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编者的话

新世代! 新方向! --《进深特刊》明年调整内容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6期       过去六期的《进深特刊》以“真道上进深、灵命上成长”为目标,旨在帮助《海外校园》初信的读者建立信仰的根基。三年来,本刊许多读者已由初信者成为教会/团契的同工,甚至有不少人全职或带职事奉,成为教会的领导者。       经过祷告和征询,本刊决定从公元二千年起,大幅度调整《进深特刊》的方向和内容。今介绍如下:       宗旨:卄一世纪海内外中国基督徒知识份子的见証     目标:      1.确立价值观:透视卄一世纪的时代思潮和文化现象,以基督徒的价值观回应并更新。       2.建立合一∕方向感:结合海内外中国和华人基督徒的见証和经历,共同检讨、评析、寻求中国教会的过去、现在、未来。       3.塑造属灵领袖∕仆人 提供事奉者所需的培训和交流。       4.培养内在生命的成长 提供中国学人灵命进深的教导和见証。 风格:       1.可知性、可行性、可读性,三者兼顾。       2.以先知性的眼光,牧养者的胸怀,同工间的情谊,作心灵的对话。       3.秉持《海外校园》有灵、有情、有理的风格,综合〈Christianity Today〉和〈Leadership〉的深度,溶入〈Moody Monthly〉的亲切感。 对象:海外华人教会和国内外中国学人中,有见証、有使命感的基督徒。 内容: 一、透视篇50﹪        1.挑战与回应        卄一世纪中国教会对时代思潮、时局、科技、影艺、文学、经济……各方面的挑战,应如何回应。 […]

No Picture
成长篇

一块精金锤出来

吴仲生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6期       圣经《历代志下》第四章中记载,所罗门造了十个金灯台和十张桌子放在圣殿里。在其后的第19节中,又提到陈设饼的桌子,是用复数表示(参考英文译本)。而同样的记载在《列王纪上》7;48中,桌子却是用单数表示,看来是指著一张桌子说的。而且在《历代志下》13:11中,所罗门的孙子亚比雅说到在殿中的桌子与金灯台时,都是用单数。究竟在圣殿中是有十张桌子还是一张?十个金灯台还是一个?圣经有矛盾吗?       当然没有!不但没有矛盾,还藏着重要的意义。主耶稣说:“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都要成全。”(《太》5:18)意思是在旧约律法上所记的都是“将来美事的影儿”(《来》10:1)。到了新约,这些预表的事都要得到应验、成全。圣殿的包金桌子很直接地预表了“主的桌子”(《林前》10:21,文中“筵席”在英文译文中为“桌子”),就是主耶稣在最后晚餐时所设立用来记念祂的擘饼聚会。在《出埃及记》25:29-30中记载,在包金桌子上有陈设饼和奠酒的瓶,明显地预表主餐中的饼和杯,也就是象征著主的身体为我们擘开,血为我们流出。       至于金灯台,《启》1:20直接说明是代表教会。而在《启》11:4又指著两个见証人,说他们是“两个灯台”。所以这预表又特别指到教会的见証。在律法中,金灯台总是与桌子相对着放(《出》26:35),而且还有特别的点灯条例(《民数记》8:1-4),强调灯光必须往前照。可见灯台的作用是要照亮桌子。今天教会见証的重点也是耶稣的代罪受死,这同样是守主餐的目的:“是表明主的死。”(《林前》11:26)       明白了金灯台是预表教会后,我们便能解答前面提到的多个灯台还是一个灯台的问题。在神永远的心意中,教会只有一个,就是基督的身体。这个宇宙教会是由古今中外一切信主的人所组成的(《来》12:23)。但同时在圣经中也常提到有众教会的事实(《加》1:2; 《启》1:4),就是指著在不同地方中基督徒各自组成的聚集。甚至在家中的聚会也称为教会(《罗》16:5)。这两种用法没有矛盾,因为宇宙教会是人所难以看见,难以理解的,必须透过在特定时空的个别教会把它彰显出来。但神要求这些教会都见証同样的福音,要合而为一,使人看见基督的身体。       在摩西所造的会幕中,金灯台只有一个。所罗门造的圣殿,长宽都比会幕增加了,里面便放了十个金灯台。正如早期从耶路撒冷起,教会只有一个,但后来门徒出去传福音以后,得救的人数增加了,便在各地建立了个别的教会。圣灵既然在另外的经文中以单数来形容圣殿中的多个金灯台,我们便看见了在神的眼中,这众多的教会都是那唯一的宇宙教会的一部份而已。       上面的讨论也使我们看见,神是非常重视教会的合一及彼此相爱,这是主耶稣的命令,也是祂的祷告(《约》13:34; 17:21)。只有这样才能见証我们是主的门徒。神的这个心意,在祂吩咐摩西该怎样造金灯台时已表明出来了。一个金灯台有七个枝子,可放七盏灯。但这些枝子都要连成一个整体(参《出》25章)。今天的教会也是由个别的基督徒组成,主也是这样要求我们合而为一。       但这不是容易办到的。神还特别地吩咐,整个金灯台要用一他连得(约75磅)的一块精金锤出来。在会幕中的金器,便只有这灯台有这样特别困难的要求。首先必须把许多的小金块、首饰等重新熔出炼净,才成为一大块的精金。然后要经过无数次精心设计的锤打,才能打成一个极其复杂的灯台形状。过程中不能折断重合,这是何等困难的工作!按人的想法,总有比这省事得多的作法,但神在这里却是特别强调金灯台一体的特性。同样地,今天要达到教会合一,也必然要经过各种各样的锤打。但愿弟兄姊妹在经历这些困难时,都能从这金灯台的预表中看到这些锤打不是随意的,是为了叫我们成长,而且最终形成的金灯台,是何等的荣耀。我们便能忍受各种的打击而不至于折断。       主耶稣说:“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太》5:15)今天神也是要寻找一群爱祂的人,把他们造成祂的金灯台,把神的光照耀出去。你愿意接受祂的锤打吗? 作者来自香港,现在美国艾俄华大学从事物理研究。

