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詩歌選粹

切莫爭 --調寄《浪淘沙》

鄭春回 (一) 罪人得重生,端賴主恩。 榮華富貴切莫爭, 生命長進靠追求,靈程進深。 信徒不記冤,十架救恩。 神國與義心裡裝, 順服、愛人、輕世界,試探能勝。 (二) 人性本軟弱,撒但肆虐。 主話心中能解惑, 肢体交通須常有,聖靈工作。 信徒常喜樂,主愛撐托。 禱告、唱詩,靈活潑, 得救、永生置首位,跪神寶座。 作者來自福州,到美國中西部印州探親時寫下此詩。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三期,1998年。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生命是……不是……

呂允智 生命不是 ‧無根之花、無木之果《約翰福音》15:4-8 ‧新布縫舊衣、新酒裝舊袋《馬可福音》2:21-22 生命不單是 ‧外表的宗教生活《馬太福音》23:5-28 ‧可見的事奉恩賜《哥林多前書》13:1-3 生命的特征是 ‧會長大成人《以弗所書》4:13-16 ‧會結出果子《詩篇》1:2、《約翰福音》15:5 ‧願與天父親近《羅馬書》8:15《加拉太書》4:6 ‧願與人相交《以弗所書》4:1-3《約翰壹書》1:1-3 ‧願脫離罪惡《羅馬書》8:2 生命的律是 ‧置之死地而後生《馬太福音》16:24-25《哥林多後書》4:7-12 ‧由降卑而升高《馬太福音》23:11-12《腓立比書》2:6-9 ‧由軟弱得能力《哥林多後書》12:9-11 ‧因受苦得榮耀《羅馬書》8:17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三期,1998年。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抓住

梁元 在殘雪的街上行走 驀地被人抓住衣領 灰色的刀尖抵在胸口 然後,沉重的腳步進入鄰家 一陣聳人的笑在夜晚 開放出黑色的戀之花 車聲唐突如雷 你突然被失眠抓住 樹枝伸出顫巍巍的手 把浮游於夜色的月亮抓住 交往多年的朋友 微笑着緩緩取下面具 你被人生的猙獰抓住 在舉棋不定之間 你被路抓住 機械地沿着規定的方向 去超級市場買廣告商品 或者踏進教室 學一門不感興趣然而實用的學科 人走出一條路 但後來被路抓住 也有許多時候 你被靈感抓住 去苦竹叢生的山上 尋覓雞鳴茅店酒旗 在城市黃昏的街燈下 就着綿綿雨絲的琴弦 彈響藍吉它 在充滿生機的四月清晨 墓穴的石板被移開 穴內是空的衣袍里沒有屍首 一粒麥子死了又復活了 在風中和菜花一齊歌唱 你曾被苦難抓住又被釋放 […]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受洗

趙亞平 約旦河的水 汨汨流淌 跨過兩千年的歲月 流到我身上 罪被洗濯 靈魂蘇醒 神國又添了 新生命的脊樑 一座見證的碑 將為主熠熠生光 作者曾在莫斯科韓國人辦的神學院進修。現參加莫斯科華人基督教會。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新的我

樂 平        信主後,最明顯的改變就是對“上帝與自我”,有截然不同的認識。過去我是以自我為中心來做人做事,現在才知道:若願舍己,以上帝為中心,人的“自我”會有何等大的改變…… 感受上帝的愛,就能溶化自我冷酷的心; 求上帝的寶血洗滌,就能洗凈自我的罪污; 接受上帝的管教,就沒有自我的抱怨、脾氣; 認識上帝的偉大,就有自我的謙卑; 敬畏上帝,就有自我的智慧; 仰望上帝,就有自我的盼望; 體會上帝的看顧,就有自我的價值、尊嚴; 了解上帝的大能和智慧,就有自我的順服、信靠; 順服上帝的主權,就有自我的耐心、剋制; 進入上帝的避難所,就有自我的平安; 為上帝放下自己的執着,就有自我的自由; 跟上帝溝通,就有自我生命的更新; 追尋上帝的榮光,就有自我的提升; 讚美、感謝上帝,就有自我的滿足、喜樂; 領受上帝的恩典,就有自我的幸福; 有上帝同在,就有自我的安穩、順利; 合上帝心意,就有自我真正的成功; 遵守上帝的命令,就有自我的豐盛; 運行上帝的旨意,就有自我的實現; 與上帝同行,就有自我限制的突破; 和上帝聯合,就有自我永恆的生命。□ 作者來自北京,現住澳洲。 本文原刊於舉目前身《進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讚美的羞愧

甘佩 上帝啊,自從信靠你,悠悠天地間我們不再流浪,因為你就是家。 上帝啊,自從信靠你,人生河流中我們不再迷航,因為你就是燈塔。 上帝啊,自從信靠你,驚濤駭浪我們不再懼怕,因為你就是平靜的港灣。 上帝啊,自從信靠你,黎明前的黑暗我們不再恐懼,因為你就是明亮的晨星。 天父啊,我們欲將小鳥的鳴囀,作為甘醇的讚美獻給你; 可是我們羞愧萬分,因鳥兒的歌喉是你的賜予。 天父啊,我們欲摘下天上的繁星,拼成絢麗的詩句獻給你; 可是我們羞愧萬分,因滿天的星辰也是來自你。 天父啊,我們欲將叮咚的小溪,作為悠揚的韻律獻給你; 可是我們羞愧萬分,因溪水的韻律也是你賜予。 天父啊,我們欲採集百花的芬芳,匯成優美的禱告獻給你; 可是我們羞愧萬分,因花朵的馨香也是來自你。□ 作者來自大陸,現在加拿大多倫多讀神學。 本文原刊於舉目前身《進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呼喚

夏維東 我聽到了來自天頂的聲音 在人工培植的花朵之間真實地綻放 於是 春天再次擁有原始的生機 我看到了來自天頂的聲音 在疲憊不堪、遮天蔽日的旗幟之間燃燒 於是 真理露出純粹的蔚藍 簡潔如陽光 柔軟似清風 洞穿午後面無表情的房舍和昏昏欲睡的房客 於是 聾子聽見童年父親的歌謠 在記憶的青草地上嘹亮 於是 瞎子看見兒時故鄉的炊煙 在淚水的漩渦中溫柔起舞 我們還等什麼? 旗幟已經破碎 口號已經嗚啞 激情已經枯萎 流浪已到終點 收拾起心情吧 順着那聲音 讓我們踏上歸途。 作者來自安徽省,作家,現於美國東岸工作。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一期,199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