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独处 ──被遗忘的艺术

饮水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1期        我们生活在一个忙碌的时代,忙着赶进度,忙着应酬,忙着送孩子去弹钢琴,踢足球,忙着锻练身体,忙着快餐和速食。人们几乎是用忙碌来作衡量自我重要性的尺度。 我们不仅是时间被占据,世界的大染缸也不断地污染我们,使我们在繁忙中迷失自己,与心灵脱节,使我们害怕寂寞,害怕面对孤寂的自我。         几年前一个动物实验发现,给单只老鼠注射兴奋剂,需要高剂量,老鼠才会毙命。但是如果给一群老鼠注射,它们会彼此刺激,只要少许的药量就会毙命。研究者甚至发现,把一只没有用药的老鼠放在一群用药的老鼠当中,十分钟也会毙命。可见,群体世界对个体有多么大的影响。         独处,就是赤裸裸地在上帝面前面对真实的自己,很可能叫人不安。就像作家Henry Nouwen所说的:“独处除去了生活中的鹰架--就是那些把我撑高,让我感到自己很重要的东西。在独处中,我没有朋友可以交谈,没有电话,没有会议让我 处理,没有电视可以欣赏,没有音乐、书籍或报纸,分散我的注意力。我无法把成就、履历表、财产、或是关系带进来,我只能‘照我本像’,成为上帝面前的一个罪人。”         独处揭开了所有的面具,面对了真实的自我,让人们无所遁形。当然,它也可以显明出人内在的丰富。美国的大自然作家梭罗最能享受独处的乐趣。有人说,听梭罗与山雀十分钟的对话,远比吃一顿满汉全席还有收获!          人们总是匆匆忙忙,把生活压缩得透不过气来,希望借此捕捉更多的奖牌。匆忙或许并不会让我们失去信心,但它让我们分心、焦虑、失去灵性的敏锐、向试探妥协。难怪心理学家Carl Jungs说:“匆忙不是属于魔鬼,匆忙就是魔鬼。”          使徒保罗刚信主时,无论是在大马士革,还是在耶路撒冷,都到处碰壁。路加医生很技巧地描写到,保罗一走,教会的人数就增加了:“于是扫罗在耶路撒冷,和门徒 出入来往,奉主的名,放胆传道;并与说希利腊话的犹太人,讲论辩驳;他们却想法子要杀他。弟兄们知道了就送他(指保罗)下该撒利亚,打发他往大数去。那时 犹太、加利利、撒玛利亚、各处的教会都得平安,被建立。凡事敬畏主,蒙圣灵的安慰,人数就增多了。”(《使徒行传》9:30-31)         后来,保罗经过了阿拉伯旷野三年的独自隐居,当巴拿巴再次找到他时,他已经是一个满有恩典和智慧的使徒了。         对著名神学家奥古斯丁影响最深的圣安东尼,被人称作沙漠教父。他出身富庶,却尽散家财,周济贫穷,退隐于埃及旷野廿年。他复出后充满了智慧,成为许多人的祝福。         人们总是说,我们花不起时间独处,我们没有时间默想、反省、祷告和读经。当然,我们今天不可能隐居独处,但是,我们也看到,摩西、以利亚、保罗、施洗约翰、 和主耶稣做出的榜样——他们都是大忙人,但都懂得从独处中得力。主耶稣能力的泉源,也是祂从不妥协让出的,就是祂与父独处的时间。          独处,是一个被人遗忘的艺术。我们不是要偶然地慢下来闻闻路旁的花香,也不是安静下来,只是为了准备讲章。我们乃是要有节制地花时间独处,使我们能清醒地面对心灵的挣扎与呐喊,来校正自己的焦距,来调整自己的视野。          独处不只需要时间,它更是一种态度,一种从世界中分别出来,甚至疏离自己的激情与雄心的态度。这是许多宗教所追求的。但独处不是个人的修行,乃是在繁忙中回归上帝的操练,是除去尘埃,滋润生命,帮助成长的泉源。