No Picture
成长篇

最短路程

小德兰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6期 前言       小特瑞莎(小德兰,St. Therese of the Chied Jesus)于1873年1月1日生在法国阿松城,他父母都是敬虔爱主的人,他们年轻时曾有意入修道院,但都被当时的院长拒绝了。后来二人结了婚,婚前她的母亲祷告说:“神啊!我既不配作修女事奉你,但愿在我进入家庭之后,所生的儿女都奉献给你,为你所用。”神实在听了她的祷告,给了她九个孩子,小特瑞莎是最幼的一个,她从小就被人疼爱,她是一家人之中心,是她父亲心目中的“小王后”。       但这样快乐安逸的日子并不长久,在小特瑞莎五岁的那年,她母亲便撇下他们回天家去了。这一打击在她小小的心灵中留下了一个深的伤痕,从此这活泼快乐的小特瑞莎也就变为沉闷忧郁的孩子了。同时她开始学习爱神,也常想到永生问题,这是她与其他小孩不同之处。其实她并不比别人强,因她天资俊美,她就骄傲爱虚荣,她自己也说,若不是神特别怜悯的话,她不知会成为如何放荡不堪的人了。       爱神的心在她里面与日俱增,她十五岁时想终身奉献给神,但因年纪小,修道院不能收留,经过多次申请,才蒙允准。她在院中过了九年刻苦幽静的生活,她爱受苦的心与爱神的心是同样的强烈,但因年幼体弱患了肺病,于1897年9月20日便被主接去了(年二十五岁)。她临终时的一句话是:“我的神!我爱你”。以下的话是小特瑞莎自己说的。——是从她的自传中摘译出来的。 小特瑞莎生前最后一封书信       我的弟兄:快乐罢!因为使徒工作的起首便受了十字架的印记,主耶稣不是用智慧的理论来建立祂的国,乃是借着苦难和逼迫。       虽然人必须纯洁才能到圣洁的神面前,但我知道祂是公义的,这公义叫人害怕,却是我信心和快乐的泉源。公义向着罪是无情的!严厉的!它也彰显了神的慈爱、良善,我如何盼望神的怜恤,也如何盼望祂的公义。       我的路完全是信和爱,我不能明白为什么人会害怕这位满了爱情的朋友。有时我看一点书,书中讲到“完全”和达到这目标的难处,我的头便痛了,我把书放下,那些议论使我头脑疲倦,心中干燥,我便去读圣经,于是一切都清楚了,轻省了,一个字就把无限量的奥秘打开。“完全”也显得容易多了,而我看见只要我承认自己的“无有”,像小孩那样投奔神的膀臂就够了。这些美丽的书只为著一些大而高深的头脑的,我不能明白,更不能实行,我以我的微小为喜乐,因为“在天国的正是这样的人”。幸而“我父家中有许多住处”如果只有那些不可思议的住处,及艰难的路,那我一定永远进不去。       你的心太大了,不能倾向地的安慰,就是今天,它(心)的住所也该在天上,因为经上说:“你们的财宝在那里,你们的心也在那里。”(《太》6:21)你的财宝不是主耶稣吗?祂现在在天上,所以你的心应该在那里!这一位甜蜜的主,早已把你的不忠忘了,祂只要看见你的心渴慕完全,祂便心满意足了。       我同意你说的话,主的朋友们的不完全,比祂的仇敌的过犯更会令祂难过,因为这是在亲家所受的伤。但是,亲爱的弟兄,当祂来和那些真爱祂的人接触时,如果他们每次有了过犯以后,都来投在祂的怀中求祂饶恕,祂对祂的天使说:“拿戒指来戴在他手上。”啊!弟兄,祂的仁慈和怜悯是少有人知道的,不过要享受这宝贝,我们必须谦卑自己,承认我们的“无有”……到这里很多人就退缩了。       吸引我向着大家,就是主的呼召,就是盼望能爱祂。并得着许多人来爱祂,在永世里赞美祂。       我从来没有求过神叫我早日离世,这是个胆怯的祷告——但是从小就知道我的生命必不长久。       我觉得我和你在一条路上,就是爱和受苦的路。我们如何平安度过这世界的波浪和洪涛呢?就是借着弃绝自己。       我一直盼望你能明白主耶稣所期望的爱,你上一封信使我满了快乐甘甜,我看见你的生命和我的生命是联合的。我并不希奇,你以为和主熟识是件难事,因这不是一天可以达到的。但我知道怎样达到的路,我会更多的帮助你来走这条美丽的道路,不久你便会和奥古斯丁一同说:“爱是我的磁石。”       当你读这封信时,大概我已不在人间了,我不知道将来如何?但我能肯定的说,我的良人已在门口了。如果我能多活几天,那是个神蹟,因祂从不做无谓的事。 […]

