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言与思

安洁莉娜‧裘莉的断尾求生(王星然)2013.06.10

      安洁莉娜‧裘莉的断尾求生 最近娱乐圈和医学界,有一则炒得很热的新闻,现年38岁的好莱坞女星安洁莉娜·裘莉(Angelina Jolie)投书《纽约时报》,自曝因有家族遗传病史,乳癌发生率为87%(5月底才传来她的姨妈因乳癌过逝),为了防范未然,她动了预防性的乳房切除手术,把发生率降低至5%。 此擧立刻在网上引发激烈的讨论,有人盛赞裘莉勇气可嘉,打先锋为预防医学做了良好示范,值得有类似遗传问题的妇女同胞效法;有人怀疑她的高调炒作,是沽名钓誉,为抟取新闻版面;有人甚至影射她动机不单纯,和医界挂勾,为庞大的医疗商机(乳房切除及重建手术)作广告;对伦理学有兴趣的人则是关心:切除“只是极可能患病,但尚未发病的身体部位”,是否涉及医学伦理的议题? 我不打算涉入上述这些争议。我想谈谈信仰问题。 整个裘莉事件让我联想到,罪就像癌细胞,引发灵性的死亡。圣经告诉我们:“如果你的右眼使你犯罪,就把它挖出来丢掉;宁可失去身体的一部分,胜过全身被丢进地狱里。如果你的右手使你犯罪,就把它砍下来丢掉;宁可失去身体的一部分,胜过全身进到地狱里去。”(《马太福音》5:29-30) 诚然,基督已经在十架上解决了罪的问题,但在成圣的路上,基督徒仍需靠主的力量,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我们在对付罪的时候,是否愿意防患于未然?不该去的地方,靠主的力量不去;不该上的网站,靠主的力量不上;不该看的节目,靠主的力量不看;不该交往的对象,靠主的力量不交……虽然做这些事也许不是犯罪,但极可能引诱我们(高诱发机率),让私欲怀胎,生出罪来。 我不是在宣传行律法称义,只是思想成圣的过程中,靠主的力量过一个得胜的生活。和您共勉。

No Picture
言与思

波城爆炸案的凶嫌要葬在何方?(王星然)2013.05.13

波城爆炸案的凶嫌要葬在何方? 波士顿爆炸案的凶嫌之一,已经死亡的Tamerlan Tsarnaev终于下葬了。这里面有一个美丽的小故事。 不久前,情绪沸腾的波士顿民众在存放Tsarnaev大体的殡仪馆前示威抗议,他们一致认为这个残忍变态的凶嫌不可以葬在波士顿,Cambridge市府(哈佛大学所在地)也随即发表声明,不准Tsarnaev葬在其辖区内。到底要葬在哪里?这成为一个很复杂的政治事件。 那天早上,Martha Mullen,一个住在维吉尼亚州Richmond的女人听到了这则新闻,她放下了手中正在啜饮的咖啡,反复思量:“耶稣说要爱你的仇敌,但现在这个穆斯林却因为他的特殊身份而被众人厌弃……..”受过神学院训练的她,从事咨商辅导多年,她感觉到应该为这个素未谋面的人做点什么。 Mullen联络了波士顿警方、Richmond当地的穆斯林殡葬社、以及Tsarnaev的家人,在她的努力奔走下,终于在Richmond北郊找到一处愿意收留Tsarnaev的穆斯林墓园,把他的遗体下葬。 自此Mullen成为当地媒体攻击的对象,面对民众的质疑和不谅解,她说:“我不能装作没事……但任何时候,当你愿意跨越种族、甚至宗教的藩篱,伸出援手,和一群与你大不相同的人站在一起,我认为那是上帝的呼召,才能让我如此行。” 早上,我坐在家里喝咖啡,听着NPR(美国国家广播网)News的报导和Mullen的访问,我的心也深深地被震动。“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这样就可以作你们天父的儿子。”(《太》5:44-45)

