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那年我回京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裡潔        我是獨生女,北京人。父親去世早。母親再嫁時,我15歲。繼父有6個子女,都比我大。哥姐們不和父母一起住,只有我。         我28歲結婚,生了大女兒。3個月後將女兒留給母親,就去美國與先生團圓了。一去就是近20年,定居了美國。        母親曾在女兒快2歲時,送她來美國,並住了3個月。回去前,和我們生了過結。母親因此發誓不再來美。我道歉了,也沒有什麼效果。 匆匆趕回        多年來,母親活在對諸事的失望中得病,大大地喪失了記憶力、分辨力和判斷力。甚至失去了嗅覺,味覺,有高血壓、心臟病和糖尿病。以致情緒極其低落,常常感到恐懼和孤獨,不想吃,不想玩,也不想做任何事。        一天,她暈倒了,搶救了過來。半年後,又暈倒了,又搶救過來。姐姐們問我怎麼辦,因為為母親和繼父老兩口,都喪失了生活能力,不能彼此照顧了,又不肯去老人院,也不要全時間的保姆。         由於母親不答應來美國,我只能丟下先生和3個孩子,匆匆地趕回北京。        那是個冬天,下飛機時又黑又冷。孤單一人叫了出租車,到家放下行李,向驚喜的老繼父問候了一聲,就急急地去了醫院。母親又蒼白又虛弱。看見我,也很驚訝高興。接下來的10幾天,我每天為兩位老人買菜、做飯,送飯。到醫院沒有直達的公車。要走路和等車。天亮得晚,黑得早,我總是在黑暗、寒冷的街上行走。加上時差,睡眠不好,又來了月經,身心都很疲乏。 成事在“天”        母親一天天好起來,終於於可以出院,回家慢慢調養了。但是,我不能一直呆在中國陪伴她呀!該怎樣安排兩位老人呢?        以前,一提到來美國,母親總是以照顧繼父為由拒絕我。現在,她自顧不暇,怎麼照顧另一個人呢?我麼勸她和繼父一起來美國生活,她聽後使勁地搖頭說,那怎麼行?會把你累死的!母親心疼我。         我常常為為母親禱告(我移居美國6年後,就信了耶穌基督)。回京照顧母親的這段日子,我天天都是靠讀聖經和祈禱,得到力量和安慰的。父母的去向,也是我禱告 的主要內容。一天晚上,我跟上帝祈求:“如果可能,請在明天賜給我機會,與母親再次談去美國之事。如果她同意,就讓我明確知道此事是出於你的意思,並求你 賜我勇氣和力量,能堅定地向前走決。”        上帝回應了我的禱告。第二天,我真的有機會和媽媽重談到美國生活之事,媽媽竟然答應了。我非常激動 和興奮。我一告訴自己要冷靜,坐下來定計劃。算了算,我還有21天就要返美了。這21天中,還夾雜著聖誕和元旦假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我要為母親辦護照、簽證、機票,以及整理行李,難度之高,等於是“不可能”。         所謂“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對於基督徒而言,這“天”當然就是上帝!我相 信神即將要我經歷在人眼中不可能成就的事,我因而格外興奮和激動,信心百倍!這不是自高的、盲目的自信心,而是源自我對上帝的認識。我知道一切都掌握在祂 的手中。祂是一切的統治者,祂有最高的權柄和最大的能力! 辦理護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