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改变过去的力量(苏文峰)

苏文峰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4期        这些年来,常听到许多人告诉我不堪回首的往事。无论是早年来自台湾、香港,或 近十年来自大陆的中国人,每个人的生平故事似乎都可以细细写成一部长篇小说。在叙述这些伤痛往事时,有人恨意难抑,有人含怨忧郁;因为,他们改变不了痛苦 的“过去”,也掌握不住难测的“未来”。这两种心灵中最真实的困扰,若不脱困而出,永远不得安息。          当今美国神学家路易.史密德 (Lewis Smedes)在钜著《饶恕与忘却》(Forgive and Forget)一书中,针对这两种困境提出了解决之道。他提醒我们,神是一位饶恕的神--藉赦免重新创造我们的过去;神也是一位赐应许的神──藉持守应许 掌管我们的未来。         只要愿意,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参与上帝这种改变过去、掌管未来的工作。尤其对于摆脱不掉的往事伤痛,我们即使刻意忘记、压抑,仍无法逃离它对我们的影响──就像失眠的人愈想平静心绪,就愈发辗转反侧一样。只有一个方法可以使我们彻底脱离往事的辖制──饶恕。 一、 饶恕是什么? 1.重新塑造         所谓饶恕人,就是在脑海中,把那伤害你的人与他所犯的过错分开,将伤害从心灵的档案中消除,重新认识他,也重新认识自己。饶恕是将你过去视为十恶不赦的人, 现在却因主耶稣,你认识到“他所作的,自己并不晓得”(《路》23:34);你过去曾努力忘记这个人的嘴脸,现在却了结往事而仍认他为主内弟兄(《太》 18:15-20)。         在这重新认识他的过程中,你可能并未改变他本人──他所做过的事,所犯的错,仍历历在目,但当你在记忆中重新塑造他时,他就因这心灵的手术而改变,你也重新改造了自己的过去。 2.换上新带         饶恕人是将“要求报复”的录影带取出,不再一遍又一遍地在脑海中重播那些痛苦的画面,不再让往事折磨你。饶恕是换上一卷新的录影带,看到主耶稣对那位罪証确 凿的妇人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约》8:11)──然后看到自己就在那些想用石头打死她的人之中。 3.不再自囚         饶恕人是让一个囚犯得到自由,而这个囚犯就是你自己。正如有一个人抓住了他最痛恨的仇人,把他关在囚房里。他自己握住钥匙,不停地在牢房外巡逻。他完全没有注意到,当他关住仇人时,自己的自由也完全失去了(注一)。只有饶恕才能够将自己释放出来。 二、饶恕的真谛          大卫.欧思伯在《宽恕与自由》(The Freedom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放下斧头!(郑期英)