No Picture
言与思

为什么选派哈比人?(王星然)2013.05.09

为什么选派哈比人? 最近,在长途飞机上终于一偿宿愿,看了期待已久的《哈比人-意外之旅》,下面这一段电影中的对话,使最近疲于奔命的我,一颗忙碌的心安静了下来。 葛拉卓瑞儿(精灵女王):“为什么选派哈比人?” 甘道夫:“萨鲁曼(当时功力最高的大法师)以为只有强大的力量才能抵御邪恶,但我发现事实并非如此。我发现细微的事物,平凡人物每天生活中的一言一行,简单的行为,诸如恩慈与爱……就能使邪恶的势力远离。为什么选Bilbo Baggins(哈比人)?也许因为我怕,而哈比人给了我勇气。” 在成圣的道路上,很多时候,我们不免掉入萨鲁曼的迷思,总认为自己要十八般武艺,三头六臂,为主图谋大事,轰轰烈烈地过一个得胜的生活,然后留下可歌可泣的见证故事……但我们多容易忘记?跟随主,走祂的十架路,从不在乎我们有多少能力,祂已经付上了代价,且为我们得胜,祂的担子是轻省的,祂的轭是容易的。在我们微不足道的日常生活里,即使是面对看起来再平凡不过的小事,我们仍应专心倚靠祂,讨祂的喜悦,在这个邪恶的世界里,见证祂的恩典和慈爱。这就足以使仇敌羞愧。 万军之耶和华说:“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撒迦利亚书》第4章6节

No Picture
事奉篇

当青春无敌遇上老谋深算 ──90后事工的阵痛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王星然             “谭长老,我们想在教会里成立一个专门作90后事工的学生团契。”            一群年轻同工,刚刚参加完美国华福主办的校园创意聚会充电讲座”,果然是电力饱满、火力充沛,满脑创意和点子,迫不及待想学以致用,“我们想……”            还没等他们讲完,谭长老耸了耸肩,打断他们:“有必要吗?我们己经有学生查经班了。虽然不叫团契,其实与团契也差不了多少。这20多年来,教会一向很重视学生事工,每周有查经、慕道班、初信造就班、一对一的门徒栽培,还有小组、各样的进深特会和神学讲座。聚会还供应晚餐……难道做得还不够吗?”            身材魁武的谭长老,仿佛一座巍峨大山,又像一道铜墙铁壁,堵在这群小辈前。同工们你看我,我看你,登时语塞。 这一关不过不行              其实来找谭长老之前,年轻同工们已经先见过教会黄牧师、薛执事,以及非常疼爱年轻人的Emma老姐妹。他们都很支持同工的想法。只是,年轻的黄牧师刚加入教会,一切以和为贵,因此特别叮嘱热血同工去和谭长老谈谈,因为谭长老才是学生事工的负责人,过去20年他忠心摆上做此事工,也为主大大所用。            同工们何尝不知道应该去和谭长老谈?但谭长老很有威望,脾气又硬,而且学生查经班是他经营多年的事工,要动他的“地盘”,只怕不易……            虽然不太情愿,但同工们也知道,这一关不过是不行的。于是,硬著头皮去了。            郭弟兄是这群同工里胆子最大的,且逻辑思维清晰。面对谭长老的反对,他率先回答:“长老,容我再解释一下。我们的想法有两个重点,一是专门针对90后的学生,用创意的教材、更生活化的陈述方式,引发他们学习的兴趣。我们会注重引导而非指导,更多地和学生互动,让他们有参与感。二是想建立一个真正的团契,落实关怀和联络的工作……”             见其他同工点头如捣蒜,郭弟兄愈说愈溜:“现有的教会学生事工模式,以查经班为主。虽有扎实的圣经教导,但其实比较像主日学,也许适合年长的研究生和访问学者,但对年轻一代行不通。长老你看,现在校园里出现了大批来美唸本科的学生,他们大部分都没来教会。现在的事工模式,似乎已无法满足他们的需要了……”            谭长老静静地听着。郭弟兄最后一句,“现在的事工模式,似乎已无法满足他们的需要了”,戳进了他的痛处,让他陷入了思考…… 想当年绝处逢生            还记得20多年前,谭长老在学校唸博士,不幸研究卡在瓶颈,和妻子的关系也水深火热,几乎要离婚。家里5岁的女儿,又被诊断出亚斯伯格症(自闭症的一种)……排山倒海的压力,逼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他万念俱灰,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这时,一位同学领他去了附近的查经班。从此,上帝进入他的生命,也挽回他濒临破碎的家庭。上帝更赐给他平静、安稳的心,使他有力量面对研究中的难题。后来他转换了一个研究方向,顺利毕业。            谭长老和妻子,都是80年代初期来美深造的。毕业后,谭长老在一家颇负盛名的药厂担任高级研究员,生物统计专业的太太则在学校任教。患有亚斯伯格症的老大Grace,大学毕业后在银行任职;老二Jeremy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攻读生物,准备朝医科发展。谭长老和他的妻子在工作之余,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教会服事。 那些辉煌的日子 […]

