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基督徒最自私?

海风 本文原刊于《举目》26期        有位基督徒在网络上发问。因为他儿子对他说:“基督徒最自私,不管做什么都想得到神的祝福,比如说帮助人、爱人,神都会更祝福。基督徒是不是比常人更自私?”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这现象之所以这么普遍,是因为这个时代所传讲的“福音”,是一个以人为中心的“假福音”,而不是以上帝为中心的“真福音”。         巴刻在为清教徒神学家欧文(John Owen)的著作所写的序言中(注1)说:“过去的一个世纪,我们已经用一个替代品取代了古旧的福音……这个替代品……太专注于给人帮助(to be ‘helpful’ to man)──给人平安,舒适,快乐,满足──而太少关注于荣耀上帝……古旧福音最主要的目的是教导人敬拜上帝,新福音所关心的则是让人感觉舒服;古旧福音 的主角是上帝,和他如何对待人;新福音的主角则是人,以及上帝如何帮助他。这是天差地别的不同。”          当我们传福音的面向从神得荣耀,转移到 人得祝福,那么,赢得这种“自私”的基督徒,也就不足为怪了。这正应验了一句话所说的:“你用来得着人的,就是你要他们去得着的。”(What you win them with is what you win them to)。 福音的确是神要给人的祝福,但是跟随主是需要付代价的。耶稣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和福音丧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可》8:34-35)          我们所传的福音如果缺少这个对人的吩咐,我们所传的就不是真的福音。虚幻的福音,所得到的只是自我欺骗与未经重生的生命。真正的福音才能得着人对福音的委身和忠诚。          如果我们看《路加福音》14:25,我们知道耶稣说这话时,是对着一大群听众说的。“有极多的人和耶稣同行。他转过来对他们说。”(《路》14:25)。按今天的话说,这就是耶稣所做的“福音预工”。这对我们今天传福音的方式,是一个很重要的提醒。          让我们扪心自问,我们在传福音时,敢不敢对人发出这种挑战和要求?我们是否害怕这种要求会得罪人,会把人吓跑?然而,主耶稣的羊会被要求他们舍己的声音所冒犯吗?当然不会,他们会心甘情愿地听从 的话。          当代西方、美国的“福音派”(注2)以被造物为中心的“福音”,是非常令人担忧的。2006年巴拿组织(Barna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贫穷与富足之间

南雁 本文原刊于《举目》26期        “终身学习”,在现代的社会中,绝非只是一个观念或口号而已。知识爆炸,各种新知不断涌现,停顿不前便立即落伍。笔者也在毕业整整30年后,飞往美国就学──听起来真像现代的天方夜谭。         学校不大,黑白黄种老师都有,年纪都不小了,头脑却都很灵光,满能带给学生启发。那位白人老师高龄八十好几,原是某著名私立大学神学院的教务长,退休之后又来到这个原本在华人界素负盛名,现却极度缩编了的学校任教。          他们夫妻俩,精神体力较年轻人不差。当笔者与他们多一些接触时,发现他们的工作量惊人:除了在本校教书外,也在韩国人开办的神学院教书,并且,替因故无法上课的教授代课。         此外,他们还为收养了13个孩子的儿媳,每周固定送食物,也为我们及其他人送食物。他们先到那些食品供应商的店,免费拿快要到期的食物,再一一分送。他们乐 此不疲,有时一天要开一百多哩路,简直是不可思议。除此之外,还有一大堆花花草草要照顾,学校的也罢,自家的也罢,总是爱若亲人,谈起来如数家珍。          其实,他们大可以在家享福,不必为了这些“身外之事”,把自己弄得既辛苦又穷苦。但是,他们这种看似不打紧的服事,成就了不少“伟业”﹕ ──所罗门,一个30年前来美就读的尼日利亚学生,现在在非洲西海岸的广播节目中,无人不知,没人不晓。当年,就是由老师、师母送衣送食的。 ──文森夫妇在尼日利亚开办学校,教导圣经及其它知识。当年,也是老师夫妇以极低的租金供他们住,并送他们食物。直到如今,还在为他们筹资募款……          这些学生,都称他们为“我的美国父母”。          春假中,也是由他们带路,我和孩子去了大熊湖赏雪。这是我的孩子们,第一次亲眼看、亲手摸雪花,兴奋之情,不在话下。          在公园里看见一个石碑,上面刻着:为纪念某某某女士而献上这公园,供大众游乐。下面落款是她的儿女、她的孙儿女以及她的曾孙儿女。原来,一个人,或一个国家的富有与贫穷,不在于拥有多少,乃在于给出了多少。 作者来自台湾,中央大学中文系毕业,从事文字工作多年,现住美国洛杉矶。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以父的名义 ──浅谈基督徒的慈善行为

