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我不喜欢XX处来的人(寸芯)

寸芯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0期          人罪性的表现之一,就是喜欢结党,排斥异己。        “物以类聚”可能是人的天性,我们喜欢跟有共同点的人交朋友。在海外,我们喜欢结交中国人,而且最好是说同种语言,来自同个地方的人。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事,因为语言相同,容易沟通;背景相同,彼此了解,看法相似,较有默契。          大一点的华人教会,为了便捷起见,常常分为中文部,英文部,成人部,青少年部等。但不同群类在彼此接纳及同心同行上,常有困难。我认为除了客观外在的因素以外,人的猜忌往往更加深了误解及隔阂。         很要不得的,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式的批评方式。举个例子,青少年们常说:“中国父母就只注重学业。”其实第一代华人父母中,也有许多愿意孩子均衡发展,以平常心看待孩子学校成绩的。但孩子们却常人云亦云,不分青红皂白给自己的父母扣上帽子。         成人们也好不到哪里去。常常某个地区来的人聚在一起时,会批评另一个地区来的人。而且往往因一两件个别事件,就把整群人归类。尤其当其他有过类似经验的人起来呼应时,这些论调便显得令人信服。         其实这种言论,常是不公平又有破坏力的。人的个别差异极大,同个家庭出来的姐妹,都可能一个忠厚,另一个精明;一个努力,另一个贪玩。我们怎么能因为人从哪 个地区来,就对他有先入为主的成见?在真正认识他之前,就先对他的人品打折扣呢?如果听到这样论调的人,又去以讹传讹、加油添醋一番,伤害岂不加倍?不就 正中了撒但想要破坏教会合一的诡计了?         谣言止于智者。不造就人、有杀伤力的言论,我们要慎思明辨,尤其不要人云亦云。就算真是亲身体验之事,也要小心勒住自己的舌头,不要论断别人。因为设立律法及判断人的,只有一位(《雅各书》4:12),那就是神。         我曾因为教会事工的缘故,与英文部的弟兄姐妹一起同工。开始因为处事方式不同,接触有限,对他们有些不满,就在中文部弟兄姐妹前批评一番,而且以偏概全,妄下定论。         后来才发现,自己的观察有偏差。最糟的是,那些听了我言论的人,与英文部的人接触更少,也就无从衡量我话语的真伪。之后,还竟听到有人重申我的错误言论。为这件事,我不但在神面前悔改,也为我的误导向人认罪。         误解常带来更大的误解,回避往往带来更多的隔阂。只有当我们摒除成见,主动与人交往,敞开心怀,花时间与人接触时,我们才会发现对方的可爱处,并逐渐了解他的苦衷,从而接纳他。即或不然,也当知道,天父会不断更新每一个信徒,使我们更像祂。         教会里有各种不同的人,年龄、个性、背景及恩赐都可能不同。但我们有同一位天父,我们都愿意更像祂,讨祂的喜悦,反映祂的荣美。祂的心愿也像世上的父母一样,祂希望祂的儿女们彼此接纳,互相扶持,祂就大得安慰了。 作者来自台湾,现住美国加州圣荷西市。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To Speak the Truth in Love

By Bei-her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0期     I can still remember that when we started to serve in our church, an elder in Christ wrote a letter to us. He said, “After you served for a while, you […]

事奉篇

与谁合一?(玛歌)