No Picture
言与思

破碎变成美丽(王星然)2013.04.08

破碎变成美丽 离我住的地方只有一个半小时车程的底特律,有可能成为美历史上最大一起市政破产事件的主角(目前破产官司仍进行中)。密西根州长Rick Snyder已紧急任命破产专家Kevyn Orr接管底特律的财政危机。 底特律目前有3.27亿美元的预算赤字,而长期债务规模达到140亿美元,一座曾经辉煌的汽车工业重镇,随着三大车厂规模的缩减, 失业率的高居不下,许多人无力偿债,搬离家园,留下一栋栋破旧的空屋、一片片废弃的荒地。宣告破产的市府,早已无力整顿,只能任其凋零,成为危险的治安死角,底特律变成一座令人惊骇的没落城市。 正当居民纷纷出走之际,2006年一位来自荷兰的教会传道人Riet Schumack带着使命感和呼召,进驻底特律,她说她什么都不懂,只会种花和带领青少年。Schumack拿起了锄头,卷起袖子,起来带着社区里无所事事的孩子,绿化这座残破丑陋的城市(Urban Farming),把一座座荒地开垦成农田和花园, Schumack说:基督信仰不就是把破碎变成美丽,把死亡变成生命吗?现在,他们已经有50座农田或花园,数目仍在增加,孩子们种植的蔬果花卉则是送到农夫市集里卖,赚的钱可贴补家用。他们正在做连政府都无力解决的事,而他们的解决方案很“有机”,靠的是上帝所赐的阳光、雨水、和基督的爱! Schumack说她的园艺工作里有一个令人挣扎的功课,那就是要“面对不完美”,不完美的天气、土壤、生长条件、病虫害……如同我们的生命里要面对各样的苦难、试炼、和破碎,但她深深地盼望圣经里预言的那一天,万物得赎日子的来临,到那时上帝要将一切都更新!

No Picture
言与思

美国教育界“去宗教化”的反思(王星然)2013.03.11

美国教育界“去宗教化”的反思 美国教育界最近再度掀起宗教是否该进入学校的讨论。公立学校为求信仰中立,在校园里禁止宗教活动。但随着瑜珈课程进驻校园,印度教的思想不知不觉渗入孩子心灵中,诸如有课程要求学生每天早晨面向太阳,感恩赐予光和温暖;倒空思想,与灵界合一 …… 开始时,有家长向学校反映,瑜伽作为一门“全人身心健康(The Whole Wellness Program)”的课程,不该灌输孩子宗教思想,但支持这个活动的基金会( K. P. Jois Foundation)答复,瑜珈不可能脱离印度教的信仰而独立;再加上,许多家长及老师认为早晨修习瑜珈课程,有助孩子集中注意力,可提升一整天的学习效果。最后,这个争议事件不了了之,瑜珈及印度教成了学校信仰中立的例外。 姑且不论校园信仰中立政策的对与错,但如今碰上了时下流行的新纪元运动,立时见风转舵,独厚印度教,不免令人怀疑“中立”的政治正确,终究只是一个晃子。校园该去除宗教的影响吗?校园有能力完全去除宗教的影响吗?“去宗教”在执行的层面上可能严守中立的分际吗?而“去宗教”的本身是否又成为另一种宗教?这些都值得深思啊!

No Picture
流行文化

偶像‧星光‧达人秀——基督徒参加选秀节目,教会怎么看?

