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6 / 60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6 / 60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在許多被“開刀手術”的慘劇面前,沒有人不

害怕,他們也不例外。女生說,他們怕被拆

散,怕神拆散他們,更怕牧長拆散他們。不被

“轉診”,至少不挨“刀”。

身在前線的長執輔導們,依然無法倖免這種

“被保留”的命運,他們深感無奈。他們在小

組傾聽年輕人的分享,關注大家的動態,雖會

有很多“忠實病友”找他們“看病”,傾訴大

小難處。然而,這樣的親近並不一定就等于心

靈上真正的契合。有時候,他們仍然是小組裡

“最后知道的人”。

雖然年輕人往往只是害怕,並無心欺騙或隱

瞞,但長此以往,輔導們總會精疲力盡。我見

過一對年輕情侶不公開地註冊閃婚。這個姐妹

與一位輔導非常親近,輔導也覺得自己與她是

無話不談的。但直到註冊后兩個月,這事傳開

了,輔導才從旁人口中知道,成為了“最后知

道的人”,倍感挫傷。

不想做的“大手術”

我剛信主的時候,也有一位“民間輔導”。

不過,他是我的牧師。他很年輕,雖是牧師,

平日裡毫無架子,端正又親和。那一兩年,他

花許多時間陪伴我,每週和我私下碰面。大多

時候,我覺得他是個“民間輔導”,沒覺得他

代表“教會”。然而,神卻藉

他,給了我動

了多次、我本來實在不想做的 “大手術”。

那時我和一位姐妹開始了戀愛。但萬萬沒想

到,沒幾天我們就慾火焚身。我們都是別人眼

中正直且熱心的工人,卻很快幾乎赤裸相對,

雖然未發生關係,卻也無法自拔。我們倆都很

痛苦。

事情發生后一兩天,又到了我和牧師的會面

時間。我習慣了在牧師面前傾訴,就直接把此

事告訴了他。牧師非常驚訝,他收起了平時的

嘻嘻哈哈,告訴我,我已經無法靠意志力來承

受試探了。為了終止繼續犯罪,他勒令我們立

刻分手。我當然不情願,不想照辦。

但后來女方因為我不打招呼就向牧師坦白

而勃然大怒,提出了分手。一段關係不到幾天

就要結束,我們都很受傷。牧師知道后,試圖

對我們進行善后的輔導,但卻激起了女生的憤

怒,使我們之間的關係進一步惡化。我心力憔

悴,暫時離開了教會。

牧師沒有放棄我。事情暫時過去以后,他

依然教導我在禱告中療傷,教導我品嘗禱告的

甜頭。他問我是否恨他。因為他知道如果沒有

他,我們也許依然活蹦亂跳地享受

罪中之

樂。那一刻,我百感交集:“我說沒有恨過

你,是說假話,但是,牧師啊,我知道神的意

思原是好的,你的意思也原是好的。”

我看見他眼眶裡打轉的淚水。

反反覆覆幾年后,最終走出這段關係,回想

牧師一直以來的那些刺耳教導,我才發現,神

早已經藉

他“多次多方地曉諭”我了。

雲彩般的見證人

牧師常常在講台上自嘲,說自己“不會作

人”,也有不少人說他處事“稚嫩”。但這幾

4

主 題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