No Picture
事奉篇

扩展灵命的视野

王春 “灵命”的四种定义          灵命的基本定义是什么呢?灵命这个词,Spirituality,经常被引用,但对灵命这个词的定义有很大的差异。目前,灵命这个词基本上有以下四种定义。          第一:Naturalistic Spirituality,通常是跟自然有关系,跟东方宗教最有关,它把灵命看成很类似中国的“气”。这个“气”,人们可以修炼,可以掌控,可以炼出特异功能。这背后有泛神论的观念。          第二: Humanistic Spirituality,它是从哲学,尤其是人文主义衍生出来的。相对于物质的定律和动物的兽性,人内在的态度,比如信任,委身,怜悯,盼望,这些是对人性的高度推崇。把人的高贵性格当作灵命。          第三:Spiritualistic Spirituality,它提到,所谓灵命就是让灵界,或是世界之外超自然的灵闯进我们,或是临在我们这个世界,有希腊哲学的背景,尤其是新柏拉图主 义,甚至藐视物质界自然界的一切。我们人有灵,人灵的层面是被局限,被捆绑在肉体里面。所以希腊就有“禁欲主义”和“放纵主义”。“禁欲主义”是让身体越 来越束缚,让灵越来越提升,“放纵主义”是干脆就让身体败坏,灵还是可以提升。无论如何就是要释放这个灵。          第四:Mystical Transformative Spirituality,是神秘主义对灵命的看法。神秘主义结合两种看法,一方面说,所谓属灵就是和那位超越的神或是超越的灵结合,联合在一起。另一方面,因为这样的结合,自己也变得超越。          基督徒常常在这四种定义中游走,这是因为每个人“灵命”的追求,多数会牵涉到多过一个向度的组合。 一、“灵命”的两个向度           我们面对的是一位无限的神,但我们人却是有限的。所以,我们人对神的认识常常是各走一端。我们在认识神的事上,我们说“属灵”其实可以划分为两个向度。           灵命是人跟神的关系,这个关系带来给人新的经验,当我们把这种经验表达出来的时候就是灵修神学。所以,“属灵”有神学的向度,在神学的向度里,根据教会历史 和传统,我们有神所赐很清楚的启示,比如 “三位一体”,“道成肉身”等等。但是,在教会历史中,也有些人注意到,我们所有这些形容神的字句并不等于神的全部,人的语言无法把神完全表达清楚。所 以,他们把可以表达清楚的这部分叫“正向神学”(Kataphatic)。神还有超越,隐藏,奥秘的部分,我们虽无法形容和描述,但教会历史上却有人经验 到了,他们就写下来,这个叫“负向神学”(Apophatic)。教会历史上一直都有这两个方向的体验,在神学这个向度里发展。          “属灵”的另一个向度是追求这关系的“人”, 有的人偏向理性,有的人着重感性的经验。灵命不单单是人与神关系里面的经验,灵命也是一个人寻求这个经验的管道和倾向。举个例子,我太太跟我在追求认识神 上就不同,我们俩的个性相差很多。我是很理性的,我喜欢解经,喜欢详细分析; […]

