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會中傳銷,管不管?(亞伯蘭)2016.11.30

bh80-44-8424-%e5%9c%961-by-hans-pieces-of-the-puzzle-592798

亞伯蘭

本文原刊於《舉目》80官網2016.11.30

 

做生意不是壞事,很多敬虔愛主的基督徒,誠誠實實地做買賣,負責任地照顧客戶的需要,並不唯利是圖。口碑好,生意越來越好。這些基督徒亦拿出收入的十分之一作奉獻,有的甚至超過十一,來支持其他宣教或慈善的工作。這實在是美事。

不過,我們這裡要討論一個問題,就是如何看待及管理在教會裡面進行的傳銷(又稱“直銷”,編註)活動。有人說沒問題,有人說不可以,有人說隻眼開、隻眼閉,不需要太過緊張。真是眾說紛紜。

 

為何如此具爭議性?

為什麼在教會裡面的傳銷活動會如此具爭議性呢?我想原因有以下幾個:

第一,教會是敬拜上帝的聖所,亦是傳福音及栽培靈命的地方,不應用來謀取金錢、利益。聖經不是說“你們不能又事奉上帝,又事奉瑪門”(參《路》16:13)嗎?

第二,弟兄姊妹之間的關係,應建立在“互助互愛”此單純的基礎上。對一個人好,關心他,純粹是因為基督之愛的激勵與榜樣,不是想在他身上做成一筆生意。若有謀利的企圖,基督徒彼此的關係一定會變形及變質,後患無窮。

第三,若傳銷的形態是傳銷(multi-level marketing,俗稱“老鼠會”),並利用基督徒之間的“互信”和“網絡”達到傳銷目的,情況將會變得非常可怕。“愛的網絡”,會轉化成為“傳銷的網絡”。

很多慕道朋友是因為厭倦社會裡面的利慾熏心,才走進教會裡面,追求心靈的潔淨及人際的單純互動。結果進來之後發現,教會與社會沒有什麼兩樣,都是為著利益而故弄玄虛、你爭我奪、甜話和大話一大堆……這叫人怎麼能在此環境中遇見基督、相信基督?

第四,在買賣的過程中,可能買的一方有誠意,賣的一方亦誠實。但交易完成後,買的一方(或被服務的一方),常覺得不滿意(不是價格太高,就是服務不足,有時甚至覺得被騙)。然而因為是“弟兄姊妹”,再加上當時真的是“你情我願”,所以就不敢,亦不好意思向售方說好說歹。當一肚子全是悶氣時,很可能找其他會友“透透氣”。

“透氣”很容易變成閒言、謠言。事非不脛而走,終必走到賣方的耳中。賣方即感到買方在後面惡言中傷、破壞別人聲譽,很可能立刻發動戰爭,弄得天下大亂,最後兩敗俱傷。教會的見證亦受到很大的虧損。

bh80-44-8424-%e5%9c%962-by-startupstockphotos-startup-594091_1920

給教會的幾個建議

以上所提說的,並不是個別事件,而是教會中常見到的現象。所以教會的牧師、長老、執事,在此等事上應特別注意,免得仇敵撒但趁此機會攻擊教會。在這裡我們提出幾個建議,供教會參考:

一、教會存在的目的,是敬拜真神、傳揚福音、造就門徒、信徒相互幫助。我們要竭力保守此純一目的,不要讓其他目的或企圖使這目標變質。

二、若你是“賣”的一方(無論你所賣的是物資或是服務),雖然你是誠實的生意人,心中亦是想幫弟兄姊妹買到優質的產品及服務,但都不宜主動向會友或慕道朋友招攬生意,免得他們對我們的愛心與熱誠有所誤解。

如果你還是教會領袖(牧師、師母、長老、長老夫人、執事、執事夫人、主日學老師、小組長等),更應特別小心。因為這樣的人,多多少少會被視為教會中有“權”的人,因此更應盡量避免被人誤會“以權謀私”。

如果是弟兄姊妹(買方)主動找你購買物資或服務,那就另當別論。賣方可酌情低調運作,不可藉此在教會中作宣傳,以提高自己的知名度。

三、傳銷/直銷活動,是建立在人際關係的網絡上的。傳銷公司教你的第一件事,就是向自己的家人、親戚、朋友、同事等推銷產品。為什麼?因為這些關係中,已有一些先存的“互信”元素,生意比較客易做成功。如果教會中出現傳銷,那麼信徒之先存互信的關係,立刻就會變質,變成得利的門徑。

因為可見到那即時的利潤,傳銷網絡會變得越來越大。再加上什麼人都可以做:有正職的可以做,沒正職的也可以做;上班的可以做,家庭主婦亦可以做;教授可以做,學生也可以做……一下子整間教會都熱起來,全民下海。

這樣一來,教會的屬靈生態會大大改變。每個新朋友、每個新關係,都可能成為傳銷/直銷的機會。但對於新朋友,一旦發現教會的人對他好,背後的目的是在他身上做成一筆生意,或邀請他入會成為下線,那麼無論他信主、未信主,都必定卻步,不敢亦不想加入這樣的教會。褔音的工作必受到負面的影響,基督的名亦必受到虧損。

 

結語

一、從事傳銷/直銷的弟兄姊妹要小心,不要利用肢體間的關係作為傳銷活動的平台,例如請弟兄姊妹到家吃飯,飯後即開始推介產品及服務,等等。

二、傳銷的弟兄姊妹不要主動地向其他肢體推銷自己的產品或服務。如果有人聽聞你的產品很好、服務很好,想向你索取名片或資料,那麼你可以告訴他,可以在別的時間、別的地方,談你的產品或服務。教會應是敬拜上帝及信徒單純相交的地方。

三、傳銷活動容易與教會的人際網絡交錯重疊,因此無論產品及服務多好,都會使弟兄姊妹之間的關係變質,信徒之間的互愛互信也受到虧損。為此緣故,教會應按“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處。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林前》10:23)的原則,勸喻弟兄姊妹,在教會內,在弟兄姊妹之間,不要參予傳銷活動。

 

作者畢業自韋敏斯特神學院(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教會論壇

魔鬼的細節(馬麗、李晉)2016.11.28

pic1-by-leandrodecarvalhophoto-adam-1452078_1280

馬麗、李晉

本文原刊於《舉目》81期與《舉目》官網2016.11.28

 

