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此生無聲勝有聲

巫恩霓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5期 蕭邦的傳人        在美國西雅圖市,一座不大的教堂裡,一位上了年紀的、風度翩翩的音樂家,站在講台上,舉起雙手說:“弟兄姊妹們,現在我要用這雙再生的手為主作一個見証。”說完就走到鋼琴旁。         他剛觸動琴鍵,人們就被他那獨特的姿態和強有力的藝術感染力征服了。他的琴聲時而高吭,時而低迴,時而歡騰跳躍,時而如泣如訴,行雲流水般在教堂的四壁迴響。蕭邦的魅力一點點地從他身上散發出來。         這個鋼琴家就是許路加教授。他有著高大的身材,捲曲的頭髮,還會說一口純正的英語。他的父親是個牧師,他兄妹九個全按聖經中人物取名。他的母親因從小被外國人收養,會說英語和彈鋼琴。她把這些都教給了孩子。         許路加就生長在這樣一個清貧但非常安恬的家庭。他很喜歡音樂,禮拜堂聖樂的莊嚴氣氛薰陶著他,培養了他音樂的靈性。         他很喜歡彈鋼琴,極有天賦音樂感。他進步得太快了,漸漸地,母親教不了他了。他應該出去拜師學習,可是,拮據的家境,怎付得起昂貴的學費呢?         終於有一天,他遇到了伯樂,願免費教他。後來又遇到音樂專家慧眼識英雄,使他進了音樂學府。進校後他學習刻苦,又得到名師指點,演奏水準越來越高。         後來他又遇到了一位來自波蘭的音樂大師--一個鋼琴家,也是蕭邦的第十代傳人。當這位音樂大師聽到許路加彈琴時,非常欣賞他的藝術才華,說:“蕭邦的第十一代傳人在中國,就是他-許路加!”         他要把許路加帶到國外去,親自培養他。可當時的中國政府不放行。就這樣,一個被外國人發現的天才音樂家,卻被中國人埋沒,一埋沒就是幾十年。 非人的折磨         許路加在藝術上攀登高峰,可是他的政治地位卻在底層。當時中國把意識形態看得比一切都重要。中國是無神論國家,而許路加是牧師的兒子,因此一切藝術家所擁有的權利,包括演出、比賽、出國深造、外出文化交流……均被剝奪。         當文化大革命風暴席捲中國大地時,文化領域比任何地方都更恐怖,對許路加來說,則是雪上加霜。當時,他留校做了老師,因為曾經上課時向學生傳福音,於是被關 起來,還受打罵、折磨。有一天,紅衛兵對他說:“你信耶穌,我們釘你十字架!”他們把一顆釘在墻上、用以懸掛毛澤東畫像的大粗生銹鐵釘取下來,把它釘進許 路加的鼻子裡面去。         又有一次,他們聽見許路加輕聲唱讚美詩,於是用一種黏性很強的膠布封貼住他的嘴,到吃飯時再猛力撕下來。每天都這樣,時間長了,一個明顯的十字架印跡在許路加嘴邊顯現出來。可他的心仍然在唱:“十字架,十字架,永是我的榮耀。”         “今天要弄斷他的手指!”有一天,他們這樣叫囂。這回許路加驚慌恐懼。誰都知道,對於一個鋼琴家來說,手指是第二生命啊!他不想對他們求饒,他想自殺,他不願失去雙手,這比挖他的心還難受。 苦中得智慧         他忽然想起《羅馬書》第8章36節:“我們為你的緣故終日被殺,人看我們如將被宰的羊。”他於是向神大聲呼求:“主啊,救救我這將宰的羊吧!”緊接著,他心裡又出現了《羅馬書》8章37節:“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他立刻就有了力量。         他的手指被竹子夾住,暴徒們用力擠壓,擠得竹子都斷成幾截了。又用磚頭來砸,一定要砸斷他的手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