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新闻背后

晓子 本文原刊于《举目》25期         去年(2006)2月21日,英国大小报刊都刊登了一则要闻:“Government Suffers Double Defeat Over Religious Hatred Bill”(政府双重受挫,宗教仇视提案被否决)。         作为一个中国人,尤其是一天三餐、柴米油盐的家庭女性,我对英国政治的兴趣,正如我的英国丈夫戏谑的——“绝不大于new potato”(英国的嫩皮土豆,乒乓球大小)。就是到现在,我对这个宗教提案,还是说不出所以然。只知道此提案是布莱尔政府用来对付宗教极端分子,但具 体实施起来,却完全可以用来限制一般人的宗教言论自由。故此提案一出笼,就遭到不少人的质疑。但反对也好,赞成也罢,按英国的制度,只有议员的投票算数, 公众并没有裁定的权利。         这样的一则新闻,与我的生活本来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可是那天我却因之高兴异常,和丈夫拥抱庆贺,又兴冲冲地拿着报纸找人分享。         原因很简单,虽然我们只是小土豆式的人物,却也参与制作了这场新闻秀。像“赌民”下的注中了头彩,我们在这个提案上也下过注,投过资。如今看见的是双赢的结果。         其实我们下的注不多,只是几个真诚的祷告;我们投的资也很少,不过是我先生写了两封短信。但我们的神,却保証我们有种必有收,且收得又惊又喜,感动无限。        我们所在的英国教会不大,只有50人左右。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教会里的人热心公益,在社区的各个层面都有积极的投入。比如教会的带领人之一,Nigel, 对政治尤为关注。他认为基督徒不应清高自闭,视政治为玩弄权术,陈词滥调;而应该积极用祷告和实际行动,影响权力机关和各项决策。        一月份的一个星期天,主日崇拜开始,Nigel就跑到台上抓起麦克风:“大家有没有看昨天的头条新闻?我们政区的议员Mark Oaten,被曝同性恋丑闻。”         我的脑海里浮现出昨天报纸粗大的黑体字,还有Mark Oaten议员垂头丧气的照片。Mark是英国自由民主党最年轻有为的接班人,他任我们整个汉普郡(Hampshire)的议员已有多年,一直打的都是 “家庭好男人”的招牌。我几年前在超市碰见过他一次,他穿着发白的短T恤,怀里抱着个口水稀拉的婴儿,在选购刷墙的油漆。当时就对他很有好感。这样顾家的 男人,如今被曝有同性恋?真是世风日下。         “你们是不是感慨世风日下?”Nigel滔滔不绝往下说,“但难道我们基督徒就没有错?我们没有 […]

No Picture
诗歌选粹

张宁本文原刊于《举目》25期 当我厌恶地推开 那个衣衫褴褛的人 我看见 主耶稣 身上沾满了灰,说: 人子,腰带里没有金、银、铜钱 也没有枕头的地方。 当我愤怒地面对 那个伤害我的人 心中生出 凛冽的刀 我听见 主耶稣 在为杀害祂的人 祷告 当我为了恶人昌盛 而心怀不平 更巴不得赢取 整个世界 主耶稣 却看见了那些灵魂 流离失所 如同羊 没有牧人 当我遭遇风浪 禁不住 埋怨神的转脸不看 却听到 主耶稣说 父啊,但是请 照着你的意思行 这时候 这时候 我似乎看到自己的本相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失败之后──从Ted Haggard想起