集體性的癲狂

諺語說,魔鬼藏在細節中

1938年10月30日,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以新聞報導的形式,播放了著名科幻小說家威爾斯的《世界大戰》。這部講述火星人入侵地球的小說,在美國甚至歐洲引起了劇烈的恐慌:

人們以為是新聞廣播,相信火星人開始大肆征服地球,相信從空中墜落到新澤西州的隕石,正是火星人的飛行器!他們尖叫,四處逃竄,驚恐蔓延……至少170萬美國人以為這是真的,120萬人驚恐到到處尋找生存之道。

這場遍及美國、而後蔓延到歐洲的群體性癲狂事件,儘管吸引了包括普林斯頓大學教授哈德利•坎切爾(Hadley Cantril)等諸多心理學學者的注意,但是卻很少有思想家給予了關注。

一年以後,隨著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爆發,人們漸漸地淡忘了這場集體性的癲狂。然而沃格林(Eric Voegelin, 1901- 1985。編註 ),一位從納粹政權逃亡到美國的政治哲人,卻沒有忽視這個現象背後的真正問題——這次的恐慌和二戰的爆發,以及其他20世紀的悲劇,都源於同樣的精神危機:人類的靈魂出了問題。(參“走出埃利維瑟爾的《夜》” ,編註)

對此,沃格林認為 :

如果人生的目的在本質上已經乾涸,如同我們這個時代一般,而人們對生物學、經濟學和心理學的沉迷,已經侵入、取代了原有的目的,那麼,這種各類現象主義的混合,必定威脅到剩下的最後一點實質。

具毀滅性的國家社會主義者,顯示出一種徹底對現象的著迷,淹沒了已有的靈性秩序。從連載漫畫到集中營,實際存在著一種非常緊密的關係。

比方說,那些因為火星人入侵的消息而驚慌逃離的人,是因為漫畫和廣播已經破壞了他的性格;(納粹)黨衛軍可以毫不以為意地絞死囚犯,是因為靈性上的麻木不仁。

現象主義進一步將我們的社會轉化為一個含精神病院的屠宰場。即使如此,還是比當代人更為清醒、認識現實。

pic2-eric-voegelin

 

在沃格林的眼中,我們是生存於一個充斥著品牌的世界。這些品牌從香皂、香煙、權威人士、選擇喝某一種牌子的威士忌、必讀過的書、使用的除臭劑,甚至在某種特殊場合使用的香水。

這個世界中也充滿了領袖、電影明星、大咖、教育者和戰爭販子,還有第三意見分子、和平主義者,某些被公認的3巨頭、4巨頭、5巨頭……等等。

在這個世界中有恐怖炸彈和各種政治演講、歷史性的會議;但這個世界也有許多修訂、條件、教育與再教育。這個世界中也充斥著宣傳和反宣傳;交織著錯綜複雜的矛盾、躊躇、挫折與喜悅的情緒。

這是一個進步的世紀;這是一個孩童的世界,這也是一個有許多普通人和無聊人的世界。

總之,延續了中世紀一系列的天使和魔鬼的名單,我們已經創造出了一個現代的魔鬼學(modern demonology)。(1

聖經稱魔鬼是“空中幽暗的邪靈”。在現代人的生活裡,這股力量已經與充斥著消費主義的各種潮流結合在一起,難以察覺。

 

不是滑稽角色

現代人常把魔鬼當成滑稽的小丑,印在衣服上——手拿紅叉,頭上長著兩個紅角……

人們穿著這樣的衣服,還以為很可愛。這是現代人對屬靈黑暗的漠視。他們不去思考魔鬼是否真的存在,也不在乎自己妝扮成魔鬼是否就等於站在黑暗的國度裡。

路易士筆下的魔鬼,幽默地表達出因人類的愚昧而產生的“身份危機”:

“我們的確面臨痛苦的兩難境地。如果人類不相信我們存在,我們就失去直接恐嚇帶來的可喜結果,也無法造就玄學巫術之士。另一方面,如果他們相信我們存在,我們就不能把他們變成物質至上主義者和不可知論者。在現代想像中,‘魔鬼’大多是滑稽角色。這能助你一臂之力。”(註2

pic3-by-peternguyen11-kuala-lumpur-170985_1280

 

我們對於魔鬼和地獄的瞭解,遠不如對天堂的瞭解。在C.S.路易士看來,天堂是為人類所預備的,包含著人類榮耀生活中的一切。而地獄卻因為黑暗,讓我們知之甚少。

我們需要認識魔鬼是誰。然而鮮有人對魔鬼做過既符合聖經,且又清楚、詳盡的論述。過去似乎只有一些清教徒作家,留下過這樣的屬靈貢獻。

清教徒將人類歷史視為人與魔鬼勢力不斷衝突的歷史。這些屬靈仇敵的權勢之大,讓世上偉人都敗退,因魔鬼用權力、富貴、虛榮等事物擊敗了他們。

人若不回轉歸向上帝,就是臣服於邪惡。然而,魔鬼的權勢也是有限的,他受制於上帝。信靠基督的人,有足夠的屬靈資源可以抵擋魔鬼。

湯瑪斯•布魯克斯(Thomas Brooks,1608-1680)說:“你要優先學習、考察的4樣事物是:基督、聖經、你自己的心和撒但的詭計。”路易士的著作《魔鬼家書》,可以說為後兩樣提供了非常細緻的參考。

 

世界不只是物質的

我們並不經常想到魔鬼,但魔鬼卻一直影響我們的思考和觀念。路易士說,“物質至上”就是魔鬼推銷的價值觀。現代人未經思考,就堅定接受了。

路易士指出,人容易在智性上犯懶於思考的罪(也稱為反智主義傾向。參《反智主義》,編註)。他幽默地用魔鬼之口肯定思辨的益處:“你去引發辯論,倒正好提醒病人去思辨。一旦思辨這部分蘇醒過來,誰知道會怎樣?”

