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書推介

新書介紹――《教會歴史中傑出的女性》

古今中外的教會歷史中,許多女性在時代的轉折點,都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她們卻大多隱藏幕後,鮮為人知。另有一些才德的婦人,超越傳統的框架,“敢為天下先”,成為一些特殊事工的先鋒。在歷史教科書中,這些女性雖然少被記載,但她們的貢獻卻不容忽視。 在這本小書中,我們特意介紹24位中西賢妻良母和單身女宣教士,作為教會歷史中傑出女性的典範。 當你讀到這些人這些事時,請試著“穿越”到她們身處的時空中,聆聽她們的言談身教;請與她們一同流涙求告;請投入她們的英勇委身;請觀察她們如何在“成工”的男人身邊,相夫教子;請正視這許多單身女性,如何在大時代的風雲中,頂天立地。 本書內容已製作成視頻,於2019-2020在[海外校園機構]的橄欖社區播出。海內外眾教會的姐妹團契或各個(不分男女或年齡)小組聚會時,可以先播放視頻,再閱讀文章後,根據每一篇文章的討論題目交流分享。 24位人物視頻總鏈接表     *歡迎向[海外校園機構] 訂購,電話310-328-8200。每本定價9.95美元,外加運費,加州居民另加州稅。港台讀者可向當地基督教書店購買。

好書推介

欲窮千里目(蘇文峰)2021.03.29

我們比較注重以羅馬帝國為主體的大公教會,研究他們在西方歷史中的傳承、分合、更新、變革、宣教,卻忽視了基督教(廣義)在東方中亞地區並駕齊驅的發展。賀宗寧出版的這本《歷史的空白》,可說是在中英文的教會歷史書刊外,獨樹一幟的新作,其史料甚至近至21世紀。 […]

古今人物

教會歷史中傑出的女性——燃燒的文字傳教士蘇恩佩(丁怡嘉、蘇文峰 )2020.11.13

《突破》創刊時,蘇恩佩還在癌癥的治療中,每兩三個月就要去醫院檢查、取藥。她近乎瘋狂地投入工作,每天12小時以上,不斷地為主燃燒,身兼編輯、寫稿、公關、督導等職位。終於,1982年4月11日復活節當天,這根自焚的蠟燭燃燒殆盡,安息主懷,年僅52歲。蘇恩佩過世前一天,跟蔡元雲醫生通了最後一次電話,她說:“我預備好了,沒有一點遺憾!” […]

成長篇

挖掘教會歷史,推動宣教工作(吳迦勒)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5.11.9,文/吳迦勒。溫州教會自1867年建立以來,留下了很多可歌可泣的見證。這些見證,部分已付諸文字記錄,但基本上為英文,很少是中文的。近年來,本地、海外的基督徒,自發、自費地做了大量工作,記錄、整理溫州教會歷史。成果顯著,亦激勵了溫州基督徒起來宣教。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不要患健忘症

今年感恩節,機緣巧合, 閱讀了出版不久的中譯本《清教徒的腳蹤》。該書收錄了上世紀50年代至70年代,英國著名傳道人鍾馬田(Martyn Lloyd-Jones)在“清教徒論壇”(研討會)宣讀的多篇論文。跟隨著鍾馬田的筆端,我第一次走近(還不敢說“走進”)清教徒的生活。 […]