No Picture
好书选介

书介:《里外更新》

林慧蓉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1期       《里外更新》的作者克莱布博士,是圣经辅导学会的创始人。该学会训练基督徒按圣经原 则,帮助自己及他人解决人生问题。作者在《里外更新》一书中,针对今日信徒在蓬勃外表下的内心虚假本相做出了深刻批判。他指出,许多信徒与神与人的关系, 都非常肤浅与贫乏。有人以传讲心理学的自我肯定来代替整全的福音,有人则以更多的圣经知识、门徒训练,或更努力的服事及祷告,来代替真诚地面对内心挣扎。          作者认为所有人心底都有一份抹不掉的伤痛,这是活在不完美社会的必然现象。基督徒是否敢面对心灵的阴暗处,承认自己仍未经历神真实的同在呢?短暂而麻木的舒 适不是人生的目标,要体验神丰富的恩典,必须正视人性的丑陋及生命的痛楚。惟有通过灵魂深处痛苦的手术,割除一切拦阻我们享受神恩典的毒瘤,才能得到丰盛 的新生命。          本书分为四卷。 第一卷,探视生命的内层。          生命改变的第一步,在于探视内心的勇气。在许多看似成熟、美丽的外表之下,有人或以活动或成就来遮掩内心的痛苦;有人因怕被拒绝而与人保持距离;或是只敢流露美好的一面,否认内心的挣扎。这些人营造自我欺 骗,忽视内心真实世界的状况,失去生命更新与蜕变的机会,困在自己建造的沙土城堡之中。          有些真诚面对内心挣扎的基督徒,又常落入现代心理学的陷阱中,想要透过分辨个人气质,表达负面情绪,及创伤记忆的医治等方法解决问题,以为改变的力量是从自我认识和心理成长而来,而不是透过悔罪的途径、经由圣灵在人心中的运行而产生。 第二卷,探讨人内心的渴求。           渴求是人的基本天性。每个人都渴望尊重,希望与他人有美好而深入的关系,更期盼对社会有所贡献。然而在这堕落的世界里,我们所经历的总是无法满足干渴的心灵,不是别人让我们失望,就是我们令别人伤心,因此痛楚成为人生正常的经历。           作者指出人有三种渴求,第一是表层渴求,这是指物质的舒适。第二是基本渴求,指人际关系的满足。第三是核心渴求,指与神深交的喜乐。人自然的倾向是从物质及 人际关系中寻求快乐,这就必然经历失望与痛苦。艰苦之路引人到神面前,惟有承认自己对周围环境及人际关系失望,人才愿意放下自我中心,对基督产生如饥似渴 的追求。对神对人的那份真爱,便有成长的可能。          而在这个由内而外的改变过程中,人必须:          1. 发现埋藏心底的渴求,才能避免依靠成就感或毒品这些替代物得到满足。           2. 了解到若不确知自己的渴求,言行中必会自我保护及防卫,因而限制了爱的能力。           3. […]

No Picture
成长篇

穿过夜色的正午

刘旦业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1期 微弱夜色下        我是生在大陆,长在台湾,活在美国的华人。我母亲是个识字不多的传统中国妇人,到台湾后虽然家境逆转,但逢年过节她仍然保持了某些简单的祭祖仪式。譬如说,会在写上斗大的刘字案前摆上鲜花、素果,烧柱香。小时后我最常做的是,过旧历年时跟着母亲到台北近郊的寺庙去上香。           我所住的街上,不远处有一间小教堂,教堂围墙上有斗大的“神爱世人”四个字。唸小学时每天走去学校与回家,都要经过这间教堂。但直到我长大去南部唸大学为 止,从来没有一个人向我解释过这四个字的意思。每当星期天,总有悠扬的诗歌声飘到围墙外的街道上。在那些年代,我对基督徒的唯一印象是,一群会唱诗歌的人。           1964年我考入台湾成功大学,开始了四年的大学生涯。头一年住的地方离校不远,约五六分钟的脚踏车程处,有一间浸信会。我所住的是拥有一排学生宿舍的民房,每个周间有一个晚上,教会牧师就会来带查经。          很奇怪的是,平常略显喧哗的宿舍,到了那晚就显得特别的安静,好像学生有意回避这段查经的时间,晚饭后就一个个开溜了。我是少数留下的人中的一个,实在不是我喜欢查经,乃是不好意思开溜的缘故。如此宿舍查经,成了我圣经知识的启蒙。          当时成大会计统计系的主任姓程,他的夫人是我母亲亲戚的学生。因有如此的关系,每逢过节,他们总是邀请我到他们家中吃饭。我对基督徒的真正印象,就是从他们 身上开始的──和平、良善、又有爱心。后来我也开始参加浸信会,也是他们所参加的教会的主日聚会,并于1966年信主、受洗。          在服完兵役,准备来美留学前,我专程回到成大向他们辞行。当他们送我到门口时,在微弱的夜色下,放一个信封在我手上说,这里有美金二千元,希望对你的留学费用有所帮助,以后有能力再归还。          我父亲那时正在四处张罗留学保证金,或许是这消息间接传到他们耳中,在六十年代末,这不是一笔小数目,可能是他们一生积蓄的大部份,但是他们竟如此看重、信 赖我。虽然后来我靠着打工将这笔钱如数还清,然而那晚的情景令我至今难以忘怀。一个基督徒家庭在我身上的影响是如此深远,以致后来我能够存回报的心,对待 一些需要帮助的人。 清晨的梦境           我受洗后,并没有更进一步追求神的话,更不知道如何活出一个基督徒的样式。如今回想起来,主要原因,一是内在没有追求的心,二是外在没有属灵的带领。刚发芽的生命因而自生自灭。          1969年至1975年,是我灵性的黑暗期。在美国的留学、打工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没有信靠神,因为已将神全然忘记了。          1972 至1977年,我住在美国南部的亨城,一方面工作,一方面继续进修博士。这城是太空总署研究中心的所在地,素有太空城之称。当地华人不是学生、教授,就是 专业工程师。有几家爱主的家庭成立了查经班(后来设立了教会,这些人有的至今仍为教会长老,有的全时间奉献为传道人,有的献身于泰北的宣教工场)。我则从 原先被动去参加,到后来查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份,固然是因为我不再是单身的缘故,但更主要的是,我体验到了全新的感受。虽然当时我对圣经真理的认知,依然 是模糊、片断的(或许是只听不讲、不花功夫的必然结果),但那几个家庭为主摆上的事奉态度,却成为我日后在教会事奉的榜样。           1977年4月的一个清晨,我从梦境中醒过来。我梦见母亲站立著,手拿圣经说要去教会。这是一个很奇怪的梦,因为自从母亲跌倒后,就半身不遂,躺卧床上已近五年。我将梦境告诉妻子,她的立即反应是,要有人就近向我母亲传福音。          […]