郑期英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4期         最近读到前富勒心理学院院长艾奇柏·哈特所写的一本书《达到快乐的十五个原则》。其中一个原则,是“宽恕”。哈特博士根据他切身的经历以及多年协谈的经验,发现一个不肯宽恕别人的人,永远不可能快乐。 祖母有恨         哈特生长在南非,一个以采金矿为主的小镇。镇中遍布著由矿石堆成的小山,孩子们在此跳上跳下。每到星期天,大家都到一间小小的卫理公会教堂上主日学。由于平日玩惯了,很难在课堂中安静下来。         当时主日学老师有两位,都是年老的姊妹,一位是哈特母亲的好友,另一位被称为Auntie Jo(乔婶婶)的,则和哈特十分亲密,哈特甚至视她为第二个母亲。          Auntie Jo是一位非常慈祥又有耐心、爱心的老师,她从不发脾气,不论孩子们多吵,她总是很有智慧地让孩子们静下来,因此深受大家爱戴。哈特从四岁上主日学到青少年期信主,长时间受Auntie Jo 影响。          十七岁那年,哈特的祖母因胃癌过世时,他母亲告诉他一个令他大为吃惊的故事。原来哈特的曾祖父去世后,他祖母以为自己会得到他们家的传家之宝,后来她发现父亲在遗嘱中把传家之宝给了自己的小妹,便发誓绝不理这个小妹,也不准孩子们与这位小妹来往。          祖母终其余生没有再和小妹说过话。哈特发现Auntie Jo原来就是祖母的小妹,也就是他的亲姨婆。他的姨婆为了怕影响他和祖母的关系,从来没有告诉他这个祕密。          这件事令哈特十分震撼,他无法想像他所爱又尊敬的祖母,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为了传家之宝,竟然含恨终生,至死不肯原谅自己的亲妹妹。而后哈特专攻心理专业,多年心理辅导的经验,使他发现,祖母并不是唯一含恨终生的人。         他回顾起,祖母是一个很不快乐的人。她的不快乐与她心中长期含恨有直接的关系。这些受伤的记忆啃噬着她的心灵,以至在她眼中,大部分的人,全都是动机不纯、企图不正。愤恨,不仅影响了她的健康,也深深损害了她的精神。 谈何容易         若要从这种苦毒愤恨中释放出来,使心中满有喜乐平安,宽恕是关键。         宽恕这个概念,在世俗心理学中并不存在。在人类堕落的本性中,只有伺机报复,没有宽恕。有些人想用忘记来代替宽恕,真实的经验却告诉我们:没有宽恕在先,人是不可能忘记伤痛的。         而对我们信主的人而言,宽恕是主给我们的命令,主说:你们各人,若不从心里饶恕你的弟兄,我天父也要这样待你们了。(《太》18:35)然而对饱受创伤的人,宽恕谈何容易?         哈特记得在他二十多岁时,一位宣教士朋友在离开宣教工场前向一群黑人会众分享宽恕。他如何能劝服这群饱受白人欺压、遭受种种不公待遇的人,原谅带给他们世世代代伤痛的人呢?         那位宣教士要他们仔细地想像耶稣在十架上所受的苦楚:荆棘冠,钉痕的双手双脚,流血的肋旁,背负世人众罪连神也离弃……这些对一位从未犯过罪的神子公平吗?最后,那位宣教士为宽恕下了一个定义:宽恕是将你可以伤害对方的权利,屈服在神的主权下。 […]

No Picture
编者的话

恰逢其时 ──写自编者的案头

        9月11日清晨,好友一通电话:“纽约世贸被炸,全美机场关闭,我去不成芝加哥了。”         惊恐中,打开电视,那一幕幕揪心的画面,扯动了我每 一根神经。面对这块我们生活了二十一年与之忧乐与共的土地,心生不忍。想到那些遽失亲人的忧伤心灵,我能体会那种锥心刺骨的痛,因为不久前,我也刚失去了 两位至爱的亲人;想到恐怖分子的残忍冷酷,一种自义的怒气油然而生……        为了表达我们华人基督徒对“9.11”的关注,这期杂志,我们临时撤换了几篇早在8月底就已定稿的文章。而“宽恕”,本期这个在一年多前就策划好的主题,在今日恰逢其时、别具意义。〈潍坊营中无恨愁〉、〈放下斧头〉、 〈改变过去的力量〉、〈乘着恩典的翅膀〉、〈凉山不再冰凉〉、〈震动山河的政治家〉……在一遍遍含泪的校对中,我看见了神无限的慈爱和公义,也仿佛略略摸 著卢云笔下忧伤、饶恕、宽宏,切切等候浪子归家,那位老父的心。          这些天,波动的情绪已经沉淀,心中一直吟唱的,乃是〈法兰西斯的祷文〉:         主啊,让我成为你和平的使者         在憎恨之处,播下爱心;在仇视之处,播下宽恕;         在怀疑之处,播下信心;在黑暗之处,播下光明;         在失望之处,播下希望;在忧伤之处,播下喜乐。         使我,安慰别人,胜于寻求安慰;         了解别人,胜于寻求了解;         关爱别人,胜于寻求关爱。         因为,在向人付出时,我们才有所得着;         饶恕别人之际,我们才得蒙赦免;         借着死,我们才得永生。         执笔此刻,战火的烽烟将起。亲爱的读者,愿这篇祷词,也成为你我的祷告,达到主面前。 ──本刊责任编辑期英于9.26

