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約奧運,不能忽視的跨性別運動(王敏俐)2016.08.29

文/王敏俐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6.08.29

圖1-Caster Semenya-Stefano Rellandini-Reuters

2016奧運,日前在里歐圓滿落幕,奧運中許多新星興起,話題不斷。其中特別引起關注的,是里約奧運中所蘊含的跨性別運動(編註1)。

在開幕式的華麗舞台中,與超模吉賽兒∙邦臣(Gisele Bündchen)一起出場的Lea T.,是巴西籍的跨性別超模,同時也是奧運史上第一位參與開幕的跨性別者。另外5名帶領其他國家代表隊出場的志願者也是跨性別者。

在整個賽程中,里約奧運會首次允許跨性別運動員,在無需手術和調節荷爾蒙的情況下參賽。面對里歐奧運中所反映出來的跨性別浪潮,基督徒該如何找到一個合適的立足點去回應?

 

跨性別困惑和轉變中的基督教

2015年10月,美南浸信會神學院召開一場名為“跨性別困惑和轉變中的基督教” (Transgender: Transgender confusion and transformational Christianity。編註2)的研討會議。而當中最令人關注的議題之一,是跨性別運動,與聖經中以上帝為本的創造論之間的矛盾。

會中美南浸信會神學院院長莫勒(R. Albert Mohler Jr.)認為,相較於同性戀的議題,現今的這場跨性別革命“代表一種比同性戀議題更尖銳、更全面的挑戰。因為性別認同的根本,出在上帝的創造。而跨性別革命企圖推翻這個基本的命題。”

圖2-R. Albert Mohler Jr.- president of Southern Seminary-gives his address at the ACBC-CBMW pre conference on transgender. R30

“聖經男女特質會議”(The Council on Biblical Manhood and Womanhood)主席斯特拉坎(Owen Strachan),也在會中表示:

“現在談到性別議題時,有兩種互相角力的世界觀:一種是建構論,主張所有的性別差異都是後天社會養成而非天生;另一種是本質論,主張性別差異是上帝所創造和設計,男人和女人有本質上的差異,上帝賦予一個人的性別,就定義並決定了這個人應該怎麼活。”

面對越來越普遍的跨性別運動,不管是在教會內部或外部,都有各種不同立場的表態,或寬容、或嚴謹;或開放、或極端,各自都有各自的神學、哲學立場與依據。

但我所好奇的是,在真正高舉上帝所賦予個人尊嚴的社會中,跨性別者會如何被對待?當許多人採取開放姿態時,他們的動機是為了真正的尊重,還是在政治正確中的明哲保身?當許多人堅守聖經立場時,我們如何在持守教義與尊重跨性別者的個人尊嚴之間,建立一座和解的橋樑?

 

我們是救贖信息的傳遞者

瑞金大學的心理學教授Mark Yarhouse曾在《今日基督教》發表一篇文章,一方面從心理學的專業角度,藉著臨床實例,分享、探討跨性別者對於性別定位的困惑、掙扎與挑戰;另一方面,他也提醒基督教群體,我們是被上帝重價贖回、基督救恩的見證人。

圖3-Mark Yarhouse 4x3

我們是救贖信息的傳遞者!

“贖回”(Redemption)所指的,並不是使一個人在心理上與生理上的性別認同,回歸一致,而是把人帶到耶穌基督的面前,在聖靈的大能中,心意更新,生命漸漸有主自己的形象與樣式。

面對多元化的社會,我們無法逃避時代所給我們的挑戰,以及上帝給我們的在跨性別者這一族群的呼召。

或許,教會的責任並不是去改正跨性別者對於性別定位的困惑,而是鼓勵他們也來跟隨耶穌。

里約奧運中的跨性別運動,是一個時代的表徵,也是一個對基督徒群體的挑戰:當跨性別者來到教會門口時,我們是否已經準備好了,帶著基督的愛,敞開胸懷邀請他們一起來認識上帝?

 

編註

1. 跨性別(Transgender不等同於變性(Transsexual。一般而言,跨性別者,是指那些不認為自己的性別,與他們出生時基於生殖器官而被決定的性別表現為一致的人。

跨性別者是否是同性戀,在於其受吸引的性別對象,是否與自己的性別認同相同。跨性別者可能按照自我的性別認同,而自我定義為異性戀者。他們可能會、也可能不會進行醫學性別重整治療(Medical gender reassignment therapy)。

2016年1月24日,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發布新規定,跨性別運動員不須動變性手術,即可以新性別參賽。其中,男變女運動員則須接受荷爾蒙治療。賽事前,睪丸素需低於特定濃度才可參賽。女變男運動員則不受任何限制。

2. 此為2015年10月5日召開的Association of Certified Biblical Counselors (ACBC)annual conference會前會。

 

參考鏈接

http://www.christianitytoday.com/ct/2015/july-august/understanding-transgender-gender-dysphoria.html

http://news.sbts.edu/2015/10/06/theologians-discuss-transgender-movement-in-historic-conference/

http://www.ct.org.tw/1265905

 

圖4-BH-All medias-QR Code-for BH-繁體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言與思

小兒子的自傳(燕子)2016.08.25

文/燕子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08.25

圖1-談妮攝-DSC_0407-R30

2007年12月,我們一家從肯塔基州搬往馬里蘭州。因路面積雪未除,很滑,過了西弗吉尼亞州後,我們的車在高速公路上,只能以30英里左右的速度前進。而且,我們膽戰心驚,生怕一不小心,就和前面的車相撞。

 

冰雪中的溫暖

終於平安到達馬里蘭,到事先租好的公寓住下。

剛在公寓呆了一會兒,我的手機就響了。我一看,是馬里蘭州的區號。我們在這裡不認識任何人,誰會打電話給我呢?原來,是當地教會的李伯母!她說,我在肯塔基州教會的牧師告訴這邊的教會,我今天要到。她就打電話來問候,看看我們需要什麼。

原本,我望著窗外的紛飛大雪,天寒地凍,覺得與世隔絕。

這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我們舉目無親。李伯母的電話卻來得正是時候。她得知我們的家具還沒有運到,無法做飯,就主動買好飯菜,給我們一家送過來(我記得有雞肉炒麵)。不但如此,李伯母還聯繫了附近的兩家人照顧我們。