No Picture
成长篇

心灵花园

绿蒂雅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1期        阳光灿烂的加州马礼布海边,面对着太平洋的小山冈上,一座营地沿山坡修建,喷泉、水池映照着蔚蓝 的晴空,细致秀丽的花朵迎风绽放,仙人掌与巨松比邻共处。这远离尘世喧嚣、清静典雅的环境,就是美国校园团契即海外校园杂志社,在2002年9月16至 20日,所举办的第二次“灵命塑造营进深班”的营地。          这次营会由中华褔音神学院的周学信老师,罗省基督教会联会的王志学牧师,及海外校园杂志社的苏文峰牧师联合主讲,老师和学生一共只邀二十五位,因此有非常深入的分享与个别辅导。          心灵护理早堂的“灵命塑造”由周学信老师主讲,他首先提到心灵护理(Soul Keeping)的重要。许多人如同迷路的孩子,心灵漂泊流浪,感受不到天父的同在和引领,如同《以赛亚书》53:6所描述的,“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 行己路”。但神是灵魂的大牧人,祂要我们的心仍归安乐。愿我们学习亚伯拉罕、大卫、约伯的见证,法兰西斯、慕安得烈、卢云的追寻,成为关怀心灵的人,时常察验自己心灵的状况,寻求神在生命中的同在和引导,并重视周围的人心灵的需要。          心灵就是真我,内心深处真正的我,不是外在的地位、成就所能替代的。有时人只活在教会文化里,心灵却没有与神相遇,神的话对生命没有影响力,因而时常感觉挫折、没有方向。惟有不断回到神面前,心灵得到满足,才会有真正持久的喜乐。 恩典的怀抱          周老师还讲到心灵护理的二个要素          心灵护理的第一个要素是“恩典”。          我们活在一个要求表现的世界,许多人付出很大的代价,为要赢取人的肯定和接纳,但只有神那里才有完全无条件的爱,若未曾经历过这样的爱与恩典,有些人就长期活在无恩的忧郁之乡。即使信徒也要儆醒,不要“既靠圣灵入门,如今还靠肉身成全吗?”(《加》3:3)。          恩典有三个敌人:         (1)自义:活在宗教体制下,心灵受捆绑而不自知,只想透过表现来赢取神的祝福。这是一种自我帮助(Self Help)的宗教。         (2)自弃:靠自己的力量破碎肉体,而不是支取神的恩典胜过软弱。         (3)自卑:活得像神家中的养子,只看见自己的软弱失败,不明白神的恩典与祝福。          在恩典中,我们成为神所爱的,正如使徒约翰侧身挨近耶稣的怀里,得到祂慷慨的恩典和爱,使心灵重新得力。又如浪子回头时,“相离还远,他父亲看见,就动了慈心,跑去抱着他的颈项,连连与他亲嘴”(《路》15:20)。成为神所爱的对象,躺在恩典的怀里,这就是起点。          活在恩典中的人必须学习:         […]

