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打開我家的門

逸嵐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期            我們開放家庭組織聚會已有十五年了,我願意將這些年開放家庭的心得與弟兄姊妹分享。首先我要說的是:            當我們有心服事時,不一定就會萬事順利。但是,我們若親近神來面對每個困難,就必經歷神的祝福滿滿。 整理屋子成大事           開放家庭首當其衝的挑戰,就是整齊的家。當年孩子年幼,以諾五歲,以詩二歲。平常嘛隨亂而安,所以星期五整理屋子就成了一件大事,也成了我們夫妻衝突的焦 點。路不轉,人轉。於是開始訓練孩子幫助清掃整理。那時候家是樓上樓下都開放,房子也因此每星期有機會清一次。這是我和孩子一起同工服事的開始。後來當我 心情鬱悶壓力很大的時候,孩子們就一起為我、為查經班禱告。他們成了我的禱告同伴,直到如今。這是開放家的一個意想不到的祝福。            就這一點,我要特別提醒要開放家庭的弟兄們:開放家常常變成姊妹心中的一個壓力,因為我們不願意把一個亂七八糟的家展示在朋友面前。弟兄們一定要學著体諒。就算不明白太太幹嘛那麼緊張,也要委屈地配合,早點下班回家分擔一些。讓家庭服事在幸福快樂的氣氛下開始。            姊妹們也得學著放輕鬆。就算天要塌了,緊張也無用。我後來學會把所有事前能準備的事項都列在一張表上,這麼做能使我安定有序,別人也容易插手幫忙。偶爾幾次 朋友都進家門了,我還在清廚房,大家也見怪不怪了。很熟的朋友還幫著把飯桌擦擦呢!總而言之,保持喜樂的心最重要。我很感激弟兄姊妹在聚會完常主動地清洗 碗盤,分擔了許多体力上的勞苦。做主人的當大方地讓大家參與善後的工作,都是自家人嘛,沒什麼不好意思的。 孩子衝突怎麼辦?             我們查經班的成員大都是有孩子的家庭,這使得聚會變得比較複雜。最難的是孩子之間的相處,特別是自己的孩子與弟兄姊妹的孩子起衝突時。從這個不愉快的經驗 中,我嘗到弟兄姊妹的寬容和愛,更學到當自己的孩子欺負人時,不可淡化事件,使他們以為可以在家中做王。也不可一昧地指責自己的孩子,使他們對查經班或教 會反感。有一點很重要:不論孩子之間多不愉快,父母一定要仍是朋友,事情就變得單純許多,也才會有轉機。            我不認為把家庭開放、任人弄亂, 是“愛心”的表現,也不認為心疼物質上的損失是“不屬靈”。我做過主日學老師,我認為因愛孩子們的緣故,應當利用機會訓練孩子尊重別人的家,例如,不經允 許不可亂拿亂碰;不隨便在任何房間吃喝;也不任意進入任何房間;不小心弄壞東西一定要告訴主人,並儘可能的做到修補或復原。做父母的也絕對不能無視於孩子 的不規矩或破壞。而做主人的則擁有最好的機會,可以訓練自己的孩子接待朋友。有些你真的很心愛的東西一定要先收起來。凡是共享的玩具要做被弄壞的打算。能 先設下規矩是好的,教會已設計了一些家規可供大家參考。當然最好能有兒童活動,使他們有事做。每次聚會都為孩子們祝福禱告。 人多人少都是好            開放家庭幾年之後,我發現每年到了九月都有低潮期,想一走了之。分析低潮的原因有三:           一. 是當我把家打開時,也等於是把自己敞開。平常人保持距離,就是怕別人知道我是誰。可是親近的相處會使我的缺點、我們家的缺點完全暴露人前,讓人論斷。我的 自信、個性受到嚴重的考驗。神藉著許多事把美麗虛榮的泡泡一個個點破。開放家的頭幾年,被“修剪”的過程是痛苦的,只有以“苦其心志”自我安慰。 […]