接下來的主日,我們去了HC聖經教會。給我深刻印象的是,小孩子被安排得井井有條,按照不同的年齡組分班,每班都有老師和助教。家長可以專心主日崇拜,不需要擔心孩子。

崇拜之前,牧師、領會和翻譯在講臺後邊一起禱告,這令我十分感動。後來我還知道,幾乎每個主日,幾個姐妹都會提早來教會,在教育樓為小孩子們禱告,為主日學的老師和助教禱告。

 

還有一人清醒

我的小兒子才4歲,中文、英文都講得不好。據他幼兒班的老師反應,他很少說話,而且不讓老師直視他。他不喜歡別人管他,還好打人。有一次,一位老姐妹來我家,善意地管教他,他上去就打這位老姐妹,令我十分尷尬。我也很發愁,不知道該如何管教他。

感謝上帝,幾年下來,他在教會的主日學裡,學到了很多。大概一兩年前,他問我:“你知道聖經舊約的最後一本書是什麼?”我答不上來。他說:“是《瑪拉基書》。”然後他把聖經書名按順序背了一遍(我卻背不下來)。

有一次,我跟大兒子有衝突。小兒子就說:“你要原諒哥哥。上帝說了要原諒。”我說我不想管他了。小兒子馬上說:“那你就不是基督徒。”我無話可說。

我先生跟大兒子發生了爭執,心情不能平靜。小兒子說:“爸爸,消消氣,做深呼吸。”過了一會兒又說:“爸爸,你想想哥哥出生的時候,想想我出生的時候,想想你結婚的時候。多想想那些快樂的記憶。”我先生真的慢慢平靜下來。

感謝上帝,當我們家有3個人都生氣時,還有一個人能保持清醒的頭腦,並且冷靜地勸大家。

圖2-by Unsplash-church-1081718_1280

別跟敵人結婚

小兒子開始每天讀聖經。有時我說:“太晚了,今天就不要讀了。”他說:“我答應了上帝一定要讀的。”

有一回,我們一起讀《士師記》第14章,講到參孫跟非利士人結婚。我問他這段經文告訴我們什麼?他說:“不要跟你的敵人結婚。”我又問:“如果你是參孫,而且這個女人很漂亮,你怎麼辦?”他想了一會兒,說:“美不美要看內心。”他的回答讓我很吃驚。

孩子們堅持來教會參加主日學和崇拜,真是有效果!小孩子從小學習上帝的話語,對他們真有幫助!

其實,不僅僅是對孩子有幫助,對我幫助也很大。我在肯塔基信主,受洗之後,沒有認真、系統地讀過聖經。現在看到小兒子比我更明白聖經,我覺得不好意思,所以也開始認真地讀聖經、寫讀經心得了。

 

的信仰告白

2015年3月,小兒子所在的小學,要求每個五年級的學生寫一份自傳,放在畢業紀念冊裡。學校要求孩子們寫他們認為最重要的事,不能超過50個字。令我吃驚的是,小兒子並沒有寫他愛好游泳、打球什麼的,而是寫了一份信仰告白。譯成中文如下:

 “我是基督徒。這就是說,我相信耶穌基督。我對於學習聖經是嚴肅、認真的。我長大後想拿博士學位,就像我爸爸那樣。我最喜歡的,就是和教會的青少年一起聚會,一起學習聖經。”

從剛學習認字開始,主日學的老師就教他們讀聖經。連小孩子都知道,人活著的盼望在於上帝。祂的話語有永恆的力量。

最近小兒子開始自學吉他,目的是學用詩歌讚美上帝!

藉著教會和聖經,上帝改變了小兒子的生命;藉著小兒子的成長(他將這信仰融入了生活),上帝也改變了我的一家,甚至周圍的人!感謝上帝這奇妙的安排和奇妙的拯救!

 

作者來自湖北、現居馬里蘭州。從事程式設計。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成長篇, 見證

節制不是壓抑是搏鬥(唐侃)2016.08.24

文/唐侃

本文原刊於《舉目》79期及官網2016.08.24

BH79-06-8289圖1-by hadevora-bread-making-1039261 W1000

什麼是節制?節制與壓抑有何關係?如何合理地控制自己的衝動、情緒和慾望,順服聖靈的感動?實踐節制要面對什麼挑戰?

節制是聖靈所結的果子的一種表現,也是在現實生活中很不容易學的功課。

祖先因為貪婪,也可以說是因為缺乏節制而犯罪。上帝賜給人各樣的慾望,也為人制定各樣滿足慾望的準則。節制是指能夠按照上帝的定規,也是在適當範圍之內來滿足人各樣的慾望、需要和喜好。

節制的根基

人不能節制的根源在於遠離上帝。

上帝按自己的性情造人,要人因著依靠祂能夠活出祂的美善。而人最大的幸福、滿足是來自於遵行上帝的旨意——愛上帝和愛人如己。人只有處在這種境界才能感受到真正的幸福感!

可惜,當人背叛上帝、遠離上帝、以自我為中心時,不但愛上帝和愛人的原本目標都無法達到;而且人在宇宙中整體迷失了,不知道自己的來龍去脈,為何在世。因此,人處在一種空虛的、不滿足的、感受不到幸福的狀態。

一方面,人想要通過追求替代品——名、利、享樂、放縱、刺激,來滿足自己因離開上帝而產生的空虛感;另一方面,因為失去了從上帝而來的準則、界限、智慧,所以縱慾且欲罷不能。

要能從根本上解決無法節制的問題,需要在基督裡認罪悔改,從唯我獨尊、偏行己路、放縱自我回歸到上帝的面前,並且效法耶穌,捨己背起十字架做主門徒。

當人漸漸靠主活出祂的生命,愛上帝愛人,在基督裡重拾那失落的真幸福感時,節制才有了根基。

BH79-06-8289-圖2-By hotblack-darkedinburgh_bike2 w1000

節制實踐

雖然節制是成熟的表現,但有人天性比較善於節制,有人本性傾向於隨心所欲。對於非道德性的事物,上帝給我們自由空間,讓我們學習自我約束和節制。但基督徒在信主之後,仍會不斷面對外面從世界來的誘惑和裡面私慾的衝動。

