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5 / 60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5 / 60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不是“不親民”,是“民不願親”

我有個好朋友,是個參與不少事奉的年輕弟

兄,和我說,他在微信通訊錄裡有個分類,叫

“教會重要屬靈人物”,裡頭包括了長執會成

員以及一些輔導或長輩們。他朋友圈有些關于

私生活的內容,這些人是被屏蔽而看不見的。

我初時覺得無可厚非,在社交平台上,人們關

于私生活的分享,選擇屏蔽師長、上司或家中

長輩是常見的。可在基督的教會裡,我不禁要

想:如果我們視長執們為弟兄姐妹,為什么會

在分享上對他們差別對待?

其實在許多年輕人眼裡,“長執會”等于

“教會”,如同“公司高層”等于“公司”,

“公司”和“教會”都屬于“公事”範

疇。他們不希望老師/老闆管自己的私

生活,同理也不希望長執管他們的私生

活。我,因為和年輕人、長執們都走得

比較近,站在“中間人”的位置,我常

看見長執們的無奈:不是他們“不親

民”,是“民不願親”。

我們的教會約有150人,學生人數

接近四成。過去幾年,除了牧師,大

執們

多時候我們都有一兩位長老,六、七位執事。

他們有好幾位身處學生和年輕人事工的“前

線”,即便他們都努力對年輕人保持敞開。但

我仍然看見年輕人對他們的保留。

我覺得自己像個“民間輔導”,或者說像個

“家庭醫生”。遇到困難,年輕人都願意找我

聊,但是,只要我想將他們進一步“轉診”給

牧長們,得到的常是年輕人的婉拒。一次,一

位姐妹向我傾訴她在一段不健康的關係中的疲

憊。我看到了她更深的問題,便建議她找牧師

咨詢,也表示願意陪她一起去。但她直接回絕

了:“我並不想告訴牧師這些事。”

我理解,有人“生病”了,找到我,也就

是希望“望聞問切”一番,開點“小藥”,緩

緩病情,不痛不癢;但找到牧長們,相當于找

“專家”被徹底“檢查”,甚至面臨“開刀手

術”的建議,就不一定舒服了。

許多剛談戀愛的年輕人,很害怕將戀情告

知長執們,因為怕“拆散”。曾有一對熱戀中

的大學生情侶向我打開了心扉:女生在教會家

庭長大,很有追求;男生當時是一位“萬年慕

道友”(現已受洗)。女生曉得這段關係“政

治不夠正確”,雖很珍惜這段關係,卻很有原

則。男生因為這個關係,反而在信心上有了多

年沒有的跳躍。因此,在我看來,他們的關係

在“專家”輔導下是大有機會健康成長的。但

3

主 題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