本文原刊于《举目》60期 王星然 美国史上最受欢迎的电视节目           新一季的选秀节目美国偶像(American Idol,以下简称Idol)又开始了,今年的噱头是天后Mariah Carrey加入了评委团。根据A.C. Neilson的收视调查,Idol是美国电视史上,唯一连续7年都是收视冠军的节目,2002年,大众电视台(Fox TV)向英国购买了流行偶像(Pop Idol)的版权,引入美国,把实境秀(reality show) 的概念融入歌唱竞赛,在全球蔚为风潮,Idol可说是美国史上最受欢迎的电视节目之一。            还记得多年前的一天晚上,看完Idol,妻子和我 立马拿起了各自的iPhone;我的另一只手还趁著空档使用重拨(redial)的功能打家里的电话:我们透过线上投票,支持一个美国年轻歌手Kris Allen(注1)。因为电话投票的人太多,我们只好出动3台电话,抢攻只有两小时的线上投票。Kris Allen是第8季美国偶像最后对决的二位选手之一,他的对手实力太强,是目前美国当红的歌手Adam Lambert。            我和妻子都喜欢Kris,不只是因为他唱得好,我们更喜欢他的故事背景──Kris在教会主领年轻人的音乐敬拜,弹得一手好吉他和钢琴。每次看到他,我们就想到自己教会里的年轻人。他有着那种在教会长大的、邻家男孩的气质:纯朴、清新、略带羞涩,却才气纵横。 一周前,节目里还播出所属教会牧师的访问,以及会友的祝福。不难想像,这个教会不知动员多少人为他祷告和投票。那一场决赛投出的线上票,高达近1000万,刷新当时所有美国选秀节目的投票记录。Kris果然一举拿下冠军! 为主“发声”还是贪爱世界?           这是我唯一参与过的选秀节目投票。当时我还来不及思考,这样疯有何意义?这是否符合我一贯的神学立场?我认识真的Kris,还是一个被媒体塑造、包装过的Kris?我真的以为好莱坞有了他,世界将会更美好吗?          这些好问题深入探讨起来,都没有简单的答案。就好像在总统大选中,投票给信仰价值和我们相似的候选者,却可能选出了令我们失望的人。          这几年在美国教会中,出现了一股热潮:把敬拜团里培植多年的子弟兵,送进选秀节目,期待他们能前进好莱坞,为主“发声”,Carrie Underwood(注2), Jordin Sparks, Chris Daughtry,Danny Gokey,Kris Allen……这些当今美国歌坛声名大噪的艺人,全都经过Idol的洗礼,他们不是PK(牧师之子)、敬拜团主领,就是教会唱诗班成员。 […]

No Picture
言与思

宗教或信仰(王星然)2013.02.06

宗教或信仰 李安说:“我没有宗教但是有信仰。”这在他的电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里表露无遗。电影里的主人公同时信奉天主教、印度教、和回教,许多人对这种见解非常赞赏,把有着绝对教义的宗教相对化,彼此包容,皆大欢喜,这更符合后现代追求多元的政治正确。真理的“排他性”早被我们这个时代描述成心胸狭窄和思想封建。 Tim Keller在《为何是祂》这本书里,对这样的思潮有非常深刻的回应:“当人说真理是大过任何人所能掌握的,这在表面上看起来是很谦虚的,但如果以此来判定所有关于真理的宣告都是无效的,那么这个宣称本身就很傲慢…….我们必须问,你有什么绝对优势的根基,能让你把不同圣典所作的绝对性宣告变成了相对性的?”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耶稣在YouTube上爆红

王星然 本文原刊于《举目》57期        在YouTube上一夕成名的例子实在太多,2012年这把火不免烧到了教会界……         开车回家的途中, NPR(美国国家广播网)一个耸动的新闻标题突然钻入耳中:“耶稣最近在YouTube上爆红……”有点精神不济的我,当下立刻醒来,聚精会神地把这则报导听完。         新闻报导,美国西雅图一个23岁的年轻人Jefferson Bethke,写了一首诗“Why I hate religion, but love Jesus(为什么我讨厌宗教,但热爱耶稣)”。2012年初,他和朋友把这首诗配上很酷的音乐,拍成MTV,放在YouTube上,给他带领的团契学生看。        没想到这支只有短短4分钟的视频,一出炉就造成轰动──第一天吸引了200万人次观看,隔天变成600万,不到一个月累积1800万的点击率。接着,CNN、CBS、Washington Post、New York Times都跟进报导。         如果您是脸书的使用者,多半也看过这个年初在网上疯狂转发的视频吧?而且,您有没有注意到,转发的多是年轻人?         美国教会界对这事件的看法颇为两极:有人认为,这是基督信仰在主流社群媒体的一大胜利,为耶稣在YouTube上受欢迎而开心。但同时,也有许多牧者担忧,因为这意味着任何一个没有受过神学教育的人,只要略懂影片制作,就可能透过社群媒体,广泛地影响社会。         这是不是挺可怕的──牧师、传道人念了3年甚至更久的神学,每周绞尽脑汁地准备主日讲章,也就影响几十人或上百人,而这个23岁的毛头小子一上 YouTube,几千万人都可能受他的神学观点影响(知道这样写有些不厚道,而且影响力不能只看数量,也看质量,但姑且让我用这样的方式来突显问题的严重 性)。         现在,Bethke已成为美国教会界炙手可热的大会讲员,许多青少年事工都邀请他主领专题。 “讨厌宗教,但热爱耶稣”        到底Bethke在饶舌歌里唱了什么,在年轻族群当中引起这样广泛的共鸣?让我们来看看部分摘录: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周杰伦的惊叹号(王星然)

