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22 / 60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22 / 60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者無法真正地醒來。這是一個睡不

,醒不來

的時代,這不僅同時體現在這個時代中,也表

現在同一個人身上。

這許多人的狀態似乎也成了一部分基督徒的

狀態。抓住世人的焦慮和欲望同樣抓住我們,

我們甚至比他們更嚴重,因為還要“操心”屬

靈的事情,夜不能寐成為了常態;抓住世人的

安樂也同樣吸引

我們,使我們晨不能起,再

也不知道何為“中國的早晨五點鐘”。

承認軟弱,學會安息

上帝卻通過一個最簡單的方式提醒

我們,

人需要休息,人需要看到自己不是上帝。正如

派博牧師所言:“每一天,上帝藉

睡覺這件

事提醒我們,我們不是神。‘保護以色列的,

也不打盹,也不睡覺。’(《詩篇》121:4)以

色列會打盹,也會睡覺。我們不是神。

每天,神讓我們躺在床上,像得了某種病的

病人一樣。這種病就是長期以來我們認為自己

可以控制一切、自己的工作不可替代。為了治

癒這種病,上帝每天都讓我們有一次毫無作為

的經歷。一個好強上進的公司經理竟然每一天

都不得不放棄所有的控制力,變得像吃奶的嬰

兒一樣柔弱,真是讓人不好意思!”

人是很不願意承認自己是軟弱的,因為這

個世界是強者的世界。這個世界區分出高端和

低端,這個世界崇尚更快、更高和更強。這

個世界所誇耀的,卻是上帝所厭棄的。《詩

篇》說:“他不喜悅馬的力大,不喜愛人的腿

快。耶和華喜愛敬畏祂和盼望祂慈愛的人。”

(《詩》147:10-11 )

在人生中,我們有時被迫承認自己的軟弱,

但這種承認有時也是心有不甘,是怨天尤人

的。這種軟弱仍帶

焦灼的憂慮。于是我們看

到無論所謂的強者或弱者,都活在一種疲于奔

命的狀態中,能按時地睡覺或安穩入睡,就成

了一種奢望。

在《睡覺反映了你我的神學》中作者一針見

血地提到:“睡眠揭露出我的偶像,就是那些

我用來代替睡眠的東西——不管它們是足球、

上網、事奉還是工作——還有那些徹底古怪、

黑暗和邪僻的夢。睡眠揭露出我的焦慮——失

眠、煩躁不安和緊張。”(註2)

上帝創造晝夜,在我們的身體中設立生物

鐘。睡覺,讓人承認上帝是那位創造者,並學

會尊重上帝的權柄。從不需要睡覺的上帝,卻

將睡覺作為愛的禮物給了我們。正如《詩篇》

說:“惟有耶和華所親愛的,必叫他安然睡

覺。”(《詩》127:2)但這個禮物常常被焦慮

的陷阱破壞。安睡是焦慮的反面。上帝希望自

己的孩子信任祂,而不是活在焦慮之中。

上帝希望我們信賴祂,祂才是從不疲倦從不

睡覺的偉大的工作者。我們必須學會承認自己

的軟弱,否則我們將無法得享安息。有時,上

帝並不看重我們早起晚睡地工作,卻希望我們

把所有的焦慮拋給祂,並在祂裡面安睡。

愛惜光陰,警醒候主

另一方面,我們白天沒有勇氣醒過來,虛度

光陰,后悔追憶卻仍舊止步于此。在《箴言》第

6章:“懶惰人哪!你要睡到幾時呢?你何時睡

醒呢?再睡片時,打盹片時,抱

手躺臥片時,

你的貧窮就必如強盜速來,你的缺乏仿彿拿兵器

的人來到。”這話如晨鐘一樣,要將你敲醒。

身體懈怠的生活,必遭遇貧窮,靈裡懶惰

疏忽的人,必成為肉欲的奴僕。正如《敬虔與

聖潔生活的嚴肅呼召》所說:“養成睡懶覺習

慣的人,同樣也會使自己的心靈變得敗壞和混

亂,讓自己的心靈成為肉欲的奴隸,從而無法

具有敬虔和崇高的性情,正如貪食的人把必須

|生活與信仰|

透 視 篇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