杨天道 本文原刊于《举目》25期 轩然大波          Ted Haggard是科罗拉多州“新生命教会”(New Life Church)的主任牧师。他在20年前开拓的这间教会,从自家地下室的小型聚会,爆发式地成长为一万四千人的超大型教会。Haggard牧师并且于 2003年被选为逾三千万名会员的“全美福音派联盟”主席。谁知就在不久前(2006年11月),他被人爆料有长期同性恋与吸毒嫌疑,旋即辞去一切职务。          此事在美国福音派教会界掀起轩然大波。名人明星的丑闻在我们的时代司空见惯,教会领袖身败名裂的例子也屡见不鲜。然而这次的主人公是风头正健的新生代牧师,涉及的又是他自己不遗余力反对的同性恋行为,整宗事件就不可避免地显得既蹊跷又讽刺。          事发之后,Haggard牧师致函教会全体信徒,承认自己的失败。这与他在数天前接受记者采访时,矢口否认的态度截然不同。多日来的传闻竟是事实,可 以想见在主日聚会中宣读这封信,所带给整个教会的震惊。会友们流泪接受了自己领袖的道歉,却得慢慢化解悲剧的苦味。“新生命教会”的许多基督徒向采访者保 証,他们的信仰没有被动摇,反而得到更新。但不堪回首的记忆,真能云淡风轻地过去吗?受创的信任,要多久才能修复? 人人自危          Haggard牧师也许不再能重返原先的事奉,但波澜不会就此平息。传道人的跌倒无疑是负面的信号,它不但为平信徒的软弱提供了开脱的借口,也让精心 教导的真理失去力量。传道人的失败也往往比他的成功更长久地影响许多人的信仰。因为不够格的生活和伪装的敬虔,必定令人怀疑、甚至贬低我们所宣讲的信息。          听到这件事的每个基督徒,尤其是传道人,大概都会惧怕这样的失败也发生在自己身上。上帝绝不姑息隐藏人的罪,甚至不惜将祂的仆人曝光在世人的蔑视嘲笑之下,这是被信徒暱称为Ted牧师的Haggard得到的严厉教训。          我们接纳任何基督徒软弱的同时,需要再次确认信仰的严肃性。在圣经和现实生活中,都不乏被上帝审判、甚至弃绝的领袖,这也让我们学会对人性保持深刻的 怀疑,并且提醒人看守自己的心灵,免得忙于教导,却罔顾了真理的实践。我们多么希望像保罗那样,在人生的夕照下,坦然宣告自己无愧于对神对人的见証。 错在教会?          牧者何以会跌倒?大厦倾倒之前会有怎样的预兆和警报?Haggard牧师在公开信中承认多年来与内心黑暗的争战,一度胜过的罪如何又卷土重来,在苦痛 和挣扎下他怎样学会欺骗他人、也欺骗自己。我想像着他的孤独绝望,不禁泫然,更猜测他为何没能在危机甫现之时便向教会求助,只能默默承担全部的重压和责 任。也许他信不过教会有足够的能力和气度,来陪伴他度过这样的难关。更可能教会停止在上帝仆人身上寻找圣灵的果子,以出席人数取代圣洁,成为传道人事奉成 绩的指标。甚至教会鼓励人注重自己的感受和需要,让爱和安全感冲淡了道德的严肃。教会看中什么,就决定了我们向教会付出和索取的内容。          一个人事奉的“成功”,并不是上帝喜悦的明証。这世界给我们太多的假象,让人推诿自己的软弱,放松对付致命的罪和恶习。教会要不惜一切代价,提醒信徒 和传道人圣洁的至关重要。当她没有力量解决领袖的问题,上帝便要亲自做洁净的工作。牧者犯罪的频频曝光,表明上帝的公义,也似乎暗示教会的责任。生活上失 败的领袖,留在事奉的位置没有立刻被上帝罢黜,也许在祂眼中仍有疗救的希望。莫非上帝定意要通过教会的功能,来更新与重建祂的仆人? 透明信仰 […]