No Picture
成長篇

未來的弟兄

謝恩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6期       我的先生尚未歸主,而我盼望他能有一天成為主內的弟兄。因此我稱他為“未來的弟兄”。       我曾經是個爭吵不休、幾乎親手拆毀自己家庭的愚妄婦人。可是信主後,神從根本上改變了我。       有一天,當我“未來的弟兄”想起我們的一個朋友時,突然對我說:“你給他打個電話,勸她信主,免得她老跟丈夫吵。”       感謝讚美主!如果他沒有看見神改變人生命的力量,他會這麼說嗎?      又有一次我們閒聊,談到人心的敗壞、道德的淪喪、家庭的脆弱時,“未來的弟兄”忽然眼睛一亮,說:“咱們以後給兒子娶個基督徒太太吧。”       感謝讚美主!他已經隱隱約約地看到,“耶穌是現代人的希望”了!       “那你們趕快好好幫她禱告吧!”當“未來的弟兄”聽說我們教會一位姊妹的情形很不好的時候,認真地這麼對我說。       感謝讚美主!如果他沒看見禱告的功效,他會這麼說嗎?       “今天我收到一個中國同學的E-mail,他告訴我們大家如何賴掉國際電話費。這人準不是基督徒!”       感謝讚美主!他已經看到了神的聖潔!       前年聖誕節,我去加州參加“中國學人培訓營”。行前,我求神,使九個月大的女兒在家乖乖,不要惹先生生氣,使得先生以後阻擋我參加類似的活動。因為女兒一向不願要爸爸抱,尤其是晚上。       回來後,先生說女兒比我在家時還要乖很多。可就在回來的那天夜裡,女兒哭了四五次,每次都得我抱著她又拍又搖很長時間。      “你知道她為什麼又不乖了嗎?”先生忽然問我。       “我不知道她為什麼現在不乖,但我知道我不在的時候她為什麼特別乖。”      “為什麼?”       “因為我走之前求神讓她乖,所以她就變得很乖。”      […]