王星然       “我唱的歌词要有点文化 因为随时会被当教材        CNN能不能等英文好一点再访 时代杂志封面能不能重拍         随时随地注意形象 要控制饮食不然就跟杜莎夫人蜡像的我不像         好莱坞的中国戏院地上有很多手印脚印 何时才能看见我的手掌” 周杰伦《超人不会飞》 周杰伦——从歌手,变成一个品牌,然后进化成一种现象        套句时下流行的网络用语“人类已经无法阻止”周杰伦了。2000年出道的周杰伦,11张唱片张张热卖、作品屡屡获奖,超时代演唱会场场爆满;具有明星人气指 标意义的央视春晚,截至2011年,已4次邀请周杰伦镇场面;自2003年起,《时代杂志》曾数次报导他;2008年接受CNN邀约专访;2010年他被 美国商业杂志Fast Company评选为“全球最有创意100人”,去年年初更上一层楼,远赴好莱坞,重拍李小龙的成名电影《青蜂侠》,全球票房2.2亿美元!这些年,周杰 伦已经从歌手,变成一个品牌,然后进化成一种现象!教会查经班里的80后和90后都在听他的歌,看他演的电影,我们不得不问,周杰伦到底给了这个世代什 么?使这么多人对他产生共鸣?         乍看周杰伦实在不太有红的条件,《时代杂志》在介绍周的专文里,形容他“上下排牙齿过度咬合、鹰勾鼻、下巴 内缩”,连综艺天王吴宗宪都看走眼(起初吴发崛了周,但不认为他红得起来,所以有2年之久,只让他在幕后写写歌),凭心而论,爱耍帅装酷的周杰伦实在长得 不算有明星脸;唱起歌来,嗓音也不是特优,咬字则是他最大的问题;刚出道时的他木讷寡言,不善媒体应对,上节目接受访问时,常只回答一个字、一句话!有人 说萧敬腾(编注)是“省话一哥”,殊不知周杰伦才是开“省话”之滥觞! 美国虎妈也培养不出的周杰伦        淡江中学音乐科毕业的周杰伦,没有显赫的学历。他的高中英文老师回忆这个孩子,说他面部鲜有表情,还认为他有学习障碍;周杰伦在学校无法专注地学习数理,文 科表现也不突出,可是他的母亲却发现,这个安静害羞的孩子,对音乐有相当敏锐的天赋,因此,4岁就安排儿子开始上钢琴课,刻意培养他走音乐这条路。高中时 代的周杰伦,已经具备令人讶异的即兴演奏能力!在《三年二班》这首歌里,周杰伦毫无保留的渲泄他对升学竞争的厌恶,正当别的孩子在用功准备大学联考,他则 花更多的时间埋首琴房练琴。         通常,在台湾走音乐这条路,家境一定要好(很花钱);一定要上大学,最好再出国唸个硕士、博士。如果能在国际 比赛中得个大奖,那就更有前途!可是像周杰伦这样,连大学的关都过不了,是没什么希望的。从社会的眼光来看,他大概要在速食店或加油站打零工;运气好一 点,也许去YAMAHA卖钢琴!         这个社会定义成功的必要条件,也许周杰伦是一样也没有,但他有的是上帝给他的音乐天赋、满脑子的音乐创意、还有一位默默栽培他、支持他、不放弃的母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