玛歌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0期 “……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 --《以弗所书》4:3         当代基督徒的信仰生活,很难不受现今后现代解构思潮的影响。从流行文化,建筑结构,艺术风格,教育形式,甚至到世界局势,我们都发现几个特征:复杂,矛盾,多元,与不确定性。         后现代人类普遍呈现一种精神分裂状态,一方面极力颠覆明确的是非观念,一方面却游走徘徊在虚无的情状中。对于置身二十一世纪的教会而言,后现代的挑战是不容忽视的,而基督徒必须面对这样的挑战,否则我们的信仰不是迷漫律法主义的色彩,就是被世俗主义所吞没。         另一方面,尽管多元化是全球的发展趋势,特别在西方世界中,各种民族,种族,文化,宗教,习惯与价值概念在此相遇交汇。但是,当代基督徒如何在这样瞬息多变的局势下,持守耶稣基督的教导,实践合一的课题?         英国神学家史托得(John Stott),在其著作《当代基督门徒》(The Contemporary Christian)一书中曾阐述“教会更新的几方面”。其中,他指出:有一个拉丁字aggiornamento曾被用来表达教会自我更新的过程,以面对 现今世代的挑战。它的含义是:世界瞬息万变,假如教会要存活下去的话,她必须要跟得上这些改变。当然,在这过程中,她必须坚持不妥协她的标准,也不效法世 界的潮流。          其次,史托得还提到,教会更新的一个重要环节就是“合一”。史托得根据《约翰福音》17章,耶稣在离世之前所做的“大祭司的祷 告”,认为“合一”实在是耶稣基督对历代以来普世基督徒的殷切期盼。但是,基督为这些信徒所祈求的合一特质,到底内涵是什么呢?史托得提出两个重点:          第一,耶稣希望属祂的人能享受与使徒的合一(有共同的真理)。历代教会之间具有历史性的连贯,而教会信仰不会因着时代的变迁有所改变。因此,基督徒的合一是从在信仰上与使徒们合一开始。          第二,耶稣祈求祂的子民能享受与父及子的合一(有共同的生命)。耶稣在此为教会祈求,祂盼望信徒们合而为一,就像祂与天父那样合一。史托得指出耶稣的这个比较令人震惊,而其祕诀在23节:“我在他们里面,祂在我里面,使他们完完全全的合而为一。”          这两个重点是基督徒彼此合一的基石。当教会汲汲追求可见的,有形有体的合一时,若是忽略了这个基石,那么基督徒一切融洽和睦的表象,便不具任何永恒与实质的意义。          史托得认为,在我们追求教会合一的过程中,首要的就是追求早期使徒所传递下来的教训,以及借着圣灵而得着的属灵生命。诚如《约翰福音》注释权威 William Temple所言:“会议中的商讨不是达致基督徒合一的途径,虽然在那里我们可以订计画,作决定。达致基督徒合一的途径是一种个人与主的联合,这种联合是 深切而真确的,到一个地步,它可以跟子与父的联合比拟。”          […]

成长篇

莫说不能 ──合一的祕诀:谦卑(心渔)