No Picture
透视篇

职场伦理系列之九: 摆脱不如意

钱保罗 本文原刊于《举目》25期          中国人说:“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换句话说,十件事里,虽然可能有一两件如意的,但是因为每件事情令人满意的机率只有十之一二,人生这么多事情,通通都要让人满意,当然机率就几乎等于零了。          在现实社会里,要找出一个对人生完全满意──对自己的工作、收入、老板满意;对婚姻状况、儿女、家庭生活满意;对房子、车子、社会现象满意的人,是非常不容易的。问题的根源在于我们对事情有一个错误的过高期望,我们不明白世界是败坏的,最终是要被彻底推倒重来的。           对人生的不如意缺乏心理准备,当工作和婚姻的问题交叉出现时,其结果往往就是整天抱怨,一生作个不快乐的人。但是上帝对基督徒却有一个更高的呼召:要常常喜乐(《腓》4:4;《帖前》5:6)。          这是基督徒职场伦理系列文章之九,我们要谈的主题是当我们的人生充满不如意时,怎样才能喜乐得起来?本文将针对工作上的不如意,探讨基督徒应该如何处理。 逃不是办法            世界上的人,一般解决不如意的方法就是逃──逃离这个婚姻、这个家庭、这个老板、这个公司,甚至逃离这个国家,以为换个环境就能解决问题。这是移民不断涌进美国其中的一个原因。问题是美国的公司、美国的工作是不是就完全没有问题了呢?           孔子曾说:“道之不行,乘桴浮于海”,翻译成现代语言,不就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吗?孔子又说:“危邦不入,乱邦不居”,意思是说如果这公司很危险,就应该赶紧离开。          如果我们的雇主是造成股市崩盘的世界级商业丑闻公司,如“安然能源公司”(Enron),或是“世界通信公司”(WorldCom),而我们又能洞烛机 先、有先见之明,当然是逃之夭夭、先走为妙。但是大多数的时候,我们公司的状况不是这么严重,而且世界之大,很少有一家公司、有一份工作是“金饭碗”,可 以永远捧著,而不存在任何风险。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呢? 逃离那恶者           耶稣为我们祷告的时候,他向天父说:“我不求你叫他们离开世界,只求你保守他们脱离那恶者(或作脱离罪恶)。”(《约》17:15)上帝教我们的方法,不是逃离工作、逃离公司,而是逃离那恶者──在我们心中挑拨是非、抵挡上帝、使我们不能活出与世人不一样生命的撒但。           当我们的激动情绪无法平复;当我们随从众人怨声载道,甚至自以为是地带头仗义执言,其实是在兴风作浪的时候,我们就陷落在罪恶之中。          人们常常误将老板的言行当作是那恶者的诡计,甚至心中暗暗将老板比做那恶者。其实,更多的时候,撒但工作的地方是我们的心思意念。我们对待工作不如意的捷径,是对付自己心中不满意的情绪。 离开负面情绪          这个世界,不如意是常态。我们一早出门,所遇到的第一件事,所听到的第一句话,就很可能使我感到郁闷、情绪消沉。当然,别人肯定有一点不好,但是往往是 我把自己的感觉放大了。既然离开世界不可能,离开负面情绪才是解决问题之道。基督徒面对工作上的不如意,该如何离开负面情绪呢? 一、道成为肉身         “什么样的工作才有意义?”是一个经常困扰基督徒的问题。当手上的工作不如意的时候,尤其是公司的作风和圣经原则不一致的时候,我们就会想到要辞职。很 多人会逃到教会里,认为在教会的服事才有永恒价值。殊不知主耶稣的门徒都不是在教会里工作的;旧约里神重用的仆人,绝大部分都不是全时间的神职人员。可 见,逃离公司不是圣经教导的原则。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谁的羊?

晨小华 本文原刊于《举目》25期         有时听到传道人之间说:“你们的羊跑到我们的教会来了。”牧师也会接到多情的会友寄来谢卡,在署名处写“您们的小羊敬上”。这些说法恰当吗?         用“羊”来代表“信徒”,绝对合乎圣经真理。但是“你们的”、“我们的”,这样的“所有格”,就值得讨论了。         主耶稣在《约翰福音》第十章,很清楚地交待,祂是羊的牧人,祂按著名字叫自己的羊。祂不但有圈内的羊,祂还有圈外的羊;不论是认得祂声音的羊,还是尚未认得祂声音的羊,祂都要将他们归为一,作他们的牧人。         《彼得前书》5:1-2亦明白教导做主工的门徒:“……你们中间与我同作长老的人: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神的群羊。”也就是说,我们要牧养的,是“神的”群羊,不是自己的。         主耶稣升天前,三次问彼得:“你爱我吗?”又三次对他说:你喂(牧)养我的羊。         为什么喂养主的羊,就是爱主的表现呢?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们在爱那不属于我们、却属于主耶稣的东西。         爱那不属于我们的,是不容易的。我们爱那属于我们的,有什么值得夸口?盗匪也懂得爱他自己所生的。         唯独爱那非从我所出、非归我所有的,才是爱的至诚表现。爱到舍己,才是十字架的精神。         可是为什么今天在某些教会之间、传道人之间、神学院同工之间,甚至神学生之间,都会有一种怪异却普遍的现象——竞争?         神的工人彼此竞争,是在争什么呢?章伯斯(Oswald Chambers)在他的《竭诚为主》(My Utmost for His Highest)里,语重心长地指出,今天有许多基督工人,不是在敬拜上帝,而是在敬拜他们自己的服事与工作成果。此真知灼见也。         难怪常听说传道人跌倒,难怪常见到信徒被绊倒。撒但怎么会不从中得利呢?耶稣在《马可福音》第三章中说:“若一国自相纷争,那国就站立不住;若一家自相纷争,那家就站立不住。”         传道人忠于牧养,是因为他爱耶稣;传道人爱群羊,因为那是耶稣的羊。神的仆人当做“群羊的榜样”,而不是“牧场的主人”。只有交出所有权,我们的工作才有效果;只有交出所有权,我们才能释放出基督的生命。         曾有门徒制服鬼,欢欢喜喜到耶稣的面前去报功,耶稣却回答,不要因鬼服了你们欢喜,要因你们的名记录在天上欢喜(《路》10:20)。事工的效果固然重要,但不要忘了,我们是为何而作。 没有谁是谁的羊,你我都是主的小羊。 作者来自台湾,原任教职,现住加拿大多伦多,从事写作与婚姻辅导。