下面嘗試針對生活中的一些實際例子,來探討如何學習節制:

 

  • 如何面對失控的愛好

無節制的看連續劇、打電子遊戲、購物,或是沉溺於某種嗜好等,都會給基督徒帶來身心靈的虧損。筆者曾經遇到一位年輕人,在中國足球熱期間,每天長時間浸泡在球場上,結果不到30歲,膝、胯、腰關節都出現問題,走路蹣跚。

這些不一定是道德上的犯罪,但卻會影響我們與上帝、與人的正常關係,影響到我們日常的學習、工作和生活,包括我們的身體健康和精神狀態。

首先,我們要認識到正常、適當的嗜好與娛樂是好的,是上帝所允許的,可以調劑我們的精神,使我們從工作學習的疲勞、生活的壓力裡,得到放鬆、恢復,以致重新對工作學習有新鮮感。

但我們必須意識到,娛樂、愛好不是上帝給我們的主要使命,而是為了更好完成使命的一種調劑。如果我們把最好的、主要的時間用在娛樂上,那就是浪費上帝給我們寶貴的資源,沒有完成上帝給我們的使命,有一天要面對上帝的問責。

對一些人來說,節制是很不容易學的功課,需要很長時間與私慾(我把失控的慾望稱為“私慾”)搏鬥,並經歷許多的失敗和痛苦。這是經歷屬靈的成熟和品性的成熟的一個過程。

在筆者自身的經歷當中,如此有以下幾個成長方面:

1. 在信仰上真正跟從主做祂的門徒。

不停留在僅僅得救的地步,而是每天讀上帝的話,吃生命的糧;形成聖經的價值觀、人生觀,領受從上帝而來的人生使命。

2. 在團契中一起成長。

在所住地每天早晨與弟兄姐妹或是聚在一起,或是通過視頻聯網有一小時靈修查經。讓上帝的道如同嗎哪每天餵養我們、滿足我們的饑渴、沖刷我們靈魂的污垢,使大家在生活各個層面活出不一樣的生命。

只有真正定意跟從主做門徒,樹立在基督裡積極正面的人生目標,才能因順服聖靈的引導捨己、勝過捆綁我們的私慾,活出有節制的生活。

3. 在失敗中學習悔改。

與私慾抗爭是一場持久戰,失敗在所難免。今天的得勝,不保證明天的持續;有些問題在消聲滅跡多年後,也可能重現。

重要的是,記得失敗帶給我們對上帝對人對自己的虧欠、羞愧、傷害,不要為自己的失敗找理由或藉口或輕易忘記。也不要在掙扎中灰心喪氣、自暴自棄,以致於中了魔鬼的詭計。而是來到上帝的面前迫切認罪禱告,求上帝的幫助。

很多時候,筆者勝不過私慾是因為沒有從心裡真正願意勝過它,所以從來沒有為此在上帝面前迫切禱告過,求上帝的介入。甚至,我們可以在人面前談論、承認自己的軟弱,但缺乏離開的決心!

這好像掃羅王,雖然每次犯罪也後悔,但卻沒有真正求告上帝,願意改過!所以就會出現 “悔而不改”的現象。只有內心深處真正願意依靠上帝、禱告上帝來幫助自己,征戰的天平才會傾向得勝的一邊!

4. 依靠群體的力量互相督促。

一位神僕曾經說過:“罪惡喜歡在陰暗、孤獨的角落滋生。”撒但好像動物世界當中吼叫的獅子,喜歡吞吃落單、軟弱的獵物。

無節制的私慾是個難纏,且不容易對付的對手,靠自我的力量不夠,還需要基督身體其他肢體互相幫助督促。因此在一個有互相信任關係的小群體當中敞開自己,互相分享自己的軟弱,彼此守望代禱,定期彼此交流督促,是勝過私慾的重要因素。

筆者正在致力於和一些年輕的同工建立屬靈夥伴的關係,不僅在教會事工上彼此交流,更是在生命中彼此守望、督促、激勵來跟從主做門徒。

BH79-06-8289-圖3-談妮攝-DSC_0030 W1000

  • 如何面對眼目、肉體的情慾

上帝在道德方面的旨意是不能違反的,否則就是犯罪。現在困擾許多弟兄們的一件事就是來自色情方面的誘惑。

當弟兄們讀到耶穌的:“凡看見婦女就動淫念的,這人心裡已經與她犯姦淫了”(《太》5:28)時,一方面感歎:“這哪是人能做得到的?”另一方面我們忽然心裡一亮:“這不正說明耶穌不是普通人?”祂真是“上帝了”,連這種弟兄們盡量避免談及的事祂都敢碰,而且說得那麼絕,豈不說明祂自己完全超越了這些?

唉!耶穌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祂這樣一來,豈不是使得犯罪對男人來說幾乎成了家常便飯,而節制則成了遙不可及?

筆者也在這方面有許多掙扎。使自己有所突破的感悟來自聖靈的光照:原來對異性在思想中的犯罪,其根源在於我們裡面缺乏基督的愛!

試想,為什麼弟兄們對自己的親人當中的異性,親姐妹、女兒,就不太會產生不正當的念頭?原因是她們是我們的親人,我們愛她們。

而我們對其他異性不正當的想法,在根本上是源於我們沒有把異性看作是“有上帝榮耀形象的人”去尊重,而是看作滿足自己慾望的工具。

如果我們以基督的愛去愛對方,我們就會把異性看似我們的姐妹、女兒:尊重對方、愛護對方、幫助對方、祝福對方,而不會有非分之念。正如保羅勸勉年輕的提摩太在教會中要“勸老年婦女如同母親;勸少年婦女如同姐妹;總要清清潔潔的。”(《提前》5:2)

認識這點並不能保證在罪上免疫。但每次試探臨到,每次內心有所鬆動,裡面就會提醒:一定是最近沒有連於基督。

有話道:進攻是最好的防守!我們不能等著仇敵攻擊我們,應該主動出擊:首先讓我們的思想裡面充滿主的愛,常常默想愛的真諦,默想聖靈所結的果子。另外遇到異性先為她們救恩、蒙福禱告。聖經教導我們要“不住的禱告”。

很奇妙的事是:當你為異性禱告時,你就不會對她有非分之念。因為在禱告中你與主相連,以基督的眼光去看她、尊重她、祝福她。

 

  • 如何學習事奉中的節制

事奉上帝應該是一個活水湧流的過程。一個事奉的人一頭連於基督——活水的源頭;另一頭要“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滋潤他人。(《約》7:38)

為何有時在事奉中會感到身心俱憊,有被掏空的感受?除了沒有連於能力的源頭,節制也可能是一個原因。

為什麼我們會在已經超載的情況下,還是很難對接踵而至的服事說不呢?是覺得擴展自己講員名氣的機不可失?是盛情難卻?是覺得非我不可?是真有聖靈感動?還是以上所有的混合呢?