No Picture
事奉篇

生命成长之路

达铭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1期         数年前我蒙神的呼召,成为教会长老,领导教会新创的“灵命进深”部门,这是我的灵命塑造之一重要里程碑。在任内亦曾和数位年轻人,每星期深夜查考神的话语,与他们分享真理,带动他们对圣经的追求渴慕之心。          又因事奉需要,对属灵塑造与进深有所研究,阅读并聆听了很多属灵前辈的书籍及讲座,继而在教会中主领了数次“属灵生命成长之路” 的讲座。现在希望透过《举目》杂志与更多朋友分享领受与心得。 目标           属灵塑造与成长的最终目标,是要像基督,并被圣灵完全管治,甚至与神联合。要达到这似乎不可及的境界,我们首先要承认,属灵生命成长是一个旅程,无法一蹴而就。我们与神的关系就像种花一样,要每一天浇灌和栽培,到合适时候就能结果。           今天很多基督徒灵命不成长,问题就在于不留意这旅程中,神要我们学习及要操练的功课,于是失去了经历神的机会,生命也不精彩,更无法产生那“不再一样”的生命。 属灵生命的成长,有三大方向: 一、从被环境影响、支配到满有自制力           人生于环境中,往往被环境所影响。初信时,我们很容易被外界环境影响。例如,当有好的聚会或培灵会,我们的生命就为之振兴。过了不久,我们的灵命又趋向平淡。如此,一些年轻学生在返回原居地,或迁到异地时,再没有属灵环境的支持,很容易流失。          在成长中,我们学习要有定力和自制力,不被环境影响。能够忍受压力,抗拒引诱。保罗在《腓立比书》中,提及他“知道怎样处卑贱,也知道怎样处丰富;或饱足,或饥饿,或有余,或缺乏;随事随在,我都得了祕诀”(《腓》4:12)就是不被环境支配的好例子。           上文提及笔者与数位年轻人夜查圣经,其中一位年轻人,是刚信主的学生,来到我所居住的渥太华某高科技公司实习。当他实习完毕返回原居城市后,却发现自己得了一种不易医治的怪病。           在困难重重包括找不到工作之际,他却开始有系统地阅读属灵书籍,也努力查考圣经。数天前与他通电话,他更高兴地告诉我,他终于在信主三年两个月后,看完圣经一遍,而同时他的怪病也有望得到治疗。 二、从被罪所胜到追求圣洁生活            基督徒不可为罪所胜,反要追求圣洁。《彼得前书》提到,“那召你们的既是圣洁,你们在一切所行的事上也要圣洁。”(《彼前》1:15)就是神对我们过圣洁生活的要求。           初信时,我们开始学习怎样对付罪,常常挣扎打滚,非常不好受。例如,近来常有鼓吹赌博式色情的电子邮件广告,有人提防不够,便受了影响。           然而在成长中,我慢慢学会对大罪、小罪敏感起来,也开始操练对付罪。当引诱再来到,我们便能好好躲避。如不良的电子邮件送来,我们立即将它除掉。           笔者在求学时,经历过每天早晨与主相交的甜蜜,很体验到对付及承认自己众罪的重要。同时也经历到祷告常常蒙神应允,在带人归主及学业等各方面,都看到神亲自的带领。 三、从靠己得胜到靠神恩典            当我们学习不受环境支配,甚至可以胜过罪的捆绑时,有一个潜伏的危机,就是我们可能是靠自己的能力去得胜。因而,我们成长的另一个重要点,就是要好好对付这个“自我”。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生命诚可贵,自由价更高? ──谈女权与后期堕胎