思辨會讓人超越感官認知的層面,探求肉眼觀察不到的世界。物質世界是好的,因萬物都啟示出上帝的永能和神性,但人在墮落之後,因“悅人眼目”的果子,反而失去了屬靈的眼光。

若你已經行走過幾十年人生路,大概可以感受到,很多事情的真相並不像表面那樣。我們的眼光受到多個層面的限制,包括資訊來源、世界觀、分析能力等。屬靈洞察力更是重要的一方面。

少年時的你,會為自己喜愛的明星而熱情澎湃。當你具有反思能力和屬靈眼光之後,你會看到偶像崇拜背後的荒謬和不虔。

同樣,若人真認識上帝,那麼他看世上之事的眼光,就會發生大大的改變。

 

人是很好騙的

我們是怎麼被魔鬼騙了幾千年的呢?路易士藉著大魔鬼的話指出,人是非常好騙的,因為他們總是自欺。魔鬼是謊言的始作俑者,人卻與魔鬼狼狽為奸。

人不是無辜的受害者。人心傾向於驕傲自恃,而不是謙卑悔罪。人成為基督徒之後,仍是如此。

人若和上帝相交的時間還不夠長,就會連一丁點兒的謙卑都沒有。他說自己有罪,等等不過是鸚鵡學舌,哪怕是跪著禱告也一樣。人雖然歸信了上帝,也承認自己的罪,卻在信仰生活中,處處顯出虛偽來。

路易士犀利地指出,連歸信這一舉動,也成了人沾沾自喜的“資本”。人的驕傲是多麼無可救藥!人若不能深刻意識到,生命中有驕傲的毒根,在污染著自己的一舉一動,就只能落入膚淺的“假信”狀態,為魔鬼所喜悅。

魔鬼為每一個人量體裁衣般地設計了“適合”於他的試探。清教徒威廉•簡肯(William Jenkyn,1613-1685)說:“撒但有蘋果給夏娃,有葡萄給挪亞……給猶大則準備了錢袋。”(3

斯伯斯托(William Spurstowe, c. 1605–1666。)說,撒但用性的慾望試探年輕人,用“對榮譽和成功的渴望”來試探中年人,用“貪婪無度和愛發牢騷”來試探老年人。(4

格爾諾(William Gurnall, 1616 – 12 October 1679。英國作家。)說:“舞臺上從未有一個演員擁有如此繁多的裝束,就像魔鬼那樣,擁有形式如此繁多的試探”。(5

魔鬼的詭計是經過多方試驗的,永試不爽的,歷史上很多人(尤其是自以為聰明的人)的犯罪模式,都如出一轍。故此,針對年輕人,J. C. 賴爾(John Charles Ryle,1816-1900。)曾特別警示,要躲避魔鬼在3個方面的誘惑:輕視“小”罪、結交不敬虔的朋友,和忽略自己靈魂的需要。

pic4-john-charles-ryle%ef%bc%8c1816-1900%e3%80%82%e5%88%a9%e7%89%a9%e6%b5%a6%e4%b8%bb%e6%95%99-edit

 

路易士提到現代人的另一個病症:如果言談之間不加上一點戲笑嘲諷之詞,好像就不能完成一段談話似的。他深刻剖析了這一行為背後的屬靈本相——在魔鬼看來,這一類幽默感,“是一種破除羞恥心的工具,是無價之寶”。

結果就是,“它使智力枯乾,而非使之更敏銳。而且也不會在那些嘲謔成性的人之間激發出任何激情。”(6

 

簡單的真相

我們與這樣一個熟諳人性的魔鬼交手,怎樣能得勝呢?很簡單,不靠我們自己!聖經說,上帝是真實的,人都是虛謊的(《羅》3:4)。

認識真實的上帝,就可以脫離虛謊。可是虛謊的人怎能認識聖潔的上帝呢?若沒有聖靈,人只能在自欺中兜圈子,從一種虛謊轉入另外一種虛謊,實在是虛空的虛空。

魔鬼希望人對上帝的認識停留在模糊不清或“大雜燴”的狀態,人因而無法脫離自我中心。《魔鬼家書》中,大魔鬼在幫助小魔鬼分析“病人”(書中基督徒)對上帝的認識時,諷刺道:

“如果你細細查看他所注目仰望的,就會發現,那其實是大雜燴,囊括了很多荒誕和可笑的成分……有些病人所說的那位‘上帝’,其實只坐落在臥室天花板的左上角,只在他自己腦子裡,或只在牆上那尊耶穌受難像那裡……一旦他能區分二者,自覺地向上帝而不是自己心目中的神禱告,我們就陷入了絕境。(7

假神折射出人的私欲和自我崇拜,唯獨對真神的敬拜,能救人脫離自我中心。

不可否定的是,即便有聖靈同在,信徒在成聖過程中也走各種彎路,不可能筆直走到底。

by-unsplash-way-768567_1280

正如約翰·班楊在《天路歷程》中所描述的那樣,真基督徒會在各種處境中被上帝熬煉,不斷悔改自己的罪,如虛榮、驕傲、不信等。上帝既是真實的,祂又應許拯救到底,那麼我們走的這一條救恩之路,必然會有祂及時的幫助。

路易士的《魔鬼家書》的結尾,那個被魔鬼稱為“病人”的基督徒,在歷經患難試探後,進入屬靈成熟,因而“看到”了一直用詭計試探自己的小魔鬼,也認清了魔鬼在他身上“曾經佔據過的那塊地方”(8)。

最關鍵的是,病人也“看到”了上帝,而且與祂面對面。他漸漸看到世界的物質背後更本質的一面。他不僅在經歷跌倒之後認清了魔鬼的作為,更藉著“真認識”上帝,而“熟練了仁義的道理”,不再容易上當了。

 

註:

1. 沃格林,《政治觀念史》第七卷,華東師範大學即出,189-190。

2. C. S. 路易斯,《魔鬼家書》,況志瓊、李安琴譯,(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2013年12月), 32-33。

3. cited in I. d. e. Thomas, comp., The Golden Treasury of Puritan Quotations (Chicago: Moody, 1975), 76.