人的私慾導致不節制;而不節制導致自己、家人、聖工受虧損。一個身心靈俱疲的工人,很難高質量地完成上帝的聖工;長期這樣硬撐不但可能積勞成疾,而且會給魔鬼的試探留破口。

筆者現在對耶穌的名言:“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太》11:28)有更深的領會。

很多時候我們引用耶穌的話卻得不到兌現:為什麼我禱告交託了還是沒有安息呢?原來耶穌的秘訣是在下一句:“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裡就必得安息。”(《太》11:29)

啊,原來我們勞苦擔重擔的原因是因為剛硬驕傲,不夠柔和謙卑,因而把上帝沒有加給我們的擔子都攬過來擔上,難怪勞苦不得安息!

在事奉當中有節制,是謙卑地承認自己的有限。我們需要依靠主,過一個平衡的生活。我們需要時間連於活水源頭、需要時間做好本位的事奉——人若不知道管理自己的家,焉能照管上帝的教會呢?

節制也是把機會留給更適合的人,讓更多的人起來事奉上帝。節制是按上帝量給我們的份去事奉,因為知道若不是上帝親自通過我們動工,我們所做的就是枉然勞力。

願賜平安的上帝加給我們智慧,使我們成為既忠心、又良善、又有智慧的僕人。

作者曾任職於聖地亞哥交響樂團等幾個中、美知名交響樂團專業中提琴手。現全職服事。

思考:失控的愛好、肉體的情慾、事奉中的節制,哪樣是你目前最想操練學習的?有何具體計劃可在未來三個月中實踐?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阿爾卑斯山的啟迪(益榮)2016.08.23

文/益榮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08.23

圖1- 益榮攝-4068560479c14f73be91acdf94e73271

遊歷歐洲,瑞士是我的最愛。

瑞士有一份獨特的魅力。在瑞士,無論你在哪個城市,漫步何處——日內瓦湖畔,中世紀的古堡前,現代的商業街,繁忙的火車站,都襯著一個巨大的背景:藍天下,雲遮霧繞、積雪閃爍、蒼勁而又神秘的阿爾卑斯山!

目光所及,無處不是景。一切變得高於生活,近乎夢幻,使人彷彿置身於一個童話世界,產生無限的遐想。

瑞士的美,美在阿爾卑斯。難怪,這小小的國家,旅遊業屢屢奪冠,每年囊括全球旅遊總收入的5%左右。

我曾有所不解:“法國也有阿爾卑斯。阿爾卑斯的最高峰,勃朗峰(Mont Blanc),在法國境內。而我在巴黎旅行,何以未有在瑞士的震撼呢?”

審視、搜索一番,才發現,瑞士的獨特,與阿爾卑斯在瑞士的地理位置很有關係。瑞士不大,阿爾卑斯橫貫其中,占了近三分之二的面積,舉足輕重。所以,阿爾卑斯的美,就成了瑞士的美。它的高聳、凌然、秀麗、神秘,也是瑞士的象徵。

圖2-by 益榮-12b24584b3f94066bf9c90759f04b9ee

法國則不同了,阿爾卑斯在法國的東南部,占法國總面積6%左右。所以法國北部、西部的許多城市,包括巴黎在內,自然就“沾”不上阿爾卑斯的光了。

第一次,我發現,山的存在,對環境的整體格局和人的體驗,有如此大的影響。近來讀到幾節聖經經文,也談到山於環境的意義。《詩篇》48:2:“錫安山——大君王的城,在北面居高華美,為全地所喜悅。”

這裡,詩人述說上帝的地圖冊上的一座山,給全地(whole earth)帶來的效應。因為這座山的華美,使全地成為可喜悅的——正如我在瑞士感受到阿爾卑斯的美麗使全瑞士變得悅人、不同凡響一樣。

這座山就是錫安山。聖經又稱其為大君王的城。這是一座建在山上的城。當年,上帝的帳幕,以及大衛王的宮殿,都立在錫安山上,預表全地的大君王基督的再來,上帝與人同住,在地上執掌王權。

圖3-by 益榮-c845576091b04ef1a6b9a6d01ceb43c2

錫安山是上帝掌權的地方,是上帝榮耀彰顯的地方。上帝居中、為大、掌權的地方是最美好的地方。

上帝是愛。當一個家庭中有愛,家庭就美好;上帝是公義,當一個社會有公義,社會就和諧。上帝的美善,使人生變得美好,使全地成為可喜悅的。

可惜的是,許多基督徒心中雖然有上帝,但上帝在其生命中,卻不見得有阿爾卑斯山在瑞士的地位。

我們或許主日聚會時,與上帝見一面,回家就把上帝擱置一邊。我們把上帝當零食,不是正餐;當景點,不是居所。上帝在我們生命中邊緣化,比例縮小,像阿爾卑斯在法國。

這樣一來,上帝的性情、能力、創意,對我們人生的影響就有限了,無關大局。祂的公義,祂的美善,祂的愛,是祂的。我們呢,憂愁的,依舊憂愁;爭吵的,依舊爭吵;軟弱的,依舊軟弱。日復一日。

如何“沾”上帝的光,使我們人生體現出祂的美呢?