梦孔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1期          “后期堕胎”通常是指怀孕六个月以上的堕胎,又称为“半生产堕胎” 。赞成堕胎者美其名为“完整扩张及抽取”,用以描写除去“标本”(胎儿)的手术(注一)。           今年(2003)三月中,美国参议院以六十四对三十三票,通过“禁止后期堕胎”。到了六月初,美国众议院又以二百八十二对一百三十九票通过类似的法案。经过参众两院的协调以后,布什总统签字即成为法律。这是尊重生命者奋战八年的最大胜利(此提案曾被克林顿总统数次否决)。           赞同及反对此提案的双方都认为,这是件历史性的大事。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和许多女权组织认为,这个立法违反了女性神圣的自由权。是可忍孰不可忍?开始酝酿到华府示威,并要告到最高法院。           这是个重大的政治斗争,但更是个世界观之争。这也是为什么自由主义者处心积虑地反对布什总统对最高法院的提名。           在1973年Roe vs. Wade案中,最高法院面对的最大争议是:胚胎是人吗?一般十八天左右,胚胎就有心跳,到十二周时,人体所有的器官都已成形了。但,他可以算人吗?          到了1992年Planned Parenthood vs. Casey案时,最高法院裁定,母亲对自己的身子有绝对的主权,母亲的自由权高于一切。因此,只要还没生下来,胎儿就不是人,如何堕胎都合法。           杀人与堕胎,其间的距离只有三寸!因此,胎儿是人与否,不再是科学上的争论,乃是默认了立场的坚持,是属于世界观的范围。          许多后期堕掉的胎儿,是可以存活的。1977年,加州一个怀孕七个半月的妇人去堕胎。堕胎诊所的护士在她腹中注射盐水,准备把胎儿烧死。结果,堕胎医生还未到,一个两磅多的女婴已生了下来,护士只好把婴儿送到医院。          廿六年后的今天,美丽的Gianna Jessen,走起路来还是有点瘸,这是当年堕胎时缺氧造成的。她哭着说:“我真庆幸还活着,我每天都为生命感谢上帝。”她真的很幸运,若是她晚出生几年,后期堕胎合法化了,她就真的没命了(注二)。           今年初盖洛普调查的结果,全美国有百分之七十的人,反对在怀孕三个月以后堕胎。然而奇怪的是,当政治挂帅时,是非的尺度就不一样了。           人类最严重的争执,都是世界观范畴内的争执,就是有神与无神的争执。当人的自由权变得至高无上的时候,他的判断就成为了至高的权威。所以,人人都是权威,也就没有了真正的权威。           当弗兰克林讲到自由时,他的意思是“做正确之事的权利”。但今天的人对自由的了解是,“做任何自己喜欢做的事的权利”。美国最高法院1992年判定允许堕胎 的立论是:“自由观念的中心,就是个人有权利定义自己的存在、意义、宇宙和生命的奥秘。”生命的奥秘已经是个人的决定了!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废墟之外的再思