4. William Spurstowe (Spurstow), The Wiles of Satan, 61.

5. William Gurnall, The Christian in Complete Armour, 1:382.

6. C. S. 路易斯, 52。

7. C. S. 路易斯, 22。

8. C. S. 路易斯, 145。

作者馬麗為加爾文大學亨利研究中心研究員,加爾文神學院神學研究碩士,康奈爾大學社會學博士,牛津大學教育社會學碩士;李晉為加爾文神學院博士生。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言與思

超越經濟掛帥的感恩季(董家驊)2016.11.24

pic1-by-annca-ornamental-corn-1651971_1280

 

董家驊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6.11.24

去年感恩節的前一天,我開車在一個路口等紅燈時,注意到一位流浪漢在乞討。我搖下窗口,拿出1塊錢美金給他,他小聲說了聲 “謝謝!”我微笑地對他說:“感恩節快樂!”他突然很開心地回答我:“謝謝你,願上帝祝福你。”

這令我覺得,透過短短的交談,與眼前的這位陌生人有一種很特別的連結。

繼續開車的路上,我不禁在想:他是怎麼流落在街頭的?他的家人呢?感恩節前一天,世上有人為他的存在而感恩嗎?為何當我給他錢時,他臉上沒有任何反應,但是當我祝他感恩節快樂時,他反而開心地回應?

沉浸在這些問題時,另一個想法在拉扯著我。我記得前不久讀到一篇文章,探討幾位精英人士在路上,遇到一位乞討者和一位熱狗販賣舖,此時他們口袋中只有10 塊美金,他們會怎麼做?這篇文章從經濟的角度來探討各種可能的行動,實在精采。

當我在回想這篇文章時,我發現自己完全進入了思維以經濟為主導的世界裡,在這個世界中,以理性的分析和最終的效益作為最高的指導原則,乞討者只是整個情況的一個變數,而他本身的世界和處境則被忽略了。

加拿大的文化評論家麥蔻絲(F. S. Michaels)觀察到,人類進入21世紀後,主宰人們生活的主要價值觀是“經濟”。在經濟掛帥的宏大敘事中,每個人都是“理性、自利且具企業家精神的個人……試圖滿足自己的無窮欲望,而這些欲望的內容毫無限制。”(

在這樣的文化中,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人們以投資的角度來衡量生活中的大小決定,他們強調效率和成效,同時認為自己的選項不被限制,永遠可以自由地進出市場。

如此,人與人的基本關係是競爭——這些價值觀和行動準則,不僅在無形中滲入我們的生活,也滲入我們的信仰。

因此,感恩節家人相聚的溫馨時光,變成了黑色星期五(Black Friday)的瘋狂血拼。過去,需要徹夜通宵排隊搶購的困境,如今在互聯網的幫助下,各樣網站上的特別折扣(例:Cyber Monday),不但延長黑色星期五的購買潮,同時購物成了感恩節整週的定調。

去年感恩節,上帝透過一個路邊的流浪漢提醒我一件事:停下來,慢一點,學習與身邊的人同在且連結。

也許,我們的聚餐次數可以少一點,但聚餐時間可以長一點,好讓我們有時間能好好相處;也許,我們花在購物上的時間和金錢可以少一點,但花在彼此身上的時間和精力可以多一點,好讓我們的相處能夠深入一點……

也許,我們該停止只用經濟思維來過生活,開始欣賞生活中其他真實、善良和美麗的事物。

pic2-by-sasint-grandmother-1822560_1280

《箴言》很早就提醒人類,經濟思維不應成為我們終極的追求:“你先祖所立的地界,你不可挪移。”(《箴》22:28)

土地,是當時人最主要的生產資本,也是祖先所傳承給下一代的主要產業。這段聖經至少在4方面提醒活在當代的我們,該如何在標榜感恩的季節中慶祝:

第一,為慾望劃界限。

基督徒慶祝感恩節之餘,也要學習如何為自己的慾望劃界限,不使慾望超過適當的界線,以致生命失去方向,或犧牲身邊之人的福祉。

第二,正確看待恩賜。

感恩節的意義也是為著上帝已經賜給我們的使命和資源而感謝,好好使用、發揮。不要心存爭競比較,以致失去焦點、心存貪婪;或總是坐這山望那山,最後一事無成。

第三,尊重每個人的價值

感恩節同時也和關係有關。在這個季節,我們學習尊重每個人的價值,以及他人生存和追求基本生活品質的權利,不奪取他人謀生的有形或無形資本。

感謝對未來盼望

最後,基督徒的感恩節更是因對未來懷抱著盼望而感恩,知道我們現今的世界還沒進入終點,它正朝著上帝終末的國度前進。我們帶著盼望,對未來敞開之餘,也學習尊重上帝透過歷史啟示給一代一代留下的傳統。

 

註:麥蔻絲,《單一文化的陷阱》(MonoCulture: How One Story is Changing Everything),黃煜文譯(新北市:木馬文化出版,2015),41。

 

作者現在洛杉磯台福基督教會牧會,兼任北美正道神學院與創欣神學院教師。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言與思

《舉目》80期——編者的話(談妮)2016.11.24

bh80_cover

 

文/談妮

本文原刊於《舉目》80期及官網2016.11.24

 

在黑暗、道德淪亡的時代中,《彌迦書》6:8是常常被提起的一節經文。只是,在人類的歷史中,從未存在過真正完全光明的日子。

這也是為何迭更斯(Charles Dickens, 1812-1870)在雙城記(A Tale of Two Cities, 1895)開首寫的:“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一個最壞的時代;這是最光明的季節,也是最黑暗的季節。” 至今仍引人共鳴。

既然我們無法靠自己“行公義,好憐憫”,那麼,顯然出路在於心存謙卑、仰望上帝了。

對於謙卑,周學信指出,謙卑是為世俗所鄙視,卻是耶穌的特質,是在上帝面前唯一合宜的態度。許宏度則直指聖經中的謙卑,異於華人在傳統文化中對謙卑的解讀。王志勇從靈命塑造著手,談《聖本篤準則》中謙卑的 12 個階梯。吳蔓玲列舉當代故事與見證,讓謙卑更為具體。

死亡,原是人類面對永恆、學習謙卑的一大課題。李晉和馬麗以此與三歲半的兒子作對談。益榮則在自然美中謙卑地頌讚上帝。作為校園宣教士的阿Ben,與我們分享他如何謙卑傾聽、贏得年輕學子的經驗。而陳德三、阮惠娟和溫定國更是證明,人若謙卑順服上帝,必能改變自己與多人的生命軌跡。

董家驊則以尼希米為例,說明基督徒建教堂不僅是奉獻金錢,更當要獻上自己。亞伯蘭、王雋、周子文、方激等,更是從不同的角度與生活體驗中,見證如何存謙卑與上帝同行。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編者的話

回鄉撒種記(邱玲)2016.11.24

pic-1-by-kakisky

 

邱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11.24

 

“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詩》126:5)

 

主耶穌愛撒種。祂將人心比作田地,雖然並非每一片都是好土,但祂廣播福音的種子。祂講上帝的道,或比喻,或啟發,或憐憫,或醫治。藉著言傳身教,改良心靈土壤,以上帝的恩典使人悔改,叫福音的種子生根發芽。

身為基督徒,領受耶穌傳福音的大使命,我一直想,怎樣才能把福音的種子撒在故鄉的土地上呢?