No Picture
事奉篇

基督教来华二百年大事回顾

苏文峰 本文原刊于《举目》25期         1807年9月7日,一艘高桅的商船缓缓驶入澳门。一位英国传教士马礼逊(Robert Morrison)踏上了中国的土地。他所迈出的这一小步,竟开启了基督教(新教)二百年在华事工的一大步。         早在唐太宗贞观9年(635年),基督教已开始由波斯进入中国。经过元朝也里可温教,和元朝天主教,并明末清初天主教这三波的宣教浪潮,基督教来华的宣教事 工虽已开花结果,但并未生根建造。直到马礼逊之后二百年来,中国教会面对了各时期的挑战与回应,经历了上帝的拆毁与重建的大工;许多披荆斩棘的传教士及中 国信徒薪火相传,华人教会终于普及神州大地及海外各地。         为了纪念马礼逊来华二百周年,本文特别描述中国教会中20件重大事件及其影响。 一、1807年 马礼逊来华         十六世纪欧洲的宗教改革及十七、十八世纪欧美的属灵复兴,引发了海外宣教的热潮,马礼逊是新教第一位来华的传教士。他编写《中文法程》(1812-15)、 《华英字典》(1814-23)及福音小册,翻译圣经(1814年新约,1819年旧约,1823年全本圣经),出版中国第一份期刊《察世俗每月统记传》 (1815)。1818年与米怜在马六甲创办中国第一所培养本地人才的洋学堂英华书院。         马礼逊的预备工作,为二百年来新教来华宣教事工奠立了根基。 二、1823年 《神天圣书》出版         马礼逊与米怜合译的新旧约全书《神天圣书》共21卷,1823年由大英圣书公会出版,展开了近代中文圣经翻译的事工。         此后有不同的圣经译本出版,对中国教会在真理上的建造,有很大的贡献。例如:麦都思、郭实腊译本(1837),代表译本(1853),北京委员会译本(1866),和合译本(1919)。 三、1842年 五口通商并允许传教         中英鸦片战争后,1842年(道光22年)所订的南京条约中,言明开放上海、宁波、福州、厦门、广州五个通商口岸,且可建教堂及传教。         此传教保护条款开放了清廷禁教约达百年的限制,欧美各差会纷纷来华设立宣教中心及教堂,成为后来内地宣教的基地。 四、1860年 北京条约并内地自由传教         1858年(咸丰8年)四国天津条约中,清廷被迫开放内地传教权。1860年的北京条约又规定传教士有权购地、置产、建教堂。 […]