No Picture
成長篇

滿心憐愛是小女

唐侃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6期      “Renee的聽力有問題,我們還需要做進一步的檢查,看看有什麼方法治癒。但我不想誤導你們產生不切實際的期望,因為Renee患有嚴重聽力喪失,在90分貝噪音下,她的腦電波毫無反應,這種聽力喪失很可能是永久性的。”       我看到淚水從妻的眼中流出來,我的心頭一酸,強忍住情緒,摟著她默默地站在那裡。醫生的話彷彿那樣地遙遠陌生。作為曾是職業音樂演奏者的我們,從未想到自己的女兒會雙耳失聰,可能永遠聽不到爸爸媽媽的琴聲,這對我們是多麼難以接受的事實啊。      接下去的幾天,偶爾也有疑問閃過我的腦海,上帝啊,為什麼你會允許這事臨到你的僕人呢?你知道我們事奉你,加上養育四個孩子已經非常忙碌,如何有時間來學手語,照顧和教養這有殘疾的孩子呢?在苦難疑惑面前,信心開始產生作用。我想到上帝的應許,“我的恩典夠你用”,“神使萬事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上帝的話語給我們安慰和力量。我和妻在那段時期常常同心來到上帝的面前,迫切向上帝禱告,求主醫治女兒,也求主加給我們心力、体力來走前面的路。那段日子,我感覺非但沒有遠離上帝,反而與他更親近。       這件事引起我在上帝面前的思考,上帝把這事加諸我們定有他的美意。首先我已經歷到,當我們在苦難中仰望上帝的幫助和能力時,我們就能與他親近,並經歷到他在我們心裡所行的大能力。其次,上帝把一個軟弱的肢体放在我們當中,讓我們進一步學習上帝的慈愛與憐憫。       我成長於一個家教嚴格的家庭中,而缺乏恩慈憐憫。而對於一個牧者來說,恩慈憐憫的重要性尤重於其它。上帝已經讓我在其他的孩子身上有所學習,他還要讓我在Renee身上繼續學習。正如使徒保羅所說,“身上肢体人以為軟弱的,更是不可少的,我們看為不体面的,越發給它加上体面;不俊美的,越發得著俊美。”上帝要我們用加倍的慈愛憐憫及耐心,去照顧我們的小Renee。       再次,當我們在生活中嚐受苦難,就比較容易與其他正在苦難中的弟兄姊妹認同,体會他們的感受,彼此安慰鼓勵。主耶穌給了我們的榜樣,他道成肉身來到地上,歷經所有苦難,最終受苦到極點,因為我們的罪,他被釘在十字架上。基督教的信仰不是要逃避苦難,而是要靠著主勝過苦難。我們感謝上帝給我們這個机會,在這些方面有所學習,也有机會在基督徒如何面對患難方面做出見証。       當基督徒落在百般的試煉和患難中,弟兄姊妹的禱告與支持是不可少的。在這段期間,有多少弟兄姊妹在迫切地為我們禱告,安慰我們,給我們寫慰問卡,甚至星期五團契的小朋友都學會英文手語了。我真的覺得,他們的愛心都升到上帝的寶座前,化成祝福臨到我們身上。不但我們一家蒙受祝福,整個教會都經歷彼此相愛的美與善,連上帝的心都得到滿足。真沒想到一個小Renee會給整個上帝的家帶來祝福。