心渔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0期 难言之苦        基督徒的使命是走入世界,而后带人走进上帝的国度。但是从历史来看,教会的内部纷争往往削弱了传福音的力量。          内部纷争常令教会有口难言。信主稍有年日之后,就间歇听到或亲眼看到教会的内部纷争。有些事件甚至成为社会大众茶余饭后的新闻。这些故事的导火线各不相同,但是结局却是一样──两败俱伤。         例如,有朋友从牧会的工场退下,提到会友的攻击如同开批斗大会,虽是几年前发生的事,仍旧心如刀割,难以释怀,再也不愿牧会。也有朋友在伤痛中,停止教会事奉,远离是非,做“安静”的基督徒。         还有朋友虽悲伤叹息,仍旧愿意站起来,继续牧会或担任执事长老,但过去的伤痛成为后来事奉的暗疮,一触即发,成为事奉的绊脚石。当然,也有朋友在伤痛后,靠着上帝的恩典,得医治,没有苦毒,继续事奉。         然而,这种内部的纷争总会使一些旁观的基督徒,心有余悸,迟迟无法迈进事奉的大门。         耶稣在临别祷告中,为门徒和后代信徒向上帝恳求,“叫他们合一,像我们一样”(《约翰福音》17:11,21)。对此,我一直在思考,就是耶稣为什么不干脆 命令信徒合一,像祂后来命令信徒向万民传福音一样?传福音的大使命再加上合一的命令,不就是最完美的组合?可以攻无不克?         然而,当我思考 教会内部合一的可能性时,发现“合一”根本不是人可以“做”的事。耶稣祈祷“我在他们里面,你(上帝)在我里面,使他们完完全全的合而为一”(《约翰福 音》17:23)祂的祷词指出,信徒合一的前提是让基督住在里面。人成为基督徒,就进入与耶稣基督的关系中,而这份关系也包括在言行思想上顺从圣灵的引 导。         满有圣灵的人会在生命每个层面都愿意让神掌权,这就是与基督合一。信徒一旦与基督合一,也就能够在主里与其他的信徒合一。由此可见,信徒合一全然是上帝的恩典。 疾风烈火         那么我们要怎样在生活中领受上帝合一的恩典雨露呢?依我看来,秘诀还是在“谦卑”两字。耶稣在世时,竖立了最佳美的典范。祂几次提及,自己的言行都不是按自 己的意思,而是按著上帝的心意(《约翰福音》5:30;6:38;7:16;8:28、42;14:10、24)。祂甘愿背负众罪,上十字架,就是最美好 的榜样。         按照上帝的心意行事就是谦卑,自然会带来合一。         而反观一些信徒,往往先自拟计划,然后要上帝祝福;或是凭一己之力达到众人眼中的成功,然后归功于上帝。这些都不是上帝所喜悦的行为。“听命胜于献祭”,是亘古常新的真理。当我们重视自己的计划,高过寻求上帝的心意时,骄傲就开始发芽生根。         自己的计划与上帝的心意,两者有时并不容易分辨。我发觉自己思虑紧密的理性分析的结果,有时候不见得合乎上帝的心意。有时自以为时机到了,想趁热打铁,却不 见得是上帝的时候。我明白自己太容易落入“自以为是”的骄傲陷阱中,而不自知。甚至就算正在寻求上帝心意时,也是如此。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这算什么基督徒?--我对〈阳光和小孩〉一文的回应

丁乔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0期        看到《举目》第8期12页上林鹿所写的〈阳 光和小孩〉一文,简直不相信世上会有这样的基督徒。这篇看来像小说的文章,描写一个妈妈甘愿将已是小基督徒的儿子,让给已经再婚的不信主的前夫。当女法官两次问她时,她竟表示愿退让儿子、房子和付孩子十年生活费,原因是:我是基督徒,我不愿意争闹。          作者的原意,可能想表达基督徒的容忍、和平、温柔,但这种不顾孩子的信仰,不争取应有的权利,算是一种美德吗?这就是爱仇敌吗?我很不以为然。          也许这位姊妹有许多难言的苦衷,希望她能说明,否则太难令人接受了。 我为什么退让? 林 鹿         谢谢编辑转来读者丁乔对拙文〈阳光与小孩〉一文的回应,她的回应给了我机会重温七年前神在我生命中的超然作为,我为此献上感恩。         我想我当时退让的因素很多:         我不是马上就退让的,而是经过半年的挣扎、祷告、寻求神的旨意,预备自己和孩子的心之后,靠着神的加力和恩典,最后作出的清醒的、主动的选择。神从不强加于人,我也不是被孩子的父亲所逼迫。我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我对孩子的所有权观念不同于一些母亲。我知道孩子是属于主的,无论是父亲还是母亲都是神所安排的管家。母亲若把孩子当作自己的私有财产,有占有欲,心思和理性都会被扰乱因而受苦受害。         我尊重孩子的意愿,去修改抚养权之前,在没有给孩子任何压力下,征求过孩子的意愿。看到孩子能够安然地接受新格局、新变化,我很放心。孩子去父亲那边居住, 并不意味着我与孩子的关系会疏远。我们交往的方式虽有变化,但我在他身边或不在他身边,我都会以全心陪伴孩子的成长,随时发现孩子的需要而及时提供帮助。         神在我和孩子的抚养权改变后,也给我们更多的交流机会。我希望儿子不被狭窄的母爱捆绑,我高兴地看见他爱他的父亲和继母,他们之间有健康的关系。继母对孩子的生活和学习照料得无可挑剔,我对孩子的父亲和继母的文化素质有正确的评估和信任。         孩子从来不会觉得我这个妈妈不要他不爱他了,孩子在这种格局中,享受着双份的爱。现在孩子已经快十五岁了,他的心理和身体都很健康。         当孩子在那边住的时候,我知道神对我将来的生活有特别的安排。神给我一种属灵的眼光,让我看见很多人在争闹斗气中,耗费了余下的时间精力的不智慧。生命是短暂的,要珍惜我们可以服事神的有限的光阴,我开始预备自己服事主。          如果不是主开我的眼睛,我不会看见母爱是有限的、是有条件的、自私的,一些母亲动机是爱孩子,但若长期处于与另一方争闹的状态,结果是害了孩子,也害了自 己。为了孩子的益处,我厌恶争闹。我知道在一定的时候,母子迟早会分开(大概上中学就住校了)那时,我会用新的方式表达对孩子的爱。         在离婚的时候,神让我看见了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会改变,我以感情为财富,这财富会消失,那么物质的财富(房子、金钱)就更算不得什么了。先失去了丈夫,然后失去了孩子,再失去房子。这个过程,若心中无神就是毁灭,是灾难,若是靠着神,就是最大的祝福的起点。         […]