No Picture
成长篇

葬礼上的三磕头

陆扬烈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4期 谁行磕头礼        公墓大礼堂正进行金保罗牧师遗体告别仪式。 在缓缓行进的队列中,有一个中年男子带着一对穿海蓝色校服,年约十四、五岁的双胞胎女儿。当他们来到金牧师遗体前,突然一起双膝跪下,恭恭敬敬连磕三个头。         在场所有的人都惊奇。基督徒没有磕头礼,他们是谁?         仪式结束,在自由发言时,中年男子走到高挂的十字架下,向大家深深鞠躬。        “我叫茅维敏。今天早晨,有位顾客来买牛奶,我偶然在她那里,看到贵教会上周的周讯,才知道金保罗牧师原来也在墨尔本啊!”他脸上现出了一丝惊喜,但瞬间就变成悲憾,“可是,金牧师已仙逝了!我立即把店门关好,开车把女儿从学校接出,直接赶来这里。”         他接下来说的话,更使大家惊诧了。        “我父亲茅二耿,十七年前临终时,拉住我的手说了他的遗愿。他要我,继续寻找金保罗牧师,找到后,代他陪礼请罪,再感谢金牧师的救命大恩。父亲说,如果金牧师不幸已仙逝,就带领全家到金牧师墓地,代他磕三个头……”         接下来,茅维敏讲述了因果缘由: 二梗子队长         抗日战争期间,茅家全家原有老小三代八口,却被日寇“三光政策”杀得只剩十五岁的茅二耿一个。他立志要报这血海深仇,投奔了共产党八路军。他作战勇敢,多次负重伤。五十年代转到公安部门,当一个劳改(即“劳动改造”)煤窑的队长。         茅二耿文化水准低,性格耿烈,民族仇恨,阶级仇恨极深。对涉及这两方面罪行的犯人,他管教手段非常严厉,被人背地称“二梗子队长”。         金保罗牧师因传福音被判刑,送来劳动改造。         茅二耿看到这个犯人的罪状是:里通美帝国主义,利用宗教毒害人民。         “哼!原来是条披宗教外衣的狼!帝国主义走狗!”茅二耿火冒三丈。他认为,这种罪犯比为钱财杀人放火的罪犯,更可怕更阴险,危害也更大。         茅队长强压心头怒火,拍拍面前的犯人档案,问:“392号,你认罪吗?”犯人没有姓名,只有个号码。         “我有罪。”金保罗真诚地说。        “说说看。”茅二耿心里稍稍满意一点,“扼要说说你的主要的罪行。” […]

No Picture
成长篇

潍坊营中无恨愁(方仁念)

方仁念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4期         玛乔瑞(Marjorie Jackson)是我所在的一家美国新泽西州教会的牧师太太。她有一段常人看来异常悲惨的经历,然而她却因为有信心,有爱,从仇恨中全然释放了出来。我愿在她的经历中采撷若干片断,与像我一样曾沉浸在仇恨中的大陆弟兄姊妹分享。 分离的码头         1938年的1月,玛乔瑞刚过了六岁的生日还没几天,她的父母大卫和凯瑟琳,就拖大带小地从昆明绕道越南抵达香港。他们要将玛乔瑞和她的哥哥杰姆送上赴烟台的海船,前往传教士子女寄宿学校。         海风吹得特别紧,妈妈凯瑟琳不断为小女儿整理外套的衣襟,还关照她开船以后要把围巾扎紧,以免被吹落到海里。去烟台的海程遥远且险恶,特别是在芦沟桥事变以 后,战争的阴云正笼罩着北方中国。跨过大半个神州,将两个不满十岁的孩子,送入寄宿学校求学,这实在不能不让父母牵肠挂肚。然而早在1927年结连理于上 海之前,他们便各自与所属的中国内地会签约:一旦结婚有了孩子,自六岁开始便必须将他们送往烟台寄宿学校,以便毫无挂牵、一身轻松地在艰苦的中国内地传 教。         这个协约现在看来也许似乎有些不近人情,强迫父母与子女相隔大半个中国,一年才能见面一次,但这确实是基于当时中国内地会的任务、经 济状况以及孩子教育的需要。因此,从孩子牙牙学语的时候开始,双亲就教育他们认识神,热爱神,及早做好思想准备。一到六岁,孩子便离开父母,在寄宿学校独 立生活。玛乔瑞的哥哥早两年就已经去了寄宿学校,这次他是回家休假后重返学校,而玛乔瑞恰好可与他同行。         凯瑟琳屈身蹲下。也许女儿注意到 了母亲的泪水,她用那特别清脆的童声对妈妈说:“别哭,妈妈,你不是一直告诉我们耶稣从不会离开、舍弃我们吗?”杰姆也悄悄地来到了她们身旁,一只手拉着 妈妈,一只手拉着小妹妹,用大人的口气允诺著:“我已经长大了,会好好照顾玛乔瑞的,我们还有最好的老师,我们还有耶稣!”孩子们的信心和安慰,抚平了母亲的伤痛。         该是开船启程的时候了,父亲用双臂将全家围在一起,低下头为孩子们祈祷:“亲爱的父神啊,我们将孩子全然仰望交托在您的手中, 虽然他们幼小娇嫩,但他们爱您,信赖您,您也早已给了我们这样的应许:‘你的儿女都要守耶和华的教训,你的儿女必大享平安。’主啊,我们知道您必全程引领 他们前面的路……”然而谁也料想不到,这次分别以后,他们全家只是在这年的圣诞节短短相聚了几天,接下去却是近七年的分离。在不通音讯的情况下,孩子们在 日本人的集中营里熬过了三年。 潍坊集中营         1943年初秋,日本人在山东潍坊的集中营里,关押了一千六百多外国人,其中由烟台转来的内地会寄宿学校的师生,就有二百多人。天气的炎热和集中营的拥挤,使得营内到处散发著燠热的人气和汗臭,唯有早晨是比较清爽的。          才七点多钟,集中营内就传出囚犯们所熟悉的歌声,那是孩子们在晨祷时唱的圣诗:“耶和华是我们的避难所,是我们的力量,是我们在患难中随时的帮助……”“惟 独他是我的磐石,我的拯救。他是我的高台,我必不动摇……”清脆宏亮的童声,充满了爱,充满了热忱,充满了盼望。歌声为每个人传递了上帝的信息--祂没有 忘记这里的每一个囚犯,祂必看顾拯救。歌声也成为人们心灵的净化剂,溶化了心中的畏惧、怨恨和苦毒。每当囚犯们听到这歌声,便会情不自禁地停下手中的工 作,仰望他们可能看得见的那片苍天。           […]