為此我們真要感謝上帝,也感謝弟兄姊妹的愛心支持。       也許讀者會問,那麼小Renee呢?這件事是否對她不公平呢?聽不見美妙的音樂,所愛之人溫柔的聲音,大自然的交響曲,確是一件遺憾的事。但同時也不可否認,這也刪去了人世間各種的噪音,人與人之間憤怒的爭吵,和絕大部份的冷嘲熱諷。也許這就為什麼Renee目前是我四個女兒中最快樂的一個。大半的時間她都在笑,有時被姊姊們逗得哈哈大笑不停。我想她一定有一個快樂安寧的心境吧。三個姊姊都非常愛她,常常爭著要抱她。幼小的Renee給我們家帶來許多的愛和歡笑,好像從天而來的小天使。       有一次,一位姊妹在上帝面前禱告道:“上帝啊,Renee是你所造的一個獨特的孩子。”“獨特”這個詞深深印在我的心裡。是啊,我不相信Renee的誕生只是數百萬個机會中的一個偶然。聖經中上帝告訴我們:“我未將你造在腹中,我已曉得你;你未出母胎,我已經分別你為聖。”(《耶利米》1:5)既然是上帝特別所造,他在小Renee身上定有特別的使命。也許是彰顯上帝醫治的大能,也許是要差遣她到我們無法涉及的聾啞人中去傳福音。無論怎樣,做為父母,我們願意盡心來幫助她完成上帝在她人生中的使命。       又有一次,一位弟兄說,如果一個人從來沒有得到過某一樣東西,那她也就從來沒有失去過它。是的,與其說Renee失去了什麼,倒不如說她擁有與眾不同的美。雖然她無法用語言來表達,但動作卻格外靈活。善用手勢或身体來表達她的意思。有時她那誇張的動作會逗得全家人哈哈大笑,而她也樂得其所,繼續用她滑稽可愛的動作來娛樂我們。她的悟性似乎也特別高,雖然無法用聲音來與我們溝通,但她是用眼神和心靈與我們意會,我們的心靈是相通的。      一位姊妹送我們一條她親手編織的彩圖棉被,上面寫著“Renee可以聽見上帝的聲音”。她真的可以感受得到上帝的聲音!每次吃飯,我們都會把她的小手合起來帶她作謝飯禱告,偶爾有忘記的時候,她會自己把手合起來,看著我們,彷佛在說我們還沒有感謝主耶穌呢。有時全家人會把手舉過頭頂,表示對主的敬拜和讚美,她也會很興奮地把小胖手高舉過頭。望著她那可愛的笑臉,我心裡十分感動,她的耳朵雖然聽不見,但她的心靈卻能感受到上帝的愛。      一天晚上,我坐在沙發上看著她,一陣愛憐湧上心頭,我的眼圈紅了。我是多麼憐愛我這個特別的小女兒啊。正在這時,上帝讓我看到,其實我們的天父不也是這樣的憐愛我們嗎?當我們還做罪人的時候,他看到我們心靈裡的殘障與空缺,他以極其憐愛的目光注視著我們,慢慢向我們伸出手來,柔聲對我們說:“孩子,我愛你,回來吧,我要醫治你的心靈;我要充滿你,使你滿足;我要幫助你,使你成熟。”在這個聲音裡,難道我們無法聽出一個做父親對兒女的愛憐嗎?做為一個父親,我可以感受得到。       我為上帝賜給我可愛的小天使Renee感謝他,我願將她一生仰望在上帝的手中,求神特別保守和引導。也求上帝加給我和妻力量,幫助她和我其他孩子完成上帝在她們身上的呼召和使命。 作者現為美國聖地亞哥主恩堂傳道人,本文由該堂“主恩園地”供稿。

