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俄利根

本文原刊於《舉目》59期 李亞丁        俄利根(ADAMANTIUS ORIGEN,又譯奧利金)是古代東方教會最為著名的教父,亞歷山大學派的主要代表。在早期東西方教會眾教父中,他是最有影響的一位,他的思想為後世基督 教神學,奠定了深厚的基礎。與他同時代及後來的教父和聖徒,都或多或少地得益於他,有“眾聖之師”的美譽。在教會歷史上,俄利根被稱為第一位偉大的系統神 學家;第一位偉大的屬靈作家;第一位偉大的釋經家;第一位偉大的宣道家;第一位偉大的教育家及學者,等等,並且他是一位極為虔誠可敬的偉大聖者。 一、俄利根的生平        俄利根於主後185年前後,生於北非的亞歷山大,父母都是虔誠愛主的基督徒。父親名叫李奧尼德(Leonides),可能是希臘人;母親熟諳希伯來文,估計 可能是猶太人。俄利根自幼隨從父親研讀聖經,學習邏輯學、修辭學等。他天性聰穎好學,對聖經內容過目不忘,並且勤於思考,常常向父親提出聖經問題。對孩子 過人的才華與智慧,父親既驚且喜,常常在孩子深夜熟睡之際,親吻孩子的胸膛,以為聖靈就住在孩子的心裡。         主後202年,羅馬皇帝瑟維如斯逼迫教會,俄利根的父親入了大牢。17歲的俄利根寫信鼓勵父親,不要為家庭擔憂以至於否認信仰,並表示要和父親一起為主殉道。後來虧得母親慈愛的攔阻,才免於難。事後看來,上帝藉著他母親成就主的計劃和美意。         李奧尼德最終為主殉道,家中一切財產都被沒收。作為長子,俄利根靠教書維持一家8口(一母6弟)的生活。主後203年,亞歷山大的主教底米丟,著手恢復在大 逼迫中、被關閉的聖道學校,18歲的俄利根出任聖道學校的校長。為了更好的研讀聖經,他從他母親和一個猶太拉比那裡,苦修希伯來文;為了教授神學,他苦心 鑽研希臘哲學和各種學問。         在聖道學校,俄利根除教授聖經、神學和哲學外,還講授邏輯學、數學、物理學、幾何學及天文學等多種學科。為了 學術研究與交流,俄利根曾前往羅馬、巴勒斯坦、阿拉伯、希臘各地遊歷,結識了許多著名學者和教會領袖。在他的勵精圖治之下,聖道學校聲譽日隆,名揚四方, 吸引多人,甚至許多異端、異教之人前來求學受教。俄利根在亞歷山大執教13年之久,為教會培養出許多人才,而且他的學生中有好幾位在逼迫中為主英勇殉道。 俄利根總是鼓勵、安慰這些殉道者,而且他自己也多次身處險境,在上帝特別保守下才倖免於難。         俄利根的引人之處,不僅僅是因為他廣博的學 識,更是他聖潔的道德生活。俄利根的道德生活從孩提時代直到晚年,幾近純潔無瑕,無可指摘。他以口傳道,以身行道。在生活上,他幾乎一字一句地遵行耶穌基 督的教訓。他工作而不受薪,不接受學生的任何饋贈。他說:“上帝所賜給祭司的不是屬地的產業,因為上帝自己是他的產業,這是祭司和其他人的區別。正如基督 所說‘凡不撇棄一切跟從我的,不配作我的門徒’。”他不使用任何非生活必需品,保持一種極低的、令人難以想像的生活水準。他沒有多餘的衣服,不穿鞋子。飲 食極為簡單,很少睡覺,且睡在地上或光板床上;他常常禁食,甚至損害了健康。大部分時間,他都用來讀書和靈修,從來不為明天憂慮,過著一種近乎極端的禁慾 生活。         由於俄利根淵博的學識和高尚的品德,使多人受感而悔改歸向基督,其中不乏達官顯貴,甚至連皇帝的母親朱麗亞.瑪米婭也邀請她去安提 阿,聽他傳講基督真理。因為在跟隨他的人中有不少女性信徒和學生,為了在和她們接觸交談時避嫌,也是為了避免情慾上的試探引誘,俄利根依據《馬太福音》 19章12節,竟毫不猶豫地自閹。此舉曾招致許多非議和攻擊,並且成了他以後受任聖職的障礙,這些是他始料不及的,到晚年曾為此表示懊悔。         […]