No Picture
好书选介

乘着恩典的翅膀 ──《恩典多奇异》读后感

玛 歌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4期 诡异之画         十六世纪文艺复兴时期的荷兰画家Pieter Aertsen(1508-1575),画过一幅名为〈耶稣与行淫的妇人〉的作品。         乍看之下,这幅图画漂浮着虚幻诡异的昏黄色泽。圣经《约翰福音》第八章这一幕,被画家安置在画幅的左后方。行淫被捕的女人,身着白衣,双手紧握,低斜著头站 立在耶稣面前。周围一些白发蓄须的年长者,热切关注著将要宣判的刑罚。而耶稣却弯下腰,用手指在地上写东西。这是圣经记载耶稣书写的唯一场面。但是,祂选 择写在沙地上,知晓人的足迹、风吹、雨淋,转瞬就会消抹祂所写的字迹。         图画的前景是一个市集,散布在地的陶器与大大小小的竹篮子当中,是或蹲或站的农夫、农妇们。他们僵硬、自以为是的面孔朝向不同的角度,但怪异的是,他们的眼睛却都歪侧着朝向观众。眼神中流露不安与猜忌,仿佛深怕心里隐藏的幽暗,被谁揭露出来。         画家运用超写实的手法,展现超越时空的主题。身着古罗马服装的圣经人物,和十六世纪当时的市集景像,共处同一时空。从理性的观点来看,这样的邂逅是完全不可 能。可是,或许也有人能了解Pieter Aertsen 所营造的世界,相信人性喜欢借由控诉他人来掩饰自己内心黝暗的特性,并不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有所更改。         画家在创作这一幅艺术品的时候,怀的是怎样怜恤、恩慈的心思啊! 两种分类         杨腓力(Philip Yancey)在他的著作《恩典多奇异》(What’s So Amazing About Grace)中指出,虽然约翰并没有记载耶稣在沙上写了什么,但是德弥耶(Cecil B. DeMille)凭借自己的猜测,在他的耶稣生平影片里,描绘耶稣正在沙上点出不同的罪:奸淫、杀人、骄傲、贪婪、欲念……          每当耶稣一下笔,就有几个法利赛人面有愧色地走开。他们原本想要陷害以恩慈远近驰名的耶稣,却没料到自己竟然会在众目睽睽之下落荒而逃。最后,耶稣开口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         然后,祂又弯腰下去画字,而那些控诉的人,由老到小,一一都溜走了。         […]