No Picture
成長篇

除舊穿新

王海燕 一、丟失的孩子       94年4月24日,朋友Julia想受洗加入神的大家庭,她也把我的名字一起報給了牧師。那時我對基督教並不反感,覺得基督徒都不錯,充滿了平安與喜樂,與他們交朋友沒壞處,於是便答應Julia的邀請一起受洗成了一個形式上的“基督徒”。      洗禮時我已懷孕四個多月,買了不少優生優育、護理大全等書,還時常聽聽胎教音樂,使心情常常保持最佳狀態,想生出一個聰明、漂亮、可愛的寶寶。      94 年5月做常規檢查:超聲波掃描,我與先生萬分興奮,迫切想知道是女孩還是男孩。診所工作人員來了,檢查不到2分鐘,我看她神態不對勁,搖了一下頭便出去 了。不一會兒,她叫來了一位專家又看了一分鐘左右,那專家說:“這胎兒頭部發育不全,要盡快中止妊娠。”剎那間,我頭腦發昏。痛苦和失望折磨了我好久好久……       我去了醫院,醫生用催產素引產。肉体上的疼痛不用說了,我精神上所受的打擊是語言文字所難以描述的,刻骨銘心的創傷使我終身難忘。我情緒十分低落,傷心地流淚,在家休養時,不少朋友來看望我。其中有一個說:“這是怎麼回事?我真不明白!你上個月才受洗成為基督徒,上帝怎麼不保佑你呢?我們不是基督徒生孩子還挺順利的”。我當時很悲泣,我真的不明白,也不知道該怎樣回答她,只好轉移話題,談論其它事。      那時的我,雖然受洗,可心裡頗似一塊僵土,根本沒有長出生机活潑的靈性,也沒有跟我們的創造萬物之神有交流,更沒有依賴、信靠和敬畏神,只感到宇宙中有一位神,可是覺得神與我之間沒有發生什麼關係。盡管如此,我們的神是位慈愛的、有憐憫心的神,他一直沒丟下我不管。 二、神知道我       在以後的時間裡,我偶爾會試著禱告。95年1月我又懷孕了。記得我跟先生講過此話:“如果這次還像上次一樣,我這一輩子再也不生孩子了。”神知道我的軟弱,他憐憫我,95年10月12日賜給我們一個可愛的女兒--秋晨。      我從去年9月份開始讀《荒漠甘泉》。當我讀到2月16日的一段時,內心很有觸動。書上寫到:“受苦是有限的,神能使你受苦,也能免去你受苦,讓我們耐心等 候,直到神的旨意成功。當父用杖的目的完成以後,我們的父自然會把杖挪去的。神使我們受苦,目的是為試驗我們,要我們在受苦中靠恩典榮耀他……”是的,我 們的天父是慈愛的天父。他的恩典是夠我們用的,在他兒女不聽話時,他會用愛心來管教我們,在我們遭遇過患難、經歷刻骨難忘的痛苦後,我們就會盡心盡性地尋 求我們的天父。只要我們願意追隨他,仰望、依靠他,他不會撇下我們。 三、神塑造我       我仔細地回想自己走過的道路,清楚地看到,我從去教會、洗禮到現在剛學著順服主、信靠主,完全是神的恩典與慈愛。他憐憫、尋找、管教我,並用他的大愛不斷地潔淨、感化,引導我,使我能成為他的兒女,這真是一個多麼大的福份。      從97年9月5日,我終於開始了靈修生活。幾乎每天都讀聖經、禱告,有時還會情不自禁跪下來淚流滿面向神認罪,求他赦免我罪,憐憫我,並真心實意贊美他給我們這麼多的恩典,心裡充滿了平安喜樂。      真是蒙神的眷顧,他給我們預備好了一切,我先生找到了工作。我們96年11月從德州順利搬到新澤西州。安頓下來後,我們開始禱告,懇求神再賜予我們“一份產業”。我從去年9月份開始認真不斷地禱告,9月份期間每周一天禁食禱告。感謝神!禱告蒙垂聽,10月份我便有喜了。這次懷孕我內心充滿了無限的平安,天天都會向神獻上我發自內心的真誠感謝並祈求神看顧我們的腳步。今年2月24日,該做超聲波掃描了,診所工作人員要檢查胎兒有無異常。掃描了近20分鐘後,就神秘地出去了,就像我94年第一次接受超聲波檢查一樣,又帶來了另一個醫生。頓時,我先生緊張萬分,我看他在閉目禱告,我卻十分坦然,情緒一點也不混亂,心裡充滿平安。我安詳、平靜地躺在檢查的床上。後進來的那位醫生是位糖尿病專家,他告訴我,要我去看營養學家,因為上次抽血化驗,查出我血糖偏高。感謝主!我先生緊張的神經一下鬆馳下來,正如我堅信的那樣,胎兒發育正常。回家的路上,我先生滿意地對我說:“我看你一點也不緊張。”我高興地說:“我知道胎兒不會有問題,我一直在為胎兒禱告,這是上帝賜給我們的產業。”他開心地笑了。我們內心帶著無限的感恩,歡歡喜喜回到家裡。 四、溫柔、順服的心      我最近越來越發現自己有所改變,像脾氣、性格、價值觀、人生觀等等。真是感謝、贊美神!祂是真實可信的,祂就在我們的生命之中,我們被揀選做祂的兒女是多麼 的有福,我們真是一群蒙福的人。現在的我不再是幾年前的我,我不再為從前的事煩惱、苦悶,耿耿於懷,更不會為生活焦躁不安,因為我深信我們全能的主會看 顧、庇護祂的兒女,無論何時,祂都與我們同在。祂牽著我們的手,掌管我們的明天。無論將來還會遇到什麼樣的逆境,祂都會帶領我們走過,祂會托住我們。       […]