No Picture
事奉篇

华人教会宣教现况与突破

林安国 本文原刊于《举目》25期       马礼逊来华已二百年,华人教会从嗷嗷待哺,到如今渐渐强壮,可以在普世宣教的事工上积极参与,这是可喜可贺的进展!然而,目前华人的宣教实况仍是困境重重,问题多多;不少教会的人才、钱财被困在四壁墙内,无法突破重围,这是十分可惜的事。         兹按笔者在各地的观察及有限的资料,试把华人教会的宣教实况,及宣教士数目,作一整体的分享及统计:新加坡华人教会宣教现况          新加坡是华人差传的重镇,新加坡布道宣教中心(Singapore Centre for Evangelism and Mission – SCEM)在2000年作过一次调查,在2002年4月发表如下:新加坡共派出454位宣教士(指在宣教工场超过2年的服事)。在约400间教会中,有 43%是差派的教会,25%认领了一个未得的群体,70%宣教士来自英语教会。这反映出宣教的动员以英语教会为主力,华语教会对差传参与并不热切,差出的 宣教士也不多。 香港华人教会宣教现况           香港的宣教统计最完善,资料也最新,这全靠香港差传联会每年所作的详尽调查统计,而且透过其出版的期刊及网页(www.hkacm.org.hk)对外报告。          香港约有1,200间教会,差出宣教士356位。可喜的是夫妇占71%,25%是单身女宣教士。他们大部分工作于亚洲,约占60%,其他地区包括欧洲有17%及非洲8.47%,其他少部分则差派到大洋洲、东亚、美洲;香港的宣教士可说是分布全球。 北美华人教会宣教现况           北美华人教会约1,204间,美国基督使者协会出版的名录有785间,加上没有上册的教会,大约850间。加拿大华福会在2005年的统计是354间,普遍 都对差传有认识,短宣行动也办得如火如荼,因为在这区有约800个大小的西差会,其中威克理夫圣经翻译会,美南浸信会差会都有超过5,000位宣教士。          海外基督使团(前身是中国内地会)是影响华人教会最大的差会,其创办人是戴德生牧师。他们一家五代委身服事中国教会,感动了不少华人参与宣教,以记念过去宣教士的恩情。目前海外基督使团一千多位宣教士中,约有10%是从世界各地华人教会加入的华人宣教士。           西方差会的宣教大会如Urbana,及Ralph Winter创始的Perspectives宣教课程,均对华人教会的影响深远。今年的Urbana有30%亚裔青年参加,其中华韩各半,这反映出当前华 人第二代参与宣教的动力。华人教会中有不少专业人士、教会领袖及年青人皆研读Perspectives课程,因而对宣教有深入的认识及认同。除了宣教大会 及课程外,西方的宣教书籍及刊物,也提供了华人教会对这方面的认知。           […]