No Picture
成长篇

饶人是福

潘经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4期        小时经常受邻里小顽童欺负。有一次无端端给打脱了两颗门牙,在忍无可忍下,放下书包要与顽童拼个 死活。母亲赶到现场,拖了我回家,边替我清理伤口边教诲我:“逞强斗狠的孩子是不成器的!你赢了又怎么样?两颗门牙会复原吗?”我不服气,哭着争辩。母亲 说:“饶恕别人是轻易的事,能饶恕人是福气。要痛恨别人,想着报复,才是最痛苦的事情……”我半懂不懂,但为遵从母亲,只好乖乖地接受了。         读完书出来做事,时常谨记母亲教导,从来没有与同事与朋友争斗。有时遇到原则性问题,只是坚持真理,辩论一番。如果对方不接受或是多数人不通过,我也只好放弃个人坚持,不再执著或记恨。        要说记恨,我也曾经记恨过。我家在中国“解放”前,曾长期无偿地支援中共游击队,曾冒着被国民党军队抄家枪杀的风险,由香港偷运军用物资送给中共东江第六纵 队。及至“解放”初期,我家是“开明人士”、“地方代表”。可是“土改”、“五反”,却把我家抄个净尽,连香港的财产都抄回去,全家“扫地出门”。斗死的 斗死,“劳改”的“劳改”……         我的母亲和哥哥便是在此含冤而死的,我想,这是千真万确的恩将仇报!世间之无道义无良心,莫过于此!我自己 是学生,但毕业后,也给审查批斗,打成“右派份子”,押送劳动教养。我曾多次企图自杀,想了却残生。幸为上帝怜悯,神赐给我生存意志,给予我生命力量,在 生死一念间临崖勒马,继续苦撑下去,以至重获新生……         记恨确是痛苦的。经常挂记着那痛苦的事情,久不久要翻起那些痛苦的回忆!但是,在认识到如何放下这包袱之前,要说饶恕,也确是不实际的奢谈。我自己就是实例。因为心坎上这只刺,是别人深深刺下的,自己是被动的一方。虽然刺是拔掉了,伤口却永远留存著痕迹。        受洗是我最大的改变。归主后,接触圣经机会多了,听福音和参加教会活动也多了,时常听到神的教诲,渐渐领会到神的饶恕精神,认识到每个人,包括自己都有罪性,也意识到自己记恨的浅薄。但是,我最大的矛盾是想饶恕别人,但不知该怎样去饶恕!        在圣经上,我找到了答案。“不要与恶人作对,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有人想拿你的里衣,连外衣也由他拿去。有人强逼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 二里……我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太》5:39-44)“彼得对耶稣说,主阿,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第七次 可以么?耶稣说,我对你说,不是到第七次,乃是到七十个七次。”(《太》18:21-22)         神对我的心进行了消毒清洗,把我那些顽固的疮疤洗掉,也抹去了我那伤口的痕迹!我领会到了饶恕的平和,放下了那痛苦的仇恨包袱,轻轻松松地过喜乐的日子。         饶恕别人,这是神赐给我的福气。我母亲在天堂,也会为此感到欣慰吧! 作者现住香港,历任行政管理工作,现已退休。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为谁宽恕