No Picture
成長篇

教會史話(35):前車之鑑

呂沛淵 本文原刊於《舉目》41期         迦克墩大公會議(451年)之後,《迦克墩信經》成為羅馬 帝國內教會的信仰準則。對於西部教會來說,以羅馬主教利歐的《大卷》為依據的信經,當然是無可置疑的正統教義。然而在帝國東部的教會,仍處於紛爭的狀態。 聶斯多留派的信徒,向東遷移至邊境的艾狄撒與波斯帝國;屈利羅派中的守舊分子,對於《迦克墩信經》持懷疑的態度,認為利歐的基督論,不過是比聶斯多留派稍 好一點。這些人士被稱為“一性派”(Monophysites)。 “一性派”的抗爭        這些人認為《迦克墩信經》說主基督具有神人二性的區分,等於是主張基督具有兩個實体,不啻是否認了在基督裡“聖道”與“人性”的合一。雖然他們不全然贊同猶提克的“一位一性論”(被“迦克墩大會”定罪,但是仍堅持“主基督在道成肉身之後,只有一性”)。         東方的“一性派”運動,不僅得到一些主教們的支持,更獲得埃及與敘利亞北部修道團体的熱烈擁護;也因此得到當地一般信徒的全力支持。所以,康士坦丁堡皇帝所面對的,不僅是教會的紛爭,也是埃及與敘利亞人民的政治分派。        舉例來說,當亞歷山大主教長狄奧司科(“一性派”的主將)被定罪放逐後,繼任的普若提瑞(Proterius)遭到暴民抵制,必須由皇帝派兵護送上任。耶路 撒冷主教長因為簽署《迦克墩信經》,而被教區民眾驅逐,避難於康堡。當皇帝麥吉安於457年逝世時,亞歷山大的暴民竟將主教普氏處死;“一性派”領袖們擁 立提摩太為主教。新任皇帝利奧(Leo)在東部各省召開主教會議,確定主教們都支持《迦克墩信經》與制裁提摩太之後,他才能於459年下令放逐提摩太。        在敘利亞的安提阿, “一性派”領袖在469年趁著主教長出外不在時,另立彼得為主教長。他將“一性派”的教義放入崇拜儀式中,直到471年被除位放逐。皇帝利奧於474年離 世之後,繼任皇帝鄭諾(Zeno)在位不久,因宮廷政變由巴西里克(Basiliscus)篡位。他倒向“一性派”以獲得民眾支持,並立刻召回提摩太與彼 得,出任亞歷山大與安提阿的主教長;後來且發表諭令,定罪利歐的《大卷》與“迦克墩大會”的決議。此諭令獲得東部大多數主教的支持,以及民眾的廣大歡迎。 聯合條款        然而,康堡主教長雅凱修(Acacius)並未臣服於巴西里克的要求,他獲得羅馬主教以及康堡修士的支持。兩年之後,巴西里克失勢退位,鄭諾恢復皇位。巴西 里克所施行的政策,顯示出“一性派”在民間的勢力浩大。鄭諾復位之後,瞭解民情,經由雅凱修的輔佐設計,決定採取妥協和好路線。        他在 482年發表出名的諭令“聯合條款”(henoticon),其中聲明“康士坦丁堡大會”與“以弗所大會”所持守的《尼西亞信經》,足以界定正統信仰;定 罪聶斯多留與猶提克;認同屈利羅的“十二定罪條款”;對於利歐的《大卷》與《迦克墩信經》的“兩屬性”教義避而不談。換言之,鄭諾表明容許各方對《迦克墩 信經》有不同的解釋,盼望藉此妥協方法達至和平共存。        鄭諾的“聯合條款”獲得亞歷山大與安提阿主教長的簽署同意,在東方教會帶來暫時的和平。鄭諾的繼任著亞拿他司(Anastasius,491-518在位),也是蕭規曹隨,所以“聯合條款”從482年起施行在東方,帶來36年的暫時安寧。 東西方教會的分裂         “聯合條款”並未讓“一性派”完全滿意,因為其中並未定罪《迦克墩信經》中的一些字句。另一方面,在羅馬主教眼中,“聯合條款”並未持守《迦克墩信經》為必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