No Picture
好书选介

夜半呼声 --读爱德华滋《宗教情操真伪辨》

蔡选青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6期 爱氏的著名讲道词       “一个被神的灵所重生的人有什么样的特征呢?……基督徒的灵命绝不在于一次惊心动魄的归主经历,或震耳欲聋的祷告赞美,或强而有力的讲道;也不在于长时间的祷告,或被福音布道感动得痛哭流涕……一个人很可能具有以上所有的经历而却仍未重生得救。”(注一)这段书引,特别是最后这句话,进入我的眼中,我首先的感觉是,这大概是哪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红卫兵”的“大字报”,怎么连最基本的神学知识都不懂。定睛再看,此文引自《宗教情操真伪辨》(The Experience That Counts),而作者竟然是约拿单‧爱德华滋(Jonathan Edwards)。十八世纪神在美国重用的大神学家和大奋兴家,美洲大醒悟时代(The Great Awakening)的属灵领袖。       爱氏于1703年生于康州(Connecticut)的一位牧师家中。1720年毕业于耶鲁大学,然后在纽约的一间长老会任牧师。自1727年继承他外祖父Stoddard牧师,出任麻州(Massachusetts)北安普顿一间公理会的牧师。在任期间经历了美洲的大醒悟。后被聘为普林斯顿大学的校长,1758年于任职期间患天花逝世,享年55岁。       爱氏智慧卓越,博览群书。他早期相信加尔文注重强调的上帝权能和预定论。当神兴起的大醒悟从欧洲临到美洲时,他被神置于当时大复兴的领袖地位。在教会中,因为他坚持圣徒是真蒙拣选的,而不随当时的宗教观念。例如对圣徒领圣餐的资格,他就发表过《论领圣餐的资格》(Qualification Requisite for Full Communion)。所以于1750年被辞职。1954年,他的名著《论意志》(Treatise on the Will)问世(注二)。1765年,在他逝世后七年,他的《论真美德的性质》(The Nature of True Virtue)出版。       爱氏在大醒悟时代中,曾有一篇著名的讲道,〈落在忿怒之神手中的罪人〉(注三),直指人的罪、人性的伪善和地狱之火。其中,他义正辞严地提醒那些自以为是“基督徒”的人,“所以你们凡未被圣灵的大能将心灵大大改变的人,你们凡未被重生新造和未从罪中的死活过来而进入崭新生命的亮光的人,都落在忿怒的神手中。虽然你们在许多的事上改变了,也有了一些宗教的热忱,又在你们的家庭,密室和教堂中,遵守了形式的宗教,然而这些都算不得什么;只有神的美意,才能叫你们此刻不为永远的沈沦所吞灭。”(注二)据说当时爱氏讲此布道词时,听众哭声一片,以至爱氏不得不要求他们安静,讲道才能继续。 真伪不辨的六大问题        本文开头提到的《宗教情操真伪辨》是爱氏的另一部名著《论宗教情操》(Treatise Concerning Religious Affections)的缩写本。基督教改革宗将其翻译成中文,于1994年出版。本书是爱氏在美国的大醒悟时代中,出于一位牧者对当时出现的真伪宗教的现象的关切,并为了复兴效果的持续和见証,所做的一系列的讲道(1742-1743)。此讲道集经整理后于1746年出版。书中爱氏“一方面要反击一切拒绝宗教上所有的情感成份者,一方面也反对那些滥用情感者。”(注二)平衡而又大胆地为神所兴起的大醒悟进行辩护。正如爱氏在该书序言中所概括的,他希望此书能帮助信徒明白一个最基本的问题,“一个得神恩宠,走向天堂之路的人,有什么显著的特征。”(注一,第三页)他一针见血地指出,若我的心里对真伪宗教不清楚,就会产生以下一些问题:(同注一,第四页)       […]