刘帝杰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4期         怨愤,可能是因为同学讥讽、朋友出卖、教友指责、配偶不忠;怨愤,可以导致学校枪击、公司暴力、甚至家庭仇杀(如几个月前尼泊尔皇室灭门杀戮);怨愤,可以是一年,数年,甚至数十年,岁月并不能冲淡……是故今天我们必须重新发见“宽恕”的迫切性。 为人着想,予人出路         中国人为学成长,有既定的条目纲领。如“八条目”,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再而齐家、治国、平天下。先有尽己之心的“忠”,而后有推己及人的“恕”。         儒家的先“内圣”而后“外王”的观念,深入中国人心。自古以来,多少名士学人以宽恕他人,表示自己的豁达;但这毕竟是为己恕人。         而“宽恕”在圣经旧约中其原文为“nasa”,含“搬起、带走”之意。新约原文为“aphiemi”,含“遣走、松开”之意。有除去积压,予人去路之意。(注)         宽恕不仅是为解除自身的包袱,破除心中牵挂负累,使自己成长上路更为轻快。宽恕是为对方着想,令他们的内疚全消,恢复他们的信心。         笔者以往视宽恕他人,只为了破解自己的心理捆锁。有朋友借去心爱书籍不还、有借去多年精心拍摄的幻灯片不理、工作中有人无理责骂、更有讥讽加害……面对种种积压,只有随空间时间转换,强行宽恕忘掉他们了事。         但读到圣经说:“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西》3:13),耶稣大方面对面地宽恕人,不是为了令祂自己好过,而是令他人知错,再行悔改,除去罪咎。         真正宽恕并不易做。纵使对方未有道歉,也准备接纳他整个人。很多时,当事人更要解释对方的错处。         今天笔者对女儿们的过错,也学习多用时间,彼此交谈,了解她们的动机与感受。先要自我检讨有否做错,才指导他人;虽然多费心力,倒也值得。这是成长的锻炼,人才会更像耶稣。         德兰修女说:“人极需要别人的帮助,但除非有宽恕,否则他们不能有真正的平安。”世界已有太多的天灾,人可以做的,是多走一步,以宽恕减少“人祸”,予他人平安。 宽恕动力,源自何处?         美国神学家傅士德(Richard Foster)在《属灵操练礼赞》一书说:“上帝心中有一种愿望,就是宽恕和赐予。因此祂发动了整个救赎程序。”         达成上帝赋予的管家职份,实践公义,将上帝愿望的宽恕带予他人,导引人得享救赎的丰盛,进入永恒的生命,这是信徒的责任。         如何做到宽恕?美国作家麦哥登(Gordon Mac Donald),在其著作《生命更新》说,要令生命有方向、有条理、有动力,“除了毫不保留地服在基督管治之下外,别无他法。”         环顾你我过去,可也曾是颓丧罪人,犯规累累?只因基督宽恕,才有今天的平安无咎。我们并非比人高尚,比人成熟,才可宽恕人。而是因为基督大爱的感召,予我们动力,能将这份厚爱,与他人分享。动力源自基督爱源,而非自我修身功力。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童心童语话宽恕

苏玉清译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4期         神要我们常常原谅得罪我们的人,祂饶恕我们,也要我们饶恕别人。原谅别人是说你要忘记那件事,接受别人的道歉。比如说,如果你的弟弟妹妹弄坏了你的玩具或是骗你,你从心里原谅他们时,你会对自己说:我知 道他们做错事,可是他们已经向我说对不起了,所以我要忘记这件事并且原谅他们。         当别人原谅我时,我心里感到轻松和快乐,对于做错事而难过的人,神希望我们得到快乐。我们可以把人的罪想像成垃圾,垃圾丢掉了,罪也被原谅了。         有一次,弟弟在我的玩具上乱画,我气得不得了,但是我原谅他以后,他就觉得好多了。有一次我的朋友向我借铅笔,却把它弄丢了,我虽然很不高兴,但还是原谅了他。我让这件事过去,她也松了一口气。         这就是为什么宽恕和不计较这么重要。我希望更多人能因为互相原谅而更快乐。         我认为宽恕是一件很重要的事,这是我在主日学里从一个故事里学到的。每个人都需要原谅别人,也需要别人来原谅。有一次,我和朋友约好去玩,但是我居然忘记 了。这让我根本不敢看到他,我不是故意的,我忘了把时间和日期记下来。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去找他,当他说没关系时,我终于松了一口气。从此之后我总是把重要 的日期记下来。         弟弟也曾经原谅过我。那一次,我的手肘不小心撞到他的牙齿,弟弟痛得大哭。我向他说对不起,他就原谅我了。         过去一个礼拜里,我就获得三次别人的原谅,我心里很感谢,不是每一个人都要一报还一报。         有一天妹妹要站起来的时候,不小心撞到我,我气得差一点要打她,可是我想到我们要原谅别人,所以我就原谅她了,她笑着对我说:谢谢你。         有一个星期五,妹妹喂了太多食物给鱼吃,把我的鱼给胀死了。我很伤心,可是后来还是原谅她。同一天里,妹妹说我们家的那几只天竺鼠是我们共同拥有的。其实她 是对的,可是我却为了天竺鼠是谁的和她争吵,一直到最后我放弃了就说,好吧!它们全是妳的。后来我觉得自己这样很不好,妹妹就原谅了我。         有一个星期六的上午,妹妹踩到我的肚子,但我也原谅她。那天晚上,她踩到我的脚,而且还是穿着鞋子的时候踩下去的,一直过了好久我才不痛,等我不痛之后,我就原谅她了。         原谅别人并不容易,但我尽力去做之后也可以做得到。我可以做到是因为有神在旁边帮忙我。         那天我一边走过走廊去上数学课,一边写日记。我突然觉得好像有人在看我所写的,我转身一看,背后站的是安丽亚──我亦敌亦友的同学,她的脸上带着诡异又得意 的笑,我咕噜了两句之后,居然捏了她一下,连我自己也不晓得怎么回事,正当我要向她说:“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但妳也不应该躲在我后面偷看我的日 记。”有一位老师看到了,把我送进了校长室。校长告诉我说我不应该伤害安丽亚,同时应该告诉那位老师安丽亚偷看我的日记。接着校长把安丽亚叫到办公室,我 们互相道歉之后回去教室上课。         我很高兴安丽亚不再生我的气也原谅了我。虽然我们现在已经成为好朋友,但是她有时候还是很烦人。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眺望废墟之外 ──“9.11”灾难的启示