No Picture
好书选介

《排斥与拥抱》--评米洛斯列夫.沃弗的“拥抱神学”

王湘琪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0期 距离与隶属         克罗西亚的神学 家沃弗(Miroslav Volf注1),根据九十年代他的国人在巴尔干半岛战乱中所遭受的种族迫害,以及他个人对基督徒身份的理解和洞见,写下著作《排斥与拥抱》 (Exclusion & Embrace注2)。在书中,沃弗引导读者了解因本体自我认知的复杂化,导致种族间长期疏离,最终引发残酷的排斥。圣经在《创世记》里所记载的该隐杀兄 弟的残暴,被沃弗引用以解释排斥的意识型态。但透过基督信仰中那位饶恕、不记恶的神,沃弗在新约的救赎隐喻中,发现了通往和好的希望之路。         《路加福音》中的浪子,更触发沃弗提出“拥抱神学”(Theology of Embrace),做为对排斥行为的回应。沃弗宣称,借着采取饶恕行动、打开心门、并且拥抱对方,受创的伤口将愈合,排斥会中止。         当笔者初读此书时,“距离与隶属”(Distance-and-Belonging)的观念,立刻吸引了我的注意。沃弗首先声明:教会与所属的文化,应“保 持与文化的距离”和“隶属于其中”之间,有一份合宜的关系。但问题是,怎样才算合宜呢?沃弗说,其核心在于忠诚感的全然转变--从原本所处文化中的神祇转 向所有民族都敬奉的独一真神。         圣经上最显著的例子便是信心之父亚伯拉罕。为了回应神的呼召,他离开本地、本族,开始过著游牧的生活。因 此,沃弗力劝亚伯拉罕的属灵后裔,要从既定的文化中“出走”(Exodus)。当然,作者不是要在廿一世纪的现代提倡游牧生活,“出走”纯粹是心灵上的。 因为,沃弗认为,耶稣已经为信徒提供了祂的身体做为新的家,所以,信徒可以从文化中脱离,却不必在肉体上真的离开所处环境。          也就是说,基督徒在一方面与自己所处的文化保持距离,不再受到文化上特有的偏见影响,圣灵会帮助我们认清自己和所属文化的自我欺骗和不公义,从而培养出悔悟的、合于福 音的人格;另一方面,基督徒仍隶属于所处的文化,透过这种隶属,我们可以因着差异而更加充实,并可投入去改变所处社会,使其成为合神心意的新世界。 分别与凝聚           与异教世界的分别,是圣经上常见的主题(《利》20:26,“你们要归我为圣,因为我耶和华是圣的;并叫你们与万民有分别,使你们作我的民。”)作者解释, 出走乃是神“分别与凝聚”(Separating-and-Binding)的过程的开端。他之所以使用“分别与凝聚”一词,是因为基督徒之间虽然有歧见 和异质性Heterogeneity,但我们的身子就是圣灵的殿,神使我们与偶像崇拜分别出来、与主联合成为一体。透过神的爱的凝聚,不同种族的人可以捐 弃成见与憎恨而合一。我们从耶稣身上可以看到,神自我牺牲的爱是包容的,无关乎种族、性别或社会阶层。         笔者认为,这是特别值得深思之处。 我们常误以为多元性和异质性应向同质性和单一性让步,以至我们能够纯净。我们却忘记了使徒保罗在《哥林多后书》12:6告诉我们:“神却是一位,在众人里 […]