No Picture
成长篇

未来的弟兄

谢恩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6期       我的先生尚未归主,而我盼望他能有一天成为主内的弟兄。因此我称他为“未来的弟兄”。       我曾经是个争吵不休、几乎亲手拆毁自己家庭的愚妄妇人。可是信主后,神从根本上改变了我。       有一天,当我“未来的弟兄”想起我们的一个朋友时,突然对我说:“你给他打个电话,劝她信主,免得她老跟丈夫吵。”       感谢赞美主!如果他没有看见神改变人生命的力量,他会这么说吗?      又有一次我们闲聊,谈到人心的败坏、道德的沦丧、家庭的脆弱时,“未来的弟兄”忽然眼睛一亮,说:“咱们以后给儿子娶个基督徒太太吧。”       感谢赞美主!他已经隐隐约约地看到,“耶稣是现代人的希望”了!       “那你们赶快好好帮她祷告吧!”当“未来的弟兄”听说我们教会一位姊妹的情形很不好的时候,认真地这么对我说。       感谢赞美主!如果他没看见祷告的功效,他会这么说吗?       “今天我收到一个中国同学的E-mail,他告诉我们大家如何赖掉国际电话费。这人准不是基督徒!”       感谢赞美主!他已经看到了神的圣洁!       前年圣诞节,我去加州参加“中国学人培训营”。行前,我求神,使九个月大的女儿在家乖乖,不要惹先生生气,使得先生以后阻挡我参加类似的活动。因为女儿一向不愿要爸爸抱,尤其是晚上。       回来后,先生说女儿比我在家时还要乖很多。可就在回来的那天夜里,女儿哭了四五次,每次都得我抱着她又拍又摇很长时间。      “你知道她为什么又不乖了吗?”先生忽然问我。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现在不乖,但我知道我不在的时候她为什么特别乖。”      “为什么?”       “因为我走之前求神让她乖,所以她就变得很乖。”      […]