友平 本文原刊于《举目》26期 一、谢谢你如此教我      父亲节,上大一的女 儿,将一个外面印有非洲儿童手捧透亮自来水、灿烂欢笑的卡片递给我。我在女儿神秘目光的注视下,读著里面的小字。右面的抬头印着“Gifts that change lives”,左面的抬头是:“Dear Dad, thanks for teaching me to be like Christ. Happy Father’s Day!”我疑惑地问女儿:“这是什么呢?”她甜甜地说:“爸爸,我想不出来今年能买什么礼物给你,你总说什么都不缺。所以,我做了一件你一定高兴的事。 以你的名义,捐钱给这个叫做World Vision(世界宣明会,或译世界展望会)的基督教慈善机构。他们会用这钱,向全球贫穷孩子提供生活用品。他们把我感谢你的话,印在这个感谢卡里。这就 是我今年给你的父亲节礼物。” 这礼物真叫我高兴!         同时,我也开始反省基督徒的慈善问题。我扪心自问,我真的像耶稣教导的一样去爱邻舍吗?我教女儿如此,我自己做到了吗?耶稣是慈善家吗?如果是,基督徒当如何从事慈善事工呢?一个更基本的问题是:什么是慈善? 二、浅探字词深求义          我打开了手头仅有的几本中国出的工具书。在1980年版的《新华字典》,和1979年版厚达2,200余页的《辞海》中,竟然找不到“慈善”这个词!我只好 分别检索“慈”、“善”二字独立的意思。《辞海》说:“慈本指父母的爱。”古书云:“亲爱利子谓之慈”,因之有“父慈子孝”之说,亦将母亲称为“家慈”。 《辞海》亦言,“慈”被引申为一切怜爱,就是“恻隐怜人谓之慈”。 对于“善”的解释,有良善、美好、擅于……诸多字义,但诸意相关,多指向一个“好”字。          分别的字义明白了,但合为一词后,仅是两字的意义叠加呢,还是另有新意?我居然在1980年版的《汉英词典》中,找到了“慈善”一词,其对应为 “charitable”,“benevolent”和“philanthropic”三个英文单词。我又借助不同版本的英文词典,知道这三个单词的词义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回顾智设论十余年来的成就(上)