圖4-by 益榮-b7e5a76b052a4429abdbdc1d0668c99f

瑞士與阿爾卑斯給我們啟迪:生命的格局,求上帝充滿,讓上帝居中,尊上帝為大。《詩篇》125:1說:“依靠耶和華的人好像錫安山,永不動搖。”

無論何事何處——夫妻關係、孩子教育、工作挑戰等等,讓祂的能力成為我們的能力,祂的得勝成為我們的得勝,祂的美好成為我們的美好,人生才會精彩悅人。

 

作者曾在大學教書,現住芝加哥。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從對Pokémon Go的四種姿態,看受造者的身份(董家驊)2016.08.22

文/董家驊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08.22

圖1-by geralt-pokemon-1577762_1280

過去一個月,Pokémon Go這款手機遊戲,在全世界造成熱潮。網路上亦有大量的文章,從社會、心理和信仰的角度來討論這個遊戲。

我沒有玩這個遊戲,因此不覺得自己有什麼特殊的洞見值得分享。不過,我認為這是基督徒反省如何面對流行文化的大好機會。

 

面對流行文化的種姿態

《今日基督教》雜誌的編輯Andy Crouch,曾列出基督徒面對文化現象常採取的四種姿態。這四種姿態,似乎也符合基督徒對Pokémon Go的四種論述:

1. 定罪(condeming):美國牧師Rick Wiles公開表示,這款遊戲招惹邪靈,鼓勵人在真實世界中捕捉小魔鬼,因此基督徒不應玩(註1)。在華人中,也有人透過社交媒體,聲稱許多人因為玩這款遊戲遭受了厄運。

2. 複製(copying):網路上有許多文章鼓勵教會思考,如何把教會變成玩家的天堂,比如通過提供無線網路和手機充電處,吸引玩家到教會抓寶(PokémonGo 這款遊戲,就是要玩家到處走動、尋找、捕捉Pokémon,即“口袋精靈”)。

美國牧師Jarrid Wilson認為,這款遊戲提醒教會3點:第一,要走出教會的圍牆。第二,看到群體的重要性。第三,擁抱科技(註2)。

3. 消費(consuming):有些基督徒認為,信仰歸信仰,娛樂歸娛樂,何必這麼認真!Pokémon Go只是一款遊戲,無傷大雅。只要注意人身安全(例如不要低頭玩著遊戲過馬路),避免在不恰當的地方玩即可。

4. 批判(critiquing):所謂批判,不只是批評,也包括辨識其值得讚許和學習之處。採取這種姿態的基督徒,認真看待遊戲本身吸引人的元素,辨識其潛在機會和危險。

Travin Wax牧師就認為,Pokémon Go捉住了人對社群和意義的需要,提供給人獲取社群和意義的虛假盼望(註3)。

圖2-Acrouch_qideas-700x475

 

回到起初受造的身份

Crouch認為,上述的四種姿態,沒有所謂“正確的姿態”。在面對不同的文化文本,基督徒需要按情況,決定採取哪一種或哪幾種姿態,而非一刀切。

Crouch在Culture Making一書中提出,基督徒在面對(流行)文化時,應當回到人起初受造的身份,來決定如何面對眼前的文化,進而創造文化。

什麼是“起初受造的身份”呢?Crouch說,即是藝術家和園丁。

《創世記》提到,人是按著上帝的形象造的。而在這段聖經中,上帝是以藝術家和園丁兩種形象出場。上帝創造了世界,栽種了一個園子,並賦予人管理這園子的責任。

身為園丁,有時需要拔出雜草(定罪),有時需要大量培植某類植物(複製),有時會食用所栽種的植物(消費),也有時會修剪花草,甚至重新安置花草,放在適當的位置,使得整片花園更加美麗(批判)。

作為藝術家,也是如此,要使用現有的原料,透過創意和想像力,以不同的姿態,在既有的基礎上創造新的事物。

當人面對各種文化文本時,上述的四種姿態都可能用到。重要的不是姿態,而是目的。不論我們採取什麼姿態,最終的目的是效法上帝,忠心地參與上帝的作為,使受造萬物興盛。

 

面對Pokémon Go 的熱潮

面對Pokémon Go的熱潮,我們先別急著否定這遊戲。它這麼紅火,一定反映出了當代社會文化的某些現狀,和人的某些渴望。

在擁抱Pokémon Go前,也別不加反省地認為,這只是一款遊戲,不會對我們的人生造成什麼影響。

任何一個不斷重複的行動,都能塑造我們的內在生命。一個遊戲的內在邏輯,也會在無形中塑造我們的世界觀和價值觀。在我們享受這款遊戲的樂趣時,也需要停下來問問自己:這款遊戲在如何塑造我們的內在生命、灌輸我們對什麼的渴望?

不要太天真地認為,這只是一個遊戲。在這遊戲背後的各樣利益集團,也正用各種方式影響我們,以謀取利益。

許多評論家已指出,Pokémon Go的熱潮可能來得快,去得也快。遊戲開發商為了增加獲利,絕對會想盡辦法,讓玩家繼續花時間在這遊戲上。

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不是玩家的健康,而是公司的獲利。因此,我們不要因為這款遊戲讓更多人走出到戶外,就認為這遊戲健康。我們不要被遊戲開發商牽著走,把大好青春耗在遊戲中。

在批判Pokémon Go遊戲和文化現象時,要記得,我們不只是在分析一款遊戲及其帶來的社會現象,而是在試著透過這股熱潮,去理解為何人那麼熱切地投入。

批判的目的不僅是分析,更是使我們朝人起初受造的使命邁進:使受造萬物興盛。

圖3-by Pezibear-anemone-1587016_1280

 

把握機會,展開交流

建議基督徒,與其太快對這遊戲採取某種立場,不如用這機會,朋友與朋友、父母與孩子、青年工作者與所牧養的年輕人,討論下面這3個問題:

1. Pokémon Go 為何這麼吸引人?

2. 這款遊戲的熱潮,反映出人們對何事物的渴望?

3. 這款遊戲的設計和其遊戲邏輯,正在默默灌輸玩家什麼樣的價值觀、異象、盼望和動力?