No Picture
成长篇

这些台湾朋友

抒展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0期          来美十几年了,有好几位密友是台湾来的。因为他们多是“外省人”,我没有感觉到他 们有什么显著的台湾特点,顶多是某些地方用词不同而已。去年十月中旬,因为修台福神学院延伸制的课,我单枪匹马地进入台湾人中。两天的时间,除我一人之 外,其他五十多位同学全部是台湾人。听他们课间用台语交谈,跟他们同吃同住,真发现不少所谓台湾人的特点。         首先,这些台湾人热情好客。早在八月份联络报名时,就在电话上认识了召集人杨姊妹。她是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姊妹,性格爽快,为人热情。几句简单的自我介绍,彼此就热络起来。她邀请我在她家住宿,我临行前她又打电话来叮咛。          那天一大早,我就出发,结果还是多转了一个半小时。在十点半时终于找到了地方,进去溜边坐下。刚坐定,后面有人过来问“是不是张姊妹”,我应声答“是”,马 上有一杯热茶递过来。课间休息时,才知道她就是杨姊妹。她告诉我,在七点钟时打过电话去我家,知道我已上路了,就一直替我祷告,虽然晚了一节课,但还是平 安到达,感谢主啦。         前后座位的同学也过来打招呼,老师也戏称前面讲的都是不重要的,你来了才讲重要的。一天课程结束后,杨姊妹又开车带我去吃饭、买菜。晚上回到她家,又给我介绍有关的资讯。之后,在她的先生杨弟兄的带领下,我们三人一起安静晚祷。         其次,这些台湾人勤奋,吃苦耐劳。第二天是主日,头天临睡前,杨姊妹说:“明天七点半起床,七点五十吃早餐,八点半出发去教堂。”我说:“好!”杨姊妹家的 客房用的是鸭绒被,非常舒服,加上我奔走一天,也累了,倒下就睡着了。等听得楼上有走动的声音,一看手表,早上六点钟。再迷糊一会儿,听到杨姊妹叫,再一 看表,七点十分。         赶紧应声起来,十分钟内结束梳洗。去厨房,见杨姊妹已准备好早餐。一盘煎饺子,一人一份花生酱和红果酱三明治,一壶刚刚 煮好,香气四溢的咖啡。看我出来了,杨姊妹就叫杨弟兄下来吃早餐。我们就一起谢饭、用餐。我问杨姊妹是不是六点钟就起来了,她说是,多年的习惯,晚上十二 点睡,早上六点钟起,做一天的家事,再在走步机上锻练半小时。        早饭后,杨姊妹收拾碗筷,我和杨弟兄各自灵修。八点半整,我们出门。上车坐 好,杨姊妹很习惯、自然地开口祷告,求神带领一天的聚会和往返路途的平安。在路上,我得知杨姊妹来美三十年了,原是护士,现在在邮局上班。她信主后,决志 跟随主,效法主的仆人,过简朴的生活。她家至今没有手机,车子没有遥控器,所吃的、用的都是最简单的。         两天接触中,我看到杨姊妹做在先,吃在后;吃完在先,收拾在后。讲话干脆利索,做事动作麻利,对人宽厚,对己严格,典型的敬虔爱主的妇女样式。         还有一事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上课期间,午餐是由台福教会的一个家庭准备的,是一百五十个粽子和二大锅汤。听说这位姊妹准备了三天。肉粽子,大个儿,一人两个。非常好吃。这些弟兄姊妹非常爱主,并且愿意为主的缘故,服事众人。         因为我迟到,又是唯一要学分的学员,所以老师用吃饭的时间,跟我谈一些要求。提供饭食的姊妹,就在旁注意我们的进展。谈话一结束,她马上就端上热饭、热汤,让人心中很温暖。         第三,这些台湾人既具有传统,又跟上时代。中国人讲“家有千口,主事一人”,又说“男主外,女主内”。以杨家为例,两天的观察,只见说话、做事、开车,全是杨姊妹;谢饭、领会、找不到路时去打电话问路、吃饭时宣讲研究成果的,都是杨弟兄。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全职或带职?