No Picture
成長篇

小樓無戰事 母親的心--無私的愛

紅駒 從小常聽父親背誦一首詩《母親的心》。說從前有一個年青人,向他所愛的人求婚,那人說,要把你母親的心獻給我,我就與你成親。年青人于是回家把母親的心取出來,飛跑著去獻給他的愛人,卻不小心跌倒,把母親的心 摔在地上。只聽那顆母親的心說:“孩子你摔痛了沒有?孩子你摔痛了沒有?”      每次聽都深受感動。母親的心是這麼偉大,這麼無私。我自己的母親就是這樣的一個典型。她把自己的一生都獻給了丈夫兒女們。這次她以近七十的高齡,遠涉重洋來到美國,一來就挑起了照顧外孫的重擔,每天還要為一家五 口做飯。但她自己的時差一直就沒有調整過來,有時一晚只睡二、三小時,白天還是強撐著做事。 可是父母來後,家中卻常發生不愉快的事,令我十分為難。有時甚至懷疑母愛是無私的。如果說是無私,那大概僅對自己的女兒?不然,我的先生在母親那兒為什麼得不到包容呢? 我先生實在是有些缺點,比如很喜歡打斷別人的講話,這在母親眼里有時變成了根本不尊重他們。又比如先生的背景清貧,養成了很多節省的習慣,在母親眼里就成為 吝嗇。先生有些很特別的優點,又常功不抵過。先生確實有對長輩不体諒之處,但母親對我的缺點就能大包大容,對他的就會心懷耿耿。 我先生正處在比較特殊的時期,各方面都不成功,脾氣因此大得嚇人。為了避免口角,我總是讓他三分。明明是他不對,也要聽他訓斥。但在這種情況下,我觀察他對我 的父母,其實還是很愿意盡力的,不知為什麼,竟總有誤會。有時夜深人靜之時,我常感對不起母親。從小就是她照顧我,長這麼大還是她為我操心。又感到對不起 先生,他有時很賣力,仍得不到認同。我想,神要我們愛人如己,真是了解我們。如果人人都能愛人如己,為對方著想,那就不會有這麼多的委屈,這麼多的矛盾, 這麼多的誤解,這麼多的傷害,不是嗎?可是,如果沒有耶穌的愛在我們心中,人又怎麼能做到呢?偉大如母親,也是做不到的。我唯有禱告,求神幫助。 家裡疙疙瘩瘩的情形就這樣時好時壞地持續著,直到有一天。那一天是我的生日,先生因在教會中得罪了人,我委婉地勸說他,希望能引起警惕,沒想到卻口角起來, 兩人越說聲音越大,越喊越高,誰也聽不見誰。母親第一次忍不住,跑出來說,“你們說話要一個一個說,把孩子給我抱,別嚇壞了孩子。”沒想到先生大發雷霆, 把她往邊上一推,“我們家的事,用不著你來插嘴。”結果可想而知,母親寸步不讓,把平時的怨氣,歷數而來,我父親拍桌子制止。我可以允許先生這樣對待我, 不能容忍他如此無理地對待我母親。與他惡狠狠交換起話語,他大喊大叫一陣之後,盛怒而去。 家庭矛盾公開化,一如火山爆發,父母打算即日啟程,恨不能天一亮買票就走。想到不可避免的分離,母親萬分傷心,後悔不該來美。說如果不來,不知道我在家中的處境,也不會為我擔心。父親更是心痛如 焚。他年紀大身体又差,今日一別,也許就是永訣。我的心情,更是可想而知。兩邊都牽著我的心,兩邊都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如今反目成仇,就如要將我撕裂去。 那一份無奈、那一份無助、那一份傷痛、那一份失望,在心中交織,我該怎樣面對今天,我該怎樣回答我的父母? 感謝神,他的話語使我冷靜。他不是對我說過,愛是恒久忍耐,是凡事包容,愛就是舍己嗎? 我對父母說:“正因為他有種種缺限,所以才需要我來愛他,不然我對他還有什麼特殊之處呢?” 父親嘆道:“他脾氣這麼大,將來可怎麼辦?你今天批評他,不可能再委婉了,他卻如此對待你。我說:“神會告訢我該怎麼辦。” 父親于是說:“所以說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鴉片,讓人無所作為,聽任命運的擺佈。”母親也隨之說:“這次來發現你的確比以前懦弱了,一味的忍讓,對方往往得寸進 尺,甚至像你有什麼把柄抓在他手中以至如此怕他”。這對我的信心實在是一個極大的考驗。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所發生的事,似乎正印証了母親的說法。先生對我大 呼小叫似己成為一種習慣,且有愈演愈烈的趨勢。愛,真的有力量嗎?恍惚中感覺自己如像犯了書呆子一樣的錯誤。聖經中的教訓,一下又變得那麼不切實際,屬世 的叫人恨的力量是那樣強大,我一想到基督徒的先生那張憤怒、仇恨、毫無愛意、毫無留情的面容,就覺得很沒有臉在不信神的父母面前唱屬靈的高調。難道不是太 有些阿Q精神嗎? 父母回房之後,只剩我自己在廳中獨自飲泣,忽然想到先生他也會很傷心。我和父母彼此還有安慰、洩憤之處,他卻一人跑 到樓上把自己關起來。想想于心不忍,就跑去樓上找他。沒想到他見我來了,像見了仇人一樣,轉身跑到樓下去,開了燈坐著。我想了想又追他去樓下,十分尷尬地 請他上樓去休息,他硬梆梆地頂了回來,仍坐在那裡一動不動。我心中對神哀求說:“神啊,你要我做的,我實在做不到啊。”我打算最後再試一次,若不行,從此 神是書上的神,我是現實中的我。我記得我對先生說,“我追著你到樓上,追著你到樓下,不是要指責你,也不是為來解釋什麼,我只是覺得你也許會需要我。” 沒想到簡簡單單一句話,竟完全改變了他的態度。他愣了一會兒,突然追上我,緊緊拉著我的手,無話。我從他含淚的雙眼,看出了他內心的軟弱,傷痛和無助;看出他的愧疚,他的哀求。感謝神,在人的愛心的盡頭沒有讓我跌倒,用祂無私的大愛托住了我們這一對夫妻。 那晚我們一起向神懺悔,認罪,一起向神祈求,給我們更多的愛心去愛對方所愛的親人,求神幫助我們。 第二天上班後打電話回家,發現父親的態度突然發生了變化,高高興興對我說:“你好好上班,家裡的事別擔心。”原來先生淩晨起身,向我父母寫了一封誠懇的道歉 […]