化外人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1期           转瞬间,已是九一一事件两周年了。对美国和其他许多国家而言,九一一是历史的分水岭。它不仅造成许多个人悲剧和严重的经济损失,更使很多人对自己、对未来都忽然失去了安定感与安全感。它凸显了仇恨的力量,是非理性的宗教狂热外加民族仇恨,带来的邪恶和暴力的极致表现。           但是,九一一也突显了人类可敬的情操。第93航班的基督徒乘客Todd Beamer,便是显示了这种情操的英雄。他那句号召机上乘客与劫机者搏斗的豪语:“让我们干吧!”(Let's roll!),和那种即使牺牲自己,也要拯救他人的行径,代表了人类最无私的情操和最无畏的勇气。          同时,九一一也促人反省。它使很多人意识到,“正义”和“真理”是最常被引用,却也是最容易被利用的词。它也显示出强权的不可恃,和自由代价的昂贵。          更有许多人涌进教堂,重新关心生命的意义;工作狂开始意识到家庭的可贵,提早回家陪孩子;平常驾车最粗野的纽约市,忽然闲喇叭声消失,大家彼此礼让……          这是奇特的现象,人类有时能在大的灾难中找到正面的意义。《魔戒》的作者J. R. R. Tolkien ,把这种灾难称作“好灾难”(eucatastrophe,注),意即人类的转机,往往萌芽于最可怕的时刻,就在绝望之中,我们可以瞥见一丝超过理喻的喜 悦。Tolkien 认为,这就是人类的救赎史,也就是基督的十字架以及祂复活的故事。          这样的转机也不断地在人类的历史中出现。鲁益师 (C. S. Lewis)在《地狱来鸿》中提到当时的二次大战,书中的“地狱使者”警告小鬼们说:“我们当然希望更多的杀戮和迫害。但是如果不小心,我们会将患难中的 人驱赶到敌人的阵营,让他们把注意力从自己转向更高的目标 ……我们最好的武器之一,就是让人们满于世俗现状。但是在灾难中,没有人会以为自己能长生不老。”(注)           不知道九一一是否属于“好灾难”的范畴,也不知道,两年后,还会有多少人让“地狱使者”担心?如果历史是一面镜子,我们或许还记得《诗篇》第106篇的故事:          “那时他们才信了祂的话,歌唱赞美祂。等不多时,他们就忘了祂的作为,不仰望祂的指教。”(106:6-7)           这是人类堕落的写照。上帝一再用爱心挽回,但以色列人却仍屡次地背叛。           数千年过去了,人类可曾汲取这历史的教训? […]

No Picture
事奉篇

对〈全职或带职〉一文的回响

微音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1期          《举目》内容包罗万象,作者既有全职、半职教牧同工,也有一般信徒。我十分喜爱这本旨在帮助灵里有追求的基督徒成长的杂志。但从不同执笔者的文章中,也看到了人的不同着眼点,我想,这应属于“万事互相效力,使爱主的人得益处”了。          《举目》第10期崔思凯弟兄的〈全职或带职〉一文,所提出的一些观点,本人就十分认同,例如:神圣祭司的身份已被每一信徒所取代,而大祭司就是主耶稣基督。崔 文又引用了前辈加尔文提倡回到圣经里,来检验任何教义与制度,更提到“应在生活的每一方面都神圣,而不仅是在教会服事时!”又如关于呼召的观念,马丁路德 发展的,“不是到旷野才叫做呼召”。我特别认同的是:“神呼召我们不是到某一个职位上,而是到一个事工上。应把职位与事工的异象分开,不必用职位作为呼召 的对象。”           由于这几年一直有机会参与不同教会的事奉,我看到有不少教牧同工,一直抱着为主牧羊的心态,在自己的岗位上,兢兢业业、谦卑敬 虔地事奉。但是确也感觉到,传播神道的讲台软弱无力,并时时看到一些标榜著蒙呼召、有异象要牧会的人,却不致力于事奉主,而是着力于抓住这个职位所带来的 名与利,甚至不惜运用世俗的手法玩政治把戏,把教会变成了追名逐利的舞台。导致教会日常的支出庞大,用于宣教的奉献被挪用。记得有一位牧者讲过一句话: “用于宣教的费用大过于日常支出的是一个好教会。”此话深得吾心。           然而,另有一些教牧同工,却矫枉过正,只着眼于如何领导教会与世界接 轨,着重普世差传。这并不错,但是一个宣教的教会,如果忽视了对弟兄姐妹的培育造就,就会宣教后继乏力。只有信徒的灵命在神的道中得到培育,才能有生命的 改变,才有真正的事工。因此,我非常赞同苏文峰牧师在《举目》第9期〈息息相关〉一文中,所提出的:从灵命到生活再到事奉的原则。三者息息相关,彼此互 动,唯有如此才能真正将主的大使命变为真实的行动。           牧者的身教重于言教。中国有句俗话:察其言,观其行。《雅各书》2:17提到:“信心若没有行为就是死的。”光是呐喊,光是言教,没有活出来,而没有一颗火热的、事奉的心,认真体会主耶稣谆谆叮嘱彼得的:“牧养我的羊,喂养我的羊。”那就会将神的羊带向斜路,偏离了正道。           牧者的作用是明显的,忠心的仆人不事二主,必能身体力行主的教导。切盼一切有志于事奉的信徒,或已成为传道、牧师的,能真正明白神的呼召,明白那不是呼召你我到一个职位上,而是到事奉主的工作中,荣神益人,做神的好管家。 作者原为大学教师,已退休,现住加拿大温哥华。

