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13 / 60 Next Page
Basic version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13 / 60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舉目

BEHOLD

I

Issue 70

I

2014 November

I

11

後現代人非常在

乎的,就是真誠。如

果我們能做到,也會

得到不少加分。

結語

當 今 的 北 美 華

人教會已進入多元

化。我們這一代的基

督徒,從留學到定居

美 國, 深 受 現 代 主

義 的 薰 陶, 思 維 傾

向 理 性, 容 易 使 用

黑白分明的態度評論

事情,把真理簡約化

reductionism

)。

我們的下一代卻

非如此。他們受後現代文化的洗禮,對他人詮釋的

“絕對真理”存保留態度,對權威不敬且更遠之。

思維方式、溝通方式,與我們這一輩有極大的差距。

筆者淺談的一些心得,希望對我們這兩代人的

交流有幫助。

走筆至此,想起中國古代曹丕和曹植的故事。

他們是兩兄弟,但是曹丕為了權力,連弟弟也不放

過。曹植寫了一首詩,後面的兩句,很值得我們

警惕: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我們弟兄姊妹,也是如此。“一主、一信、一

洗、一上帝”,就是合一的前提。願主的愛,臨到

不同時代的人,讓世人看見,把榮耀歸於上帝。

u

參考書籍:

1. Robert Webber

,《新銳福音派:新世代教會模式

蛻變》,王念慈譯,(臺北: 浸信會出版社,

2009

)。

2.

關啟文、 張國棟編,《後現代文化與基督教》,

(香港:學生福音團契出版社,

2002

)。

3. James K. A. Smith

,《與後現代大師一同上教會》,

陳永才譯,(香港:基道,

2007

)。

作者為英國愛丁堡大學倫理學博士,現任北美中華福

音神學院教務主任。

友誼

在我每個朋友身上都有某些東西,是只有其他朋友可以將它激發出來的。我沒有辦法光憑自

己就徹底發揮,我需要自己以外的其他光芒,來引發出自己所有的層面。

現在威廉斯(

Charles Williams

)死了,我將再也見不到托爾金(

J. R. R. Tolkien

)對他所說的

笑話的反應了,更別提托爾金不再能被他激發更多的光芒。對我來說,當威廉斯走了以後,我得

到的只是更少的托爾金⋯⋯

由此觀之,友誼展現出一種“相似又相近”於天堂的榮耀—在天堂有廣大蒙福的群眾,其

多不可勝數,彼此增加這對上帝的擁有,因為每個靈魂都由各自的角度見到上帝,並且毫無疑慮

地向其他人分享他所看見的。正如一位年老的作家所說的,這就是以賽亞的異象中,天使撒拉弗

要彼此呼喊:“聖哉,聖哉,聖哉”的原因(《賽》

6

3

)。

當我們彼此越分享天上的靈糧,我們所擁有的就越增多。

C. S. Lewis,

The Four Loves

(Harcout, 1960), p.61-62.

書 林 萃 語

談妮 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