No Picture
成长篇

灵修拾遗

叶卫平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6期       曾有教会长者指出,从差传的角度来看,华人基督徒的双语能力是神特别的恩赐。散布在世界各地,尤是在北美、澳、纽,以及欧洲的华人信徒,大多不须再费很大功夫去学习语言。而许多蒙差派往亚、非的欧美藉宣教士则非得折腾一阵子去学习当地语言不可。我们该分外殷勤了,不要把银子埋在地里如懒仆。       今年初买了一本中英文各占一半版面的圣经。我计划把英文版好好读一遍,希望日后以英文讲传福音时,不要再像以前那般结巴。不料收获远不止于解决英文卡壳的毛病,英文版圣经竟还是个人读经灵修的上佳工具。       首先是读英文的时候得用心。使用中文几十年,再谦虚也得承认中文比英文流利。看中文报刊小说早就养成了一目几行的习惯。以此法看书报,倒也经济实用,读圣经却不太妙。但因为习惯了,不自觉读经时也是如此读法。使用英文,则无此捷径,非得正襟危坐,老老实实地用心细读。这下子可乖乖不得了,发现以前用中文读过多次的书卷,竟漏掉了许多精义没留意。中文的流畅造成了自己的粗心,而英文的不足倒弥补了粗心的错失,也忒始料不及。      还有一好处是两种文字可以互相补偿,令读者更精确地明白。我想读者若希腊文和希伯来文俱精的话,固然大妙,不然如果兼懂中英,亦蒙福不浅。以下列出若干章节与弟兄姊妹分享。中英文皆备。英文为NIV版(新国际版)。篇幅所限,未可尽录。 “在他面前有烈风大作,崩山碎石。”(《王上》9:11) “Then a great and powerful wind tore the mountains apart and shattered the rocks before the Lord.” 按:“崩山碎石”在中文可被理解为装饰句,形容风力强劲。英文直接指出那风势裂石崩山。 “耶和华你的神……且因你喜乐而欢呼。”(《番》3:17) “The Lord our God ….will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一齐读

华宝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6期       因好友相邀,周末常去查经班学习。以前家中虽有圣经,偶尔翻翻,似懂非懂。尽管阅读中文没有什么障碍,但家中的圣经并不是用八九十年代流行的汉语写的,加上历史、地理背景等不甚了解,头没有开好,就只能把书合上了。       去了查经班,大家一起学,就易读了。查经班弟兄姐妹也介绍《海外校园》上关于怎样读圣经的文章给我看,如第28期上史正的〈不要走马看花〉和王国显的〈读经之路〉等。这些文章大多是介绍圣经的个人学习方法。这些方式各有千秋,但我认为,还是不够的。孤军奋战,往往学不深,学不透,有时还会曲解其意。       圣经是神的话,传的是福音,体现的是家庭式、集体式的精神(这也许就是教会中互称弟兄姐妹的一个原因)。由此,我想读圣经最好也应注重集体(家庭),即多些人一起学。       不同背景、经历的人一起学,各人具有的基本知识不一样,角度、思想方式也不同,理解也会有区别。大家一起学习,就可相互补充,加深理解。       对圣经里所叙述的人物、历史背景、地理环境、风俗文化和语言习惯等,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一目了然的,各章节的作者、写作年代等也都不同,大家一起学,就可化难为易。       一般来说,有信仰的易读,还没有信的要难读些。因为前者有信心作为基础,后者以实觉为依据。已信仰的与慕道的一起学,有利于了解其他朋友的思想方法,问题所在。大家一起分享各种各样的见証,更有利于把福音传给邻舍(这正是一个基督徒应做的事)。       有的弟兄姐妹在传福音的过程中碰到问题,一时解不开,大家一起学时,把问题讲出来,就好解决了。       总言而之,信仰问题与科学问题是有区别的,学习神的话,领会神的心意,方法应多样化,不能光依靠个人的智慧与能力,更应依靠大家庭的力量。