No Picture
成長篇

江河春雨

袁秀娟       信主之後,開始過一個基督徒的生活。一開始並不那麼自然,生活上也沒有太大的轉變。經過不斷 的操練思想,漸漸地嚐到了甜頭。以前,在家庭生活中由于我和丈夫的學業,都很緊張,回家疲憊不堪,常常會為做家務事吵架、嘔氣。再加上我們都有爭強好勝的 “優秀”品質,于是家庭生活常有波瀾。      信主以後,我們都學會了檢討,兩個人彼此体諒,互敬互愛,生活平靜和諧了。在對未來的追求上, 我們有了信心和平安。信主以前,我總是小心計劃自己的將來。唯恐一不小心,走錯了路,一切就都完了。因此平時學習,工作都很勤奮,珍惜每一分鐘,唯恐一分 鐘的懶散而斷送前程。所以生活總是忙碌,常因沒能珍惜時間而內疚、自責、焦慮不安,為將來的去向擔憂、愁煩。我當然不喜歡這樣的生活,然而似乎也沒有其它 的出路和選擇。      信主以後,學會了依靠主,懂得了生命的重要性,生活中有了平安,對將來也充滿了信心。我相信,主會給我有好的安排,將 來不論去哪裡:是回國,是留在美國,還是去其它地方,無論是做什麼事情,我們都會有平安,有喜樂。生活不會失去方向,人不會覺得活著沒有意義。現在的我, 不再常常鬱鬱寡歡,生活豁然開朗,充滿力量,靠神的保守,一學期也竟然能拿下五門研究生水平的課來。      仔細思索一下,主耶穌給了我們能擁有的一切,可是我們卻不知道感謝和紀念,反倒忘記和拒絕他。我想告訴世人,主的愛實在是信實可靠的:      主的愛如一條永流不盡的江河,祗要需要,便可以隨時地支取;      主的愛如春雨朝露,得到他的人都說他甜蜜無比。 本文由土桑華人基督徒團契供。 本文原刊於舉目前身《進深特刊》第四期,1998年。

