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21 / 60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21 / 60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文·七路

當我們談睡覺的時候

在焦虑中,有人在晚上,不愿意或者无法安稳地入睡;

在安稳中,有人在清晨,不愿意或者无法真正地醒来。

這幾日,智齒發炎,面部腫脹,夜不能寐。

于是,我再一次下定決心一定要拔掉它。每次

“智齒”發炎都提醒我一件事,那便是自己缺

少“智慧”,生活作息沒有節制,又被諸多思

慮纏繞。

想到約翰派博牧師有一篇關于“睡覺神學”

的文章,寫得妙趣橫生,發人深省。因為睡覺

絕不是睡覺這么簡單,在睡覺的背后,凸顯出

了我們在世的生活以及我們與上帝的關係。

有沒有這么嚴重?還真的有。當下很多人努

力不讓自己睡,很多人拼命不讓自己醒。睡或

者不睡,的確是個問題。

睡不

,醒不來

沒有哪一個時代,人心像今天處在如此一個

焦灼不安的狀態中,也沒有哪一個時代,人心

像今天處在如此一種麻木的安穩中。

在一篇名為《總有人要負責失敗》(註1)

2017年終盤點文章中,作者這樣說:“先是年初

一篇《深圳兩套房,面臨失業,中年財務危機

引發家庭悲劇》刷爆中產朋友圈,接下來“華

為開始清理34歲以上職員”的傳聞又加劇了技術

白領的焦慮感,最新的案例,則是前幾天中興42

歲老程序員墜樓事件,為全年劃上一個悲情句

點。人們紛紛開始兔死狐悲,物傷其類:“這

種失業悲劇會輪到我頭上嗎?”

另外一種焦灼,則是人僭越的欲望指向。在

這個信息爆炸的年代,人們以各種方式囤積知

識。在我們的心中似乎有一個潛意識(這也是人

文主義之后人們對自我膨脹的認識),那就是只

要給我們足夠多的時間和知識,我們就可以成為

神。我們喜歡把各種收藏的資料塞進硬盤或上載

雲端;我們付費訂閱了各種的學習資料;隨手收

藏了各種“干貨”;但這些累積的東西成為了提

醒我們為何還不看的焦慮的存有。

與此相反的,一種安穩中的麻木也處處可

見。這麻木衍生出了一系列文化詞匯:佛系、

、涼了……而且所指代人群也迅速蔓延。

不信,你去問問第一批90后吧。這狀態,也在

社會最中堅力量的中年人身上表現出來。因此

“油膩中年男人”被頻頻刷屏。人到中年,萬

事哀休,頹喪和虛無成了精神的“進行曲”。

“不想再做人,不想再忙碌,不想再思想,不

想理解需要理解的東西”。有人說: “不想”

未嘗不是一種“高貴的消極”。

在焦慮中,有人在晚上,不願意或者無法安

穩地入睡;在安穩中,有人在清晨,不願意或

基督徒在談什

|生活與信仰|

透 視 篇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