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26 / 60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26 / 60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知道“上帝愛世人”,但沒切身體會過上帝對

我的愛;我也知道“世人都犯了罪”,但很少

醒悟到我也犯了罪;更不用說我能體會到上帝

與我時刻同在了,或者能認識到上帝對教會的

保守了。在我眼裡,我只能看見人,我只能相

信教會完全要靠牧師來治理。所以我一旦知悉

牧師是一位“昏君”,就陷入了憤怒、憂傷、

絕望中。

那么“昏君”的標準,是從哪裡來的呢?我

當時並沒有想過,現在看來,這標準好像也是我

自己定的:只要發生了不合乎我期待的事情,比

如李牧師的離開,就成了“昏君”的明證。

傳舌

我內心的絕望太沉重了,壓得我透不過氣

來,我忍不住跟別的團契同工提起,才知道有

的同工也聽到了,但我們誰也不敢去問李牧師

是否真是因為不能講道才離開。有人和我一

樣,開始憤怒、憂傷、歎息,但也有人懷疑這

些消息是否可靠,也有人勸我們別胡思亂想。

但這些來勸我的人,讓我更加難過,我覺得他

們不理解。于是我又去跟別的團契裡要好的姐

妹們傾訴。

我當時所感受到的,完全是自己對教會深

切的愛和憂慮,我並沒有想過要做“傳舌之

人”,然而如今回想起來,卻不得不承認:我

在找人傾訴的時候,確實就是在“傳舌”。很

多消息是我沒有辦法證實的,然而即使它們都

是真的,也無關乎道德上的對錯,也許只是處

事方法的差異,實在是需要我們以愛心來遮

蓋。即使牧師真的錯了,聖經上不是也說要

“存憐憫的心,彼此饒恕”嗎?但當時我把牧

師看為“超人”,根本就沒想過,牧師可能也

會需要憐憫、饒恕、遮蓋。

我這些負面的情緒和話語,像瘟疫一樣,傳

染給了幾個聽我傾訴的人。這情緒,仿彿比那

些事情本身,更有說服人的力量。

闢謠會

教會裡議論紛紛的人越來越多了。終于有

一個晚上,教會召集了各團契同工開闢謠會。

有人想要證實聽見的消息,有人質問長執會:

“你們開會的細節怎么會傳得盡人皆知?”有

人關心李牧師生活的需要,詢問有沒有必要提

供他資助。我和幾位同工坐在最遠的一個角

落,我已經不願再相信來自教會的“官方”言

論了。

主任牧師疲憊地坐在一邊,王執事站在正當

中,大聲勸勉大家,要有信心渡過這個難關。

他舉出以色列人征服迦南美地的例子,說到激

動之處,還拍

桌子。教會的塑膠桌子在他手

掌底下震顫

。我茫然地想起,我家的“恩典

牌”桌子,不就是王執事送的嗎?主任牧師、

王執事,這些素日可親可敬的人,上帝的恩典

曾藉

他們滋潤我們的心田,如今他們的教

導,竟成了一場謊言嗎?“恩典”還在教會裡

嗎?

這時候,一位老弟兄扶

桌子顫顫巍巍地站

起來:“大家不要再抓住這事情不放了”,他

一字一頓緩緩地說:“再這樣下去,教會會分

裂的。”

桌子剛剛的震顫,被老弟兄蒼老的手撫平

了。有一刻,會場裡完全安靜下來。我呆望

他,他的神情憂傷、無奈,而且近乎乞求。他

在求我們放手嗎?還是上帝藉

他,點醒陷在

混亂中的人?在此之前,我並不知道這一切會

引向哪裡;而此刻他的話指明了前方的危險。

這時候,仿彿有一種力量,催促我從絕望的死

寂中掙扎了出來,我心裡喊

說:不論主任牧

師究竟是怎么樣,我不願意教會分裂啊。

|生活與信仰|

透 視 篇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