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27 / 60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27 / 60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我想起最后一次預查的時候,李牧師說:

“我們也要效法主耶穌,查驗天父在我們生命

中的旨意,並且順服。”他是怎么尋求上帝旨

意的呢?那對我像一個謎。不過,我好像明白

了,“放下”就是上帝此刻對我的旨意。

走出了教會,心裡空蕩蕩的。深冷的夜空

中,仿彿迴蕩

魔鬼詭異而得意的獰笑聲。然

而一陣風拂過樹梢的黃葉,遮蓋了一切喧囂,

也撫慰了我。我舒了口氣,又打了個寒戰,覺

得整個人如同生了一場大病般懨懨無力。

送別

李牧師的行期近了,教會弟兄姐妹們的離

情也越來越濃,送別的飯局把他的日程表塞得

滿滿的。王執事也在一個週末請李牧師吃飯告

別,也叫上了我們團契的同工們作陪。進了

門,迎面一陣笑語人聲,好像是回到了從前那

些單純的日子,再想想前一陣的陰雲,倒像噩

夢一樣虛飄飄的不真實。我不禁想起來,王執

事的廚藝很棒,我剛到教會的那個感恩節就來

過他家,吃過中式感恩大餐。他家的新桌子也

特別寬大,想來也是特別為請客而選購的。主

任牧師也來了,和李牧師坐到桌子的一角,頭

頭低聲談

什么。過了一會兒,主任牧師

站起來離開,順手拍了拍李牧師的肩膀,李牧

師則點點頭,又抹了抹眼角迸出的淚花。

我呆呆地看

他們。這時候有人吆喝

“馬

上禱告吃飯啦”!人們聞言,呼啦一下都擠到

飯廳來幫忙。我這才回過神來,趕緊溜到大門

口去上洗手間。路過廚房時,只有王執事一個

人在那兒,正背對

我,在煤氣灶前查看蒸鍋

裡的魚。啊,我記得,他蒸的魚是一絕,而且

他說過要最后上桌,放冷了味道就差了。可能

是被蒸鍋的熱氣熏的吧,他脖子后面的汗成股

地流下來。我望

他,忽然就想起我爸,他的

臭脾氣曾讓我記恨了好久,但那年他送我去外

地上大學,大太陽底下,背

我所有的行李走

在我前頭,他脖子后面的汗,就是這樣成股地

流下來的……

“誰能沒有錯呢?過去了就應該放下了,教

會就是一個家,家裡有人錯了,但一家人還是

一家人。”這么想

,我的眼淚就稀里嘩啦地

流了下來。流完了,像卸下了千斤重擔。

李牧師走的時候並沒有確定要去哪裡。后

來我們才知道,他最終去了臺灣鄉村的一間小

教會裡牧會。當我拿

輾轉得來的電話號碼打

過去,是師母接的電話,她聽到我的聲音好開

心,樂呵呵地告訴我,李牧師一早出去探訪

了,要走很遠的山路,還沒回來。她的笑聲自

由而喜樂,我想起李牧師曾尋求的上帝的旨

意,如今終于成了眼見。

此后不久,我們因為先生的工作變動,也離

開了那個城市。后來聽說,主任牧師和幾個執

事,開始一對一地對我們團契的同工做門徒訓

練。再后來,團契規模不斷發展,在校園建立

了學生中心,學期間有獨立的主日崇拜。教會

也在推動植堂,人數不斷增長。

上帝豈能不管祂自己的教會呢?

那張“恩典牌”的桌子,我們現在還用

很結實。經年累月,歲月磨淨了桌面上的烙

印,顯出恩典本身的厚重、堅實。

作者現居美國德克薩斯州,為全職媽媽。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8.01.10,http://behold.

oc.org/?p=35475

|生活與信仰|

透 視 篇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