我相信從這些討論中,我們可以對當代社會、人性的困境,和福音所帶給人的盼望,有更深刻的認識。

 

創造的渴望

在過去3週中,我與許多人談論這款遊戲,有美國土生土長的華裔,也有十幾歲到美國求學的,還有40多歲的中年人。

和他們聊天後,我初步認為,這款遊戲之所以這樣風行,是因為它結合了人們渴望的3點:故事、群體和“養成”。

Pokémon Go勾起許多人童年的回憶(很多人看著動畫片Pokémon長大),邀請我們重回熟悉的故事中,並提供了人一條路徑,使童年的夢想成真。

其實我覺得,基督徒本來就活在上帝的大故事中。基督徒需要認真反省:我們是否把真實的故事活得太虛假,而這網路遊戲卻把虛假的故事演繹得太真實,所以我們寧可活在虛假的故事中,卻忽視真實故事中的邀請?

Pokémon Go透過共同的興趣,使人與人之間產生某種連結,創造了介於虛擬和真實之間的群體。

在這群體中,人有共同的關注、興趣和目標;競爭、合作、分享和交換。你可以說 Pokémon Go所建立的群體很膚淺,但不可否認,這個群體對他們所關注的對象卻很熱情。

我想,基督徒對投身上帝的國和耕耘受造世界的熱情,是否遠不如玩家對收集 pokémons的熱情,以致教會群體的動能不如Pokémon Go的玩家?

Pokémon Go也提供人養育生命的空間。玩家聚在一起,常聊的就是,你已經練到第幾級了?

當我們在虛擬世界瘋狂培養這些虛擬的玩物時,基督徒該想想,在真實世界中,上帝呼召我們去培養什麼呢?如果養育虛擬的玩物尚且帶給人這樣的吸引力,那麼參與培育和建造真實的生命,豈不更讓人興奮?

也許,在Pokémon Go的風潮中,基督徒該好好地捫心自問:我們正容許怎樣的習慣和行為模式塑造我們?我們又在自己的生活中創造著什麼樣的文化、培育著什麼樣的事物?我們是否應當藉這機會,調整個人和群體的方向,在上帝創造的世界中,精彩地活出園丁和藝術家的身份?

 

註:

1. http://www.christianheadlines.com/blog/pastor-warns-of-dangers-of-pok-mon-go.html

2. http://www.christianpost.com/news/3-things-all-christians-can-learn-from-pokemon-go-166364/

3. https://blogs.thegospelcoalition.org/trevinwax/2016/07/13/pokemon-go-in-a-fractured-and-flattened-world/

 

作者現在洛杉磯台福基督教會牧會,兼任北美正道神學院與創欣神學院教師。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時代廣場, 流行文化, 透視篇

正本清源話差異——讀《東方父母西方情——海外亞裔子女的心聲與輔導》(方激)2016.08.12

文/方激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08.12

圖2-by stux-germ-820208_1280

多年前,有一位舊識,如此描述他移民美國的感受:自己像是一棵“生存力”旺盛,但“適應性”不強悍的植物,從賴以存活多年的原生長地連根拔起,胡亂栽進了另一片養份不同、環境有異的土壤。

我那時剛到美國讀書,對他的說法自然感同身受。同時,卻又固執地相信,假以時日,我一定會完全融入這片新的土地,脫胎換骨,成為當地人。所謂環境,不過是學業、事業之外的另一個戰場。

20餘年倏忽而過。而今,回想當年的豪情,我感慨萬千。對所謂“生存力”和“適應性”的說法,也有了更直觀的體認。生存易而適應難。

多年以來,我被同化的,不過是某些外在。而內心深處,我的文化情感、價值體系,多數時候對人、對事的本能反應,仍深刻地受到人生第一個20年的東方式教育的影響。

令我更覺挑戰的,是東西方文化差異在孩子教育上的拉扯與較量。

我的孩子即將進入青春期。在父母、師長的眼中,她乖巧、可愛。但即便如此,我仍然覺得,她的想法、態度和應對問題的方式,使我們之間有日益“失衡”的趨勢——我覺得自己愈來愈無法將她緊緊攥在手中。彷彿只要稍稍鬆手,她就會立刻從我的眼前消失不見。

仔細思考這種“失衡感”的來由,我才突然發現,自己對東方文化和價值體系的堅持,其實從未改變過。

 

差異

有此困惑的父母,絕非我一人。子女教養的書籍數不勝數,不乏從文化的角度探討兩代人關係的,也不乏從心理學出發,提出解決方案的。然而,這些書籍中的經驗,大多不具備普遍意義。也就是說,其羅列的問題雖有典型性,給出的答案卻不能普遍性地解決問題。

更新傳道會出版的《東方父母西方情——海外亞裔子女的心聲與輔導》(下簡稱《東》),則以美國亞裔基督徒家庭為觀察對象,對出生、成長在西方文化中的兒女,與固守東方傳統文化的父母,進行了比較,考察其差異——其實這種差異,正是造成我和孩子關係“失衡”的原因。這種無形卻頑固的張力,在原本已有的代溝上,又增加了了另一層艱難。

圖1-CT712

在《東》書中,“差異”可謂貫穿始終的關鍵詞。

從父母、子女彼此的種種期待、雙方對“愛”的定義和表達、對性別意識的理解與強調、對職業和婚姻等人生大事的規劃與憧憬,再到表面現象折射出的不同價值觀和人生背景,還有雙方因為各自的選擇而必須面對的壓力,均可以“差異”作總結。

本書所談的問題,對亞裔移民的後代(尤其是亞裔基督徒家庭),頗具典型性。

譬如在服從、孝敬父母(尤其是尚未信主的父母)與跟隨耶穌之間,究竟該如何權衡?東方文化中的群體傾向、責任感,與西方文化中的個人主義、自立精神,究竟孰優孰劣?兒女在職業選擇上,應該如何既尊重父母的意見,又順服上帝國度的呼召?還有,應該如何幫助背負著傳統東方文化的父母,真正理解並接受聖經中的婚姻觀?等等。

此外,兩代人不同的人際關係所透露出來的文化影響、下一代在性別意識上的覺醒等頗具社會意義的問題,書中均有涉及。

圖3-by geralt-directory-1161965_1280

利刃

早年的亞裔移民,在異國他鄉謀求生存的過程,大多充滿了艱辛。不僅物質上貧乏,精神獲取上也同樣極為窮乏。在異文化的衝擊下,他們唯有固守民族傳統,才能捍衛心底的尊嚴。

再加上儒家思想對其根深蒂固的影響,家族意識、群體意識、階級意識,都形成了一張堅固的大網,將他們團團圍住,也欲圍住他們的兒女。

而在自由主義、個人主義色彩濃厚的西方環境中成長的年輕一代,對這些沉重的“包袱”,自然有本能的排斥與抗拒。於是,原本兩代人之間正常的“差異”,因為添加了這些因素,成了撕裂兩代人情感的利刃。