這次我們全家回國,只有短短15天時間,要跑4個地方,又帶著2個年幼的孩子,不免旅途勞累。累歸累,一路上卻應驗了一個姐妹的臨行祝福:“因認識我們的上帝和主耶穌,恩惠和平安多多增加。”

回國的時間有限,我的能力也有限,所以我學習像耶穌一樣殷勤撒種!只問耕耘,求上帝收穫,因為使福音種子生長的是上帝。

回到美國後,我回想了“回鄉撒種”的幾點“訣竅”,與兄弟姐妹分享:

 

一、字決:求上帝預備人心、賜下機會

 

出發前,我覺得,我作為家裡唯一的基督徒,不免“勢單力薄”。於是,我寫下詳細的代禱事項,準備見什麼人,求上帝成就何事(因為回國集體聚餐多,單獨談話時間少,我向上帝大膽地求5次單獨傳福音的機會)。

我用電子郵件把代禱事項寄給弟兄姐妹,請求代禱支援。

回國的15天裡,我每天清晨讀經,不敢間斷,就像士兵隨時拿武器防身。上帝的話常常提醒我:老脾氣不要隨便發作!弟兄姐妹的代禱也穿越太平洋,使我們全家一路平安。更有上帝在前面的路上,預備了人心,安排了傳福音的機會,而且遠遠超過我所求的5次,讓我看到上帝的作為實在是奇妙。

pic2-pexels-tuscany-grape-field-nature-51947

 

二、字訣:孝敬父母公婆,相信上帝必看顧

 

回國第一站,是先生的老家——公公、婆婆所在的山西古城。抵達的那一夜,窗外一輪明月在空,古城的亭臺樓閣近在咫尺,讓人不禁覺得穿越了時空,回到“秦時明月漢時關”。

我們回國最重要的原因,是為了多陪陪長輩,特別是年近80歲、日漸消瘦的公公。

清晨,全家3代人,一起到老城鍛練。那裡可真熱鬧,舞劍、跳舞、踢毽子、打羽毛球,樣樣齊全。在美國出生的兩個孩子,很少見到如此熱鬧場面。他們像小鳥一樣,在鋪著石板的老街道上你追我趕。

更讓他們驚喜的是,奶奶翻出壓箱底的“老古董”——一副木頭羽毛球拍子,給他們玩。他們玩得高興,奶奶也樂著跟著撿球,爺爺更笑開了花。

相處只有6天,上帝所賜的機會真不少——我和婆婆逛街,聊表孝心;和弟妹在肯德基聊天,一邊喝香甜可口的熱豆漿,一邊分享我的信主經歷,一直聊到天黑。

可是,我一直沒有機會單獨和沉默寡言的公公聊一聊。我聽說,公公是牧師的兒子,從小在教會長大。不過,後來讀醫學院,又經歷文革,家裡連一本聖經也沒有了。我在行李箱子還藏了一本大字聖經,不知公公有沒有興趣讀?

臨別前一天,我們又去早鍛練。我特意和公公走在一起,問他小時候的事。

他興致勃勃地回憶往事。原來他從小在教會學校唸書,也參加過青年團契。我記起兩年前回國,他還不願承認信耶穌,就忍不住問一句:“爸,那您現在怎麼不信(耶穌)呢?”他的回答出乎意料:“我沒有說不信哪!”

我高興得有點語無倫次:“是嗎?那太好了!”就這樣,我把大字聖經送給了公公。當我給他的時候,他一翻書卷目錄,立刻興奮地說:“這和我小時候讀的一樣。”我聽了,放下心頭的一塊大石頭。

回美一個月後,我們照例週末打可視電話問候公婆。聊過日常生活之後,我猶豫地問:“爸,那本聖經……”我很擔心,聖經會不會被束之高閣?不料公公笑了,仿佛說起一個老朋友:“喔,那本聖經哪!我一有空就讀!”那敢情好!

這也讓我不禁聯想到,兒童主日學和青少年團契裡的聖經教導是多麼重要啊!幼年時,上帝的話所播下的種子,到老也仍有生命力。這不,將近80歲的公公,在無神論的中國過了大半輩子,再度被上帝活潑常存的道吸引了。

不過,別高興得太早。過了幾個月再問,發現公公因為沒有參加教會,讀經難以為繼。看來,我不能忘了後續禱告,求上帝保守他失而復得的信心,為他預備合適的教會。

pic-3-aaron-burden

 

三、字訣:遵耶穌的安排、聽人間的世態

 

回國第2站,是我的老家武漢。我們在武漢只待3天,時間緊、應酬多,父母、親友久別重逢,聚會一個接一個。

當我提出,想去看望退休在家的中學王老師時,不僅媽媽反對,我也嘀咕:能抽出時間嗎?

不過,人算不如天算。回武漢的第一天,爸爸就在路上巧遇了王老師,將我回來的消息告訴了他。我一聽,知道上帝已經在前面開路了。我還猶豫什麼?