临风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4期 “9.11”大屠杀         面对世贸大楼的残迹,我们好像站在人类文明的废墟上,不知道明天将会如何。“9.11”的大屠杀并不只是对美国金融和权力的象征的攻击,乃是对整个人类文明的侮蔑。它藐视人的生命和自由,一举谋杀了数千无辜的生命,夺去了无数家庭的幸福。         这些恐怖组织及其同情者,假宗教之名敌视异己,散布仇恨,用最残忍、最邪恶的行为,来对付他们所谓的“上帝的敌人”。这次死难的人中,包括了六十多个国家的国民,其中来自中国的,至少有51名(注)。无论我们站在什么政治立场,这种反人性和反文明的暴行,都是不能容忍的。         萧条的经济还可以复苏,倒塌的高楼还可以再盖,但受创的心并不容易平复,我们失去的纯真可能再也找不回来。 “9.11”事件的背后         这样一件似乎黑白分明的事件,在全世界居然引起了非常不同的反应。以华人为例,台湾无论是政府或是民众,都站在绝对支持美国的立场。大陆的中国社会调查事务 所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则显示,大陆98%的受访者认为美国人民值得同情,中国应在美国需要帮助时施以援手。该调查结果更显示,73%的人认为美国政府的霸 权政策,是导致恐怖活动的主因,是咎由自取。         从国际政治的角度来分析和研究这次惨案的缘由,不论是从以阿矛盾或是从霸权角度来讨论,报章杂志已经有许多精辟的言论,姑不赘述。我们只提出几点观察:         第一, 美国犹太裔人口只占2-3%,但他们的政治捐款却在40-60%之谱,深深左右了美国政客的立场。犹裔美国人应当认清,以色列强硬的对阿政策(国际舆论认 为以色列是用“政府支持的恐怖活动”来打击巴勒斯坦人),并不合乎其自身利益。但愿这次事件也能影响美国的对外政策,使它在维护国际社会秩序上更能代表正 义。         第二,美国是今天世界上唯一的超级霸国,是自由与民主的象征,是西方文化的传播者和代表人。它一举一动都是国际舆论的焦点,是其他各国爱恨交集的对象。         作为“霸主”,美国确有应当自我反省的地方。但美国也有许多显著的优点。单从事件后美国网站的对话,我们就不能不佩服美国社会的开通、自省,和对不同意见的容忍和尊重。而阅读华人网站,我们能看到同样的表现吗?          第三.近数十年来回教在各地复兴。他们最流行的口号便是:“伊斯兰就是答案。”(Islam is the solution)这场复兴运动不但是宗教现象,也是文化运动,且是与政治结合的。是针对回教社会在现代化过程中,受到西方“腐蚀”(犯罪、色情、家庭问 题)的反弹。         这场有着知识份子、学生和专业人士的广泛支持,从下层建筑(infrastructure)到政治、法律、文化,它的影响深远广大。         这个运动要现代化,但是不要西化,认为美国所代表的西方文明(包括民主政体),就是不信派(infidel),甚至是“大撒但”。这是许多回教国家反美情绪的理论基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