我們這些同樣被文化、背景丶價值觀、教育體系所轄制的人,其實都能從本書提供的鮮活例子中,不只一次地窺見自己的影子。

身為亞裔的第一代移民,同時也是在傳統型父母的期盼下成長起來的人,我對這些作者及其父輩的遭遇、想法都感同身受。書中的許多實例,令我莞爾之餘,又在心頭品味出一絲無奈與苦澀。

圖4-by paulsbarlow7-broken-1391025_1280

良方

這本書告訴我們,其實,差異本身並非問題。需要解決的,是人對差異的反應造成的問題。

本書的可貴之處,正在於它沒有簡單地向讀者提供解決差異的“藥方”,而是藉著幾位作者的人生經歷,將這些差異作了全面的總結與分析。

在毫不迴避這些根本差異的同時,啓發、帶領讀者重新認識基督教信仰對人生的影響,並以信仰為切入點,幫助讀者自己找出彌補差異的良方。

基督教信仰解決的是人的終極問題,所以,它不是為某一族裔、某一人種單獨預備的。這是它具備足夠輻射強度與廣度的根本原因。基督信仰幫助人從全能、永在的上帝那裡,尋找一切問題的解決之道,而不是糾結問題本身。

人需要靠上帝的救贖去對付老我,這是解決一切問題的根本。

姑舉一例:來自中國大陸的我這個年紀的移民,對於“理解萬歲”的口號耳熟能詳。然而,回顧將這一口號喊得最響的年代,我們看到的是什麼?

社會問題層出不窮,人之間的關係充滿張力。“理解”,哪裡輕易做得到?人若離開信仰,只會無謂地堅持自我,並從自己的人生經驗中,總結出自以為能應付一切的方法。其實卻根本不可靠。

本書的作者及上一代,都曾以自我的方式尋求過解決之道。他們每個人都以各種理由,要求對方服從自己,結果,只能屢屢碰壁——直到他們到信仰中尋求。

父母對兒女的管轄,兒女對父母的反抗,說到底,不是出於差異,而是對差異的自我堅持與捍衛。

圖5-by Alexas_Fotos-veterinarian-1050806_1280

身為雙文化背景的亞裔信徒,我們其實應該感謝這種背景帶給自己的得天獨厚的優勢。它能夠幫助我們理解跨種族、跨文化宣教的困難,進而主動整合兩種文化,發揚它們各自的優勢,從而在宣教中有的放矢地找出解決問題的良策。

文化上的差異與隔閡,造成了族裔間的對立。

本書亦以在美國出生、長大的亞裔基督徒,對西方文化背景的教會的選擇和認同為切入點,總結出信仰乃是族裔間恢復和好的必經之路。此外,作者還從文化差異出發,談及東西方基督徒心目中不同的上帝形像,以及信徒和上帝的關係。

這種分析幫助甚大,使得我們能更深地感受到上帝豐富的屬性,及上帝的聖潔、超越與權柄。

我不期待本書能夠解決我在兒女教養方面的所有問題,但本書至為可貴的一點,是啟發、幫助我回歸信仰,從信仰中建立起足以應付這些問題的心理承受力與溝通要領。

我不再糾結於“東西方文化孰優孰劣”這一類的問題,我會張開雙臂,為上帝賦予我和下一代的特殊身分而感恩,並且盡情地擁抱祂藉著雙文化給我的莫大祝福!

 

作者現居新澤西州,從事醫學物理工作。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好書推介, 成長篇,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節制代表屬靈嗎?(黃奕明)2016.08.17

文/黃奕明

本文原刊於《舉目》79期及官網2016.08.17

BH79-03-8320-圖1-by jiangmillington-holy-communion-1146944 W1000

雖然,《加拉太書》5:22-23所記載聖靈所結的果子,最後的一種叫做節制,但節制不是修身養性的結果。

節制也不同於禁慾主義,正如《歌羅西書》 2:23所言:“這些規條使人徒有智慧之名,用私意崇拜,自表謙卑,苦待己身,其實在克制肉體的情慾上是毫無功效。”

真正的節制是讓聖靈作主——基督教並不禁酒,但是醉酒就是沒有節制;也不鼓勵暴飲暴食,或是荒宴,浪費金錢在服事自己的肚腹。節制讓我們可以追求過簡樸的生活,把省下來的金錢做更有意義的事情。

 

在意志的使用上不同

 “凡較力爭勝的,諸事都有節制,他們不過是要得能壞的冠冕;我們卻是要得不能壞的冠冕。所以,我奔跑不像無定向的;我鬥拳不像打空氣的。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恐怕我傳福音給別人,自己反被棄絕了。”(《林前》9:25-27)

運動員鍛鍊身體,是有目標的。舉凡肌肉的訓練、耐力的考驗、心理上的建設等,都是為了爭取勝利。求勝的意志是這一切的驅動力。保羅引用這個例證來說明基督徒要像這樣去傳福音,做為生命的目標。

但是,什麼叫做“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這與克制有什麼不同?

