一個美麗的小故事。 不久前,情緒沸騰的波士頓民眾在存放Tsarnaev大體的殯儀館前示威抗議,他們一致認為這個殘忍變態的兇嫌不可以葬在波士頓,Cambridge市府(哈佛大學所在地)也隨即發表聲明,不准Tsarnaev葬在其轄區內。到底要葬在哪裡?這成為一個很複雜的政治事件。 那天早上,Martha Mullen,一個住在維吉尼亞州Richmond的女人聽到了這則新聞,她放下了手中正在啜飲的咖啡,反覆思量:“耶穌說要愛你的仇敵,但現在這個穆斯林卻因為他的特殊身份而被眾人厭棄……..”受過神學院訓練的她,從事諮商輔導多年,她感覺到應該為這個素未謀面的人做點什麼。 Mullen聯絡了波士頓警方、Richmond當地的穆斯林殯葬社、以及Tsarnaev的家人,在她的努力奔走下,終於在Richmond北郊找到一處願意收留Tsarnaev的穆斯林墓園,把他的遺體下葬。 自此Mullen成為當地媒體攻擊的對象,面對民眾的質疑和不諒解,她說:“我不能裝作沒事……但任何時候,當你願意跨越種族、甚至宗教的藩籬,伸出援手,和一群與你大不相同的人站在一起,我認為那是上帝的呼召,才能讓我如此行。” 早上,我坐在家裡喝咖啡,聽著NPR(美國國家廣播網)News的報導和Mullen的訪問,我的心也深深地被震動。“只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這樣就可以作你們天父的兒子。”(《太》5:4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