No Picture
事奉篇

工人之路面面观(四) ──平衡的生活

邱志健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1期 第一个问题       1965年12月,我面对 一个最重大的决定,到底要不要出来全职事奉主。台雅各牧师为我祷告了一段时间,要求我考虑加入学园传道会。我还记得那是在他的家里,我回答说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的意思是我不敢做决定,因为我从所受到的教导和培养中,晓得事奉主不是尝试错误(try and error),不能试试看,不行就改行。事奉主是一辈子的事情,我没有毅力做那样大的决定,所以我只能说我不知道。          台雅各牧师当然也不能勉强我,于是我们就开始做结束祷告。没想到,就在祷告的短短时间里,神问我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你怕什么?          我怕的是,我才二十三岁,还很年轻,怎么能够做这么重大的决定?我怎么知道我一生会怎样?我愿意爱主,但是我怎么知道我能够全身而退?事奉主不是百米赛跑,一鼓作气冲完就算了。事奉主是越野赛跑,不只是起跑要好,而且要跑到底,要至死忠心。          我了解自己的个性和光景,我觉得我不够资格。万一我软弱,不能够好好事奉,我一个人事小,绊倒别人怎么办?会羞辱主的名,我担不起。所以我害怕。 第二个问题          主就问我第二个问题,你把你自己奉献给我,你怕什么?意思就是当我奉献给祂的时候,祂是我的主,所以祂是最后负责的那一位。就好像我们唱的诗歌一样,“如果 主指引我,我就不怕迷途”。这就帮助我解决了我最大的一个问题,让我晓得事奉主不是因为我可以,不是因为我有决心能够走到底,而是因为我有一位主,祂负我 的责任。         当然这不表示说,主负我的责任,我就赖皮,就随便。而是我要尽全力,但是就算尽我的全力,我还是不够,然后主会负我的责任。想到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一句话,“我们纵然失信,神仍然是可信的”。          其实当我想到把自己奉献给主,我还有一点赖皮地想到一样事情,连我软弱都是主的责任,主要保守。看来,上帝拣选我们实在冒很大的危险。你敢不敢把你自己的名 誉给予另外一个人?我想我们轻易不敢的,尤其晓得那个人有失败的记录。然而,上帝知道我们这些人有许多失败记录,祂还敢把祂的名字给我们。这是冒多大的危 险!在事奉中,神跟我们工人各要负多少之责任?标准答案是一百对一百。即凡事百分之百是我们的责任,百分之百亦是神的责任。我们需要尽全力,做无愧的工 人,讨主的喜悦,这是我的责任。但是同时,我尽我百分之百的努力还是不够,还要靠神的恩典,百分之百是神的恩典,百分之百是神所做的。让我们就用我的百分 之百跟神的百分之百来配搭同工。我不晓得这个算不算是一个平衡。 平衡不绝对          平衡不等于中庸之道,但是至少让我们晓得不 要走极端,不要偏激,不要过犹不及,不要矫往过正。我想平衡是一个原则,但不绝对。举一个例子,没有信的人,对信主的儿女朋友常常有一个忠告:“信可以, 但不要迷”。迷就是极端,就不平衡。照这种想法,你要信,稍微信一点就好了,不用太信。          其实没有太信的信等于不信。结果你就是马马虎虎,那个信仰只是一个点缀,不能指导、决定你的生命。就好像很多基督徒不知不觉地仍然活在以自我为主,为中心,为优先的生活里面。是把神拉来走我的路,而不是我走主的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