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25 / 60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25 / 60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我們也要效法主耶穌,查驗天父在我們生命中

的旨意,並且順服。”

他說這話時,似乎進入了沉思,表情比平常

凝重得多,不像是說給我們聽,倒像是自己在

揣摩什么。我詫異地看看他,他卻半垂

頭,

目光仿彿落到桌面又折回來,審視

自己的內

心。

隔幾天的主日,崇拜過后,李牧師出人意外

地上臺來,宣佈他將辭去在我們教會的職位,

他說上帝對他另有呼召。

我當時驚呆了!崇拜散了,我沒找到李牧

師,就跑到師母跟前,抱住她哭

問:“為什

么?”師母的眼淚也滴了下來:“最捨不下的

就是你們。”

師母沒有回答我的“為什么”。也許她認為

李牧師已經說清楚了,這就是上帝的呼召。但

我還是不明白:李牧師只來了一年多,怎么上

帝突然要帶他們離開?師母的眼淚滴進我的心

裡,我不由得揣測她是不是有難言之隱,于是

在難捨的離情中,憑空認定牧師師母是受了委

屈。

這樣的猜測與接踵而來的傳言不謀而合。不

少人看見了我當時抱

師母哭,過后就來安慰

我,也詢問我們團契的聚會情況,或者李牧師走

后需要什么樣的幫助,又鼓勵我不要慌張,要仰

望上帝。也有幾位弟兄姐妹感歎,說李牧師才華

橫溢,很有講道恩賜,主任牧師卻很少給他上臺

的機會,所以李牧師是憤而離去的。聽人這么一

說,我才想起來,的確很少見李牧師上臺講道,

原來他真的是受了委屈才離開的!

看見我吃驚的樣子,這幾位弟兄姐妹就安慰

我,又把主任牧師從前做事讓他們難以理解的

地方,慢慢說給我聽。這幾位說話的,都是在

教會裡年深日久而且熱心服事的人。他們說,

他們曾跟主任牧師談起過這些事,但他執意不

聽勸誡。接

,他們又提到長執會開會時王執

事與李牧師爭吵的細節。他們對教會的前途憂

心忡忡,歎息

說:你看,現在李牧師也被氣

走了。教會是上帝的教會,怎么被主任牧師搞

成這樣了呢?

震驚與憤怒之后,我心裡一片茫然。我眼

前浮現起主任牧師那張柔和可親的臉,如今這

臉卻顯得不可理喻。我想,的確,教會不是上

帝的教會嗎?怎么被主任牧師搞成這樣了呢?

李牧師也走了,如此下去,將來還會發生什么

事?幾位弟兄姐妹無奈的歎息,也深入我的心

底。我品味

他們的絕望,不禁也絕望起來。

牧師是教會前途唯一的盼望?

對牧師人品和行事的質疑,是教會裡最黑

暗、最沉重的話題。即使牧師並沒有得罪上

帝,只是行事讓會眾不能理解,也足夠引起爭

議了。信主之人都知道人是罪人,然而為什么

對同為“罪人”的牧師,大家總有

“超人”

的期待,而難以像對一般弟兄姐妹一樣,以愛

來遮蓋牧師呢?

如今,當我探究自己當年的心思,發現那

時在我眼中,牧師是教會前途唯一的盼望。雖

然我也知道,基督才是教會真正的頭,但這似

乎僅限于理論。我那時想

,真正做決定的不

還是牧師嗎?對于當時靈命幼稚的我,很難有

“上帝的能力可以超越牧師的軟弱,牧師盡了

本分之后上帝會保守教會,叫萬事相互效力”

這樣的盼望與信心。

那時,我努力照

聖經的教導去做,也積極

參與服事,但上帝在我眼中,仍是遙遠且高高

在上的,祂並沒有走入我的日常生活。我雖然

|生活與信仰|

透 視 篇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