崔思凯        看完《举目》第九期熊璩所写的<基督徒的文化使命与双职事奉>后,引发我有以下的思考: 一、全职服事更神圣?          一些基督徒,尤其是刚认识主的基督徒,常发现教会中谈论的某些问题,他们觉得很重要却在圣经中找不到出处。         其中较显明的,就是全职服事这个议题。多数信徒都认为全职服事的传道人或是牧师,是很值得尊敬的。若是有人问,如何成为一位全职的传道或牧师呢?通常的答案都是,你需要有个呼召。接下去会问,如何会有呼召呢?答案是,只有有呼召的人才晓得……          当我们去圣经中找答案时,似乎找不到圣经中有什么教导,叫人去羡慕做全职的工人,但是有叫人羡慕先知讲道的恩赐(《林前》14:1)。也找不到例子,说明一个全职的工人比一般的职业更神圣。 二、旧约中的全职服事          从旧约的角度,我们来谈一谈全职事奉。摩西在旷野时,神就指示他,利未人是被神呼召全职服事神的(《民》3:12)。那时大概有两万两千个利未人(《民》 3:39),不是所有的利未人都可以成为祭司,只有亚伦的子孙才可以成为祭司。其他的利未人只在祭司的指导下,在圣殿里做各式各样的事奉,可以成为教师或 管理,守卫或甚至是收圣殿的税。         这个传统延续到大卫作王时,在《代上》24章看见,当时撒督是大祭司。主前四百八十六年,当迦勒底人侵占耶路撒冷时,尼布甲尼撒王把圣殿毁了。直到所罗巴伯回来后,重新建造圣殿,圣殿的制度又恢复。祭司的制度一直延续,到主耶稣时,在圣殿里服事的祭司还是照着旧约的律法。         可是当时即使是撒督的后代,人数也很多,而圣殿只有一个,所以撒督的子孙多数人是轮流在圣殿里服事。在《路》1:23,看见撒迦利亚在圣殿里服事,他每六个 月在圣殿服事一个礼拜(注1)。你可以叫这些圣殿服事的人是全职,但是他们有许多时间是在休息的,而且这些利未人不需要有所谓的特别呼召,他们生下来就被 选择做全时间服事的。          你也可以说利未人是神圣的,比其他以色列人神圣,也可以叫其他的以色列人为平信徒。假若用这原则来看,大卫和耶稣都不能称为圣职人员或全职事奉。因为他们不是亚伦的后代,也不是利未人。从血统来看,他们是犹大的后裔。 三、新约中的全职服事          在新约里,耶稣是不是一个全职或半职的神职人员呢?那也不清楚。前三十年,他没有出来全职传道时,他是带职,是一位木匠。使徒保罗是否是全职或半职传道呢?也不清楚,因为在他传道生涯中,他有时织帐篷,有时是全职。          在整本新约中,好像找不到一个出处,是特别强调要全职或全职比带职更神圣。可是在耶稣基督时代,撒都该人在社会中确实是一个高贵的阶级(注2),一些圣经学 者认为他们是撒督的后代,而且当时是在圣殿里服事。其中也有人是做生意或在政府里做官,可很显然地,他们被社会认为是高贵的阶级,比平信徒高人一等。         《徒》5:17中,指出大祭司和许多有权势的社会人士,都是撒都该人。所以当时是有一个分界,与撒督后裔连上关系的,是尊贵的族类。          可是圣殿祭司的制度,在主后七十年,当提多将军入侵耶路撒冷,把圣殿夷平时,这个制度也跟着走入坟墓。从那时到现在,再也看不见圣殿与祭司的制度,取而代之的是新约的教会。          神为什么让祭司的制度从历史中消失,而以新约的教会来代替?《彼前》2:9说到,神圣祭司的身份已经被每一个信徒所取代,而大祭司就是主耶稣基督。在《希伯来书》4、7章特别强调这一点,而且圣殿也取消而以基督的身体代替(《约》2:20)。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生活的原汁原味