唐理明 本文原刊于《举目》26期        2006年10月,“智设论”(Intelligent Design,注1)的大本营“发现学社”(Discovery Institute,以下简称DI)在总部西雅图开会,庆祝比希(Micheal Behe)所著《达尔文的黑盒子》(Darwin’s Black Box)出版10周年。        “智设论”运动开展十余年来,面对被进化论者所挟持的众多科学机构的强大压力和联邦地区法官的不利判决,加上神导进化论和创造论科学的左右夹攻,仍然取得了斐然的成绩。         发现学社年预算仅一百多万元(2003),但对社会和媒体的影响力,大大超过了类似规模的机构。牛津大学著名无神论学者傅卢(Anthony Flew),于82岁的高龄,在2004年放弃坚持六十余年的无神论信仰,成为有神论者,就是为智设论所说服的。 一、简史          2005年12月20日,琼斯(John E Jones III)法官,在多弗案(Kitzmiller vs. Dover)中,根据原告一面之词,曲解智设论,将它推到宗教一边(注2)。理由是:         1. 智设本是阿奎那(Thomas Aquinas)在13世纪,用来証明神存在的理论。         2. 因1987年Edward vs. Aguillar一案,法院判创造论科学不可在学校教授。所以,创造论者想绕过法律,把创造论科学改为智设论。笔者认为,有澄清历史真相的必要。         首先,智设论和进化论的指涉(inference),都会产生对哲学和宗教信仰的深远影响。进化论最终指向无神论,而智设论则指向有神论。智设论是以客观証据为凭,但进化论却并没有做到这一点。         有关生命来源的智设和进化之争,远在古希腊就存在。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恩培多克勒、德谟克利特等认为,生命不用智能的引导就可发生。而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斯多德等,却持相反意见。比如苏格拉底就认为,万事万物都是神有意识、有目的的巧妙安排。 […]

No Picture
事奉篇

从文化使命到文化宣教

陈宗清 本文原刊于《举目》26期         过去十年,哈利波特的旋风横扫世界小说和电影的市场,有些人十分讶异,何以这个以 “巫术”和“灵异”为主轴的故事,风靡了全世界的读者和观众。为何在科学时代,人们还会拥抱灵觉主义(transcendentalism)的世界观?其实,在20世纪80年代之后,西方世界整体的世界观已从“现代主义”转向“后现代主义”。由笛卡尔和牛顿等人建构的机械式的宇宙观逐渐失去影响力,取而代 之的则是“新灵性主义”(new spiritualism)及“实体的另类模式”(alternative modes of reality)。无怪乎,新纪元运动在西方大行其道。 然而,目前在中国,科学主义则是主流文化之一,因为大家喜欢标榜“科学”或“合乎科学”,作为赢得信赖或品质保証的凭据。倘若基督信仰被视为与科学敌对,要人们信奉基督教便会有很大的障碍。如此观之,文化氛围或文化情境会成为人信主的助力或阻力,这是不証自明的事实。 一、中美文化都在寻求出路          20世纪初,当中国传统文化面对西方世界强有力的批判与挑衅时,有识之士不得不重新思考中国文化的走向。何处是出路?于是有了“体用”之争,究竟是要“中体西 用”呢?还是要“西体中用”?抑是要“全盘西化”?经过戊戍变法、辛亥革命、五四新文化运动、及共产党社会主义的统治之后,这样的争执依然是非常热门的话 题。          直到今天,面对马克思主义在神州大陆的适应,以及市场经济的挑战,中国学术界中“自由主义”及“新左派”之间的冲突与对峙从未消失。中国文化何去何从?基督徒知识分子责无旁贷,必须要去正视,并从信仰的角度给予答复。          过去40年来,美国社会也不断出现“文化战争”的问题。传统的美国社会建立在犹太教和基督教的价值观上,是有神论的文化。然而,随着达尔文进化论、现代主 义、人文主义、科学主义及后现代思想的影响,传统价值观遭受严重的摧残。每次总统大选,这种不同意识形态所产生的观点,就会在道德和信仰的议题上展开剧烈 争战。过去基督徒右翼的政治影响力不断受到质疑和污蔑,美国主流文化价值一直面对压力、冲突与重新解释的必要。究竟前途如何?目前尚未可知。 二、传统神学怎样看文化使命          在谈“文化使命”之前,需要先澄清文化是指何而言?文化的定义有160种之多,但简单说来,文化是指人类一切活动的综合体。根据圣经,人是所有受造者中最 “高明”的生物,所以有智慧来管理神在地上所造的一切。若详细分析《创世记》第一、二章的记载,我们可以把文化使命归纳为以下四方面:          首先,《创世记》1:28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这个命令很显然包括了建立家庭,组织群体的责任,让人类的社会可以和谐的发展。文化使命一定要从家 庭开始,因为家庭是最基本的社会单位,也是人学习文化、创造文化的摇篮。这个学习的过程无疑即是发展最原始的“管理学”、“经济学”、“社会学”、“法律 学”和“政治学”。         接着,根据1:26、28及2:19-20,人类的使命是要“管理”和“治理”其他的受造物,包括地球上的各类生物、 海洋、矿物等。于是亚当和夏娃要开始去认识周遭的环境,才可以成为忠心的管家。套用现代术语,他们要研究较基本的“命名学”、“分类学”、“矿物学”、 “植物学”、“动物学”、“海洋学”、“气象学”,甚至进而探讨“物理学”、“化学”及“医学”等。          […]