這時,媽媽也轉變心意,為我準備了水果當禮物。我還帶上了美國的福音刊物《生命季刊》,藉口上面有我的文章,是送給語文老師最好的禮物。

老師還是那麼健談,關心國事、家事、天下事。一見面,他就告訴我,2年前我送給他的《海外校園》出版的《遊子吟》,他看完了,承認“中國要有宗教信仰”。我很感動,因為王老師患有青光眼,一隻眼睛幾乎瞎了,另一隻眼睛只有0.1的視力,能看完小字版的《遊子吟》,真不容易。看來上帝早已開始心靈鬆土的工作了。

年紀大的人都愛回憶往事。話匣子打開,總是從小時候說起。王老師回憶起,他小時候經歷3年自然災害,學校裡人人挨餓。然而他卻不敢說,因為有位同學說了實話,隨即被遣送回家務農。他因而從小發育不良。

他的語氣又悲傷又氣憤,讓我想起那時餓死的上千萬無辜中國人。

老師從過去又談到現在,社會腐敗,不公平現象到處都有。我跟他說,其實在美國也有歧視。但是宇宙間有一位公義的上帝,祂真正掌管一切。若是我們向這位公義的真神禱告,祂一定聆聽,而且有能力拯救我們。

我一提起禱告,老師就神秘地透露,他曾和一位要好的老同學,一起溜進附近神學院的禱告會,在那裡旁聽。

看到老師對宗教信仰如此有興趣,我不禁膽子大起來,開始講述約瑟的故事——約瑟一生遭遇坎坷,飽受不公平待遇。他晚年快死的時候,仿佛遊子遠遠看見更美的家鄉,就歡喜迎接。信上帝的人面臨死亡,真是“視死如歸”。而耶穌基督,是我們永遠的盼望。我們平常人也可以因為信祂,不再懼怕死亡。

我的老師,以前在講臺上教我們讀書、做人,現在竟然虛心、認真地聽過去的學生“講道”。最後,他還說,從我這裡學到不少。

pic-4-yuese

 

老師的表揚,讓我臉紅了。坦白說,我才讀完聖經人物傳《約瑟》一書,現買現賣。只因為聖經的豐富和上帝的恩典奇妙,我才大膽地將心裡所想的,和老師分享。

師生一席談,2個多鐘頭,才依依不捨地告別。臨走前,王老師表示,願意上我推薦的福音網站看一看。

王老師一生經歷了人情冷暖,看透了世態炎涼,在這個不公平的世界裡看不到希望,我盼望他能在上帝那裡看到。

 

四、字訣:實話實說、育兒的辛苦和得力的秘訣

 

我們和父母一起去爬黃山。隨後,又到北京爬長城。陪同爬長城的是我表哥。當他看到我的2個孩子精力旺盛,而我在後面當跟班、東奔西跑時,同情地問我:“你平時帶2個孩子,很辛苦吧?”

我本來準備打哈哈,“哪裡,哪裡”客氣一番。突然,一個念頭閃過腦海:為什麼不說實話呢?我就坦白地說:“是呀,我上班回來,還要照顧他們。有時累得躺在沙發上,都起不來了。”他當然知道帶孩子的辛苦,會心地笑了。

我緊接著說:“不過,我常常向上帝禱告,禱告以後就又有勁了。”“靠禱告增加力量”,這對於在北京白手起家、自己奮鬥開公司的表哥來說,實聞所未聞,但他真心為我高興。

晚飯時,表嫂早早趕到飯店,點了一桌的好菜。可惜美國出生的2個孩子不領情,只想吃煎餃。

等到餃子上了桌,玩一天累了的兒子就開始鬧覺,在飯桌上坐也坐不住,睡也睡不好。我只好放棄在飯桌上傳福音的打算,提前回酒店。

孩子哭鬧實在掃興,我覺得很不好意思,好像我“教子無方”。表哥、表嫂卻誇我真有耐心。這讓我詫異——在上帝的手裡,壞事也能變成好見證!

回酒店安頓好孩子上床睡覺後,我特意送表哥、表嫂出門,和他們在酒店大堂裡聊起來。他們希望兒子以後能出國深造,問我學什麼專業好……聊到最後,我說我出國15年,最大的收穫是接受了耶穌基督。

表哥、表嫂從來沒有聽過福音,我於是講了耶穌如何改變我的生命。我不願誇張,只求真實,讓他們看到上帝對我這個海外遊子的帶領和祝福。

這一聊,一直聊到深夜。臨走前,我將準備好的福音小冊子,和福音雜誌《中信》送給他們,鼓勵他們為即將離家讀書的孩子禱告。

回到旅館房間,我精疲力盡,而且喉嚨疼痛(頭一天吃飯時,不小心咽下了一根魚刺),越來越明顯了。臨睡前,我忍著痛,為表哥、表嫂和侄兒禱告,也坦白對上帝說:主啊,我該說的已經說了,以後就交給你了。

pic-5-by-cel-lisboa

 

五、字訣:耐心等候、你的手比魔術師更神奇

 

第2天早晨,我的喉嚨越發痛了。那天,約好和“海歸”的老同學見面。見面寒暄後,老同學立刻開車帶我去附近的醫院。路上我們聊起來,無拘無束,輕鬆自在。往日留學同窗的情誼,重現心中。

我有刺在喉,不便多說,就聽她講述在北京的海歸生活。她工作穩定、生活優裕,在外國大公司當專案經理,獨當一面。先生也自創公司多年,事業有成。女兒乖巧可愛,是她生活的重心和個人博客(blog)不變的話題。

進了醫院,醫生找半天,才看到一根小刺,在喉嚨深處,不好拔,需要先做檢查,再用特殊儀器清除。得,我們倆下午又得去醫院一趟。

午飯過後,我們二進醫院。我們乾脆安步當車,牽著手走到醫院,又走回家。這真是難得的機會!以前的老同學,都已結婚生子,卻可以如此重聚,這難道不是上帝的美意嗎?

我仍然抱著“多聽少說”的原則,聽她講現在的生活、國內的見聞,一直說到今後的打算。

她說,國內做生意,少不了陪客戶應酬,既犧牲家庭時間,又影響身體健康。可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國內的教育急功近利,孩子和家長的壓力都大。孩子3歲送英語班,還被老師批評“太晚了”,錯過學外語的黃金時間……

奇怪,我那天出奇地耐心,沒有想辦法把話題引到福音上。仿佛,我在等合適的時間。直到快到家門口,我才有機會問她,是否聽過福音。她說,初到北美,她就住在宣教士的家裡,不過沒有信主。她好奇地反問我:“你怎麼信的呢?”

我一看,快到她家了,只有幾分鐘時間,於是簡潔地說,信主前,作為母親,我對孩子缺乏愛心和耐心。自從認識上帝,領受了上帝的愛,我才明白什麼是真正的愛,才有愛心、有智慧去愛孩子。

她也是母親。我盼望我信主前後的改變,能引起她對福音的興趣。

回來後,我遺憾地告訴先生,刺還是沒有被除掉。我心裡卻沒有遺憾,因為已經為主作了見證。

回美國前的那個晚上,我非常擔心:喉嚨帶魚刺,如何熬過飛機上的 15個小時?就切切禱告,求上帝賜下力量,讓我堅持下來。

第2天清晨起床趕飛機,竟然覺得喉嚨輕鬆,使勁咽也沒有刺扎的感覺。哇!刺竟然無影無蹤,真是“神”了!