海平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0期 一、渔夫 当今社会几乎没有哪个人觉得生活很轻松。每个人都背着满身的理想与渴望,每个人都在生活的忙乱中驮著挥之不去的精神压力,怎么会不累呢?            我们的累在很大程度上是自己找的,是我们把原本简单的事情复杂化了,神给我们生命的真理是简单的,生活也是简单的。人们之所以找不到清晰的答案,是因为在我 们内心深处隐藏着使我们的欲望膨胀,使我们不断贪得无厌地攫取的罪性。为此,我们为自己的生活加载了许多额外的负担,身体和心灵双重受累。           自身的贪性使人们生活得很复杂,很用心思。为了追求成功和享受,人们不惜付出时间、精力和体力;为了成功,就要思前想后,考虑各种关系,处理各种矛盾;为了成功,就要面对各种压力,不可避免地承受失败的打击……          那么,能不能活得简单些?能不能让自己轻松些?对生活的欲望能不能不要太高?要求不要太多?能不能对未来充满憧憬和希望,却不把明天当成今天的负担?能不能对成功有想像,却不必为未必能得到的成功而牺牲简单快乐的生活?          最近在网上散播著一个小故事,看后令人十分感慨。它讲述的是有一个商人帮渔夫出主意:你应该每天多花一些时间捕鱼,攒钱去买大渔船。然后就可以抓更多鱼。那 时你就不必把鱼卖给鱼贩子,而是直接卖给加工厂。再然后你可以自己开一家罐头工厂。如此你就可以控制整个生产、加工处理和行销……           渔夫问:这要花多少时间呢?商人回答:十五到二十年。           渔夫又问:然后呢?商人笑着说:时机一到,你就可以宣布股票上市,到时候你就发啦!你可以几亿几亿地赚! 渔夫又问:然后呢?           商人说:到那个时候你就可以退休啦!你可以每天睡到自然醒,出海随便抓几条鱼,跟孩子们玩一玩,晃到村子里喝点小酒,跟哥儿们聊聊天唱唱歌囉!           渔夫疑惑地说:我现在不就是这样了吗?           从这个小故事里我们可以看出,人的一生所追求的,其实就是简朴和平静的生活。只是不幸的是,却常常走错路,绕大圈子。 二、双翼          真理是简单的,生活也是简单的。乐观地对待生活,真诚地对待他人,也许有一天你回首凝望的时候会惊奇地发现,你最值得骄傲的,是你比他人活得单纯而快乐。          我有时觉得,高度发达的文明给予我们的快乐是有限的。我们周围充满已经拥有一切的人。可是,他们的心仍有一个洞,无论往这个洞里扔进多少物质,这个洞就是发痛。           但神给我们的世界原本很简单:食就是吃能维持我们生命的基本东西,衣就是穿能使我们温暖的东西……这是另一种由简单带来的幸福的定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