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23 / 60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23 / 60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的飲食變為放縱”。(註3)

敬虔或者放縱尤其在基督徒的清晨足可一

窺。王怡牧師在《你是一個睡懶覺的基督徒

嗎?》中說:“在這裡,理想都是黑白顛倒

的,工作讓我們成為瘋狂的老鼠。早上起不來

的人已不再是人,而是夜梟。換言之,人類不

是進化了,而是物化了。對動物來說,清晨沒

有特別的意義。清晨和恩典無關,和使命也無

關。但人類有神的形像,在主耶穌的寶血裡,

基督徒被贖回了這一形像。因此,唯有對基督

徒來說,清晨才具有生存之外的特別意義。”

(註4)

聖經中特別提出:“你們要謹慎行事,不要

像愚昧人,當像智慧人。要愛惜光陰,因為現今

的世代邪惡。(《弗》5:15-16)這裡提到愛惜光

陰的原因,不是時間易逝,一寸光陰一寸金。而

是“世代邪惡”。世代的邪惡,使基督徒們忘記

了主要再來,“因為你們想不到的時候,人子就

來了。”(《太》24:44)也忘記了要與這個時

代分別,以至于多在床榻上顧惜自己的身體。

操練節制,榮耀上帝

不得不承認,有時候我自己也處于其中。時

而無法去睡,時而不願醒來,這成為我生命的

破口。

很多時候,我會以為工作到深夜是討上帝

喜悅的,因為這證明我殷勤忙碌。或者服事教

會到深夜,頗有成就感。觀察自己的心,不難

發現這背后是滿滿的驕傲。正如有人說:“我

相信上帝的主權,但祂需要我能給祂的一切幫

助。雖然基督已經應許要建造祂的教會,但夜

班由誰來上?我相信聖靈,但如果我不熬夜準

備我的講章,人就不能得救。”(註5)

這背后的驕傲在于,他試圖靠

自己的努

力,獲取屬靈爭戰的勝利,卻忘記了自己若不

安息在上帝的手中,自己終究不過是對

空氣

鬥拳。這同時意味

一件事情,就是我不願把

我的工作、我的教會和我的家庭交託給上帝。

很多時候,對那些處在焦灼中的弟兄姊妹

說,不要憂慮,要學會安息和交託。但當事情

臨到自己的時候,我便在床上輾轉難眠,唉聲

嘆氣。每每想到此處,不禁羞愧難當。越是經

歷,越是知道自己的軟弱。越是成長,就越發

看到上帝的信實和恩典。

另一方面,肉體私欲的享樂,有時又讓自己

過分地體恤自己。晚睡勢必成為晚起的藉口。然

后,上帝卻藉

教會中的晨禱,清晨的門徒訓練

來提醒我,自己將最好的時間獻給誰呢?當看到

晨曦中黑夜漸漸褪去,天微微亮的時候,弟兄姐

妹在禱告中彼此守望之時,我心中便滿有喜樂和

安慰。今生的一切警醒指向了永恒的大門,這地

上的時間也與永恒連接起來了。

看似每日再正常不過的睡覺,卻可以成為基

督徒們的安慰和提醒,成為我們一生學習的功

課。

願我們每一日在基督裡安息,每一日在福音

中醒來。于是,我們的睡覺與醒來,便可以成

為這時代的見證。

1.

伯通,《2017年終盤點:總有人要負責失敗》

http://www.sohu.com/a/213427887_313170。

2.

大衛·默里

,http://headhearthand.org/blog/2013/11/14/

real-men-and-women-sleep/。

3.

勞威廉,《敬虔與聖潔生活的嚴肅呼召》,生

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P146。

4.

《每週牧函》,王怡。

5.

大衛·默里,古舊福音網。

作者現居南京。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8.01.15,http://

behold.oc.org/?p=35635

|生活與信仰|

透 視 篇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