我感恩的眼淚湧出來,霎那間明白了,上帝讓我帶刺在喉2天,也賜下2次為主作見證的機會,我真是沒有白白受苦。而且,上帝的手比醫生、魔術師神奇多了!祂也實在仁慈,及時除掉喉刺,不讓我多受一點苦。

 

六、字決:感謝領受上帝的恩典、敬畏接受上帝的時間

 

pic-7-freddy-castro

回想一路的恩典,豈止這一個神蹟!我們全家一路能吃能喝,沒病沒災,享受各地親友的盛情,領略大好河山的壯觀——在勞碌中喜樂,這也是上帝的恩典。最值得感恩的是,上帝鼓勵我這個看重自我形象的人,不再羞於開口傳福音,不在乎親友如何評價我,只以“撒種”為樂。

這一趟,我一共得了6次與親友單獨相處、介紹耶穌的機會,比我所求的5次還多一次。除此之外,還有幾次奇妙機會:

飛機晚點,在等候的時候,我和一個“80後”留學生聊天。他聲稱自己是“迷惘的一代”。當時機場人多,我也不好說什麼。我留給他《屬靈四定律》,又祝他認識耶穌、走出迷惘。他讀了《屬靈四定律》後告訴我,暑期後回美國,他就去教會。

兒子在澳洲留學的許老師,聊天時告訴我,他去過中國的許多寺廟和道觀,都比不上澳洲的教會,讓人心裡平安。

臨別前一晚,許老師想要我留下聯繫方式。真是機不可失。我連夜在福音小冊子上寫下留言給他,禱告他全家在基督裡得到真正的平安,並且引用他熟悉的黃山始信峰上的壁書,述說上帝的救恩:“豈有此理,說也不信;真實奇妙,信後方知!”

第2天,許老師來找我,看到我寫的祝福留言滿滿一頁,驚歎道:“寫這麼多!”真希望有一天,他能體會到上帝的恩典如此奇妙、上帝的平安如此真實,豈是一頁空白就能寫完的!

回想這一路,其實我哪有什麼“撒種”的訣竅!我只是遵行耶穌的話,該求上帝的時候竭力求了,該盡力的時候盡力做了,該聽的時候用心聽了,該說的時候抓緊機會說了,該等的時候耐心等了,該感謝的時候,沒有忘記數算上帝的恩典。

《傳道書》3章11節說:“上帝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又將永生安置在世人心裡。然而上帝從始至終的作為,人不能參透。”

每一個人的內心深處都渴望上帝,但何時心靈復蘇、硬土變成好土,我們不知。我們不是上帝,不能參透上帝在人心的工作,只能以敬畏的心,接受上帝為每一個人預定的信主時間。若是人願意聽福音,我們就多講;不願聽,時候未到,也不強求。

回鄉撒種,辛苦一場,我至今也不知結果如何。然而正如《路得記》中路得婆媳的對話——路得說:“凡你所吩咐的,我必遵行。”(《路》 3:5)婆婆回答:“女兒啊!你只管安坐等候,看這事怎樣成就……”(《路》3:18)

是的,我們只管安坐等候,看上帝如何成就。我相信,“好戲”一定還在後頭。只要我們無論走到哪裡,都盡心、盡力地撒種,耐心、安靜地等候,一定會等到最後慶祝豐收的時候!

 

作者現居亞特蘭大,從事精算行業。

 

1 Comment

Filed under 成長篇, 見證

聽那天上的歌(高蓓明)2016.11.23

pic1-pexels-photo-28317

 

高蓓明

本文原刊登於《舉目》81期和官網2016.11.23

 

編按:自2008年起,德國基督教會就開始籌備2017年的宗教改革500週年紀念活動。本文作者特別分享了她在德國教會中,一次參與以路德時期的《G大調彌撒曲》為敬拜內容的美好經驗。

“朋友,你有沒有聽過那天上的歌?”我問你。

你也許會嗔怪著回答:“沒有!難道你聽到過?”

我自豪地回答:“聽過!”

“怎麼可能?”你說。

那好,讓我仔細告訴你。

昨天晚上,德國隊對義大利隊的比賽(編註:2016歐洲杯,四分之一決賽),抽緊了每個德國人的神經,包括我這個在德國居住的華人。

上半場0:0;下半場1:1。加時賽,沒有把比分拉開。及至射點球,2:2,仍然不分勝負。每走出一位隊員射球,我的心就被拉起。一口氣憋了130多分鐘,都沒法吐出來。

直到第二次射點球7:6時,我才把那口氣長長地吐了出來。德國人終於贏了歷史上從來沒有戰勝過的對手(編註:此前德國從未在錦標賽上贏過意大利,逢大賽必輸給意大利)。

外面黑暗的街道上,汽車狂馳,喇叭呼叫,音樂聲起。及至午夜2點半,我上床睡覺去了,窗外仍然有喧嘩的響聲,和砰砰的迪斯科音樂傳來。

pic2-dhester

 

古老形式&天衣無縫

今天一早,我在初夏清冽的微風中,坐上公交,一路穿過街道,朝著教堂馳去。街道安靜極了,一夜狂歡之後,德國人還在沉睡。

來到教堂,會眾已經滿面歡喜地安坐在長木條凳上了。在管風琴、大提琴、小提琴、低音提琴的伴奏中,教會的合唱隊開始了莊嚴的歌聲。

教會的義工走上祭壇,為我們選讀了最新版的《路德聖經》。

為了記念宗教改革500年,德國教會提前出版了新註釋聖經,用接近現代人的語言表述,宣讀上帝的教導,讓我聽得尤為親切和明白。好像上帝就站在我的前面,祂的每一句話,我都牢牢記得,堅信不疑。

今天的詩歌敬拜換了一種儀式,一種最古老的形式——《G大調彌撒》。全部的歌詞,都使用拉丁文。我們聽不懂。哦,馬丁•路德會高興嗎?