No Picture
事奉篇

文化的更新?(上) ──失乐园后的失焦与聚焦

吴献章 本文原刊于《举目》26期       根据《创世记》的记载,人类在犯罪堕落、离开伊 甸园之后,开始了人类的文明。首先在科技方面,人类从石器时代推进到铜器、铁器时代(4:22);艺术方面,从“清唱”进入弹琴吹箫的器乐时代 (4:21);在生活方式上,人类从伊甸园的“乡村”文明,进入“都市”文明(4:17);从农业社会,进入畜牧社会(4:20)。         但是人类文明在向前跃进的同时,道德却反向沉沦。譬如在婚姻上,4:19、23记载,人类开始了多妻;6:4-5也剖析了堕落的高峰──婚姻混乱;19章更记载着导致“天火焚城”的同性恋;4:8、24则分别见証了人类暴力的扩大。         《创世记》的记载也隐含了文明与文化进步的同时,拜金、享乐、消费主义的一路相随。从耶稣在《路加福音》17:27-28,提到挪亚和罗得时代的人,“又吃又喝、又嫁又娶”,并说明这也是末世的特征。这意味着当人类一离开伊甸园,堕落的本质就出现了。         堕落的人类还面临巴别塔(11章)和之前所代表的理性、启蒙主义(哲学家康德、犹太拉比Rashi和旧约学者Gerhard von Rad,都将《创世记》3:7中,人类吃了分别善恶树的果子后“眼睛明亮了”,解释为人长大了,聪明了,“启蒙”了),以及后巴别塔所代表的后现代主义、 多元主义(所谓的“人人有一本圣经”)等的挑战。           圣经作为神给人的救赎蓝图,不仅提出问题,也给了答案。正如《创世记》3-11章,不仅显示了人类文明发展的完整范畴,也为神儿女如何在前现代(古典)、现代(启蒙)、后现代(后巴别塔)的人间文化中,能够站立得住、进而达到“以福音更新文化”,提供了启示性的典范。           面对伊甸园外的堕落文化,神儿女该如何回应?新正统神学家巴特说:“现实生活与主何干?来跟从主吧!”荷兰改革宗神学家Abraham Kuyper则拒绝巴特的看法,他主张基督乃文化之主(Christ is Lord of culture),基督的主权,要在生活与文化的每个领域中彰显。福音派历史学家Mark Noll也提醒福音派,教会不能失去创造论这个“舞台”,神儿女当从创造论著手,积极投入更新人类文化的浩大工程。然而,谈到要以福音更新文化(所谓的 “文化使命”)时,我们绝对不能避开一个关键性的问题──人间文化的本质。          本文将用圣经神学的方法,从《创世记》查考有关伊甸园前后的资 料,分析人类文化的本质,并思考华人是否该投入“以福音更新文化”的“使命”?如何投入?有何陷阱?有否先后次序?以及,焦点到底是“福音”,还是“文 化”?免得到头来文化更新不成,自己却因为“失焦”,“反被弃绝了”(《林前》9:27),成为主流文化的附庸,还不自知! 一、人类的垂直面与水平面          选择了背弃神的人类,在伊甸园外面,没有上帝可以依靠,只得靠自己的智慧了。但是人背弃神之后,眼睛虽是明亮,却没有因而更加聪明、更“启蒙”,看见的反而是自己离开神之后的恶果:有了不堪负荷的羞耻和罪恶感(3:7-10、22)。         第一,垂直面被切断,带来水平面的扭曲 人类这罪恶的直接结果,从垂直面看,是从此与神隔离,失去了与上帝直接面对面的特权。原本可以亲近上帝的自由,也被“惧怕上帝”所取代(3:8-10、22-24)。 […]

