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32 / 60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32 / 60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文·董家驊

小福音、

上帝的救恩,被简化为

治愈个人苦难的灵丹妙

药;基督的福音,被约

化为个人得拯救、进入

天国的保证……

主日崇拜后,一位在教會熱心服事的朋友遇

到我,很認真地問我:“在人信主前,我們一

直和他說信主的好處。等到他信主后,才和他

說要十一奉獻、參與普世宣教、固定聚會……

這樣是不是有誘騙之嫌?”

我莞爾一笑。當初他未信主時,我也曾去探

訪他,和他分享福音……他難道是覺得被我騙

了?

其實大多數基督徒傳福音時,並不會故意

“誘騙”或是“隱藏”什么。他們自己也是那

樣被帶領信主的,信主后又被鼓勵參與教會的

服事,實踐信仰,操練生命。不過,這種傳福

音模式,在許多人看來,的確有“先用糖衣包

裝,等到人真的決定跟隨后,才告訴人,要一

生背起十字架跟隨耶穌”之嫌。

這樣做有問題嗎?

真我時代

哲學家泰勒(Charles Taylor)在《世俗時

代》

(A Secular Age)

一書中,談“真我世代”

(the age of authenticity)的到來。他認為這種時

代精神發源于19世紀浪漫主義。他提倡人人應抗

拒周遭各種外在力量,抗拒來自社會、傳統、

宗教和政治的束縛,並用自己獨特的方式來實

現自我,表達自己(註1)。這種“真我”精

神,在20世紀的60年代,廣為美國民眾接受,並

以性愛、藥物和搖滾樂的形式表達出來。

在這樣一個強調“忠于真我”的時代中,真

誠比美善更被稱讚。一個徹底邪惡、裡外一致

的惡人,可能比奉公守法卻不斷壓抑自己慾望

的平凡人,更被讚許。看看社會上那些被追捧

的紅人,大多是個性突出,毫不掩飾自己的問

題,甚至對他人蠻橫無理的人物。在今天這個

時代,只要你敢愛、敢恨、敢說、敢做,就有

機會紅,有可能出頭,甚至成為政治上的顯要

人物。

社會科學家史密斯(Christian Smith)研究當

代美國年輕人后,提出了“道德治療性自然神

論”(Moralistic Therapeutic Deism),即強調上帝要

我們作好人,幫助我們擁有正面愉悅的感受。當

我們不需要上帝時,祂會退居幕后,讓我們盡情

大福音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