No Picture
透视篇

一个年轻女子的良心

颂恩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6期       过去有一段时间,在大陆是忌讳谈良心的。因为若说起良心就会和“阶级斗争论”唱反调。1964年我在上海郊区参加“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时,有一位正在被审查的农村干部的孩子不慎跌断了手臂。我见孩子还小,甚是可怜,就动了恻隐之心,马上拿出十元钱交给那位干部,嘱他们赶快带孩子去看病。但事后不久,我即受到工作队队长的批评,说我阶级立场不稳。他责问我道:“你这样做,如果让贫下中农知道了,他们会怎么样看待这个问题?”我当时真不知如何回答。好在他也没有深究,不然的话真可能惹出一些麻烦来。       但近年来,我发现无论是文学作品还是人们日常的闲谈中,已越来越多地谈到良心,这不能不说是一件好事。我也把它看成是自改革开放以来,大陆言论逐步趋向自由的一种表现。       前不久,我在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九九年第一期《读者》杂志上,看到人民日报前文艺部副主任舒展写的散文〈良心的明灯〉,读后激动不已。在文中作者特别说明他不信宗教,但他对基督徒因信仰而产生的大无畏精神表示钦佩。〈良心的明灯〉一文中的主人公江小燕,是个普通的信徒。她在高中毕业时,刚好遇上“反右”运动。当时她才十九岁,她非但没有按照组织上的意图揭发,反而保护要被打成右派的老师,从此交上了恶运。文革开始时,她是一个二十九岁的无业青年。但作为一个基督徒,她不忍心看到许多人自杀,不忍心看到这种大规模的暴行愈演愈烈,所以她给周总理写了一封求救信。为写这封信,她了解到傅雷夫妇自杀的情况,于是又冒称是“反革命要犯”的亲属,为的是可以保存他们的骨灰。因此她自己卷入了一场大灾难,受到工宣队私设公堂的严厉审讯。她的良知和信仰恰恰是在中国最重要的两大政治运动的关键时刻,显示出人性善良的本色。更可贵的是,江小燕做了这么多好事,多年来却一直隐姓埋名,从未公开显露过自己。她这样做,只因受到自己良心的驱使。作者舒展认为这样毫不利己默默无闻做好事的有神论者,同以残害好人为乐趣至今仍然不思悔改的无神论者比起来,真是有天壤之别。        圣经告诉我们,人是神按自己的形象造的。神在造人时,“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创》2:7)神所重用的仆人倪柝声,在他的著作《属灵人》一书中,又告诉我们人的灵乃是分作三部份,或者说有三大功能。此三者就是人的良心、直觉和交通(指与神的交流,就是敬拜)。他说,良心的分别是非,并不靠着头脑里知识的影响,乃是一种天然直接的判断。在我们每个人的生活经验中,我们也能体会到,良心(或称良知)的功能是非常特别的。有时候你头脑里的知识学问都告诉你可以这么做,你有权利这么做,你这么做可以得到好处,可是你的良知通不过;有时你的理智阻挡你这么做,告诉你如果这样做一定要吃亏,可你的良知却老在催促你去做,不做心里便觉得不平安。一个重生的基督徒,有圣灵在他的心里,使他的良心对罪更加敏感,因而也更加渴慕和喜欢圣洁公义的法则。他的良知会帮助他在行事为人上,做出公义的选择。反之,一个人若只为自己的利益着想,有些良心提醒他该做的事却没有去做,或有些有亏良心的事,却因抵挡不住罪的诱惑,或慑于罪恶势力而去做了,久而久之良心便会麻木,或被扭曲。明明做了亏心的事,也会心安理得,并以人人都是如此做为借口。       从我们每个人有良心这一点,我们可以认识到圣经中所启示的那位神是千真万确的,他把公义的法则放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同时,在这人欲横流的时代,我们也要儆醒小心,不可抹煞良心的声音,只要我们在神面前保守一颗无亏的良心,我们就能不随波逐流,像江小燕一样,为主做美好的见証。 作者现住澳大利亚。