No Picture
成長篇

中國教會60年(一):神的帶領在哪裡?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謝文郁        抗戰勝利後,共產黨和國民黨逐鹿中原。到了1949年,雖然中國這片土地上仍有戰火硝煙,但對於每一個頭腦清醒的中國人來說,鹿死誰手已無懸念。         改朝換代已是定數,共產黨成為執政者。對此,中國基督徒有人歡迎,有人悲觀,有人疑慮。 基督徒應該如何面對新的當政者?教會何去何從?神是掌管歷史的主,歷史上發生的每一件事都有神的帶領。那麼,神的帶領在哪裡? 新政府的態度         這一年,中國大陸有基督徒約100餘萬(不包括300餘萬天主教徒)。其中,84萬隸屬於西方宣教士建立起來的教會,其餘的則隸屬於地方教會(包括聚會所、耶穌家庭等)。          對於新政府來說,如何處理這100餘萬人是一件棘手的事。相對當時的4億多人口來說,這100餘萬是一個小小的數目。但是,從一開始,中國的基督教就背上洋 教的稱號,“和海外的西方列強有著不可分割的政治關係”。如何處理這100餘萬人,直接涉及新政府對西方列強的戰略關係。         新政府成立後不久,開始驅逐西方宣教士。1951年1月,教育部接管了所有接受外國津貼的大學、教會學校和醫院。1951年6月15日,上海《解放日報》公開宣稱,“教會學校”這個名詞已送進了歷史博物館。1952年之後,在中國這片土地上,就看不見公開的西方宣教士了。         政府還要切割中國基督徒和海外的聯繫。因為中國基督徒並沒有整體性地對抗政府,他們不少人對新政府充滿期望,並投身於新中國的建設中,所以新政府無意打擊他們。但是,有一點是很明確的,那就是,他們必須服從新政府的領導。         1950 年5月,總理周恩來先後3次接見基督徒代表,明確指出,基督教的最大問題,是和帝國主義的關係問題。他的原話是:“近百年來基督教傳入中國和它對中國文化 的影響,是同帝國主義對中國的侵略聯繫著的。基督教是靠著帝國主義槍炮的威力,強迫中國清朝政府所簽訂的不平等條約,而獲得傳教和其他特權的。因此,中國 人民對基督教曾產生一個很壞的印象,把基督教叫作‘洋教’,認為基督教是同帝國主義對中國的侵略分不開的,因而也就反對基督教。”         而且,周恩來強調:“今天美帝國主義仍企圖利用中國自己的宗教團體來進行破壞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活動。”周恩來的這種說法,就是新政府對基督教的基本評價,也是政府處理基督教問題的基本原則。 吳耀宗橫空出世        1950年6月25日,朝鮮戰爭爆發。新政府直接對抗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列強。這攪動了1900年八國聯軍攻入北京的歷史記憶,巨大的民族主義熱情開始湧現。如何處理好100餘萬基督徒,使之與海外隔絕,並融入中國新社會,對於新政府來說,就有了直接迫切性。         10 月9日,中國人民志願軍跨過鴨綠江入朝參戰。中國基督徒如果不響應政府的宣傳,公開反對美帝國主義,那就等於他們確實是西方列強侵略中國的工具。但是,中 國基督徒真能夠擺脫“洋教”的指責嗎?在和西方宣教士的長久交往後,要他們完全放棄積澱的西方情結,是符合神的心意嗎?        切割中國基督徒和西方列強的聯繫,在政府看來,主要在這幾個方面:一是斷絕經濟上的來往,二是組織上的獨立,三是思想上的改造。         這個切割是政府要求的,但是,要完成這個任務需要教會的配合。於是,人們看到了一場由政府主導的基督教“三自運動”。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本篤16世的退位及教皇的歷史

本文原刊於《舉目》61期 賀宗寧            教皇(教宗)本篤16世於2013年2月28日辭去教皇之職,正式退位。這在西方國家引起不小的波瀾,因為教皇是終生制(上一次教皇退位是在1415年,距今近600年,是天主教內部鬥爭的結果)。 在天主教裡,教皇是基督在地上的“代理人”,有權決定人靈魂的去處。天主教也稱耶穌的門徒彼得為第一任教皇。其實,這兩點都是有爭議的。            天主教根據的是新約聖經《馬太福音》16章的記載。耶穌說:“你們說我是誰?”西門彼得回答:“你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兒子。”耶穌對他說:“西門巴約拿,你是有福的﹗因為這不是屬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我還告訴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陰間的權柄(權柄:原文是門),不能勝過它。我要把天國的鑰匙給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凡你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太》16:16-19)            對這段聖經,天主教的理解是:            1. 耶穌說教會要建立在彼得這磐石上(“彼得”的意思是“石頭”)。            2. 彼得有權力決定一個人是否能上天堂。            3. 教會歷史上,彼得是第一任羅馬主教,也就是第一任的教皇。            很不幸的,這3點解釋都是有問題的。            1. “彼得”這個名字,確是“石頭”的意思,但這是一個陽性的名詞,而接下來耶穌說的“磐石”,是陰性的名詞。所以,耶穌指的,應該不是彼得。            不少的解經家認為,耶穌所說的“磐石”,是指彼得說的“你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兒子”(《太》16:16)。教會是建立於“耶穌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兒子”的真理上面。接受耶穌為基督,承認祂是上帝的獨生愛子,為世人的罪來到世上,在十字架上受死,這才是教會建立的磐石。           “基督”的意思,是“上帝所膏立的”,就是猶太人所盼望的彌賽亞。在猶太人習俗中,凡是君王或祭司都需要經過“膏立”。            2. 耶穌雖然在《馬太福音》19節說了“我要把天國的鑰匙給你……”,好像是把人進天堂的權力交給了彼得(天主教甚至推演出,彼得的繼承人──所有的教皇,都有這樣的權力)。然而,就在《馬太福音》18章18節,他也對所有的門徒說:“我實在告訴你們,凡你們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凡你們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所以,明顯的,這個權力是給了所有的門徒,也就是整個的教會。            這句話可以理解為,教會若是能帶領人相信那建立教會的磐石真理,那信了的人就可以進天堂。不然,人就不能進入天堂。           3、教會歷史上,並沒有證據表示彼得是第一任羅馬主教。事實上,在第一世紀,教會根本沒有“主教”職位。在新約書信中,凡是提到教會領袖,用的都是複數。也就是說,教會在開始的時候,沒有教會是由一個“主教”來帶領的,而是好幾位領袖同工、一起帶領。            看教會歷史可知,彼得是在羅馬尼祿皇帝時被處死的。即使彼得是基督教教會的領袖,他也只是領袖之一。而那時的羅馬教會,也不在眾教會中最具影響力的。事實上,在彼得被殉道之後的主後70年,羅馬將軍提多攻破耶路撒冷、毀掉聖殿之前,耶路撒冷教會才是當時所有教會之首。那時,沒有所謂“教皇”這個職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