節制是聖靈的果子,是內在生命的改變,因此屬靈操練與一般身體的鍛鍊不同,在意志的使用上不同——不用苦苦掙扎,而是安靜順服。

BH79-03-8320-圖2-by Unsplash-helicopter-983979_1280

倪柝聲在《屬靈人》中,認為魂有三種功用:意志、心思和情感。

意志是出主意的機關,是我們的判斷力和意願的表達。心思是發出思想的機關,是我們的智力、聰明和知識。情感是我們的愛好、恨惡、感覺機關。(註1)

人的意志作決定,發表我們整個人的意思。宇宙中有兩大相反的意志,分別來自上帝和撒但。上帝給人自由意志做選擇。(註2)

人當初墮落是因人的意志背叛上帝的旨意,人現今得救,是人的意志再歸服上帝。除了上帝賜給我們的新生命之外,意志歸向上帝,就是救恩的最大工作。(註3)意志完全降服於上帝,是一生追求和成聖的至高目標。倪氏說:   

    
“信徒屬靈生活達到最高點時,就是他能自治。平常所說,聖靈在我們裡面作主的意思,並非謂聖靈自己直接的管治我們這個人的任何部分……

“當信徒真正屬靈結聖靈的果子時,他不只在他身上(魂)表明仁愛、喜樂、溫柔等,並且,也是顯明他自治的能力。外面的人雖然紛亂,現今完全被征服,完全順服人的自治——照著聖靈的旨意。”——倪柝聲,《屬靈人》(下册),第4章“到自由之路”

按照倪氏的說法,節制就是自治,也是聖靈的管治,因為人的靈的功能為:良心、直覺和交通(指與上帝的交通,就是敬拜)。(註4)直覺是靈的知覺,是聖靈工作的機關,能分別是非,並且用不著心思觀察、考究的幫忙,因此,在屬靈的事上,與他天然的知識無關。(註5)

倪氏據此指出 , 性質不同不能交通,人要敬拜上帝,與上帝交通(參《約》4:24),必須有與上帝相同的性質才可以。(註6)人墮落後他的靈就死了,不能與上帝交通;卻向撒但活著,與邪靈相合,接受邪靈在他們裡面運行。(註7)

人靈還有第三個功能,就是良心,是分別善惡的機關。(註8)人墮落後,直覺和交通完全死了,但人的良心,卻依然有一絲活動。在救贖的工作中,聖靈喚醒人的良心,叫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而自責。(註9)

倪氏又說:

 “靈是需要意志管治的,像人其他的部分一般。惟有當信徒的意志更新,滿有聖靈能力的時候,他才能支配自己的靈,不讓其失去正當的地位……

“我們說靈管治全人,是靈的直覺是表明上帝的旨意的,所以,靈因著上帝旨意支配了全人(意志在內)。我們說,意志管治全人,意思是意志按著上帝的旨意,而直接轄制全人(靈在內)。此二者在經歷上,完全是相合的。”——倪柝聲,《屬靈人》(下册),第4章“到自由之路”

在這樣的靈魂體三元人觀中,到底哪一個我才是真正意志的主宰?是人的靈制伏自己的魂?還是重生的信徒用意志去管治自己的靈?自治可能嗎?

難怪梁家麟要批評倪氏的屬靈人完全否認人的天然,單由上帝的靈主宰人的靈,或說上帝的靈與人的靈相聯合,上帝的旨意、性情與生命完全取代人的旨意、性情和生命,人已成了“非人”不再是“人”。

因此,屬靈人非但陳義過高,非人所能企及,甚至在根本上不具備實質內容。而“僅是對照屬魂基督徒以反題(antithesis)形式存在,即一個虛擬的理想”。(註10)

如果不把意志說成是屬魂的機關,那麼節制與意志又有什麼關係呢?約翰.派博(John Piper)在他的《渴慕神》一書中提到:“基督徒的禁食源自一種對上帝的思慕之情。”

是的,他說的是禁食,不是節食,這種刻苦己心的屬靈操練,不是積功德,也不是與上帝交易,而是捨己的操練。

許多基督徒會在大齋期(Lent)進行禁食。現在的形式不再是不吃不喝;有的年輕人禁的是臉書等社群媒體,我最近則把上星巴克喝拿鐵咖啡的習慣給禁了;這也像不看電影,不是為了比別人聖潔,而是為了主,捨棄一項嗜好。

BH79-03-8320-圖3-by Shannon Shih-IMG_7901-BH79 W1000

但是,節制本身並不是目的。作為聖靈的果子,必須是榮神益人的,把空出來的時間拿來默想親近上帝,把省下來的金錢拿來幫助人。這正是《以賽亞書》58:6-12所言:

“我所揀選的禁食不是要鬆開兇惡的繩,解下軛上的索,使被欺壓的得自由,折斷一切的軛嗎?不是要把你的餅分給飢餓的人,將飄流的窮人接到你家中,見赤身的給他衣服遮體,顧恤自己的骨肉而不掩藏嗎?……

“你若從你中間除掉重軛和指摘人的指頭,並發惡言的事,你心若向飢餓的人發憐憫,使困苦的人得滿足,你的光就必在黑暗中發現;你的幽暗必變如正午。……那些出於你的人必修造久已荒廢之處;你要建立拆毀累代的根基。你必稱為補破口的,和重修路徑與人居住的。”

節制是需要被重新發現的美德。美國社會不知節制已久,無論是食物的浪費,慾望的放縱,金錢遊戲的追逐,都在鯨吞蠶食這個地球的資源。基督徒的節制,其實是在向這個世界的價值觀說“不”。

節制與簡樸生活也息息相關,我相當佩服華理克牧師的見證,他與妻子把薪水退還給教會,並把版稅收入的90%奉獻出去。他說:“每次我付出,就打破了物質主義加在我生命中的捆綁。每次我付出,我的心胸就變得更大。每次我付出,我變得更像耶穌。”

這樣看來,節制也與慷慨有關了!

節制既然不是克制,就必須由裡面發動。安靜順服是個操練的管道,就是禱告不再是喋喋不休地報告,而是安靜傾聽聖靈的微聲——禱告不是要改變上帝,而是讓上帝改變我們!

德蕾莎修女說:“愛,是在別人的需要上看見自己的責任。”為什麼我們看不見?是因為被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而禱告能讓我們看見上帝要我們看見的。一旦看見了,節制就會油然而生。

 

註:

1. 倪柝聲,《屬靈人》,(香港:基督徒,2000),頁58。

2. 同上,頁52。418。

3. 同上,頁422。

4. 同上,頁54。

5. 同上,頁233。

6. 同上,頁54。

7. 同上,頁69。

8. 同上,頁255。

9. 同上,頁256。

10. 梁家麟,《倪柝聲的榮辱升黜》,頁268。

作者在休士頓牧會。

 

思考:

來自聖靈的節制與意志有什麼關係?為何能讓人慷慨?你遇到過這樣的實例嗎?請分享。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