No Picture
成长篇

满心怜爱是小女

唐侃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6期      “Renee的听力有问题,我们还需要做进一步的检查,看看有什么方法治愈。但我不想误导你们产生不切实际的期望,因为Renee患有严重听力丧失,在90分贝噪音下,她的脑电波毫无反应,这种听力丧失很可能是永久性的。”       我看到泪水从妻的眼中流出来,我的心头一酸,强忍住情绪,搂着她默默地站在那里。医生的话仿佛那样地遥远陌生。作为曾是职业音乐演奏者的我们,从未想到自己的女儿会双耳失聪,可能永远听不到爸爸妈妈的琴声,这对我们是多么难以接受的事实啊。      接下去的几天,偶尔也有疑问闪过我的脑海,上帝啊,为什么你会允许这事临到你的仆人呢?你知道我们事奉你,加上养育四个孩子已经非常忙碌,如何有时间来学手语,照顾和教养这有残疾的孩子呢?在苦难疑惑面前,信心开始产生作用。我想到上帝的应许,“我的恩典够你用”,“神使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我知道我向你们所怀的意念,是赐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灾祸的意念,要叫你们末后有指望。”上帝的话语给我们安慰和力量。我和妻在那段时期常常同心来到上帝的面前,迫切向上帝祷告,求主医治女儿,也求主加给我们心力、体力来走前面的路。那段日子,我感觉非但没有远离上帝,反而与他更亲近。       这件事引起我在上帝面前的思考,上帝把这事加诸我们定有他的美意。首先我已经历到,当我们在苦难中仰望上帝的帮助和能力时,我们就能与他亲近,并经历到他在我们心里所行的大能力。其次,上帝把一个软弱的肢体放在我们当中,让我们进一步学习上帝的慈爱与怜悯。       我成长于一个家教严格的家庭中,而缺乏恩慈怜悯。而对于一个牧者来说,恩慈怜悯的重要性尤重于其它。上帝已经让我在其他的孩子身上有所学习,他还要让我在Renee身上继续学习。正如使徒保罗所说,“身上肢体人以为软弱的,更是不可少的,我们看为不体面的,越发给它加上体面;不俊美的,越发得着俊美。”上帝要我们用加倍的慈爱怜悯及耐心,去照顾我们的小Renee。       再次,当我们在生活中尝受苦难,就比较容易与其他正在苦难中的弟兄姊妹认同,体会他们的感受,彼此安慰鼓励。主耶稣给了我们的榜样,他道成肉身来到地上,历经所有苦难,最终受苦到极点,因为我们的罪,他被钉在十字架上。基督教的信仰不是要逃避苦难,而是要靠着主胜过苦难。我们感谢上帝给我们这个机会,在这些方面有所学习,也有机会在基督徒如何面对患难方面做出见証。       当基督徒落在百般的试炼和患难中,弟兄姊妹的祷告与支持是不可少的。在这段期间,有多少弟兄姊妹在迫切地为我们祷告,安慰我们,给我们写慰问卡,甚至星期五团契的小朋友都学会英文手语了。我真的觉得,他们的爱心都升到上帝的宝座前,化成祝福临到我们身上。不但我们一家蒙受祝福,整个教会都经历彼此相爱的美与善,连上帝的心都得到满足。真没想到一个小Renee会给整个上帝的家带来祝福。为此我们真要感谢上帝,也感谢弟兄姊妹的爱心支持。       也许读者会问,那么小Renee呢?这件事是否对她不公平呢?听不见美妙的音乐,所爱之人温柔的声音,大自然的交响曲,确是一件遗憾的事。但同时也不可否认,这也删去了人世间各种的噪音,人与人之间愤怒的争吵,和绝大部份的冷嘲热讽。也许这就为什么Renee目前是我四个女儿中最快乐的一个。大半的时间她都在笑,有时被姊姊们逗得哈哈大笑不停。我想她一定有一个快乐安宁的心境吧。三个姊姊都非常爱她,常常争着要抱她。幼小的Renee给我们家带来许多的爱和欢笑,好像从天而来的小天使。       有一次,一位姊妹在上帝面前祷告道:“上帝啊,Renee是你所造的一个独特的孩子。”“独特”这个词深深印在我的心里。是啊,我不相信Renee的诞生只是数百万个机会中的一个偶然。圣经中上帝告诉我们:“我未将你造在腹中,我已晓得你;你未出母胎,我已经分别你为圣。”(《耶利米》1:5)既然是上帝特别所造,他在小Renee身上定有特别的使命。也许是彰显上帝医治的大能,也许是要差遣她到我们无法涉及的聋哑人中去传福音。无论怎样,做为父母,我们愿意尽心来帮助她完成上帝在她人生中的使命。       又有一次,一位弟兄说,如果一个人从来没有得到过某一样东西,那她也就从来没有失去过它。是的,与其说Renee失去了什么,倒不如说她拥有与众不同的美。虽然她无法用语言来表达,但动作却格外灵活。善用手势或身体来表达她的意思。有时她那夸张的动作会逗得全家人哈哈大笑,而她也乐得其所,继续用她滑稽可爱的动作来娱乐我们。她的悟性似乎也特别高,虽然无法用声音来与我们沟通,但她是用眼神和心灵与我们意会,我们的心灵是相通的。      一位姊妹送我们一条她亲手编织的彩图棉被,上面写着“Renee可以听见上帝的声音”。她真的可以感受得到上帝的声音!每次吃饭,我们都会把她的小手合起来带她作谢饭祷告,偶尔有忘记的时候,她会自己把手合起来,看着我们,彷佛在说我们还没有感谢主耶稣呢。有时全家人会把手举过头顶,表示对主的敬拜和赞美,她也会很兴奋地把小胖手高举过头。望着她那可爱的笑脸,我心里十分感动,她的耳朵虽然听不见,但她的心灵却能感受到上帝的爱。      一天晚上,我坐在沙发上看着她,一阵爱怜涌上心头,我的眼圈红了。我是多么怜爱我这个特别的小女儿啊。正在这时,上帝让我看到,其实我们的天父不也是这样的怜爱我们吗?当我们还做罪人的时候,他看到我们心灵里的残障与空缺,他以极其怜爱的目光注视着我们,慢慢向我们伸出手来,柔声对我们说:“孩子,我爱你,回来吧,我要医治你的心灵;我要充满你,使你满足;我要帮助你,使你成熟。”在这个声音里,难道我们无法听出一个做父亲对儿女的爱怜吗?做为一个父亲,我可以感受得到。       我为上帝赐给我可爱的小天使Renee感谢他,我愿将她一生仰望在上帝的手中,求神特别保守和引导。也求上帝加给我和妻力量,帮助她和我其他孩子完成上帝在她们身上的呼召和使命。 作者现为美国圣地亚哥主恩堂传道人,本文由该堂“主恩园地”供稿。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背上的匣子