No Picture
事奉篇

蒙召与献身 ──惊奇之旅:天国大使的脚踪(之一)

林秋如 本文原刊于《举目》26期 生命诗篇       每年秋天,许多教会都热热闹闹地筹办宣道年会,邀请散布世界的宣教士回来拜访。这些被视为各路英雄好汉的宣教士,穿梭奔走各教会,传述辉煌的战果,或令人辛酸掉泪的故事。这些生命的故事不仅丰富了秋季的色彩,更拓展弟兄姊妹的眼界与胸怀。          正是这些宣教士,这些天国大使的脚踪,引导许多人见识神的大能!是这些平凡的生命,见証神的恩手,领他们走过数不尽的惊奇!是这些软弱的仆人,经历神使不可能成为可能!          然而,在对宣教士的故事感动不已的同时,许多人脸上也写着惴惴不安。他们不满于自私、以自我为中心的狭窄天地,然而灵性却贫乏平淡,生活也安逸,缺乏挑战。我似乎听见他们无奈的叹息:“主啊!我的一生仅止于此吗?我该何去何从?”          这令人坐立不安的翻腾,是圣灵微小的声音,正轻轻向人呼唤:“我们原是祂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为要叫我们行善,就是神所预备叫我们行的。”(《弗》2:10)          这里的“工作”,在英文里是workmanship或masterpiece,在希腊文里和诗(poem)是同一个字根。我们的生命是神的杰作,是神所谱写的诗。然而这首诗还没写完,这位艺术大师,正呼唤你我与祂同走一趟惊奇之旅。 中场省思          美国华人教会的弟兄姊妹,许多已五子登科,渐渐步入中年。即使不到中年,也可体会人生走到半场的滋味儿。当我们开始经历“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时,我们已被中场情结所缠绕。这中场情结也教人重新问自己:“我是谁?究竟为何而活?我的生命有何意义?”          香港有位伦理学家关启文,写了一篇文章,题名〈我消费,故我在〉,很贴切地描写现代人的心态,认为我可以花钱买到我要的东西,就証明我的存在。          有人说,“俗人”才会以消费証明自己的存在。其实,读书人也难逃另类虚荣。书架上琳琅满目的藏书,也会微妙地让读书人引以为豪,含蓄地証明自己的存在。          电影名片《火战车》(Chariots of Fire)的主角之一Harold Abrahams,在1924年的奥运赛之前,经历内心极大的煎熬,因为他认为,那十秒钟的百米赛跑,定义了他的存在。          大多数人都像Harold Abrahams,在人生上半场,以追求成功来定义自己的存在。然而,为何成功的中年人,仍有中年危机?因为,中年人有许多梦:过去破碎的梦让他伤心,未 了的梦让他不甘心,风花雪月的梦让他花心,对未来的忧惧产生的噩梦,让他胆颤心惊。中年危机会怂恿人,再挥霍一次年少的轻狂;中年危机会鼓动人铤而走险, 闯入生命的风暴;中年危机也可以激发人义无反顾,甘心为一生所追寻的理想燃烧殆尽。          成功不会带给人心里的满足,因为人渴望更丰富的意义和价值。这是神高明的设计,把追求永恒放在人心里。我们所渴望的,是能超越自私、超越自我局限的成功,我们渴望这成功能在审判台前被记念。          摩西在《诗篇》90篇,把这样的心情描写得很深刻:“我们一生的年日是70岁,若是强壮可到80岁;但其中所矜夸的,不过是劳苦愁烦,转眼成空,我们便如飞 而去。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忿怒呢?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愿主我们神的荣美,归于我们身 […]

No Picture
事奉篇

“如果我有一百条生命可以给与”

这个“他”,我半年前就认识了。他是老美,老牧师,九十多岁的老人。他到中国传福音将近60年,用我儿子的话说,爱中国人爱得不要命。老人家的英文名字叫Carl Hunker,中文名字叫杭克安。中国人大都叫他杭牧师。 […]

No Picture
事奉篇

请不要效法我?