一輪金色的光線,透過花窗灑了進來,照在長條板凳上,照在我們每個人的臉上、身上,讓我們心裡無比溫柔。

合唱隊的歌聲響了起來,和諧、厚重,令人陶醉。男高音的聲音辨得很清晰,後面混合著女聲部。低音提琴婉轉低鳴,管風琴高奏凱歌。

pic3-annie-spratt

 

啊,拉丁文,一種古老的語言,難懂的語言,現今幾乎不用了。可是,古老的音樂還在那裡!音樂是文字不足以表達人類心情時的代用品——似乎前一任的德國教皇這麼說過。

我拿著手中的歌詞,仔細地品味著,左邊是拉丁文原文,右邊是翻譯文。

Kyrie,Gloria,Credo,Sanectus, Benedictus,Agnus Dei…

這樣的文字,配著這樣的音樂,真是天衣,無縫無隙。

我開始細細地研究那些翻譯過來的句子:

主,憐憫我們!

基督,憐憫我們!

主,憐憫我們!

沒有複雜的句子。簡單重複的形式和歌詞,古人就是以單純的心來仰望與敬拜。《彌撒曲》這種曲式,確實有一種古典的美麗,聽上去雄偉,讓我總是聯想到巴赫。

 

激情飛揚+溫柔婉轉

身著黑袍、打著白領結的女傳道薩賓娜走上講臺。她介紹道:

“安東尼奧•卡爾達拉(Antonio Caldara),1670 生於威尼斯,義大利作曲家、提琴家。他在羅馬、維也納等地,擔任過宮廷樂隊指揮,屬於巴羅克後期音樂威尼斯派的代表。

pic4-antonio_caldara

這一樂派混合了義大利、徳奧地區的音樂元素,在維也納的宮廷裡取得過巨大的輝煌。當時的皇帝卡爾六世,還親自指揮卡爾達拉的作品。卡爾達拉創作過3,400多首作品,其中有不少是彌撒曲……”

在彌撒曲《Credo》中,卡爾達拉將《使徒信經》作為歌詞放了進去。前半部分唱得激情飛揚,後半部分溫柔婉轉。

我繼續研究著手中的歌詞,思緒像野馬狂奔亂跑:

上帝的兒子坐在上帝的右邊,為什麼是右邊而不是左邊?因為右邊是“對”的一邊?“右邊”和“對”、“權力”,在德語中是同一個詞。為什麼我們還有一個永恆的生命啊?天國到底有多美好?真的沒有眼淚和哀傷嗎?……

今天的作品,全是卡爾達拉創作的。是不是這些作品全部是G大調的,所以這種敬拜儀式就叫做“G大調彌撒”?不懂拉丁文有什麼關係啊,反倒讓我更專注於音樂的美麗和對上帝的敬拜。

我突然想到,我在泰澤弟兄那裡學會的一首拉丁文的聖歌《Laudate Domino》, 歌詞也是十分的簡單,往返重複,人可以沉浸在無盡的禱告中,懇求主來親近:

Laudate omnes gentes,

Laudate Dominum.

歌唱吧!全地的人,

歌唱和讚美你們的主!

朋友,你明白了嗎?這就是我今天聽到的那天上的歌,這就是德國教會給我的精神餵養。

 

作者來自上海,現住德國。

 

這裡有視頻鏈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AVg_uStoVE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言與思

真想保持距離(吳蔓玲)2016.11.21

by-5demayo-1

 

吳蔓玲

本文原刊登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 2016.11.21

 

老實說,我們是十多年親愛的好姐妹,但是最近我想離她遠一點,保持點距離。因為不曉得為什麼,我一開口,常被她蓋火鍋或扣大帽。譬如:我說出內心的為難和衝突,她說我論斷人;不然就是咄咄逼人,硬要我照她的想法做。而她的理由是為我好。

她是我們當中的大姐頭,大家很少反對她,因為她古道熱腸,常常有智慧的建議。除此,她還有個少有的特質,就是謙卑。對她有任何指正,她總是欣然接受。但是老實說,很少人會說她錯,因為她平時行事為人實在是眾人的榜樣。

我在主面前自省她對我的指正,我不覺得自己像她說的有論斷人,也不覺得她要我做的是最合適的。我也曾當面說明自己不同意,但是事情累積多了,我真的開始認真考慮和她是否該稍微保持點距離,冷卻一下情緒,隔些時日再重新出發。畢竟,我很珍惜彼此的友誼。

有這個念頭不過一、兩天,早晨起床前居然做了個夢,夢見她。夢的大意是,她曾經歷許多人生曠野的苦境,但主一路保護她;然而,因著生命的苦境,影響到她口中的恩慈,而且現在她人極其軟弱。

夢醒後,我思忖著,是不是自己白天想太多了?然而內心又有一分不忍,夢裡她軟弱的身形,縈繞不去。儘管現實生活中,她顯出來的女強人架勢不曾稍減,我決定找她說去,頂多讓她笑我晚上吃太多,吃飽沒事幹。

by-5demayo

 

我去找她,把自己的夢說給她聽。她聚精會神地聽著,直到我住了口。她才說: “你說的正著。”然後,她解釋自己過去曾面對的艱苦時刻──最親的弟弟童年去世、 母喪、父喪、自己的癌戰等(這些都是我們這幫姐妹們所知道的),但她面對那些人生痛苦時刻時,總是讓自己腦袋忙碌,像玩電動遊戲或數獨等,從不宣洩自己的情感,因為她不曉得怎樣面對(這是我們所不曉得的)。現在,那些逝喪的苦痛在情緒上開始追上來,尤其這兩晚,她痛苦地無法成眠……;同時,她也注意到自己未處理的傷口已影響到她的口舌。

面對她誠實的自述,我自覺汗顏,這些日子只顧自己感覺如何,沒去想到老大姐也有需要的時候。內心輕輕向主認罪(太自我了),也感謝主澄清事實真相。那天,我們一起來到主面前禱告,讓主醫治她的心靈並加添她的心力。我們都曉得,她還有一段路要走,但我們姐妹們會陪她一起走,並相信主必醫治她到底。

回到家,我感嘆著有太多事隱藏在生活表面的底下,不為人知,我的眼見和感覺,實在不可靠。突然想到,前不久讀《哥林多前書》“愛的詩篇”,“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自己曾經求主賜下更多的愛,愛主、愛人。原來,主正在回應我這個禱告。

主啊,求祢更擴大我的胸懷,叫我能承接祢的愛,愛祢,愛人。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言與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