天爱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6期       我的案头上一直摆着考门夫人编著的《荒漠甘泉》,我非常喜欢这本属灵书籍,每日必读,十数年如一日。       《荒漠甘泉》里有两则感人的小故事,一则讲述了一群聋哑儿童怎样甘心顺服,与主同行,另一则描述一个又瘸又驼的孩子,怎样因为一句鼓励鞭策的童语,接纳自我,迎向未来。 黑板上的字      有一天,一个无神论者前往聋哑学校参观,他发现一群聋哑学生在学习圣经时,十分敬虔专注,他看了之后颇不以为然。于是,无神论者迳至黑板,在上面书写了一道难题,考验聋哑学生的信心。       无神论者问:“上帝既然爱你们,为什么使你们聋哑,反倒使我们能说呢?”全班同学看见黑板上这个残酷严苛的问题,无不表情肃穆,静坐唏嘘。内心霎时被这突如其来的“为什么”,震慑得刺痛,不知所措。       窒息了几分钟,一个瘦弱干瘪的小女孩从座位上站起来,步履蹒跚地走到黑板面前。全班同学屏气凝神,注视著这个勇敢的聋哑女孩。她双颊挂满了泪水,嘴唇不听使唤地颤动着。       她靠近了讲台,吃力地爬上椅子,右手拿起一枝粉笔,写下这样几个字:“父啊!是的,因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小女孩又聋又哑,无法开口说话,但是黑板上几个斗大歪斜的字体,却仿佛一针见血似地正中鹄心,也唱出了聋哑孩子的心声,“耶稣爱我,我爱耶稣!圣经如是告诉我,上帝的旨意尽都美好……” 背上的匣子       另外一则故事讲到,一位母亲带了一个又瘸腿又驼背的孩子回家与自己的儿子作伴。母亲事先三令五申警告儿子,千万要小心,绝对不可以用言语去伤害这个可怜的残障孩子,要将他视作正常普通的小朋友,一起学习、玩耍。       小男孩很懂事,把母亲的话牢记心中,每天和这个又瘸又驼的玩伴,一同读书,一同游戏。一天,两个孩子静静地在客厅里玩积木,好奇的母亲暗地躲在门缝间,想要偷听两个小男孩到底说些什么。       过了几分钟,儿子终于开口说话了:“你知道你的背上背了什么东西吗?”小驼背男孩甚是受窘,愣在原地一句话也答不出来。着急的母亲一旁震惊,料想儿子定是年幼无知,意外闯祸了。不久,儿子不急不徐地对小驼背男孩说:“这是一个装了翅膀的匣子,有一天,神要亲自替你打开,到时候你就能够像天使一样,在天空自由自在翱翔了。” 小小的心愿       我从事教职多年,有机会接触形形色色的残障儿童。无论是聋哑、失明、小儿麻痺症,抑或自闭症、唐氏儿、重度智障;每张脸孔、每个生命,对我而言都是一项极大的心灵激荡和精神考验。       直到有一天,我在一张似曾相识的小脸蛋上,发现一颗隐藏在残缺肢体下的小小“自信心”,那是如考门夫人描写过的那种信心。让我在那一瞬间,竟有一个小小的心愿掠过脑际,真希望自己有一时片刻,也能像那勇敢的聋哑女孩,抑或背上驼著天使翅膀的男孩,即使不言不语,不良于行或资质鲁钝,却能了然清澈,不卑不亢,明白领悟“上帝的旨意尽都美好”。 作者现住北加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