No Picture
成長篇

雨過天青

李悅       我心急火燎地駕車回家,快步沖進家門,看到牆上的鐘正指向六點。因臨時被老板留下來加班,我比平時晚回了一個鐘頭。       丈夫一臉陰沉地坐在沙發上,第一句話就說:“我餓死了,飯在哪兒呢?”早上他臨出門前叮囑我先把飯做好,留在電鍋裡保溫。但我發現鍋裡還有不少剩飯,足夠吃一頓,就沒再做新的,心想回來時把剩飯熱一下就可以了。       我對他說:“給我二十分鐘”就急忙去做菜。菜已在早上都洗好切好,只要下鍋一炒即可。可丈夫已經很生氣我沒聽他的話,因他不愛吃剩飯。我心裡也很不滿,心想:你既然早到家就先做點飯呀,又懶又挑剔!但表面上我沒顯露出來。       二十分鐘後,菜飯上桌了,他依然冷著臉。我用一只碗盛上飯,端給他。不料,他卻氣呼呼地說:“我最恨用這只碗。”      我心中壓制的火呼地一下就竄上來。真是奇怪了,平日天天用這只碗吃飯,也沒見你嫌棄,今天不是擺明了要找碴嗎?我心中極為厭惡,心想,愛吃就吃,不吃就餓著去,等會兒我非把這只碗砸了,叫你永遠見不到它。      飯吃得很不愉快,他氣我更氣。空氣似乎凍結了,我們彼此都沉默無語。我努力壓抑著怒氣,不讓它爆發出來。吃完飯,他又故意大聲地把碗摔到碗槽裡。此時,我的耐心全沒了。憑甚麼這麼待我?我上了十個小時的班累得半死,回來做飯得不到稱贊,反而要看臉色,我招誰惹誰了?心中真是火冒三丈。終於忍不住惡狠狠地罵道:“王八蛋。”       這句從牙縫擠出來的聲音盡管很輕,他還是聽到了,也氣急敗壞地沖過來,對我吼叫:“你再說一句看看!”一付要吃人的樣子。我也不甘勢弱,一場爭吵於是爆發了。       我們倆各自把門摔得山響,一個關在客廳,一個鎖在臥室,誰也不理誰。我的心中充滿了怨恨、忿怒,滿腦子就只有二個字:離婚,離婚,離婚……對他的一切不滿,此時此刻都湧上心頭。       我一面流淚,一面自憐。左思右想也想不出自己做錯了甚麼,心裡面滿了委屈。就在這時,心底響起一個小小的聲音,溫柔又清晰:“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啊,這是從主來的聲音呀!      “忍耐?”我和主抗爭道:“主啊,我已忍耐了幾年了,還要忍耐到幾時呢?我的丈夫個性古怪多變,脾氣暴躁,我實在不能忍受了。”     “你能。”聖靈清楚地說:“當學主的樣式。”      是呀,我不是一直禱告,願自己更像主耶穌?我不是常唱一首歌叫〈願耶穌的榮美從我顯現〉嗎?可是當耶穌被人辱罵、鞭打、誤會、凌辱,甚至釘十字架時,豈罵了人王八蛋呢?      我內心大受責備,但還是硬著心,生丈夫的氣。聖靈再一次清楚地告訴我:讓我在“死”的樣式上學主耶穌!一個死人是不會對別人的所言所行有反應的。我知道,我自己的老我還沒“死”透。      我瞥見床頭放著一本書,那是我生日時教會送給我的《活潑的生命》第五冊,一直放著還沒看呢。於是打開,隨手翻到一頁,立刻被“丈夫”這兩個字吸引住。這是一篇以“丈夫”為名的短文:     “妻子要使丈夫歡喜回家,而丈夫要讓妻子捨不得讓他離開。”     “一個有理想丈夫的女人,就是理想的妻子。”      幾句話,似乎是主特意說給我聽的,好像一盞燈照亮了我心中的黑暗--我一直抓住丈夫的缺點和錯誤,卻沒有看到自己的不足。我沒有讓丈夫歡喜回家,也不是理想的妻子,更缺少溫柔、体恤、包容和順服的心。 […]

No Picture
成長篇

最高的准則

愉英       記得小時候,每當隔著牆聽到父母的吵架聲,心就一陣陣的緊縮,雙手顫抖,充滿恐懼。當時還不 知道有一位天父可以祈求,可以訴說心里的痛苦,只是心里由恐懼產生憎恨,憎恨我的父母,希望盡早逃出家門。而今自己成為人妻,當吵架的時候也是控制不住自己,講些苦毒的話語來攻擊對方,揀最傷害對方的話語;吵完架後雖然兩個人又和好,但我從他的愛里看到他對我的冷漠和憎恨。我這才發現對方感情受到極大傷 害。我心里非常痛苦,不斷呼喊愛的源泉--我的神:主呀,幫助我,幫助我脫離這苦毒,這罪惡的捆綁,求你讓我溫柔、謙卑、滿有愛心。       神借助一些事情讓我心里有了這麼大的震撼。我的神讓我知道,夫妻感情是多麼寶貴,要珍惜對方的那份真情,要用心澆灌,而不是隨己意蹂躪。      感謝主祂讓我認識祂,祂的愛融化了心里的哀怨,祂的愛督促我反省我的過失;我不再從對方身上找不足,而真真切切地感到是我對不起對方。神的愛讓我愧疚地向對方道歉,對與錯在這里已不再是糾紛的標準,愛在這里成為了最高准則。 作者現住德國。 本文原刊於舉目前身《進深特刊》第四期,199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