李道宏 本文原刊于《举目》26期        “最近,一位非常有名的牧师,因着同性恋而跌倒。这给我们的弟兄姊妹,带来极大的冲击。几 年前,我们自己的教会也经历过同样的事件,因此,聚会的时候,长老再一次劝勉会友们:‘不要看人,不要效法我们。要定睛看主耶稣,这样才不会失望,因为人 会叫我们痛心,但是主耶稣不会。’我心中却因着这个说法,产生了极大的困扰。这种消极而退缩的态度,不是圣经的教导。 ” 这是xxx牧师,在牧者祷告会中的分享。如此沉重的感言,使在场的牧师,都觉得心有戚戚焉。        是的,我们所面对的,是教会领袖的属灵争战。我们可以把这些丑闻,圆滑地解释为“不慎落入了魔鬼的网罗和试探”。但是由于类似事件一再发生,我们在痛心之 余,也应当理解到,这些事件不单与传道人的声誉相关,更影响着每位信徒。因此,这也是一个值得我们深思儆醒、且需要教会勇敢面对的现实。         这次事件的冲击仍余波荡漾,我们不妨以为借镜,认真地反思以下几点: 一、现代教会与市场行销         现今许多教会,大量采用市场行销手腕,十分重视宣传。例如,各大教会都极端重视牧者形象,牧者多半不约而同地拥有迷人的领袖魅力(charismatic image),能开设多元而活泼的动力事工(dynamic ministry),尽力满足“消费者”心态,吸引社区群众加入,会员人数增加……教会事工俨然成为包装行销的附属品,简直无异于一般媚俗的商业手段。         这样“成功”的牧会模式,确实有可学习、借鉴之处,甚或可以如法炮制……于是,整个所谓“基督教市场”,都在不知不觉中,使用了这种近乎品牌行销的作法。        然而,真正值得我们自我省思的是:对于这种大型教会牧师的成功,我们是羡慕?是崇拜?还是更一味盲目地效法?我们最终追随的、定睛注目的对象,究竟是谁?当 “名牌牧师”的品牌过度膨胀时,当这些牧者在人心中,与“基督教”或“教会”划上等号时,他们是否也正被置于更大、更危险的试探之中呢? 二、是否忘了正直的意义?         属灵上的失败和跌倒,绝非名牧的专利。所有的教会领袖与传道人,每天都身处于类似的争战当中。         是啊,我们从神学院学会了释经、原文的多种翻译,以及如何预备生动吸引人的讲章,然后就开始了教会服事。我们却未必学会了持守正直的情操。我们能熟练地引用经文,我们能做词藻优美的祷告,所说的也尽都属灵。然而,我们真的能够言行一致吗(《提前》4:16)?         当我们嘴里说著,愿神加给我们力量、保守我们的同时,是不是心里其实明白,自己和那些跌倒的名牧,有着同样的软弱,甚至,也在同样的地方跌倒过,只是从来没有人知道?          是的,我们都会指著自己说:“我也是个蒙恩的罪人。”但是,除了这句笼统而概括性的属灵话语,我们当中又有多少位,真的能在人前,坦然承认自己至今仍然是不洁净和污秽的?          正直(integrity)与透明(transparency)这两个词汇,并不是每个人都熟悉的。Integrity,简单的说,就是言行一致,私底下的 生活与公诸于人前的形象一致,如同旧约中坦坦荡荡的约瑟;Transparency,就是不需要在认识我们的人面前化妆修饰,换言之,即容许别人看见我们的软弱,如同《诗篇》中的大卫。 […]