No Picture
事奉篇

本于信以致于信 ──海外基督使团简介

文╱冯浩鎏,译╱王凯琪,朱家慧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25期 1.知难而进 在19世纪初,西方人要到中国,绝非轻松容易的事。1807年,马礼逊到达中国,往后50年间,超过214位宣教士前赴中国,其中44位男宣教士和51位女宣教士,还有许多宣教士的儿女,都葬身于中国。 工业革命带来进步,然而在19世纪从英国乘船到中国,仍需时5到7个月。航程中风高浪急,以致中国内地会劝谕同工在行装中带一罐饼干,以备晕船时可以止吐。 这一切艰难险阻,却拦不住一位英国青年火热的心,他定意追随马礼逊的脚步,把福音传给中国人。年方21岁的戴德生,年少未艾,缺乏经济支持,就毅然踏足中国。 经过6年“短宣”,戴德生抱病返回英国,但他心中仍惦记着中国内地的属灵需要。1865年,他创办中国内地会,以10英镑开了一个银行户口。1866年5月 26日,17位成人和4位孩童,与戴德生夫妇一起启程,前往中国。就这样,中国内地会正式投入工作。到1930年,内地会在中国的宣教同工几达1,300 人。 信心,无比的信心,注目神的应许 专一仰望主 轻看难成的事 宣告:“祂必成全!” 1965 年,中国内地会成立100周年,赖恩融(Leslie Lyall)著成《知难而进》(Passion for the Impossible)一书,记述中国内地会在戴德生离世后,如何继续延展。在书的扉页,他写下这首短诗,表明宣教事奉不能单凭一腔热血,更需要有根有基 的信心。中国内地会以致今日的海外基督使团致力追求,甚至甘愿摆上生命的目标,就是叫主名得着当得的荣耀! 去年,我们庆祝中国内地会成立 140周年,为神的信实献上感恩。面对悠久的历史,隐藏着两极的危机:一个极端是高举差会的先贤,而忘却了归荣耀给神;另一极端是,抹去以前宣教士的一切 属灵功课,好像丢弃历史是唯一开创新路的方法。“以便以谢”:到如今耶和华都帮助我们(《撒上》7:12);“耶和华以勒”:耶和华必预备(《创》 22:4)。从戴德生开始,直到如今,这两个应许仍是我们所持定的。 所有的差会,包括海外基督使团,不仅要从历史学习,亦要与这一代、甚或下一代接轨,向年青人发出挑战,激动他们的良知,建立他们的信心,开阔他们的眼界。正如在1885年,剑桥七杰回应神的呼召,献身中国,我们也同样地为新生代祷告。 2.追求圣洁 “迫切地把福音传遍东亚,叫主名得荣耀!”是海外基督使团的宗旨。使团存在的目的,就是要荣耀神。我们所作的一切都不能离开荣耀神,若偏离这目标,使团就再没有存在的价值。我们迫切地传扬福音、建立教会,是因为我们深切盼望主的名被高举、得荣耀。 在使团最近的领袖会议中,同工一致认定神给使团最大的挑战,就是追求圣洁。也许有人要问为什么?追求圣洁跟荣耀神有什么关系呢? 尊崇神的圣洁 “耶和华对摩西、亚伦说:因为你们不信我,不在以色列人眼前尊我为圣,所以你们必不得领这会众进我所赐给他们的地去。”(《民》20:12) 在 旧约里,神的荣耀和神的圣洁是经常并列的。《诗篇》的作者提出,以圣洁的装饰,归荣耀于神。将荣耀归于神,就是承认祂是全然圣洁,祂的公义、纯洁无与伦 比,祂满有权能、慈爱与怜悯。“耶和华啊,众神之中,谁能像你?谁能像你至圣至荣,可颂可畏,施行奇事?”(《出》15:11) 承认和高举神的圣洁,是非常重要的。摩西和亚伦因为没有尊崇“神的圣洁”,被神责备。他们没有在以色列人眼前信靠神,尊神为圣,结果只能远远地观看应许之地,却不得进去(《申》32:52)。 尊崇神的圣洁就需要以信心信靠神。摆在我们面前的挑战不是要更大发热心,而是要追求更深厚的信心,当然,作工的热忱也不可或缺。 […]

No Picture
事奉篇

“戏”说宣教士──李春雷

(内地会宣教士短剧选) 本文原刊于《举目》25期 亦文 人物表: 李春雷──Lloyd Robert Rist,加拿大籍内地会宣教士,43岁(注1)。 李师母──原名Beatrice E. Rist,43岁。 Mary──Enda Mary Rist,李春雷长女,12岁。 Stanley──Stanley Rist,李春雷长子,10岁。 Russell──Russell Helmer Rist,李春雷幼子,8岁。 时间:1928年秋 地点:山东烟台芝罘宣教士学校 (幕启) 布景:一张方桌,3条长凳;桌后两边挂著两幅已经完成的福音挂图。桌上纸张、剪刀、浆糊、毛笔摊了一桌。 (姐弟3人围坐在方桌边,一边唱歌,一边兴高彩烈地剪贴著福音挂图): (唱):耶稣爱我我知道, 因有圣经告诉我。 耶稣爱我为我死, 他死是为我罪过。 主耶稣爱我,主耶稣爱我, 主耶稣爱我,有圣经告诉我。 Stanley(把一个新剪成的纸十字架贴在胸口展示):你们看,我这个十字架做得大不大? Mary:让我量一量。(张开手掌,用虎口量了量十字架的宽度,约4虎口长)嗯,正好够写“以马内利”4个字。 Russell(用手指划脸,羞Mary):你写的汉字,会让人把脑袋笑掉的。还是等Daddy回来写吧。(抢过纸十字架) Mary(生气):Daddy和Mummy不在的时候,你们都得听我的。 Stanley和Russell(手叉腰,摇头晃脑地向Mary做鬼脸):可是现在,Daddy和Mummy都在烟台呀! Mary:你们以为,Daddy和Mummy会一直在学校陪我们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